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133章 雷海白衣扬!

第1133章 雷海白衣扬!

  第三水路,白虎关。

  这里是第三水路最后的屏障。以古仙界白玉建造而成的巍峨雄关,如同一只沉睡了千百万年的古老白虎,酣睡在水面。

  关隘上下,是数之不尽的异族强者,正在集结大军,似乎要大举出动了。

  城墙之上,九头仙帝修为的异兽,以及一百多头仙尊、仙王异兽,此刻正谋划着什么。言谈之间,不时会提到“战王”、“渡劫”、“偷袭”等断断续续的字眼。

  “…情报属实吗?那棘手无比的战王罗睺,当真要在东界河之上,渡那至关重要的九五大劫?这群狡猾的东天蝼蚁,该不会是布置一个骗局吧?他们会不会是想引诱我等主力离开白虎关,而后趁机偷袭此关…数十年来,他们为了夺取此关,可是没少用过计谋的。”一名异族大帝迟疑问道。

  “千真万确!那战王罗睺十年之前,中了老夫的。不仅大小天劫接而连三出现,令他疲于应付,就连他之前苦苦压下的九五大劫,也被老夫一点点引出。这一次,相比他是真的压不住九五大劫了,嘿嘿,敢在界河之上渡如此大劫,简直就是找死!天赐良机,不可错过!”又一名异族大帝冷笑道。

  “我等刚刚利用血神大神出门觅食的时机,算计了来俊老儿,倘若这一次再干掉罗睺杂种,当真是大功一件,大神司必定也会嘉奖我等的!”

  “不必再议!”

  “机不可失,一举屠尽第三路的东天蝼蚁,正在此时!”

  “出发!”

  随着这群异族仙帝当中,修为最高的一名半步准圣一声令下,潮水般的异族大军涌出了白虎关,朝天青关杀去。

  第三水路,天青关。

  这是第三水路之上,倒数第二座雄关。之所以用天青为名,是因为此关阵法可吸收天地水气,使得关隘上空常年布满天青色的积雨云。雨季,是天青关最常见的气候。

  不过近些时日,天青关的上空,积雨云忽然消散一空,取而代之的,是成百上千层厚的天劫劫云;更不时会有金色的飞龙幻影出现,在云层中翻飞起舞。

  此刻,整个天青关上下一片凝重,就连天青关的主事者八景大帝,此刻也是满面愁云。

  东界河的十二条水路当中,如今只有三、六、九三条水路还没有收复了,这三条水路里面,又以第六路的异族兵力最重,九路次之,三路情况略好。

  但也只是略好而已。

  当东界河发生了一系列变故之后,此地的局势,早已不容乐观。

  第三路本有八景、铁犁两名八劫仙帝联手坐镇,但因为第三路曾经出了东陵仙翁这等叛徒,使得铁犁大帝中了异族数名仙帝的埋伏,死无全尸。

  自此,第三路便只剩八景帝一名八劫仙帝支撑大局了。好在八景帝的麾下还有来俊帝、战王罗睺、剑岳三子这等得力帮手可以使用,那时候,第三路的局势还没有坏到不可救药。

  可谁知,就在半月以前,来俊帝出外例行巡逻的时候,忽然离奇失踪了,至今下落不明!

  再之后,战王罗睺的身上,同样出了乱子,竟被异族算计,引下了九五大劫…

  当噩耗一个个传来,以八景帝的沉稳心境,也不由感到了焦头烂额。

  天青关的一处石室当中,战王罗睺骨瘦如柴,气息衰败,面色痛苦,正竭力压制着九五之劫的降临。

  九五之劫,即成帝之劫。当年战王罗睺曾被森罗打伤,一举沉睡了数千万年,方才被宁凡救醒。

  苏醒之后,战王修为暴涨,早已具备了成帝的资格。

  不过因为成帝一事,失败率极高,罗睺始终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故而一直没有真正引下九五之劫,只将此劫暂时压制住,希望等到准备充分以后,再行突破。

  成帝之劫,凶险无比。成则晋级,败则陨落,没有第三种可能。正因为这是攸关性命的劫数,任何人突破仙帝都会慎之又慎,罗睺自然也不例外。

  按照他的估计,他起码还要筹备数十万年,才有信心渡劫成功。

  可异族仙帝太卑鄙了,瞅准了他的这一弱点,竟对他使用了一种名为天劫神卵的东西,将他苦苦压制住的九五之劫,直接引了出来!

  此事对于准备尚未充分的罗睺而言,绝对是一个晴天霹雳!

  此刻天青关上空的成百上千重劫云,正是他那九五之劫即将降临的证明!

  一想到异族竟用如此毒计谋害罗睺,八景帝等第三路仙帝,皆是气愤难平。不过那些愤怒,他们不打算当着罗睺的面表达出来,生怕影响了罗睺渡劫的信心。故而众仙帝只得忍下心中怒气,强作微笑,对罗睺安慰道,

  “罗道友只管安心渡劫,其他什么事情都不必管,外面的一切,有我等处理,定会给道友营造一个完美的渡劫环境,不让任何人打搅道友渡劫。”

  对于八景帝等人的安慰,罗睺十分感激,却还是苦笑不已,叹道,

  “八景道友,三位剑君道友,你们不必瞒我,我这一次九五之劫,怎么可能没有人来打搅?那些异族好不容易才将我的九五之劫引出来,乃是对我存了必杀之心,岂会放我安心渡劫?若我所料不差,当我九五之劫真正降下的一刻,便是异族大举进攻天青关之时。他们一定会来干扰的…”

  “有老夫在,岂容那群孽畜干扰道友渡劫!老夫拼尽一切,也定会阻止此事!”八景帝正色道。

  “前番血战,我三兄弟欠你一条命,这一次便是拼了性命,也定会赶走那些异族,替你护法!”剑岳三子决然道。

  罗睺一叹,还想说些什么,八景帝等人却化作霞光,飞出了石室,离去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青关上空的天劫红云越来越多,黑色罡风呼啸而起,所过之处虚空颤抖。

  炙热的气息,从红云之中传出,那是红云当中的金色飞龙幻影,忽然燃烧所发出的温度。

  那些燃烧龙影不知有多少条,透着无上帝威。那不是普通修士能够承受的威压,天青关内无数东天修士,被那种无上帝威压得喘不过气。

  这是难得一遇的成帝大劫,能观摩此劫,本该是每一个非仙帝修士的幸运。

  可没有一个东天修士,因为此事而感到高兴。所有人如临大敌,谁都知道异族很可能会在接下来的某个时间,大举攻至。

  “战王大人,真的会死在九五之劫当中吗…”

  “以我等的力量,能为战王大人护法吗…”

  “若战王有所闪失,我第三水路的最高战力,便又要少一个了…”

  无数东天修士面露忧色,议论纷纷。

  八景帝、剑岳三子等仙帝,同样面露忧色,立在城墙之上,看那漫天劫云。

  轰!

  一头燃烧着的幻影飞龙,忽然化作一道粗如成人手臂的金色雷霆,从天轰落!

  在这一道金雷轰落的瞬间,更有成百上千的金雷诞生,朝着天青关狠狠劈下。

  “九五之劫共须经历五九四十五日劫雷攻击,劫雷一日强过一日,若全部渡过,则可斩道山,聚帝气,真正成帝…界河各大关隘的阵法,构造十分特殊,这是专门防御异族的阵法,对于其他事物防御极低,对于天劫则机会毫无防御…”

  八景帝等人叹息连连。

  倘若不是天青关的阵法具备这种特殊性,或许他们可以凭借阵法,来帮罗睺抵挡一下天劫吧。

  果然,成百上千的金色雷霆,打落在阵光之上以后,居然直接穿透了天青关的重重阵光,锁定着罗睺所在石室一举轰落。

  罗睺不敢怠慢,大手一挥,天地间的战意顿时化作无数战火大字,朝一道道金雷撞去。

  轰轰轰!

  金雷与战火大字激烈地碰撞着,但因为这只是第一日的劫雷,威力尚浅,故而没有一道劫雷,能够轰开罗睺的防御。

  八景帝等人的气息,一旦距离渡劫中心的罗睺太近,便会使得天劫威能数倍数倍地暴涨…不得已,他们只能站得极远,无法出手帮助罗睺渡劫…

  那劫雷接连不断地轰落,没有给罗睺任何喘息之机。

  第二日,金雷的威能忽然暴涨,几乎是第一日劫雷威能的两倍。

  第三日,劫雷威能增长到最初的三倍。

  第四日,四倍。

  第五日…

  第十一日…

  第十九日…

  第二十二日!

  战王罗睺不愧是盖代天骄,普通仙王成帝,或许第五日便会感觉劫雷难挡,可罗睺硬是支撑到第二十二日,才感到有些艰难。

  这还是因为他体内有天劫神卵作祟的缘故,若非被这神卵弄出了伤势,罗睺可能还要再过几天,才会感到渡劫吃力。

  他用于护体的战火大字,接二连三被劫雷轰碎,不得已,战王祭出了一件先天法宝,以先天法宝配合战火大字,抵挡劫雷。

  这不是他本人的先天法宝,这是八景帝的本命法宝,却借了给他…自私的东天修士,本不可能将本命法宝借给外人渡劫,或许是战场上袍泽之情的渲染,八景帝不忍看罗睺陨落,还是一咬牙,将本命法宝借给了罗睺。

  此举可能会损毁他的法宝。

  可他顾不了太多了。

  第二十三日。

  第二十六日。

  第二十八日。

  劫雷一日强过一日,即便使用了先天法宝挡劫,战王罗睺还是再度感到吃力,不得已,使用了第二件先天法宝。

  这是一把剑,是剑岳三子当中,蜀山剑君的本命宝剑——蜀南神剑!

  剑岳三子,皆是剑修,剑在人在,剑亡人亡。本命宝剑,本不可能借给外人,但…他们还是借给了袍泽…

  有两件先天法宝护身,罗睺再度支撑了下去。

  第二十九日。

  第三十二日。

  第三十五日。

  再度吃力的罗睺,使用了第三件先天法宝——黄山剑君的黄云神剑!

  同时操控三件先天法宝,是罗睺的极限的,所以他没有借华山剑君的华山神剑,此刻便是他操控法宝的极限了。

  天劫,已经渡得极为勉强了。

  等到了第三十九日,罗睺一个不慎,漏了一道金色劫雷没有挡住,被那金雷劈中石室,发出巨大爆炸。

  烟尘当中,罗睺浑身是血,从碎石乱溅当中走出,强行咽下喉间甜血,继续操控法宝,对抗天劫。

  只不过漏了一道天劫而已,竟将他比很多仙帝都要强横的肉身劈出了伤势,这劫雷,好可怕…

  他开始累了。

  他开始法力不支了。

  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劫雷,漏过他的防御,劈在他的身上。

  他大吼一声,化作巫神真身,以真身配合法宝,硬撼起漫天劫雷!

  第四十日。

  第四十一日。

  第四十二日。

  罗睺的巫神真身开始出现伤势,他的血肉被金色劫雷劈开,他的生机在天劫的攻击下飞速流逝。

  没有人敢插手罗睺的天劫帮助他,那样只会令罗睺的天劫威能更加恐怖,更加无法渡过。

  一众东天修士只能默默看着罗睺渡劫,默默祈祷罗睺能够渡劫成功。

  第四十三日。

  第四十四日。

  罗睺的九五大劫,已经快要进行到尾声了。

  天劫的威能,也忽然变得极为狂暴,竟是最初的百倍之多!

  罗睺在天劫的攻击之下,伤势垂死,气若游丝。他为这一次九五之劫准备得太少了,很可能,撑不到第四十五日了…

  这,就是不做准备便渡九五劫的下场!

  罗睺渡劫成功的机会,本就已经十分渺茫了。可那些异族,犹不打算放过他!

  这些年,异族强者在战王罗睺手上吃了不少大亏,今日正是他们好好‘回报’罗睺的绝佳时机!

  “你渡劫,似乎渡得很勉强呢,要不要我等帮上一把?”

  漫天雷声当中,忽有一道嘲笑之声,撕裂天地,传入每一个东天修士的耳中。

  所有东天修士面色一变,在他们紧张的目光中,无数巨兽身影,出现在天青关的远方,并不断接近着。

  “增雷法…”遥远处,不知是哪个异族强者发动了神通。

  天青关上空的劫雷威能,忽然人为性的,又暴涨了不小威能!

  “该死!那些异族想要加强天劫的威能,将罗睺道友扼杀在第四十四日!必须阻止他们!”

  八景帝等人面色剧变,想要阻止增雷法的运转,却反而因为参与搅合天劫,使得天劫威能更甚从前!

  该死该死该死,他们即便想帮罗睺,居然也插不进去手!

  那些异族仙帝距离天青关越来越近,忽然间,又不知是哪个异族强者,对着天空中的劫云发动了神通。

  “养劫术…”

  劫雷威能又提升了许多!

  “海空孕雷法!”

  劫威还在提升!

  “大自在灭魔神雷!”

  劫威被人为提升到了不可抗衡的地步!

  一声声闷哼,从罗睺口中发出,眼神之中带着无法想象的愤怒。

  就算无人干扰,他坚持完四十五日全部劫雷的把握都不打,此刻有异族生事,他绝对会直接死在第四十四!

  不甘,不甘,不甘!

  倘若这些异族在正面战场击杀他,他心服口服,可居然用这等卑鄙手段谋害他,他,不服!

  “罗道友小心!是!那些混账竟将此物弄出来了!”

  八景帝等人忽然面色剧变,因为劫云最深处,忽然孕育出了一个金色雷婴!

  那是一个巨型无比的婴儿,长着龙角、龙尾、龙鳞,双眼没有眼白,笑容森然可怖。

  那是最精纯的九五劫雷之力,所孕育出的雷婴!

  那是唯有天地不容的修士,成帝之时,才可能出现的劫雷异象!

  战王罗睺不是宁凡,他并没有天地不容,他的九五之劫,本不会出现这等凶相。

  可那些异族传承自紫薇仙域,他们身怀各种玄奇手段,可令敌人的天劫威能大涨。

  战王罗睺的九五之劫,威能被人为拔升,当拔高到了一定程度,竟连传说中的灭道雷婴都给捯饬出来了。

  不止是八景帝等人震惊不已,就连干出此事的异族仙帝,都有些意外。

  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灭道雷婴!

  想不到几十种祸害天劫的秘术砸下去,居然把这个恐怖玩意都弄出来了。

  这下好了!

  根本不比他们继续干扰罗睺渡劫了!

  传说一只灭道雷婴,拥有瞬间摧毁十名仙帝的力量!

  接下来,这只灭道雷婴只需一击,便能彻底干掉罗睺;倘若攻击余波散开,甚至可能将整个天青关席卷其中,令东天修士死伤无数。

  “哈哈哈!居然是灭道雷婴,这可是连老夫这等半步准圣都不敢硬接的东西!那罗睺杂种,必死无疑!”

  “看来我等又要立功了!”

  “第三路将再损一名东天仙帝!”

  “大神司必有嘉奖!”

  轰!

  灭道雷婴端坐于劫云之下,肥乎乎的小手向下方一抓,金色的雷海瞬间就将整个天青关淹没了。

  无数东天修士在八景帝等人的带领下,倾尽手段去挡那雷海降临,可惜,无力阻止…

  便在这时,默默藏在一边,暗中替罗睺护法的宁凡,撕开虚空,现出身形,将一株小小树苗当空祭起,令道。

  “七宝妙树!以我所赐力量,刷尽此地所有雷霆!”

  唰唰唰!

  八景帝、剑岳三子、罗睺、无数东天修士联手都挡不住的灭道雷海,竟在七宝妙树成百上千刷之后,轰地一声刷爆!

  破碎的雷力,四处散逸,湮灭在了空气之中。

  宁凡一袭白衣,风采绝伦,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当中,踏空而立,俯视下方异族强者如蝼蚁。

  他的目光没有蔑视,然而所有异族强者对上宁凡的双眼,都感到一股没由来的卑微感。

  那种卑鄙,不只是修为上的差距。

  更是…物种上的差距!

  不是神与人的差距!

  而是…比普通神灵更高贵的父神,在俯视芸芸众生!

  目光转向罗睺,却是一如当年,平和一笑,“罗兄勿忧,有我在,你的天劫无人可扰!”

  不好!是白衣阎罗!

  人的名,树的影,在看清宁凡容貌的瞬间,无数异族强者骇得面无血色,气势土崩瓦解!

  此魔,居然来了!且竟随手挡下了半步准圣都难挡下的灭道一击!

  这怎么可能!半步准圣都做不到此事!他们莫不是在做梦吗!

  等等!

  白衣阎罗什么时候晋级成为仙王了!!!

  这才...过了多少年,此子修为为何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