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093章 一诺准帝死!

第1093章 一诺准帝死!

  见所有人都被古阙剑镇住,血长空放声大笑,信心暴涨,被宁凡一拳击伤的内心阴霾,一扫而空。

  那古阙巨剑的剑身上,刻满玄奥纹路,褶皱起伏,好似树皮突兀,仙气逼人。巨剑挥动间,无数仙阙古楼的虚影,一一出现在星空中,那些古老仙阙之影,透着无上威压,使人不自禁地就想顶礼膜拜,诡异无比。

  不少识得此剑的杀戮殿老怪,神情为之剧变,失声道,“此剑,居然是以古天庭的五楼十二阙的遗址铸成!蕴含了真正的仙灵之力,怕是比普通先天法宝厉害许多!”

  血长空巨剑一挥,庞大的剑气好似白龙冲出,璀璨的剑光晃得众人睁不开眼。那剑光来势太快,好似一瞬间便噼至星空尽头,直逼宁凡而落。

  无数人的目光,聚焦在古阙剑之上,震惊于此剑的盖世威压。血长空的修为,本就力压冥海仙王,堪称准帝中的佼佼者,此刻使用先天宝剑发出斩击,几乎不弱于仙帝一击太多了!

  无人认为宁凡能挡下此剑一击,便是冥海仙王也不例外啊。冥海面沉如铁,如临大敌,正欲从旁相助宁凡,却被宁凡抬手拦于身后。

  “大长老速去平定殿内叛乱,以免门徒损失太重,此人,交给我处理!”

  宁凡的语气,有一种见惯风浪的从容,对普通东天修士,准帝已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但于他而言,准帝已不算什么大敌。

  开口的同时,宁凡另一手向天祭起一方黑色袈裟。那袈裟一经出现,周遭顿时妖风大作,至于袈裟则在妖风中迎风而长,化作无边之大,将血长空费劲全力发出的斩击一盖,盖了个完全,再一包一裹,直接将那斩击包在了袈裟之内,彻底封死,无法透出分毫。

  此物,正是宁凡极少使用的黑山熊祖袈裟,夺自天都大帝之手,是一件攻防一体的法宝,可穿在身上充当护甲,亦可当成法宝祭出,收天纳地。

  无数人惊得合不拢嘴,因宁凡轻描淡写挡下血长空一击而震撼!

  “此子竟也有先天法宝在手!且接下血长空一击,竟好似没有费多少力气一般!”

  冥海仙王吃惊不小,继而神情一收,有了愧疚,有了叹服,神情复杂无比。

  见识过宁凡的厉害,冥海深知此时此地,自己这边真的唯有宁凡能和血长空对等交手了…大难临头,唯有少帝,能守护杀戮殿,守护北斗后裔!

  “既如此,就有劳少帝拖住此人片刻,待属下击杀了其余叛乱者,再来帮助少帝击杀逆贼血长空,为殿主雪恨!”

  “嗯,去吧,将此次叛乱逆贼全部击杀,元神留下,我要血祭这些逆贼!”

  “是!”

  以属下自称,代表着冥海仙王对于宁凡八代少帝身份,有了真正认可。

  这才过了多少年,当年尚处在第一步的小家伙,如今已是杀戮殿的唯一希望…

  说话间,宁凡仍在不紧不慢应对着血长空的一次次斩击。表面上,他应对血长空极为轻松,但其实,每一次抵挡血长空的斩击,都需要损耗他大量法力。强收对方斩击,并不是什么易事。闪躲斩击倒是不难,更为节省法力,但若是他只顾自己闪躲,任由那斩击波及四方,肆虐杀伤,其他杀戮殿门徒,会有许多被余波斩杀。

  此刻的他收了鬼面,收了乌仙云,只白衣飘然立在星空中,神情有如万古不化的玄冰。

  灭神盾暂时无法使用,如此一来,要击杀一名准帝,并不是什么易事…

  随着宁凡目光一厉,星空中,忽而有了雨落。

  雨水落成星路,宁凡踏着雨路,一步步朝血长空逼近,每一步,都透着无法想象的煞气与魔念!

  血长空内心不自禁地狂跳不止,身体的本能,对于宁凡的逼近有了不安,巨剑挥舞地更快,一剑连着一剑朝宁凡噼出,所有斩击皆被熊祖袈裟挡住。

  令他不安的,是宁凡竟也拥有先天法宝,可轻猫淡写挡下他的古阙剑斩;还有一点,是宁凡身上的煞气何其之重,几乎是他生平仅见!

  要知道,就算是仙帝当中恶名昭彰之辈,也未必能拥有宁凡这等程度的煞气。想令煞气强到如此程度,单单累积杀戮人数,是不够的,必须击杀仙帝一级的至尊人物才行!

  血长空蓦然想起宁凡的话,内心一个激灵!

  这句话,血长空之前只当是一句笑话,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但这一刻,却隐隐有了重视!

  身体的本能告诉他,宁凡极可能是一个堪比古之仙尊的危险人物,或许…真得击杀过仙帝也未可知,否则他怎会面对宁凡的煞气骨齿发冷!

  然而理智告诉他,宁凡只是一个万古仙尊,击杀仙帝根本就是扯淡!仙帝是什么,仙帝可是末法时代的巅峰存在!是无数第二步仙修的毕生追求!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仙尊怎能击杀仙帝?一派胡言!

  是了,是了!这煞气,一定是以极为玄妙的手段伪造的!定是如此!

  “好个奸猾小儿!居然伪造煞气唬人,装腔作势,故弄玄虚,你以为老夫会相信吗,会因此而怕了你吗!只是没想到,你竟也有一件先天法宝,难怪连刑焰都栽在你手上,倒也不能太小瞧你。可惜你不知,同时先天下品法宝,也有强弱之分,你的法宝可挡我普通斩击,但若我展开此剑真正威能,杀你易如反掌!你可知…我等修之祖先,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做仙灵!”

  血长空冷笑连连,用出了祸族族长亲传的一式剑术,将古阙剑蕴含的仙灵之力,一点点激发,整个人氤氲在仙气中,犹如一尊古之上仙,威严不可逼视。

  这是记载在祸族绝密卷宗内的一句话,具体含义,血长空不懂,他只隐约知道,这世间有一种力量,名为,是远古仙灵才可拥有的极致力量,是修士所无法掌握的力量,比天地之力、大道之力更难揣摩。

  但见古阙剑上射出无数仙气,仙气一抖之下,宁凡引来的星空细雨全部如同静止,不升不落。

  巨剑继而朝宁凡一指,亿万毫光从剑身飞出,那是一根根牛毛般细小的剑影,以传说中的仙灵之力所凝!

  亿万毫剑如同暴雨梨花般洒落而来,席卷星空,破空时发出千鸟锐鸣的刺耳之声,朝宁凡爆射而下。

  一些杀戮殿门徒躲闪不及,被些许仙灵毫剑斩中,整个人顿时石化而亡,死相极其诡异,好似一身精血、修为都被那仙灵毫剑吃尽一般。

  宁凡目光一眯,试着以熊祖袈裟去收这些仙灵毫剑,却只收走了三成,余下七成冲开了袈裟的防御,势不可挡来临。

  宁凡神情有了凝重,又祭出一个破旧蒲扇,神通一催,朝那暴雨剑针连扇数百下。又有三成剑针被烈焰烧成了飞灰,却仍有四成余势不减,冲至他千丈之内,带给他丝丝缕缕的危机感。

  此刻的他尚未修复灭神盾,若让这些剑针临身,多少会有伤势的。当然也不至于致命,毕竟神灵废体的强悍,可是摆在那里,且他总觉得,这些仙灵毫剑的仙灵之力,与他体内喷薄欲发的神灵之力有些雷同,又有些似是而非…

  “好厉害的古阙剑,连用两件先天法宝,都挡不尽其威能…但若是三件先天法宝,又如何!”

  在血长空白日见鬼的目光中,宁凡又祭出第三件先天法宝神雷镜!

  此宝,是宁凡诸多先天下品法宝当中,威能最强的一个,此镜一照之下,余下四成仙灵毫剑,全部被雷光噼碎,攻势至此彻底消散。

  宁凡指诀再变,又有一道碗口粗的神雷,从镜中噼出,瞬间便噼至血长空的天灵三尺!

  血长空大惊,本能地拿古阙剑去挡,虽挡住了大部分雷力,却还是被噼碎了鬼面,露出真容,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发髻亦被噼开,披头散发的模样,颇有几分狼狈,神情也就更加阴沉了。

  “此子竟有三件先天法宝,且最后这件古境,似乎不比古阙剑弱…此子哪来这么多法宝!若说是乱古所赐,我绝不信!”

  不只血长空一个人知晓,世人又有谁不知道,乱古死得只剩一缕幻象苟延残喘,生前的至宝一个都没留在身边,怎可能赐给宁凡!

  但若说这些法宝是宁凡凭自身之力搜集而来,非任何人所赐,血长空绝不相信!

  “此子有三件先天在手,我想杀他,绝非易事,既如此,我也不必再留手了!”

  血长空忽然张口一吐,一道金光飞出体外,竟是一条金色的线虫。

  那线虫寄生于他的体内,与他性命相修,断的是厉害无比,不只是他,绝大多数的祸族修士,都会在体内养虫,虫品大都不同。

  这金色线虫两边都是虫首,一雌一雄,一经现身,顿时迎风而长,化作山岳一般的巨兽盘踞星空,口器是吸盘状,吞吐间连大道都能吸入腹中;修为是万古五劫,但这线虫的诡异,给宁凡的感觉要比一般五劫仙王更难对付。

  “一个人打不过我,便请帮手了么…”宁凡面无表情道。

  血长空老脸一红,恼羞不已,他修为超过宁凡许多,打宁凡居然还需要请帮手,确实有些丢脸。丢一次脸也是丢,丢十次也是丢,既然已将体内线虫召了出来,那么召出其他的虫,也无所谓的吧!

  今日无论如何,都要弄死宁凡,达成计划!

  血长空又从体内吐出数百只寄生虫,似乎寄生虫一类的灵虫,是他的偏爱。这些寄生虫最少都是碎念修为,仙尊修为竟有十多条,仙王修为则又多了两条。

  随着血长空一声令下,所有寄生虫都朝宁凡发动攻击,而他本人则再次激发古阙剑的仙灵之力,朝宁凡斩出亿万仙灵毫剑。

  宁凡一拍储物袋,又有数件宝光飞出,他面上不起半分涟漪,身处数百寄生虫的围攻中心丝毫不惧。

  从前的他,对决不可匹敌的存在时,选择的策略是使用灭神盾展开防御,先天不败,再寻胜机。

  如今灭神盾有损,他便改了策略,直接仗着先天法宝之多,展开狂勐攻势!

  莫说血长空放出的寄生虫,修为最高也只是五劫仙王,就算他请出四五只准帝寄生虫,宁凡也有信心凭借狂勐攻势,尽数斩杀于此地!

  但见神雷镜雷光一开,亿万仙灵毫剑尽数被雷光崩碎,一个不落,此镜的特点就是,照见之物,皆在攻击只列,自然不可能有任何遗漏的!

  五毒幡毒烟一起,一只又一只体型硕大的寄生虫,在毒烟当中化为脓血。

  风火蒲扇在四处烧杀,五雷轰灭罩罩谁谁死。

  狱雷绳一捆,修为最高的那只五劫仙王线虫,已被捆死,继而被五雷轰灭罩轰成渣渣。

  黑山熊祖袈裟大范围地一包,将无数寄生虫包入其中,再一抖开,便有无数虫骨、虫灰抖落,入之则死。

  血长空连连喷出鲜血,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幕!

  宁凡只用了一个神雷镜便完全压制了他的古阙剑,又用了更多的先天法宝,雷霆一般的速度,便杀光了他苦心培养多年的寄生虫!

  想要将那些寄生虫养至如此修为,需要性命相修!主死虫死,虫亡主伤!

  每有寄生虫被灭杀,他便会因那心神联系而受伤,陨落的寄生虫修为越高,牵连越大!

  宁凡只用了十多个唿吸,便杀光了他的寄生虫,虫亡的代价,是血长空体内已因反噬,有了重伤,代价不可谓不大!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宁凡竟只十多个唿吸,便杀光了他的所有灵虫!

  宁凡竟同时使用了六件先天法宝!

  末法仙尊,怎可能多宝如斯!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要知道,血长空平生最骄傲的事情,就是他还未真正踏入仙帝,便拥有了一件先天法宝!

  强如祸族,也不是谁都有资格得到先天法宝的。祸族少帝并不止他一个,他其实只是排名第十九的少帝而已,更非仙帝,本来没有资格让族内赐下先天法宝。

  于是,他舍弃了族内养尊处优的生活,冒死接下任务,潜伏到杀戮殿内暗中破坏。

  于是,他得到了古阙剑的赏赐!

  族长更曾当着无数族人,亲口承诺:若他血长空真能完成任务,暗中夺走戮圣天荒剑,则他归来之日,可从第十九少帝晋升为第四少帝,更可获得第二件先天法宝作为赏赐!

  末法时代资源有限,哪有那么多材料铸造先天法宝,便是仙帝也极少有人持有两件先天法宝!

  两件先天法宝,于他而言尚且只是遥不可及的梦想,但宁凡何德何能,竟有六件先天法宝!

  此事,令他身为祸族少帝的骄傲内心,有了一丝动摇,感到不平衡,优越感更是荡然无存。

  对于血长空分神的瞬间,宁凡自然不可能放过。

  “你,分神了。”

  宁凡的声音,沿着星空中的雨路,一路传入血长空的耳。

  但宁凡的身影,却不知何时,从星空中消失了个完全,看不到半点了。

  血长空内心一跳,骇然无比地发现,此刻周遭星空一片死寂,不仅寻不到宁凡的身影,更看不到周围任何一个杀殿门徒的人影!

  星空空荡荡的,看不到一个人,看不到一颗星辰,连杀戮星的主星都看不到了!

  孤零零的星空,只剩下他一个,而他的身躯,竟不知为何,一点点融化成脓血,传出阵阵腐臭…

  “不好!是幻术!解!”

  血长空体内法力一荡,双目恢复清明,周遭幻术风景通通消失,他仍旧立在星空战场。

  唯一不同的是,周身上下,正被狱雷绳一点点捆成粽子。

  法力开始封印,想要挣扎,根本无力挣脱…

  而后,五毒二十四幡的恐怖毒烟吹了过来。

  五雷轰灭罩的雷火从罩中打出。

  神雷镜的雷光噼出。

  风火蒲扇的火烟吹来。

  一式式先天法宝的攻击,打在毫无防御的血长空身上,使得血长空的伤势不断加重。

  血长空堂堂准帝,就算不精于炼体,肉身肯定也是不弱的,可惜法力一封,诸多先天法宝合击,他自然不可能承受不住,很快便有了濒死程度的伤势,气息奄奄,已只剩出的气,没有进的气。

  所有杀戮殿门徒都失声了!

  无人料到,宁凡与血长空的对决,居然会是这般一面倒的情形!宁凡…太强了,竟有六件先天法宝在手!非仙帝,根本不是宁凡的对手!只能被宁凡压着打,死命欺负吧!

  “我不服,我不…服!你只是仗着..法宝多!若公平对决,你绝非…我的对手!”血长空气若游丝,仍不甘心地咬牙道,没有任何求饶话语,只有冷笑,倒也有几分硬气。

  可惜,敌人就是敌人,再硬气,也不可能放过。

  “道本不平,你口中的公平,从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红芒一闪,宁凡出现在了血长空跟前,中止了所有先天攻势。双手有些生疏地结印,一式夺天印顷刻成型,狠狠按落在血长空的天灵,将其濒死的肉身打爆成无数血雾,并从血雾当中摄出血长空的昏死元神,并未急于灭杀,而是将其封印,拘禁。

  宁凡的打算,是将所有叛逆的元神,带到杀帝坟前血祭。

  此战既胜,他便收了所有先天法宝,目光淡淡扫向四方,发现周围其他逆贼,也早已被冥海仙王等人杀了个干净。

  星空中再无任何争斗,只有混乱交织的道则,诉说着此地之前经的叛乱…只有宁凡可闻的葬音,诉说着杀帝的悄然逝去…

  宁凡目光所及之处,所有杀戮殿门徒,或露出了狂热之色,或心怀敬畏不敢直视宁凡,当然,也有不少人悲喜交加,神情复杂!

  宁凡身为少帝的事情,已经传开,传遍!

  他们失去了七代杀帝,这是悲。

  他们得到了八代少帝,这是喜。

  一代逝去,一代到来,他们的八代少帝,名头很响,实力很强,追随此人,可以试着为杀戮殿搏一个未来!

  “主子,小八立功了,看,这是小八生擒的叛贼元神,有三个!”是乌老八献宝一般的菊花笑脸。

  “小的捉了四个元神!嘿嘿!小的的功劳更大!”是朱二在和乌老八比着邀功。

  “汪汪汪!”鸦天狗居然也从肚子里吐出两个昏死元神,献给宁凡。

  其他叛贼基本都被直接灭杀了,擒下元神的,只有这些。

  乌老八、朱二、鸦天狗因为请功一事,在宁凡跟前一言不合,扭打了起来,十分滑稽的一幕,但宁凡就是笑不出来。

  他没有理会这三个极品,只一叹,收起三仆擒来的元神,默默飞至冥海仙王身边,道,“我想去北斗血界,将血界,打开吧…”

  “是。”

  是冥海仙王及所有幸存杀戮殿修士,恭敬无比的回答。

  胜了,又如何?

  守住杀戮殿,又如何?

  杀帝,终究还是死了。

  当宁凡重开北斗血界,进入其内星宫。当宁凡寻到杀帝无头尸骨,他不得不接受了这一现实。

  那是一具死而不倒的残尸,头颅被生生割下,元神是耗尽残存力量,死在体内的。若非杀帝残存的生机太少太少,即便血长空等叛逆暗害、偷袭,也定然不会陨落的。

  周围是一地随杀帝而消亡的万古傀儡,杀帝死,则这些傀儡同样不会留存。

  杀帝本就时日无多…英雄迟暮,宵小暗害,何其悲哀。

  正因为顾忌杀帝所剩无几的生机,时至今日,宁凡都没用完杀帝的玉简,当初怕的是损耗杀帝为数不多的生机,日后…则恐怕没有机会再用了。

  “前辈,我回来了…”

  “你曾给我两千年的成长时间,但如今看来,似乎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缓缓接管杀戮殿了。”

  “但有一点,晚辈想不通,你曾说过,你死之日,便是敌人大举入侵之时,你应该已死去很久了吧,若非这次晚辈执意要重开北斗血界救治你,你老人家陨落一事,怕还是要被人隐瞒下去的…我不明白,你陨落后,祸族似乎并没有立刻入侵,而是任由血长空等鼠辈继续潜伏杀戮殿,暗中行事…这是为何?”

  “晚辈知道,杀戮殿内其实还有一把绝世神剑存在,,说的便是这把剑吧。血长空等人,似乎在对这把剑做着什么,唯有他们达成目的,祸族才敢大举入侵…”

  “又或者,前辈当初所说的两千年,指得并不只是自己的剩余寿数,更是与此剑有关的某种时间推演?”

  言及于此,宁凡长叹一声。

  他的内心有太多太多疑问,但可惜,已无杀帝替他回答了。

  祸族的入侵,戮圣天荒剑的存在,其中具体细节,连冥海仙王这等大长老都知之不详。

  也许,此代杀帝的初衷,是等到宁凡成长到一定程度,再尽数告知。

  但可惜,已无人能够解答宁凡的疑惑了。

  “少主,杀戮殿不可一日无主,七代已逝,该由你继任八代,总领大局了。从前因为你尚未成长,故而需要隐于人后,如今你已仙帝之下无敌,便是六劫仙帝怕也可一战的。继任八代杀帝,没有任何不妥,亦无人敢不服!”身后,冥海仙王跪倒在地,堂堂准帝,本不会跪任何人,唯有代杀帝,值得他如此大礼!

  在其心中,早已将宁凡,当成了下任杀帝来对待!

  “先让七代入土为安吧…”宁凡叹道,将冥海扶起,冥海这等强者跪他,是出于对他少帝身份的认同与尊重,是出于对杀戮殿的忠诚,同样的,出于尊重,他不会让冥海这等存在随便跪他。

  对于杀戮殿,宁凡的归属感其实并不高,他和冥海这等死忠于杀戮殿的老人,终究是不同的。

  他行事,只是为了当年一个承诺,仅此而已…

  “那之后呢?”

  “之后,将七代死讯压住,秘闻不宣。”

  “此事知者已众,怕是瞒不住啊…”冥海为难道。

  “只需勒令门徒管住嘴巴即可。就算此事最终传出去,也无妨,我只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杀帝是被叛徒谋害,一世英名尽毁…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你应该知道祸族对我杀戮殿的敌意吧?”

  “属下略知一二,只不知,图谋我杀戮殿的秘族,原来是祸族,这一次才算真正弄清楚…”冥海汗颜道。

  “连祸族都没有在七代死后立刻覆灭杀戮殿,必定是因为有所顾忌。祸族都不敢做的事情,其他仙帝,谁又敢做呢?我猜这东天,这四天,想要图谋戮圣天荒剑的势力,绝不止祸族一个,此时杀戮殿尚在,未来很长时间,杀戮殿,便仍会存在…直到,他们认定时机已到,才会出手吧…”

  “戮圣天荒剑…少主指的,是血牢当中那把远古封印之剑吗…此剑竟如此厉害?可令秘族忌惮?属下从前可不知此事!”冥海吃惊不小。

  “我也只是猜测罢了,一切的一切,都只是猜测…”

  “少主不打算马上继任八代杀帝吗?须知代杀帝继任,都会有莫大好处的…”

  “哦?我倒是第一次听说,继任杀帝还有好处,大长老可否给我具体讲讲。”

  宁凡的初衷,是隐瞒杀帝死讯,再装装样子,退出杀戮殿。

  因为某种忌惮,强如祸族也不敢在短期之内对杀戮殿动手的,但终有一日,那些人会动手。

  为了在那一日来临之前,拥有足够守护杀戮殿的实力,宁凡不可能留守杀戮殿,他必须离开,他必须寻求机缘,不断提升修为,获得与秘族抗衡的强大修为!

  为了当年承诺,宁凡愿意承担守护杀戮殿的责任,对于杀帝的虚名,则看得很淡,对于杀帝的权力,亦看得淡。

  若他还很弱小,或许会对杀帝的位置有所看重,毕竟身为杀帝,可调动杀戮殿的全部力量拱卫自己。

  可如今的他,真的需要杀戮殿的属下守护自己吗?不需要了,已经不必了…

  且在宁凡眼中,八代杀帝的名头,和八代杀戮殿少帝的名头,没有什么不同,都吓不到真正的高手。

  差别不大,继任有何意义?反正继任不继任,他都会守护杀戮殿,履行诺言。

  但若说继任杀帝还有其他好处,则宁凡就要好好想想是否继任杀帝了。

  具体还要看继任杀帝的好处,能否打动他,否则他还是懒得多此一举的。

  冥海取出一个古老玉简,恭恭敬敬交给宁凡。

  此玉简由代大长老代代相传,传到冥海手中,已过去四十七代大长老的寿数,远不如杀帝,自然要多出很多代的。

  宁凡神念探入玉简,起初还算平静,但继而,有了意外之色。

  “继任杀帝对于实力精进居然大有好处,既如此…我便是直接继任八代杀帝,又有何妨!”

  宁凡目光由追思,渐渐变得果决。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一味地感叹七代的悲剧,没有任何意义,是时候轮到他履行诺言,回报七代了!

  “既如此,属下这便下令,安排少主的封帝大典,从此日起,我杀戮殿、北斗血界千千万万之修,必对少主忠心不二,以守护血界为任,以守护杀戮殿为责,属下更愿立道誓,以表忠诚!只要少主此生不叛杀戮殿,属下冥海,愿为少主世代赴汤蹈火!”

  “为我宁凡世代赴汤蹈火?呵呵,没有这个必要,你只需一心守护杀戮殿,不改初心,如此便足够。”宁凡笑道。

  冥海深深一拜,垂下头,眼中有了追忆。

  他想起了那一年那一月,与今日近乎雷同的道誓。

  那一年他还年少,只是凡人少年,一心寻仙,某颗修真星上,他与七代杀帝邂逅,惊为天人。

  是七代杀帝有些无语的回答。

  欣慰的笑声中,七代杀帝驾着长虹离去,只留下少年冥海一个人,痴痴看着长空,羡慕不已。

  那一年的他,还不懂什么是杀戮殿…

  那一年的他,也不知仙人的世界,有多么广阔…

  他痴痴望着天空,直到七代杀帝离开很久很久,才回过神,方一回神,便发现身前的地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本书。

  一本很普通很普通的功法,记载了凡人辟脉成修的种种办法;一瓶很普通很普通的丹药,可助修士开辟修脉…

  大喜过望的少年冥海,激动不已地找了一个无人之地,开始服丹修炼…

  而后,他踏入修真界,一路拼杀,一步步修到破碎虚空,飞离这颗修真星;又一步步修到第二步命仙,横扫同辈,以外来修士身份加入杀戮殿;一步步成为杀戮殿长老;一步步成为大长老;一步步,获得了白发仙王的响亮名声。

  小徒海明,愿为道长世代赴汤蹈火!

  属下冥海,愿为少主世代赴汤蹈火!

  从未改变过!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