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105章 对天宣战!

第1105章 对天宣战!

  一转眼,宁凡进入黑暗大陆,已过去十日。

  十日当中,宁凡已斩杀暗族精英三千余人,单只是暗族百子,便有七八十人被他斩杀。

  余下的那些暗族天骄,终于体会到了宁凡的可怕。身为暗族天骄,他们素来心高气傲,却也不得不承认,同辈当中,仙帝之下,宁凡已经无敌于东天,谁也不是宁凡的对手了,就算他们准备得再充分,在绝对的实力差距下,也绝非宁凡一合之敌。

  十日当中,除了阴罗煞使用了天帝残尸,能让宁凡开启十字光环认真一战,其余的暗族年轻一代,甚至连让宁凡全力出手都做不到,往往一遇到宁凡,便会在数个回合间被宁凡斩杀。

  陆续有人清醒认识到,参与这次狩猎,是一个天大的错误。

  于是乎十日当中,每一日都会有暗族天骄反复权衡之后,无奈放弃这次狩猎,离开黑暗大陆,回到暗族的大本营。

  大暗黑天!

  暗族始祖暗元辰,年轻时曾在黑暗大陆之上,开辟出的一处奇异天地,定名为大暗黑天,为暗族世代繁衍之地。黑暗大陆之上,共有十多个位置隐蔽的黑暗门,与大暗黑天连通。又因黑暗门的坐标时刻都在移动,唯有暗族修士才能凭血脉感应那些黑暗门的实时位置,故而普通人就算进入黑暗大陆,也找不到暗族入口。

  每每有暗族天骄通过黑暗门返回大暗黑天,宁凡便会认真观察那些黑暗门的位置。

  他注意到,这些黑暗门的坐标时刻都在改变,亦注意到,这种改变,其实遵循了某种规律。

  暗之大道运行的规律!

  宁凡虽无暗族血脉,却修成了暗阴阳,他若是愿意,同样可以找出黑暗门的位置,私下前往大暗黑天…

  十日过去,黑暗大陆尚在追杀宁凡的暗族修士,已只剩四五十人了,余者不是已经逃离,就是被宁凡所杀。

  剩下的暗族老怪,无一不是仙王、仙帝,一个个都是同级当中的精锐。且就算是仙王老怪,也很少再独行行动了,往往三五结队,配合无间。如此一来,就算是宁凡,想要狙杀这些暗族仙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除非损耗心神之力,开启十字光环,他才能做到瞬息间秒杀数名仙王的壮举。

  但他没有这么做。

  因为截止到目前,共有十一名暗族仙帝在黑暗大陆之上追杀他,其中六劫四人,七劫三人,八劫两人,九劫两人…那些仙帝,才是真正的大敌,宁凡已经在这些仙帝手上吃过好几次亏了。

  这些仙帝并不急于和宁凡拼个你死我活,而是像影子一般,时不时地出现,偷袭宁凡一两下。暗族修士,人人擅长暗杀术,仙帝亦是如此。如此之多的仙帝一心暗算宁凡,就算宁凡感知力再恐怖,也难免会有疏忽大意的时候,被对方得手一两次。

  黑暗之中,宁凡飞越一座又一座大陆,周身散发着强烈的血腥味。

  他身上略有伤势,但不重;神色间略有疲惫,却也谈不上劳累。

  他始终在留力,试图用最少的力气,击杀最多的敌人。因为这是一场没有期限的决战,若他不死,则暗元辰会让这场狩猎,一直进行下去。

  他不知道这场狩猎还要持续多久,始终处于厮杀状态,不眠不休,对于心神消耗极大,此事对他而言相当不利…

  更在接连厮杀十日后,心中逐渐生出一些疑惑。

  “这十日当中,我始终觉得有一道藏于暗处的目光,在锁定着我,所带给我的危机感,很强烈…一次两次注视,还可以当成是错觉。但最近几日,我分明感觉到那目光已不屑于掩饰,而是**呈现,如野兽看待猎物,逐渐有了战意与侵略性。每当我击杀四劫、五劫仙王,那注视中所蕴含的火热,便会有所上升…那种注视,那种逐渐生出战意的目光,并非来自黑暗大陆,而是来自暗族的大本营…”

  “有一点,令我费解。倘若暗元辰求的是公平一战,则此战不应有仙帝介入才对;倘若不求公平,则他随时随地都可以派准圣来暗杀我,又何苦等我送上门…”

  “这位暗族始祖口口声声说,想要公平胜过乱古传人,这话是否发自内心?若是真心话,此战既然已有仙帝介入,早已失去公平,即便最终暗族集合仙帝之力将我击杀,那暗元辰又真的能够心满意足、死而瞑目么?他是在自欺欺人,还是说,这次决战有什么东西,是我所不知道的…”

  第十三日,宁凡寻到一个机会,狙杀了一名五劫仙王,并重创该小队其余两名四劫仙王。若非附近有两名仙帝只数个呼吸便支援了过来,宁凡很可能也将另外两名四劫仙王一并击杀了。

  未开启十字光环,宁凡可没自信到能以一敌二,和两名仙帝对决,且一旦拖得久了,还会有其他仙帝追来,他自然不会恋战的,一击得手,立刻远遁千里,仗着远超仙帝的遁速,轻易便将两个仙帝甩掉了,继续等待着战机。

  值得一提的是,击杀了这名五劫仙王后,宁凡明显感觉到,暗处锁定自己的野兽目光,更灼热了…

  第十七日,宁凡又找到机会,将两个落单仙王一举击杀,暗处的野兽目光,热得烫人…

  第二十四日,宁凡寻了个机会,以数件先天法宝之力,将一名大意的暗族仙帝打得吐血,并耗费少许心神,开启了十二息十字光环,一举将那仙帝的肉身毁去了。

  这可是他来到暗族以后,战果最大的一次了,这次伏击,几乎将那名暗族仙帝吓死。

  可惜的是,很快便有另外两名仙帝,以跨域传送的神通,隔着无数距离,将那失去肉身的仙帝元神救走了。那种跨域救人的手段,极为娴熟,就好似在此次决战前夕,演练过无数遍一样,使得宁凡没能最终击杀掉那名仙帝。

  十字光环强是强,但不代表没有弱点啊?若有仙帝级老怪事先准备充分,跨越遥远距离救人,则十字光环也取不走仙帝的性命…

  这一战,宁凡确定了两件事。

  第一,暗族仙帝对于十字光环的防备,很充分,若宁凡面对的只是单一一个六劫仙帝,斩杀不难,但若是十一名暗族仙帝彼此配合,彼此相救,则想要击杀仙帝,几乎没有可能!

  第二,暗地里,果然有一道野兽般的目光,一直在锁定自己,此事,宁凡第一次得到确认!

  当宁凡成功毁去那名仙帝肉身后,整个黑暗大陆,忽然传出一道兴奋的狼啸,狂风骤起!

  无数声泼形成音圈,在大路上撞击,一些暗族仙王直接被那音圈震得耳膜出血,大惊失色;便是暗族仙帝,也纷纷被那声音震得脑袋嗡嗡发响,面色微变。

  那狼啸,并非仙帝所发出,但带给宁凡的压迫感,竟和暗族两名九劫仙帝相差仿佛了,在那音圈撞击之下,便是宁凡,都感到识海微痛,暗暗心惊。

  惊的是,暗族之内居然藏了这样一个非仙帝修士,实力可与九劫仙帝媲美!宁凡性格孤傲,却从不骄傲自大,他承认,这一声狼啸的主人,他比不了!

  对方实力可比九劫仙帝,宁凡,比不了!

  从气息看,对方是一名五劫仙王,比宁凡强,也是因为占了修为上的优势。若宁凡也是五劫仙王,他有自信不会比此人弱,但眼下,他神、妖、魔修为其实都还没有真正踏入万古境界呢,四系修为,只有一个踏入万古仙尊层次…他,确实不是此人对手。

  要说内心没有挫败感,当然是骗人的,但更多的,却是战意…

  一直以来,宁凡都没有遇到同辈当中的对手,或许这名神秘仙王,会是一个同辈中人也未可知…

  那狼啸声来得快,去得也快。暗族的仙王们似乎对这狼啸从何而来不甚了解,感到茫然;但十一名仙帝,却全都一霎变了脸色,显然知道这狼啸的来历。

  更有少数几个仙帝,因为过于震惊,失言道,

  “是那个怪物的声音,他,又从沉睡中苏醒了?”

  “难怪,难怪老祖会安排这一次决战,怕是早已算准了此怪的苏醒之期!莫非老祖是想让这怪物出手,击杀乱古传人!”

  “可那怪物杀性太重,且敌我不分,若当真出手,我族怕是会有一场浩劫…”

  那些自言自语的仙帝,自然想不到自己的话语,会被宁凡以无边雨念全部听到。

  宁凡何等心智,结合这些仙帝的话语,他对于此次决战的所有疑惑,忽然间有了一些明悟。

  “莫非这暗元辰布下数千人来猎杀我,只是一个幌子,所谓的公平对决,其实只是两名传人间的厮杀,而非眼下的混战?乱古传人,是我,暗祖传人,莫非就是那狼啸之人…”

  “这狼啸之人一开始对我不甚重视,但随着我战绩越来越突出,此人对我的战意越来越强烈,直至前一刻,终于压抑不住战意,发出兴奋的啸声…若是如此,便说得通了,难怪我会觉得此次决战,始终有一丝古怪,原来是这样…”

  “你狼啸之人一开始根本看不起我,甚至不屑于和我交手。也因如此,暗元辰才刻意布局,将我的实力展现给此人,诱其出战。呵呵,以五劫仙王,战我一个万古仙尊,虽说此人仍占据了一定程度的修为优势,大体上还算是公平的…五劫仙王,好一个五劫仙王,同级当中将我轻视到如此程度的,此人还是头一个!”

  “按照暗元辰的剧本,当我展现出足够的实力后,便该轮到那狼啸之人和我一对一对决了。暗元辰求得是真正的公平,我甚至可以断定,这一对一决战开始之前,暗元辰会给我充分的时间,让我将心神、法力、伤势回复到最佳程度。他要的,是真正胜过乱古师父,是战胜全盛状态的乱古传人,而非取巧。当然,若我被暗族仙帝围攻而死,则说明我根本没有资格和那狼啸之人决战…”

  宁凡笑了。

  可笑他还以为,自己多么受暗元辰重视,原来对方压根就没有重视自己,而是从一开始就带着轻视,带着优越感,将他轻视到了尘埃里。

  自己想要和暗祖传人对等决战,居然还需要资格?还需要通过一场数千人的混战,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这也难怪,暗元辰的徒儿确实厉害,有其骄傲的资本。五劫仙王修为,可战九劫仙帝,这一点,宁凡自问做不到。

  若此事只是个人荣辱,他不介意输给对方,毕竟他这一生本就不是一帆风顺,也并非没有经历过失败。输,会让他感到挫败,却也会成为激励他前进的警示。

  可这一战,并非个人荣辱那么简单!

  这一战若输,输的不是自己的脸面,而是乱古大帝的脸面!

  乱古大帝横行一世,与暗祖交战数千次未尝一败,难道自己竟要给乱古大帝,抹黑吗…

  想必在暗祖心中,早已断定他宁凡会输给那狼啸之人,更在心中无数次取笑过乱古大帝,收徒不佳…

  暗祖甚至早已设定好了剧本,只需要自己一步步走下去,终究能获得资格,与所谓的暗祖传人一战的,并最终,落败…

  宁凡眼中有了桀骜。

  他从来都不是什么恭顺之人,也不是什么按常理出牌的人。

  又凭什么要按照暗祖的剧本走!

  既然暗祖想要堂堂正正胜过他,他便也堂堂正正给暗祖一个还击,他不会再留手,他要让暗祖知道,乱古之名,不可小觑!

  “之前我始终在留手,是因为弄不清暗祖的真意,所以始终都在防备…但此刻,我要出全力了。”

  “若持续二十四日的混战,只是为了让我获得双方传人对等决战的资格,则我便让你暗元辰看看,我宁凡,身为乱古传人,可有资格与你暗祖传人一战!”

  二十四日的狩猎,二十四日的厮杀,宁凡对于数百万黑暗大陆的地貌,已经铭记于心。

  此地尚存的暗族强者,包括被他毁去肉身的那名仙帝在内,具体人数是四十八人!每个人的神通特点,宁凡也都通过一次次交手,试探出了具体!

  他目露无情之色,忽然十指掐诀,而后猛然蹲下,一掌重重按在黑暗大地之上。

  包含了北斗星光的古老阵纹,气势恢宏,呈现在大地上,一瞬间调动了天地间所有水元力。

  血色海浪从阵图中涌出,腥咸的海风朝着整个黑暗大陆吹去。

  那海浪呈现的速度,快到无法想象,仿佛只要宁凡雨念覆盖之地,皆可直接召唤大海。

  顷刻间,数百万黑暗大陆,再看不到一丝陆地,全部淹入了海洋!

  地貌为之一变!

  宁凡踏空而立,高距血海之上,好似成了一名水之帝王。他感到,自己与北斗无涯海的海水彼此呼应;他感到,若在如此海洋地形当中,使用水淹一界瓶,则可借助无涯海的水元力,将水淹瓶的威能成倍发挥出来!

  水淹瓶的海水,来自逆尘海,来自紫斗仙域;无涯海的海水,来自北斗仙域,二者本是敌对,但今日,因宁凡这一特殊身份,有了共存,有了…合作!

  “哦?此子召唤了北斗无涯海?看来这小子是想使用水系手段,来与我等决一胜负了…水之一道,极少有强攻之术,反而是治疗、幻术、困术居多,此子既然召出无涯大海,不可不防…”

  众暗族老怪口中说着不可不防,但其实,谁也没讲无涯海浪放在心上。

  世人皆知,历代杀帝都可召唤腥风血雨,可提升水系攻击力。但真正以水证道,睥睨天下的,放眼古今都没有几人,历代杀帝更无一人是以水证道的。

  没有人认为,宁凡会使出什么像样的水攻,需要防备一二。

  仅存的四十八名暗族老怪,全部朝着宁凡所在之地追杀而去,包括那个肉身毁去的仙帝,自恃仙帝元神强大,并没有因为肉身毁掉而撤离战场,反而目露仇恨之色,想要在宁凡身上,报回肉身被毁之仇。

  无涯海的出现,使得宁凡的雨念感知,更加清晰,更加准确。

  他能清晰感知到一个个或近或远的身影,正在朝着自己所在之地奔杀而来。

  他能感受到一个个暗族老怪面上的轻蔑,那是刻在骨子里的傲,那是一种天生的优越…

  宁凡立于海上,将水淹瓶高高祭起,十字光环在这一刻催动。

  从前,他纵然激发水淹瓶的三水之力,也是在极为勉强的情况下施展出来的,水淹天地,演得并不完美。

  但这一次,不同。

  他第一次在十字光环开启的条件下,使用水淹一界瓶。

  不必担心法力不足…

  不必担心此瓶反噬恐怖…

  不必为了防御反噬,而开启灭神盾,没有这个必要…

  一次次肉身爆成墨影,一次次,将水淹瓶的反噬卸掉…

  无穷无尽的法力,从天地间借来,从山海间借来,从芸芸众生的手中借来,灌入水淹瓶当中。

  脚下,是淹没数百万大陆的北斗无涯海!

  天空,忽然间泛起粼粼水光,竟不知何时,天空化作了倒悬的大海!

  紫斗逆尘海!

  “又一片海?连天空都成了海?”

  所有赶路的暗族老怪,皆是一诧,露出不屑之色。

  但当一滴滴逆尘海水,如雨滴落下,打在这些暗族老怪的脸上…

  有仙王猝不及防下,被区区一滴雨水打碎了牙齿!

  有仙帝大意之下,被区区一滴雨水打肿了面皮!

  一滴水,重如山!

  倒悬了一整片海浪,若是全部淹下,该是何等毁天灭地的一幕!

  海悬一界天空,若淹没,则一界掩杀!这,这莫非是…

  “是水淹一界瓶!封魔巅水淹大帝的成名之物!”

  “此子为何会有此物!”

  “该死!此宝一开,必定水淹一界,无差别杀戮,我等人数再多,又有何用!”

  “速走!”

  所有暗族老怪皆是面如土色。

  莫说是这些暗族老怪,便是那暗族始祖暗元辰,此刻也是面色剧变。

  “居然是水淹一界瓶!此子竟有此物!”

  大暗黑天之中,暗元辰目光骤然一变,同样震惊的,还有数名暗族准圣!

  便是那狗耳黑绳,都有了一丝错愕,继而双目露出嗜血的战意!

  这一刻,暗元辰有了一丝失算之感!

  从宁凡到来开始,暗元辰便始终都是高高在上的姿态,因为宁凡无论哪一步,都在他计算当中。

  他不屑于暗算宁凡。

  却也自信宁凡始终都在他的掌控,逃不出他的指掌。

  但事实却打了他的脸,谁能料到,宁凡竟有一件先天中品法宝,且此宝还是那种一界无差别杀戮的凶狠法宝!

  此宝名声太响亮了,但凡对封魔巅历史有所了解的人,都不可能不知道此宝的存在!

  此宝就算给准圣当底牌手段,都够资格,但居然…会在宁凡手中!

  暗元辰目光有了一丝阴沉,暗道这宁凡小儿好深的城府,有如此厉害的法宝,居然从不示人,从无人知…如此,才使得他稍稍漏算了!

  剧本,被打乱!

  “撤!全部撤回大暗黑天!”

  是暗元辰的沉声命令,一瞬间传遍整个黑暗大陆。他虽性情冷漠,不在意后人的死活,却也不想暗族巅峰战力减损太多。

  可这命令未免也来得太晚了。

  连接大暗黑天的黑暗门,每时每刻都在改变位置,且数百万大陆上,只有那十多个黑暗门存在。在场四十八名老怪,距离黑暗门都有极远距离,谁都没有时间,在海浪淹没以前,逃离黑暗大陆了。

  随着宁凡指诀猛地一掐,天空之海也好,地面之海也好,忽然有了剧变!

  天空之海,化作无数水之恶龙,朝地面怒冲而下!

  地面之海,同样化作无数水龙,朝天空怒而升空!

  成百上千亿巨型水龙,在天地双海之间彼此咬杀!

  从前水淹一界瓶的攻击,是从天空淹没至地面,且并无水龙变化…但这一次,因为地面有了无涯海,宁凡便有了独创,让地面之海,同样朝着天空淹了上去,更有了水龙之攻,加入其中!

  如此天上地下,无路可逃!

  逆尘海无涯海,全部都在咆哮,所有暗族老怪的耳膜,都被古海怒号的声响震出血!

  而后,淹没在了海浪中!

  “水之极,逆海无涯!”

  宁凡眼中青芒闪烁,天人合一的道悟下,淡漠道出了这一式攻击的新名称。

  逆海无涯…是逆尘海,亦是无涯海…

  这不是一种神通,而是一种神通配合法宝,所形成的特殊水攻。

  威力,是单独使用水淹一界的数倍有余,是一种连宁凡本人都会无差别攻击的特殊手段。

  从前宁凡水淹一界,可借助水淹瓶避开水淹,并最终屹立于海面。

  但这一次,宁凡本人亦被天地双海淹没,真真正正将无差别攻击,开发到了极致。

  连释放者都会攻击的神通,才能让敌人连一丝一毫的取巧逃脱都做不到,没有任何漏洞。

  有暗族仙帝大惊之下,躲入中千界宝,却在遁入中千世界的瞬间,被海水灌入,所逃入的整个中千世界一界都被淹没,继而崩溃…

  有暗族仙帝欲使个水遁,借水而逃,却在身体挤入海浪缝隙的瞬间,被沉重的海浪压碎肉身…

  有暗族仙帝挥动先天宝剑,欲斩开海浪逃生,但堂堂先天宝剑,居然被海浪压出裂痕,攻击亦无效…

  连仙帝都对这水淹一界的攻击手足无措,那些个仙王就更惨了,在逆海无涯的攻势之下,基本没有反抗之力,纵然倾尽手段自保,仍旧一个接一个淹死在了海浪当中…

  深海当中,暗中开启灭神巨人的宁凡,在海浪中浮浮沉沉。若不开启灭神巨人,只使用十字光环,宁凡估摸着自己可能真的会被海浪给淹死,成为被自己的神通秒杀掉的笑柄…

  怪只怪这无差别攻击威力太可怕的,使得宁凡不得不将防御开启到最大,不敢有任何疏忽大意。

  好在深海当中,旁人的神念无法进入,宁凡倒也自信暗元辰不会察觉他这开天之器的存在,用出灭神巨人便也无妨了…

  许久,许久…

  逆尘无涯海的海水,陆续消失,呈现在眼前的,是千疮百孔的黑暗大陆,那种残破画面,就好似一个被恶霸蹂躏过的小媳妇…

  废墟一般的大地上,偶尔可以看到一具具被挤压成肉泥的尸体…

  尸体共有43具…

  也就是说,最少也有五人,没有被淹杀;若有仙帝肉身被灭、元神逃脱,则生还者可能还更多…

  果然,当海水一点点散去,一个又一个狼狈身影,撕裂天地,现出身形。

  肉身未毁的仙帝,有五人,但都已身负重伤,一个个气息萎靡,看宁凡如看鬼魅,带着难以遏制的怒意…与惧怕

  肉身被毁,只逃出元神的仙帝,有四人。

  也就是说,被直接淹杀的仙帝,足足有两人咯?

  这战绩,可真是不错啊。要知道这里的仙帝,每一个都为了这次狩猎做足了准备,哪一个没带着几种保命手段?能在这种苛刻条件下,击杀两名仙帝,足以证明宁凡厉害!

  且合从前使用水淹一界瓶不同,使用后,宁凡没有陷入法力空虚、重伤的状态,因为他是在十字光环的状态下使用此瓶,此刻的法力仍是满状态,反噬的伤势也不算太重,当然多少还是有一些轻伤的,若连着再来第二次逆海无涯,则轻伤就会变成重伤了…

  “该死!暗空老儿没有逃出来,被这小杂种淹死了!该杀!这小杂种该杀!”

  “还有阴休,他也没逃出来!本来再有个几百万年,他就可以成为七劫仙帝了,乃是我族备受期望的柱石,竟也被这小杂种杀了!竖子可恨!”

  “三十七个仙王!整整三十七个仙王,竟被这小杂种一个照面秒杀!老夫不服!”

  “哼!这小杂种使用了那种程度的攻击,反噬必定极重,此刻定然是虚弱状态,正是我等杀他之时!”

  “杀了他,我等平分老祖赏赐!”

  “杀!”

  九名暗族大帝杀气冲霄,瞬间便朝宁凡打出无数攻击。

  宁凡也不硬接,只一个晃身,便仗着速度直接闪开了所有人的攻击,遥对九名大帝,冷笑一声,高高祭起了水淹一界瓶。

  “谁告诉你们,宁某此刻是虚弱状态!”

  九名大帝皆是震惊,心道宁凡只淹了一次,便杀了三十七名仙王,两名仙帝,更使得众人皆负重伤。

  若再淹第二次,又该有几名大帝,埋骨于大海之下!

  “不好!速走!”

  九名大帝皆是大惊失色,极有默契地联手撕开了身后一座黑暗巨门,一个个闪身踏入。因为怕极了宁凡,这几个仙帝现身前便已定住了一处黑暗门,并挪移到了身后,怕的就是万一宁凡还有再攻之力,他们可以第一时间逃脱,不至于像前一次那样无路可逃,只能硬接攻击。

  逃是逃掉了,只不过那种仓皇之态,未免有些难看了。

  一方是堂堂九名仙帝,另一方只是区区一个万古仙尊,九名大帝畏惧一个仙尊如虎,此事若传出,绝对会让暗族颜面扫地!

  这一场决战,宁凡完全是以一人之力,在战整个秘族,结果却是完胜!

  此战,暗族折损两名仙帝,陨落仙尊、仙王七十四人,碎念四千有余!

  强如暗族,怕也是元气大伤,伤筋动骨了!

  望着仓皇逃入黑暗门的九名暗族大帝,宁凡微微冷笑,将水淹瓶一收,同样闪身踏入。

  他不屑于按照暗祖的剧本走!

  他要闯入大暗黑天,对天宣战,闹个痛快!

  在宁凡踏入大暗黑天的瞬间,九名暗族大帝皆是惊呼失声。

  “该死!这小子居然追进来了!”

  “阻止他!不能让他在大暗黑天水淹一界!”

  “若他在此地大开杀戒,我暗族低阶修士,将被他一人屠尽!”

  “死也要拦住他!”

  宁凡皱眉,懒得理会九名仙帝的慌张言语。

  他看起来像那么嗜杀的人吗?上来就要灭人满门,老少不纵?

  暗祖轻视不轻视他不说,人家至少是堂堂正正发帖约他来战,没有暗杀他,亦未暗杀他的至亲吧。

  就凭这一点,宁凡就不会在暗族之内滥杀暗祖的后人。若他开了这一先例,暗祖以同样的手段报复,他的至亲又该如何保全?

  彼此虽说敌对,但不害对方无辜血亲,却是一种强者才有的尊重与默契。

  “诸位放心吧,贵族暗祖与晚辈约定的战场,是黑暗大陆。大陆之上,彼此厮杀,乃是理所当然;战场之外,宁某不会滥造杀孽,这点肚量,还是有的…”

  “那,那你为何要闯入我大暗黑天?”九名大帝微微松了一口气,却仍是敌意重重看着宁凡。

  二十四日前,他们看待宁凡的目光,全部都是看待宁凡的眼神。

  但此刻,他们看待宁凡,却完完全全像是看待怪物,嗯…就想看待族内那只怪物一样,宁凡也好,黑绳也罢,都是怪物!

  “为何?当然是来生事的啊。我虽不屑于在贵族滥杀无辜,但对于贵族的底蕴,可是向来垂涎…”

  宁凡冷笑,一个闪身,不见了踪影,速度快得九名仙帝眼睛都有些跟不上。

  九名仙帝一愣,继而朝着宁凡消失的方向破口大骂。

  这小子居然是进大暗黑天抢东西来的!

  拦住他!一定要拦住他!

  可,拦得住吗?

  就凭这九个身负重伤的仙帝,根本追不上宁凡的速度,宁凡只几个纵身,便飞至大暗黑天的第十九天。

  大暗黑天是十九层天空的分布结构,越往上,越接近暗祖所在权力中心。

  第十九天属于大暗黑天的外围区域,驻守之修极少,亦是族内灵气最稀薄的区域之一。

  因为灵气稀薄,这一层天空,被暗族拿来种植一种名为的灵谷,而非种植灵药。

  毕竟灵谷对于灵气的要求不高嘛。

  回神稻是一种稻米类灵植作物,虽说对灵气浓度要求不高,对于种植年份却要求极高,一般数百万年才能一熟。

  服食回神稻,不能提升修为,却可以回复修士损耗的心神。

  心神的损耗,历来难以回复,世间只有极少的天材地宝,对于心神有着巨大回复效果。是以虽说修士皆以辟谷,为了回复心神,还是乐意服食这类灵谷类作物。

  此物在东天卖得极贵,因为暗族的回神稻,极少对外销售。在东天,差不多一粒回神米能卖一千万道晶的样子…

  宁凡自从创出了十字光环这种耗费心神的神通,便想弄些回神稻来回复心神了。可惜,东天极少数的回神米货源,都与暗族有关,便是被宁凡打上门,也不愿卖给他回神米,宁可将回神米毁去…

  好,很好!从前你们不愿卖我回神米,现在,我亲自来收割了!

  那么问题来了,眼前这数百亩稻田,能收获多少斤回神米呢?

  宁凡嘴角勾起了笑容,他可以不杀暗族的普通人,但却没说过不掠夺暗族的资源。

  古往今来,战争的胜方劫掠败方,再正常不过,他打败了暗族几千人的围攻,难道不该收点战争赔款吗?

  “你、你是何人!并无暗族血脉,为何能入大暗黑天!为何敢闯我回神稻田!”

  一队暗族甲卫发现了宁凡的到来,皆是大吃一惊,围了过来。

  只是一队碎虚而已,宁凡都懒得和他们废话,昨目妖芒一闪,所有甲卫全部被宁凡所控,茫然站在原地。

  身形一晃之下,一个又一个墨影分身,分出体外,数以万计的分神,开始疯狂收割此地回神稻!

  什么叫以战养战?这便是了。

  有了这批回神稻,宁凡就可以大肆挥霍十字光环了。

  远方,九名仙帝狼狈追至,却为时已晚,宁凡早已将回神稻田收割一空,腰间多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米袋,袋子里堆积如山全是回神米!

  一粒回神米一千万道晶,数百亩回神米,损失简直不计其数,纵是暗族这种庞然大物,也无法承受这等损失!

  “贼子好胆!快快交出回神米,不然我等不介意将你击杀于此地!”九帝怒喝道。

  “击杀?就凭你们,做得到么,且你们不觉得,你们离我有些近了么…”

  宁凡冷笑,从米袋抓出一把回神米,塞入口中,十字光环骤然开启!

  从现在开始,直到这袋回神米吃完,宁凡不必再担心心神不足了!

  暗族又如何,有本事,便来阻拦我!

  十字光环瞬息蔓延至数千丈距离,九帝皆是大惊,死命后退,欲撤出十字光环的覆盖范围。

  但宁凡只一步,便闪现到了九帝中心,将九帝全部罩入了光环之内。

  九名仙帝,有肉身的,没肉身的,全部被定死在原地,一个个寒气冲顶,神色剧变。

  并在定住的瞬间,成千上万的神通在光环领域内凭空出现,打在一个个仙帝身上。

  幸而所有仙帝都有手段,不可能和当年的扶山帝等人一样,被宁凡一招十字光环制住了,各逞玄奇手段,付出代价,闪烁出了十字光环范围。

  “拉开距离!彼此策应,不要站在一起!”九劫修为的鬼火仙帝冷声令道,显然这些仙帝当中,他的话语权最高。

  其余仙帝闻言,各据方位,分散开来,竟是打算合力斩杀宁凡。

  九帝若是联手,宁凡深信自己不是对手,也不和他们废话,对方一联手,他便又把水淹瓶祭出来了。

  那意思很明显啊。

  你们若想把我置于死地,我就把整个暗族淹个干净!

  “卑、卑鄙小人!你说过不水淹我族,为何又取出此瓶!”

  众暗族仙帝皆是面色大变,心知若宁凡真被逼上绝路,此刻水淹瓶一开,他们九个人怕又有几人要交代在这第十九天之上。

  所有攻势顿时收住了,生怕惹怒了宁凡,又恨宁凡抢尽回神米,那复杂心情,当真一言难尽。

  “卑鄙?呵呵,纵我卑鄙,你奈我何!”

  宁凡懒得和这九帝纠缠,他无法在九帝联手的情况下,再击杀任何人,除非使用水淹瓶。

  既然无法做到击杀,打来打去就完全是浪费时间了,倒不是趁着暗祖传人来临前,多抢些东西。

  他已经杀了这么多暗族精锐,想必暗祖也好,暗祖传人也罢,都已经不敢再轻视他了…

  暗祖传人的威名已经打出来了,之后可能还有一场大战,多抢些暗祖底蕴,也可增加些胜算…

  堪比九劫仙帝的暗祖传人…这一战就算胜率再低,宁凡也不会退却!

  他不容任何人小觑自己的师父,就算对方是远古大修的暗祖,也不行!。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