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156章 东仙齐聚!

第1156章 东仙齐聚!

  牛满山?

  宁凡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自然也不了解此人与紫斗仙皇有何恩怨。

  倘若金衡帝在这里,以他对于界河隐秘的了解程度,或许知道此事始末,反正宁凡是不知道的。

  外面的封印塔还在摇摇晃晃,这是金衡帝等人决心摧毁封印塔的证明。可惜,牛满山只一挥手,便将封印塔防御加固了无数倍,不打算给金衡帝等人破塔的机会。

  言及当年恩怨,牛满山无论如何也无法释怀,见宁凡当真不知道此事,怒气略平,冷着脸,将当年之事删繁就简,讲给了宁凡。

  传闻,太古某皇得道之日,天意化剑斩其半掌,化天牛一族,是为天牛族之始。

  天牛一族的天牛皮纹极其厉害,然而不知为何,此族亘古至今,始终无法诞生真正的圣人,修为最高者也不过准圣而已。

  从古至今,天牛族强者都在寻找成圣之法,为了诞生圣人,此族侍奉过无数圣人、逆圣,只为求一个未来。

  可惜,无论哪一个圣人、逆圣,都不愿帮助此族诞生圣人;所有人都说,想要帮天牛族诞生圣人,代价很大,很大。

  此族几经辗转,最终依附了当年凶名赫赫的紫斗仙皇,盖因紫斗仙皇言之凿凿,说原意付出代价,帮助此族诞生圣人,但却需要天牛一族耐心等待,等他平定了紫斗仙域的入侵者,才能办这件事。

  这是紫斗仙皇当年的承诺!

  于是天牛一族耐心等待着,等待着,一直等到紫斗仙域破灭。最终,紫斗仙皇没来得及出手,助此族诞生圣人,便陨落了。

  无数天牛族强者,为了守护紫斗仙域而战死;只有极少数天牛族强者早早地奉命,替紫斗仙皇镇守界河封印塔,故而没有为紫斗仙域陪葬。

  那极少数的天牛族强者,始终遵守着与紫斗仙皇的契约,肉身化作封印塔镇守界河,真灵化作忠诚的守卫,守护封印塔,压制异族。

  即便紫斗仙域覆灭,即便紫斗仙皇陨落,即便无数岁月过去,那些天牛强者始终坚信,紫斗仙皇没有将他们遗忘。也许紫斗仙皇死前会有某种布局,来完成当年的承诺,来助天牛族诞生圣人。

  然而并没有…

  所有的期待最终都只换来失望。

  十亿年过去,守卫在东界河封印塔里的天牛真灵,相继老去,死去,仙寿耗尽,在天劫下灰飞烟灭,只剩他们遗体所化的封印塔,永镇界河。

  牛满山是天牛族最后一位族人,若他也陨落,则天牛族血脉自此断绝…

  和其他天牛族人不同,他,不相信紫斗仙皇,从一开始就不相信。他无数次劝告族人,离开紫斗仙域,回到天牛族的族地,放弃虚无缥缈的成圣愿望,可天牛族人都不听!于是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族人为了一个遥遥无期的约定,一一逝去…

  “前辈对紫斗仙皇的恨意,是因为紫斗仙皇没有来得及履行他的承诺么?因此,每当有紫斗仙修进入此塔,意欲修复封印,你便将他们击杀,以此为报复?”宁凡叹息一声,问道。

  可以推测的是,紫斗仙皇并非有意欺骗天牛一族。那种局势之下,连紫斗仙皇本人都陨落了,整个紫斗仙域毁于一旦,又如何顾得上小小天牛族的成圣之事…

  终究是紫斗仙修负了天牛一族。

  若是牛满山因此而屡屡报复,宁凡虽说可以理解,却不敢苟同。

  “哼!不要把我天牛一族想成背信弃义的小人!此处塔顶陨落的紫斗仙修,都是古修士,都是该死之人,或是受劫念操控之人。那一年,本座还没有真的决心背叛紫斗仙域呢,这些人来塔顶,哪里是想修复封印,都是想撕开封印,祸乱幻梦界,故而才会被本座击杀!本座也是近些年,才心灰意冷,真正决心要破掉封印,逃离此地的…末法时代,可没有紫斗仙修有本事再下界河,来此地修复封印了,故而本座还从未杀过哪个东天修士。近亿年以来,你还是进入此地的东天修士,也是唯一一个险些被本座击杀的紫斗后裔!”

  言及攻击宁凡一事,牛满山没有任何愧疚,只有浓浓的失望——对紫斗仙皇的失望。

  牛满山接着讲故事,他早就不想再遵守契约,替紫斗仙皇镇守界河了。

  紫斗仙皇的封印,既封印了界河异族,同时也封印了牛满山等天牛族的真灵,终生无法离开封印塔,除非破坏仙皇封印。当年牛满山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在仙皇封印未损毁的前提下,跑出过封印塔一次。

  正是牛满山这一次走出封印塔,天影族才会举族覆灭,皆死于牛满山之手!

  可惜的是,当年的牛满山才刚刚走出封印塔,处于极度虚弱的状态;又被血神更乌在内的众异族准圣围攻,纵然牛满山大发神勇,击毙了数名天影族准圣,更重创了血神更乌,仍旧被那些异族准圣瞅准机会,联手重伤,并毁去了封印塔。

  封印塔是牛满山的肉身所化,是其根基所在,此塔一毁,牛满山的真灵受到牵连,居然直接烟消云散了。

  这种烟消云散并非死去,而是沉睡了。若有人能将封印塔修复,牛满山还能随着塔内空间,再度苏醒。

  这些事情,牛满山没有隐瞒宁凡,通通告知。

  听过了这些故事,宁凡倒是十分同情天牛族的遭遇。但同情归同情,他不会因为这一理由,就放弃修复仙皇封印的。

  “说了这么多,前辈要如何才肯让晚辈修复此地封印?明人不说暗话,倘若此事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前辈根本不可能和晚辈废话的!开出你的条件吧,若是晚辈力所能及,还是可以商量一二的。”宁凡开门见山道。

  “也罢,话说到这个地步,本座再拿乔就有些过分了。只要你答应本座三个要求,本座就允许你在这里修复仙皇封印!”

  “什么要求!”

  “第一,你需要帮助本座从此塔逃出去!”

  “这…前辈受仙皇封印所制,除非破坏所有封印,否则是无法逃出的。晚辈是不可能破坏东界河的所有封印,助前辈逃生的。这个要求,恕晚辈无法答应!”宁凡拒绝道。

  “嘿嘿,谁告诉你想从此地逃出,必须破坏所有仙皇封印了?若是如此,上一次仙皇封印没有彻底坏掉,本座是如何跑出去屠戮天影族的?”

  “也就是说有某种方法,可无视仙皇封印逃出了?”宁凡一诧。

  “不错!但这个方法需要付出不菲的代价,但若有你的帮助,本座付出的代价,无疑可以减少很多。如何,这个要求你答不答应!”

  “…”

  宁凡皱眉,沉默。

  若是能在不破坏仙皇封印的前提之下,救出牛满山,宁凡倒也不是不能答应这个要求。

  问题是…牛满山逃出封印塔,逃出界河以后,会不会报复紫斗仙修呢。

  毫无疑问,牛满山憎恨着紫斗仙修,此人若是重获自由,会不会跑到东天大肆杀戮…

  “本族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接下来,便是本座第二个要求了。本座可以发下心魔大誓,只要重获自由,绝不大肆报复紫斗后裔;当然了,小规模的报复还是必要的,本座一旦获得自由,定要击杀十亿名紫斗后裔,才能泄愤!这个要求,你同不同意!”

  “不可能!”宁凡目光一寒,想都没想便拒绝了。

  他怎么可能放任牛满山在四天九界大肆杀戮!

  “八亿!八亿总行了吧,本座愿意网开一面,不杀光所有紫斗末裔,已经算是十分大度了。要知道我天牛一族全族都因紫斗仙域而死,紫斗仙皇违背了承诺,难道不需要付出些代价吗!”牛满山不满道,有些责怪宁凡的不识相。

  死八亿人而已,算个什么大事?他已经让步了,若宁凡还不答应,便是不给他面子!

  “不行!”宁凡冷声拒绝。

  “六亿!”

  “不行!”

  “五亿!”

  “一个也不行!倘若你获救之后,存了对紫斗仙修的报复之心,我是绝对不可能放你走的!”宁凡冷笑道。

  “可恨,你这小子没有一点点谈判的诚意,此事就此作罢!”

  “也好,既如此,晚辈便去其他封印塔修复封印了。第六路有三座封印塔,又不是只有此地一座!只是如此一来,前辈就休想帮你脱困了,甚至晚辈还会设法阻止前辈脱困!”

  “你居然敢威胁本座!找死!”牛满山暴怒,他最恨被人威胁,抬手就施展出空间皮纹,欲擒拿宁凡击杀。

  宁凡冷笑,他从很小的时候便知道,想要和人对等谈判,必须拥有对等的实力。他敢和牛满山大放厥词,就是因为他有那个本事!

  嗤!

  牛满山的空间皮纹又吸了一个空!

  借着牛满山的空间吸力,宁凡一瞬间欺近至牛满山侧后方,又祭出斩缘断剑斩下。

  “可恨!”

  这一次牛满山比较警觉,闪得快,没有被斩缘断剑刺中。饶是如此,额头又有冷汗冒下来了,因为险些被那莲花剑意刺中的缘故。

  一招之后,牛满山怒意稍平,咬牙切齿地瞪着宁凡。

  若非他干不掉宁凡,绝对要把宁凡生吃活剥才解恨,那会放下堂堂远古大修的身价,和宁凡一介仙王做交易。

  “前辈的第一个要求,我可以答应,但晚辈也有一个要求,前辈脱困后,必须跟在晚辈身边三千年!三千年内,晚辈会对前辈种下禁制,以此为节制;三千年后,晚辈放前辈自由,但前辈也必须保证,此生不滥杀一个紫斗仙修!”宁凡反过来对牛满山提出要求。

  “不可能!本座什么身份,怎可能听命于你!莫说三千年了,便是三百年,三十年也不行!”

  “既如此,我们彼此都退一步吧!我可以答应帮助前辈脱困,前辈必须承诺自由之后,不滥杀任何一个紫斗仙修。若这个要求都无法答应,晚辈是绝对不可能放前辈脱困的!”宁凡心知牛满山不可能臣服于自己,故而略微让步道。

  “这…”

  牛满山算是看出来了,不滥杀紫斗仙修是宁凡的底线。他真是搞不懂宁凡了,杀个几亿人怎么了!对于大能修士而言不过是小事一桩好吗!换成其他人来和他谈判,未必不会答应此事。牺牲几亿人就能修复仙皇封印,就能保护成千上万倍的东天修士,怎么看都是东天一方赚了。

  然而宁凡拒绝如此固执地拒绝此事,甚至不惜再度和他大打出手…

  这个小子的原则性,未免也太强了些…

  “罢了,本座可以发下心魔大誓,甚至可以发下因果大誓,若你救本座脱困,本座绝不滥杀任何一个紫斗后裔。”当然,若是对方主动招惹于我,便莫怪本座出手有理,将之击杀了!

  哼哼!修真界那么多利益争斗,本座纵然不主动出手,但只要有利可图,还是会有不知死活的紫斗后裔来找本座麻烦的…

  慢慢杀这些不知死活的人,总有一天能杀够十亿…

  “因果大誓?”宁凡一诧,对于这种誓言,还是第一次听说。

  “这是比心魔大誓更高规格的誓言,便是第三步圣人也必须遵守,本座发下此誓,无论如何都不会违背誓言的,你放心好了!”牛满山解释道。

  “对了,本座那第二个要求,本是杀十亿人,你既然不同意,那本座可要重新提一个要求了。”牛满山又道。

  “可以。”

  “界河之乱,本座虽说刚刚苏醒,却也通过某种渠道搜集到了一些情报。对于此次界河之乱,本座很感兴趣,想在脱困后去一趟西天,和西天此代的佛陀们交交手。放心,本座不会跑到西天胡乱杀人的。第三步剑意何其之多,你那莲花剑意只是其中之一,与佛有缘。你的断剑送给本座如何?”

  “…”

  宁凡皱眉,微微沉吟。

  斩缘断剑中的莲花剑意何其珍贵,宁凡如何不知。能让一名远古大修如此看重,想必不是凡品,以此物交换封印修复,代价有些大了。

  但外物而已,宁凡还是舍得的。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坐视自己重视的人,殒命于东天之乱。

  “此事,我可以答应。”

  “哦?这种要求都能答应,你可真是大方!”牛满山笑容满满,抬手就要拿宁凡手中的斩缘断剑。

  “现在还不行!先修复封印,再给你断剑!”宁凡避开了牛满山的大手,淡淡道。

  “真是麻烦!本座什么人物,难道还会取你宝物之后反悔吗!本座可是发过因果大誓了的!”牛满山不满道。

  “你的因果大誓,只包括不滥杀无辜,可没说绝对让我修复仙皇封印的。总要事情完成之后,再将此物给你!”宁凡提防道。

  他将斩缘断剑收起,同时暗中截留了极少一丝剑意…

  截留的少许剑意,杀人完全不够,但若是拿来感悟,还是可以的。宁凡虽说决定让出此物,但对那莲花剑意同样感兴趣,决定留一丝慢慢研究。

  “真是小家子气!也罢,接下来是本座第三个要求。本座需要一个儿子,传承我天牛一族血脉!此事你可答应!”

  “传承血脉?”宁凡皱眉。

  对于凡人而言,生儿子很容易,多生生就有了,纵然有不育疾病,却也未必不能治愈。

  但对于修士而言,生儿子绝不容易,修为越高,生育子嗣越难;血脉越强,同样越难。

  天牛一族的血脉自然是极强的,更可况牛满山是一个远古大修,几乎已经失去了孕育后人的能力。

  除非有天牛一族的祭器帮助,或是另寻秘法孕育子嗣…

  “放心!我天牛一族对于亲子义子之事,看得极淡。本座又不是想找亲生儿子,只是想找一个匹配天牛功法的义子,传其天牛血脉罢了。天牛血脉,不能在本座手中断绝,此事你必须答应本座!”

  “若只是寻找义子,此事不难。”

  “既如此,你来做本座的儿子吧!”

  牛满山一副“你赚大了臭小子”“还不赶快答应”的表情,看着宁凡。

  宁凡无语。

  他有爹有娘,干嘛要再认一个义父?

  “我有父母。”

  “呃,那可不行,我天牛一族有规定,收义子,不可收父母健在之人!不行不行,你没有资格做本座的儿子!等你爹娘死了,再来找我认爹!”

  牛满山一脸嫌弃地对宁凡道。

  宁凡的脸登时就黑了,这牛满山会说人话吗!

  “你爹娘才死了!”

  “哼!本座的爹娘本来就死了,且还是为了紫斗仙域而战死!就连本座的义子,都战死了十三人!可恨,可恨!”言及于此,牛满山又恨得牙痒痒,恨不能把紫斗仙修杀得一干二净。

  但其实,他的内心对于报复紫斗仙修一事,也有挣扎吧。

  那么多族人为了守护紫斗仙域而亡,他真的舍得毁掉那些天牛族人拼死守护的世界吗…

  宁凡表示十分怀疑。

  他从一开始,就隐约看出牛满山很多事情口不对心,内心有着挣扎,否则是绝对不会浪费时间和此人废话的。

  此人若能心向紫斗仙修,脱困之后,无疑可以为紫斗仙修增加一个绝顶战力。

  当然,若是此人不作限制就放出,也可能成为四天九界一大祸患就是了,如何制约,还需要宁凡来努力、平衡…

  “你们天牛一族,倒也算是满门忠烈了。”宁凡慨叹道。

  宁凡的话,出乎真心,让牛满山十分舒服。他不喜欢紫斗仙修是一回事,但听到别人赞扬自己的族人,还是十分高兴的。

  “本座本想收你为义子,可惜,你条件不符合。这样吧,本座的第三个要求改一改,待本座脱困后,你必须承诺帮本座找几个儿子!本座也不教你白帮忙,每多找一个儿子,本座便给你一些好处,如何!”

  “可以。”

  宁凡盘算着,他手下的怪杰之中,似乎就有不少人父母双亡。若是让乌老八等人给牛满山当儿子,也不知道乌老八等人会不会拒绝…

  既已谈妥,牛满山便重申了条约,和宁凡击掌为誓,立下心魔、因果双重大誓,做了约定。

  而后,牛满山主动帮助宁凡,修复起仙皇封印了。

  但没有一次性允许宁凡将所有封印修好,而是留了少许未修复。

  按照牛满山的说法,仙皇封印不必修到无损状态,此刻就已经够用了,足以限制所有异族出水了。

  若真的将封印修到无损境界,一方面,宁凡必须付出巨大代价,修为都可能受损;另一方面,无损的封印,是不会允许牛满山脱困的…

  牛满山渴望外界的自由,已经很久了久了。

  他不想死在这里,他还想替天牛一族在外面延续血脉。

  仙皇封印的损坏度,原本已经达到八成六。这一次,宁凡一口气将仙皇封印修复到了九成九的完好度,最后一成则没有去修。他检查了一番,发现完美修复封印确实会让自己付出巨大代价,便依言放弃了。

  封印的力量,能够勉强保护东天就足够了,没有必要追求完美。宁凡可不是那种为了追求完美,连性命都搭上的人。

  最终,宁凡此次潜入水中的目的达成!

  在封印修复到九成九的瞬间,所有异族强者面色一变,有了震怒!

  封印塔外的金衡帝等人,则先是一愣,继而狂喜!

  “东天,安全了!”金衡帝等人快意大笑,没想到宁凡顶着远古大修级危险,还能修复仙皇封印,真是太逆天了!

  “东天是安全了,可你们,必须死!!!”

  是异族大神司愤怒的声音,在整个天影族遗迹回荡!

  东界河的乱象,随着仙皇封印的修复,彻底告一段落!

  异族作乱东天的计划,自此成了一纸空谈!

  岂能不恨!

  异族大神司几乎快要气疯了!

  他设想了无数种来到天影族的局面,却不料刚来天影族,就发觉对方已经修好了仙皇封印!

  这修复速度太快了!莫非…那牛满山居然主动在帮助来人修复封印不成!

  这怎么可能!

  牛满山不是对紫斗仙修恨之入骨吗!

  为什么会主动帮助紫斗仙修!

  莫非紫斗仙修派去修塔的人,是某个极其擅长嘴遁的人,居然直接说服了牛满山帮忙修复封印!

  “是谁!是谁坏了老夫大事,老夫要将他碎尸万段!”

  异族大神司的怒吼,携带着二阶准圣的恐怖威压,如天倾海覆,压向下方的金衡帝等人。

  前一刻,金衡帝等人还在大喜。

  后一刻,便骇得面无血色了!

  因为异族大军已经来了!

  不只是二阶准圣修为的异族大神司来了,在那异族大神司身后,更有数名准圣,气势如天,将此地封得水泄不通,无路可逃!

  “我等…会死!”

  “幸而死得其所,死得其所啊!”

  “老夫一生自私,没想到有朝一日也会为了天下兴亡而殒命,哈哈哈,甚好,甚好!不负我一生修行了!”

  金衡帝等人忽然放声大笑,即便被异族大神司的凶威压得面色惨白,仍旧笑得无惧。

  他们是做好了觉悟才来到水底的,求仁得仁,又有何怨!

  “受死!”

  异族大神司大手一挥,身后准圣皆朝着金衡帝等人杀去。

  封印塔内,感知到此事的宁凡,正欲出手,忽有几声叹息,凭空从无人水底传出。

  “哎,没想到我等东天准圣修了一世的道,反而把血性给修没了,处处忌惮,处处小心,反不如这些小辈看透生死。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可以退下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们这群老不死便可!”

  水底忽然有了剧烈光芒传出!

  光芒之中,向螟子、木松道人、后土老人及几名南族准圣,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身为东天准圣,他们终究还是在责任感的驱使之下,来到了最最凶险的界河河底!

  更有一个个未参加此次行动的东天仙帝、仙王、仙尊,在水底现出身形,皆是随同东天准圣前来!

  其中,居然还有葬月为首的东天诸女,还有乌老八等宁凡收服的属下!

  “那小家伙在哪里!”

  葬月清冷的目光,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焦急,从天影族的遗迹扫过。

  当察觉到宁凡身处封印塔之中,气息安然无恙之后,方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大胆!区区东天准圣,居然敢在我界河水底放肆,不想活了么!”

  一名异族一阶准圣怒吼一声,直接朝在葬月方向冲了过来。

  葬月不屑一哼,一道带着一阶准圣气势的月光匹练骤然打出,将那名异族准圣打得狼狈倒退,微微吐血,大吃一惊。

  “准圣!东天准圣之中,何时多了你这号人物,你是谁!”

  “你问妾身是谁?听好了,妾身是的妾侍,葬月!你们想动那个小家伙,妾身很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