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001章 圣山守陵人

第1001章 圣山守陵人

  “诸位中,可有五色药魂存在!”

  楼陀的问话,让不少塔木人的目光,齐齐扫向欧阳暖。·

  若他们记得不错,这个女子的药魂…正是五色!怪只怪塔木人太过热情、憨厚,以至于欧阳暖来到此地之后,根本没有伪装自己五色药魂的打算,被一些人见过药魂色…

  宁凡就谨慎地多,并未在此地展示过药魂…只是欧阳暖的药魂色,到底是在此地暴露了,是他失了分寸,没有提醒欧阳暖,此事怪他。

  好在这暴露,似乎并未引来什么恶果,反倒让刚刚来到的两名大卑仙帝忌惮极深…宁凡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点,在得知己方有五色药魂拥有者后,那之前还阴阳怪气的楼陀大帝,口气明显缓和了一些,隐约间,似乎还有一丝畏惧…

  堂堂仙帝,竟会畏惧五色药魂?宁凡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眼花看错,若此事当真,就有意思了…

  “阁下就是五色药魂!”楼陀大帝顺着塔木人的目光,注意到了欧阳暖,眼中灰芒一闪,继而大惊,

  “竟是真的!”

  显然是动用了什么秘术,确定了欧阳暖五色药魂的身份!另一名骨灵大帝,同样使了秘术,露出的却是满意的笑容。

  欧阳暖有些紧张,不知道自己五色药魂暴露,是否会给宁凡惹来麻烦。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面对仙帝强者,还一次面对两人,竟有种泰山临身的崩溃感。怀中的灵择小毛球,更是如同炸了毛的小兽,惧意非常。

  “暖妹妹别怕…据我所知,大卑族的万古老怪,对稀有药魂的拥有者极其礼遇,乃是习俗,他们得知你是五色药魂,绝非坏事,反倒极可能给我们此行带来便利的…”葬月的传音。适时传来。

  五色药魂暴露,不是坏事,反倒会带来便利?若真是这样就太好了…欧阳暖微微松了口气。

  楼陀大帝沉吟起来,面色阴晴不定。许久才面露复杂,对宁凡怪声道,“罢了,你等既有五色药魂,便算是我大卑族的上宾。损刑一事。可以网开一面,由七十二刑,减少到十八刑吧!”

  稀有药魂者,为大卑族上宾,入大卑族自然无需接受损刑的。若不针对宁凡等人,欧阳暖、九狸、毛球都可以免刑,只有宁凡、乌老八、葬月需要受刑,一人六刑,合计十八次损刑。可以由三人分开受刑,也可由单独一人全部承受刑罚。

  以楼陀大帝对外修的憎恶程度。能够做到这般公允,已经算是网开一面了。

  葬月微微松了口气,若只是十八刑,他们已经可以勉强承受,不必与大卑族撕破脸。

  “小霪贼,看起来这些大卑仙帝不会刁难我们了,还是乖乖接受损刑吧,这样便能在大卑族便宜行事了…”葬月对宁凡传音劝道,并将大卑族礼遇稀有药魂之事告知。

  宁凡点点头,若大卑族不主动刁难。他也愿意遵纪守法,只是十八次损刑的话,还是可以试上一试的。

  不再刁难众人的楼陀大帝,开始例行公事。翻手取出一块玉质的马骨,向天一祭,令马骨直接化作一道流光,射上天空,继而便有万马奔腾的幻影,在草原之上出现。烟尘四起,更有无数烈马嘶天之声,响彻云天。

  万马奔腾而过,继而消失,随之而来的,是整个草原剧烈晃动,大地裂开一道缝隙,缝隙之下,不断有灰气飘出,落在地上固化,最终构造成一座极为古老的祭坛,祭坛极为巨大,立有金柱三千根,每根金柱上都穿着不少金环,金环上,似有莫大的封印之力。

  “此为刑台!诸位应该已经知道了,外修入我大卑族,必受损刑刑环,以限制修为,携刑环入内围,便算是我大卑族的客人,若离去,此环会自行消失。若私毁刑环,则视作挑衅我大卑族族威,将被我大卑五帝全力剿杀,尔等切记!”

  楼陀大帝解释了一番,又道,“尔等欲受刑者,自登刑台,触碰金柱受刑!”

  那楼陀虽说因为顾忌五色药魂,对宁凡等人少了刁难,却终究厌恶外修,说起话了自然不会有好脸色的。

  几日间,宁凡等人早从塔格里口中知晓了损刑的具体步骤,对接受损刑,也算有了心理准备。

  按照众人的商议,两兽不必受刑,欧阳暖、葬月不必受刑,此次损刑既然可以分摊,则由宁凡、乌老八二人接受即可。

  “谁先受刑!”楼陀大帝面无表情地问道。

  “我来!受刑之人,有我乌小八一人足矣!此刑台凶险未知,岂能让主子先上!”

  乌老八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走了出来,一步步走上刑台,满面严肃,风萧萧兮易水寒。表面上,他似乎是出于自愿,想要主动替主子分担刑罚。内心却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一共十八次损刑,要分摊给他和宁凡,如果宁凡先去受刑,只受四五次刑罚便走下刑台,他乌小八可就要承受剩下的十三四次刑罚啊!那可是大大的不妙!先受刑,才能掌握主动权!才能想受多少刑,就受多少刑!乌老八暗暗计算,新晋仙尊能够承受的极限,也不过是十二刑罢了,当然他是一劫仙尊,能够承受更多,但他乌小八最最精明不过,那是一铜板的损刑也不愿多分担的!

  “十八次损刑,一人九次那是公平,如果我受刑少于九次,煞星肯定有意见,说不准会动怒…哎,谁要我乌小八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忠仆呢,这受刑起码要过九次,要让煞星占到便宜,但也不能让他占得太多,否则我就太吃亏了…嗯,就受十次损刑吧!嘿嘿,煞星啊煞星,我十你八,到时候我只说用尽了全力,到了极限,料你占了便宜,也无话可说了…”

  塔木人可不知道乌老八的内心有这般小算计。·

  他们生性憨厚,看到的自然只是表面,不由得纷纷感叹。这个外修很忠心嘛,肯为主子试险,是个爷们。

  就连塔木部族长塔格里都暗暗吃惊,想不到坑蒙拐骗塔木人的乌老八。竟然还是一个忠仆…

  乌老八走上刑台,三分谨慎地走向三千金柱的第一根,伸手触摸的金柱一下,立刻收回,小心翼翼。如临大敌。

  一碰之后,金柱之上顿时便有一道金环飞出,化作一道金光,打入乌老八体内。顿时,乌老八的修为有了跌落,几乎快要跌落到万古一劫以下!

  乌老八先是微微色变,待内视之后,则轻轻松了口气,想了想,继续去触碰第二根金柱。

  一路触碰。他的修为一路跌落,当触碰到第八根金柱,他的修为跌落到舍空巅峰;第九根,跌落到舍空后期;第十根,舍空中期…

  “我一共受了十个损刑刑环,修为也被限制到舍空中期,若强撑,应该还能再受三四个刑环…不过我又不傻,剩下的刑环,当然得让煞星去消受!”

  乌老八内心半点亏也不想吃。表面上则装出一副气喘吁吁的模样,咬着牙,似乎想触摸第十一根金柱,却还没走到那里。便脱力一般,扑通跌倒在地上,颇有些狼狈不堪的样子。

  “不好!这个乌姓外修受刑太重,有些不适,怕是受不了第十一刑环了!”

  “可悲,可叹!看他的样子。明明已经脱力,却还挣扎着想触碰第十一刑环,真是难得!”

  “此乃忠仆!”

  “好一副忠肝义胆!”

  一些塔木人担心不已,对乌老八的忠义,他们相当有好感,自然也就多了关心。

  也有一些塔木人,直接被乌老八挣扎起身的模样感动哭了,并在内心暗暗誓,此生要以乌老八为楷模,做一个忠心耿耿的好人。

  望着刑台上艰难爬行的乌老八,宁凡嘴角抽了抽,暗暗传音道,“演够了就回来!剩下的八次损刑,不让你受!”

  乌老八内心一惊,暗道自己的小心思莫非已被宁凡看破!瞬间从地上爬起,屁颠屁颠跑下刑台,跟宁凡点头哈腰的赔好,弄得塔木人纷纷愕然,不明白乌老八怎么就恢复力气,瞬间活蹦乱跳了。

  “还有八次损刑…”

  宁凡没有理会乌老八,缓缓登上刑台,如乌老八一般,抬手去触碰第一根金柱。

  一经触碰,那金柱顿时有了轻微晃动,那是一种如同生命的晃动,并有一道金环从柱子上飞落,化作金光,打入他的体内。

  宁凡面色微动,内视己身,此刻自己的元神之上,分明束缚着一道似虚似幻的金环!

  这金环可以封印修士的修为,他修为之中要数劫血修为最高,有了这金环的限制,劫血修为竟被限制了不少,所表现出的实力,几乎快要跌落到零劫仙尊的范畴!

  “这金环,似乎是大卑人封印术的一种…”宁凡试了试挣脱金环,现这金环极难挣脱,无论元神如何变化,变大变小,那金环都会随之变化,普通真仙手段,更是难以挣开金环。当然,若他动用底牌手段,还是可以强行挣脱的,瞬间就能恢复修为,倒也不必过于担心。

  难怪葬月说,中了损刑,不必太过担心,说的就是可以随时挣脱这刑环束缚么…

  不过根据大卑族的族规,中了损刑刑环的人,若强行挣脱,将被视为挑衅大卑族威严,必受大卑五帝追剿。如非必要,在滞留大卑族期间,宁凡等人不得擅自摧毁刑环,恢复修为。大卑族要的,就是这批外修修为受到限制。

  “若有变故,则打碎刑环,恢复修为;若无变故,则安安分分,一切以此行目的为先…”

  宁凡有了决断,在受了一个刑环之后,又受了剩下的七个刑环,如此一来,其劫血修为几乎被完全限制,所能自由挥的修为,差不多只剩神、妖、魔修为了。

  身体上,顿时便有虚脱感侵袭而来,毕竟宁凡已经逐渐适应劫血的强大,忽然被打回原本修为,自然需要一段时间适应的。

  三功六刑十二禁…六刑已过,剩下的只需要立下三功,便可以在大卑族彻底自由了。

  降完损刑,楼陀大帝口念咒语,将祭坛变回马骨收起,也不与众人废话。直接离去了。只在离去前,对欧阳暖不情不愿的抱拳一礼,极其客气…这让不少暗暗关注此地的南疆修士大为吃惊,一向仇视外来修士的楼陀大帝。竟也会有如此客气的一面!

  骨灵大帝见楼陀前倨后恭,微微冷笑,似极瞧不上楼陀为人,在楼陀离去后,倨傲地从宁凡等人身边走过。目不斜视,带着仙帝的傲气,却在走到欧阳暖身边时,露出极为客气的笑容,说道,

  “损刑已毕,老夫就先走一步了,小友来到大卑,便是我大卑的贵客,日后若有困难。·可来中州向老夫求助,自然,若日后老夫需要帮助之时,也希望小友能够出些力气…”

  那客气,全然只对欧阳暖一人!在骨灵大帝眼中,这些外修只有欧阳暖值得他重视,余子不值一提!

  欧阳暖有些局促,她从没被仙帝如此客气对待过,直到骨灵大帝告辞离去,她还有些回不过神。

  宁凡则有些神情凝重了。这些大卑仙帝。之所以对欧阳暖客气,似乎不仅仅是因为大卑族礼遇稀有药魂…

  骨灵大帝好像说了,若他需要帮助,还要借助欧阳暖的力量吧…莫非这些大卑仙帝。有什么地方用得上五色药魂?还需要求助欧阳暖?

  骨灵大帝只是客气,楼陀大帝却还带着畏惧…似乎又不是求助五色药魂那么简单…

  “若我同样暴露五色药魂,多半也能得到这些仙帝的重视,只是…”

  宁凡皱了皱眉,他弄不清这些仙帝的真实想法,谨慎之下。倒也没有主动说出此事。

  两位大帝就这么平平静静地离去了,没出现楼陀大帝刁难外修的一幕,这让很多南疆修士大感意外,也让不少人感到惋惜,失去了削弱塔木部的机会。

  “这一次部落大比,塔木部将有舍空级外修为援,不可大意…”一些与塔木部多年为敌的部落,有了忌惮。

  “塔木部有了舍空,此次绝对不会垫底了,如此一来,我等没有舍空坐镇的部落,便有极大可能垫底了…”也有一些南疆弱部,微微叹息,少了塔木垫底,他们这些部落就很有可能垫底了,真是不幸。

  鲜于纯目光狂热,他没想到,自己看中的师父竟然能在仙帝面前如此强势,能正面挡楼陀大帝之威…不愧是他看中的师父!

  于是宁凡等人损刑一过,鲜于纯立马屁颠屁颠跑到塔木部,去给宁凡端茶倒水去了。

  这一次,他的父亲没有阻止,楼陀大帝对待外修的态度,让这位邪羊部族长有些拿捏不准。看楼陀大帝的态度,似乎还对这批外修颇为客气,如此一来,自己儿子结交外修,便也未必是一件坏事了。罢了,由他去吧,或许是他的福缘也未可知。

  对于鲜于纯的卖好,宁凡仍旧态度极淡,没有收徒的打算,很快就将鲜于纯打走了,又闭关了三日,方才稍稍适应封印后的修为。

  损刑已过,他与乌老八修为被封,如今的他,只能挥神妖魔修为。

  古神古妖修为皆是舍空初期的巅峰,古魔修为最强,只差一线便可晋入天魔第九涅,如此修为,倒也足以帮助塔木部在南疆部落小比取得好成绩,只不知能否争到南疆第一…

  距离小比开始还有差不多一月,这段时间,宁凡不打算浪费。六刑已过,他却还需要立三功,才能换得众人在大卑族的真正自由。

  立功,需要前往大卑族各个大6的凶域边界,在那里领取部落任务。

  南疆小比开始前,宁凡决定一个人前往南疆凶域边境,把众人的入境任务给办了。按照塔格里的说法,一个外修要完成三次人级战功,四个人就是十二次。

  此行,宁凡没有带其他人:乌老八修为刚被封印,需要一段时间适应,他不似宁凡,本就是舍空级修为,自然适应地慢些;欧阳暖则留在塔木部,炼化之前古修洞府寻到的丹药,提升药魂力量;葬月同样留下,为夺舍重生做着准备。

  葬月的残神之身太过残破,此行她打算寻一具合适肉身夺舍,但在此之前。她需要好好修复一下残神。她有独特秘术,可在月夜之时,借助此地浓厚药气修养自身,这些倒不必宁凡担心。

  一路离开塔木部。宁凡先去了一趟圣人石碑,在塔木部守卫通通撤离之际,暗中尝试了一番收取圣人文字,结果当然是无功而返。莫说他如今修为被封,即便不封。也是一样的结果,只近距离观摩了一番圣人文字便离去了。

  而后,宁凡改道去了南疆草原的凶域边境。

  圣域内围是由一块块破碎大6所组成,南疆草原的最外围,便与好几块凶域大6接壤。那些凶域大6灵气匮乏,并有无数凶物横行,自然是住不得人的,但因为其中的机缘造化不少,不少南疆修士都爱进入凶域历练。

  邪羊部是南疆草原上,最靠近凶域大6的一个部落。南疆部落修士若想进入凶域历练,往往都会经过这里。

  凶域之中灵药不少,凶物也多,那些进入凶域历练的修士,大多都能有所斩获,自己用不了的东西,基本都会放在邪羊部的坊市出售。

  邪羊部中,也有专门的地方,用来布一些任务,供历练修士选择领取。有戍守、巡视一类的任务,有采集、捕猎一类的任务,也有一些特殊任务。

  任务等级,分为人、地、天、修罗四级。有些是南疆本地部落所出,有些则是其他大6的部落出。

  拖龙是邪羊部的任务看守人,今日,他一如既往打着哈气,优哉游哉地把守此地。怨不得他悠闲,进入凶域历练的修士不少。但敢来领取任务的人却是少之又少,毕竟即便是最低级的人级任务,都有不少凶险,便是渡真老怪也不敢随便领取的…

  地级任务,无一不是足以影响南疆部落格局的大任务,凶险程度便是舍空老怪都不敢随便接,任务奖励也是极为丰厚…

  天级任务么,抱歉,南疆这片地方,没有这个高级的任务,这种任务可能要进入中州才能领取了。

  至于修罗级任务,那可是仙帝强者独自一人也无法完成的任务,南疆之地当然没有!

  拖龙正打着哈欠,忽然帐篷皮帘掀开,走入一男一女二人,一见来人是谁,拖龙登时浑身一振,谄媚笑道,

  “两位大人又来了?草原风大,快坐下来喝口热乎的马奶茶。”

  “不必!我们前来,可不是来喝茶的,嗯?我们布的任务,还是没有人接么?”男子扫视了一眼悬挂的任务皮卷,眉头顿时皱起。这是一个与大卑族装束截然不同的男子,倒是与四天修士颇为相似,唯一的不同,是背后背着一个无比宽厚的黑铁巨剑。此人容貌算不上俊朗,却棱角分明,眉宇间给人一种霸道之感,周身则流露着舍空巅峰的强大气势。

  拖龙暗暗念叨着这名巨剑男子的身份:圣山守陵人皮雄!据说在守陵人中,排名可入前百,这可不是他小小邪羊部任务看守人可以得罪的大人物啊!

  见巨剑男子问话,拖龙自然不敢怠慢,无奈道,“两位大人所布的任务难度太高了,寻找十块六星涅母石…大人们想必也知道,涅母石对于体修,是何等珍贵的东西,便是对于凶域中的绝大多数凶物,都是大补之物,往往有凶物看守,且不入四级以上凶域,极难获得…”

  “所以至今为止,仍旧无人接我任务吗!南疆舍空后期虽说不多,却也有那么几人,我所给的酬劳,也绝对算得上高了,却不料连个随同执行任务的人都找不到,说来此行太过危险…莫非,是你南疆舍空惧怕在部落大比前受伤,不敢轻涉险地?呵呵,南疆之修,果然都是胆小之辈。”巨剑男子不屑道。

  “若实在无人,便算了,此行有你我二人,虽说危险一些,未必就无法达成目的!”女子一袭红色短衫皮裙,长带着清浅的红色,用蛟筋松沓沓地绾着,肤色白皙地有些不健康,眉心则点着一滴鲜红似血的朱砂,美目颇有几分凶凌之气,给人的感觉浑不似温婉女子,而似一头草原上的母狼。

  “也罢,再等十日,若仍旧无人领取任务。此事便作罢!”男子冷哼一声,带着女子离去,便在即将走出帐篷的瞬间,一个白衣青年推开的帐帘。走了进来。

  “此人的装束…”红女子美目一凝。

  巨剑男子同样有了凝重,这般与大卑不同的装束,莫非…

  “阁下也是圣山守陵人?”巨剑男子对宁凡道。

  根据他的了解,会在大卑族内穿外族衣冠的,除了圣山守陵人。就只有外界修士了…

  “圣山守陵人?那是什么?”宁凡一诧,他才刚刚来到邪羊部任务处,怎么就有人询问古怪问题。

  细心如他,自然也将这个头次听说的名次记在心里,料想是大卑族某族某部的称呼,还欲询问,那巨剑男子却在得到答复后,转而露出傲慢之色。

  “原来是外来修士,哼!”

  那巨剑男子一听宁凡是外来修士,连探查宁凡修为的打算也没有。直接先开大帘离去了。

  那红女子倒是深深看了宁凡一眼,但只一眼,便同样失望摇头。

  巨剑男子反感宁凡的种族,红女子较为开明,却也对宁凡的修为有些失望。

  “此人表露的气息十分隐晦,但似乎只是舍空初期巅峰的样子…”红女子并未察觉到宁凡具体修为,有些可惜地离去了。

  若宁凡修为高些,她倒是不介意宁凡的种族,愿意邀请宁凡进入四级凶域寻找涅母石呢,毕竟南疆小比在即。难得有舍空修士进入此地领取任务。可惜,对方连舍空中期的修为也没有,此行带上此人,不过是个累赘。不如不带…

  说起来,此人既是外来修士,多半就是此次圣域开启进入者的一员吧,他所表露的舍空修为,也不知是损刑前的修为,还是损刑后的修为…若是后者。此人原本修为怕是极高啊。

  不过就算是外来仙尊,在本地人眼中,也不会比一个本地舍空高等多少,故而红女子一出帐篷,就将宁凡抛到脑后,将其忽略。

  “不知那巨剑男子口中的圣山守陵人,指的是什么…”

  宁凡同样将那二人抛之脑后,走入大帐,对任务看守人道,“我来接任务。”

  “你是外来修士?”拖龙懒洋洋地掏着耳朵,态度没有半分热情。

  外来修士,很厉害么?在大卑人眼中,跟牛羊没多少区别,当然,若外来修士强到一定程度,是足以令拖龙热情接待的。

  可惜,拖龙修为太弱,根本看不破宁凡此时此刻的修为。

  “是,我今日来,是来做三功任务的。”

  “三功任务?这边都是人级任务,你随便挑三个做吧。”拖龙理都不想理宁凡,心道怎么又有外来修士进入南疆草原了。万年一开的圣域,外来修士名额不会太多啊,敢进入圣域内围的就更少了…此人,不知加入的哪个部落。说起来,不久前好像有两个万古仙尊加入到塔木部了,哎,塔木部真是****运,竟然有仙尊外修加入,这次南疆大比怎么也不用垫底了,听说少族长还对其中一个仙尊外修极为尊敬,想拜之为师…

  等等!这个人不会就是塔木部四名外修其中一人吧!

  拖龙长年看守任务处,对外修情报知道的不多,只知道那二男二女四名外修,两个仙尊都是男子…

  此人不会是塔木仙尊吧!

  拖龙一个激灵,转而自嘲摇头,不像,不像啊,若此人真是外来仙尊,怎么也该有仙尊的傲气吧,刚刚两名圣山守陵人对宁凡多少有些无视、不敬,宁凡竟然不怒,若真是仙尊,即便是外来修士,也不该这般大心脏啊,多少会有些不悦的!

  “此人一定不是塔木部仙尊,我拖龙阅人无数,就没见过这么细皮嫩肉的仙尊。”拖龙摸了摸自己裸露在外面、又黑又厚的大胸肌,又看了看宁凡,啧啧叹息,为宁凡的不爷们感到惋惜。

  宁凡满头黑线,先是两个莫名其妙的男女,而后又是个自摸胸肌的看守人…大卑族的修士,都是这么莫名其妙么。

  传闻大卑人脑子大多有问题,之前的男女不确定,但这个自摸胸肌的看守人,多半不是什么正常人…

  目光扫过悬挂的任务,宁凡频频点头,此地共有人级任务77个,其中部分是寻找五百万年份以上的灵药任务,部分是猎杀命仙、渡真凶兽任务,还有一些巡守、看守任务,如看守一级凶域的灵矿矿脉,巡守二级凶域的火谷…这类看守任务,大多都是百年期限,十分费时间,宁凡自然不会做的。

  将这类看守任务排除,此地还有51个人级任务可以领取,对于拥有搜宝罗盘的宁凡而言,即便圣域内围干扰强大,他也能凭搜宝罗盘在小范围能寻找天材地宝,故而寻药任务十分容易,猎杀任务也没什么难度,随手就能完成。

  与这些简单的任务相比,任务奖励大多十分丰厚!

  人级任务的奖励,基本都是药魂石!且随便一个人级任务,奖励都在万块以上!

  本来么,宁凡只用做12个人级任务,就能完成三功任务,但如今为了全得药魂石奖励,他倒是不介意将随手能做的简单任务都做了…

  嗯?地级任务也不算难?猎杀舍空初期凶兽,寻找舍空中期尸魔尸丹,寻找十块六星涅母石…

  “领取的任务若是无法完成,可有惩罚?”宁凡问道。

  “没有!”拖龙摇头而叹。此人一定不可能是仙尊,若是仙尊,完成人级任务还会怕无法完成受惩罚?

  “既然没有惩罚…这里的人级、地级任务,除了看守一类的任务,余下的全都给我拓印一份副本。”

  “什…什么!”

  拖龙惊呆了。

  此人要么是在开玩笑,要么…是有极为恐怖的修为,足以一次性完成此地所有任务!

  “敢问阁下来自何部?这个也需要登记一下。”拖龙咽了咽口水,将所有任务拓印之后,问道。

  “塔木部。”

  宁凡随后答道,拿起任务副本,走出大帐,腾空飞出南疆草原,朝最近的一块凶域大6飞去。

  拖龙倒吸冷气,哪里还猜不出此人身份,一想到之前对待此人的冷漠态度,顿时大急,此人若真是塔木部仙尊,不止其修为值得自己仰视,其另外一个身份,更值得自己恭敬对待啊!

  此人该不会就是少族长想拜的师父吧!

  若是少族长知道自己薄待其师,会不会活剐了自己!

  “嘶!忘记给此人定位罗盘了!凶域之内磁力异常,足以限制神念,此人没带罗盘,即便修为高深,也危险啊,万一误入高级凶域,怕是有进无出…”

  拖龙咬咬牙,还是决定将此事禀报给少族长。

  宁凡当然不会对区区一个拖龙挂心,一入凶域大6,他就现这里有古怪的磁力干扰,使得他的神念无法散得太开。

  不过没关系,他窥天雨术足够强大,搜宝罗盘也很玄妙,即便受到限制,也不会限制地太狠,仍可在此地自由来去,并不会迷失方向。

  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刚进入这片凶域大6,他就现了让他稍稍心动的小东西。

  是靠着搜宝罗盘定位出的一处隐秘矿脉!

  “此物是…涅母石么。品质不高,应该是一星中的残次品…只是这数量,未免也太多了。”

  宁凡立在一处涅母石矿脉外,目光微凝。若他感知不错,这种大卑族特有的矿石之中,竟有一丝极为精纯的炼体之力,足以提升体修的境界修为…

  他的古魔修为已是天魔第八涅的巅峰,距离九涅只差一线,若吸收了此地涅母石,不知能否一举突破天魔第九涅…

  吼!

  却是一声声带着阴风的怪吼,忽而从矿洞之中传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