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157章 荣耀之战!

第1157章 荣耀之战!

  “什么!此女居然是古之大帝葬月仙妃!葬月仙妃不是早就死于上古了吗!”

  “我听说葬月仙妃生前只是九劫仙帝修为,如何竟突破准圣了!”

  “小心!此女乃是古修大帝,一入准圣,绝非末法时代的一阶准圣可挡,实力几乎可与末法二阶准圣相媲美!”

  “开玩笑吧!堂堂葬月仙妃,居然自称是别人的妾侍,东天阎罗是谁?有何资格叫此女伏低做小!哼!莫非这东天阎罗与我等所说的白衣阎罗,是同一人?”

  一听闻葬月的大名,此地异族准圣皆是面色一变,猜测纷纷。

  事实正如这些异族准圣所猜测,白衣阎罗也好,东天阎罗也好,皆是世人给予宁凡的封号。

  不同的是,前者是异族对宁凡的形容,后者是东天修士对宁凡的形容。

  由于大部分低阶异族和东天修士语言不通,异族与东天修士对宁凡的称谓,自然难以相同。之所以都使用了阎罗这一称号来称呼宁凡,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巧合。

  是巧合,却也有一定的必然性,宁凡一次次驰骋界河战场的身影,当真宛如阎罗!千军之阵,宁凡所过之处,异族尸骨如山。此地东界河之乱,宁凡几乎是凭借一己之力,在准圣不出的界河战场,将出水的异族打怕了,打痛了,这才为此次东天界河之乱的平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屠仙帝,斩半圣,收雷婴…宁凡的战绩早已传遍整个东天,威震天下,无数东天宗派闻之色变!

  当宁凡的战绩传到葬月手中时,强如葬月仙妃,都感到震撼不已。葬月算是看出来了,宁凡是末法修真界冉冉升起的骄阳,如今日已中天,已经没有人能阻止宁凡崛起了。

  暗族不行。

  界河异族,同样不行。

  震惊之余,葬月仙妃口是心非地,暗自担心着宁凡的安危。虽说宁凡有过命令,不允许身边的人参与界河之战,可当向螟子等人邀请她一同前来时,她还是按捺不住担心,同意了此事。

  此刻,葬月仙妃随同近百名东天援军来到了这里,想要救援宁凡一行安全返回水面。这些随行者之中,有与宁凡关系紧密的一些人,也有陌生人。有仙尊、仙王,亦有仙帝,准圣。

  东天准圣,一共出动了六人,阵容堪称豪华,除了木松、向螟子、后土老人、葬月外,还来了南族的五长老赵王公、六长老塔石两大准圣强援!

  这些准圣之所以会恰到好处地出现,自然是因为苍帝、神虚双帝等人事先将修复封印的计划,透露给了各自师尊的缘故。

  当得知宁凡等人居然打算冒死修复仙皇封印,向螟子、木松道人皆是肃然变色。

  似他们这些准圣,轻易是不愿沾染红尘的,更不愿意以身犯险,掺和到界河大乱之中。但或许是宁凡等人的壮举,唤醒了他们深埋于心的血性,最终,他们还是决定来趟一次浑水,踏入红尘。

  向螟子等人的骨血里,终究还是保留了紫斗仙修的血性。

  “今日大喜,东界河的仙皇封印业已修复,异族之乱不日将平,宁小友等人当居首功!可惜宁小友虽修复了仙皇封印,却还需要不少时间善后,若善后之事进行得不顺利,很可能功败垂成,令所有修复失效!我等且在此地拖住这些异族准圣,给宁小友争取时间善后,待宁小友走出封印塔便一起撤离!”

  向螟子面带笑容,一马当先,朝异族准圣们杀了过去。他与宁凡交情颇深,今日来此,未尝没有担心宁凡的原因。

  “红尘滚滚,吾当闯之!向兄此言大善,我等准圣一齐出手,缠住这些异族准圣!诸位小辈只在一旁准备退路即可,一切按计划行事!”木松、后土老人皆朗声大笑,同时杀出。

  “呵呵,宁道友等人为了东天存亡舍生忘死,我等当助他们一臂之力,护他们平安!根据我等推算,善后工作起码也许三个时辰,只要我等拖住异族准圣三个时辰,便是胜利!”南族五长老、六长老同样杀出。

  葬月自不必说,直接以行动表明了态度,选中了刚刚那个对她出言不逊的异族准圣,俏脸霜寒杀了过去。

  其余驰援此地的东天仙修,则结阵而列,拱卫在封印塔四周,布置着什么阵法。

  “兰仙子,你们这是在布置什么阵法…”以苍帝等人的阅历,都认不出众东天仙修正在布置的阵法,故而才向一旁的仙萝莉询问道。

  仙萝莉同样来到了此地,甚至于后方布置阵法一事,都是以她为首,在指挥众人布置。

  “此乃…”仙萝莉随口回答道,漆黑的大眼睛却始终看着封印塔方向,没有看苍帝等人。

  她在担心宁凡。

  “嘶!居然是返天之阵。”苍帝等人闻言,皆是面色一变,露出难以置信之色,继而大喜。

  此阵名头太大了,乃是中的一种,是一种第三步的远古阵法!按理说末法修士应该不懂这等远古阵法才对,这等阵法,即便是木松道人这等末法时代的顶级强者,都没有资格持有。

  考虑到此行还有南族这等远古族群参加行动,苍帝等人很快就明白是谁将如此阵法传授给了东天援军。

  想必是南族这等庞然大物,慷慨拿出了这一阵法…

  “宁道友虽说修复了仙皇封印,但起码还需要数个时辰为那些修复善后。这段时间对于我等而言极为危险,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异族援军朝此地赶来。但若是有返天之阵守护,我等自保也好,撤离此地也好,都不会太难的!”苍帝等人喜道。

  很快,苍帝等人也加入到布阵行列之中,听从仙萝莉的指挥,在此地水域刻画阵纹。返天之阵是绝密,被南族告知完整阵法的只有仙萝莉一个人,其他人唯有听从仙萝莉的指挥,才知道要在何处刻画什么样的阵纹。

  准圣之下的东天修士,都在布置返天之阵。

  准圣强者则在和异族准圣们死斗!

  按理说,准圣一级的老怪性喜趋吉避凶,一般是不会和同级准圣性命相拼的。

  可谁叫宁凡破坏了东界河异族进军东天的计划呢!眼见数千万年的筹划一朝化作流水,众异族准圣皆是震怒,誓要让眼前的东天修士付出代价。交手之时,这些异族准圣简直无所不用其极,竟一副要和东天准圣们同归于尽的姿态!

  嗤!

  后土老人以掌位之力化作一把土黄色的掌位大剑,一剑斩断了对位准圣的头颅。若非他突破准圣时日尚浅,掌位大剑的力量还能更强。

  与他对位的,是水仙族的一阶准圣,被斩断头颅后,断颈处诡异地没有一丝鲜血流出,更是不知如何,从断颈处长出一朵血色水仙,水仙一开,断头居然顷刻重生了。

  “居然是土掌位,还算是有点手段!但就算是掌位,又如何!我有古族水仙血脉,花开不死,你焉能杀我!尔等可知,自前度进攻东天算起,我族已为此番二度进军东天的计划,筹谋了数千万年!数千万年心血,却因一个竖子毁于一旦!阎罗小儿该杀,尔等更该杀!老夫就算舍了道行,也要让尔等付出代价!纳命来!!!”

  十面水仙相!

  那名水仙准圣好似疯了一般,居然燃烧修为,幻化出了十个头颅,每一个头颅的眉心,都有一个水仙图腾散发妖芒。

  一瞬间,水仙准圣的气息暴涨到了一阶准圣的极限,疯狂进攻之下,直接以其中一个头颅,咬碎了后土老人的掌位大剑,更咬断了后土老人一条手臂,生吞入腹!

  剧痛传遍全身,使得后头老人额头流下一滴冷汗,但更多的,是心惊。他想要重塑手臂,但骇然地发现居然无法做到此事!

  被十面水仙咬断的手臂,永久失去了,极难再生!

  “居然是传说中的十面水仙相!此人使出这一手段,事后绝对会跌落准圣之境!他不惜跌落境界,也要杀我吗!”

  后土老人被水仙族准圣的决心震住了。

  修道至今,准圣之战他也经历过不少次了,但似眼下这般性命相拼的情况,还是头一次遇到。以往对位的准圣,很少会在战斗中搏命,皆会彼此忌惮,彼此妥协。今日则不然,后土老人深深意识到,若他不报以同样的觉悟,和异族准圣性命相拼,恐怕会陨落在这里!

  掌位叠燃!

  后土老人目露狠色,竟不惜点燃了掌位之力,瞬息之间,气势同样达到了一阶准圣的极限,和水仙准圣打得难解难分,疯狂对轰,血染深流。

  与水仙族准圣相同,其他异族准圣同样在使用搏命的打法,逼得对位的东天准圣不得不一起搏命。

  符鬼族的准圣盛怒之下,将花了数亿年刻画而成、性命仙修的几百亿张鬼符全部祭出,用了个干干净净,逼得向螟子不得不底牌尽出,连十二口祭炼上亿年的混元真气都给用掉了!

  金石族的两名准圣,好似疯了一般,点燃了各自的金石真灵,换取力量,逼得南族两名准圣不得不同样点燃元神,才能拥有一拼之力。

  异族大神司就更疯狂了,他对位的是木松道人,和木松道人算是势均力敌。苦战不下之后,异族大神司逮住了一个机会,居然接连祭出上百件先天法宝,全部引爆!

  并非以普通手法引爆!

  而是以古爆族的秘法,将法宝的威能数百倍地炸裂出来!

  上百件先天法宝以秘法引爆,威能近乎毁天灭地,爆炸波动化作上百头火龙席卷开来。便是远古大修受了这一击,也要受些伤势的。那等爆炸波动之强大,已不受异族大神司本人控制。他本人作为施术者,自然不会被爆炸波动锁定攻击,仅仅只是被余波卷到了一丝而已,饶是如此,便深受重伤,狂喷鲜血,可见这爆炸是何等威力了!

  被卷入攻击中心的木松道人,所面临的爆炸波动,是异族大神司的数十倍不止,以木松道人之强,都不禁内心狂跳,一瞬间睁开了时时紧闭的双眼,眼中紫芒爆射!

  也不知木松道人使了什么神通,那些爆炸火龙才刚一席卷近身,便消失无踪了。

  这是木松道人以睁眼后领悟到的某种神通,将那恐怖的爆炸波动引渡到了其他空间。饶是木松道人出手极快,仍是在那极短的刹那间,被炸碎了肉身,只有元神侥幸不死,却也负了极重的伤势。

  这让木松道人肉疼不已。似他这等存在,重塑肉身所需要的材料极其珍贵难寻,想要修复肉身,绝非易事!

  异族大神司则有些骇然了!

  他一上来便使用了如此恐怖的攻势,居然没有毙掉木松道人,此人当真了得!

  “传闻东天仙界的木松道人功参造化,今日才知此言非虚。可惜你再强又如何,此刻毁了肉身,只剩元神,你岂是老夫一合之敌!识时务者为俊杰,不如你降了我紫薇后裔,此事之后,老夫愿与你共掌东界河大神司之位,如何!”异族大神司对木松道人忌惮极深,竟主动出言招降。

  “在你看来,老夫肉身已毁;但在老夫睁眼后的世界中,老夫肉身尚在,金身未灭。你,不懂!因为老夫看到的世界,你,看不到!”

  轰轰轰!

  木松道人冷笑冲出,当真了得,居然只凭元神,便打得异族大神司接连倒退,见者心惊。

  除了木松这边占了优势之外,还有葬月那边,同样占了优势。

  葬月面对的是寒洞族的一阶准圣,此人虽也搏命进攻,奈何与葬月差距略大,根本无法带给葬月太多压力。

  当然了,葬月想要击败一个搏命状态的一阶准圣,同样不易,以她所掌握的诸多古之手段,也只能略微保持上风而已。

  总体而言,准圣之战的局势,是东天一方占了上风。

  当第七名异族准圣驰援而来,局势开始对东天一方不利!

  第八名、第九名…第十四名异族准圣!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半个时辰后,东界河的异族准圣,全部来到了此地!

  当异族一方占据了绝对的人数优势以后,强如木松、葬月,也顿时落了下风,频频受挫。

  其他人就更凶险了,有好几次,异族一方险些就要斩杀向螟子等准圣了,只是因为木松、葬月的施救,才未能得手。

  “告诉诸位一个好消息!据老夫观察,眼下东界河的仙皇封印虽已修复完成,但还需要一定时间来善后、加固,否则仙皇封印将会因为不稳,重新归于虚弱!这正是封印塔内的阎罗小儿迟迟没有走出的原因,也是这些东天准圣苦战于此、为那阎罗小儿拖延时间的原因!也就是说,我等还有机会打碎仙皇封印的!数千万年的筹划,还没有一场空!只要杀了塔外的人,只要在阎罗小儿完事以前杀了他,毁去此塔,我等还有不小的机会,打碎刚刚修复的仙皇封印!”

  忽然间,异族大神司发觉了什么,将他所发现的惊人消息,告诉给了其他异族准圣。

  一听说还有进攻东天的机会,异族一方士气暴涨,杀意更重了,甚至有一名准圣直接舍弃生命,以死换伤,使用了某种失传的紫薇神通,自爆己身,以一身精血化作紫薇太皇刃,重创了木松道人的元神。

  那是木松道人睁眼秘法,都无法卸掉的伤害!

  那种伤害当中,有着那名异族准圣拼死也要贯彻的信念!

  “一逆紫薇道成空,我星灭后万星杀!千秋万代,一统北荒!千秋万代,一统北荒!”这是那名舍弃性命的异族准圣,死前凛然无惧的高歌!他,也有自己拼死也要达成的信念!

  能让准圣心甘情愿舍弃生命,这些异族准圣的信念,当真坚不可摧!

  紫薇仙修的血仇,埋藏在每个紫薇后人的心中;祖先的耻辱,是他们不惜一切也要挽回的东西!

  为了祖先的荣耀,为了紫薇仙修的容貌,他们可以舍弃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

  这样的敌人是可怕的,即便是身处敌对阵营的木松等人,也不自禁地对这样的敌人生出一丝敬意。

  可惜,他们与异族,注定道不同!

  紫薇后裔有紫薇仙修的荣耀,紫斗后裔却也有紫斗仙修的荣耀!

  木松道人也有必须守护的东西,在此事面前,不可能有半点让步!

  “我辈紫斗仙修,何惜一战,何惧一战,生死全为紫斗仙!”木松道人第一个吼了出来。这一刻,他哪里还记得身为准圣的事事小心,哪里还记得自身的安危。

  忘了,通通忘了!

  他只记得自己的身份,只记得骨血深处,祖辈传下来的荣耀!

  那荣耀只有一个名字,名为紫斗仙修!

  “我辈紫斗仙修,何惜一战,何惧一战,生死全为紫斗仙!”向螟子等人各个流露出决死之色,血战于前。这一切,只为给宁凡拖延加固封印的时间,只为让东天免于灭亡的危机。只为心中信念燃烧,他们何惜战死于此!

  滚滚红尘,何须惧之!若惧了,这道不修也罢,不修也罢!哈哈哈!

  六对十三!所有准圣都在不要命地死斗,都在不计代价的灭杀敌人!

  苍帝及那些东天援军,都被如此壮烈的斗法震撼了。

  让他们震撼的,不是准圣斗法的残酷,而是信念!

  这场战斗,与修真界一贯的杀人夺宝无关,与那些利益算计通通无关。

  没有好处,不计输赢,所有人拼死而战的理由,只是为了贯彻各自信念而已!

  这样的战斗,苍帝等人何曾见过,只感觉自己从前一世修道,一世算计,一世得失,在如此壮烈的信念面前,什么都不算,太过渺小。

  迟迟来援的些许异族仙帝也好。

  东天援军的仙帝仙王仙尊也好,所有人都被彼此的信念感染。

  无数水底沙地被准圣斗法的波动夷平,没有人敢靠近这场准圣对决,唯有封印塔所在,始终屹立不倒。封印塔周围的东天援军,没有一个人被准圣波动卷到。

  这都是返天大阵的功劳!

  在仙萝莉的指挥下,返天大阵的阵纹,正一点点刻画完全。

  “紫薇列仙在上,下仙愿祭献一亿八千万年道行,请圣人手书,射杀敌孽!”

  异族大神司眼见一名准圣舍弃生命,都杀不了木松道人,勃然大怒,不惜付出巨大代价,将一件上古年代的先天上品法宝召唤了出来。

  河图洛书!

  这是圣人才有资格使用的法宝,以异族大神司二阶准圣的修为,妄动此宝,必须付出巨大代价!

  这是龙马族祖先流传下来的至宝,是异族大神司的最大底牌!

  但见河图洛书一缕金光射出,原本面对数名准圣围攻都能勉力支撑的木松道人,直接被金光射穿元神,狂喷金色鲜血,向下方跌落。

  异族大神司癫狂而笑,指诀连变,射出更多河图金光,千丝万缕的河图金光如丝绦般垂下,欲就地斩杀木松道人。

  “我命休矣。”木松道人的元神小脸死气渐重,在河图金光的激射中,生机飞速流逝。

  眼见木松道人离死不远,千钧一发之际,一股墨一般漆黑乌亮的阵光,忽然以封印塔为中心,朝着四面疯狂散开。

  在看到这墨色阵光的瞬间,木松道人忽然有了求生的信心,催动最后一点瞳力,射出万丈紫芒,一瞬间便带着其他东天准圣,瞬移到了墨色阵法的内部。

  至于那些异族准圣,以及河图洛书的万缕金光,都被拒在了阵光之外。

  “还好,返天大阵及时布置好了,否则老夫必死无疑。”木松道人的元神一入阵法,便咳出鲜血,因一身重伤昏阙过去。

  其余准圣各个身负重伤,都已经没有多少再战之力了。

  向螟子肉身毁了一半。

  后土老人掌位虚空都被打碎了,整个人道基重创。

  两名南族准圣重伤垂死,一进阵光之内,便昏阙了过去。

  葬月面色惨白,月白色的宫裙之上布满血迹。她或许是众人当中情况最好的人,但所受伤势也绝对不轻的,身上有数处伤口黑血直流,无法愈合,也不知是被什么异术伤到了。

  “仙仙,你干得很好,若非你带着诸位道友布下了这座阵法,我们肯定都会死的。”葬月拍了拍仙萝莉的小脑瓜,感谢道,对于这个“认贼作父”的小丫头,她一向都很同情、喜爱。

  “返天大阵名头虽大,却不知,能在这些异族准圣的围攻之下,支撑多久…”仙萝莉虽得南族传授,布下了此阵,但对于此阵的具体威能,并不清楚,从前都只是听说。

  可以说,东天准圣已经被异族准圣们围攻到了强弩之末。敌人是超过两倍的准圣,东天准圣打不过敌人并不奇怪,能保住众人性命,都已经很难得了,还要多亏了木松道人、葬月的努力。

  能否凭一式阵法,保护众人,并为宁凡加固封印拖延时间,仙萝莉也没有多少信心,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一旦阵法被破,众人的下场会很惨,很惨…

  眼见再有少许功夫,便能击杀木松等人,却被这些人逃进一处阵法之内,异族大神司神色阴沉无比,其余准圣同样神色阴沉。

  “哼!区区阵光,老夫一击便可破掉,尔等以为凭借一式阵法,便能从老夫手下保命吗!”

  异族大神司冷笑连连,以河图洛书的万缕金光射向那墨色阵光。先天上品法宝的威能,何其恐怖,所有异族准圣都被这等声势震到了。

  然而令众人意想不到的是,堂堂先天上品法宝,居然没有将眼前不知名的墨色阵法一击射穿。

  众准圣意识到,墨色的防护阵光,并不是普通阵光,他们发现那些阵光的表面镀了一层密鳞一般的膜,竟是是唯有第三步阵法才能激发的!

  “这是什么阵法…阵光之上,竟生有圣膜!”众异族准圣有些凝重了,返天大阵是远古绝阵,他们不知并不奇怪,却看得出此阵厉害。

  “这是返天大阵!不会错,老夫在某本古籍看到过!”异族大神司倒是阅历广博,几番查探,认出了此阵,倒吸一口冷气。

  该怎么说呢。

  从级别上而言,河图洛书和返天大阵,都是同一等级的东西。可河图洛书归根究底,并不算是攻击类法宝,虽有先天上品威能,却很难击穿返天大阵的防御。

  法宝的威力,与使用者的修为关系极大,以异族大神司的修为,使用此宝根本无法发挥第三步的杀伤力。

  阵法则不同,与布阵者修为高低关系较小,只要材料足够,再弱的人也能布置出**分威力的阵法。

  如此一来,单凭河图洛书是无法攻破返天大阵了。好在自己这边准圣人多,异族大神司倒也不担心无法击破此阵。

  “一起出手,无论如何都要轰碎此阵!此阵一破,其内东天修士,皆为鱼肉,杀之不难!我等进军东天,尚有一丝希望!”异族大神司沉声令道。

  霎时间,十多个异族准圣齐齐出手,返天大阵的阵光,在众人围攻之下明灭不定,却始终没有被攻破。

  一个时辰过去。

  两个时辰过去。

  异族大神司的脸色难看无比,十三名准圣联手围攻一式阵法,居然无法攻破此阵,这返天大阵未免也太厉害了!

  真天三百绝阵的大名,真实不虚,需要更加强力的攻击,才能击破此阵龟壳…

  “血神大人还有多久能到!”异族大神司面色阴沉,对身旁准圣传音问道。

  “快了…已经能侦测到血神之力了,想必血神大人距离此处已经不远。”一名擅长感知的准圣回答道。

  “如此便好。我等且休息一番,不必再攻了,这返天大阵的龟壳太硬,还是让血神大人再一鼓作气,轰碎此阵吧。”异族大神司无奈道。

  于是乎,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异族准圣们忽然不再攻击返天大阵了,而是各个盘膝调息,似在等待着什么。

  东天修士们在阵法内苦苦维持阵法的运行,等待着宁凡从封印塔内走出。

  见异族准圣们忽然放弃攻阵,不少人都松了一口气,以为异族准圣们知难而退了。

  却唯有极少数人,能觉察到气氛的不对。

  “很压抑,非常压抑,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东西,正朝此地靠近…”葬月凝重道。

  此刻尚未重伤昏迷的准圣,只有她和向螟子、后土三人,三人之中,又以她的实力最高、伤势最轻,诸人自是以她为首。

  一听葬月此言,向螟子、后土老人全都露出凝重之色。

  他们同样能够感受到,有着什么绝世凶物,正在靠近。

  很强,非常强。

  能带给他们这等准圣如此恐怖危机感的东西,放眼东界河,似乎只有一个。

  “血神更乌怕是要来了…”向螟子一语道破玄机。

  并不是只有宁凡一人知晓血神更乌的存在,身为准圣,若不是知道血神更乌的存在,又岂会对界河之乱讳莫如深。

  便在向螟子话音落下的瞬间,远处,天影族遗迹某处废墟建筑,忽然坍塌,水底岩层裂开。

  一只足有山岳粗细的巨大触手,忽得从那岩层裂缝之中贯穿而出,二话不说,便朝着返天大阵轰了下来。

  在这触手来临的瞬间,异族准圣皆是面露喜色,而东天群修则各个面色震惊。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触手之上传出的远古大修威压!

  轰!

  牢不可破的返天大阵,第一次因为外界攻击,有了一丝裂缝!

  此阵毕竟不是圣人所布置,达不到第三步的防御力!

  而这触手的攻击力,已无限接近第三步!

  “牛!牛!牛!”

  见自己全力一击,居然只把返天大阵打出一丝裂缝,藏在水底岩层下的血神更乌怒了,灵智不高的它,只能用简单的言喻,表达自己的愤怒。

  牛牛牛?

  没人知道它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只有它自己知道,这灵智低下的话语之中,蕴含了何等怒意!

  它能感受到,那该死的牛满山,近在咫尺,已然苏醒,此刻就在眼前的阵法之中,封印塔之内!

  只要毁了阵法,就能和牛满山再度交手!

  它要吃了牛满山,它要将当年的羞辱全部还回!

  “牛!牛!牛!”

  更多的触手刺穿岩层,朝阵法攻了过来。

  几名异族准圣恰好挡在其中一些触手的前进方向,躲闪不及之下,直接被触手轰飞,狂喷鲜血。

  “该死!这妖孽又在敌我不分了!它明明答应我们,不随便对我们出手的!”几名无辜受伤的异族准圣气得破口大骂。

  异族大神司面色一变,当即训斥道,“慎言!惹怒了这尊大神,尔等谁都别想活命了!莫要放了,此妖是何等凶残的性格!”。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