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003章 不救

第1003章 不救

  多兰…仙帝之女…圣山守陵人…三焰甲卫…

  宁凡目光微闪,此女从求救开始,到躲去他身后,一共也只有两句话,但这只言片语之中,却包含了很多信息。

  此女知道他是塔木外修,此女身后的势力是圣山守陵人,此女似有仙帝背景…

  而那些黑甲卫士的身份,则是三焰甲卫,这个名词很陌生,是宁凡进入大卑族后第一次听说。不过他并不是第一次遇见三焰甲卫了,之前遇见过数次,便隐已约看出,这三焰甲卫对所谓的圣山守陵人敌意很深....若无意外,这三焰甲卫与圣山守陵人之间,极可能是敌对关系!

  按照宁凡的初衷,他初入大卑,弄不清楚圣山、三焰的具体情况,并不打算得罪任意一方。即便那红发女子有意见他拖入浑水,此事也要看他愿不愿!

  眼见几名三焰甲卫围攻而来,宁凡一面倒退,避开几人攻击,一面平静地解释道,

  “在下是塔木部外修,并非圣山守陵人,这二人我不认识,诸位纷争,我亦无心插手。”

  后退的过程中,自然是直接撇下寻求庇护的多兰,压根不准备救下此女。

  一见宁凡竟抛下自己,不愿施救,多兰既惊且恼,若是在圣山之内,以她的美貌向人求助,几乎没有几个男子不答应的,眼前的男子竟如此冷漠,竟无视她的美貌!

  好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男子!

  此刻她法力近乎枯竭,即便面对渡真围攻也有不小的危险,银牙一咬,也不顾自己热脸贴上冷屁股了,紧紧跟在宁凡后面一同倒退,竟是宁凡跑到哪里,她就躲到哪里,生怕再被黑甲卫围攻。内心则对宁凡有了鄙夷,腹诽不已!

  此人枉为万古仙尊!即便被损刑封印了修为,也不必如此惧怕几个渡真、舍空吧,英雄救美的事情,对此人而言应该易如反掌才对,但他却不愿相助,若非能力不足,便是胆小之极!当然也可能是此人谨慎到了极点,轻易不愿插手圣山、三焰的纷争。只是此人难道不知,身为外修。若↓↓,想在大卑立足,就必须在这二者之间做出抉择吗,中立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念及于此,多兰一面躲在宁凡身后,一面故意误导着黑甲卫的判断,

  “师弟还在怪罪师姐吗,为何不愿承认自己守陵人的身份?还是说师弟怕极了三焰甲卫,只想独自逃生,不愿救一救师姐吗?”

  竟是下了决心。要将宁凡拖入到这场浑水之中!哼,想明哲保身,也得看看我多兰同不同意!

  那些黑甲卫一听此言,齐齐冷笑。不再理会宁凡所作出的解释,一道道充满杀机的神通、法宝,继续朝宁凡打出。

  宁凡狠狠瞪了多兰一眼,再次向黑甲卫们解释道。“宁某确实不是圣山守陵人,不信,诸位可验宁某体内刑环!切莫杀错了人!”

  只有一两个黑甲卫攻势一缓。似乎真想验验刑环的真实性,但更多的黑甲卫攻势却更加凌厉了,更有人放声冷笑道,

  “哼,区区外修,杀错便杀错了!与错杀牛羊猪狗何异!何须多此一举验你刑环!”

  “此人未必就与圣山守陵人无关,三言两语想撇清关系,不够!”

  “速击杀此子,以其头颅立功!”

  “即便此子不是守陵人,但与这多兰怕是大有联系,绝对不能放过!”

  几名黑甲卫近乎嚣张的态度,让宁凡神情有了冷意。今日之事,看来无论他如何解释,都要卷入这场浑水!

  都是那个叫多兰的女人害的!

  “宁某不愿与诸位交恶,诸位一定要动手吗!”宁凡语气有些冷了。

  轰!轰!轰!

  回答他的,是几名黑甲卫鬣狗一般地疯狂进攻!这些人打定了主意,今日宁可杀错三千,也绝不枉纵宁凡!

  如此一来,宁凡倒也懒得再和这些黑甲卫废话了。

  他虽顾忌交好大卑族之事,但若对方一逼再逼,则另当别论。他虽不喜被人当枪使,但事已至此,想不当枪也不行了!

  且此地位于凶域,极为偏僻,只消得灭口干净,撇清因果,事后谁又能知晓他杀过三焰卫,未必就会与大卑族交恶。

  几名黑甲卫见宁凡不敢还手,气焰更加嚣张,还欲再攻,忽然齐齐神情大变!

  却见宁凡目露寒芒,不再后退,也不再躲避,任一道道神通法宝打在身上,顷刻被淹没在了刺目的光芒里。

  “此人定是疯了,竟敢硬接我等攻击…”

  一个黑甲卫不屑一哼,但下一个瞬间,他的不屑便化作震惊,继而化作惊恐。

  却见一道人影,一点点从刺目光芒里走出,完全无视众人攻击,也没有任何一道攻击能攻破他的肉身防御,其肉身之强,给几名渡真一股骇然之感。

  这便是九涅天魔的强大!等闲渡真的攻击,连破他肉身防御都难以办到!

  宁凡身形一闪,出现在一名黑甲卫身前,速度并未全开,但落在区区渡真的黑甲卫眼中,却已经形同鬼魅了。那名黑甲卫甚至连反应都做不到,便被宁凡一拳轰中胸口!

  巨力一震之下,其护体黑甲,几乎在一瞬间便分崩离析,这种分崩不是普通的崩溃,而是一种规则层面的破坏!继而就连他的肉身,都在一瞬间直接爆成血雾,粉碎地不能再碎,自是一命呜呼,连元神都无法逃出!

  “好恐怖的肉身,此人随手一拳,竟比许多后天法宝威能还强!”

  其他几名渡真黑甲卫大吃一惊,抽身便退,哪能不知宁凡是个硬茬,非渡真可匹敌。可惜现在才想退,不免有些迟了。

  但见宁凡身形一晃,便不见了踪影,几乎在同一个瞬间,匆匆后退的几名渡真黑甲卫。皆有了脊背发凉的感觉,眼前都有黑影闪过,却无人能看清那黑影动作,连反应都做不到,便被一股股巨力轰中,纷纷肉身崩溃,暴体而亡,血洒长空!

  此地惊变,顿时引起了其余黑甲卫的重视!

  三名舍空巅峰修为的黑甲老者,面色皆是一沉。事实上。早在宁凡现身之时,三人就注意到宁凡,只是谁也将宁凡放在心上。无人料到,这个看起来有些胆小怕事的外修,竟真敢跟三焰卫动手,行灭杀之事!

  “区区外修,竟敢杀我三焰卫,必须以命相抵!雷魂化弓!”

  其中一名黑甲老者怒极反笑,一声令下。已带着十余名三焰卫朝宁凡冲来,及到近前,双手一搓,顿时便有紫芒在手心酝酿。化作一张雷霆小弓。

  这小弓并非实体,而是药魂之力所化,药魂是炼丹师的专属神通,若是精通战魂术的炼丹师。则可以令药魂之力融入神通,这正是大卑族修士最擅长的事情。

  “合魂!”

  黑甲老者身后的十余名渡真黑甲卫,齐齐大吼一声。释放出自身药魂,融在老者体内,霎时间,黑甲老者修为节节攀升,竟在极短时间内,堪堪达到了碎念初期的境界!其手中雷霆小弓,雷光更是盛了数成不止!

  “空中雷生火…祭雷箭火!”

  黑甲老者弯弓一射,顿时便有一道赤红火焰将弓身包裹,化作一道火箭袭来。

  那火箭缠绕着电弧,带着浩瀚雷火之威,隐约间更与天地大势相连,使得天地间温度陡然升高。那些渡真黑甲卫承受不住那等声威,合魂之后,立刻匆匆后退。

  黑甲老者自信地看着天地间的那道箭芒,此术是他最强底牌,曾助他以舍空巅峰修为,重创一名碎念初期!

  宁凡同样目光微凝,但也仅此而已。对方的合魂秘术十分古怪,竟然能通过彼此的药魂叠加,短时间内增幅修为,颇有几分玄妙。这一箭要伤普通碎念初期,怕还真有几分可能,但想伤他,远远不够!

  面对来箭,宁凡直接魔掌一挥,朝那雷火箭光抓去,丝毫不惧箭上锋芒。

  “此子是在找死!”黑甲老者不屑一笑。

  似在回应黑甲老者的话语,那被宁凡擒在掌心的雷火,如一条雷蛇一般,忽然一抖,顿时迸发出无数雷弧,打在宁凡身上。

  滋滋作响的电弧,威能颇为了得,但以宁凡肉身之强,打在他的身上,却只有轻微麻痛的感觉,想要破开肉身防御,更是不够,这,还是他未动用太素雷星的结果,若动用了,则连些许麻痛都不会有!

  宁凡面露无情之色,掌力一吐,将掌中雷火箭震成粉碎。周身精气流转之下,古魔之威毫无保留地释放而出,冲天魔气如同无数黑云压下,随着那魔威不断攀升到了,宁凡一声魔吼吼出,这一吼,动用了天魔九涅的全部力量!

  吼——

  古魔之吼,亦是一大攻击手段!这吼声只一声,但回荡在天地间,却一化十,十化百,顷刻便有成千上万道吼声回荡,吼声震天!

  那不似人类的吼声,而似野兽,似山崩,似一个个上古魔头血脉逆流之音!

  黑甲老者只觉一股无可匹敌的魔念轰入双耳,一轰之下,顿时如遭重击,吐血倒飞而出,双耳嗡嗡作响,气血更有了逆流的趋势,手中的雷弓几乎都快抓不稳了,望着宁凡的神情,头一次带上骇然之色。

  那魔吼席卷开来,如一滴黑墨点在天地白纸之上,朝着四周疯狂扩散。在黑甲老者身后,那些修为仅只有渡真的三焰卫,直接便有数人,识海被宁凡一吼震碎,惨叫而亡!余下的渡真,也纷纷狂喷鲜血,虽然没死,却也识海重创,连维持飞行都有些艰难了!

  远处,巨剑男子正在数十名黑甲卫的围攻下左支右绌,那魔吼出现在毫无征兆,以至于拼斗的双方还未反应过来,便一个个被那魔吼震得吐血,简直就是无差别攻击。

  就连名为多兰的红发女子,都没逃过这魔吼之击,原本就虚弱不堪的身体,竟直接在这一吼之下,有了重创!

  那魔吼继续席卷,掀起无数声浪。朝那封天锁地的禁制撞去。那可是等闲舍空巅峰都破不开的禁制,却在宁凡一吼之下,直接崩溃!

  此地封印解除!

  “古魔!且竟是九涅天魔!”

  那手持雷弓的黑甲老者,内心震惊不已,这是古魔之吼,不会错!唯有古魔一族,有着如此霸道凶戾的魔吼!

  若宁凡只是古魔,还不至于吓到他,关键是,宁凡的古魔修为起码达到了天魔第九涅!第九涅的天魔。已不是普通碎念初期的修士可以战胜了!雷弓老者不是真正的碎念初期,只是借助合魂秘术暂时提升到这一境界而已,且那提升也只是一霎,此刻修为已经回落到舍空巅峰,更有了些许虚弱之感,正是这合魂秘术的副作用!

  他们三焰卫,此行一共也只出动了三名舍空巅峰而已,加在一起,也未必是这名九涅天魔的对手!

  但就算无法战胜。也必须迎战!击杀圣山守陵人,是他们的任务,若任务失败,同样得死!

  “杀!”

  三名舍空巅峰的黑甲老者。几乎同时下达了这一命令,一个个悍不畏死的黑甲卫,悍然点燃了元神,要与宁凡拼命。

  所有人都去围攻宁凡了!这是两名圣山守陵人的机会!

  此时此刻。已只有少数几个渡真黑甲卫,在和巨剑男子缠斗了,巨剑男子好歹也是舍空巅峰修为。就算被围攻了多日,身体虚弱,此刻强冲之下,还是勉强冲开了几名渡真黑甲卫的封锁,驾上遁光就跑。

  原本躲在宁凡身后不远的多兰,此刻同样趁机跑路了。

  尤其是多兰,在宁凡无差别的魔吼后,对宁凡的冷漠无情有了更清晰的认识。若她修为弱些,怕是刚刚就和一些三焰卫倒霉蛋一样,直接被魔吼震杀了!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宁凡根本没打算救他们,对她之前的求救更是无动于衷,否则大可使用其他神通伤敌,而不是使用这种敌我不分的魔吼神通!

  不,不是敌我不分,而是宁凡将此地修士,通通当做了敌人!三焰卫想杀他,所以是敌人;多兰算计了他,强行将他拖入浑水,同样被他当成了敌人!

  多兰忽然明白了这一点!

  可笑,真是太可笑了!以她的美貌,她的身份地位,去向区区一个外修求助,不仅没有得到对方帮助,更被对方当成了敌人!

  “此人被我算计在先,故而视我为敌!如今已对三焰卫下杀手,未必不会对我等守陵人动手…”念及于此,多兰哪还敢在此地久留,与那巨剑男子一道,匆匆逃离了。

  “三焰卫41人,圣山守陵人2人…”

  见多兰、巨剑男子逃脱,宁凡目光微微一眯,却也暂时不打算理会。面对黑甲卫的勇猛进攻,宁凡面无表情,抬脚一踏长空,周身顿时化作一道金光,从原地消失,瞬间出现在一个又一个的黑甲卫附近。

  渡真修为的黑甲卫,往往连承受他一拳一脚都办不到,十余个呼吸而已,此地已死得只剩三名舍空巅峰的黑甲老者了。

  又二十息过去,连那三名黑甲老者,也通通死在宁凡手上。

  杀死这些黑甲卫,并不能带给宁凡成就感,不过让他意外的是,这些三焰卫极为硬气,即便战死到最后一人,即便被他的古魔之威摄住,也没有半点后退、求饶的打算,直至连最后一人都战死…”

  对于敢于奋战到死的修士,即便是敌人,宁凡也是不吝称赞的,可惜敌人就是敌人,生死修真路,他自然不会手下留情的。而在搜过三名黑甲老者的记忆后,宁凡对大卑族的事情,终于有了较为深入了解。

  原来整个大卑族,一共分为三个部分!

  大卑族各大部落修士,是采药圣人药奴后裔。

  圣山守陵人,是采药圣人善尸的门徒后裔。

  三焰卫,是采药圣人恶尸的门徒后裔。

  从地位上讲,所有大卑族部落修士都只是奴仆,而那守陵人、三焰卫,才是整个圣域内围真正的主人!

  “我从前只道结交大卑族,是要结交那些部落,如今看来,却是错了…大卑族真正的话事人,不是那些部落首领。也不是中州五帝,而是圣山、三焰两大势力!圣山,是大卑草原上的圣地,是圣人死后遗念所化;三焰,是三块十级凶域大陆的统称,在大卑族内,十级凶域只有三个,皆是三焰卫的领土…”

  “三焰与圣山,自古以来便是敌对!外来修士若入大卑,必须从二者之中选择一方加入。这是大卑的规矩,否则二者皆敌…”

  “整个大卑族绝大多数的部落,都是圣山的附属,我所在的塔木部,同样是圣山附属,故而我加入塔木部的行为,等同于选择了圣山阵营,这一点,在我加入塔木部后已无法更改…击杀三焰卫。此事不难遮掩,毕竟在三焰之内,三焰卫的生命比草更贱,数量更是庞大。故而死后很少会有人过问。且三焰卫的活动范围局限于凶域之内,从不外出,故而得罪三焰,并非什么大事;反倒是圣山修士数量不多。随便死亡一人,都会有无数圣山强者追究此事…”

  宁凡心思飞转。

  他的本意,是把多兰、巨剑男子一道灭口。只是如今看来,这种行为似乎有些不妥,容易引发更大变故。

  毕竟普通圣山守陵人死去,都会有不少人追查,更何况是那个名叫多兰的女人…在三焰卫的记忆里,多兰在圣山上的地位,有些特殊啊…

  “这二人杀之不祥,但也不能这么轻易放掉,无论如何,算计于我,总是要付出些代价的。”

  宁凡放出魔火,毁去众三焰卫的尸身,又施术搅乱了此地杀人因果,方才去追多兰二人。虽说三焰卫死人后很少追究,他还是决定小心一些…

  名为皮雄的巨剑男子,此刻正和圣女多兰拼命逃遁。

  “师妹,我们有必要如此匆忙逃命吗,那宁姓外修虽强,却毕竟受损环所限制,未必能在短时间内杀光三焰卫,也未必敢在杀人之后继续追杀你我二人。他是从矿脉空间走出来的,必定找到了一些六星涅母石,我们好歹也是圣山守陵人,若强行索要,料他不敢不给,连任务奖励都能省去!当然,除非他想得罪我圣山修士…”皮雄微微不屑,他不认为一个外修有挑衅圣山的胆量,对于六星涅母石,他可是志在必得。

  “师兄此言差矣!这宁姓外修性格并不软弱,反倒极为刚强。起初他对三焰卫的示弱,多半是存了极大目的进入大卑,也因此谨慎之下,不愿得罪大卑任何一方的势力。后来发觉解释不通,此人立刻对三焰卫暴起出手了,简直没有半分犹豫!如此杀伐果决,此人又岂会顾忌你我圣山之名!如此之人若是决定动手,就绝不会留三焰卫一个活口!这种人最是无情,也最是谨慎,为求彻底掩盖此事,甚至极可能会将我等一并灭口!现在我只求从他魔掌逃出,你却还惦记他的六星涅母石!你真是…”多兰气笑了。

  这个师兄城府太浅,若非修炼资质还算不错,绝对没有资格成为圣山守陵人的。

  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那点六星涅母石!命都不要了么!

  “…这宁姓外修修为受限,但终究是万古仙尊,想杀几个渡真舍空,绝对不会花费太久!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必须早些逃离此地,才能安全!若是被他追来,可就悔之晚矣!”多兰又道。

  此刻,她的内心充满后悔。

  若早知宁凡个性强势,她就算要向宁凡求救,也不会使用算计的方式,直接将宁凡拖到三焰卫的对立面…想来这样的小算计,已经触怒这位外修仙尊了,罢了,总归借助此人之力逃出生天了,还是速速离开凶域吧!

  “莫怪师兄多嘴,师妹你行事就是太爱小题大做。那宁姓外修再胆大包天,也不敢对你我二人出手的。说起来,这宁姓外修确实可恨,你已低声下气向他求救了,他非但不救你,反而一声魔吼,不分敌我地攻击,害得你我伤势又重了几分!哼,若非如今是闭陵期,以我皮雄的地位,轻易就能叫来一大批圣山之修,给此人一个教训!”皮雄冷哼道。

  他话音才刚落,前方轰隆隆中,忽然传来一道霹雳声响,但见一道金光划过天际,金光之中,徐徐走出一人,挡住了皮雄二人前路。

  “不好!”

  多兰俏脸惨白。

  追上他们的,正是浑身煞气、一脸无情的宁凡!

  “你想教训宁某是么?宁某给你一个机会,你此刻就可以教训我!出手吧!”

  一股滔天的古魔之威,化作滔天魔云,轰然压下,震得皮雄鲜血狂喷,傲慢的眼中有了恐惧…u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