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073章 轮回如重逢

第1073章 轮回如重逢

  可惜,想要从岔路无数、十步一凶的茫茫山脉中,找出两个入侵者的下落,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石主一副胸有成竹的姿态,带了上千人马,紧随宁凡二人之后,追入尸骨山脉之中,却只追了数座山的距离,便彻底跟丢了宁凡二人的行踪。

  一场气势如虹的追杀,居然无功而返。

  …

  宁凡有龙三锤带路,并未费太大功夫,便甩掉了石主等人的追击。

  龙三锤对于尸骨山脉的地貌格局,确实十分熟悉,由他领路,宁凡在尸骨山脉行走之时,能够避开许多迷阵、岔路、凶兽领地,减少一定的赶路时间,快行进。

  说是快,其实也只是相对于普通人在尸骨山脉内的步履维艰而言。

  纵然有龙三锤做向导,宁凡也不可能在这山脉之内健步如飞的。甩掉石主等人的度,倒是足够。

  山脉之内,古木参天。

  那些古木无边无尽,不知枯死了多少万年,最细的都需百人合抱,粗一些的古木,一棵便往往占地数亩。

  古木生长暗合章法,树与树的缝隙间,形成了一条条分岔路。每一条分岔路都是龙形蜿蜒,无数岔路连接,好似万龙盘踞,普通人或许感觉不到,然而修成了势字秘的宁凡,一见此地格局,便感到扑面而来的强大气势。

  并从这复杂地理格局之中,感受到一丝凶险之极的感觉,汗毛都不由自主的立了起来。

  他的感觉,绝不会错!这尸骨山脉是一处大凶之地!

  山脉内随便一草一木,看似普通,但都不能随便乱动。

  宁凡目光极为凝重。

  就在刚刚,他不小心触碰到此地一棵古木,立刻便引了此地大势一丝细微变化。

  继而便有无数细如女子长的灰色剑丝,凭空从那棵古木之中爆射而出,所透出的威能,直接将宁凡、龙三锤二人轰地倒飞而出!

  宁凡还好,有心防备之下,及时激了灭神巨人的法相,一瞬间幻化出了完整灭神巨人形态,虽被那灰色剑丝轰飞,却未受伤。

  龙三锤就凄惨得多了,纵然紧要关头激了一身黑色龙鳞来防御,仍旧被打得吐血,有了一些伤势。

  有趣的是,这龙三锤一面吐血倒飞,一面还不忘身为魇龙前辈的责任感,一心想要保护宁凡。

  硕大的黑色龙翼张开,一把阻挡在宁凡身前,一面擦掉嘴角鲜血,一面回头望去,竖起大拇指,白亮的牙齿闪着亮光,一副热血过头的模样。

  “小友小心!不要碰此地任何草木,快来老夫龙翼之下,由老夫护你一二!不要怕,也不要惶恐,只要有老夫在…”

  一回头,龙三锤看到的,却是散去了灭神巨人,毫无损的宁凡。

  灰色剑丝一击之后,便散去了。

  古老的树林间,忽然有几只乌鸦飞过…

  尴尬。

  除了尴尬开始尴尬。

  一副前辈高人姿态的龙三锤,怎么也想不到,连他这等六劫仙帝,都被此地剑丝一击而伤,宁凡居然能够毫不损…

  宁凡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这个龙三锤,貌似是一个极品啊,脑袋看起来着实有些不灵光。虽说兽身之修,多多少少都有些一根筋,但这位老爷子的一根筋程度,貌似有些越常人底线了。

  交谈的多了,你会现这人纯粹就是一个笨蛋。

  但不知为何,比起和那种城府极深的老怪同行,宁凡倒十分乐意与这种笨蛋同行的,起码不用担心对方背后捅一刀。

  以他万物沟通的能力,更是能轻易打探到如下情报,确定龙三锤的热血愚笨,不是伪装。

  龙三锤的衣服:“我是衣服,是衣服!主人是笨蛋,是笨蛋!”

  龙三锤的鞋:“我是鞋!我是鞋!主人是笨蛋,是笨蛋!”

  龙三锤的眼屎:“我是眼屎!是眼屎!主人是笨蛋,是笨蛋!”

  龙三锤的…

  总之,这是一个有些可怜的魇龙仙帝,连他身上的零件,都在嘲笑他是个笨蛋…

  若非有着如此便捷的情报能力,宁凡怎么也不可能对龙三锤这等一面之交的人,报以信任的。

  宁凡一抬手,抛出一瓶丹药给龙三锤,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龙三锤接过丹药,神念一扫,顿时神情一震,继而热泪盈眶。

  “九转帝丹!小友真是豪爽,居然随手一送,就是如此高阶的疗伤丹药!龙某真是太感动了!”

  “…快服下疗伤吧,我替你护法。不管怎么说,都是我胡乱触碰此地古木,才触了这等剑丝攻击,连累你受伤,补偿你些丹药,也是理所当然。”宁凡淡淡道。

  “大恩不言谢!相逢即是有缘,从今日起,龙某认定你这个朋友了,赴汤蹈火,小友一句话,龙某绝不推辞!”

  龙三锤哈哈一笑,依言盘膝于地,服下丹药炼化。

  一霎间的豪爽笑声,忽然带给宁凡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熟悉偏又陌生。

  炼化药力疗伤,多少需要一些时间。

  起初龙三锤还聚精会神的疗伤,后来便有些无聊,开始没话找话和宁凡聊天。

  与龙三锤话唠不同,宁凡并不是个话多的人,在龙三锤看来,则完完全全就是个屁的类型,性格无趣之极。

  最终,龙三锤只得放弃与宁凡没话找话,转而舔了舔舌头,问道。

  “有酒否!”

  却是酒瘾上来了。

  “…你身为仙帝,自己没有灵酒?”宁凡无语。

  “嘿!这点小事,不要计较地那么清嘛。不瞒小友,老夫自己的酒啊,哈哈,早就喝完啦,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同胞,故而,故而…”

  “…所以你和我同行,只是想骗点酒喝?”宁凡一阵头大。

  “哈哈,也不能这么说。倒不是非喝酒不行,只是总觉得和小友一见如故,好似并不是第一天认识,便越有想与小友共饮一杯的想法了。我辈修士相逢一场,志趣相投,倘若无法高坐百尺危楼,饮一壶真正的好酒,多少有些遗憾啊。”

  “…”

  宁凡微微沉默。

  一见如故么…

  他似乎,也有一种诡异感觉,感觉和这龙三锤熟悉而陌生呢。

  且龙三锤的话语,不知为何,带给他一丝熟悉感,好似在哪里听到过类似的话。

  想起来了…

  当年他第一次化名6北,应罗云封妖6道尘的请求,去解救一个古天庭将领——6吾。

  那6吾消散前,似乎也说了类似的话语呢。

  与君高坐危楼百尺,饮一壶真正的好酒…

  宁凡忽然有了一种灵魂冲击之感,蓦然有感,朝龙三锤查探而去。

  这一探,他目光顿时一震,似印证了什么,但又有无法解释、匪夷所思的东西在里面。

  眼前这个有些愚笨、有些仗义、有些豪气的龙三锤,似乎,就是与他有过饮酒之约的6吾…

  若细细辨认二人的气息,会现二人的气息因轮回的变迁,有着极大不同,但那不同之中,却又有…一丝轮回也无法磨灭的本性不改。

  这龙三锤,莫非竟是6吾的来世?所谓的一见如故,也只是赴当年的一场酒约不成?

  但,这又有解释不通的地方。

  6吾才重入轮回多少年…

  龙三锤的骨龄,明显是从上古活到今日的一名大帝。

  不可能是转世。

  那么,那种与6吾相似的气息,只是一种,错觉么…

  又或者轮回这种东西,本就不是正常的时间逻辑可以理解…

  宁凡双目青芒连闪,有了茫然,其轮回之悟,也在其脑海翻江倒海。

  脑海之中两个声音,在争论龙三锤是不是6吾,一个声音坚信自己的感觉不会错,另一个声音则不断以时间逻辑的观点,否定着这种论调。

  许久,许久…

  宁凡才面色恢复如常,长长呼出了一口气。

  想不通。

  看不透。

  轮回这种东西,原来是如此费解的一件事吗。

  倘若置身其中,以自己的时间逻辑去理解,貌似…很难看到真实。

  想不通,宁凡便也不再去想,只一拍储物袋,取出两坛灵酒,抛给龙三锤一坛,而后一把拍开泥封,咕咚咕咚痛饮起来。

  好似要将内心所有的不解,一并饮入腹中,将之抛诸脑后。

  龙三锤先是一怔,继而哈哈大笑,同样拍开泥封,痛饮起来。

  饮罢,二人再无交流,龙三锤也很快炼化完药力,恢复到全盛状态。

  然而还是有一些东西变化了。

  之前龙三锤与宁凡同行,是出于庇护同胞小辈的一些善心。

  而宁凡,则只是想利用龙三锤对于尸骨山脉的了解。

  此刻则不同,二人之间,似有了一些交情,好似从多年以前就开始积累,好似这场对饮,是宁凡的第一次,却不是龙三锤的第一次。

  宁凡目光微微一眯,确定了一件事,那便是龙三锤的肉身有些厉害,伤势恢复极快,怕是没有他送的丹药,也能在极短时间之内自行痊愈。

  “嘿!赶了这么多天的路,居然没问小友姓名,真是有些失礼。不知小友如何称呼?”

  “你可叫我宁凡,或是化名6北…”

  “6北?这名字,感觉在哪里听说过呢…果然,宁老弟给我一种一见如故之感!哈哈!”

  “一见如故么…轮回如陌生,轮回或许也如重逢…”

  宁凡喃喃自语,所说出的话语,让龙三锤目光一阵茫然。

  只觉得宁凡话语中的道悟之高,已出他的理解,现在看来,他好像从头到尾多小瞧了这个后辈啊。

  “宁老弟的防御手段可真是夺天地之造化了,居然能凭仙尊修为,挡下了此地圣人剑阵的攻击,当真了得!老哥我本还想出手救你一救,没想到反被你施了恩惠,哈哈,惭愧,惭愧。”龙三锤大笑道。

  “若无一定手段,也不敢跑到这里来了。至于圣人剑阵么…原来如此,难怪刚才的剑丝,会有如此可怕的威能,令我一瞬间有了开启最大防御的预判,原来此地的大势格局,竟形成了一处圣人绝杀剑阵,故而才会如此凶险…”宁凡面色不显,内心却是微微一震。

  怪不得以他势字秘的造诣,都看不破此地大势的轨迹…

  此地果然不是善地!

  “传闻大卑圣祖生前,曾在此地以山川格局为剑,天地为鞘,布下一大绝杀剑阵。在其死后,此地不知为何,又成了白骨夫人的沉睡之地。哎,老夫虽说是三焰第一百晓生,对于其中的隐秘却也不甚了解。总之,你我在这山林之内行走,务必小心些,莫要乱动此地格局便是。至于你要找的祭器…哎,那种东西,更是此地格局的关键所在,若是有所移动…罢了,相识一场,若有格局凶变,老哥哥定助你一臂之力!”

  言罢,伤势痊愈的龙三锤,再度领着宁凡,在这气息凶险的古树岔路间轻车熟路地前进。

  林道两旁,偶尔会传出古老强大的生物气息,最次都有仙尊修为,仙帝修为的都有许多。

  三焰是极丹圣域最危险的地方,尸骨山脉则又是三焰最危险的地方,会有如此之多的强大气息蛰伏,宁凡并不奇怪。

  也没有去刻意探查那些气息是什么物种。

  若不主动探查那些古老生物,貌似就不会被攻击的样子。

  两个山脉起伏连接之处,往往都会有阵法阻隔,防止外人随便入侵到山脉内部。

  自称是的龙三锤,阵道造诣不过平平,破起这些阵法极为吃力。好在每每到了此时,宁凡便会寻找阴阵所在,以龙三锤无法理解的手段轻易混乱阵力,继续前进。

  宁凡身上的种种奇异,不断刷新着龙三锤的认知,渐渐地,龙三锤就算再笨,也意识到宁凡就是覆灭何家、击杀何祖的那个鬼面修士了。

  当然,还没意识到宁凡不是魇龙同类就是了。

  宁凡一边前进,一边默记着此地阵法格局,渐渐地,整个尸骨山脉的虚实之变,在他内心一点点清晰起来。

  尸骨山脉连绵起伏的山峰,何止千座,但其中,绝大多数都是阵法的虚位,处于实位的山峰,只有三百零五座。

  实峰排列的格局更是诡异异常,倘若不是那种明辨大势虚实的存在,绝对看不出这一点。此地三百零五座实峰,林立于大地上,若从天空向下看,便恍如一个以山为骨的巨人,四肢舒展,沉睡在大地之上!

  三百零五块骨,不是成人的骨骼数目,倒是与婴儿的骨骼数约略吻合…

  “此地格局,给我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不只是危机感那么简单,而是一种单纯的不喜…”

  “我们行进的路线,似是从这睡婴格局的足部进入,一路朝头部位置前进…”

  “在那睡婴格局的头部,似封印着什么强大无比的存在,那种强大…似比牛鬼至尊都要恐怖几分,莫非便是传说中的大卑五尊第一人…白骨夫人?”

  “当年我在小独孤处学得崩天剑指,那等剑道传承,似与此地某种剑道力量彼此呼应…”

  “说起来,当日天都帝算计于我,想诓骗我来空焰最凶密地,学什么无上剑道…莫非天都帝所算计之地,正是这尸骨山脉?若真是如此,倒也是一种巧合了。”

  宁凡一面缓缓行进,一面心思飞转。

  两日后,他终于到龙三锤的无偿带路之下,来到了此地睡婴格局的头部位置!

  先看到的,便是一座高距密林上空的天荒巨门!

  “天荒巨门是紫斗仙皇给紫斗仙修的后裔,所遗留的通往真界的道路。外界也有传言,极丹圣域内部有着一座天荒石门,想不到,竟是真的!且这天荒石门存在的位置,还是三焰最最危险的尸骨山脉!”

  “我之前还在疑惑,连我都能得知此地藏有一处天荒石门,为何人妖二族不图谋这一处石门,而是图谋蛮荒的那一处…原来如此,想必是因为极丹圣域的真正底蕴太强,而这处石门所在的位置太过棘手。以末法幻梦界的四天、妖族底蕴,想在大卑五尊的眼皮子底下对这处石门动手,成功率几近于零。故而表面看起来,反倒是蛮荒的那一处比较容易得手了…”

  “古怪…这一处天荒石门,居然在…呼唤我…”

  若是从前的宁凡,听不到这种呼唤。

  但如今他是废体神灵,且还是觉醒了万物沟通能力的神灵。他能听到这处天荒石门的心声,旁人则听不到!

  “是钥匙的感应…在你手上,不会错的。乱古门徒呦,你可想…将我打开,从我这里,走入天荒古镜,走入…真界!”

  是天荒石门柔和的呼唤!

  而后,宁凡便感到乱古所赠藏经塔的最后一层门后,似有什么力量,正在一点点催动此门开启。

  那扇他怎么也打不开的门!

  那个声称‘君不识妾’的声音!

  轰地一声,藏经塔门扉开启!

  继而一道灰色流光,从玄阴界的藏经塔飞出,被宁凡一招之下,从中取出,落在掌心。

  是一滴泪。

  是灰色的泪,所凝成的虚幻钥匙。

  这是那滴灰泪的心声。

  是那天荒巨门的再度呼唤。

  宁凡从未料到来到这尸骨山脉,还会有这等状况生,以他的心性,此刻都不由有了一丝茫然。

  钥匙什么的,天荒石门什么的,太突然了…他需要好好理一理。

  尤其是那钥匙。

  那钥匙的声音,因为轮回阻隔,宁凡难以听清音质。

  但此刻近距离触碰这灰泪钥匙,他却分明感受到了这个钥匙所带给他的熟悉感。

  这钥匙之中的气息,分明…与剑祖一致。

  原来如此,难怪这钥匙会屡次对他说君不识妾了。

  也是呢。

  第四个舍空心劫中,宁凡看到了一些因果,他本是蝴蝶家乡世世轮回的蝴蝶,是剑祖带他离开蝴蝶家乡,进入人间的。

  剑祖一定是认识他的,但他因为世世轮回的缘故,早已不记得当年身为蝴蝶之时的那场邂逅。

  叮铃铃!

  宁凡手中的灰泪钥匙,忽然出光芒,震响起来。

  同一时间,不远处的某座灰色山峰之中,忽然传出不绝于耳的锁链碰撞声。

  准确的说,那声音是从灰色山峰上的一个巨大溶洞之内传出。

  宁凡眉头深锁。

  从那个溶洞之内,宁凡察觉到一股堪比远古大修的恐怖气势!

  那气势飘渺不定,时而很近,时而极远,使得旁人很难准确感知那名远古大修的气息状态。

  不过想也知道,此地既然会忽然出现一个远古大修,多半就是号称大卑第一至尊的白骨夫人了…

  溶洞内的白骨夫人,似乎并不是清醒状态,而是在沉睡着。若是细听,便会听到这天地间的风声,均匀地好似女子酣睡时的均匀呼吸…应该是那白骨夫人的呼吸声无疑了。

  “我要找的九狸祭器,似乎就在那个溶洞内…”宁凡如临大敌道。

  “传闻中的白骨夫人,貌似就在那个溶洞之内沉睡。嘶!好可怕的气息,比我想象中还要可怕几分!一个不慎,便是必死之局!没办法了,宁老弟你在这里等着吧,我替你进那洞里找找,看看有没有你要找的祭器!你这点修为,就别去冒险了!”

  龙三锤齿关开始打颤,那是身体本能地在畏惧溶洞内的凶险,而不是他本人内心有了怯意。

  他能预感到溶洞内白骨夫人的恐怖,但若是不得不冒一次险,豪爽如他,倒也乐意代替宁凡,去冒这一次险。

  “不必了。前辈带我一路行至此地,我已十分感激,自然不可能再让前辈替我去犯险。想不到这白骨夫人的气息,居然堪比远古大修,看来这九狸祭器,果然不是那么好拿的东西,此行稍有差池,不止我会死在此地,更可能会连累前辈一并死亡。这样吧,前辈此刻便离去吧,我会等前辈离开尸骨山脉后,再进入此洞!届时便是引了一些变故,也不至于连累前辈了。”宁凡面无表情道。

  “不可!你是老夫带来的,老夫岂能将你一人…”

  “前辈放心,若我只是一个人,逃跑之时也容易些。”

  “哈哈,你是在变向说我堂堂六劫仙帝,是你一介仙尊小辈的累赘么!”

  龙三锤只管哈哈大笑,却一副无论如何绝不提前离去的顽固姿态。

  宁凡顿时大感头疼,有这么仗义的朋友,有时候也很令人无奈的。

  罢了…

  若事情真严重到不得不逃的地步,他便拼尽一切,带龙三锤一起离开吧。

  是6吾也好,是龙三锤也罢,这个朋友,他认了。

  “你快去拿你要的祭器吧。因为我之前疗伤一时的耽搁,貌似石主的人,也已经快要追来此地了…你去找东西的时候,我正好在外面,替你阻挡石主的人马!”

  龙三锤独眼忽而微微一眯。

  远处的密林间,正有不少三焰修士朝此地接近。

  当下大手一挥,直接送出狂风,送宁凡飞至溶洞入口。

  而后负手而立,挡在溶洞方向前,已做好了与那些追击者一场大战的准备。

  宁凡没有再多言,朝着龙三锤方向遥遥一抱拳,而后闪身进入到溶洞之内。

  越往洞内前行,他便越能感受到溶洞内,那好似间隔着一整个轮回的庞大气势。

  约莫朝着洞内前行了数百步,忽有一道带着混沌光泽的灰色剑芒,从洞内石壁悬挂着的一个空剑鞘斩了出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