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008章 举世皆智我独愚

第1008章 举世皆智我独愚

  凤族是羽妖中的王者,其气息与扶离一族的污浊、邪恶不同,往往给人一种极为高贵圣洁之感。

  一经运转凤阴阳之力,宁凡气息顿时一变,周身魔头气质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神圣庄严。

  他的部分身体,开始火焰化,继而整个身体,都化作了熊熊燃烧的漆黑火焰,身形一晃之下,朝着石壁暴冲而出。

  覆盖在石壁表面的先天真火,被宁凡身上凤族气息一压,竟是明灭不定起来,但那明灭也只片刻,很快便又恢复如初,随着宁凡骤然欺近,红白火浪立刻咕嘟嘟地从石壁之上涌出,竟是裹带着大量青灰色的岩浆,朝着宁凡淹没而来,试图将其来势阻挡。

  凤族天赋虽是控火,但宁凡修为受限,自然不敢被那火浪卷入其中,去势急停之下,双手忽而掐出古怪妖诀,指影翻飞。其天灵处,元神嗤地一声飞出,继而摇身一晃,化作一只巴掌大的黑凤。那黑凤目光冷漠无情,对那先天火威视若无睹,朝那红白火浪张口就吸。

  这一吸,调动了凤阴阳的全部力量,直接便操控了此地火之道则的变化,使得那红白火浪无法逼近,也无法倒退,如同空间凝固一般,只能硬生生地杵在哪里,任黑凤吞吸,无法反抗!

  奈何这火浪声势太过浩大,黑凤只吸了少许红白火焰,便面露痛苦之色,到了极限,退出法相,变回元神,回到宁凡丹田之内。

  由于修为被限,这一个照面的交锋中,宁凡只勉强从那红白火海之中,吞得一口先天真火!

  吞下这口真火,宁凡自是极不好受,被他吞下的那口红白真火。正在其腹中汹涌乱窜,似想逃出他的身体,更在其体内肆意造成破坏。好在宁凡已修成凤族涅槃天赋,被此火烧毁的内脏。顷刻就能在烈火中复原,整个过程顶多只是受些痛苦罢了,并无损伤。如此一来,那团真火竟是怎么也无法逃脱出来!

  四周红白火海,人性化般有了愤怒!

  它的任务。本只是将宁凡困于此地,不得损伤宁凡性命,哪料到竟会被宁凡吞走了少许火焰,火海一凝之下,忽的从中飞出一只红白交加的火鸟。

  那火鸟外形奇特,不似四天妖种,飞动之时,可掀动滔天火浪。其目光极其凶戾,双翼一展之下,直接朝宁凡厉啸冲至。其速度太快。以至于那飞动落在常人眼中,只能隐约看清一道火光闪过,以宁凡的目力,都有些难以捕捉火鸟的行迹,匆匆一个照面的交手,宁凡已有半边身躯,被烧成焦炭!

  好在下一个瞬间,宁凡受伤部位,便在熊熊烈火之中复原如初、涅槃重生了。

  “这先天真火已诞生出火灵了么…但可惜,这口真火入了我腹。便是我宁凡的东西!任你幻化出火灵,也休想将这口真火夺回!”

  宁凡神情一片凝重,这火灵修为堪堪达到了万古三劫的仙王境界,便是他修为未封之时。也是无法战胜的,此刻更是不敢力敌,一面抽身飞退,一面将灭神盾的护体金光,催动到此时此刻能够激发的极限。

  以宁凡此刻受限的修为,根本无法幻化出完整的灭神巨人法相。只能令金光扩散至周身三丈范围。

  红白火鸟对宁凡的护体金光视若无睹,再次凶狠地一头撞上,狭窄的石壁空间中,只能看到一道火光骤然袭来。一撞之威,直接焚掉了将近一丈的金光!

  好在那被焚掉的护体金光,顷刻又自行幻化而出,饶是如此,宁凡仍是有了动容。

  虽说他此刻修为被封,但灭神盾何其厉害,便是威能不足,其防御也不是寻常仙王可以冲开的,但这红白火鸟只随便一撞,便焚毁近一丈金光,如可见其实力恐怖了。

  那火鸟见自己盛怒一击,竟没有对宁凡这一蝼蚁造成任何伤势,顿时大怒,接连厉啸三声之后,周身火焰大涨,再次朝宁凡撞来。

  这一次,火鸟竟冲入了宁凡一丈之内,将外面两丈多的护体金光通通焚毁了!

  看起来,只消得此鸟再努把力,便是冲开全部三丈金光,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完全有能力伤到金光护体中的宁凡!

  若真到了那一步,宁凡要么就得毁去刑环恢复修为,要么就得动用始气一类的底牌手段,直接灭杀火鸟了。

  她自然不打算将珍贵的保命底牌浪费在区区万古三劫的火鸟身上,同样不打算在达成此行目的之前,毁去刑环,引来大卑族的疯狂追杀。

  宁凡目光微微一狠,忽然一捶胸口,喷出一道血箭,融入到护体金光中,气息顿时萎靡了不少,周身的护体金光,却在短时间之内,扩散到了五丈范围,防御大增!

  如此一来,任那火鸟如何冲撞,竟怎么也无法彻底破开灭神盾的防御。而宁凡,则服下一颗疗伤丹药,勉强压下自损的伤势,盘膝坐在重重金光之中,在火鸟怨恨的目光中,强行炼化着体内的少许先天真火。

  那火鸟,宁凡打不过,但体内的一口先天真火,对付起来就十分容易了。

  不多时,那团先天真火就被宁凡彻底炼化了,宁凡的魔火等级,顿时朝着十二昧真火的级别,精进了不少!

  宁凡也不站起,稍稍调息后,依旧盘膝坐在石地上,一拍天灵,其元神再次飞出,摇身化作黑凤形态,隔着重重金光,朝那火鸟张口又吞,刹那间,此地火之道则再次被那黑凤所控。

  火鸟一惊,匆忙就要后退,却苦于无法挣脱黑凤的控火之力,仍被黑凤强行吸走一大口先天真火,愤怒地戾鸣不断,冲撞得更凶狠了,却根本无法冲开重重护体金光。

  宁凡收回元神,再次炼化起体内先天真火,任那愤怒的火鸟死命冲撞护体金光,全然不顾。待炼化结束,便一次又一次地吞噬先天真火,一点点蚕食着火鸟身上的火焰。如此往复之中,火鸟的气息越来越弱,已不复最初之时强大。

  一日过去。

  第二日过去。

  武试期限本只三日,距离结束。已只剩最后一日!

  宁凡困于山中,并不知外界情形如何,此刻的他,内心只有一个信念,那便是无论如何都要赶上武试!

  他可以猜测而出。那将他困在此地的仙帝,并不敢伤他性命,之所以困住他,为的是要阻止他参加南疆武试。

  先是被人抹消的文试成绩,后又在武试前夕被人偷袭镇压,宁凡几乎可以断定,这一前一后两件事,极有可能是同一名或者数名仙帝所为!

  对那所谓的中州五帝,宁凡已是全无好感,更有一股愤怒。在其胸中燃烧!

  “我答应过塔木部要参加南疆小比,断然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此为其一!葬月特别叮嘱我要夺得南疆第一,此事定是极为重要,不可轻忽,此为其二!算计我的仙帝,不愿让我参加武试,此事岂能让他如愿,此为其三!”

  接连两日的吞噬炼化,此地先天真火已被宁凡吞噬七成之多。那红白火鸟的身型,也已经缩水了一大截,气息更是极为萎靡,哪里还有两日前的三劫仙王气势。气息大约也就碎念中期的程度了。

  火鸟的目光不再凶狠,面对宁凡之时,隐隐有了畏惧!

  楼陀大帝修出的先天真火,共可幻化七大火灵,它只是其中较弱的一只,如今被宁凡吞掉了七成火焰。它本能地想要脱逃,哪里还敢在此地围困宁凡!

  但可惜!这火山围困,它同样无法逃出!若是全盛之时,它自然可凭借全盛修为轻易逃脱,但如今,它却只剩碎念中期的修为,想要逃出,没有任何可能!

  “我已吞掉此地绝大多数的先天真火,却仍旧无法令魔火等级彻底突破十二昧的级别。若我所料不差,此地困我的先天真火,并不完整,只是那名仙帝先天真火的一部分…”

  “距离彻底突破十二昧真火,已只差最后一线,待灭杀此火鸟,将其火元尽吞,多半足以令我突破十二昧真火的瓶颈!”

  宁凡豁然站起,冷冷看着躲在角落的火鸟。

  此刻的他,已不需要如两日前一样,借助灭神盾来防御火鸟了。如今的火鸟不过碎念中期实力,以宁凡神妖魔修为,加上凤阴阳对于火焰的克制,杀之不难!

  宁凡几乎可以想象到自己灭杀火鸟以后,算计他的仙帝该是何等的愤怒了!想来那仙帝怎么也想不到,他宁凡不仅没有困死在这火山之中,更设法以受限修为,击杀了先天真火的火灵!

  敢算计他宁凡,便要有伤筋动骨的觉悟!

  火鸟似觉察到宁凡的杀机,绝望之下,忽然生了孤注一掷的勇气,化作一道火芒,朝宁凡一头冲至。

  这速度,比之两日前已大为不如,宁凡轻易便看穿了火鸟的路线,身体忽然爆开,化作漆黑火海,几乎淹没了整个石壁空间!

  顿时,整个石壁空间,传遍火鸟挣扎地哀鸣。

  那哀鸣渐渐平息,不知过了多久,此地火海消失,宁凡显化而出,二话不说,直接盘膝而坐,开始炼化体内庞大的火元力。

  几乎在同一时间,中州坐忘峰,忽然传出一声冲天怒吼!

  “敢杀我第七火灵,老夫与你势不两立,不死不休!宁凡,宁凡,宁凡!”

  楼陀大帝带着盛怒,从地底洞府暴冲而出,一些门徒见老祖发怒,顿时询问起前因后果。

  楼陀帝却只是阴沉着脸,没有与任何人细说究竟发生了何事。

  耻辱,天大的耻辱!他堂堂仙帝,算计一个修为被封的仙尊小儿,竟还失手,被灭了火灵之一!

  若非尚有理智,楼陀帝几乎想要立刻杀向南疆,取了宁凡的性命!

  可惜,他不能这么做,若此刻杀去南疆,首先,他算计宁凡的事情便会暴露,且若杀了宁凡,根本无法向圣山交代。

  “可恨!可恨!老夫明里杀不得你,暗地里却有的是办法,取你性命!好得很。好得很呐,好一个胆大包天的外修!你给老夫等着!”

  楼陀帝渐渐平息了怒气,转而露出阴沉的冷笑,对一旁几个门徒吩咐道。

  “你们大师兄还有多久出关?”

  “回祖师的话。大师兄已进入火魂塔底第六层,没有百年,无法出关…”

  “让他提前出关吧,告诉他,这一届的中州大比。有一物对突破仙尊大有好处,若错过,可是天大的损失!当然,老夫还有一些私事,想让他去解决的,让他速来见我!”

  “是!”

  …

  距离武试结束,已只剩半日。

  文试考得是感悟,武试考得,则是部落整体实力。

  此刻,就在镇压火山的不远处。召风部草原被划分成了三十五个区域,南疆部落各自占着一大片广阔草原,进行着武试。

  武试的题目,是猎杀火魂。

  传说,采药圣人临死之际,曾打碎自身圣火,分散封印于大卑草原地底,碎火久而生灵,化为火魂一族,永镇地底。无法出现在地面世界。

  圣人的封印,自然不是常人可以觊觎的,曾有无数修士试图土遁潜行到大卑草原之底,去寻找圣人封印的破碎圣火。却根本无法寻得。

  后来,有圣山仙帝从圣山陵墓之中,寻得一张古怪符箓,催动之后,竟意外地从大卑草原之上召唤出一道修为通天的仙帝火魂,猝不及防下。险些被那火魂所杀。

  那圣山仙帝震惊之下,又叫来数名仙帝,苦战多日,才终于将那火魂灭杀,并从那火魂体内夺得一颗火晶,炼化之后,火道修为大进!

  食髓知味后,那圣山仙帝尝试着模仿记忆中的圣人符箓,再次催动,竟仍旧可以从大卑草原的任何一处,召唤出火魂来,灭杀之后,仍有火晶!

  可惜的是,若非圣人亲手画下的符箓,根本无法召唤出仙帝级火魂来,顶多也只能召唤一些真仙修为的火魂。

  若是仙王、仙尊画符召唤,则召唤出的火魂修为更低,勉强也只能有命仙修为。

  若是碎念修为画符,则根本召唤不出任何火魂。

  圣山方面几经研究,才弄明白那道符箓的奥秘,原来那符箓是一道召唤符箓,是采药圣人研究出来,专门用于召唤草原地底火魂的符箓。

  历届夺陵第一轮武试,都会将猎杀火魂作为考题。一则大卑草原的火魂,几乎杀之不尽,猎杀之时,一经召唤便会召出,不必过多准备。二则火魂灭杀之后,可以得到火晶,这些火晶大多品阶极低,对那些万古老怪可有可无,但赏赐给下面的部落,却可令各个部落的低阶修士火道大进,算是极为不错的武试奖励了。

  当然此符有着一个缺陷,那便是最少也得万古仙尊才能画出,且每画一符,都需要损耗制符者大量心神,故而无法大规模的制造。

  好在每隔千年,才会有一次夺陵战,千年的积攒,圣山方面倒也足够应付夺陵战的消耗了。

  此次南疆小比,每个部落都分到了五十张下品召火符,二十张中品召火符,五张上品召火符。

  下品召火符,使用一次,可以随机召唤出一只渡真修为的火魂,至于是渡真哪一阶段,就看运气了。可能是渡真初期的火魂,也可能是渡真巅峰的火魂,麻烦的是,无论是渡真那一阶段,灭杀一只,通通计为十分。

  中品召火符可召唤舍空火魂,灭杀一只,得分一百。上品召火符可召唤碎念火魂,灭杀一只,可得一千分。

  召火符由各个部落自行决定如何使用,似塔木部这等弱小部落,并无舍空坐镇,往往只敢召唤渡真火魂来杀,中品上品的召火符,是从来不敢用的。一旦召唤出舍空、碎念火魂,对于弱小的塔木部而言,无疑是灭顶之灾,须知被召唤出的火魂,可是凶戾异常,见人就杀的…

  未用完的召火符,待武试结束后,需要交还给监督小比的圣使。

  若各大部落用完了自己的召火符,也可以前往其他部落,抢夺其他部落的火魂,同样可以增加分数!

  塔木部十分憋屈!

  文试他们只得了1分,武试截止到目前为止,仍旧没有获得任何成绩!

  截止到目前,塔木部共召唤了11只渡真火魂。全部被其他部落抢杀了,他们召唤出的第12只渡真火魂,则无人来抢,只因那是一只半步踏入舍空境界的火魂。对于弱小的塔木修士而言,简直是灭顶之灾!

  即便是19名塔木修士合力,也无法战胜那半步舍空的火魂,反倒被那火魂重伤了十余人。

  此刻,塔木部硕果仅存的两名渡真。还在带着剩下的五名塔木命仙勉力支撑。

  这二人皆是萨满法师打扮,修为皆只有渡真初期,自然不敢正面与那火魂交手,而是利用事先布下的大阵,与那火魂缠斗着。奈何那火魂太过厉害,且塔木部的修士越来越少,使得阵法不断出现纰漏,很快就被火魂抓到破绽,向其中一名渡真法师扑去。

  那渡真法师不慎之下,直接被火魂烧烬半边肉身。唯有元神险之又险得逃出,却又被火魂喷出的火浪重创,已无法再战,无奈退出了武试!

  如此一来,塔木一方已只剩最后一名渡真还在勉力支撑,阵法更加难以维持了,形势险之又险!

  剩下的五名塔木命仙中,不断有人被那火魂重创,退出武试!最终,塔木部只剩那渡真法师一人!

  围困火魂的阵法。本需要多人合力催动,如今只剩一人,自是彻底失去效用!

  这名渡真法师名叫萨腾,此刻萨腾的眼中。明显有了绝望,更多的却是愤怒,是怨恨!

  就在不远处,好几个部落派出了渡真巅峰修士,专门来抢塔木部的弱小火魂。每当塔木部召唤出渡真初期、中期的火魂,这些人就会来抢。而当塔木部不幸召唤出半步舍空的火魂,这些人就作壁上观,压根不打算插手,任塔木人被那火魂一一重创。

  若连萨腾都被火魂重创,退出武试,则今日塔木部的小比总体成绩,将创出历史新低,以1分之低收场!

  当然,名义上塔木部还有另外一个参比者,仍未退场,但宁凡如今正被镇压在火山之下,无人认为宁凡能在修为受限的前提下,破封而出,赶上武试。

  塔木部的夺陵战,就要结束了。

  “这萨腾已是极限,即便有后天法宝护体,法力却已无法维持。不出百息,必定溃败!”白鬼部一名渡真巅峰,笃定道。

  “此次塔木部多半会以1分的总分成绩,离开夺陵战,不知楼陀大帝得知此事,会不会记上我等一功?”一个参与过抢夺塔木部火魂的渡真巅峰,有些期待道。他,出身于舍尸部。

  “可惜了,若那宁姓外修在此,塔木部多半不止这些成绩…”一个邪羊部渡真巅峰感叹道。

  他逗留在塔木部附近,倒不是来抢夺火魂的,而是少族长特意吩咐,若塔木部修士被火魂重创,此人务必要加以施救。若非有此人施救,塔木部群修绝不可能只是重创退比,怎么也要死不少人的。

  半步舍空火魂的强大,可不是一般人能应付的。

  “哼,真搞不清楚你们邪羊部在想些什么,不打压塔木也就罢了,竟还派人来保护塔木部修士,你们那少族长果然是南疆第一蠢材,难道不知此举极可能触怒中州的那位吗?”一名黑山部渡真巅峰冷笑不已。

  这名邪羊部渡真巅峰没有去争辩,他同样觉得少族长的决定不妥,但出于对少族长的忠诚,仍旧执行着少族长的命令,保护着塔木修士。

  眼看塔木最后一人的萨腾,也要被那火魂重创了,这名邪羊部渡真巅峰微微一叹,准备出手救人,忽然目光一变,露出震惊之色。

  却是那镇压火山的方向,忽的传出一声山崩巨响!

  “究竟发生了何事!莫非镇压于火山之下的宁姓外修,竟还能脱困不成!”

  “连碎念圣使都破不开此山之封,那宁姓外修除非毁去刑环,恢复修为,否则绝不可能逃出生天!莫非…他打碎了刑环!此举在我大卑,可是弥天大罪!”

  此地草原之上,顿时响起一声又一声的惊呼。

  此刻,镇压火山附近,只有两名修士在此,一人是鲜于纯,一人是多兰。

  多兰与鲜于纯。早就在镇压火山附近呆着了。

  多兰是宁凡的锁魂奴,在宁凡主动解除魂封之前,她与宁凡休戚与共,若宁凡有个三长两短。她同样要有性命之危。如今宁凡被镇压在山下,多兰不知是谁算计宁凡,也不是宁凡是否在山中有危险,自然有几分担心。守在火山附近,哪有心情关注那南疆武试的进行。

  鲜于纯就有意思了。

  这小子直接退出了武试。拿了一个铁铲法宝,神情焦急不已,竟是要把此山铲平挖空,把宁凡给救出来。

  这可把他的老爹气的够呛!

  邪羊部族长本打算靠着鲜于纯的合魂天赋,带领邪羊部诸修取得一个好成绩,甚至争一争那第一,都是极有可能的事情,但谁料到,这愣小子竟直接退出了武试!

  更傻到拿一把破铲子,去挖那碎念圣使都破不开的火山!

  “属下忍不了了!少族长往日胡闹也就罢了。武试竟也胡闹,根本没有将我邪羊一部的利益放在心上!要知道,我部为了这次南疆之比,可是准备了千年,为的便是夺得南疆第一之后,前往中州,参加夺陵第二轮!为了此次小比,我部制定了诸多计划,都是围绕少族长的合魂秘术制定了,但少族长竟直接退出武试!不止如此。更是派出一名渡真巅峰,去救塔木修士!此举不仅消耗了我部战力,更有得罪楼陀大帝之嫌,族长为何不阻止此事!”

  几名邪羊部元老。质问道。

  邪羊部族长没有说话,他对鲜于纯无视部落利益的举动同样失望,心中甚至起了废掉其少族长之位的心思。另一方面,又对这个儿子更加怜惜,怜惜的,是这个傻孩子的赤子之心。

  “他的母亲。就是被石焰之修以火山神通镇死的。”邪羊部族长忽然开口了,似自语,又似在和那几个邪羊元老说话,面上有了一丝悲痛。

  那个女人,是鲜于纯的母亲,也是他最爱的女人啊…

  “呃…族长你在说什么?我们请求族长废掉鲜于纯少族长之位,请族长不要回避此事,顾左右而言他。”几名元老不满道。

  邪羊部族长没有理会这几名元老,仍是遥遥看着大汗漓淋挖山的鲜于纯。

  这个孩子枉顾部落利益,他不配做少族长啊。

  但这个孩子有着不同于其他修士的赤子之心,这一点,在利益至上的修真界,却是最为难能可贵的…

  外人只道邪羊部族长是看中鲜于纯的修炼资质,才破例让一个蠢人当邪羊部少族长的,却不知,邪羊部族长看中的是那份至纯之心…

  镇压火山之下,多兰有些无语地望着半山腰上苦苦挖山的鲜于纯,对于这种近乎徒劳的行为,她自然是不打算出手相助的。

  镇压火山没有土,只有石头,且不是普通石头,而是神通所化的顽石,坚固异常。

  区区命仙修为的鲜于纯,拿着一把后天都未入的法宝,自然是挖不开山石的。

  他的铁铲,已经有了许多缺口。

  他的双手,也已被挖山的反震之力,震得鲜血淋漓。

  他感觉不到手心火辣辣的疼痛,只满面焦急的挖着山,即便连一块碎石都挖不掉,也毫不放弃。

  他的目光,更有着一丝迷茫与悲痛,这一刻,他想挖开的,不是镇压宁凡的石焰火山,而是当年,镇死娘亲的山。

  挖不开,挖不开,挖不开…

  为什么挖不开!为什么!

  我不信,我不信!

  嘭!

  铁铲终于不堪重负,裂成两段。鲜于纯疯了一般扔下铁铲,直接跪在山石之上,双手血肉模糊得去挖那坚硬山石。

  挖不开,挖不开,挖不开…

  为什么挖不开!我不信!

  鲜于纯忽然冲天一吼,双目竟是有了血泪流出,口中喃喃念出的,却是喃喃一字。

  娘…

  娘,对不起,孩儿无能,救不出你…

  对不起,对不起…

  轰隆隆!

  镇压火山忽然出现剧烈晃动,更有崩溃之声,不断从山腹之中传出!

  那轰鸣巨响,瞬间吸引了此地所有修士的注意,也让鲜于纯如入魔怔的双目,渐渐清醒。

  魔怔了,又魔怔了…娘已经死了,困在火山中的人,不是娘,而是师父。

  师父竟脱困了!

  鲜于纯擦了擦血泪,一扫脸上悲伤,忽然仰天大笑。

  不愧是他看中的师父!

  被仙帝镇压,都能脱困!他鲜于纯没有看错人!

  旁人看不出这是仙帝施展的神通,他鲜于纯却能看出,只因他切身感受过石焰火山的恐怖,并因娘亲一事,对于石焰神通多有研究!

  正因能够看出这一点,他才会担心宁凡的安危,才会震惊于宁凡的脱困。

  火山崩溃越来越严重,鲜于纯不敢在火山上多逗留,飞遁远离,便在他远离的瞬间,整个火山忽然如劈开的葫芦一般,从中炸开!

  一道白衣身影,带着冲天火威,从那火山之中暴冲而出,直上云霄!

  正是脱困的宁凡!

  此地有不少眼力毒辣修士,觉察到宁凡身上的火焰气势,纷纷倒吸冷气。

  “竟是十二昧真火!这宁姓外修好生了得,放眼整个大卑,都没有多少人拥有如此品阶的火焰,此人区区外修,竟能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