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127章 神隐

第1127章 神隐

  龙马十二太子名为龙乘,与其他兄弟们不同,平日里不爱展现龙相,反而爱展现马相。

  离开泰山玉族后,龙乘化作一只四蹄踏着火焰的骏马,在水中疾驰。他乃是水族仙帝,可借水流前进,在水中的度,同级别的东天仙帝根本追不上。倘若宁凡只使用碎虚程度的伪装修为,自然不可能追上龙乘。如此一来,他便不得不使用些真正修为了。

  龙乘正优哉游哉朝着海狼族的方向游去,待行到一处偏僻水域,忽然眉头一皱,似有所感。

  说他没有感知错,在他的身后,竟有一只泰山鱼在追赶他,度快得可怕!

  诡异,太诡异了,这只泰山鱼好恐怖的度,竟比他这等水族仙帝还要快上几分,泰山鱼族最强者也不过是仙王,怎会有如此擅长水遁的高手…

  不过么,嘿嘿,如此遁的泰山鱼,岂不是正好便宜了他…

  当下龙乘也不急于赶路了,而是停下来,好整以暇等着宁凡到来,难掩眼中一丝贪婪。

  泰山鱼族并不擅长打斗,然而却天生擅长水中遁行,鱼鳍、鱼尾乃是天生的炼宝材料,可用来炼制飞遁类法宝。

  大多数异族并不看重法宝,但十二太子偏偏是那极少数例外。

  “不错的泰山鱼,此鱼如此着急的追赶我,怕是泰山鱼族长有什么事情忘记告诉我了,故而才着急派他来通知我。从修为上看,此鱼似乎只是一只仙尊鱼,不值一提。但其水中度居然比我更快,定是因为他的鱼鳍、鱼尾品阶极高。若拿来炼制法宝,说不得有机会炼制一件先天遁宝。若是如此,老夫说不得要击杀此子,夺其鱼鳍、鱼尾炼宝了。老夫身为泰山鱼族的主族,便是公然杀其族人,料那泰山鱼族也不敢有半点怨恨!当然了,若能找个由头出手,自然更好。嗯,就说是一怒之下误杀好了…”

  由于龙乘停下了脚步,只数个呼吸间,宁凡便追上了龙乘。

  不得不说,水族仙帝在水中的度太快了,倘若龙乘不主动停下,宁凡想要追上龙乘,怕还要追许久的。

  一见宁凡游至,龙乘根本不给宁凡开口说话的机会,直接沉声道,

  “大胆泰山鱼!竟敢窥伺帝踪,在后面尾随于我!你家族长就是这么教你规矩的吗!此举简直是藐视老夫仙帝威严!老夫不管你族有什么事情要传达给老夫,今日老夫非杀你不可,好教泰山鱼族长长记性!”

  二话不说,竟是直接朝宁凡出手了,大口一张之下,无数墨绿色火焰小剑从口中喷了出来。

  那些小剑无一不是十二涅飞剑,足有上百把,骤然间化作剑阵呼啸而至,威能比之单独一把先天宝剑都要厉害三分。

  宁凡微微一诧,没想明白对方为何会对他暴起出手,龙乘给出的借口很烂,完全经不起推敲。对方眼中倒是有毫不掩饰的贪婪之意,怕是误会了什么,因而起了图谋之心。

  罢了,对方为何要杀他,很重要么?宁凡懒得想这些理由了,反正他同样也想杀龙乘的。

  轰!

  宁凡鱼口一张,吐出一道流光,赫然竟是日月星辰二碑。

  二碑威能堪比先天中品,岂是龙乘的剑阵可比,双碑所过之处,龙乘的飞剑直接被双碑砸碎,完全不是一合之敌。

  “这这二碑,你你是白衣、白衣阎罗!”一见日月星辰碑,之前还一副杀人夺宝姿态的龙乘,竟一瞬间被恐惧占满了内心!

  这二碑乃是宁凡的法宝,他当日亲眼见宁凡使用此碑挡下了大哥斩缘之剑的攻击!

  居然是宁凡,竟然是宁凡!

  那在他身后尾随而来的小小泰山鱼…竟然是他们兄弟几日正打算对付的宁凡!

  此子为何会在水域!为何能伪装成泰山鱼不被察觉!

  不,没时间想这些了!此子逆天无比,定海神针也不在他手里,单独对方宁凡,必败无疑!

  “大伏魔圈!”

  龙乘张口喷出一道流光,朝宁凡打去,也不看结果,竟是直接转身而逃,连打向宁凡的法宝都不顾了。

  逃跑的同时,更是一瞬间出数百道传音飞剑,期许着有一道能传到兄弟们跟前,唤他们来救援。

  “现在想走,不觉得有些迟了么!”

  宁凡冷笑,以日月星辰碑挡下大伏魔圈的攻击,神念化作虚幻的瀑布一卷,范围覆盖数千里,直接将龙乘的传音飞剑尽数卷灭。

  龙乘的大伏魔圈,是一件环类先天法宝,威能倒是不错,但与日月星辰碑一比就差了许多,只被日月星辰碑砸了几下,便灵性大损,宝光打散,又无主人后续操控,被宁凡鱼口一吞,直接吞入腹中,抹灭其中神念烙印。

  霎时间,法宝被夺的龙乘,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却根本不敢回头去看大伏魔圈如何了,只掩下内心骇然,死命逃遁!

  不,不可能的!这小子才多久没见,修为似乎又变强了不少!且其神念竟然已经突破瀑布境了!这怎么可能!

  若是东天仙帝对上宁凡,绝对不会被逼得连求救传音都无法出。

  怪只怪异族仙帝不修识海,便是能出一些神念,也并非从识海出,而是魂魄自带的感知。

  这等神念修为,怎会是宁凡瀑布境神念的对手,想要突破宁凡的神念封锁出传音飞剑,没有半点可能!

  嗤!

  宁凡一摆鱼尾,周身一瞬间消失于原地,下一瞬,挡在了龙乘的前方。

  “先天龙火!”

  龙乘骇得面无血色,立刻喷出本命龙火袭击宁凡,转身朝另一个方向逃掉了。

  一面逃,一面散出无数传音飞剑求救,却俱都被宁凡的瀑布神念所封锁。

  深水之中使用火术,威能本就会削弱几分,且宁凡又不惧火攻,对方的先天龙火攻来,他连防御都懒得防御,直接张口吞掉了对方龙火,冷笑一声,再度朝龙乘追去。

  龙乘绝望了!

  他打不过宁凡,度也不如宁凡,就连求救传音都无法传出去,无计可施之下,忽然把心一横,将万古真身催动,化作百丈巨马,朝宁凡狠狠一踏。

  一踏之力,足以踏灭数百万里的水域生灵!如此凶狠的一击,自然不是指望击杀宁凡,而是希望弄出的动静大些,让附近较为厉害的他族仙帝,察觉到此地之事,过来驰援。

  宁凡哪里看不出龙乘算计,自然不会让龙乘这一踏落到实处,在龙乘这一脚踏下之前,直接喷出一道剑光,将这条马腿斩断!

  鲜血一瞬间,染红了水域,但因为宁凡的封锁,被染红的水域十分有限,并未朝过远处散开。

  龙乘惨叫连连,不可置信地看着斩他马腿的元凶——逆海剑!

  不会错,此剑明明只是宁凡的道兵,但这道兵的威能,居然比大多数的先天下品飞剑都要厉害了。以弱小著称的道兵,真的能达到这等恐怖威能吗!

  疾!

  宁凡一斥之下,逆海剑再度朝龙乘斩去,若非宁凡封锁周遭海域,整片海都要被逆海剑给切开。

  龙乘面色大变,哪里敢硬接逆海剑锋芒,侧身一避,避过了逆海剑,却又被日月星辰碑砸中脊背,五脏俱碎,苦不堪言。

  如今的宁凡,仗着法宝强大,甚至连万古真身都不必用,十字光环都不必开,拿下龙乘便已易如反掌。

  但为了尽快解决战斗,以免被他人察觉到此地波动,宁凡还是将十字光环打开了。虽说龙乘身上持有神秘仙符,无法定身,宁凡还是仗着十字光环的神通集火,抽了个缝隙,以成百上千的高阶神通,将龙乘轰成了渣渣。

  那一幕,就好似有几百几千枚火炮打在凡人身上一样,摧枯拉朽,一瞬毙敌。

  最终,倒霉的十二太子龙乘,成了宁凡擒下的第八只龙马真灵。算一算,龙马十六太子,已有一半成了宁凡的阶下之囚。

  “你不要高兴得太早,我的哥哥们借来了定海神针,定不会放过你!”龙乘真灵被宁凡擒拿,怨恨道。

  “果然,你们借来了克制我水攻神通的法宝…”

  “哼!怕了吧,若是怕了,便将老夫放了,再将老夫的兄弟们统统放了,最后再自废修为,成为我龙马族的仆从,老夫或许可以请求大哥网开一面,饶你一命!”

  “…”宁凡无语了。

  怎么被擒拿的龙马太子,一个个都这么自信,难道非要等到他把所有龙马太子都抓回来,对方才能意识到,自己不是他们惹得起的存在?

  “哼!怎么不说话了,你果然怕了,你…啊!”

  龙乘还想废话,却被宁凡催动神通,狠狠折磨,一时间痛到无法言语,内心更对宁凡生出畏惧之心,不敢再胡言乱语了。

  见状,宁凡才解除了神通折磨。他懒得理会龙乘,不过有一个问题,他倒真想问问龙乘,虽然对方多半不会回答便是了。

  “你大哥派人给龙马附属族群传达征兵令,应该不止派你一个人出来吧?”宁凡笑问道。

  “什、什么!你想做什么!我大哥只派了我一个出来!告诉你不要动什么歪念头,否则你会被我龙马一族千刀万剐!”龙乘大惊,矢口否认。

  可宁凡根本不需要龙乘的承认,只从对方表情,他便可以判断。这一次出来传达征兵令的,绝对不止龙乘一个!

  应该…还有其他龙马太子落单!

  正因为惧怕宁凡再跑去擒拿其他落单龙马太子,龙乘才会大惊失色。

  “好了,你没有用处了,乖乖和你那几个哥哥关在一起吧!”

  宁凡抽光了龙乘体内的先天龙火,尽数吞掉,取走了他克制定身术的仙符,又给他种下重重禁制,这才将他关入玄阴界。

  这样的仙符,宁凡已有四个,分别从十六太子、阿芙洛、元丹、十二太子身上获得。并非是一次性用品,但却有使用次数的限制,似乎是异族专门研出来克制定身的仙符。

  神通一开,将周围战场清理了一下,宁凡方才取出搜宝罗盘,以此罗盘,搜索着龙马太子的位置。

  搜宝罗盘号称天上地下无物不搜,只要宁凡卜道够强,罗盘的搜索,甚至不会引起对方的察觉。

  神念并非强项的龙马太子们,哪里知道,他们的位置已经通通暴露给了宁凡,化作一个个光点,呈现在罗盘之上。

  八个光点,代表着剩下八个龙马太子!

  其中,五个较大的光点聚集在一起,另外三个光点则散落在十一路水域的不同方位。

  宁凡心中了然,怕是还有三个落单太子,和龙乘接了同样的任务,负责给附属族群传达征兵令。

  宁凡没有击杀龙乘,又没让龙乘传出求救传音,对方自然不可能知晓,堂堂白衣阎罗正在水中闹事。

  “倘若尔等仙帝聚在一起,宁某还要忌惮三分,可若是落单,便休怪宁某趁人之危了…”

  宁凡冷笑,他本就是魔修,从老魔那里学到了无所不用其极,自然不会放过这等擒拿龙马太子的天赐良机。

  悄无声息地,宁凡朝三个落单光点其中之一游去。

  …

  数日后。

  龙马大太子一片阴沉,他派出去传达征兵令的、十二四名龙马太子,居然全部失踪了!

  他派人去调查,最终现在十一路水域之中,有四处被人隐藏过的斗法痕迹,经判断,此地生过仙帝大战…

  “怎么回事!谁能告诉老夫,老夫的四名兄弟去了哪里!”大太子龙安国怒火中烧,下方匍匐着无数水族,皆是他的下属。

  见下属们默不作声,只知害怕、抖,龙安国怒火更甚,连吃了好几十个下属,才稍稍平息了怒火,冷静了一些。

  “会不会是东天修士干的好事…”二太子龙武,沉声道。

  “不会!东天修士哪有那等本事,潜入水底,擒拿仙帝。要知道,十弟、十一弟、十二弟虽只是六劫修为,八弟却是七劫修为。且战场更是于我等有利的水域,便是东天修士派出唯一的那名九劫仙帝前来,也断然擒不走四名兄弟。”龙安国否决道。

  “会不会是白衣阎罗?”三太子龙傲,问道。

  “这…”说到宁凡,龙安国反而迟疑了,在他心中,东天九劫仙帝都办不到的事情,宁凡却似乎有可能办到。

  这并不是说宁凡的实力已越了九劫仙帝,而是他层出不穷的手段,太过让人难防。

  “不,还是不大可能,那白衣阎罗终究是一名东天修士,潜入水域不可能做到掩人耳目。可惜,战场被人清理过,想要从天地之中搜集破碎片段观看一二,却是无法办到。不要让我知道是谁犯下了此事,否则老夫定要将他碎尸万段!可恨,实在可恨!”龙安国恨恨道。

  能不恨么?

  宁凡擒走了他七名兄弟,如今又有四名兄弟下落不明。龙马十六太子,如今只剩五人,怎能不让他伤感。

  “会不会是…神隐…”四太子龙辇忽然面露惧色,言道。

  此言一出,不只是他,此地所有人皆是面露惧色,其中甚至包括九劫修为的龙安国。

  十一路有一族,名为天影族,其得意秘术,便叫做神隐。

  但此刻众人惧怕的,却不是天影族的神隐,而是天影族秘术的来源,那个真正恐怖的存在...

  “若是神隐,则四名贤弟纵有仙帝修为,也是抵挡不住那怪物的,离奇失踪,并不奇怪。但若是那只怪物出手,又怎会给四名贤弟反抗的机会?应该不会留下任何斗法痕迹才对…”龙安国摇头道,但神情却出卖了他的内心,显然对于神隐的说法,有了几分信服。

  “我有一个好友,在大神司座下听令,他前段时间来访,曾告诉我一个消息…血神又到了衰弱期,若非如此,大神司可不会和东天修士一直拖着,早就动全面大战了。血神一出,便是那东天向螟子、后土、木松之流,也要望风而逃的…”六太子龙车,思考良久,终于还是决定将此事说出。

  闻言,龙安国等人再度面色大变,惊道,“衰弱期?难道真是血神为了度过衰弱期,在进食。若是如此,若是如此…四名贤弟恐怕难以保住仙帝修为…便是最终被血神大人放回来,也无法保留从前的境界了。”

  “该死的血神,竟敢对吾弟出手,可恨,可恨!”二太子骂道。

  “二弟休得胡言!你忘了第九路水域曾有一个一阶准圣,因随口骂了血神一句,便被生吃了吗!那可不是你我能够置喙的存在,那可是…远古大修啊!”龙安国面色煞白道。当年那准圣被吃,他恰好亲眼目睹,自然对那一幕尤为惧怕。

  “大哥教训的是,是我莽撞了。”二太子骂出声,不过是一时气不过,骂完他也想起了血神的可怕,哪里还敢多言。

  一时间,此地陷入了诡异的沉默,气氛空前沉重。

  许久,龙安国才一咬牙,不甘道,“若真是神隐,四名贤弟怕是救不回了,只能暂时放弃。只是失去了四名贤弟,我等龙马太子,便只剩五人,势力空前削弱。如此一来,就更有必要将陷于敌手的七名兄弟救回来了!小八他们没完的征兵令,都传到各族之中了吗?”

  “都传到了,这一次只派了仙尊、仙王属下去传达命令。”

  “哼!早该如此了!若我等聚集在一起,便是血神,也要顾忌一二,不可能在衰弱期内对我等出手的。”龙安国马后炮道。

  几名兄弟哪敢和有气不出的龙安国犟嘴,只在心中暗暗腹诽。

  谁能料到堂堂仙帝出门传达个命令,居然会被血神大人神隐掉?

  难道修炼到了第二步巅峰的仙帝修为,出个门居然还要瞻前顾后、畏畏尾?当然如果早知道会生这种事,确实应该顾虑一二的。

  念及于此,几名龙马太子又有些庆幸。幸好出去传达命令的不是他们,否则被神隐掉的岂不是他们了?

  “对了,这一次其他族群,有几名仙帝愿意给我等助拳,对付白衣阎罗?”龙安国又对这一群下属问道。

  这一问,下面的人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回答。

  最终在龙安国凌厉眼神的逼视下,终于有人受不住压力,将实话说了出来。

  “上一次大人邀请仙帝对付白衣阎罗,共有三十三名仙帝来助阵,限于界河封印,最终只能有寥寥数名仙帝出水助拳。这一次…这一次只有五名仙帝愿意掺和此事。他们、他们都说,大神司的大事在即,不宜为了一个白衣阎罗再动干戈…”

  “哼!他们这是被那宁凡小儿打怕了啊!以为我这一次还会栽在宁凡小儿的手上!短视,短视之极!难道他们不知道,这一次我又借来了定海神针吗!我有两件先天中品法宝在手,便是遇上准圣都可一战,区区宁凡小儿,失了逆天水攻,老夫何惧!杀之取杀鸡!”

  龙安国大怒,怒人心凉薄,有好事便来掺一脚,有危险便各扫门前雪。

  可龙安国也不想想,若是调换身份,他多半也不愿意为了外族之人冒险的。谁不知道如今东天盟军之中,最不能招惹的就是宁凡呢?

  “那五名助拳的道友,还有几日可到?”

  “三日!他们说再给他们三日准备,便可来为大人助拳!”

  “好!这一次我等虽只有十名仙帝出水,但有定海神针在,拿下宁凡应该不难了!通知我族附属族群,大军,可以开始集结了!”

  …

  再擒四名龙马仙帝,宁凡没有立刻混入其他水族,而是继续留在了泰山鱼族,打算响应泰山鱼族的征兵。

  那些龙马太子们恐怕做梦都想不到,他们想要对付的白衣阎罗,并不在凌云关,而是在他们的自家阵营里面潜伏着。

  宁凡的潜伏不无道理。

  对方的依仗,不是定海神针么?他决定藏在龙马太子身后,暗中偷袭,谁持有定海神针,他便偷袭谁,不惜代价抢走此物。

  没了此物,便是敌人仙帝再多,又有何妨!

  水淹一开,群寇皆杀!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