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126章 古妖修为,万古一劫!

第1126章 古妖修为,万古一劫!

  对于任何一个异族族群而言,河底阴沉木矿脉,都是绝对的禁区,是关乎一族兴盛的重要资源。

  天丛鱼族虽是第十一路的小族,根据宁凡测算,却也拥有不下百斤的八亿阴沉木储量。

  这百斤,说的只是八亿年份的阴沉木,不足这个年份的阴沉木,则遍布地底,令人惊叹。

  五到七亿年份的阴沉木,有数万斤之多!

  一到四亿年份的阴沉木,有数百万斤之多!

  一亿年份以下的阴沉木,则化作无数条纵横交错的龙脉,在勾玉城地底分布着,范围覆盖数百里。

  对于万古修士而言,只有年份超过八亿年的阴沉木,才能拿来炼制无量丹,超过的年份越多,阴沉木的品质便也越高。八亿年只是一个基准,实则最好的无量丹素材,应是取十万亿年份以上,炼丹成功率更大。

  此刻,宁凡身处地底矿脉一座囚室之中,囚室四壁布满了木元力逼人的阵法,那些木元力因为浓度过高,甚至在空气当中实质化,化作一条条拇指粗细的墨绿色木龙,在囚室方寸之地上下翻腾。

  那些木龙个头不大,但目光一个个凶戾无比,不时会有一些木龙突然朝宁凡咬过来,以宁凡肉身之强,若不催动护体金光,竟都会被这些木龙咬破皮肉。宁凡神念一扫,发现这些木龙居然是此地数亿年的木元力凝聚而成,顿时释然。几亿年的木气滋养,所造就出的木龙,便是厉害些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那些木龙咬伤囚犯以后,会将囚犯的血肉精华、神通精华炼出,并经过十万年沉积,最终可将囚犯的修为、神通分享给其他人。

  这便是那几个仙尊天丛鱼口中的木龙刑罚了。

  这种刑罚不只天丛鱼族有,几乎没有个族群,都有这种刑罚。当然,想要开启地底矿脉,惩罚囚犯,事先必须得到大神司座下准圣的允许,否则矿脉通道是打不开的。

  “想不到我竟会有这等际遇,直接被关押到勾玉城的地底矿脉。此地阴沉木储量极其庞大,其中,八亿年份以上的阴沉木,可以拿来炼制无量丹,低年份的阴沉木倒无甚大用;至于此地的木龙,乃是矿脉数亿年的木元力所凝聚,若是吞掉,对我木阴阳的修炼大有好处…”

  “唯一麻烦的是,若我拿走这里的八亿阴沉木,吞掉此地木龙,又被其他水路准圣感知到的可能…”

  “吞噬木龙倒也罢了,这些木龙之上并无界河准圣所种禁制,乃是自然成型。我便是吞杀了这些木龙,也无不可。麻烦的是,八亿阴沉木处在此地矿脉大势格局的枢纽位置,牵一发而动全身。若以蛮力取走八亿阴沉木,此地地脉格局,将遭到破坏,发生巨大改变,届时将无法瞒过界河准圣的耳目…”

  宁凡反复沉吟,忽然间,他想到了凡人世界里,一个十分常见的民间游戏——华容道。

  那是一个通过移动棋子,来让主将逃开追兵堵截的小游戏,其中所包含的思维模式,让宁凡目光一亮。

  宁凡将天人法目催动到极致,同时将势字秘催动至极致,此地矿脉大势在他眼中,顿时化作一个又一个的轨道不同、大小不一棋子…

  若无法以蛮力取走位于格局枢纽位置的八亿阴沉木,那么,便通过小范围改动格局,来一点点让八亿阴沉木脱离格局中心…

  这种精细入微操控天地格局的本领,便是一些准圣都很难完美做到,一个不慎,便会破坏此地格局。

  宁凡则不同,他乃是末法时代屈指可数的天人第二境修士,更修有无上绝学势字秘。此事于他而言虽有难度,却也不是什么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一日过去,两日过去,三日过去…

  宁凡以大势为棋,悄然改变着勾玉城地底的大势格局,此事,没有任何人察觉。

  第五日,他从矿脉之中,移动出了第一块八亿阴沉木,偌大一块阴沉木,足足有五斤重。

  第七日,宁凡又移出了四斤八亿阴沉木。

  第九日、第十一日、第十三日…

  一个月过去,宁凡将勾玉城地底八亿阴沉木全部偷出,一共134斤!

  八亿阴沉木到手,炼制无量丹的其他材料,宁凡早已搜集了无数份。只要寻一个九转金丹级别的炼丹师,他便可以得到大批无量丹…

  实际上,这种级别的炼丹师,宁凡抓了不少,都关在香火界里。极丹圣域之中,哪个仙帝手下没有几个金丹级炼丹师?宁凡当日在极丹圣域大肆擒拿仙帝门徒,充当香火奴,其中就有一些人是金丹级炼丹师。

  帝丹级别的炼丹师,倒是没有抓获一个…

  所以如今的宁凡,实际上并不缺人炼丹。当然了,若有可能,他还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双手来炼制无量丹,而不是假手于他人。

  如今的他,已是九转银丹炼丹师,只要更进一步,便有资格炼制无量丹…

  “说起来,我从元丹老儿手中缴获的天地桃枝、桃花、桃果,都还没有使用呢。那些东西,似乎能大幅度提升炼丹师的药魂…”

  宁凡微微沉吟,有了决断,又看了囚室之内上下翻飞的数百只木龙,神通大展之下,将这些木龙尽数擒拿。

  考虑到这些木龙骤然被擒,此地阴沉木的矿脉木气会大幅下降,宁凡又在囚室内布下了一个小规模冲灵阵,效果是将此地矿脉的木气,数十倍的激发出来,乍看之下,勾玉城的木气浓度还和从前一样。当然了,这种激发有着时间限制,即便耗费了不少珍稀仙料,宁凡也只能令冲灵阵运转一二百年。等到冲灵阵失效,此地地脉发生的事情,肯定还是会被那些界河准圣发现的,不过那已经是一二百年后的事情了,暂时是不必担心东窗事发的。

  做完这一切,宁凡闪身进入玄阴界,花了半个多月,才将数百头木龙尽数炼化。

  修为虽说没有增高,但木阴阳的木之道则,却比从前厉害了许多,正一点点朝着真正的掌位靠拢。

  见状,宁凡自是大喜。

  要知道他所修的神妖魔阴阳,虽然具备一定程度的掌位之力,却远远没有真正的掌位应当具备的威力,更没有所谓的掌位虚空。

  把神妖魔阴阳修炼出来,只是第一步,接来下还需要将一个个阴阳全部修炼到掌位境界,届时乱古大帝二十七阴阳的威力,才能真正显现出来,越级轻而易举。

  修成掌位,何其艰难?宁凡自然不可能只吞掉此地数百头木龙,便直接修成掌位的。木阴阳虽然朝着真正的掌位靠近了一些,但其中距离,仍然极远…

  那几名仙尊天丛鱼怕是做梦也想不到,他们拿来惩罚宁凡的木龙,会被宁凡反过来吃掉…

  吞完木龙,宁凡便着手炼化元丹大帝的桃枝、桃花、桃果。

  如此又过了将近一个月时间,宁凡的药魂等级发生了极大改变!原本九转银品的药魂,竟突破了九转金品,甚至朝着帝品药魂迈进了许多。

  这些桃枝、桃花、桃果,是元丹帝耗费毕生心血,栽种天地桃树收获的。他自己舍不得吃,始终留着,以待大用,却不料一生心血,最终便宜了宁凡…

  宁凡本还为自己药魂提升过快感到惊讶,但考虑到这是用了元丹帝一生心血才突破的,便又觉得理所当然了。

  五色蝴蝶的药魂,充满灵性,在玄阴界内翩翩起舞。

  宁凡微微一笑,他知道,自己是时候炼制无量丹,来提升修为了。自己的九转金品药魂因为刚刚突破,境界还十分虚浮,但若是通过炼丹来巩固,想必药魂会很快凝实的。

  …

  眨眼间,三个月过去了。

  宁凡从玄阴界中走出,回到囚室。

  用光了所有八亿阴沉木,他一共炼制了二十炉丹药,每炉三百颗。

  因为药魂虚浮,加之第一次炼制无量丹,宁凡的成功率很难保证,十炉之中,往往只有三四炉可以成功。

  最终收获了两千多颗无量丹。

  只一个仙尊势力的天丛鱼族,便让他白白得到两千颗无量丹,宁凡暗暗猜测,若是仙王、仙帝势力,应该可以得到几万颗无量丹吧…

  普通新晋仙尊,两颗无量丹才能提升一劫法力。

  普通一劫仙尊,四颗无量丹才能提升一劫法力。

  同样数量的无量丹,拿来提升已经万古一劫的古神修为,自然没有拿来提升古妖、古魔来得实在。

  但由于宁凡的神灵废体太过霸道,会抢夺无量丹的药效,宁凡吃了两千多颗无量丹,也只令古妖修为提升了六十多劫的法力。

  古妖修为距离突破万古一劫,还很远呢。

  不过若是宁凡多抢几家,古妖、古魔修为突破万古一劫,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此地八亿阴沉木已被宁凡夺走,自然没有必要再在此地久留。

  矿脉地牢的石门,被准圣禁制封印着。想要离开地牢,只有两个办法:要么打碎禁制,直接出去;要么由外面的人焚香祷告,请示界河准圣,由准圣跨域开启禁制。

  宁凡当然不会傻到打破此地准圣禁制离开的。

  若他想离开,自然有人会帮他请示准圣,打开牢门的。

  当日他被三名仙尊天丛鱼关押进入矿脉地牢以前,曾暗中对三名仙尊天丛鱼种下幻术。

  那幻术不会立刻发动,会在宁凡需要的时候才发动。

  “好了,三个幻术仆从,该你们出场,给我打开牢门了!”

  宁凡左目妖芒一闪,跨域催动了幻术。

  一瞬间,原本在各自洞府闭关修炼的三只仙尊天丛鱼,皆是识海一痛,继而双目茫然,喃喃自语道,

  “要帮主人打开牢门,要帮主人打开牢门…”

  再之后,所有天丛鱼族人无法理解的一幕,发生了。

  之前被三名仙尊大人关入地底的宁凡,竟然又被放出来了…

  且放出来还不算,三名仙尊大人更是将天丛圣卷的第四、第五、第六卷内容,通通传授给了宁凡。

  而后,又给宁凡下达了一个秘密任务,让宁凡隐藏身份,离开勾玉城,去秘密完成任务。

  所谓的秘密任务,当然只是用来骗人的把戏,不过是宁凡名正言顺离开勾玉城的理由罢了。

  在所有天丛鱼族人震惊的目光中,三名仙尊大人从族内宝库中取出了无数珍宝,交到了宁凡手上。

  理由是此次秘密任务过于凶险,需要给宁凡提供更多物资,才能保证任务成功…

  直到宁凡卷走了天丛鱼族巨大多数珍贵物资,光明正大离开勾玉城,也没人知道,三名仙尊大人口中的秘密任务,究竟是什么。

  至于中了幻术的三名仙尊天丛鱼,则压根意识不到自己中了幻术。宁凡的幻术,只在关于他自己的问题上,扭曲了三名仙尊天丛鱼的认知,关于其他的事物的认知,则没有半点改变。

  如此一来,三名仙尊天丛鱼放走宁凡之后,仍旧如从前一般悠闲生活,完全不觉得有任何异常。

  幻术,有时候真的很好用。

  …

  第六水路,异族巢穴深处。

  这是通过北天的水路,是异族重兵把守的水路。无人知,令无数东界河异族顶礼膜拜的大神司,此刻就在第六路水域。

  那是一个手持偃月刀的长髯老者,头上长着花白的蛇发,双眼是紫色的重瞳。他周身透着二阶准圣的庞大威压,在他的下方,坐着五名一阶准圣,皆是异族之中威名赫赫的人物,与普通异族不同,这些异族准圣皆化作人形修炼,一个个气息浩瀚无涯。

  在大神司与五名准圣面前,普通仙帝根本没有资格落座,只能站着议事。

  每隔半个月,大神司才会露面一次,处理事务。如今界河十二条水路,都爆发着小规模地战争,不时有战报传回,积压在那里,等待着大神司来裁决。

  “报!第五水路的紫林关,于三日前被攻破了!第八路的海龙关,于四日前被攻破,第…”

  “无妨,关隘失守,只是小事,一切都还在计划中,老夫时间有限,这种情报不必说了。”大神司不以为意道。

  “报!龙马大太子龙安国,日前从十一路赶来,要借大神司的定海神针,已在神殿外候了七日。”

  “又要借宝?”大神司微微皱眉,不悦道,“他前段时间,不是刚刚借走了老夫的斩缘之剑、诅咒葫芦吗,怎得又借定海神针?”

  “回大神司的话,据说那个祸乱十一水路的白衣阎罗,难缠异常,以一件先天中品的水行至宝,破了龙安国等十多个仙帝的埋伏。故而龙安国才再度前来,借取定海神针,以抗衡对方的水行至宝。便是阿芙洛大人,都被那白衣阎罗擒走了,如今下落不明。”

  “哦?区区万古仙尊,竟身怀先天中品至宝,且连半步准圣的阿芙洛都擒走了?”大神司明显有了几分动容。

  “听说是用了魅术…”下人解释道。

  “原来是魅术,那便没什么好在意了。不过这白衣阎罗还真是胆大包天,先是打碎老夫用于祭海的河图镜,令老夫计划延迟,又擒拿了作为祭品一员的阿芙洛。好在阿芙洛修的是鲛人真灵,那白衣阎罗仙尊修为,杀不了阿芙洛。祭品不容有失,既然这龙安国要借定海神针,便借给他吧。告诉龙安国,老夫对那小子的水行至宝很感兴趣,此物,可作为他两度借宝的利息。”

  “是,属下这就将大神司的法旨,传达给龙安国。”

  “报!十一路的天丛鱼族,请求放掉矿脉囚牢的犯人,听说对方已经服软…”

  “怎么搞的!这天丛鱼族说关人便关人,说放人便放人,当老夫定下的律法是儿戏么!”大神司明显不悦,略略沉吟后,还是道,

  “以后这种小事,不要禀报老夫了!尔等自行处理!老夫每日与紫斗仙皇的封印搏杀,已是心力交瘁,没有闲心理会这等琐事!通告十二路水域,老夫已解开了各水路的地底阵法封印,各族族长可凭自身意志开关地牢禁制!好了!若无其他事情,老夫要去休息了!”

  大神司的新命令,很快传遍东界河全境。

  当宁凡扮成一只将臣鱼,如法炮制潜入将臣族时,恰好听到一旁的将臣鱼谈论着这一命令。

  “以后各族的矿脉地牢开启,不必通知界河准圣了?”

  宁凡一诧,喜忧参半。

  喜的是若此事无须通知界河准圣,则他行事之时,无疑更加方便。

  忧的是这个命令背后透出的深意,是异族的高层没工夫处理各族琐事了。

  恐怕异族图谋东天的计划,已进行到了关键时刻,故而才没有功夫理会各族琐事。

  不管了,先偷走将臣鱼族的阴沉木再说。

  将臣鱼族同样是一个仙尊势力,不过这里的八亿阴沉木储量,足足有二百多斤,比天丛鱼族要多。

  宁凡混入将臣鱼族已数日,这一日,将臣鱼族的族长正在水街上出巡,宁凡忽然挡在将臣鱼族长前方,双目妖芒一闪。

  那将臣鱼族长不过仙尊修为,哪里挡得住宁凡的幻术,双目一阵迷茫后,忽然面露愠色,对宁凡怒道,

  “哪里来的小鱼,竟敢挡本族长大驾,不想活了么!来人,取本族长令牌,开启矿脉地牢之门,将这狂徒关入其中,以木龙刑罚杀死!”

  “是!”

  左右顿时走出几个直立行走、面容僵硬的将臣鱼,将宁凡押走,关入了族内矿脉地牢。

  周围看热闹的将臣鱼,或是嘲笑,或是感叹,都觉得宁凡被关入矿脉地牢是死路一条。

  却不知,这一切,是宁凡主动求来的结果。

  两个月后,将臣鱼族的阴沉木被宁凡洗劫一空,却无人知,同样被洗劫的,还有地底沉积了数亿年的木元力,所凝聚的数百条木龙。

  当宁凡再度被放出事,将臣鱼族长和天丛鱼仙尊们一样,给宁凡了许许多多族内物资,派遣宁凡离开了将臣鱼族。

  又数月过去,宁凡盗空了精绝鱼族。

  又数月,泰山鱼族也步了前面几族的后尘。

  宁凡的木阴阳越来越厉害,但距离真正的掌位仍然极远。

  宁凡的无量丹炼制手法越来越纯熟,十炉已经能成功六七炉了。

  宁凡的古妖修为越来越高,离开泰山鱼时,他已先后服食了两万多枚无量丹,古妖修为终于水到渠成突破到万古一劫!

  量劫仍然威能恐怖,但宁凡还是从容渡过了。

  诸事都还算顺利,唯一不顺的,大概要数天勾玉的修炼了。

  天勾玉到了第四卷,修炼难度竟是第三卷的十倍不止,如此一来,宁凡即便有鲛人泪帮助,也很难在短时间内修成第四卷,索性暂时将天勾玉的修炼放下。

  这一日,宁凡洗劫完泰山鱼族,正准备借故离开此族,忽有冲天龙吟马嘶之声,从天而降,传遍整个泰山鱼族。

  五劫仙王修为的泰山鱼族长,立刻带领族人,诚惶诚恐地出门迎接。若他没有感知错,来人,应该是龙马一族的大人物,那可不是小小的泰山鱼族可以得罪的。

  宁凡躲藏在泰山鱼族的迎接队伍之中,目光微微一怔。

  若他没有感知错,来人,似乎是某个龙马仙帝。

  果不其然,来人是龙马十六太子中的十二太子,此次前来泰山鱼族,是来强制征兵的!

  “我龙马一族,即将大举出水,血洗凌云关,杀白衣阎罗。尔等泰山鱼族,自古便是我龙马族附属,此战,尔等须遣十万精兵参战,不得有误!”

  “是是是,小人定然倾一族精兵,协助大人捉拿白衣阎罗,报仇雪恨!”泰山鱼族长诚惶诚恐道。

  现如今,十一水路之中,谁人不知龙马族与宁凡的恩怨。十六名龙马太子,竟有七名被宁凡所擒,此仇不共戴天。在泰山鱼族长看来,这一次龙马太子们肯定又借到厉害法宝,来对付宁凡了。

  无人知,被龙马太子们嫉恨的宁凡,此刻就在眼皮子底下,优哉游哉游水呢。

  那龙马十二太子不过是一名六劫仙帝,哪里识得破宁凡的隐藏。他奉大哥的命令,来给依附龙马族的十多个中型族群传达征兵令。泰山鱼族只是其中之一,此地命令已经传达,他不打算久留,立刻离去,赶往下一个附属族了。

  直到龙马十二太子离去许久,泰山鱼族的强者才敢叹息、抱怨。

  谁都知道白衣阎罗有多么可怕,作为附属族群参战,命运等同于炮灰。那么多仙帝都奈何不了宁凡一人,他们这等仙王族群便是派出百万精兵,又有何用?

  一时间,泰山鱼族有如阴云笼罩。

  宁凡却是目光连闪,不知在计划着什么。

  说起来,前来传达征兵令的龙马十二太子,似乎落单了呢…

  宁凡微微冷笑,悄无声息地游出了泰山鱼族,朝着龙马十二太子离去的方向悄悄追去。

  龙马太子们大举征兵对付他,怕是已经借到了传说中的定海神针。战端若是再开,宁凡没有自信能再度从容战败十数名异族仙帝。

  先下手为强,他决定在大战开始前,先猎杀几个落单传令的龙马仙帝,来减少敌人的数量。此举有可能暴露在他水下的身份,但好处也是十分明显的。那些龙马仙帝疏于防范,怕是做梦都想不到,宁凡居然敢跑到水下搅风搅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