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077章 因果来!

第1077章 因果来!

  仅仅察觉到宁凡是一名天人修士,骨灵元神小脸上,便有了空前忌惮。若他知道宁凡不是天人第一境,而是第二境界,怕是会更加骇然的。

  给宁凡当香火奴?

  这种屈辱的想法,骨灵根本不可能会有!世间绝大多数大帝,即便是死,也不可能给同级修士为奴。此乃帝之尊严,若无这等气魄,根本不可能渡过仙帝的九五大劫,早就死在了渡劫路上。

  骨灵所谓的一击条件,根本就是一个骗局!心知此刻的自己不是宁凡对手,故而才想阴宁凡一把。

  骨灵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内心平静,渐渐呼吸如初,对宁凡道,

  “既然阁下同意接我一击,便来我所开辟的小天地吧,我之攻击,威能太大,若是波及骨灵峰的门徒,怕是会死伤惨重的。”

  骨灵元神小手一划,顿时在石室之内划开一片虚空,闪身进入。

  宁凡目光微不可察闪过一丝讥讽,很快便又恢复如初,跟入那虚空之内。

  虚空无涯,难窥其边,在宁凡踏足这片虚空的瞬间,虚空的裂缝入口忽然闭合。

  眼前无尽虚空之中,哪里还有骨灵人影。宁凡试了试撕开此地虚空,却发现此地空壁坚不可摧,若无虚空主人允许,则即便是先天下品法宝,也无法轰开此地。

  “这就是你的选择么,骨灵。不愧是仙帝,看来宁可死亡,也不愿给我当香火奴呢…”宁凡淡漠道。

  “哼!老夫堂堂大帝,当然不可能真给你为奴的,就算你真如外界猜测,是一名八劫甚至九劫的仙帝,又如何!鬼面修,你太自大了,须知仙帝一级就算重创,修为大损,也不可以用常理揣度。难道说是连杀二帝的战绩,让你失去面对同级最起码的警惕了吗!你已进入了老夫的掌位虚空。若无老夫允许,你绝无可能轰开此地!哈哈,老夫要以余生岁月,将你炼死在此地,化你血肉,为我重塑肉身提供能量!”

  轰隆隆!

  虚空中,数以百万个修真星大小的陨石,骤然幻化而出,继而所有陨石化作庞大规模的流星雨,声势恐怖,毁灭般砸落。

  密密交织的石之道则,封天锁地,使得此地虚空展现出了无法想象的坚固。眼覆青芒的宁凡,隐约看出,这是一处石掌位的虚空领域。

  并不是骨灵本人感悟出的掌位虚空,骨灵没有那等本事,末法幻梦界的掌位大帝屈指可数,轮不到此人头上,而是骨灵不知从何处获得的东西。

  此虚空也并非完好无损,其内道则交织,早已损毁严重,非开创此虚空的修士,无法将之修复。

  饶是如此,此虚空所剩余的威能,仍旧给人坚不可摧之感。据宁凡猜测,此掌位虚空原主,多半已修到九劫巅峰甚至准圣境界,才能使此虚空具备如此防御。又因为石是一种可增加修士防御的道则力量,石掌位的虚空硬度,本就比普通虚空强一些,使得此地虚空半毁之下,仍旧可以成为囚笼,有着困死普通六劫仙帝的威能。

  “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错过了。”

  嘭!嘭!嘭!

  宁凡鬼面下的目光一冷,祭起七宝妙树便是成百上千刷,无数星辰陨石被刷爆,碎裂波动化作狂风席卷,吹得宁凡银发狂舞,周身白衣猎猎作响。

  “居然是七宝妙树!且居然将此树养到了如此威能!”

  虚空深处,传来骨灵震撼之声,继而沉声喝道,“亘古石剑现!”

  一喝之下,石之道则化作成百上千的十二涅石剑,从天轰落,可在一个照面压制数百仙尊!

  若是骨灵本身修为展开神通,是无法达到这等威能的,唯有一些八劫仙帝,可办到此事。当然,若是借助此地掌位虚空的外力,则任何一个法力足够的万古修士,都能办到此事!

  宁凡想起了当年森罗乱东天时,目睹神虚阁神空大帝释放神通的一幕。神空帝曾一击释放出四万件十二涅法宝攻击森罗,声势毁天灭地,撼动人心,仙帝之下卷入必死。

  与神空帝的攻击相比,骨灵的攻击弱了许多,毕竟此地只是一出半损毁掌位虚空,无法重现全部威能。

  宁凡不再留手,张开了灭神巨人防御,继而巨人持七宝妙树,睥睨天下地疯狂刷动。

  嘭!嘭!嘭!

  无数石剑被七宝妙树刷断,却也有不少石剑漏过七宝妙树的攻击,斩在了灭神巨人身上,轰响不绝于耳,无一能攻破巨人防御。

  “这金身!莫非,莫非…”骨灵目光一震。

  他曾与诸帝联手围攻宁凡,见过宁凡灭神巨人的逆天防御,如此骇人听闻的防御,不会错!

  凶名盖世的鬼面修,居然会是…数月前狼狈逃出中州的那个外修!

  这鬼面修,居然不是什么八劫九劫仙帝,居然真的只是一个万古仙尊!

  “是你!你不是已经离开圣域了吗,为何还在此地!为何能避开光明佛的追捕!”骨灵失声道。

  “死人,不必知道太多!”

  嘭嘭嘭!

  百息而已,眼前所有石剑都被灭神巨人扫灭。

  继而巨人将七宝妙树一抛,护住周身,巨掌一挥之下,逆海剑化作巨剑现于掌中,朝着此地虚空接连斩出上千斩击。

  并不是普通的斩击。

  而是日趋纯熟的斩道神剑!

  对于普通六劫大帝,此地石之道则加固下的虚空防御,堪称无解,但对于宁凡而言,根本不存在被这等程度道则困住的问题。

  乱古大帝传下的阴阳五剑,可不是吃素的!

  上千斩击贯穿之下,虚空中交织的石之道则不断崩溃,已无法再形成掌位神通,攻击宁凡。

  再全力一斩,隐藏在虚空道则下的骨灵帝,闷哼一声,从虚空中跌了出来,元神小脸满是惶恐。

  怎么可能!

  居然连上代石人帝的掌位虚空,都伤不到宁凡分毫!

  这可是圣山神石一脉前历代最强者的掌位虚空,即便半毁,也不可能如此才对!

  “倘若我此刻再给你之前的选择,你仍然不会成为我香火奴对吧…”灭神巨人冷漠无情道。

  “当然!老夫什么身份,怎可能给人为奴!你以为破了这一处掌位虚空,老夫便没有办法杀你了么,你错了!”

  骨灵元神张口喷出一道白色毫光,在虚空中明灭不定地前行,朝宁凡逼来。

  宁凡定睛一看,此白光,原来是一件先天下品的破烂蒲扇。

  呼呼呼!

  蒲扇逼近到宁凡一定距离之后,忽然展开神通,朝着宁凡方向猛扇了起来。

  一扇之下,虚空中的火之道则顿时引动,化作成千上万的白色烟丝,卷动狂风袭来。

  被那无数烟丝一冲,灭神巨人体表顿时传出焦糊味道,虽未被直接攻破防御,金焰却熄灭了一些。

  “扇一下不行,那就是扇一百下,一千下!”

  骨灵神念操控之下,那蒲扇在极短时间内接连朝宁凡扇了上千次,冲天火烟冲击之下,竟将灭神巨人的金焰铠甲,烧成了火红,好似烙铁。

  可惜,这点程度,仍旧烧不到巨人体内的宁凡,破不了防。

  “连祖师爷的,都焚不掉这外修的金身么…”

  嘭嘭嘭!

  灭神巨人操控七宝妙树展开反击,朝那破烂蒲扇刷了上千次,将蒲扇表面宝光刷尽,再刷,连此宝之内的心神联系,都被刷断!

  暂时失去控制的蒲扇,被灭神巨人生生夺走!

  心神联系被断,骨灵则再喷金血,神色既惊且怒。

  “你居然夺我先天法宝,你该死,该死啊!”

  骨灵目光阴沉莫测,元神小手猛一掐诀,强行压下伤势,神念如海,化作银色汪洋,朝灭神巨人汹涌澎湃而来。

  灭神巨人以逆海剑去斩,以七宝妙树去刷,却都攻击了空,根本无法打到银色汪洋的实体,居然是一整片虚化的神念之海,好生诡异的神念秘术。

  下一瞬,灭神巨人淹没在了银海之中,无数神念攻击透过灭神巨人的铠甲防御,冲击着巨人体内的宁凡。

  诡异的神念冲击,居然能无视灭神盾的防御,令宁凡第一次对骨灵有了重视,仙帝手段果然不可预测!

  继而,宁凡便识海一痛,已被骨灵的神念冲入识海。

  仙帝神念,何其强大,尤其是骨灵大帝,一生苦修识海,神念乃是中州五帝最强,极少有仙帝之下的修士,能够承受骨灵帝的神念冲击!

  “哈哈,居然只是仙尊修为的识海,这等识海,老夫崩之不难!给我崩!”

  一击得手,骨灵帝快意大笑,笑容不尽轻蔑之意。

  可旋即,他便笑不出来了。

  “给我崩!”

  “崩!”

  “崩崩崩崩崩!”

  “为何不崩!我不信,我不信!区区仙尊识海,怎可能…”

  骨灵帝元神小脸渐渐有了惊恐。

  宁凡的识海等级明明不高,然而坚固程度却远超他想象,任他如何冲击,居然无法伤到宁凡识海半分!

  他的内心终于有了不妙之感,神念侵入对方识海,可是有不少风险存在的,想要赶快收回侵入宁凡识海的神念,但,为时已晚!

  宁凡目光一冷,侵入识海的骨灵神念,皆被他的神念之力生生碾碎!

  他是神灵废体!

  他的识海坚固度,甚至还在绝大多数的仙帝之上,骨灵…不如他!

  噗!

  骨灵元神喷出金血,因神念被毁太多,体内伤势再度加重。

  此刻重伤之下,他能够动用的修为太少,能够使用的手段也太少。

  万古真身用不了,先天法宝被夺,掌位虚空也无法使用…

  他已没有一丝胜算!

  只能姑且撤离,以图后计!

  骨灵元神小手一撕之下,撕开掌位虚空,欲从中逃出,却被宁凡一指定在了原地。

  而后宁凡高高祭起了炼神鼎,大片血光从鼎内扫出,化作一个血球,将惊怒交加的骨灵,困在其中!

  “这是东天祖帝的定天术!以你修为不可能定住我,强行施展乃是自取灭亡,为何能令我一连数息无法动弹!我不信!”

  “且你竟有祖师爷的第七鼎!海巫部的传承重器!此鼎历来都由海巫部海魔看守,怎会在你手上!是了,是了!你曾到过海巫部,你曾在那里击杀了白鹿,你是为了夺得此鼎,才去的海巫部!该死该死该死,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啊啊啊!老夫不想被这诅咒大鼎永远困死!”

  骨灵元神小脸写满绝望,不甘地嘶吼着。

  传闻,炼神鼎有诅咒,那诅咒是一片无名血光,可化血球,将仙帝都囚禁,此生无法脱困!

  传闻,那囚禁也不是目的,而是为了达成此鼎某种用途才存在。

  传闻,大卑圣祖研究了一生,也无法使用此鼎神秘用途。圣祖死后,此鼎几经辗转,被初代海巫巫女获得,自此成了海巫部的最高囚笼,但凡伤害海巫部的恶徒,都会被关入此鼎血光形成的十二个血球中。

  该死该死该死!

  无论骨灵如何挣扎,都无法逃出这血球,反而越是剧烈行动,体内的生机便流逝的越快,皆被血球夺走,传入到鼎内。

  终于,骨灵放弃了挣扎,目光空前地怨毒!

  “想不到此鼎居然落入了你的手中,可恨,可恨呐!若老夫全盛,岂会被你区区仙尊一个照面拿入鼎中!我不服!我不服啊!”

  我管你服不服…

  “可你杀不了我!你最多也只能凭这炼神鼎困我一世罢了!仙帝元神以难杀而著称,你,你一定…多半…也许…杀不了我…”

  真的杀不了么,呵呵…

  骨灵本还在叫骂,却越骂越气势不足,越骂越遍体发冷。

  宁凡灭不掉仙帝元神?不,不对…

  若灭不掉…那何家蒙家仙帝,是怎么死的!

  他…会是宁凡手中死掉的第三帝么…

  不!!!

  “炼!”

  宁凡一字喝出,骨灵顿时眼前一黑,一声惨叫,失去意识。

  只数十息,他便被炼神鼎的血光,炼成了虚无,鼎中,则多出了二百二十颗万灵血。

  当日宁凡灭蒙家时,曾拿蒙祖的元神炼出二百三十颗万灵血。

  后收编蒙家修士为香火奴,有欲逃者仙尊、仙王三人,被他同样拿来炼丹。其中有个三劫仙王,炼出了十九颗万灵血,两名仙尊一个二劫,一个一劫,一共才炼了八颗万灵血。

  貌似拿来炼丹的修士等级越高,炼出的万灵血数目越多。

  对于宁凡而言,炼神鼎是炼制万灵血、精进神灵废体的一大手段,可一丝丝朝后天神灵升级。

  当然,炼神鼎还是覆灭仙帝元神的一大杀器。

  仙帝元神以难杀而著称,倘若能生擒对方元神,则直接丢入鼎内血光祭炼,不消多时便能灭杀仙帝元神,比用其他方法弄死仙帝元神更快更便捷。

  只不过生擒比击杀更难,故而宁凡也只能在对付蒙祖、骨灵这等重伤仙帝之时,做到擒拿,偶尔使用。但若是那种全盛仙帝,则宁凡无法定住,无法擒拿,更谈不上将对方剥离元神,丢入血球炼丹了。

  “第三帝…”

  宁凡目光平静,并没有当初击杀何祖之时那般心神激荡。

  毕竟蒙祖也好,骨灵也罢,都是重伤之下,才被他趁虚而入…

  数十息之后,宁凡破开了这处掌位虚空,从中走出。

  而后,拿着灭神骨灵所获得的骨灵峰阵法总罗盘,封锁了此地阵法,并悄然在夜色之中隐身潜行。

  一些趁着夜色赶路来到骨灵峰的外界修士,因阵法封死,无法进入各主峰辅峰,故而只得回头。

  半个时辰后,宁凡离开了骨灵峰。

  此地修真资源被他洗劫一空!

  除了少数骨灵门徒被打晕处理,绝大多数与骨灵帝因果紧密的门徒,都被他捉走,多了数万修为强大的香火奴。

  先天法宝风火蒲扇,成了宁凡战利品。

  同样成为战利品的,还有骨灵之前使用的掌位虚空。

  夜,正深。

  宁凡一路离开骨灵峰后,悄然来到了佛泣帝所在哭笑峰,以他的速度潜行,根本没有花费多久。

  比起三焰,中州表面上的仙帝并不多,绝大多数都在圣山,故而一路潜行也未被任何人察觉。

  稍稍掌握了战利品的用法后,宁凡把玩着手中一颗黑色石人眼,悄然进入哭笑峰深处,一路深入。

  因他灭杀骨灵帝后,掌控了骨灵峰的大阵,外面的人进不到骨灵峰之内,尚不知道骨灵峰内发生了何等惊变。

  哭笑峰各峰之上,隐约传出门徒弟子诵唱佛经的声音,是不少佛修在做晚课,并一直做到了深夜。当然也有一些对于佛泣帝忠诚心极高的门徒,无心诵经,而是在一座座佛殿之中忧愁满面,叹息不止。

  数月前,佛泣帝参与追击外修宁凡,被血武主人拦而重创,肉身毁去,只有元神逃过一劫。

  外界只知佛泣重伤,却不知佛泣重伤到了何等程度!

  重伤的佛泣帝,仅存的元神死气冲天,当日直接重伤昏迷,被一些门徒救回哭笑峰。有精通医术的门徒预测,佛泣帝已是烛火之末,生命即将燃尽。又有精通命理推演的门徒传言,佛泣帝面有黑气,短则三五年,多则三五十年,必死…

  若佛泣帝死,则哭笑峰终将没落,曾经无数人羡慕的众佛泣门徒,也许是时候另寻出路了…

  无人知,此夜之中,骨灵峰被宁凡覆灭,且宁凡灭了骨灵峰后,竟不收手,又胆大包天地跑到了哭笑峰的地盘。

  佛泣帝的元神,气息奄奄地躺在精舍床榻的竹席上,旁边没有一个人服侍。

  所有服侍的弟子,都被他遣退。

  元神之身的他,自然也没有再佩戴从前的古怪面具,是一个颧骨吐出的清瘦老者。

  “我,快要死了么…”

  咳咳咳…

  佛泣帝元神抓过旁边一方手帕,按住口,再拿开时,手帕上已沾满金色血液。

  金色血液,是仙帝精血所在,连精血都被日日夜夜咳出,他真的是大限已到啊。

  当日,真是不该参与追杀那名外修…

  若和楼陀老儿一起离开,多半就能逃脱一劫了吧。

  呵呵,藏得真深啊,那个老东西,真是聪明,聪明地让人嫉妒…

  不过不要紧!

  他就算是死,也绝不一个人死去!

  他要报复!

  是血武主人伤他至此,累他命不久矣!

  血武主人已被抓,重重监押之下,他无法手刃血武主人报仇,但他可以报复血武主人的诸多手下!

  传说,自血武主人出事之后,琉璃城地下的血武擂台便被解散,与血武擂台因果不深的底层修士,各奔东西,那些直接听命于血武主人的擂台从属官,则逃离了琉璃城,不知逃到了哪里。

  呵呵,血武亲信,一个都别想逃!

  反正他活不了多久了,怎么说也要在死前,多拉几个垫背!

  再等等,再等等!

  只要他稍稍稳固下元神伤势,他便亲自去追杀血武从属!以泄心头之恨!

  咳咳咳…

  又是一连串的咳嗽。

  忽然间,正咳嗽着的佛泣帝目光一震,似感应到了哭笑峰主峰大阵的一丝异变。

  元神小脸猛地回头,所看到的一幕,令他内心狂跳,难以自抑!

  精舍中,床榻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鬼面银发的修士,在无月的昏暗夜色中,形同鬼魅。

  “你,你是…”

  佛泣帝惊恐地看着来人,完全没想到自己大限之前,居然会遇上如此恐怖的存在。

  即便重伤在榻,他也没少听说鬼面修的可怕,那是连杀二帝的恐怖存在,以他如今星星命火,对付如此存在,非死不可!

  正欲呼唤门徒来救,佛泣忽然感觉天旋地转,继而整个人都被关入到了一处虚空之内。

  若他修为尚在,必不会被一届仙尊直接拖入掌位虚空,但如今的他,却根本无力反抗这等力量!

  隔着一整个掌位虚空,他的呼救声,无法传达给他的门徒!

  欲撕开此地虚空逃出,也无法办到!

  “这是…掌位虚空!且这一处掌位虚空好生眼熟…竟是骨灵当年机缘巧合获得的东西!旁人不知此物,当年和他同时找到此物的我,却是深知!”

  佛泣元神小脸满是惊恐,猜测着不远处虚空之中,踏虚而立的鬼面修身份。

  莫非,莫非…

  传闻中连斩二帝的鬼面修,居然是骨灵老儿?莫非骨灵也和楼陀隐藏一样深,假装被血武主人重创,却原来瞒天过海,化身鬼面修杀戮天下…

  “你猜错了,我,并不是骨灵。”

  把玩着手中石人眼的宁凡,无情道。

  这石人眼,是斩杀骨灵的战利品,其内包含了一处半损毁掌位虚空。

  对付七劫八劫仙帝,半损毁的掌位虚空用处不大,但若是对付六劫仙帝,则还是有少许作用的。

  若是对付半死不活的六劫仙帝,则更方便了,可无声无息捉人入虚空,故而被宁凡拿来入侵哭笑峰了。

  可惜的是,之前对付骨灵之时,宁凡毁尽了掌位虚空的道则力量,也因如此,此虚空的坚固程度,已大不如前,更无法如骨灵使用时那样,幻化出诸多神通,攻击敌人。

  否则,如今的石人眼便是对付仙帝级人物,也绝不会只起少许作用的。

  “不可能!你不是骨灵,怎会有这石人眼!难道骨灵已经被你…”

  佛泣浑身发冷,猜测到了事实。

  “我杀骨灵前,给了骨灵两个选择,要么成为我香火奴,要么…死。若是你,多半也会选择死亡吧。”宁凡感叹道。

  “废话!老夫便是死,也绝不给人为奴!你不用痴心妄想了!”佛泣虽惧,却还是硬气道。

  “不错的答案,若非你此前追杀过我,心声中更有对血武手下的报复,我或许会因你的答案饶恕你的。可惜…你我注定是敌人。当日因果,今日,还了吧。”

  宁凡嗤地一声,化作妖异红芒朝佛泣帝冲至。

  “等等!老夫根本不记得追杀过你这等存在,此事定是一个误会!阁下可否容我辩解一二!”

  嘴上说着容我解释,佛泣帝却目光一眯,心生歹念,暗地里打出了一个隐匿至极的先天法宝,欲暗中偷袭宁凡。

  可惜,那偷袭之宝打在宁凡身上,只震荡出一些法力波动,并未伤及宁凡肉身分毫。

  宁凡的神灵肉身太强!

  佛泣能够发挥的修为则太弱,只相当于普通五劫仙王!

  那暗算之物攻击失败,现出身形,是一颗通体乌黑、布满道则符文的念珠,先天下品等级。

  “居然以肉身硬接圣祖的!”

  佛泣心中骇然无比,继而眼前七彩一闪,已被七宝妙树一击刷飞,一路吐血狂退…

  半个时辰后,宁凡离开了哭笑峰,带着一整个仙帝势力的底蕴,以及数万实力强大的香火奴。

  下一个目的地,则是天都峰。

  此夜,他是来中州了结因果的,当日追杀他的四名中州仙帝,自然一个都不可能放过的!

  当然,下杀手前,他仍会给天都帝两个选择,只是根据宁凡猜测,天都帝应该和骨灵、佛泣一样,不会就范的。

  “让仙帝屈膝为奴,似乎很难…”

  宁凡身形渐渐隐匿无形,天都峰边界的阵法,微微闪烁后,再度平静…

  同一时间,闭目疗伤的天都帝,惊恐地睁开了双眼!

  背后夜色中,银发飞扬!

  “当日因,今日果。两个选择,你选哪个!”

  这声音响起的瞬间,天都帝眼前一黑,直接被拽入石人眼的掌位虚空之******心更是狂跳不止!

  “鬼…鬼面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