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112章 青天白玉楼

第1112章 青天白玉楼

  转眼之间,宁凡来到太渊渡已经三个月。

  三个月的时间,他拜访了此地绝大多数仙帝,也有不少仙王、仙尊上门求见。修士之间,这点时间自然不足以建立多么深厚的交情,不过是彼此混个脸熟罢了,以免日后大战开始,互不相识。

  随着会盟的进行,来到太渊渡的东天修士越来越多,在金牛宫修士的安排下,太渊渡口的两侧,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堡垒建立起来,鹿砦林立,横扫天地的强者气息比比皆是。

  那些堡垒皆融入在太渊渡的阵法体系当中,好似大雁两翼一般,拱卫在太渊渡口两侧。阵法叠加之下,四周融入阵法体系的堡垒越多,太渊渡的阵法总威能便越强。

  界河沿岸的守备力量,渐露峥嵘,但肃杀的气氛,却也一天天加重。

  一月前,开始有小股试探性异族进攻太渊渡,结果刚刚破水而出,还未入侵到太渊渡百里之内,便被守卫阵法所杀,一个活口都没有逃走。

  半月前,有数名异族仙王渡水而来,欲冲击太渊渡的阵法,结果被阵法之火瞬间烧成了灰。

  五日前,有两名异族六劫仙帝联手而来,结果仍未冲开太渊渡阵法,狼狈而退…

  界河沿岸的东天修士,对于抵抗异族的信心,一日高过一日,但明眼人都从异族不断冲击阵法的行为当中,嗅到了山雨欲来的味道。

  暗地里,每一日都有死士,被金牛宫派入界河水底,去打探异族的意图:对方是真想挑起战争呢,还是仅仅想讨要更多的祭品。

  派入水底的探子,最终没有一个可以活着回来,有仙王联手入水,亦是一般下场…

  如此一来,便是仙帝也不敢贸然进入水底了。

  这三个月,宁凡人在界河,却始终和杀戮殿保持着联系。

  仙萝莉要来参战,被宁凡否决了;小妖女要代表神虚阁参战,同样被宁凡否决;还有姚青云,欧阳暖...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阻止她们参战,明明越多人到来,界河的守备便可越安稳,但…

  大概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大概他也有私心,大概他只是不想在这场大战中,一个不慎,让那些娇美容颜逝去…

  “爹爹,你**,你不讲道理!凭什么你可以上战场,仙仙就不可以,仙仙好歹也是仙帝!你才是仙尊!”

  “我说不行,便不行。”

  “凭什么!”

  “凭我…是你爹爹!”

  “呜哇!你不讲道理,你坏!”

  …

  “夫君,守卫东天妾亦有责,此战,妾当前来。”

  “不行。”

  “为什么?”

  “因为我不同意。”

  “你、你不讲道理!”

  …

  呵呵,是啊,我从来都是个不讲道理的人。

  因为这世间,有太多地方只凭一张嘴,说不通;只凭仁义信,活不了…

  宁凡望着河岸悬崖下的滔滔河水,沉默不言,他想令雨念侵入水底,去探那界河水底芸芸异族,可每有雨念入水,皆会被蒙上一层浑浊,什么也看不清,只能无功而返…

  竟打探不到半点异族的情报。

  他极可能是此地最擅长探查神通的人了,连他都做不到,谁还能做到…

  忽有一把青色小剑破空而来,被摄在手中,化作一道传音。

  那是苍帝的传音飞剑,召他前往金牛宫议事,更言及此次会议,所有仙帝、仙王、仙尊都须到场。

  这还是会盟以来,头一次集体召集万古老怪议事,怕是真有要事。

  宁凡只微微沉吟,并没有太过耽搁,便身形一晃,从河岸消失,一路飞至金牛宫。等他到来时,金牛宫议事殿内,已聚集了七八十名万古老怪,更有其他人源源不断赶来此地。

  最终,除了少数人因任务在身缺席,绝大多数的会盟万古都到场了。包括苍帝本人,共来了一百四十四人。

  可以这么说,就算是暗族那等庞然大物,族内也没有这等数量的万古老怪。若不算入准圣战力,此刻的界河盟军,总体实力其实更在单一秘族之上。

  宁凡目光微微一扫,此次会盟的二十四名仙帝,居然到齐了。

  因此次会盟是苍帝所号召,故而名义上,苍帝是此次会盟的盟主;受苍帝任命,金牛宫两位仙帝成了此地会盟的接待使,其他仙帝则并无任何任命。

  苍帝是一个容貌俊美的少年——当然了,若论骨龄,他绝不可能真如外表年轻的,只是神通所化,并非真实。苍帝师从木松道人,自然也修木之大道,木秀于临,木秀于林…此人模样年轻,似乎是从木之大道当中,领悟了什么青春永驻的道意,骨龄越高,容貌反而越年轻…

  宁凡暗暗猜测着。

  似感觉到宁凡在看自己,苍帝投过来一个友好的笑容。那笑容带着几许轻松,想必今天要议的事情,不会过于沉重,应与对抗异族的总体方略无关。

  该来的几乎都到场了,于是便有人走上前,向苍帝微微抱拳,问道。

  “不知盟主召我等来此,所为何事?可是要大举进攻水底异族了么?又或者,是要开始收服失守的数百界河关隘了?”

  这是一个面容刚强的七劫仙帝,一身古服,长须冉冉,腰佩仪剑,颇有中年儒侠之貌。宁凡记得,此人似乎是叫来俊,是一个散修仙帝。因有数名生死之交死于界河之乱,故来参与会盟,对于讨伐界河异族一事,极为迫切,恨不能早日为友人报血仇。

  会盟以来,苍帝始终没有提及进攻异族一事,不少人都等的心焦,来俊便是其中一员。

  苍帝一叹,略略抚慰了一下来俊等求战者的情绪,才向众人解释了此次召集的缘由。

  如今异族态度未明,参与会盟的低阶道友也还未到齐,自然还不是大开战端的时机。

  今日召集众人前来,其实只是为了确定一下众万古老怪在盟里的职务、任命而已。

  根据苍帝的说法,随着会盟进行,界河上的守备已经初具规模。今日会议上,他打算正式选择五名副盟主,八名界河主将,十三名界河副将,十四名…

  宁凡闭上双眼,开始闭目养神,实话说,他对于这种决定盟内职务的事情,并不感兴趣。

  虽说在盟内的职务越高,好处越多,可他并不喜欢处理日常俗务,也并不擅长此道。他更喜欢无事一身轻,暗道苍帝可别给他派个苦差事才好,若让他跑去和界河二贤一样,当什么接待史,整天忙到废寝忘食,可就着实不美了。

  一百多个万古老怪议事,绝大多数的老怪还都想表意见,这选定职务的过程,便无法进展太快了。

  单只是五名副盟主,便选了将近两个时辰,居然还没有确定全部名额。其中四个副盟主都不难选,难选的,是第五个副盟主。

  除苍帝外,此次参与会盟的仙帝,还有另外四名八劫仙帝,这四人,分别是虚空大帝、神空大帝、八景大帝、铁犁大帝。

  作为和苍帝平起平坐的八劫仙帝,这些人来当副盟主,自然不会有任何异议。但最后一个副盟主的名额,却让众人起了争执。

  有人推举极丹神城的元丹大帝来当最后一个副盟主。元丹是七劫修为,因为主办极丹圣域的事情,在东天也算人缘不错,会有这等提名,并不奇怪。

  金牛宫的金衡大帝,同样被人提名。不过金衡大帝自称身负接待史的职务,无法兼顾副盟主的职务,主动拒绝了此事,倒是让不少老怪暗暗赞叹金衡大帝的高风亮节,贤名不虚——当然,也有人暗嘲金衡愚蠢。

  若能当上此次会盟的副盟主,战火一旦真正烧起,绝对可以凭借此职位从战火当中得利的。金衡不要这副盟主的地位,却有的是人想要。

  有雷仙道侣毛遂自荐,想当一当这副盟主。

  有剑岳三子主动请缨,要争一争副盟主之位。

  有明河童子跃跃欲试,欲争此位。

  有东陵仙翁,对此位表示了兴趣。

  除此之外,赤驼帝、来俊帝、鬼花夫人、机造帝本人虽未表态,却全都获得了提名。

  宁凡算了算,主动争这副盟主位的,有七名仙帝,被他人提名的,有六人。

  仙尊仙王们没有一个参与副盟主的争夺,因为不够资格…

  倒也有好事者提名宁凡,被宁凡自己拒绝了。他可不想管理琐事,这副盟主,不当也罢。

  忽有一道千娇百媚的目光,带着几分异彩,扫到宁凡身上。

  宁凡一怔,睁开双眼,顺着目光找去,现是鬼花夫人在看自己,美目之间,居然颇有几分媚意。

  这是一个七劫女帝,身段婀娜,装扮颇有异域风格,虽一身黑裙黑巾的打扮,却不减风情,更添妩媚。唯一可惜的是,此女面上遮着黑纱,有神通遮掩容貌,看不真切;但只从身段来看,便可判断此女容貌不会差了去…

  这三个月以来,宁凡拜访了绝大多数的仙帝,只有少数仙帝拒绝他的来访,其中就有这鬼花夫人,曾将他拒之门外。

  宁凡记得,当日此女拒绝他造访时,目光相当的高傲冷淡,但今日却不知为何,有了主动,有了热情,有了…寻欢作乐的媚!

  “仙子看够了么?”宁凡微笑,传音问道。

  “只是看,如何能看得够,要吃到嘴里,才能真正填饱妾的空虚…久闻宁道友风流美名,不知妾这蒲柳之姿,可有幸,能和道友共赴**…只凭金衡道友安排的小侍女,肯定无法满足道友吧…妾身上的三张小嘴,一定可以满足的…”

  三张小嘴,哪三张…

  咳咳咳!

  这鬼花夫人,居然如此**地向他出邀请…宁凡面色不变,内心却是既无语,又古怪。

  他的魅力有这么大?

  居然能让一名女帝以如此露骨的言语,主动相邀?

  若真有这等魅力,上一次他求见鬼花,为何被鬼花拒之门外,这一次对方却又为何主动找了过来…

  宁凡暗暗催动窃言术,想看看此女的想法,现居然无法看穿此女心事,不由得暗道一声古怪。

  要知道以他如今修为,等闲六劫、七劫女帝根本无法抵挡他窃言术的窥探。但此女似乎身怀秘宝,可专门抵挡读心一类的神通…

  “今夜子时,妾在闺中,任君采撷…”人家都在议论正事,鬼花却忙着勾引宁凡成奸…

  “这…宁某今日在修炼某些功法,不宜行乐。”宁凡略感尴尬,回绝道。他心忧界河,哪有闲心和一个老女魔鬼混。

  “郎君要修炼多久,才可行欢?妾,不想久等…”鬼花皱眉,传音问道。

  “夫人很急么,须知这种事情,越是心急,越是没有趣味…”宁凡口吻略显调笑,但内心却是古怪感更浓,似有猜测。

  这鬼花想勾他行事,似乎很急?

  “究竟多久?”

  “十年。”宁凡胡扯道。

  “那算了…算我看错了人,郎君既然看不上妾,妾也无法勉强。”鬼花微微犹豫,不再理会宁凡了,再看宁凡的时候,神态恢复了从前的冷漠,没有刚刚的热情了。

  “这个女人,该不是急着找人寻欢,才对我前倨后恭吧…见我无用,便又恢复冷漠了?”宁凡暗暗猜测道。

  在众人的争执当中,最后一个副盟主的提名,一个个被筛掉。最终,第五名副盟主的任命,只从元丹、鬼花、来俊、赤驼、东陵仙翁这五名七劫仙帝当中决出。

  这五人支持者人数大致相同,如此一来,便需要另寻手段,来定出谁才是最适合副盟主的人选了。

  在苍帝的建议下,五人将会通过比斗,来决出名额。毕竟大家都是修士,实力才是根本,才是最让人信服的凭据。

  为此,金衡大帝特意开启了金牛宫内的一处斗技场,专门给这五帝斗法用。

  可惜斗技场上,五帝还没有打起来,忽一道青光破空而至,竟一路无视禁制阻挡,无视金牛宫修士的阻拦,强行闯入金牛宫内部!

  实际上,这金牛宫的禁制,大部分威能只会对异族生效,对东天修士则只会产生一二成的威能。饶是如此,想要顶着重重禁制强闯进来,也是困难重重的事情。没有八劫当中堪称顶级的修为,绝对无法办到此事。

  一层层禁制,被那青光视若无物地蛮横撞开!

  所有万古老怪都吃了一惊,心道是何人在破坏金牛宫的禁制,这行为,未免也太强势、太大胆了些!

  来人东天修士的气息,没有刻意隐瞒,如此,倒是打消了不少人对于异族入侵的担忧,松了一口气。

  但终究有不少老怪感到不喜。

  我等在此开会,你却一路强闯而来,虽是东天同道,却也未免太不把我等放入眼中了!

  尤其是金牛宫的界河二贤,更是对这青光的主人感到不喜。

  “天牛皮纹!”

  金衡帝面沉如水,第一个站出来,取出一个黄玉质地的古旧罗盘,微微催动,霎时间,整个金牛宫的禁制威能,顿时暴涨了数成不止。

  金牛宫内每一处禁制损毁,都需要耗费巨大人力物力来修复的,这神秘人无礼闯入,就算是前来参加会盟的朋友,也需要稍稍惩戒一二,否则便堕了金牛宫的威名!

  随着金衡帝不断加深罗盘的神通变化,忽有成百上千的天牛幻影,在宫殿当中一一显化。那些天牛皮肤之上,有着掌纹一般的奇异纹路,纹路之中透着古老仙威,给人以不可逼视之感。一道道天牛幻影目光冰冷,朝擅自闯入的那道青光撞去,带着古之仙帝以掌轰天的莫大气势。

  一些对于金牛宫了解较深的老怪,皆是惊声。

  “人言金牛宫的存在,本身是一件先天上品法宝的残骸,莫非竟是真的!”

  “古籍有载,太古某皇得道之日,天意化剑斩其半掌,断掌化天牛一族;又载,天牛逆纹,犹如逆圣掌纹,此牛影,莫非竟是传说中的天牛乎!”

  那强闯而入的青光主人一个不慎,被数头天牛接连撞中,那感觉,就如同被古之大帝接连劈中数掌,滋味绝不好受,不由得闷哼了好几声,声音苍老,长叹道。

  “传言金牛老祖以本命法宝化金牛宫,镇界河水族,今日一见,果然不凡,想单凭肉身强闯金牛宫,果然还是行不通啊。金衡道友快快收手,是故人前来,助你守界河来了。”

  这声音,透着九劫仙帝的浩瀚威压。

  这声音,绝大多数人都感到陌生,但却有极少数活得最久的仙帝,记得这个声音。

  冲和大帝第一个露出诧异之色,显然认得这个声音。

  金衡帝是第二个认出这声音的,目光陡然圆睁,继而一皱眉,收住了黄玉罗盘,散去了一道道天牛幻影,并主动打开了金牛宫内诸多禁制阻挡,任青光进入。

  如此一来,那青光再无阻挡,一路来到众万古老怪跟前,落在地上,现出一个青衣青巾的老者来。

  那青衣老者容貌普通,气息却凌厉异常,是一名九劫仙帝无疑了,因为被天牛撞了几下,体内仍有些气血翻涌,面色涨红,却也并未受什么伤。

  此人髻上系着及腰之长的浩然巾,手中托着一个白玉打造、似楼非楼似塔非塔的法宝,周身笼罩幻化莫测的青色祥云。

  “青天白玉楼!是你,你不是死在仙帝七劫量劫了么!为何竟还活着!当年老夫亲眼见你命牌粉碎的!”

  “八千万年前的东天第一魔,竟活到了今日!且还拥有了九劫仙帝的修为!”

  “此人不仅活着,居然也来界河了!有此人在,界河此乱,无忧矣!”

  “等等!这白老魔之前是不是说,他是以肉身硬抗金牛宫的禁制闯入的?居然没用使用他那成名法宝青天白玉楼?若是使用,莫非连这金牛宫的全盛禁制,天牛皮纹,也不能稍稍阻他吗!”

  有少数年岁悠久的老辈仙帝,对这名为白老魔的青衣老者议论纷纷。

  此地更多的万古老怪,则对此人的名头感到陌生。

  毕竟这白老魔乃是八千万年前的人物了,如今的东天还能记得他的,有几人?起码宁凡就没听过此人的名号。

  但却不敢小觑这白老魔半分,只因这白老魔一身气势,几乎与七代杀帝相差仿佛了!

  满座仙帝,唯此人最强!

  “哼!想不到你居然还没死!”金衡冷哼道。

  “哼!你这老货都还没死,我岂能死在你前面!”白老魔同样对金衡冷哼。

  两个老头本还在怒目而视,却忽而,齐齐放声大笑,大笑之后,却又相继老泪纵横。

  “八千万年了,当年恩怨,可还记得?”

  “记不清了。”

  “你老了,当年浊世仙君白玉楼,已经成了一个老匹夫。”

  “你也老了。当年的玉面牛君金衡,如今也只是一个老匹夫了。”

  “你来此地,所为何事?”

  “替故人守界河尔。”

  “你既然来了,这副盟主之争,怕是要争得更厉害了…”金衡苦笑。

  “争?谁敢和我争!这最后一个副盟主的位置,是老子的,有我在此,谁敢抢!就凭这五个酒囊饭袋吗!”

  白老魔对金衡还算客气,对别人就没有任何顾忌了。他冷厉的目光,好似掣电一般扫向来俊、元丹、鬼花、赤驼、东陵五帝,五帝被那气势一震,竟纷纷倒退数步,才堪堪稳住身形,各个面色难看。

  这白老魔,行事太无礼了!

  八千万年前东天第一魔又如何!大家平级为帝,你却称呼我等为酒囊饭袋,真当拥有九劫修为,便可横行于天下了吗!

  五帝皆知他们单一一个去战这白老魔,是不会有任何胜算的,既然这白老魔属意副盟主职位,则他们终究不可能抢得过。

  谁都知道争不过白老魔。

  但身为仙帝,被人如此羞辱却不反抗,是绝无可能的。

  帝有帝的尊严,这尊严,不可能被同级随意践踏!

  “白兄好大的口气,莫非以为凭你一个人就能…”赤驼帝话说一半,忽然被白老魔一声冷笑打断。

  “谁是你白兄!你算个什么玩意儿!滚!”

  白老魔一声魔吼,竟将猝不及防地赤驼帝震得喷血,神色大骇,羞愤难抑,满脸涨红,气恨如雷。

  不待开口回骂两句,却又听白老魔近乎嚣张地朝斗技场上五帝一指,道,

  “你们几个,一起上吧!老夫赶时间,等抢完副盟主,还得赶紧回去补觉,又有三万年没合过眼了你们知不知道!睡觉…睡觉可是一大奢侈啊你们知不知道!要是把握不住这一次睡觉的机会.,老夫又得再等好几万年才能睡觉,你们知不知道!不能睡觉,仙人也会疯的!你们...知不知道!”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