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115章 六十四卦避火诀

第1115章 六十四卦避火诀

  收复水月关后,宁凡没有立刻前往收复下一座关隘,而是暂时留在了水月关之内。

  之前在水月关戍守修士,早已被阴马族吃了个干净,只剩碎骨遍地,杂草萋萋,说不出的荒凉。

  关隘上下,放眼望去,有不下百万的虫卵。这里已在沦陷的数月之中,被异族构建成了一个虫卵巢穴。

  这些虫卵,每一个都可孵化出大量的幼生期阴马族。有命仙修士一个不慎,打破了虫卵,结果虫卵内直接爬出了数万蚂蚁大小的墨绿小虫,将那倒霉的命仙修士当场分食,眨眼间便吃得只剩白骨了,旁人想要出手相救都来不及…

  这些阴马族幼虫并不难杀,毕竟只是幼生期,强不到哪里去。普通命仙修士随手使个法术,都能造成批量杀伤。

  让众人心惊的,是这些幼虫的数量!

  一个巨卵,可孵化数万幼虫;整个水月关,有不下百万的巨卵…

  倘若关中巨卵全部孵化,可诞生出多少幼虫?

  倘若这些幼虫幸运存活,全部长大,又可造就多少异族强者?

  难怪异族总给人一种杀之不尽的感觉,单论这繁殖能力,便有些恐怖了…

  宁凡不打算给这些阴马族幼虫孵化、长大的机会,故而入关第一件事,就是敛葬关内四处散乱的修士白骨,并焚灭关内所有虫卵。

  待清理掉所有虫卵,宁凡又令手下人重建水月关,修砌塌陷的城墙,复原损毁的阵法,并重新构建水月关与太渊渡之间的阵法连接。

  大量的工作需要时间来完成,宁凡估摸着,自己起码还得在这水月关呆上数日,才可启程前往下一处关隘。

  好在这些重建工作,并不需要宁凡亲手去办,自有他带来的那些属下处理。他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便是在水月关阵法未复以前,守卫此关!

  宁凡盘膝于水月关上空,坐于云上,偶尔有零星异族破水而来,皆被他随手一道逆海剑光,尽数灭杀。

  血水流入关隘四面的河水,将河水染得腥红。

  待剿灭了侵扰的异族,宁凡会随手将有些异族中的强者元神、妖魂,抛入炼神鼎,炼成万灵血服食。

  感悟之余,宁凡偶尔也会从玄阴界内召出日月、星辰二碑,这是乱古大帝遗留在玄阴界内的先天法宝,早在宁凡等待暗族报复的数十年之中,正式完成认主。

  日月碑、星辰碑都是下品先天法宝,但若是双碑合击,威能甚至可以和一些厉害的中品先天法宝相媲美。

  算是宁凡获得的第三件先天中品法宝了。

  水淹一界瓶杀伤力恐怖,但因为是无差别杀伤,在一些有大批同伴随行的场合,并不适合使用。

  太古雷鼎神通一开,连仙帝的双目都可刺瞎,神念都可碾碎,可同样属于是无差别范围杀伤,很多场合都不适合使用。

  反而是日月星辰碑,属于是那种单体杀伤的法宝,更适合在此时此地使用。

  以宁凡如今修为,正式认主日月星辰碑,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这二碑之内,糅合了乱古大帝的神通,杀人之后,可夺人神通。

  采补女子,可夺人神通。

  碑杀修士,亦可夺人神通。

  实际上,乱古大帝的绝学当中,都含有虚空夺道的奥义。境界越高,宁凡便越能感受到乱古大帝的惊才绝艳。

  对于虚空夺道,宁凡十分感兴趣。乱古大帝曾说宁凡可以通过感悟日月星辰碑,自行领悟虚空夺道,这一点,倒是没有欺骗宁凡。这些年宁凡感悟日月星辰碑的时间不在少数,对于虚空夺道这一逆天神通,心得越来越多。

  人行走于世,一定会留下足迹的。

  走在泥泞沙滩、灰尘白雪上,会留下足迹,走在岩石钢铁之上,同样会留下足迹。

  有的足迹,目力可以捕捉,有的则看不到。

  但看不到,并不代表不存在。

  修士修道,亦是如此。学过的法术神通,首先会在识海当中留下记忆,同样的,也会在身体当中,留下血肉记忆。

  虚空夺道之所以可以通过杀戮来夺取法术神通,夺取的,实则便是那些修士深藏于血肉之中的身体记忆…

  一路灭杀异族,宁凡通过虚空夺道,夺得了大量的法术记忆,复原出了完整异族法术三百多种,残缺法术数万种。

  并不是只要击杀对方,就可以完美夺得对方法术,这其中,有着天时地利的限制,但最大的决定性因素,其实还是修士本人对于虚空夺道的领悟程度,熟练度高低。

  宁凡悟性虽高,奈何使用虚空夺道的次数并不多,故而熟练度还很低。目前来讲,夺取一百种法术,最多也只能有一两种法术神通是完整无缺的,其余则全都残缺无用。

  学习是为了模仿,是为了触类旁通,是为了开创属于自己的东西。

  大道至简,返璞归真。

  当年封帝大典之上,宁凡将一生遁术所学,凝缩成了简简单单的一步,于是,他的速度超过了绝大多数的同级存在。

  他将自己一身所学,凝练为简简单单的十字光环,于是,十字光环威震天下。

  古魔破山击之所以厉害,也正因为此术抛开了种种神通变化,只将所有威能化作了简单的一拳,以古魔破灭道来发挥全力。以道驭拳,效果上自然高于普通拳术。那随手一拳看似简单,但其中的暴击、连击精髓,却是无数仙帝穷极一生都无法领悟的东西。

  封帝以前,宁凡对于神通法术的态度是越多越好,越厉害越好;如今,则是越简单越好,越纯粹越好,越近乎于道越好。

  夺来的神通,宁凡不会去深入练习,只会悟其精髓,并将精髓融入到自己的神通之内。

  而后,删繁求简…

  融入了异族上百种完整神通精髓后,宁凡的十字光环之中,墨印又被删减了几个,光环内的攻击变化,反而增加了不少,威能反而有了少许提升。

  墨印在周身时隐时现,妖异异常,那些深知十字光环威名的东天修士,见到墨印闪烁,皆是有些敬畏。

  古神、古妖、古魔、劫血四系修为,如百万溪流交错,在宁凡体内流淌,最终于丹田元神处会合,如江流进入大海,产生质变。他各修为明明都未入仙王,只是仙尊等级,然而量变化为质变后,一身法力却堪比四劫仙王浑厚,让此地无数修士啧啧称奇。

  神灵识海、神灵元神、神灵肉身,随着万灵血的滋养,又有了极少的增强,如砂砾堆积,不知何日才可聚沙成塔。

  宁凡正自感悟修行,忽然水月关外,有了巨大旋涡出现。

  一个千丈之巨的巨大旋涡,无端出现在界河之上,并在这旋涡出现的瞬间,水月关周遭的天空,忽然变得阴森恐怖,风雷作响,暴雨如盆。

  更有一股沉重到无法形容的威压,自水底猛地冲出,霎时间便罩在关内每一个修士的头顶。

  无数修士倒吸一口冷气,只因这忽然出现的威压,竟是仙帝级威压!

  难道竟有异族仙帝,正朝这里攻来不成?!

  一瞬间,所有修士都没有心思重建水月关内,皆如临大敌,取出兵刃法宝,进入了最高警戒状态。

  谁敢轻视仙帝!

  仙帝乃是末法时代的顶峰存在!

  “不要乱,对方只是一名六劫仙帝而已,交给我一人便可,你们继续修复水月关,不要卷入此战!”宁凡的声音,一瞬间传遍水月关,声音中暗暗使用了战阴阳的力量,使得一些畏惧异族的修士内心大定,恢复镇定。

  只是一个六劫仙帝而已…何其狂妄的口吻。

  但这话从宁凡口中说出,却给所有人一种信服的感觉。因为宁凡杀过仙帝,且不用十字光环都打败过冲和,有这种底气,说出这样的话!

  “不要乱,听从副将军的命令,继续各自的工作!”

  “有副将军在,我等何惧异族!”

  一瞬间,整个水月关士气大定,就仿佛那即将入侵而来的异族强者,并不是不可战胜的仙帝一般。

  “呵呵,有趣,真是有趣,本祖明明释放了仙帝威压,居然吓不到任何一个东天蝼蚁,你们这群人,胆子很大嘛。”

  轰隆隆!

  一个周身缠绕着墨绿火焰的巨龙,忽然从旋涡之中破水而出,直冲天际,巨大的身躯,好似一瞬间便遮住了天地间所有光芒!

  “又是阴马族么?不,不对,此人的血脉等级,似乎属于阴马族的上位…此人自称本祖,莫非是阴马族先祖一类的存在么…”

  宁凡眼中青芒一闪,一瞬间便看透了巨龙的所有虚实,从云端站起,连废话都懒得和那巨龙说,上来便祭起逆海剑,朝巨龙斩去。

  龙且刚刚出水,哪料到东天修士会二话不说直接出手,仓促之下,被宁凡一剑斩中龙腹,发出金铁碰撞的巨响。

  斩中处,有疼痛感微微传开,不过龙且一身火焰龙鳞何其厉害,居然没有被逆海剑砍出半点伤痕。

  吼!

  虽说没有受伤,龙且还是被宁凡的粗暴行为激怒了,龙目布满血丝!

  他活了这么久,就没见过这么蛮横、强势的东天修士,敢二话不说,上来就攻击他。

  最可笑的是,攻击他的,并不是什么东天仙帝,居然只是一个万古仙尊…

  很好,好的很呐!什么时候连东天仙尊,都敢对自己如此无礼了!

  再一看,整个水月关上下,就没有一个仙帝,加上胆大包天的宁凡,也只有四名仙尊而已,顿时又有些意外了。

  他之前走得快,没有听到其他巨龙的查探,只道这水月关中定是来了东天仙帝,才屠尽了自己的阴马族后人。

  如今看来,他似乎想错了…这群东天修士居然只凭四个仙尊,便屠尽阴马族,多半是用了什么阴谋诡计,才诈得水月关的。

  “本祖已经很多年没有被仙尊蝼蚁挑衅过了,真是不知死活啊。你似乎是这些蝼蚁的首领,既如此,本祖便先杀了你,再屠其他人!”居然也是个能够口吐人言的异族!

  而后…巨龙摆尾!

  宁凡只觉眼前一暗,一个比山岳更大、燃烧着墨绿火焰的龙尾,已迎面甩了过来,巨力传开,整个天地似乎都要被这巨尾轰开一般。

  这一击声势虽大,但在宁凡交手的仙帝之中,并不算太强。故而宁凡只将逆海剑召回手中,迎着龙尾就是一挡,周身半步不移,竟是凭着自身肉身气力,将携巨力而来的龙尾轻易格挡了下来。

  除了虎口微微发麻外,并没有任何不妥。如此一来,宁凡也算知道了自己与这巨龙的力量差距。

  力量上是这巨龙略强,但强得不多,还在他可承受范围内。

  不过此龙龙鳞倒也厉害,这一点,他在一来一回的对攻中,已经试探出来了。凭逆海剑本身锋锐,破不开这龙鳞防御,但若是运用上其他几种道则的力量…

  “嗯?此子好大的力气。”龙且微微轻咦,他这龙尾一甩,可从来没有仙尊能够正面挡下的。

  正想再加些力气,重新甩宁凡一尾,忽然龙尾之上有剧痛传出,使得龙且一声惨叫,继而大惊失色。

  宁凡又一剑挥出,居然直接斩断了他半截龙尾!这怎么可能!

  之前的斩击,明明无法破开他的龙鳞防御,为何这一次…嘶!此子剑上居然缠绕了这么多种道则!

  断尾在一阵光芒中,重新接上龙身,伤口处光华一闪,竟是顷刻愈合,诡异无比。这巨龙不知为何,竟似乎可免疫撕裂伤害一般,如此一来,斩击面对此龙,就显得有些无用了…

  宁凡微微凝重,正打算做些什么,却被巨龙一声巨吼,喷出炽热的龙息,暂且逼退了。

  那龙息很强,等闲仙帝都不敢硬接,宁凡此刻没有开启万古真身,自然不打算硬接,而是暂避。

  后退的同时,宁凡将逆海剑收起,喷出一道魔火,化作无边火海,将巨龙罩在其中。

  巨龙本能地有了一丝蔑意。

  他虽是水族,可生来便同时精通水火二道,体内蕴有先天龙火,何惧火攻?

  若非他修有先天龙火,喷出的龙息怎么可能有那么强的高热威能。

  “吞!”

  自信火攻无敌的龙且,以先天龙火护住龙体,而后居然张开大口,狂妄地吞食着焚向周身的火焰。

  若他面对的是普通万古仙尊,这种行为自然没有任何不妥,可宁凡并不是普通的万古仙尊,他的火,吞不得!

  怪只怪宁凡的魔火已与先天雷霆完美融合,因为两种力量叠加,反而遮掩了火焰本该拥有的先天气息,这才使得龙且面对宁凡魔火之时有了大意,以为只是普通等级的火焰。

  倘若知道此火同样是先天级别,龙且便是再狂妄,也是不敢生吞的,可他不知…

  只吞了一口魔火,龙且便惨叫一声,将吞下的火焰全部吐出,脏腑已然灼伤,气息都有了些许削弱,惊怒不已。

  怒的,是他居然被区区仙尊烧伤了!

  惊的,是宁凡的魔火好生诡异,有点像传说中天下无双的厄兽之火,但又不知为何包含了雷霆属性,给人一种似是而非的感觉。

  这是什么火!

  威力居然远在他的先天龙火之上!不可思议!

  !

  龙且口诵真诀,那是水族的绝学,专门克制火攻。随着咒诀诵出,宁凡的魔火怎么也无法攻击到他身上了,端得是诡异无比。

  宁凡目光一眯。斩击对这龙且无用,但火攻似乎很奏效呢…

  念及于此,宁凡双手指诀连变。那被龙且逼得无法攻落的魔火,忽然化作一条条粗大雷绳,重新降落,将龙且一圈圈缠住。

  龙且的咒诀,虽然可以抵挡火攻,但若是宁凡的魔火以雷霆为主导,则可无视避火诀的阻挡。

  实际上,宁凡如今的魔火,已不是普通的火焰,而是先天魔火、先天雷霆经过特殊融合所形成的产物——!

  炎雷这种东西,历来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唯有当先天级别的雷霆、火焰完美融合,才可产生。雷与火,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狂暴力量,大能修士或许能将两种力量强行融合,但那只是一加一小于二的融合,并不完美。且若是火焰、雷霆的级别达到先天一级,则即便是仙帝,也无法强行融合在一起,更别提什么一加一大于二了…

  身为阴阳变修士,宁凡却可轻易融合出炎雷来,使得先天火焰、先天雷霆叠加之后,爆发出一加一大于二的威力。

  龙且的避火诀,固然可以抵挡炎雷中的火焰属性,但对于雷属性,则无法抵挡了。

  被雷绳捆中,龙且骇然色变,此刻若他还认不出炎雷,便算是白活一世了。他反复扭动巨身,却无法挣脱雷绳的捆缚,更不知为何,被这雷绳捆中,他的法力竟一点点开始封印。

  这却是宁凡使用雷绳时,稍稍模仿狱雷绳的缘故了…

  见无法挣脱此绳,龙且目光一冷,忽然将巨龙之身爆开。无数碎肉散落天地,却又顷刻聚拢,重新凝出他那巨大龙身。

  龙且还来不及庆幸自己取巧挣脱雷绳的攻击,忽有两座巨碑从天而降,砸在他巨身之上,将他砸得狂喷鲜血。

  龙且定睛一看,几乎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是现实。砸伤他的竟是两件先天法宝,且似乎是成套之物!

  对方区区一个万古仙尊,怎么可能拥有两件先天法宝,莫非此子竟是准圣后人?

  “疾!”

  宁凡没有给龙且更多的思考时间,一声敕令,双碑再次砸向龙且,吓得龙且匆匆退避,不敢硬抗日月星辰碑的合击。

  他险之又险避过了日月星辰碑的攻击,却又被宁凡以炎雷使出的掌心雷劈断龙颈,打掉龙头。虽说龙头很快便又诡异地接回远处,但他还是在宁凡的掌心雷攻击之下,受了些烧伤!

  该死!此子不仅有两件成套先天法宝,更有如此恐怖的炎雷,只用掌心雷都能将他打伤!

  掌心雷是什么?

  掌心雷是第一步金丹修士人人都会的低级神通,是世间最最低等的控雷术!

  他堂堂仙帝,居然会被一个仙尊以如此低阶的神通越级打伤…世间怎会有如此可怕的掌心雷!

  “此子连世间最低级的控雷术都如此厉害,若使用更厉害的雷术,我岂有活命的道理!”

  念及于此,龙且只觉得一股凉气冲顶,头皮发麻,真正萌生了退意。

  这一点,他其实有些误会宁凡了。如今的宁凡为了追求大道至简,手中所用神通,很多都经过了蜕变与简化,在他手中,越是简单的神通,越是近乎于道,越是厉害。若是使用高阶控雷术,反而不一定有这么强的威力了。

  可龙且不知道这一点,他只是根据修真界的一般规律,在推测。高阶雷术肯定比低阶雷术厉害,掌心雷都能这么可怕,此子若是使用高阶雷术,怕是足以毁天灭地!

  此子绝不是什么万古仙尊!

  肯定是准圣伪装的!

  对!只有准圣一级的存在,才可能将掌心雷运用的如此恐怖,也只有准圣,才可能拥有成套先天法宝!

  龙且越想越惊,于是乎,当日月星辰碑和掌心雷再度攻至,龙且有了决断,闪身避开了日月星辰碑,又硬抗了一击掌心雷,架起云雨,直接朝着下方界河俯冲而去,却是打算撤离此地了。

  霎时间,整个水月关都震惊了!

  异族仙帝来攻,宁凡居然只数个回合,便将对方打得望风而逃,何其强势,何其威风!

  亲眼所见的东西,总是比道听途说要来的震撼!所有人都倒吸凉气,久久说不出话。

  宁凡面色平静,对于数招击退异族仙帝一事,并没有多么激动。他连仙帝都杀过很多,震退一个六劫仙帝没有什么好夸耀的。

  若是其他东天仙帝,见异族仙帝被吓退,多半会见好就收吧。

  可宁凡不一样,他的人生字典,可从来没有见好就收这个词汇。

  这妖龙想来便来,想走边走,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异族仙帝虽多,但总还是有数量的,杀一只,少一只。这妖龙倘若联合数名异族仙帝来临,宁凡还要忌惮一二。但若是独自前来,则非杀不可,所谓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正是这个道理!

  “定!”

  宁凡连十字光环都没有开启,只随手一抬指,便将想要逃跑的龙且定在半空。

  而后出手如电,瞬间朝龙且打出数百道掌心雷,同时以日月星辰碑砸向龙且。

  龙且内心绝望,没料到宁凡连东天祖帝的定天术都会,在一个懂得定天术的准圣面前,他根本不可能逃走!

  强烈的求生意志,让龙且一身潜能尽数爆发。危急关头,龙且再无任何留手,体表的火焰龙鳞忽然飞出数百片,化作一个个火焰大盾,将宁凡的掌心雷、日月星辰碑尽数挡下。

  那些火焰大盾防御极高,可却都只有一击之力,挡下宁凡攻击之后,便一一变回龙鳞,破碎消散了。

  这是一种不可复原的保命术!

  虽说挡下了宁凡的攻击,但龙且却一举损失了数百片本命龙鳞,说不心疼,那是假的,更多的却是悲哀与绝望。万年苦修,他才可塑出一片本命龙鳞,这种本命龙鳞,他浑身上下也只有数千片,还能挡宁凡多少次攻击?

  身体被定死,只能被动防御宁凡的攻击,他要不了几个回合,就会死在宁凡手中!不甘,他不甘!

  正自绝望之际,龙且忽然惊讶地发现,宁凡施展在他身上的定天术消失了。

  “古怪,若是准圣拿定天术定我,起码可定我百息,此子施展的定天术为何只能支撑瞬息…”

  “莫非他其实不是准圣,修为远不如我?他真的只是一个仙尊?但若是仙尊,怎么可能…”

  龙且内心升起重重疑问,却当然不会向宁凡求证的。

  不管宁凡是什么修为,实力都在他之上,却是事实。今日独自出水,有些鲁莽了,没料到东天修士当中会有如此狠人,哼,这个场子改日再回来找!

  “本祖不会给你第二次定我的机会!”

  龙且怨恨地望了宁凡一眼,口中念念有词,周身忽然以一化万,变作上万巨龙,阵型混乱地朝水中冲去,难辨谁真谁伪。

  倘若宁凡不知这些巨龙哪一个是真身,自然不可能一次性定住全部的,总会给龙且逃回水底的机会。

  可偏偏,宁凡就是末法时代的一个异类,是进入了天人第二境界的修士,只一眼,便从上万巨龙当中,找出了龙且真身,抬手一指,将他定了个死死的。

  在定住龙且真身的瞬间,所有巨龙假身全部崩溃、消散。

  “怎么可能!你怎么知道哪一个是我!”

  龙且大吃一惊,在被定住的瞬间,宁凡又一轮碑、雷攻击,来临了。

  龙且不得不再次舍弃数百本命龙鳞,来抵挡这一轮攻击,可抵挡了这一轮攻击,又如何呢?

  他根本没法逃回水底,无论分出多少假身,宁凡总能在第一时间看破他的真身所在,再度将他定住。

  一轮又一轮攻击过去,龙且的本命龙鳞终于用尽。

  一轮又一轮攻击过去,龙且被日月星辰碑砸得血肉崩溃,被掌心雷劈得外焦里黑,重伤垂死,奄奄一息。

  如今的宁凡,对付落单的六劫仙帝,根本不用使用十字光环、万古真身,便可战胜。

  之前对决冲和大帝,之所以不得不使用万古真身,是因为冲和帝的隐藏实力远在末法六劫仙帝之上,只是一个特例。

  水月关诸修看着宁凡一面倒地碾压龙且,连十字光环都没有使用,皆是心惊。

  虽说群修之间早已传遍宁凡击败冲和帝一事,可亲眼见到一名仙帝被宁凡打得没有还手之力,谁又能不震撼呢?

  唯一诡异的是,明明龙且已经濒死,但无论宁凡如何灭杀他,居然都灭杀不掉他最后一丝真灵!

  不错,这龙且的本源形态,既非妖魂,也非元神,而是真灵!

  真灵,是妖魂的最高形态,便是仙帝级末法妖修,也极少有人能够修出。天妖界内的妖族,虽说都喜欢以真灵大族自居,但真正修出真灵的妖帝,却是罕有,不过徒有虚名。此龙居然能修出真灵,怕是有过什么奇遇…

  宁凡用尽手段,都灭不掉龙且的真灵,耐心尽失,索性将龙且的真灵直接抽出,丢入炼神鼎炼丹,欲将他直接炼死。

  仙帝以难杀而著称,这妖龙似乎比普通仙帝更难杀。

  以往宁凡遇到难以灭杀的仙帝,都是擒了元神,直接丢入炼神鼎的了事。但这一次,炼神鼎却吃瘪了。

  居然炼不死龙且的真灵!

  以神灵天赋和炼神鼎对话,宁凡得知,这尊九逆二十一枯炼神鼎等级不足,炼不死真灵妖修,只能炼元神妖魂…

  真是棘手,如此说来,他还就真的杀不死这妖龙了?

  这妖龙实力不强,但居然如此耐杀,也是没谁了…

  “哼!本祖不知你是何方神圣,不过奉劝你一句,速速放了我!我乃龙马十六太子的九太子龙且,共有兄弟十六人,皆为仙帝,十六兄弟一体同心,同修,此真灵属于特殊真灵,比普通真灵更难灭杀。唯有同时擒拿十六人真灵,合十六人真灵炼制,才有一丝可能真正灭杀我等。否则任你是准圣强者,也休想害我十六兄弟单独某人的性命!若你肯放了我,我可以给你一些回报,定会让你满意的!反正你也杀不死我,不如放了我换些好处…”

  见宁凡杀不死自己,龙且恢复了一些胆气,色厉内荏道。

  宁凡目光微微古怪,这愚蠢妖龙,居然将他当成了一个准圣?

  龙马十六太子…那是什么东西?

  至于十六心真灵…根据这龙且的说法,唯有同时擒拿他们十六兄弟,炼制十六心丹,才能灭杀掉他们?单独一个真的杀不死?

  见宁凡沉吟不语,龙且只道宁凡被自己说动了,开始拿出诸多利诱,来诱惑宁凡释放自己。

  若是其他东天仙帝,眼见杀不死龙且的真灵,多半会退而求其次,放了龙且拿好处的。

  可宁凡没有这么做。一日纵虎,数世之患。他已经把龙且伤成这幅模样,倘若放了龙且,难保不会被对方寻机报复。

  就算杀不死龙且,他也要将龙且关在身边,不可能放龙且回界河水底,养好伤再回来祸害界河的。

  又或者有机会的话,他可以如龙且所言,将龙且的其余兄弟全部擒拿,炼制那什么什么十六心丹?

  嗯…算了,还是不要尝试此事了。

  宁凡隐约觉得龙且说话十真九假,或许灭杀龙且真灵的方法,真的是需要凑齐十六个人再灭杀,但也可能十六兄弟的真灵凑在一起之后,会引发其他变故,不得不慎…

  “放是不可能放你走的,时间还长,我总能找到方法杀掉你的,你就在我这里安心等死好了。”

  宁凡此言一出,龙且顿时大恨,直接对宁凡破口大骂,声称若是攻占了东天,定要杀尽宁凡亲眷,以消此恨!

  反正跑不掉了,自然是怎么骂得痛快怎么来,言语极尽污秽粗鄙。

  宁凡目光一沉,直接展开神通封了龙且的臭嘴,并将其弄昏、关押了起来。

  内心则暗道,这些异族果然有占领东天的打算,如此一来,他就更加不可能善待异族的俘虏了。

  俘虏这名异族仙帝,没有一点点用处,甚至无法通过搜魂获得情报。

  无论是高阶异族还是低阶异族,都不修识海,修士的搜魂术,根本无法搜取异族的记忆;便是窃言术,也不知为何,看不到雌性异族的心声。

  也曾有低阶异族被会盟修士擒拿,进行拷问,但低阶异族灵智大多底下,根本无法和东天修士正常交流,什么都拷问不出来。

  倒是有高级异族被擒拿、拷问,但却也没有拷问出太多有用的东西…

  宁凡收了杂念,将战场清理了一下,重新飞回水月关上空,端坐于云端。

  水月关内士气高涨,因为宁凡俘虏一名异族仙帝的事情,所有人神情振奋,皆对宁凡崇拜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化龙尊者等人则讲宁凡俘虏龙且一事,大加渲染,以秘术汇报给了太渊渡,打算替宁凡请功,同时自己也沾点好处。

  对于这些手下的行为,宁凡没有阻止,也没有鼓励,只是放任自流,懒得多管。

  他的心思,全部都放在避火诀上面了。

  虽说没有杀死龙且,但宁凡将龙且的肉身打得稀烂,自然也从那些血肉之后,获得了部分血肉记忆。

  龙且的底牌神通,被宁凡获得了好几种,可惜大都残缺,唯有避火诀大致完整。

  避火诀全名六十四卦避火诀,以宁凡如今看淡法术神通的态度,都不由得对此术抱有了一丝兴趣。

  此术若是修成,可大幅提升火行抗性;若是直接催动,则可规避世间绝大多数的火攻,令那些火攻无法落下…

  单论逆天程度,此术绝对不下于定天指的!想不到那龙且身上,还有这等好东西,倒是一个意外收获。

  管中窥豹,宁凡可以想象,异族之中,还有很多逆天神通存在,不容小觑。

  “我虽不打算修炼这六十四卦避火诀,却不代表我不能将此术精髓,融入到大五行体里面。大五行体的大小五行防御,早已跟不上仙帝级别的斗法。若我能彻底融合此术,或许能令我的大五行体更进一步…”

  “只不过,大五行体以后该如何修炼,我并没有多少概念。前人都说大五行体已是尽头,但在我看来,此路其实还能继续延伸的,唯一麻烦的是,我必须自己来开拓大五行体的道路了,行前人未竟之事…”

  宁凡感悟着六十四卦避火诀的精髓,并将那些与火抗有关的精髓一点点融入大五行体之中。

  以他的悟性、眼界,抽取避火诀的精髓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原本停滞不前的大五行体,再度迎来了一次蜕变…

  …

  第十一水路,水底深处。

  众巨龙眼见龙且迟迟不归,皆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只道龙且在水面贪嘴了些,吃够了人就会回来的。

  谁都不认为龙且对付一群仙王都没有的蝼蚁,会有什么危险。感觉担心才是怪事吧?

  数日后,水月关重建完毕。

  在水月关与太渊渡之间的水路上,忽有一层薄如蝉翼地金色阵光,罩住了水面。

  一些想要冒头出水的低阶异族,才刚刚出水,便被那阵光所杀,皆是大惊失色,不敢在随便冒头。

  那些万古级别的异族,虽说不至于被阵光所杀,却也纷纷被阵光所伤,无法顶着阵光破水而出了。

  宁凡看着金光掩映的水面,满意地点点头。

  很好,水月关这一重建,异族便很难从水月关的后方破水而出了,只能从前方没有被阵光覆盖的水面大举进攻。

  此举,等于说是将第十一路的前线阵地,从太渊渡搬到了水月关。

  “留一百人守关,其余人等,随我攻打下一处关隘!”

  “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