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158章 这是最后一次了...

第1158章 这是最后一次了...

  让异族大神司庆幸的是,血神更乌急于向牛满山复仇,完全失去了理智,根本注意不到有异族准圣在暗中腹诽于它。

  此刻,血神更乌脑海只想着一件事,那便是打碎返天大阵,打碎封印塔,再和塔里的牛满山打一次!

  吼!

  血神更乌一声怒吼传出,水下世界一瞬间失去了所有颜色!

  海妖的咆哮,血色的音浪,回荡在河底,见者色变。这是远古大修在发怒,水域也好,天空也好,被那血色音浪一冲,全都开始剧烈摇晃,有了共鸣!

  天地在摇晃,界河在摇晃,没有人能在这等激烈的晃动之中站稳身形,强如异族大神司都做不到此事,左摇右摆,狼狈不已。

  返天大阵在摇晃,阵法保护下的向螟子等人同样因界面晃动而站立不稳,却唯有封印塔所在之地,始终稳如泰山,不动半分。

  似有一股不输于血神更乌的存在,维持着封印塔,即便天翻地覆,此塔屹立如旧!

  吼!

  血神更乌更愤怒了,成百上千的血色触手从水底岩层从刺出,朝返天大阵狂轰滥炸!

  它随便一根触手的攻击,都足以令准圣一个照面受伤;成百上千的触角狂轰滥炸,有着灭世之威,便是异族大神司都倒吸凉气,不敢卷入其中。一面身形摇晃,一面带着麾下众异族强者,朝极远处退却,与封印塔所在拉开的距离。

  轰轰轰!

  在血神更乌的狂暴攻势下,返天大阵上面的裂痕更多了,更有一些地方,直接被血神更乌打得永久凹陷了下去,阵光之上有了一个又一个深坑。

  此阵能挡河图洛书的攻击,阻挡血神更乌却显得有些勉强,这让苍帝等人瞪圆了双眼,感到难以置信。

  十三名异族准圣联手都打不碎的阵法,先天上品等级的河图洛书都打不碎的阵法,居然会被那看起来无比丑陋的血色触手三两下打出无数裂痕、巨坑!

  虽说宁凡之前也提醒过他们,异族一方有远古大修坐镇,不可与之争锋,但直到此刻亲眼见到这名远古大修,他们才知道自己从前生活的世界有多么渺小,与对方的差距又是何等巨大!

  仙帝算什么!

  准圣算什么!

  在远古大修面前,仍旧只是蝼蚁,渺小如斯!

  眼见血神更乌居然强到如此地步,才一个照面就打得返天大阵伤痕累累,就连早有心理准备的向螟子等人都面色剧变了。

  这不正常,绝不正常!

  血神更乌很强没错,但正常状态的血神更乌,想要破坏返天大阵,不应该如此容易才对!

  古有更乌一族,因怒而生,怒火越盛,战力越强。莫非有什么东西,激怒了血神更乌,这才使得血神更乌一身实力因怒火而暴涨,连返天大阵都有些挡不住了?

  “牛!牛!牛!”血神更乌咆哮着。那一个牛字,是它唯一会说的文字,其中蕴含着滔天恨意。

  可惜,向螟子等人注定听不懂血神更乌的咆哮,不会知道血神更乌因何而怒。

  当然,他们也不可能坐视血神更乌击碎返天大阵,再杀光自己等人。

  “诸位小友,请将法力借给老夫!”

  只剩半边肉身的向螟子,喷出一口精血,仅存的一只手涂抹精血,在返天大阵的阵光上刻下一笔又一笔血色符文。

  又有无数不知名的稀世材料,被向螟子炼入返天大阵。

  没人认得那些符文,但苍帝等人还是遵从了向螟子的命令,将一身法力灌入向螟子体内,以此助他。

  向螟子剩下的法力不多了。

  若非如此,他断然不会向小辈们借取法力。毕竟每个人的法力都是不同的,他人的法力擅自引入体内,一个不慎就会给自己的法力留下杂质,日后再想拔除这些杂质,需要无数年的苦功才行,得不偿失。

  可向螟子顾不了那么多了!

  身后就是宁凡所在的封印塔,是东天修士的希望所在。宁凡还在为了东天兴亡而努力,他怎么不为东天存亡尽一份力!

  “召祖阵纹开!不肖徒孙向螟,恳请祖师显灵,降下守护之力!”

  向螟子每说出一个字,都需要用掉大量生机。他的容貌越来越苍老,气息越来越衰败。随着他施法进行,他刻画的血符开始光芒大作,霎时间,好似有一双无形之手,撕开了时空,有远古气息,朝着整个返天大阵降临。

  光芒中,一个看不清容貌的虚幻女子,脚踏漆黑色的空间云雾,好似神祇一般,降临在了返天大阵的上方。

  那个踏云女子好似不该存在于这一时空的异类,周身藏在浩瀚的空间之力当中,给人以无法想象的距离感。

  明明近在咫尺,却好似遥不可及。

  踏云女子只素手一挥,成百上千的血神触角全都一瞬间凝固,再也无法打落了。

  那凝固,并非冰封,而是空间层面的凝固,乍看之下,血神更乌好似被冻成了一个冰雕,但事实却不是这样!

  所有异族强者皆被这一幕惊到了,心道这踏云女子好生厉害,居然如此轻易制住血神更乌,莫非竟是某个威名赫赫的远古大修不成!

  看此女模样,倒不似活人,反而像是一个逝者,如此说来,此女莫非是东天修士召唤出的么…

  “此女是谁,居然抬手便挡下了那等恐怖的触手攻击!”苍帝等一大批不知情的东天修士,皆是倒吸冷气,继而大喜,为己方多出一个强援而高兴。

  向螟子及一些神虚双帝在内的众神虚阁修士,则在看到踏云女子的一瞬间,通通跪倒在地,口呼祖师,神情恭敬无比,同时也惭愧无比。

  需要祖先降临才能自保,足以说明后世徒子徒孙是何等无能了,向螟子等人岂能不愧。

  众东天修士这才明白,原来此女是神虚阁始祖,居然被向螟子召唤出来了。

  神虚始祖的大名,众东天修士自是知晓,能一手创建神虚阁这等庞大势力,足可见神虚阁始祖是何等强者。有此女来援,众东天修士面对血神更乌,一瞬间信心大增。

  “向螟?原来如此,是螟蛉之子么…你是向彩舟的义子吧…向彩舟是我第四徒,你是她的义子,自称是我徒孙,倒也合情合理。如今的神虚阁老祖,是由你来担任的么。”

  踏云女子垂下头,朝着下方的向螟子看了一眼,便明白了其中因果。

  “是!”向螟子恭敬答道。

  踏云女子点点头,忽然察觉到了什么,朝返天大阵中心处的封印塔望去。她注意到塔中似有一个乱古传人,在察觉到此事之时,登时芳心一痛,有了苦涩。

  “…所以说,你召唤我,是想让我保护你们,以及那个正在加固仙皇封印的乱古传人么…”

  “是!请祖师出手,救我等脱险!此事之后,徒孙愿祭献生命,补偿祖师守护念的所有损耗,绝不后悔!”向螟子决然道。

  “不,没有那个必要,你好好活着便是,无须你祭献生命的。反正我这缕守护念飘荡了太久,已经很累了,很累了…我守护他人,却从无人守护我。所以你召唤我,我很开心,这是一个机会,可以让我摆脱无尽的思念…他的门徒,我会替他保护的…但这是,最后一次了…”

  轰隆隆!

  血神更乌的上千触手,血光大作,将空间封锁挣脱,一块又一块破碎的空间冰块轰然坠落。

  吼!

  血神更乌愤怒了!

  它不知此女是谁,它只知道,此女敢向它动手,必须付出代价!

  劫闪!

  血神更乌不再理会那返天大阵了,而是自无尽地底岩层,喷出一道猩红光柱,欲将女子毁灭。

  若宁凡在此,必会发现,血神更乌所使用的劫闪,几乎和蛮闪如出一辙。这种以劫念之力释放蛮闪的手段,宁凡当年也做过,只是做的没有血神更乌这么纯粹。

  居然模仿蛮闪,创出了另外一种劫闪神通!

  那猩红的劫闪光柱,威力是同等级的蛮闪光柱两倍,能量纯度更高,一击之威,足以重创木松一级的二阶准圣了!

  踏云女子柔掌一拍,空间之力化作漆黑光柱,迎着劫闪撞了过去。

  轰!

  一声对轰,劫闪与那空间光柱两相抵消,势均力敌!

  嘶!

  众异族强者皆是倒吸冷气,为踏云女子的强大骇然色变。

  要知道,此女根本不是活人,还是一缕守护念所化,最多只能保留生前五成左右的力量,且无法维持太久。

  此女只发挥五成力量,便能和血神更乌战个平手,倘若全盛之时,又该是何等恐怖!

  “是她!能将空间之力运用到如此境界的东天女子,只有那人!快快通知血神大人,这女人是神虚阁始祖,一身空间之道玄妙异常,不可力敌,只可智取!”异族大神司面色难看,吩咐道。

  智取,指得是不和此女正面碰撞,而是设法耗尽此女守护念的力量。此女毕竟只是守护念所化,力量一耗尽,自会消散,没必要正面灭杀。

  一名异族准圣带着大神司的嘱托,朝血神触手集中之地飞了过去,欲将这一计策告知血神更乌。

  可惜那名异族准圣还没飞到地方,就被一根粗如山岳的触手拍飞了,直接重伤昏阙了过去。

  “可恶!这妖孽又在敌我不分!”众异族强者皆是面色难看,不过有了上一次异族大神司的提醒后,这一次众人都是敢怒不敢言,只在内心发发牢骚,没有将这些话说出来。

  “麻烦了!血神大人原本灵智就不高,所剩无多的理智,也全都被怒火淹没了。我等的劝告,它是不会听的!这样,我等一起出手,帮助血神大人对付此女,速战速决,不能让此女给那阎罗小儿拖延时间!”异族大神司沉声令道。

  一令之下,众异族准圣全都加入战局,朝着踏云女子攻了过去。

  可惜…

  嘭嘭嘭!

  又有数名异族准圣被拍飞了!

  血神更乌不允许任何人插手它的战斗!

  踏云女子带给它的耻辱,它要自己讨回,谁干涉它的战斗,它便杀谁!

  “哦,有趣,竟想凭一己之力和我一争高下,更乌一族出了你这么个战斗狂,倒也算是一个异类了…”

  神空墓人缚!

  虚空葬天歌!

  神虚无量刃!

  一招又一招失传的神虚阁绝学,被踏云女子使出,将血神更乌打得惨叫频传。

  水底岩层,彻底碎裂,幽深的地底裂缝中,一个无比巨大的乌贼,露出了巨大身躯的冰山一角。

  它的身躯太大了!

  它的气血太浩瀚了!

  即便被踏云女子打得极其狼狈,但却没有损失太多气血,伤势近乎于无!

  劫闪!

  三倍劫闪!

  十倍劫闪!

  血神更乌的攻击倒是单一,除了触角拍击的物理攻击,就是劫闪的法术伤害。

  但它的劫闪却不容小觑,不知为何,居然可是在劫闪的原有基础上,不断提升威力。

  十倍以上的劫闪,以踏云女子之强,都有些应对困难。毕竟她不是本尊,不是活人,只是一道守护念,不仅实力只剩五成,很多神通都无法使用,更没有当年性命仙修的法宝。

  当血神更乌释放出百倍劫闪后,踏云女子第一次受伤咳血,这是她力量濒临耗尽的证明。

  血神更乌的力量好似怎么也用不尽,而她的力量却十分有限。

  死者,果然无法与活人争锋呢…真想在活着的年代,好好修理一下这只更乌呢。

  轰!

  又是一记百倍劫闪,踏云女子的半边身躯,都被轰散了。

  她带着苦涩,最后看了下方一眼,看得不是向螟子,不是略有眼熟的葬月仙妃,不是任何一个东天修士,只是那封印塔。

  塔里有那个人的传人弟子…

  可那个人如今在哪里…

  据神墓传来的一丝感应,那个人如今已经不在神墓之内了。

  倘若那个人死在神墓,根据她当年设置的禁制,神墓应该会为他陪葬才是。

  可神墓还在…

  也就是说,那个人不在神墓的理由,不是死去,而是有了某种机缘,活了过来。可能是永久复活,也可能只是暂时,总之,他再度拥有了生命…

  可为了,他明明拥有了生命,却并没有来找过她…没有,看一看她残存至今的守护念,哪怕只是一眼…

  果然还是不在乎么…

  人皆以为乱古大帝创出阴阳变这等功法,必是多情之人,却不料,他是一个痴情、绝情之人,一生只爱一人…

  “这是最后一次了…若有来生,我宁可不修道,不为人,无情无感,无爱无恨,无生无死,也不要再认识你…”

  “当年你救我湖仙道脱劫,送我虚空术得道,助我立功德而濒临圣位,赠我彩舟过海,保住性命,在幻梦界苟延残喘…这些恩情,我已经通通还给你了…”

  “不会再有下一次…”

  阿鼻封魂术!

  踏云女子一声惨笑,将最后一丝守护念的力量用尽,周身如烟飘散,所有力量化作一个古老的金色符文,朝血神更乌死死封印而去。

  此地,没有人认得这个符文,这种符文禁制太古老了,然而若是真界之修看到,必定会为这个符文而惊骇。

  这是一种同归于尽的佛宗符文!

  可以牺牲自己,将敌人一同拉入阿鼻地狱。

  施术者会殒命,殒命前更会遭受无法想象的阿鼻刑罚之苦。

  中术者则会被封印在阿鼻地狱一定时间,或三五年,或三五十年,或三五十万年,都是有可能的。

  具体封印时间,要看施术者、中术者彼此之间的修为差距。

  以踏云女子所剩无几的守护念力量,自然不可能将血神更乌封印在阿鼻地狱太久,最多也就封印个数日。

  数日,大概足够这些东天修士逃命了,大概…足够那个乱古传人逃命了…

  她早已是死人,自然不会因为施展此术而殒命。

  但那阿鼻刑罚之苦,还是要尝一遍呢…据真界传说,那等刑罚之苦,足以令意志不坚的准圣开口求饶,可见是何等痛苦了…

  有没有那么一个人,你恨他入骨,却还是甘愿为他承受阿鼻之苦,即便他不知,亦不在乎,更不会因此多看你一眼…

  在那封印即将临身的瞬间,血神更乌发出惊惧的吼声。

  身体本能告诉它,那个封印十分危险,必须躲开,是一种同归于尽的招数!

  血神更乌为首不多的灵智,无比清醒地意识到,眼前这个踏云女子,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疯到了极点!

  疯到了纯粹!

  它想要躲,然而躲不掉!

  但就在它几乎绝望,就在那封印即将临身的瞬间,一道金光一闪而至,将那封印挡了下来。

  “你居然想要救它!”那封印被金光一阻,倒飞而出,并于倒飞之中,重新幻化为踏云女子虚幻、残破的身影。

  施术失败!

  且让踏云女子无法理解的是,阻止她施术封印血神更乌的,居然是她想要保护的乱古传人!

  怎么回事!

  乱古传人不是自己这边的么,为何要帮助敌人!

  “救它,哼!本座救它干嘛,这只更乌小鱼有什么资格让老夫救它!本座是在救你!小姑娘年纪轻轻,干嘛想不开,要尝那阿鼻地狱之苦。啧啧啧,自古多情空余恨呐,还是本座这种老鳏夫更加逍遥自在,无牵无挂,也不会为了谁傻乎乎地执迷不悟。”金光散去,一个左手持盾、右手持剑、浑身金焰燃烧的牛角巨人,出现在众人眼前。

  从模样看,那金焰巨人和宁凡的万古真身如出一辙。

  但诡异的是,这金焰巨人不知为何,多了一对牛角,修为也高到不像话,竟散发着远古大修的修为!

  “哼!你可是乱古的传人,居然没大没小叫我小姑娘,你师父没有好好教你尊重前辈吗!等等,你的修为为何这么高!竟修到了远古大修的顶点!”踏云女子老脸一红,不是害羞,是气的。

  她有多少年没被叫过小姑娘了,尤其是被乱古传人叫,那感觉当真有些生气、哭笑不得。

  “哼哼!你不就是那个向家的小丫头嘛,本座听说过你,苦恋一个乱古求而不得,天天要死不活,伤春悲秋。没错,本座是乱古传人,可本座就是要叫你小姑娘,你奈我何!本座记得你父亲叫向神君,没错吧。哼哼,本座,和你父亲平辈而交,叫你一生小姑娘那是看得起你,看不起你就该叫你黄毛丫头了!你满月酒的时候,本座还给你父亲送了一吊神钱,你当年换脲布的时候,还曾熏到本座…等等,臭小子,你别抢夺意识,本座还没有和故人之女叙旧完呢…哼哼,看到没,你是抢不过我的。那么我们说到哪里的,小姑娘。哦对,说到脲布了…”

  金甲巨人自说自话,模样十分讨人厌。

  即将消散的踏云女子,被金甲巨人气得牙痒痒,恨不得给他一拳。

  可惜她力量耗尽,要消散了,要从这个世界永远离开了。

  否则,她肯定要好好揍揍这个没羞没臊、无大无小的乱古传人!

  “宁满山是么,臭小子,我记住你了!若有来生…”

  嘭!

  踏云女子气话还没说完,就消散了。

  “神虚前辈,十分抱歉,刚刚的话不是我说的,都是牛满山在捣乱…”抢夺回意识的宁凡,想要和踏云女子道歉,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宁凡无奈地摇摇头,算了,至少他的出手,避免了此女遭受阿鼻之苦,结果已经很好了。

  至于被此女记恨,咳咳咳,仙死如念散,此生不复还。此女本尊早已死去很多年,就连最后一丝守护念也在刚刚消散了,想报复他也没有机会了,她不会再有轮回的机会了…

  “哦?倒是小瞧你了,居然能从本座手中抢赢一次,可惜啊可惜,你的道歉,向家小姑娘注定是听不到了,你们此生不会再见了。当然,那种无关紧要的小事怎么都好,现在咱们齐心协力,对付这只更乌小鱼吧。本座有点饿,想吃扶桑仙国的乌贼团子,食材就在眼前,这道菜你会不会做?”金甲巨人自言自语道。

  “不会!听都没听过!”金甲巨人自己回答道。

  “罢了罢了,等砍了这只更乌,拿到上等乌贼肉,本座做一次给你吃,那味道,啧啧啧,吃一回毕生难忘啊!天牛皮纹,空间纹!”

  在无数人惊愕难言的表情中,金甲巨人展开了天牛空间皮纹,将身形巨大的血神更乌直接从地底岩层吸了出来。

  然而迎面就是丝毫不讲道理的一拳!

  !

  被吸出地底的血神更乌,一声惨叫,被金甲巨人一记重拳,生生轰回地底岩层。

  这乌贼超过黑绳数千倍的气血,更是只一拳,便被轰灭了百分之一!

  这即是说,这一拳的力量,足够轰杀数十个黑绳了!

  所有人都被这惊世一拳镇住了!

  异族大神司不可置信地看着金甲巨人,根据情报,这金甲巨人绝对是宁凡的万古真身,虽然模样略有不同。

  一拳之威,竟至于斯,那阎罗小儿为何可以厉害到如此地步!

  异族大神司冷汗直冒,倘若这一拳轰在他的身上,他绝对会被一拳秒杀!

  “嘶!古魔破山击究竟是什么神通!配合我天牛族遁甲纹,竟能有如此威力,将本座一拳之威放大了数十倍!本座纵横一世,此术绝对可列入本座所知的体术前十了!”金甲巨人惊叹道。

  想要搜索宁凡的记忆,偷学古魔破山击,却翻不到任何记忆。

  “哎,真是拿你没办法。本座的记忆都敞开给你看了,你居然还将你的记忆藏着掖着,真是小家子气!”金甲巨人没好气地骂道。

  另一边,血神更乌的怒气更大了。

  毫不留情的,一百倍威力的红芒光柱,朝金甲巨人轰了过来。

  百倍劫闪!

  “哦,此术是…”金甲巨人目光一亮。

  这一刻,它不是牛满山为主导,而是宁凡重新夺回了身体的掌控权,自然从血神更乌的百倍劫闪当中,看出了很多问题。

  /book_2626/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