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122章 念如瀑布,古神一劫

第1122章 念如瀑布,古神一劫

  宁凡暂时没有功夫理会那些俘虏。

  至于战利品…

  绝大多数的异族都不使用法宝,且异族很少佩戴储物袋出行,绝大多数的家资都藏在各自的河底洞府。如此一来,这一战宁凡击杀虽然不少,缴获却并没有多少。

  擒拿龙马十六太子,宁凡没有缴获先天法宝,但却将对方的先天龙火吞掉了

  擒拿阿芙洛,宁凡倒还没来得及搜她的身,她那金弓,似乎藏在丹田之内,或许会是一件不错的法宝…

  擒拿元丹帝,宁凡除了白赚一个特大号丹药,更获得了元丹帝的储物袋。

  身为东天修士的一员,元丹帝保留着东天修士的习惯,出行佩戴着储物袋,白白便宜了宁凡。

  元丹帝的实力,宁凡看不上眼。

  但元丹帝的储物袋,竟然出乎意料的丰富!

  :古天庭的遗宝,先天下品,半损毁状态,威能十不余一。此物正是之前元丹帝拿来偷袭宁凡的宝贝。据此宝自称,元丹大帝只是它的第二任主子,它的第一任主子,是古天庭曾经的主人——天帝。

  :半损毁先天下品法宝,威能十不余一。此宝自称曾是封魔巅魔主墨重大帝的佩剑。

  :暗器类先天法宝,半损毁,威能十不余一。此宝自称曾是暗族老祖暗元辰的暗器,因为一些缘由,被暗族赏赐给了元丹帝。

  :此骨自称是祖龙烛离的残骨之一,灵性已失,无甚用处…

  :此精血自称是远古大妖苍鸾的血,灵性已失…

  :此物即便不使用万物沟通,宁凡也认识,此物是当年森罗交给元丹帝的东西。

  :貌似是某个名叫虫獬的远古大魔,死后遗留的触角,看起来有些污秽,灵性已失…

  :一种十分的九转金丹,可以让修士短时间***获得飘飘欲仙的快乐,忘记一切烦恼…

  有着万物沟通的便利,宁凡可以直接和死物聊天,获取大量情报。

  让宁凡意外是,元丹帝区区一个七劫仙帝,竟身怀如此丰富的收藏。虽说不少法宝都是半损毁,不杀修真材料都是迷之废料,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历未免也太广了吧?

  看到那把半损毁封魔剑,宁凡就想起当年森罗向元丹帝借取封魔榜的事情。这两件东西可都是封魔巅的宝贝,元丹帝和封魔巅关系似乎不浅啊…

  天帝的破气针残宝在元丹帝手中,储物袋中又有暗元辰的赏赐…宁凡想起了在暗族与天帝尸身一战的事情,这元丹帝,果然也和暗族关系匪浅…

  至于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让宁凡大开眼界的同时,也让宁凡相当无语。

  元丹帝搜集东西,貌似只看东西的来头大小,只要有来头,不管有没有用处都会收藏啊…似乎是一个收藏爱好者?

  可惜这些收藏从今天起,都归宁凡了。

  当然,元丹帝的收藏也并非全部都是垃圾,好东西当然也有。

  两道!这是元丹帝耗费无数年心血,才收集到的东西,一直舍不得用,如今便宜了宁凡。

  宁凡暗暗寻思,如今的他已无需拿始气作为底牌,倒是可以直接吞噬始气,提升修为。炼化无量丹只是万古修士的普通修炼方式,始气是少数几种可以大幅提升万古修士修为的宝贝…

  一百根,三十三片,八个,一棵!

  桃枝也好,桃花也好,桃果也好,实际上都是天地桃树生长过程当中,孕育出的产物,吞食炼化的话,可大幅提升修士药魂,亦可拿来炼制至木法宝。

  天地桃树才是最珍贵的东西,乃是与七宝妙树齐名的神树,经过元丹帝的多年祭炼,虽非法宝,却已具备了堪比先天下品法宝的威能!

  此树和七宝妙树一样,潜力很大,只要培养得当,便是充当圣人的护身法宝都不弱的!

  宁凡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天地桃树种入神农百草园,和七宝妙树比邻而居。

  一个!

  此物是元丹帝拿来引诱宁凡的宝贝,擒下了元丹帝,此宝自然归了宁凡。

  “不知此宝会不会是气血葫芦…”宁凡催动体内神血,去感知此葫芦,数息之后,露出失望之色。

  太可惜了,此宝并不是气血葫芦。

  这是意料中的结果,气血葫芦哪有那么好找?因为早就有心理准备了,宁凡虽说失望,却也只感叹了片刻,便恢复如常了。

  此宝虽说不是气血葫芦,却也是一件难得一遇的先天下品法宝,拥有着颇为强大的诅咒之力;若是擅长诅术的人装备此葫芦,可令诅术威力加倍…

  宁凡脑海之中,忽然浮现出乌老八的丑脸。

  乌老八的黑运,诅咒效果已经很强了,若是此宝送给乌老八,令乌老八诅咒威力加倍…嗯,此物倒是有用,如此,便不适合拿来充当焚炼材料了。

  略略整理了战利品,宁凡看着茫茫河水,有些发愁。

  他的战舟被异族强者打烂了。

  界河的磁力很强,便是仙帝的神念,也无法在此地散开太远,若无战舟代步,强如仙帝,也要在界河寸步难行。

  “幸好我卜道略略精进,如今倒是堪堪足够使用搜宝罗盘,来定位界河的天地方位。有搜宝罗盘在,我纵然失去战舟,也能在界河之上勉强行走…”

  “那些异族强者被我打退,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卷土重来,自寻死路的。他们多半会先想办法克制我的水淹一界瓶,稳妥之后,再来报复。一时半刻间,我倒不必担心那些异族仙帝追来,不过倘若那些异族异日再来,必定有所依仗…再想要凭借水淹瓶取胜,怕是…很难!”

  宁凡正自沉吟,忽然目光微变!

  忽有一道阴测测的女子笑声,从其识海深处传来,诡异到发指!

  “小贼,你大意了!被我侵入识海竟不自知,哈哈哈!威震东天的乱古传人,不过如此!”

  宁凡略一感知识海,顿时目光一沉。

  此刻,他的天灵识海当中,竟有一个和微尘差不多大小的黑衣女子!

  这微尘女子是何时侵入他识海的?他竟半点也没有感知到!这可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了,要知道他的感知力,和准圣相比也不弱多少的。这个微尘女子既能侵入到他的识海里面,便也能侵入到稍弱的准圣识海之中…好生厉害的女人,他竟对此女闻所未闻!

  “你是谁!为何侵入我的识海!”

  宁凡虽惊不乱。

  这个微尘女子虽然潜行能力很强,但修为似乎很低——毕竟也就一粒灰的个头,能厉害到哪儿去?

  若是普通仙帝被此女侵入识海,多半要手忙脚乱的,毕竟强如仙帝,识海也是脆弱之地。

  可宁凡不同。

  他的神灵识海,早已打造成铁桶一片,便是直接承受十二涅法宝的攻击,识海都未必会受伤。区区一粒灰渣子,就算吹进了他的识海,又有何妨?伤不到他识海半分!

  “你问我是谁?咯咯,听好了,我名为阴姬,是天地间独一无二的灰尘仙。因与元丹帝有过约定,故而甘执弟子礼,供其驱策!你太可恨了,竟敢暗算元丹前辈,将他擒拿!识相的,速速放了元丹前辈,我便也饶你一命!否则,哼,本姑娘定要将你识海摧毁,教你识海崩溃而亡!”灰尘女子威胁道。

  此女是元丹老儿的人?宁凡闻言微诧。

  想不到元丹老头本身实力不行,手下之中,倒是有个不错的苗子,竟能神不知鬼不觉侵入到他的识海,末法时代怕是找不出第二个了。便是准圣、远古大修也休想办到此事,毕竟感知一道,向来都是宁凡的强项啊,若他保持警戒,准圣也无法潜行近身。

  “你在威胁我。你可知,我最不喜旁人威胁。”宁凡淡漠道,此女虽然本领奇异,但若是敌人的话,他也不会手下留情。

  “哼!少废话,你只说,放不放元丹前辈,若不放人,我可就真的动手了!”见宁凡不为所动,女子怒道。

  “你想动手,便动一动试试。”

  “哼!这可是你逼我的,姑奶奶本不欲杀生,既然你执意找死,姑奶奶便送你一程…太古阴念刺!”

  微尘女子将一身阴气凝聚成一根细针,朝着宁凡识海猛地刺下。

  她修为不高,但这一刺却是颇为了得,除非是那种精修过识海的仙帝,否则强如仙帝,都要被她一刺而伤的。

  可惜,这一刺却刺不透宁凡识海半分…

  “不、不可能!你只是万古仙尊,识海怎会坚固到如此程度,你…”女子面色剧变。

  莫说是万古仙尊,便是仙帝当中,又有几人,识海硬度能和宁凡相比!

  此人,简直就是怪物!

  “你刺也刺过了,现在轮到我了…”

  宁凡一催乱世紫霞,在识海内一扫,轻易便把灰尘女子弄晕,扫出识海,擒了下来。

  看着掌心灰尘大小的黑衣女子,宁凡不得不感叹造物神奇。也多亏了他目力惊人,等闲修士,怕是根本看不清这等大小的存在,他却看得无比清晰。

  这是一个极为美艳的女子,虽然…只有灰尘大小。

  此女体型极小,却并不是通过神通缩小了身体,而是天生如此!

  若宁凡的天人目力没有看错,此女乃是灰尘得道;灰尘的种类,则是炼丹失败之后遗留下的丹灰…

  此女能够神不知鬼不觉潜入宁凡识海,单论潜行能力,整个东天,她怕是能排第一的!

  当然,就是实力有些低了,即便侵入宁凡识海,也伤不到宁凡半分。但…若此女侵入的是其他仙帝识海,纵然远不足以击杀仙帝,怕也能令仙帝识海受创的…

  此女若是用得好了,不异于一大杀器,便是准圣一个不慎,也要中招…

  宁凡神通一催,将这微尘女子唤醒,淡漠道,

  “元丹老儿的珍藏,都归我了。你,自然也归我。阴姬是么,从今日起,你便是我宁凡的仆人。当然,宁某从不强人所难,若你执意不降,宁某敬你忠贞,却也会送你一死的。”

  黑衣女子陷入了空前的挣扎。

  她与元丹帝有过约定,要替元丹帝效忠一生,以此要求对方为她做一件事情。

  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元丹帝似乎从来没将她的请求放在心上,这让她极为失望,却又从不肯主动背弃约定。

  她是一个极重承诺的人,但如今大难临头,她难免有些怨恨元丹帝了。

  倘若元丹帝完成约定,帮她提升修为,她今日绝对能够刺穿宁凡识海,击杀宁凡的,也不至于被宁凡擒拿,狼狈等死了。

  降,还是不降?

  人谁不惜命,若是为了值得的人,她也愿意效死,但,元丹帝真的值得她效死么…

  “元丹前辈答应过我一件事,但他并没有履行约定。若你答应我一件事,我…我愿意降你…”

  “什么事?”宁凡是真心想要收复这个奇异女子,故而对于提条件的行为,倒是没有动怒。

  “你、你…”女子似乎有些羞于启齿,一咬牙,忍着面红耳赤,说出了心中所想,“我要你帮我找一个人!”

  找人?

  “你想找什么人?”

  “我不知他是谁,不知道他是何模样,甚至不知道他是男是女。不过,我记得他眼泪的味道,独一无二,很苦,很苦,比迦南苦海还要苦涩一万倍…他曾一滴泪将我点化,由一粒香灰修出灵识,我、我必须要报答他!”

  为了报恩?故而寻人?宁凡微微一笑,此女有此心性,他倒是颇为喜欢的。

  转而又有些头疼了。

  这灰尘女子反复说要找人,但可惜,却连自己要找的人是男是女,是人是妖都搞不清。

  她并没有见过那个想要找到的人。

  只记得那人眼泪的味道,被那人一滴泪点化,化为人形。

  只有这点情报,要如何寻人?宁凡微微一叹,他虽然很想收复这个灰尘女子,但他真的找不到对方要找的人。

  “抱歉,你给的情报太少,单凭眼泪的味道…我怕是找不到你想找的人。”

  “是…是么…果然找不到是么…你比元丹前辈厉害那么多,都没有信心找到,元丹前辈却一口咬定,能为我找到此人。他果然只是在骗我,想要让我白白为他效力…”灰尘女子大为失望,她都快忘了自己寻找那人多少年了,真是漫长的旅途呢。她真的好想找到那个点化她的人,好好说一声谢谢。

  那个眼泪比迦南苦海还苦的人,如今在哪里呢,又或者,早已湮灭于漫长的岁月了…

  “你再考虑考虑,要不要换一个要求,臣服于我,我给你时间考虑。”

  言罢,宁凡随手将此女放入识海之中,打算养鱼一般,将此女养在识海汪洋之内。

  “你竟如此信任我,愿意让我住进你的识海?”灰尘女子顿时感动到无以复加。

  为元丹大帝卖命之时,对方可从不肯让自己进入识海的。可她的修炼,偏偏需要住人他人识海才可…

  宁凡一笑,没有回答。

  这是信任,可宁凡信任的并不是灰尘女子,而是自己的实力。他自信便是放此女进识海,对方也无法伤他识海半分,更无法窥他半点记忆。

  当然此事宁凡不会和灰尘女子解释。

  他乐得让灰尘女子误会他的信任,并因此逐渐生出效忠之心。

  若能真正令此女归心,收服此女,日后便是对上准圣,宁凡也能凭借此女,稍稍伤害一下准圣识海。关键时候来这么一下,绝对妙用无穷…

  解决掉阴姬这个小小插曲之后,宁凡没有在此地久留,而是催动搜宝罗盘,定了天地方位,无视磁力阻碍,一路朝凌云关飞回。

  战舟的速度,哪能和宁凡本人速度相比?去时数个时辰的航行,归来时只花了一炷香不到。

  见宁凡竟没有使用战舟,便能在界河自如行动,所有留在凌云关的守关修士都震惊了。

  当然更震惊的事情还在后面:与宁凡同行寻宝的元丹帝,竟然被宁凡干掉了!

  此生宁凡没有瞒而不报的打算,平白失踪一个仙帝,旁人怎可能不过问,倒不如他先开口解释一番,免生误会。

  宁凡将擒拿元丹帝的始末,公布了出来,并上告给了太渊渡口。

  为了证明自己是迫不得已,才对元丹帝下了狠手,宁凡更是罗列了大量玉简录影,尽数传回太渊渡。证据确凿之下,所有人都知道宁凡是出于自卫,才干掉了元丹帝,自然不会有人因此而怪罪宁凡。旁人只会恼怒元丹帝背叛盟约,与异族勾结,背叛东天。

  大敌当前,谁愿意己方出现叛徒呢?

  元丹帝的门徒,皆被拿下,据查证,这些人同样参与了元丹叛谋,此事让苍帝等人无法容忍,群情激愤之下,这些人被愤怒的东天修士通通处死了。

  而当宁凡再擒两名异族仙帝的事迹渐渐传开,整个界河陷入一片震动,宁凡的名声更响亮了!

  这还是宁凡没有透露被擒拿的两名异族仙帝当中,有一个九劫仙帝的缘故。若是世人知道宁凡连九劫仙帝都擒回了一个,怕是要直接怀疑人生。

  正所谓过犹不及,宁凡不想轰动太过。且他又不是公平对决拿下阿芙洛的,靠的是取巧。

  并没有什么好夸耀的。

  处理完琐事,宁凡通知凌云关全关修士,他要闭关了,旁人若是无事,不要打搅他。

  闭关第一天,宁凡便将元丹帝审问了一番,更对其搜魂取忆。没人知道,宁凡撬开了元丹帝的嘴巴以后,都知道了什么事情。

  闭关第二天,灰尘女子阴姬给出了答复,她愿意归顺宁凡,条件换了一个,那就是可以喊宁凡主人,但不愿意被宁凡种下奴禁。

  宁凡也没有那个本事,给灰尘大小的女子种下奴禁…奴禁禁制太过复杂,给阴姬种奴禁,不异于在一粒灰尘之上,画一幅万里山河图。

  微观到那种程度,便是宁凡也无法操控法力,布下那等细致入微的禁制。

  好在宁凡的窃言术能观察人心,深知阴姬是个一诺千金的女子,答应归顺,便不会反悔;便是反悔,宁凡也有信心制服此女,没什么好担心的。

  当此女真正归顺宁凡后,便意味着她与从前的主子元丹大帝没有任何关系了。

  故而当宁凡决定灭杀元丹帝时,阴姬虽有些不忍,却没有为元丹帝求情。她信佛,而佛法讲究因果循环,元丹帝这是咎由自取,她自然明白。

  元丹帝的本体,并不是无量丹,亦非其他有益于提升修为的丹药,这让宁凡颇感失望。

  元丹帝的本体,是一种名为的丹药。搜过元丹帝记忆,宁凡得知,元丹帝本是南药圣生前炼制的仙念丹,南药圣死后多年,仙念丹异变,化为丹魔,方有了元丹帝此人。

  仙念丹只是九转金丹,但随着元丹帝一路修行,修为不断提升,此丹药的品阶,早已非当年可比。

  早已进阶为九转帝丹,且还是那种半步踏入十转祖丹级别的帝丹!

  药力之强,便是宁凡也要动容!

  宁凡将元丹帝的灵识灭杀后,又祭炼了一番,终于将此丹炼化入体。随着药力在体内化开,宁凡的神念修为开始暴涨!

  而后,再次获得了冲击万古四念境的契机!

  万古修士的神念修行有四大境界,一个比一个高深,最低的一个门槛,名为——!

  再度冲击瀑布境神念,宁凡不可避免地,想起了屠皇。

  他想起了当年和屠皇一同分食古佛道果,想起了当年冲击瀑布境神念得一幕幕。

  屠皇言犹在耳,宁凡神情一黯,转而静下心,扫去杂念,专心突破。

  如此关键的时刻走神,是很危险的事情,宁凡不敢有任何疏忽大意。

  当年第一次冲击瀑布境神念,宁凡以失败告终。

  今日是第二次,这一次,宁凡有绝对的自信,自己会成功,因为自己直接吞掉了一颗七劫仙帝修为的大号仙念丹!

  会成功!

  这一次,一定会成功!

  青灵,你看着,这一次,我会成功!

  身处宁凡识海汪洋的阴姬,亲眼目睹了宁凡识海破碎重组的全部过程。

  她看到宁凡的神念细丝不断壮大,逐渐化作瀑布洪流!

  她看到宁凡的神念修为突兀暴涨,短短半日过去,神念竟增强到从前的十倍不止!

  吼!

  宁凡一声长啸,浩瀚的神念威压,从闭关之地传开,朝整个凌云关散去。

  那等神念威压,已浑然不似仙尊能够拥有,已比绝大多数仙王更加强悍!

  仙念丹的庞大药力,令宁凡突破了瀑布境神奶奶,神念暴涨十倍,但,这还不是终点!

  仙念丹的药力,仅仅用掉了一半不到,余下的药力,继续增加着宁凡的神念修为,使得宁凡神念修为由刚突破瀑布境的虚浮,渐渐稳固,继而…开始一点点朝着四念境的下一个境界迈入!

  万古四念境,第一重境界是念如瀑布,第二重境界是念如溪流。

  宁凡的神念越来越强,渐渐的,开始超出仙王范畴,达到了普通六劫仙帝的高度!

  他开始仗着神念强大,冲击溪流境神念,不过这一次,失败了。

  一次失败,两次失败…失败过数次后,宁凡放弃了此事,他知道,此刻自己神念修为尚缺准备,除非再有一两颗大号仙念丹,否则休想成功突破溪流境神念…

  “可惜了,似元丹帝这般美味的仙念丹,普天之下怕是找不出第二颗了…”

  宁凡遗憾道。

  感受着比从前强横了二十倍不止的神念,宁凡满意一笑。

  从前他神念尚弱,便能仗着雨术,感知不弱准圣太多。如今神念大涨,他的感知力自是大增,怕是比一些一阶准圣都要敏锐。

  神念大增之下,他的修为虽说没有增加,但战斗力、法力损耗、神通细节等诸多方面,都有了不小提升。

  吞掉元丹帝本体,宁凡继而又炼化掉了元丹帝的两道始气。

  宁凡神灵身躯极强,便是直接炼化始气,都没有太大难度,炼化速度更是无比惊人。

  两道始气下去,宁凡的古神修为,狂增数百劫法力,达到了千劫门槛,并引下了宁凡突破万古仙尊一来,第一次量劫。

  若渡劫成功,则可成就万古一劫古神修为!

  兴许是因为宁凡修了神灵道的缘故,明明只是一劫量劫而已,他的量劫威能,竟比其他人的五劫量劫还要恐怖!

  当漫天红云出现在凌云关上空,当一道道足以打伤五劫仙王的粗壮红雷从天轰落,举关惊动。

  天劫的方向,锁定着宁凡的闭关之地,毫无疑问,宁凡的修为突破了!

  世人皆知,宁凡在东天崛起的速度极快,从一个第一步修士,修到新晋仙尊境,根本没有多长时间。

  这才过去了多久,宁凡竟又要成为一劫仙尊了,怎能不让人吃惊,这等修炼速度,未免也太吓人了。那些花费几百万年都摸不到一劫瓶颈的新晋仙尊,真的该找块豆腐撞死了!

  更吓人的,是这天劫的威能,这是一劫量劫?威能怎会如此恐怖,成百上千道天劫攻击降下,每一击都能打伤五劫仙王,说是毁天灭地都不为过的。

  这等威力的天劫,足以轰杀一切万古仙尊了,但对于宁凡而言,不过是挠痒痒的攻击罢了。

  宁凡直接开了万古真身,腾空而起,将漫天劫云打碎,前后连十息都没用到,就度过了一劫量劫。

  至此,突破结束!

  古魔修为,新晋仙尊。

  古妖修为,新晋仙尊。

  劫血修为,真血三星。

  古神修为…万古第一劫!

  “这界河河底,有数之不尽的八亿阴沉木,可炼制大批无量丹。若能得到这些阴沉木,我还可以变得更强。倘若异族真的克制住我的水淹瓶,凭我如今的修为,再被十数名仙帝围攻,绝无胜算…”

  宁凡目光望向渺渺水域,有了决断。

  如今她神念大涨,界河的磁力对他神念虽然仍有干扰,却不似从前那般干扰严重了。

  或许,是时候冒险往这河底走一趟了,反正躲在水面,终究也是危险,倒不如反其道而行之…

  当然若真的潜入河底,一些必要的伪装还是需要的,宁凡绝对不会傻到以东天修士的身份,大大咧咧潜入水底世界。

  “本将有事外出,尔等守在关内,倘若有异族仙帝来攻,立刻通知我,我会在极短时间内赶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