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107章 神灵气血如山海

第1107章 神灵气血如山海

  暗祖四术,指图炉轮,历来为暗族不传之秘。族内有资格修习四术的人极少,能真正修成的更少。

  诸多族人中,能同时修成四术中前三术的,只有黑绳一个人而已,再加上他的特殊身份,也难怪暗族五圣会如此看好黑绳,认定宁凡必败无疑了。

  若宁凡胜了,那才奇怪呢,要知道就算是族内准圣,也最多能和黑绳拼个平手…

  …

  暗掌位虚空中,黑绳皱着眉头,看着被毒力麻痹的手掌,久久不言。他不愿承认,却不得不承认,自己大意之下,被宁凡小小算计了一把。

  那咳出的一口毒血,是他大意的警醒,但,大意又如何?一口血而已,便是再咳几百几千万口血,他也不至于丧命的。

  “真是无聊的手段,居然在水淹瓶上下毒,诱使我抢夺此瓶…哼!脑子还算灵活,毒力也还算不错,若是等闲仙帝被你毒力所算,多少会落些伤势吧。可你不知,我和那些杂碎不同,这等雕虫小技对我而言,无用!”

  黑绳不屑一哼,周身忽然血光大作,血光波及之处,无数古树虚影出现,遍布掌位虚空,每一道古树虚影都透着庞大的生命气息,气息浩如山海,不过出现没多久,那些虚影便又相继消散了。

  血光也好,古树虚影也罢,都不是神通,而是其体内庞大气血引动之后,呼应天地所形成的的异象。

  侵入他体内的毒力,被他不惜反噬,强行炼化了个干净,掌心自然再无任何麻痹之感,恢复如初,再看宁凡,慵懒地打了一个哈欠。

  “…虽是雕虫小技,不过看起来幻术确实对你意义不大,连千龙幻都伤不得你分毫啊。既如此,我便稍稍出些力气好了,就用一成实力,来和你打吧。”

  何其藐视的口吻!

  但这一次,宁凡并没有因对方藐视而动怒,而是深处震撼当中,目光骤变!以他的心性沉稳,修真以来极少会有如此骇然色变的时刻,这一次却也不得不破例了。

  虚空中惊鸿一现的古树虚影,似乎是…一些上古典籍当中记载的生命古树异象!这些古树虚影不下千道,若真是生命古树,且有千道,岂不是说…

  那黑绳周身血光,完全是体内庞大气血散发出的光芒吧!这是何等庞大的气血,何等旺盛的生命力!第二步当中,怎会有这等怪物存在!

  倘若普通仙帝的生命气息,给宁凡的感觉是一片汪洋大海,则黑绳便是浩瀚星空,便是洪荒宇宙,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

  这黑绳表现出的气血浩瀚,起码是普通仙帝的…上千倍!

  自己的毒攻没有奏效吗?

  不,不是的…

  倘若他的毒攻伤害,能造成普通仙帝百分之一的气血损伤,则对于黑绳而已,损伤的气血只是十万分之一不到,因过于微不足道,伤势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是一个怪物,真真正正的怪物,其存在完全背离了修真常识,想对他造成足够严重的伤势,极难!想将其击杀,更是难如登天,击杀他的难度,堪比击杀一千名仙帝!

  “呵呵,这乱古传人似乎被黑绳的庞大气血吓傻了。”外界一名暗圣不屑摇头。

  其他几圣亦是纷纷笑道。

  “也怪不得这乱古传人目瞪口呆,怕是第一次见到气血如此庞大的生物吧。黑绳旁的不说,单只说生命力之浩瀚,便是等闲仙帝的数千倍,生命古树异象,唯有气血过于强大的人才可出现,气血越强,异象中的树影越多,便是我等准圣,也难以幻化出此异象的,黑绳却能幻化千树,怪物之名,可不是说说而已。”

  “假设某种神通成功命中,可对等闲仙帝造成致命伤害,则这等攻击需要数千次命中,才有可能击杀黑绳,且这当中,还不能给黑绳肉身自动回复的机会…”

  “拥有的神灵,即便只是一个半神,也不是常识可以理解的…莫说是这乱古传人了,便是我等准圣,又有谁能真正击杀黑绳?怕也唯有老祖这等远古大修,能有办法灭杀黑绳的,也因如此,放眼我族,黑绳只惧老祖一人,除此之外在任何人面前,都是高高在上的神尊…”

  “古往今来,第二步当中能与这等怪物生命力媲美的,也只有不死大帝一人了。以不死血脉力压王血神灵,那才是真正的强势啊…”

  意识到黑绳的恐怖,宁凡虽说不至于恐惧,但内心却怎么也无法平静的。

  他起初只以为,所谓的暗祖传人,会是自己有生以来遇到的同级大敌,却不料,对方与他根本不处于同一个层次,而是…远远超出!

  就算这黑绳站着不动让他打,他要打多少年,才能杀死黑绳!

  “不要走神,让我玩得尽兴些,虽说我只会使用一成实力,但你也足以自傲了,须知便是我族六劫仙帝,最多也只配让我使用半成实力。接下来,我不会再用幻术,只用我师成名绝学,杀你足矣。”

  黑绳缓缓抬起手指,无穷无尽的黑气,从天地之间呼啸而来,聚集在他指尖,形成黑火燃烧。那黑火并非火焰,而是极致的暗掌位之力所化!

  巨大的黑阳,出现在黑绳身后,透着古老的气息!

  邪恶的暗之气息,陡然散开,天地灵气都在这一刻被黑绳生生污浊,若无一定暗之防御,都不敢随便吸收天地之力了。

  这是暗祖四术中的黑曜指,这种神通,宁凡曾经见森罗施展过,以森罗的修为,当年只一指便重创九幽大帝。黑绳的实力远超森罗,更是暗掌位的拥有者,由他施展而出的黑曜指,威能几乎是森罗使出的数倍不止!

  足以一击重创等闲六劫仙帝了!

  如此恐怖的一指,真的只是黑绳一成实力吗!

  宁凡面沉如水,此时此刻他已深知,自己这一次来暗族,怕是无论如何都胜不过黑绳了,大概连普通准圣都无法令黑绳落败吧…

  但就算明知黑绳不可战胜,宁凡也不愿承认自己的失败,他是代表乱古大帝而战,他不可以败给黑绳!

  瞬息间,黑绳一指按落!

  指尖,黑火熄灭!

  但其背后的巨大黑阳,却瞬间崩碎成无数黑炎碎片,那些黑炎碎片继而幻化成成千上万的黑色火鸦,火鸦聚集在一起,幻化成一根黑火巨指,有遮天之巨,朝宁凡当头来临。

  “神剑斩道!”

  十字光环之下,宁凡大手一挥,阴阳五剑发动,以无穷法力幻化出一柄千丈神剑,朝巨指斩去。

  这巨指是掌位道则之力所凝,以斩道神剑去斩,理论上可以获得巨大的伤害加成。

  但那只是理论!

  怪只怪黑绳的实力太强了,若是森罗使出黑曜指,宁凡或许可以一剑斩灭对方之术,但换成黑绳来使用,则有了不同。

  斩道神剑只在黑曜巨指之上,斩出了一道细小伤口,便被巨指上的黑暗之力吞噬殆尽!

  而后,遮天指芒化作无边黑色光海,将宁凡淹没,滋滋作响的锐鸣声,是数之不尽的黑色光芒,在绞杀宁凡的声音!

  “号称无物不破的乱古五剑,在你手中居然只有这点威能,真是太扫兴了…也不知是你太弱,还是这神通,本就不够强大…”

  黑绳望着指芒形成的黑色光海,大感失望。

  在他看来,宁凡没有挡下指芒,被指芒正面击中,多半是要死掉了。难为他终于肯为宁凡使出一成实力,没想到才以一成实力出了一指,便结束了战斗…

  乱古传人,很弱。

  乱古大帝,怕也不会多强,徒有虚名啊。

  “…与你相比,我确实称不上强大,但弱的只是我一个人,阴阳五剑,绝不弱你黑曜指半分!”

  黑色光海中,一个金焰巨人一点点呈现出来,那是宁凡不再留手,一意孤行所化出的灭神巨人。

  灭神巨人行走于光海中,任周遭光海伤害再巨,也无法伤其分毫,端得是防御逆天。

  “这是…开天之器!此子竟有如此重宝!”外界暗族五圣,皆是倒吸一口冷气。

  他们虽说没有直接认出灭神盾,但开天之器的气息,还是感应出了一丝,每个人眼中都生出了贪婪之色。

  “竟是开天!不可能!此子何德何能,竟有此物,这可不是乱古能赐给他的东西!乱古都不配有的!”大暗黑天一重天,某座巨棺中,暗祖双目一震,而后同样有了贪婪之色闪过。

  面对开天之器,谁能不心动,强如远古大修也要垂涎!

  也因如此,但凡有半点可能,宁凡都不愿当着这么多贪婪老怪的面,暴露灭神盾的存在。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已经不想再顾忌那么多了,不使用灭神盾,他没有任何把握与黑绳对等而战,对方…强过他太多!

  可无论如何,他都不愿败给黑绳,不愿让乱古大帝被区区黑绳小觑!

  以乱古之名,这一战就算无法取胜,他也绝不容许自己落败,任你气血再强,也要打到你气血亏空!

  “你竟有开天!”始终一副高高在上姿态的黑绳,终于变了神色,神色透出强烈的震惊。

  开天之器…那等重宝,怎会出现在第二步修士手中,便是第三步圣人,其实都不配拥有的!

  不,并不是完整的开天之器…但就算只是碎片,也不应被第二步持有才对!

  且不知为何,宁凡的开天之器透出的气息,带给黑绳极为不妙的感觉。他同样没有认出灭神盾,但却从灭神盾之上,感觉到了一丝危机…

  “一剑不够,十剑如何,百剑如何!”

  灭神巨人手持逆海巨剑,一剑剑劈出,在黑暗光海当中劈出一条真空道路,剑光所及,必有黑芒被破灭掉。

  十字光环之下,宁凡不必担心法力损耗,唯一需要顾忌的,只是心神上的损耗。

  好在,米袋当中还有堆成小山的回神米,藏身于灭神巨人体内的宁凡,一旦心神不足,便可即刻服食稻米回复。

  “你有开天之器的碎片,确实令我震惊,但此刻的你,还不足以逼出我更多实力…双极黑曜!”

  黑绳第二指按落,背后忽而出现第二个巨型黑阳,崩溃后化作第二重黑色光海,朝宁凡淹没而去。

  光海威能顿时暴涨一倍不止,滋滋作响的黑暗之力,化作一道道霹雳,劈在灭神巨人身上,几乎每一息都有数百道攻击打在灭神巨人身上,却只能打出一圈又一圈的金色光晕,无法攻破灭神巨人防御分毫。

  灭神巨人不发一言,沉默挥剑,以尚未臻至最高境界的阴阳五剑,抗衡着已修炼圆满的黑曜指。

  实力也好,神通熟练度也罢,宁凡没有一个占据优势。但这其中,没有一个是他低头认输的理由!

  绝境当中,往往可令人有所突破,是以才会有人酷爱挑战强者,只因越是危险的战斗,收获往往也越大。

  此刻的宁凡,便是这种情况,往昔使用斩道神剑的一幕幕,浮现于脑海,越是紧要关头,那些回忆反而越安静,越清晰。对于阴阳五剑,他忽然有了前所未有的理解。

  阴阳五剑,五剑各破一法…

  破是其中妙理,而这个破字,似乎与古魔破灭道彼此呼应…

  当年的乱古大帝,是不是也因神妖魔三修,对古魔破灭道有所领悟,才创出了阴阳五剑…

  破灭,破灭…

  阴阳五剑,无物不破,如何才是破,如何才是灭…

  灭神巨人释放的斩道神剑,渐渐有了变化。

  往昔宁凡使用斩道神剑,往往透着一股中正平和的味道,但这一次,他所发释放的斩道神剑,却透着一股子魔性,一股子霸气,一股子不讲道理,一股子蛮横。

  这是宁凡在将自己领悟到的古魔破灭道,将自己一生领悟到的魔道,强行注入斩道神剑当中!

  斩!

  斩!!

  斩!!!

  古魔前方,绝无阻挡,拦路者,尽诛杀!

  灭神巨人持剑而战,一次次斩开黑暗光海当中袭击而出的黑色霹雳,气势越来越盛。

  黑暗光海的攻击,伤不得宁凡,但宁凡每一剑出,都能斩灭一大片光海。

  十剑,二十剑,三十剑…

  七十余剑之后,灭神巨人彻底斩灭了连天光海,毫发无损走出,一剑跨越无数距离,斩向黑绳。

  似挑衅,亦似一种证明!

  我乱古绝学,不弱你黑曜指半分!

  “不过破了我两指而已,便如此让你高兴吗!”

  黑绳冷哼一声,以黑曜指幻化出一颗黑色太阳,朝宁凡砸下。

  宁凡又是七十余剑,一气呵成斩出,将黑色太阳击得粉碎。再一个晃身,忽然欺近,逆海剑沉重劈向黑绳,带着七颗修真星的重量。

  黑绳感受到了逆海剑上传来的劲风,可他不屑于躲避,直接以肉掌去接逆海剑的沉重剑锋。

  十字光环的封定效果,对他无效!

  七星的重量,没有晃动黑绳身体半分,他不动如山,轻易便以肉掌挡下逆海剑的一斩,肉身之坚硬,气力值庞大,让宁凡暗暗心惊。修道至今,他还是第一次遇到纹丝不动硬接逆海剑的敌人!

  好在这一剑并非是全部,在黑绳硬接此剑的瞬间,成百上千的神通,在十字光环内成型,打在黑绳身上。

  黑绳冷笑,不躲不避,上千神通合一,足以让一些仙帝望风而退,但打在黑绳身上,却只令他的皮肤、头发、皮裙有了些许焦糊,所造成的伤害,根本不足以让生命力庞大的他,伤及根基。

  “乱古传人,这就是你的全力么,真是太弱了!”

  黑绳右手一甩,将逆海剑连同持剑的灭神巨人,一并扔了出去,巨力传开,竟震得灭神巨人有了些许裂痕。

  徒手打破灭神巨人的防御…这黑绳,好厉害!

  但这却不是黑曜指的功劳,而是黑绳本身肉身厉害,才能达到的结果。

  一些巨力透过灭神巨人法相,传至宁凡身上,震得宁凡五内如裂,咳出鲜血。

  差距,太大…

  但这一战,不能怯,不能退!

  吼!

  宁凡战意越来越盛,战阴阳的加成,使得宁凡意志始终坚如磐石,不会在任何强敌面前心神动摇。

  “狱雷绳!”

  宁凡心中暗暗呼唤狱雷绳的名字,藏于虚空某处的狱雷绳,顿时有了感应,忽然出现,将猝不及防的黑绳捆了个结实。

  黑绳一怔,继而冷笑,周身猛地一怔,竟直接挣断了狱雷绳,毁掉了这一先天法宝!

  心神相连之下,宁凡再次咳出一口鲜血,有了反噬,好在十字光环回复惊人,瞬间便将所有伤势回复了。

  损失一件先天法宝,绝对足以让寻常仙帝心疼欲死了,但对于多宝的宁凡而言,并不是多大的事情。

  黑绳挣断了宁凡的狱雷绳,正欲嘲讽两句,忽然一怔,再次咳出一口毒血,继而大怒!

  同样的伎俩,他居然被宁凡算计了两次,这狱雷绳上,居然…也有毒!

  “我说过!你的雕虫小技,对我无用!”黑绳恼羞成怒,任谁在同一个坑跌倒两次,都不可能平静。

  “你也说过,只会使用一成实力与我斗法,我可不觉得,你一成实力就能破我金身法相,毁我先天法宝。”灭神巨人冷声道。

  黑绳更加愤怒了,只感觉宁凡每一字每一句都在打他的脸。

  确实,他见宁凡破掉自己的黑曜指后,不知不觉得,就用出了十成实力,否则宁凡怎可能使用了开天之器,还被他压制打。

  修真斗法,谈不上诚信,说不上卑鄙,他亦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就算食言而肥,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但被宁凡当面指出,还是激起了一丝火气!

  “只会逞口舌之快,果然只是杂碎!”

  黑绳满面杀气,大手一挥,无穷黑暗之力化作一副巨大泼墨仙人图,朝宁凡猛地卷去。

  这泼墨仙人图,正是暗祖绝学的第二术——黑水图。

  黑水图听名字没有什么霸气,但那黑水二字,其实透着无尽杀意。便是等闲仙帝被收入此图,只消得一时三刻,便可化作黑水而亡,厉害异常。

  宁凡虽自信自己灭神巨人足够强大,却也不愿被平白收入此图,操控灭神巨人连斩九十余剑,以斩道神剑,将这黑水图劈成粉碎。

  修成暗阴阳的宁凡,对于暗之道则极为了解,若这黑水图是其他道则构造而成,他绝对无法凭借斩道神剑轻易将其斩碎,但可惜,有暗阴阳在,他就算不是黑绳对手,自保还是有些办法的。

  一击得手,宁凡趁胜追击,操控灭神巨人朝着黑绳打出一拳又一拳古魔破山击。

  连击势如暴雨,但黑绳硬是直接拿肉身接下全部拳芒,一直打到八百连击,才堪堪将黑绳打吐血,不敢硬接古魔破山击了。

  于是乎,每当宁凡古魔破山击连击到一定次数,黑绳便使用定天术,将宁凡短时间定住,破一破宁凡连击的势,使得宁凡根本无法打出高连击,造成有效杀伤…

  “连老祖第二术都镇不了此子吗!”

  “此子明明实力不如黑绳,但却连连破掉老祖之术…”

  “难道我暗族绝学,真的不如乱古绝学吗!我不信!”

  “哼!若黑绳不用老祖神通,直接拿肉身去揍这小子,多半已经将这小子打死了…”

  “慎言!让老祖听到你这话,可是不妙!”

  外界暗族五圣,皆无法平静。

  他们本道宁凡只能在黑绳手中撑少许时间,但细细算来,黑绳已经和宁凡打了将近半个时辰了,居然还没有拿下此子!

  半个时辰的苦战,对于宁凡的心神负荷可想而知,要知道这半个时辰,他可都是开着十字光环在和黑绳战斗。藏身于灭神巨人体内的他,隔一会儿就得服食大把回神米,恢复心神。

  短短半个时辰,他便吃掉了上千斤回神米,米袋当中,还有八万多斤新米,但若是一直这样消耗,未必能撑到和黑绳斗法结束。

  黑曜指连攻!

  斩道神剑连挡!

  黑水图十二副图齐镇!

  斩道神剑千剑合击!

  表面上看,宁凡和黑绳战了个势均力敌,但宁凡心知肚明,对方虽说使用了全部实力,却执着于使用暗族神通来攻他,偏偏对方的暗族神通被他一身所学全部克制,这才使得对方始终无法对他造成致命打击。

  若对方直接使用变态到发指的肉身,来和他打一场肉搏战,宁凡不知自己能撑几回合…

  灭神巨人可能会被这个黑绳几十拳给打爆…

  “若我修为再强一步,对抗这黑绳应该就不会如此吃力了…我手中有五万颗无量丹,更有三座万年岁月塔还未使用,若是…”

  宁凡拳头一握,有了决断,他知道若不做任何改变,继续这么一股脑打下去,他只有落败一条路。

  “阴煞炉!”

  黑绳迫不得已,终于连暗祖第三绝学都施展出来了,以神通幻化出了一个无边巨炉,直接将灭神巨人关入其中。

  阴火在炉中熊熊燃烧,竟有将灭神巨人炼化为焦炭的趋势!

  但没过多久,这阴煞炉便被宁凡上千道斩击给劈开了,逃了出来。

  因为这阴煞炉是暗祖绝学,也是以黑暗之力为基础运行的神通,拿来对付宁凡,当然十分不利。

  “连我师第三术都伤不得你么,可惜我不会我师最后一式,否则杀你定然不会多难…”黑绳皱眉。

  幻术杀不掉宁凡。

  法术杀不掉宁凡。

  果然,只能用他最为擅长的体术了么…

  嗤!

  黑绳一步踏出,以不逊于宁凡的速度,瞬间出现在宁凡身边,二话不说,抬手便是不讲道理的一拳。

  这一拳给宁凡一种匪夷所思的感觉,好似整个掌位虚空的力量,都加成在了一拳之上,更因此拳本就气力叵测,一拳临身,竟直接打穿灭神巨人,并将巨人体内的宁凡轰成血雾。

  不对,手感不对…

  该死,明明我才是暗掌位之修,居然又中了此子幻术!

  “解!”

  黑绳方一解开幻术,便看到一尊透着雷霆气息的大鼎,从天罩下,将他罩入鼎中。

  正是太古雷鼎!

  感受到此鼎的先天中品气息,黑绳不由得一惊,怎么也料不到宁凡居然有两件先天中品法宝。

  转而一想宁凡连开天碎片都有,便也释然。此宝虽强,杀他,还不够!

  轰!

  东山神雷在鼎中炸响,继而传出黑绳的闷哼。

  但随即又有轰轰几声铁拳之声传出,太古雷鼎竟被黑绳打出了一个破洞,而后黑绳化作一道暗芒,从鼎内逃了出来,落在虚空之上,嘴角微微带着些血迹,面色却仍旧如常。

  看来气血损失仍旧极其微弱啊,损伤了先天中品法宝,都无法将其稍稍重创…

  宁凡一叹,不待黑绳继续出招,忽然操控灭神巨人,撕开了一道空间裂缝,钻入其中。

  黑绳一怔,继而冷笑不绝,心道宁凡真是愚蠢,因为打不过他,就躲入中千世界避难了?中千界宝在这等级别的斗法当中,可无用的!

  “我这便追入你的中千世界,将你击杀!”

  黑绳身形一晃,化作一道黑芒钻入玄阴界的界面裂缝,但才刚刚进入玄阴界半个身位,便被一道沉重拳力生生轰了出来。

  而后,满面沧桑的宁凡,淡淡走出玄阴界,面上多了三万年的风霜。

  最后三座万年岁月塔,彻底用光了…

  骨龄,增加到了十七万岁。

  修为…有了极大改变!

  “你做了什么,为何我感觉,你有些不一样了…”黑绳微微凝重。

  眼前的宁凡,修为似乎有了巨大改变,当然,这种改变仍旧不足以令他重视,此子还没有突破仙王,带给他的仍旧是万古仙尊的感觉…

  但却不知为何,让他觉得空前危险,似乎此子身上,多了什么东西,可带给他致命危机!

  只不过过了片刻而已,此子进了一处中千世界,又瞬间从从走出,为何带给他的感觉,与之前有了天壤之别!

  “我花了三万年时间,增长了一些实力,也在这三万年,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什么三万年?你在说什么。莫不是傻了不成!”

  黑绳皱眉看着宁凡,暗暗警惕,狗毛本能地竖了起来,那是对于危险的预知。

  “之前与你交手,太过突兀,使得我没有时间细想你身上的一些奇异之处,不过之后,我想通了。若你真的是我猜测的那种生物,你可能,会被我杀死…”

  “一派胡言!装神弄鬼可改变不了我强你弱的事实!”

  黑绳一步迈出,正欲仗着遁速欺近宁凡,来个瞬杀。

  毕竟此刻的宁凡有些大意,居然没有开启灭神巨人,没有动用开天之器…多半连他一拳都接不住的。

  但这一步才迈出一半,忽见宁凡体内竟有了暗金色的护体金光流动。

  那金光一现,居然给黑绳一种寒毛耸立之感,使得他直接炸毛,生生收回脚步,立在原地。

  那护体金光,带给他诡异的熟悉感。

  那护体金光,似乎是…似乎是宁凡那件开天之器的光芒,但为何,会从宁凡皮肤、血液、骨骼当中发出…

  等等!

  此子之前好像是在大暗黑天第十二重天,抢走了焚炼炉吧!

  远古神灵有四件必备之宝,为炼神鼎、焚炼炉、气血葫芦、神识磨盘…唯有神灵废体以上的真神,能够使用这种四宝贝,快速提高自身神力。

  莫非,此子竟然…

  “你、你把你那开天之器的碎片,炼成神液吞服了!”黑绳第一次慌了神智,不可置信地抬起手指,死死指着宁凡。

  “是啊,你居然看出来了?看来你果然是一只半神了。”宁凡微笑道,对方真的是半神就好了,这样,他靠着焚炼炉新修成的万古真身,可就真能派上用场了。

  “那、那么你,你难道是…真神!毕竟若是半神,就算是我这等初代半神,也无法凭稀释过的神血获得此炉的承认…那是我的炉,是我父王留给我的,你还给我,还给我!不许你使用!”

  “少废话,继续刚刚的战斗吧!”

  宁凡默默催动万古真身,身躯一点点变得庞大,变成暗金,变得具备铠甲,变得左手持盾…

  三万年的漫长岁月,他早已在神妖魔修为相继突破万古零劫之后,凝出了属于自己的万古真身。

  更因为某些意想不到的收获,使得这一万古真身,有一特殊能力,叫做…

  倒是可惜了古国灭神盾…

  如今的宁凡,丹田之内已经没有古国灭神盾了,古国灭神盾已被宁凡焚炼为神液,炼入皮肤、血液、骨骼…

  他的万古真身,竟与古国灭神盾的灭神巨人法相,如出一辙!

  只是和之前不同,之前的灭神巨人,只是灭神盾幻化的虚相,而此刻的金焰巨人,则是宁凡的血肉躯体。

  肉身防御的话,丝毫不逊色于之前的灭神巨人,甚至于因为吞噬了其他先天法宝的神液,而犹有过之…

  “我不信,我不信!你不可能是真神,我不信!”

  “就算你是真神又如何!我要杀你仍旧易如反掌!你还未真正成长,而我比你多出数百万年的苦修,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吞掉你,或许我就能进阶为真正的神灵废体!我要吃了你,吃了你!”

  黑绳化作一道黑色掣电,朝着宁凡所在爆射而至。

  在其冲至的瞬间,暗祖的声音带着一丝激动,同时响起,

  “好徒儿!不要打死这只神灵废体!活捉他,留一命,为师需要他拔除为师身上的黑棒!”

  可惜暗祖激动的声音,响起的有些迟了。

  黑绳这一拳用尽了全力,甚至不惜燃烧庞大气血,来提升这一拳的威力。

  这是无限接近九劫巅峰掌位仙帝的一击!

  几乎不弱于真正的准圣一击多少了!

  但这样一拳,打在宁凡身上,居然只在宁凡胸口,打出一个凹陷。

  就好似铜人胸口凹陷了一块一样,迟迟无法鼓起。

  “好疼啊,你果然很厉害,我的肉身防御都强到这一步了,你居然还能伤到他。看来若我这具万古真身没有特殊能力,想要击败你,还是很难的…”

  “我知道,我进入岁月塔取巧而战,有失公平,既如此,这场决斗,就算你我平手吧。”

  轰!

  是宁凡当着黑绳近乎痴呆的目光,瞬开十字光环,反手回了一拳。

  黑绳只觉眼前金焰巨人的巨拳越来越近,一拳轰在自己整个身体之上,此拳论拳力,本不足以对他造成重创,但却有一股诡异的灭神之力,透过拳力,传入到他体内,使得他五脏欲崩,狂喷鲜血,眼前一黑,竟直接失去了神智,昏死过去。

  宁凡只一拳,便打昏了黑绳,但想要真正将黑绳击杀,还是有些困难。

  按照黑绳气血的强大,宁凡起码需要使用古魔破山击对他持续攻击数日,才能将其击杀…

  可惜,暗族的人不会给他击杀本族怪物的机会呢…

  嗤嗤嗤!

  五个暗族准圣的身影,同时闯入这处掌位虚空,一人将黑绳救走护住,其余四人死死围住宁凡。

  “怎么,贵族不是说不会派准圣与我决斗么,果然是在骗我啊。”

  宁凡微微皱眉,审视着五名暗圣,他深知,此刻的自己虽说四系修为全部踏入万古,更塑出万古真身,但战斗力并没有攀升太多,最多也就是极限状态下,从秒杀六劫仙帝,上升到了苦杀七劫仙帝、力战八劫而已。

  想与真正的准圣决斗,仍是不够!

  能够一拳打昏黑绳,还是取巧做了弊的,借用了灭神盾带来的灭神之力,若对等交战,修为提升后的自己,拼了命也不会超过一成胜算…

  “没想到你区区蝼蚁,竟也是一个怪物,且比我族怪物更真,是真正的怪物。既如此,和我们走一趟吧,我们老祖有一个小忙,需要请你帮助。”

  为首的一名二阶暗圣不容拒绝道。

  “若我拒绝呢?”

  宁凡冷笑。

  他可不觉得这五名暗圣请他帮的忙,是善意的。

  目光似有所察地望向这处掌位虚空某个方向,微微嘲讽,一闪身,竟仗着速度直接闪过几名暗圣视线,破开这处掌位虚空,逃了出去。

  就在他逃出的下一刻,掌位虚空某处,忽有一道干枯的、插着黑棒的手,朝宁凡原先所在位置狠狠抓下。

  见一击抓了空,暗元辰冰冷的声音,顿时在整个暗族传遍。

  “抓住此子,死活不论!传人间的交锋,老夫不需要了,只要拿下此子,老夫可脱胎换骨,重现天地,亲自向乱古挑战!得此子全尸者,可获得我族一切,作为赏赐!”

  整个暗族知情者、不知情者,皆因为自家老祖突如其来的命令,哗然一片!

  继而便有无数遁光,不惜一切朝着二重天的方向驰骋而来!

  宁凡方一逃出掌位虚空,便一路朝更下层的天空逃去,他微微叹息,叹息的是自己遵守规矩来应暗族的战约,结果虽说侥幸取胜了,却还是跟暗族再度撕破脸了…

  “本以为身为远古大修的暗祖,多少会讲些江湖规矩,如今看来,是我想的太好。在重利之下,便是远古大修,也要违背诺言的…”

  “只不知,令他违背承诺的理由,是传人落败,还是我炼化掉了开天之器碎片,抑或者…是我身为神灵废体的事实…”

  他在玄阴界中苦修三万载,外界却只过去一弹指的韶华,三万年的苦修历历在目,似极近,又似极远…

  这三万载,宁凡究竟都做了些什么,才导致身上出现了如此巨大的变化?

  原来宁凡一进入玄阴界,便横渡天地,飞入一座万年岁月塔,着手服食无量丹,令神妖魔修为突破万古仙尊了…

  他用了一万年,服食无量丹,令神妖魔修为全部突破新晋仙尊的境界。

  一万年过去,他紧接着进入了第二座万年岁月塔,试图修一修万古真身。

  便是这段时间,他的身上,有了剧变,偶然间在大暗黑天第十二重天抢走的焚炼炉,改变了他的修真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