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113章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第1113章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三万年没睡过觉了?

  难怪这白老魔脾气如此暴躁、易怒,动不动就对鬼花等仙帝恶语相向、肆意嘲讽了…

  宁凡虽是修士,可以数日甚至数月不眠,却也没有试过几万年不睡觉的。数万年不眠不休,便是仙人也受不了那种折磨,人的理智、精神会因为长期缺乏休息而逐渐崩溃。这种情况下,也难怪白老魔言行举止,会给人一种蛮横、癫狂的感觉,本身性格霸道只是小部分原因,长期缺眠才是最大的原因…

  话虽如此,宁凡还是觉得白老魔此刻的作为,极为不妥。倘若白老魔与鬼花等人的对决,是和和气气的切磋,谁都不会多说什么;但白老魔先是出言羞辱了鬼花等帝,后又出手伤了赤驼仙帝,这种情况下,若是再让白老魔和鬼花等人打起来,谁赢谁输都是次要,事后双方之间,铁定会出现不可修复的裂痕!

  于大局不利!

  若是和平时期,你白老魔爱怎么恃强凌弱,爱怎么横行东天,都没人管。

  但大敌当前,我辈修士理应同仇敌忾才是,岂能轻起争端…

  宁凡皱眉,沉默少许,终是开口道,“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他声音不大,但这一声,却是用上了几分神通,清晰传入每个人耳中,使得原本略显嘈杂的斗技场,顷刻间安静了。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这是一句古仙之诗,意指纵然内部分歧再多,外侮来时也须一致对外。

  在场的万古老怪,哪一个不是博古通今之辈,不少人都听说过这句古诗,知其深意。只是没料到如此深明大义的话,会从宁凡这等惹事精口中说出,霎时间,众人看待宁凡的目光,都有了几分不同。

  白老魔本都已经撸起袖子,打算和鬼花等帝干上一架了,此刻骤闻宁凡的话,先是一愣,继而老脸一红,隐约明白自己行事有些过了,本还有一肚子挑衅羞辱的话语,都在此刻生生咽了回去,没有继续给鬼花等人难堪。

  鬼花等人本也准备和白老魔斗上一斗,以全颜面。此刻忽闻宁凡言语,一个个或是有所动容,或是有了计较;又见白老魔停了手,最终,五人也全都在犹豫之后,各自收了神通,只是看待白老魔的神情,多少还是有些不善。

  斗技场上,原本一触即发的大战,竟因为宁凡一句话,暂时平息了。

  宁凡原本皱起的眉头,这才一松,有了缓和。

  苍帝欣然一笑,他身为盟主,本就打算阻止白老魔等人的私斗。只是他没有料到,宁凡会在他前面出言阻止。如此行事作风,倒是和宁凡平日里嚣张跋扈的风格不符,对于宁凡此人,不由得更高看了一些。

  “宁道友此言,深得我心。诸位千里迢迢赶来太渊渡,难道是为了争权夺利、耀武扬威吗?界河异族态度未明,大战随时都可能来临。我辈修士,正当勠力同心,也因如此,才会有这一次的界河会盟。诸位皆是一方名宿,各有傲气,行事之时便难免会有争锋、碰撞。苍某只愿诸位行事之时,能三思而行,能以大局为重。若连这一点都做不到,这会盟,不过是徒有虚名,不如作罢!三千二百万年前的惨剧,迟早是要重演的!”

  言及三千二百万年前的惨剧,不少老怪面色一变,有了凝重。

  白老魔失踪了八千万年,倒是对于上一次异族动乱感触不深,只尴尬地站在斗技场中心,老脸一阵青,一阵红。

  他已经意识到,自己今日行事多有不妥了。他先是蛮横擅闯金牛宫,后又藐视、羞辱鬼花等人——虽然这些人确实只是垃圾——但他也确实有些暴躁了。

  哼,要是睡饱觉,他肯定不会这么易怒的…

  罢了,罢了,本是一番好意,来界河给故人助阵的,却不料一露面便得罪了一大批人,他还有什么脸面留在这里,争那副盟主…

  守卫界河?干他屁事,不过是想念故人才来凑热闹的…罢了,罢了,他走,他走行不行!

  “告辞!”

  他生性高傲,便是知错,也不会和任何人道歉,只冷冷道出这两个字,继而转身要走,竟是打算要退出界河会盟了。

  众人又是一惊,这一次,连鬼花等人都有些色变。

  白老魔的臭脾气,确实给了众人难堪,但他的实力,却也真算得上一等一的强大了,居于所有人之上。

  若任由白老魔这么走掉,毫无疑问,此次会盟将会失去唯一一个九劫战力;若真的和异族开战,少一个顶级战力,众人面对的危险,将会更大,这可关系到每一个人的死活,不可不慎…

  “道友留步!”

  “不过是些许争执而已,何至于直接退出会盟啊!”

  “道友难道打算眼睁睁看着东天为异族肆虐吗!”

  “当以大局为重!”

  无数声音出言挽留,苍帝及几个八劫仙帝,更是直接挡住了白老魔的去路,苦苦相劝。

  之前被白老魔出言羞辱的仙帝来俊,也强行放下了心中芥蒂,对白老魔好声相劝,使得白老魔老脸更红。

  而后,元丹面色微微异样,思虑之后,也加入了劝说的行列。

  赤驼、东陵、鬼花等帝,虽碍于脸面没有出言挽留,神色间却也都有不舍,显然不愿失去白老魔这么个巨大战力。

  最终,在众老怪的竭力劝说、奉承下,白老魔终于还是舍了老脸,答应留下了。

  再之后,在苍帝及其他四个已确定副盟主的提议下,白老魔成了第五名副盟主,此事无人反对,便是之前被白老魔欺负的鬼花等人,也皆是沉默点头,通过了这一提议。

  对于白老魔与鬼花等人之前的争端,所有人都选择性无视了…

  选完了副盟主,便该选其他职位了。

  哈欠连天的白老魔,被金牛宫的修士领去睡觉了,他对接下来的界河主将提名,兴趣寥寥。此地能让他稍稍重视的,只有苍帝等少数几人而已,余者皆为竖子,不值一提。

  白老魔这一走,此地的气氛渐渐恢复到之前的轻松。

  当然,因为这场大战最终也没有打起来,也有极少数人遗憾没有看到白老魔的神通手段。考虑到日后总能看到,倒也不必急于一时…

  不过被这白老魔闹过一场,人心倒反而凝聚了许多。界河主将的职位,虽比不了副盟主,却也算是位高权重了,可以为自己人谋求诸多利益的。

  若无白老魔这么一闹,主将的职位,多半还是会有一番争抢;但这一次,没有任何人毛遂自荐,主动求那主将之位。偶尔有人发言,也都是在提名其他人,发言大都十分中肯。

  宁凡对副盟主的位置都不感兴趣,更不可能对主将之位动心的。

  有人提名他来当主将,被他婉言谢绝。他名声太差,若位置太高,难免惹人不满,同样于大局不利。这一点轻重,他还是分得清的。

  最终,八名界河主将名单确定,分别是金衡帝、来俊帝、元丹帝、鬼花夫人、赤驼帝、东陵仙翁、雷仙真君、华山剑君。

  这一次,金衡帝仍旧拿出接待使的理由来推辞,可惜众望所归,这一次无论如何都推不掉了。这一点,倒是远远超过宁凡,宁凡的人望太差…

  八名界河主将当中,前六人都是七劫修为,后两人则只是六劫修为——虽是六劫,却属于是六劫当中无敌的存在。

  雷仙真君似乎极为擅长雷行法术,在他当选主将后,其道侣玉华仙子展颜一笑,为自己夫君感到高兴。

  那玉华仙子,亦是六劫仙帝,不过属于是那种强行拔升而成的仙帝,根基虚浮,在六劫当中只能算是垫底。据说此女身怀秘术,有她辅佐,雷仙真君的战力能增强一倍不止,也不知是真是假…

  华山剑君是剑岳三子当中的一人,三人为师兄弟,皆是六劫仙帝:华山剑君修为最高;黄山剑君次之;蜀山剑君才刚刚突破仙帝百万年,修为在三人当中垫底。

  这三人,同样擅长联手合击,曾联手战平过八劫修为的铁犁大帝,只是不为世人所知罢了…

  选完主将,便是副将。副将之位,宁凡还想再推,但这一次,他无奈地发现,自己推不掉了。

  场内剩余仙帝,已经全部当选成为副将,即便如此,仍有两个副将位置空缺。

  经过众人一致推选,这最后两个副将,由宁凡、罗睺来担任。罗睺三拳击退摩诃大帝,宁凡更是亲手杀过仙帝,二人凶名在外,没有其他仙王、仙尊能撼动二人的超然地位。

  副将之后,又推选了诸多职位…最终,在场诸位老怪,都获得了各自职务。

  会议结束后,一个个万古老怪相继告辞,离开了金牛宫。宁凡也打算跟着人流离去,却被冲和大帝一句传音留住了。

  “小友莫急着走,呵呵,老夫知道乱古在哪里,你,想不想知道…”

  宁凡面色不变,内心却是一震。世人不知乱古大帝尚存,只道乱古已死,更不知乱古大帝悄然走出了神墓。

  便是宁凡本人,便是向螟子,都不知道乱古大帝离开神墓后,去了哪里。

  但这冲和老儿竟似乎知道很多内情…

  “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宁凡神色如常,传音道。

  “呵呵,小友不必疑心,老夫此言,并非是什么试探,而是确知其事。小友不必在老夫面前故作掩饰,乱古没死的事情,旁人不知,嘿嘿,我可是了如指掌的。不要小看一个从上古活到今日的仙帝…”冲和帝大有深意地笑道。

  宁凡微微皱眉,最终还是留在了斗技场,没有急于离去。

  他要看看这冲和帝,在玩什么花样!

  对于冲和帝,宁凡没有任何好感:招摇山上,冲和帝曾拿一道阴雷算计过他;极丹圣域之内,冲和帝的手下飞雷仙王,似乎也和暗族走得很近…

  有些事情他懒得深究,懒得秋后算账,并不代表他好欺负。

  若这冲和大帝还想再度算计他,他不介意给冲和大帝一些苦头吃。

  大局为重,他不会灭杀冲和大帝,但却不可能放任宵小一直上蹿下跳的。

  不多时,众万古老怪散尽,斗技场上,只剩宁凡、冲和帝一行没走。

  在冲和帝身后,侍立着招摇山的二王六尊,各个头戴银斗笠,一如当年招摇山的打扮。

  不同的,是这些人看待宁凡的眼神,一个个目光带着敬畏,不敢多看,再无当年的高人一等。

  “人都走光了,道友有话,不妨直言!”宁凡神情淡漠,传音道。

  人虽然散尽了,但宁凡还是感觉到有数十道神念,锁定着斗技场,显然是关注着他与冲和帝的事情。

  如此情况之下,很多话,他都无法直接开口,仍旧只能传音。

  “小友莫急,先和老夫的手下打一场,之后老夫自然会为小友解惑。不必手下留情,便是失手杀了他们,也是他们技不如人,老夫绝不怪你,会盟修士也绝不会非议小友一句的,毕竟这一切,都是老夫自愿!”这些话,冲和帝却是明着说的。

  此言一出,其身后的二王六尊皆是骇得面如土色。

  要知道宁凡可是连仙帝都能击杀的存在,已然今非昔比,更在传闻中,亲赴暗族,和暗族大打出手,事后居然全身而退…

  招摇山二王六尊当中,飞雷仙王更是进过极丹圣域,亲眼见过宁凡攻打圣山时的无可匹敌…

  自家老祖莫不是疯了不成,为何要让自己等人去战宁凡,去…送死!

  莫非,莫非…几名招摇山强者想明白了缘由,各个心如死灰,看待冲和帝的眼神,有了一丝…不甘!

  暗中关注此地的万古老怪们,皆是大吃一惊。

  世人皆知宁凡曾强闯招摇山,曾与招摇山强者一战。其中具体,世人不知,却也隐约知道,宁凡与冲和帝之间,有着某些恩怨未了,因果未断。

  谁都没有料到,冲和帝会在此时此地,留下宁凡,说出这样的话。

  且这冲和老儿,竟暗示宁凡可以斩杀他的手下!

  这是怕了宁凡的魔威,想要以几名手下的性命,来了结彼此之间的因果吗?

  好狠的心!门徒手下,竟可以随便舍弃!当真是枭雄的做派!

  “这冲和老儿果然狠毒,当年得罪过宁凡,故而今日才将手下送给宁凡杀,这是想以几人性命,偿还当年因果!”

  “大敌当前,当以大局为重。老夫本应该阻止这种私斗行为,但…若只花费几名仙王仙尊的性命,便能抹平宁凡、冲和之间的芥蒂,却也是一桩好事。从这点考虑,倒也不必急于阻止他们解决私人恩怨的,先看看再说。”

  “只可怜了那几个招摇山仙王仙尊,竟被当成了讨好宁凡的牺牲品,不知说出‘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的杀戮殿主,可会对这几名仙尊仙王痛下杀手…应该不会有所留手吧,毕竟这些都是冲和帝自愿,旁人也无从置喙,于和气无伤…”

  众人不知宁凡与冲和帝之间的恩怨具体,皆以为冲和帝只是小小得罪过宁凡。故而只道几条仙尊仙王的性命,想来足以抹平前罪,偿还因果。

  可宁凡知道,他与冲和帝之间的恩怨,根本不是区区几条仙尊仙王的人命,就能抹平的。

  冲和帝曾以一道阴雷算计他,那阴雷,正是太古雷鼎当中的东山神雷!

  很显然,冲和帝派出飞雷仙王进入极丹圣域,帮助暗族解封太古雷鼎,是早就预谋好的。这当中,甚至还从某些方面,将他算计了一把。

  若当日没有察觉阴雷算计,携带阴雷进入极丹圣域,会是什么下场,宁凡懒得深究。

  冲和帝与暗族之间有着什么交易,又为何图谋太古雷鼎,宁凡懒得深究。

  甚至于,当初被雷音一脉的仙帝毁掉刑环的真正原因,宁凡也懒得盘查。

  因为剑祖的事情,宁凡在极丹圣域里面,没有多余的心思追查暗族,追查冲和等人的手下。

  但这并不代表他心胸宽广,不计较这些人的算计!

  若事事都深究,有些因果,冲和帝怕是要拿命来抵的!

  只杀几名招摇山仙王仙尊,怎么可能够!

  “这冲和老儿确实狠毒,但他并非是想拿几名手下的性命来赎罪。这是在投石问路…”

  “此人今日找上我,或许是来了结因果的,又或者,不仅仅如此…”

  宁凡目光微冷,扫向冲和帝,眼中煞气之强,震古烁今;冲和帝却只是神色如常,金色斗笠之下,面庞始终带着高深莫测的微笑。

  他好歹也是乱古一辈的人物,连紫斗仙皇都见过,乃是东天诸帝当中资格最老的仙帝。大风大浪,他见得多了。宁凡确实厉害,令他忌惮,让他不欲过多招惹,但他也不是什么软骨头。他的修为或许只是平平,但一身傲气,却是面对乱古,都不会屈服半分的,对方的气势,吓不住他!

  “老夫说了,小友莫急,先和老夫这些手下打一场!老夫允许你…杀了他们!当然小友若是不愿伤他们性命,老夫同样乐见其成。”

  冲和帝言罢,强令身后的二王六尊去战宁凡。

  二王六尊虽惧宁凡,但似乎更惧怕自家老祖,即便明知去战宁凡可能会死,也不敢违背老祖的命令,硬着头皮走上前,一个个取出兵刃、法宝,将宁凡围在了斗技场中央。

  冲和帝则满意一笑,身形飘然,暂时飞出了斗技场,将场地留给了宁凡等人。

  内心则默默计算着,宁凡面对一堆蝼蚁,定然不屑于使出十字光环这等绝学,如此一来,根据他的计算,他的八个手下,只要配合得当,起码能活过十二息…

  十二息…

  十二…

  十…

  开什么玩笑!

  冲和帝才刚刚飞出斗技场,还未站稳身形,已然笑容一僵,嘴角微微抽搐。

  就在他闪身飞离的瞬间,八名仙尊仙王手下,竟已一个个神情呆滞,继而狂喷鲜血,软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面对招摇山二王六尊的攻击,宁凡甚至连手都没抬,半步都没有移动,仅仅左目妖芒闪烁了一下,瞬间便解决了战斗。

  整个斗技场妖气冲天,那是宁凡施展幻术之后,遗留下的古妖妖气!

  所有关注此地的老怪,皆是大惊,一个眼神,击败八名仙尊、仙王,此事便是东天诸帝自问也是做不到的,毕竟东天诸帝当中,可无人拥有宁凡这等幻术造诣…

  怕也只有西天佛修、天妖界妖帝之中,能找到这等幻术造诣的人!

  冲和帝内心自然也有震惊,只不过比起众人的震惊,冲和帝考虑得更多。他发现自家八名手下虽然被宁凡的幻术伤得颇重,但却没有性命之忧,顿时喜忧参半。

  喜的是,宁凡没有灭杀他的手下,说明他和宁凡之间,还有斡旋的余地,旧仇旧怨,真的可以通过商量来解决。

  忧的是,宁凡虽没杀了他的手下,却也将他们伤得颇重,这是一种警告…

  “此子是想警告我,他知道我对他的所有算计,让我不要抱有任何侥幸心理!若真想解决旧怨,便须拿出全部诚意!”

  想通了这点,冲和帝笑容再难维持,面沉如铁。

  刚想凝聚些气势,对宁凡说些什么,却听宁凡先声夺人道,

  “我知你想了结与我的因果,只是这些人伤于我手,不够。”

  “所以呢?难不成,你还想和老夫打!老夫知你十字光环厉害,但在你封帝之后的数十年中,老夫已经对你那神通颇有研究,纵然…”

  “放心,我不用你所说的十字光环。”

  “哦?既如此,老夫倒还真想知道,你有什么信心,能和老夫这等古之大帝交手。”

  言下之意,是同意和宁凡打上一场了。实际上,他之所以让手下先战宁凡,本就是为自己战宁凡做准备的。

  倘若宁凡对他的敌意并非不可化解,他倒是不介意和宁凡打一场没有十字光环的决战。

  冲和帝深知,想要真正化解因果,光示好是不够的,还需要展现令对方忌惮的力量。

  身为古之大帝的他,自然不可能真像表面上那么简单,否则,他是绝无可能从紫斗仙域浩劫当中存活下来的。

  他所隐藏的手段,自然不愿意在人前展现,便是当年森罗大乱,也未真正展露底牌。若非如此,岂会特意留宁凡在斗技场。

  “铁幕,开!”

  冲和帝似乎对金牛宫的斗技场极为熟悉,抬手打出一个指诀,整个斗技场顿时笼罩在了一层黑色铁幕当中,便是仙帝的神念,居然都无法透过铁幕,探入斗技场,谁都不知道铁幕之内,将要进行怎样的大战了。

  “我们金牛宫的斗技场,居然还有这等用法?”几名暗中窥探的金牛宫仙尊,大吃一惊。

  唯有金衡帝、牛横帝对视一眼,皆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凝重。

  “师弟,是你将师父的召铁幕之术,授给此人的吗?”

  “不是我。”

  “也不是我。”

  “那就是…师父所传?”

  “也可能是更久远以前的先代金牛宫主…传闻冲和帝是真正的古之大帝,世人大都不信,但恐怕,此事是真…”

  “要不要撕开铁幕,看看冲和老儿和宁道友,在里面如何拼斗…”

  “师弟不可如此!那冲和既然召出铁幕,必定有不欲我等看到的东西,此人纵是古之大帝,却始终惧怕七劫量劫,卡死在了六劫。一身神通,更是守多于攻,只求保命。限于修为、神通,此人便是比末法六劫仙帝厉害,也不会太过…宁老弟应该不要紧…”金衡帝皱眉道。

  “可宁老弟说了,他对战冲和老儿,不会使用他那名动天下的十字光环…”牛横帝担忧道。

  “先看看再说,冲和帝不是不知轻重之人,他是来和宁老弟了结因果的,定也是没有自信真把宁老弟逼上死路…若事情一发不可收拾,你我强撕铁幕,救出宁老弟便是!在我金牛宫之内,怎么也不可能任由一个外人撒野的!即便他是古之大帝!”

  …

  铁幕之内,宁凡似笑非笑看着冲和帝。

  看起来,冲和帝是想避人耳目,展现一些不为人知的手段、实力了,以便震慑自己。

  正好,他也不欲世人知道他那万古真身的厉害。

  他那十字光环可谓攻伐无敌,杀伤惊人;他的万古真身同样不容小觑,那是以焚炼炉、炼神鼎修出来的强横身躯,更在等待暗族报复的数十年间,通过古国交易阵购买了诸多废宝,令其肉身防御更上一层楼…

  “小友听说过老夫的名号吗?”

  “亘古白猿老冲和,听说过一些。”

  “呵呵,那些话,都是一些熟悉老夫的道友,所给出的谬赞,亘古二字太大太广,当不得真。但那白猿二字,倒是确有其事。小友想见识一下老夫的万古真身吗?呵呵,末法时代,老夫只向人展示过三次万古真身,那三人,都没有从老夫万古真身之下逃得性命。”

  “所以呢,你觉得第四个死在你真身之下的人,是我吗?”

  “哈哈,老夫可没有这个自信,能以真身战胜你那十字光环,不过么,倘若你不使用此术,老夫倒不觉得会败给你。”

  “是么…”

  “小友看来是不信,也罢,眼见为实,接下来,老夫会让你见识这白猿真身的可怕。放心,老夫不会伤到小友太多,当然了,若小友有本事不借助十字光环伤到老夫,大可不必留情。老夫此行是为了和小友了结当日因果,只要小友不伤及老夫性命,如何击伤老夫,老夫都不会责怪小友。如此,小友也能明白老夫的一番诚意了。”

  “你确定?只要不伤及你性命,我可以随便打伤你…”

  “哈哈,君子之言,古今无悔!”

  言罢,冲和帝摇身一变,一尊百丈之巨的白猿巨身,出现在了铁幕当中。

  那白猿毛发极长,周身环着白色庆云,头顶覆盖庆云足有半亩。

  巨猿肉身透着庞大血气,几乎是普通仙帝的十倍之多!

  恐怕这,才是冲和帝立身于末法时代的最大依仗吧!

  “老夫白猿真身,已修成地煞变,共可变身四次,每变一次,血气可增加十倍仙帝之数,若真身开至极致,血气可达到等闲仙帝四十余倍,小友觉得老夫这真身如何!”冲和帝所化白猿哈哈大笑,自负道。

  宁凡却只是面无表情。

  见识过黑绳的变态气血,再看冲和,虽然也很惊人,却也在常识之内,并非不能接受。

  “你的真身是白猿,那你可知,我的真身是什么?”

  “哦?小友也有真身?未入仙王便塑真身,小友果然非凡人。”

  冲和帝口中说着了得,内心却全然没有将宁凡的万古真身放入眼中。能在仙王之前修出万古真身的,虽说很少,却绝非罕见,放在上古,能办到此事者更是多如牛毛,根本不值一提。

  且身为万古老怪,谁都知道,真身塑出之后,需要修成地煞、天罡等数重变化,才可发挥真身的逆天威能。

  宁凡突破仙尊才多久,修成万古真身怕也不会太久,根本不可能令真身踏入地煞变化的门槛,完全不值得忌惮啊。

  三百息,老夫只需要三百息,便可拿下此子,令其切身感受我的厉害!

  “了不了得,你试过,便知。”

  宁凡周身金光暴射,并于金光当中,变化为一尊百丈之巨的持盾巨人…

  …

  三天之后,铁幕开启。

  宁凡衣袍虽有破烂,体内却并无多少伤势,只是有些气息虚弱罢了,略显疲惫地从斗技场走出,对一旁的冲和帝赞道,“不愧是古之大帝,果然不凡。你我因果,就此了结。你小节有亏,大节无过,比那暗族,以及暗处的某些人,却是要强上百倍,倒是没有辱没紫斗仙修的名声。”

  因果确实可以了结了,毕竟他想要知道的东西,已经全部从冲和帝的口中问到了。

  乱古大帝去了哪里,暗族又去了哪里…这老东西居然全部知道…

  冲和帝则惨了无数倍,气息萎靡不说,整个人更似从血池里捞出的血人,看待宁凡的目光,如同看待一个怪物,神情忌惮而颓败,就好似斗败了的公鸡。

  “多谢小友…手下留情…”

  口中说着感谢,冲和的内心深处却是一片死灰,更在心中一遍遍回荡着不甘的咆哮。

  我连乱古的徒儿都打不过!

  我连烈元宗一个编外小辈都打不过!

  白活一世!

  当真是白活一世!

  啊!!!!!

  竟是越想越钻牛角尖,冲和帝几乎当场陷入了疯癫,举止异常,招摇山二王六尊一起阻拦,都拦不住冲和帝的发狂、咆哮!

  颜面尽失!

  暗地里,始终关注此战的老怪,皆是骇然色变。

  这冲和老儿,竟被宁凡给打疯了,这三日苦战,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看到这一幕的元丹、摩诃二帝,皆是面色一变,却无人说些什么,只是内心之中,皆有了几分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