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070章 木焰何家

第1070章 木焰何家

  巫言感觉自己睡了很久很久。

  昏昏沉沉中,她有些担心自己获罪之后,所收养的妹妹会是何等处境,可是她睁不开双眼。

  伤势太重了。

  这是她违抗百花帝命令的下场。

  外界谣传她被外修牵连,都是假的。她真正被废掉巫女身份、关入海谷祭坛的原因,是因为违背了与百花帝的承诺。

  睡梦中,百花帝分神降临海巫部,对她降下刑罚的一幕幕,一遍遍在她脑海重演。

  “呵呵,真是个痴情的种子,你是在怪我对那外修动手,才故意藏起所有南海泉水,不给我对吗!”

  “可惜,那个外修已经逃出极丹圣域了,他不会知道,你为了替他打抱不平,居然胆大到违背与我定下的交易。”

  “直接杀死你太便宜你了!正好你们海巫部的炼神鼎十二血牢,还空了一个,就将你关入其中,让你永世遭受折磨吧!呵呵,这可是你最后的机会了,交出南海泉水,本座可以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否则,你这一生一世,都不可能逃出那血球牢笼的!身为海巫部巫女,你应该最明白这一点才对!”

  “好!很好!既然你冥顽不灵,便休怪本座对你不留情面了!”

  疼,好疼…

  全身巫骨被打碎,岂能不疼。

  是为了那个外修,才违背百花帝的命令么?

  不,她觉得自己会这么做,并不是为了那么单纯的理由。百花帝是海巫部的一个毒瘤,千年前因为凶域大陆一行而重伤垂死,如今又被血武主人毁去肉身,眼下伤势比往昔更重数倍,若无南海泉水救治,这伤势便永远不会痊愈,且会一日日加重!就算百花帝不被伤势拖死,也迟早会因实力下滑,而被中州其他大帝算计除掉的…

  若百花帝死去,则海巫部便可以恢复从前的自由,不再被所谓的长老团所毒害…

  她是为了海巫部的未来,才牺牲自己,违背百花帝命令的,对,一定是这样。

  但也许…其中也有一点点那外修的因素在吧。嗯,只有一点点而已,她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她很自责。

  当日宁凡被雷音仙帝毁去刑环,一瞬间成为罪人,被数名仙帝追杀,她没有出手帮助宁凡。

  因为她知道,自己即便出手相助,以那点微末修为,也不可能帮到宁凡什么。

  但她还是自责。

  这种感情无关风月,只是一种对于宁凡的感恩,与亏欠。当日她在火魂塔内身陷重围,是宁凡出手相救。但当宁凡有难,她却无能为力…

  血武主人被抓,宁凡也逃离了极丹圣域。她曾发过心魔大誓言,欠过宁凡一个人情,却似乎永远没有机会偿还了…

  宁凡有难之时,她没有能力帮助宁凡,但百花帝明明是宁凡的盟友,明明有能力才对…不帮宁凡就算了,为何还要第一个站出来,对宁凡反戈一击!

  真是无耻!就算身为中州大帝,必须对私毁刑环的罪犯展开追杀,也不必真做到那么绝吧,连一丝背叛盟友的愧疚都没有么,枉为帝修!

  鬼使神差的,她将南海泉水藏了起来,鬼使神差的,她违抗了百花帝的命令…

  她不断在内心告诉自己,此举牺牲自己,是为了海巫部的未来。但此刻重伤沉睡,她却无法不直视自己的内心。

  她并不是那么伟大的人。

  她只是看不惯宁凡遭人背叛,脑袋发热了…

  “你姐姐的骨,已被我接好。伤势的话,也不是什么大碍,我给你留了足够丹药,加上你海巫部的储藏,早晚能够痊愈的。按照我的估计,最多三日,你姐姐便能醒过来的。”恍惚间,她听到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是谁…好熟悉,又好陌生…好像是那个外修,但那外修不是已经逃离极丹圣域了么…

  是了,是梦,她一定是因为日有所思,才会夜有所梦梦见这个外修。

  “大哥哥,谢谢你,你真是一个好人!巫娜决定了,等巫娜长大后,一定要以身相许,嫁给大哥哥,以偿还大哥哥的恩情!”是巫娜的声音,连巫娜都梦到了么,巫娜居然还想嫁给那个外修?呵呵,巫娜根本没有见过那个外修才对,她一定是脑子烧坏了,才会梦到这种没有逻辑的东西…

  “老汉巫明,若非壮士灭尽百花峰安插在我族的一王三尊,老汉绝无可能从牢狱之中放出,重见天日的。我族长老团能够重建,巫女能够从那血牢之中脱困,全都多亏了壮士,壮士真的不在我族多留些日子的么?我海巫人还想好好报答壮士的恩情啊。”

  诶?她居然梦到了巫明长老的声音,自从百花帝插手海巫部之事,从前的长老便被全部囚禁。巫明长老现在应该还关在囚牢里才对呢…

  “不留了,白鹿之死很快便会传遍整个大卑,若我留在此地,或许会给贵部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且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不可能在此地久留的…至于你族守护神,如今的它,已不再遵从与百花帝的交易,会重新保护你们的,相信有他在,放眼大卑草原,没有哪个势力会再对你海巫部下手了。”又是那外修的声音呢…

  真是让人安心的声音…

  “什么!守护神大人又决定保护我们海巫人了!”是巫明长老大喜过望的声音。

  而后,而后,声音渐渐小了,听不清了…可她还没有听够啊。

  困,好困。

  沉睡,还是沉睡…

  不知睡了多久,巫言朦朦胧胧睁开了双眼。

  一苏醒,仍旧感觉四肢百骸有疼痛,但破碎的骨居然被什么人给接好了…

  体内虽有伤势,却已不似往日严重,而是在每时每刻恢复着。

  刺眼的晨光中,巫言渐渐看清屋内的陈列,她此刻所睡的床,所居的屋,是她从前身为巫女之上的居舍。

  她没有身处炼神鼎的十二血牢?

  怎么回事?

  炼神鼎的血牢,可是连百花大帝都打不破的东西,历来只能关人,不能放人。

  她明明记得自己被打碎了巫骨,关入了炼神鼎血牢,但为何…会在自己的屋子里。

  那可是百花帝都打不碎的血牢呀。

  眼前的一切…难道是梦…

  “姐姐,你醒啦!太好了!大哥哥说你三日必醒,我本来还不信,没想到是真的!大哥哥算得真准!”

  是巫娜端着一盆擦脸水进了屋,小脸满是欢喜。

  “大哥哥…你说的大哥哥,是谁…”

  巫言揉了揉脑仁,渐渐从昏昏沉沉中清醒。不知为何,就回想起自己昏睡之时,好似做过被一个男子摸遍全身的怪梦,梦中,还有巫娜小丫头在一旁‘大哥哥’‘大哥哥’叫个不停呢…

  “是大哥哥帮你接的骨呦!”

  她居然真的被人摸遍了!巫言一惊!

  “大哥哥还说你的胸小,他说你明明胸不大,为何会做那么无脑的事情,跑去违抗百花帝的命令…傻,太傻了!”

  !!!

  她胸哪里小了!起码在女人平均线以上好么!

  等等,她是被人骂胸大无脑了么!

  “大哥哥说,若你醒了,就告诉你,他来过了,又要走了。至于你欠他的那个恩情,他也不用你还了,他说他已经将你藏起的南海泉水全部拿走了,此物便算是偿还。”

  救命之恩?!

  是他,是他…

  居然还将她精心藏起、连百花帝都找不到的南海泉水取走了?

  不愧是他,好大的本事…

  “你所说的大哥哥,是不是叫宁凡?!”

  巫言急道,因为话说得太急,而剧烈咳嗽起来。

  “不知道诶,大哥哥没说他的名字,也没有在巫娜面前露出真正容貌呢。大家都叫他丑壮士,丑英雄,说他是因为丑才带上面具的。但巫明长老又偷偷告诉巫娜,大哥哥长得不丑,大哥哥只是身份特殊,才戴上面具的,是不想以真正的身份,为海巫部引来勾结外修的灾祸…”

  巫言苦涩一笑。

  是啊,那个外修,才不丑呢…

  是他,救自己出血牢的么。不愧是他,果然手段逆天…

  梦里听到的声音,也并不是幻觉么…

  他,来过,却又走了…在她所不知道的时候…

  “姐姐你为什么叹气?”

  “没什么,娜娜给姐姐讲讲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好不好,我们海巫部,现在如何了?”

  “好的,就让巫娜给姐姐讲讲大哥哥的光辉事迹吧!大哥哥是巫娜的大救星,大英雄,也是我们海巫部的大救星,大英雄!巫娜长大后,一定要嫁给大哥哥…”

  …

  宁凡没有在海巫部久留。

  助海魔拔除体内黑棒后,他便将巫娜姐妹安置回海巫部,离开了。

  同样带走的,还有海巫部的至宝…南药圣生前使用九大炼药鼎第七——炼神鼎!

  觉醒的万物沟通能力,也终于被宁凡收放自如,不会时时刻刻听到身旁事物的心声了,只在他发动神力可以去听时,才会听到。

  这能力并不是鸡肋技能。

  熟练使用这一技能后,宁凡居然从某种神念无法感知的地方,找到了巫言精心藏起的南海泉水。

  犹记得当时他和地上的蚂蚁、花草打探情报时,巫娜一副‘大哥哥真幼稚’的表情盯着他…

  然而就是这些不起眼的东西,告知给了宁凡当日巫言藏起南海泉水的种种行踪。

  于是宁凡一路和奇怪的东西对话,一路寻到了巫言藏东西的地点…

  那是一处先天成形、可屏蔽修士神念的奇异洞穴,只凭神念、神通是找不到这里的,但若是能和世间万物打探情报,则这世间,几乎没有什么秘密可以瞒过宁凡。

  万物沟通是一种远超修士理解的能力!就连失去记忆的仙帝海魔,也难以相信世间会有如此匪夷所思的能力。

  但却真实存在着。

  离开海巫部后,宁凡回了凶域大陆一趟,在某处六级大陆,带走了欧阳暖等人,将她们暂时收入玄阴界。

  数日后,宁凡出现在一处七级大陆的结界之外。

  巨大的结界之力,笼罩着凶域大陆深处区域,使得任何一个大卑草原之修,若无中州五帝令信,根本无法进入其中。

  宁凡没有那种东西。

  但根据葬月的说法,南药圣生前药死的那些强者尸身,就在这凶域深处某地。

  至于九狸一族的先天祭器…

  似乎真的在这一方向某处呢。

  从前,他查探不出九狸祭器的下落,故而只能与百花帝做交易,试图从百花帝口中套出情报。

  但如今,他古神、古妖、古魔修为修至一定境界后,借由阴阳变的功法,水到渠成修成了神灵废体。

  虽说如今的他,神念强度仍旧不能释放神游万里这等逆天感知技能,不过施展雨术的范围,倒是比从前增大了数倍不止。

  即便没有百花帝的情报,宁凡也凭自身雨术,隐约确定了九狸祭器的大致范围。至于具体所在,他大可寻到大概位置后,凭雨术、万物沟通慢慢寻找的。

  屠皇他必救。

  但距离屠皇行刑还有一段时间,他还可以再做些准备的。

  若能替葬月找到合适的肉身,设法在极短时间内夺舍成功,宁凡立刻便能多出一个九劫仙帝的打手,成功的把握岂不是更大?

  于是他一路寻至这处七劫大陆的结界外。

  很强大的结界,若非三焰血脉的修士,或者那种得到结界通行许可的草原修士,强闯这结界,都会被这结界抹杀。

  毕竟是南药圣所布置,拥有一丝第三步的力量存在,威能自是非同小可,更在大卑碑刻的圣人文字之上。

  宁凡倒是可以开启灭神巨人,强行冲击结界,但按照他的估计,强冲结界的成功率,不会超过五成,且还会因动静太大,引得戍守此地的三焰修士察觉,继而向三焰大陆的本部传讯…

  届时,宁凡极可能又引来三焰方面的疯狂追杀,寻找合适肉身,便不会那么容易了。

  要如何,无声无息入侵到三焰大陆深处呢…

  宁凡望着眼前的结界,想了想,决定和这结界聊聊。

  神力发动下,他立刻听到了结界的心声。

  结界:“我是结界,是结界!此路不通,此路不通!”

  宁凡沉默少许,终于决定迈出这形同神经病的一步,厚着脸皮道,“呃…这位结界你好。我没有通行许可,你可以给我打开一个通道,放我进去吗?”

  “不行!不行!职责所在,不能放行!”忠于职守的结界。

  “咳咳…不能通融一下么。”

  “不行!不行!本姑娘是最最忠诚的结界战士!”结界自豪道。

  “姑娘?结界居然还分男女?是了,太极生两仪,两仪生万物,世间万物,皆分雌雄,皆有阴阳,又或者雌雄同体,阴阳两全。此结界,为此地结界之阴,难怪会以姑娘自称。若是姑娘的话,呵呵,说不准我专克女修的魅术会有效呢…”

  宁凡无奈一叹,半开玩笑地朝结界扫出一道乱世紫霞,这是他从前对付女修偶尔使用的手段,是他诸多魅术中的最强术。

  并没有觉得这一魅术真的能对结界奏效,只是半开玩笑的尝试,算是对于结界自称姑娘的一种回应。

  但旋即,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从前的乱世紫霞,根本不可能对结界奏效!

  但如今,紫霞的力量居然直接混乱了此地结界阴阵的流动,更使得此地结界发出一声声只有宁凡才能听到的女子娇吟。

  “不要!快住手!不要!啊…这里不可以…”

  “要到了!该死,要到了!啊…”

  “你这无耻之修,居然连结界女子也不放过,你…不是人…”

  在一声声羞耻的谩骂声中,此地结界阴阵愈发混乱,渐渐地,一些力量不均之处,居然裂开了一处处空洞,可容人通行!

  机不可失!

  宁凡先是面色一诧,继而回过神来,也不管着结界为何会被自己的魅术干掉,直接一个闪身进入到结界内部。

  踏足在了三焰内陆的土地之上!

  “无耻!混蛋!畜生!快中止你的魅术,再侵犯我,我就死给你看!你玷污了我的美色,你玷污了我…你不是人…”是结界凄凄惨惨的哭诉声。

  宁凡微微无语,他就算再饥渴,也不至于对一个没胸没屁股没身体的结界发情的。

  还玷污…他连裤子都没脱好么!

  魅术只是一个半开玩笑的尝试罢了,谁料到居然真的有效,这是宁凡本人也始料不及的事情。

  从前的乱世紫霞,绝对只能攻击女性修士才对。

  但从他觉醒万物沟通的神灵天赋开始,一切似乎都不同了…

  宁凡又试了试其他魅术,发现唯有乱世紫霞有这种逆天能力,其他魅术则对结界无效…

  乱世紫霞似乎是特殊的…

  宁凡微微沉吟起来。

  神灵也是人。

  但觉醒万物沟通的神灵,或许已经不能算是人了。

  此刻的宁凡,更觉得自己像是大自然的本身,世间一切存在的物种,都可以是自己的同类。

  他想起了蛮修,想起了蛮人眼中的山海万物,皆有其魂。

  倘若古神、古妖、古魔分别是模仿远古神灵的心灵血修行,那么蛮族则是模仿神灵的自然一体修行的。

  对于远古神灵而言,人类与自然界的草木山川、飞禽走兽没有两样,吃蔬菜也是杀生,吃走兽也是杀生,吃人也是杀生,并没有不同的。

  远古神灵更像是自然的使者。

  而觉醒了万物沟通能力的神灵,则更像是自然界的造物主了…

  也因如此,他的魅术才会有这种神灵一般的侵犯能力,居然凭乱世紫霞,影响到了此地阴阵结界…

  “我所觉醒的沟通万物的天赋,貌似很强…”

  “至于乱世紫霞,似乎是一种能和我沟通万物的神灵天赋配套使用的魅术…”

  “莫非乱古大帝创出的乱世紫霞,本就是为沟通万物的神灵所量身打造的神通?难怪会叫乱世紫霞这等嚣张名字,只是魅术的话,是无法乱世灭国的,但若是这紫霞能克制世间一切阴行之物,则另当别论…”

  宁凡目光闪了闪,忽而一拍储物袋,从中释放出许许多多战利品法宝,足足有上百件。

  这些法宝,绝大多数他连名字都不知,甚至分别是从哪个倒霉蛋手里抢来的都不记得了。

  众法宝方一升空,宁凡便扫出乱世紫霞,朝漫天法宝一扫,顿时便有七成法宝,被乱世紫霞扫尽威能,如凡人刀兵一般跌落于地…

  唯有三成法宝,不受紫霞影响。

  有子母成套飞剑,母剑直接被紫霞封住力量!

  有三千炼阴阳锤,其阴锤直接被紫霞扫落于地!

  有九阴夺魂幡,九大魂幡皆是拿女子魂魄喂养,直接被魅术扫落!

  若是纯阳法宝也就罢了,可无视紫霞威能。

  但若是阴阳交织、或者纯阴法宝,则根本挡不住紫霞一扫,直接会被紫霞封住阴力威能!

  宁凡深吸了一口气,收了诸多法宝与紫霞。

  他确信了一件事!

  这乱世紫霞,确实是为他这等神灵量身打造的神通!

  有了这一神通,日后他对敌之时,只要对方的法宝不是纯阳之宝,且没超出他魅术的控制范围,则连打到他面前的资格都没有,一个照面便会被乱世紫霞扫落!

  神通也分阴阳。

  傀儡也分阴阳。

  阵法也有阴阵、阳阵之分。

  草木山川,一切事物,都有阴阳之分。

  阴性之物,皆在其乱世紫霞压制之下!这是何等恐怖的事情!

  可惜,乱古大帝本人并未修成远古神灵,更没有万物沟通的能力,故而这神通在乱古手上,是不可能拥有这等恐怖能力的。

  也因如此,乱古大帝被世人所知的绝学,只有阴阳五剑、乱天指、虚空夺道等绝学,似魅术一道,则被当成了小道。

  但宁凡不同!

  这乱世紫霞,或许会在宁凡手上名声大噪,威震一代!

  宁凡收回侵犯结界的紫霞,令结界重新合拢,而后抹去了自己入侵三焰的一切痕迹,一遁无影。

  两日后,木焰大陆之上,何家领地范围内,来了一名鬼面银发的客人。

  这鬼面银发客人在进入何家前,幻术微微一催,顿时整个人的模样都改变了。不再是鬼面银发打扮,而成了一个相貌普通的中年文士。

  三焰分为石焰、木焰、空焰三大分支,论总体实力,石焰最强,木焰次之,空焰最弱,当然若论巅峰实力,则三焰最强修士,是空焰的主人。

  木焰属于三焰势力不上不下的存在。

  何家,则是木焰大陆上万势力之中排名前列的一支,是木焰的炼丹大族。

  何家的丹术,完全全全传承自南药圣,并沿袭了南药圣炼丹的一个坏习惯。

  喜欢拿活人试丹,也会对外界招聘修士充当本族的药奴。

  每年,都会有无数药奴,被何家修士所药死。

  但诡异的是,被药死的药奴,尸身都不会被抛尸荒野,而是被秘密处理掉,至于如何处理,外人谁也没有见过。

  有一种传闻,何家之内,有着一大禁地,专门存放药奴尸身…

  更有一种传闻,说是何家始祖,在当年圣祖陨落之时,偷走了圣祖生前收藏的所有药奴尸…

  每年,都会有大批三焰修士来何家拜访,或是求何家炼丹,或是应聘何家的药奴,又或者…来此购买何家的存尸。

  偶尔也会有宵小滋事,但由于何家是拥有仙帝坐镇的势力,故而虽有大大小小的风波,何家却始终都能屹立不倒。

  一个时辰后,何家无数管家中的一个,开始在何家某座客帐之中,接待今日的部分来客。

  这名管家名叫何卒子,修为则是舍空初期。此刻他盘坐在帐篷内的主座之上,端着一碗灵茶,细细品尝,头也不抬地对下方坐着的一二十个修士道。

  “你们这些人,都是来应聘我何家药奴的?”

  “是。”众命仙、渡真修为的客人答道。

  “可知我何家聘用药奴的规矩?”

  “知道。非第二步修士,不予录用,修为越高,酬劳越高,当然风险也越高。薪俸三年一结,药奴的存活率则不足三成,然而活下来的三成,好处也是极大…”

  “既然都知道,老夫也就不废话了。服下尔等身前的丹药,然后老夫会带你们前往下一个地方安顿。老夫事先提醒一下,那些真心来当药奴的客人,我何家十分欢迎,并感谢你们为我何家的付出。但,若是觊觎我何家药尸秘密的宵小,则服下此丹的一刻,便会毒毙而亡。心怀不轨者,现在离去还来得及。”

  何卒子此言一出,下方顿时有三人面色微变,咬咬牙,最终找了理由,对何卒子告辞离去。

  其余十八人,则依次服下了身前的丹药,一炷香后,众人之中忽有四人口喷黑血而亡。

  余下的人,则都是何家能够相信的存在了。

  又半炷香后,之前找借口离去的几个修士,被外面的何家卫士提着血淋淋的人头,送了进来。

  见状,不少应聘药奴的修士都是面色微变,何卒子则放下茶碗,拍拍手笑道,

  “不错呢,二十一人中,居然有十四人可以信任,现在老夫宣布,你们这批人,被我何家录用了,其后三年,都将是我何家药奴,若不生叛心,我何家绝不会亏待尔等。”

  何卒子站起身,走向一个个来客,开始细细询问众来客的姓名来历。

  当问到一名中年文士跟前时,忽见那中年文士左目似有光芒闪了一下,又好似从没有闪烁过。

  何卒子晃了晃神,本人似乎没有意识到这种变故,和颜悦色地对那中年文士问道,

  “这位小友如何称呼?从前在哪里高就?”

  “晚辈名叫陆北,从前在木焰大陆立空山修行,是一个散修。”中年文士答道。

  “散修是么,散修好啊,呵呵,散修再好不过了…你很好,从今日起,你们这些人编入一什,而你,便是这一什的什长。”

  “是。”

  见中年文士不过因为自称是散修,便直接被何卒子封为众人的什长,几名修为略高于中年文士的家族修士,顿时有了不服,却也不敢发作,质疑何卒子的命令,只在内心各有算计。

  半日后,这批人被何卒子带到了一处何家绝密空间禁地之中,每一个人,都有一间单独屋舍。

  这一处空间,被人以大神通隔断成了四个区域,中年文士等人被带入的,是最外围的第一区域,在这一区域,共有上万名药奴居住,都是来何家不足三年的人。

  若是当药奴三年仍旧存活,则可以有两个选择,一是拿着酬劳离开何家,二是签订三十年契约,进入第二区域继续当药奴。

  当然,若是一些体质特殊的药奴,则可以获得特批,进提升入第二区域的…

  “何家是么,寻个药奴也如此小心谨慎,看来葬月说得没错,当年南药圣遗留下的无数药尸,怕是真的在这何家之内…”

  单独屋舍内,原本盘膝打坐的中年文士,在感觉到周围探查神念消失后,忽然自语道。

  他不是旁人,正是改头换面潜入何家的宁凡。

  来此应聘药奴,也不是为了其他事情,正是为了替葬月取个合适容身而来!

  何家有仙帝坐镇,若是正面入侵,难度太大,但若是悄然潜入,则纵然对方有仙帝坐镇,也未必能察觉到宁凡的暗中行事。

  “何家的炼丹术还真是有着独到之处呢,居然能炼制出检测道心的毒丹。之前那些对何家心怀不轨的修士,服丹后便死去了,但这等毒力,却完全伤不到我的神灵之躯,自然杀不死我…”

  “此空间四大区域,皆被结界所隔断,且结界等级并不低。仙帝一级的药奴尸体,似乎存放在最深处的第四区域…”

  “眼下我有两个选择,一是凭乱世紫霞的力量,找到此地结界阴阵所在,暗中潜入;二是服食一些强力毒丹,成为高品质药奴,一步步提升待遇,被何家派入更高级别的区域…”

  反复沉吟了之后,宁凡放弃了直接入侵的打算。

  他能隐约察觉,在那第四区域里面,坐镇着一名六劫仙帝,若他以乱世紫霞破开结界,多少会有一些结界波动…

  还是稳妥些,看看情况再动手吧。

  正沉吟间,房门外忽然有了脚步声,继而宁凡屋舍的大门,直接被人一脚踹开。

  “哼!你是叫陆北对吧,区区散修,居然也想当我们的什长,老子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资格,踩在老子头上!”

  是一个渡真后期的大汉,领着几名渡真初期、中期,来找宁凡寻衅了。

  这些人来势汹汹,神情更是阴狠无比。

  何家药奴以古修军制管理,什长的话,可是有着一定权限的。诸如能在居舍小范围内自由移动,能管理、责罚同什的药奴,又如替何家试丹之时,可以选择所试丹药的种类,趋吉避凶…

  倘若宁凡是那种大家族出来的修士也就罢了,他们多半不敢得罪,但可惜,宁凡只是一个散修。散修的话,若他们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宁凡,什长的位置,就能名正言顺重新选择了。

  这些人,是冲着宁凡的什长位置而来!

  宁凡伪装的中年文士,所表露的修为只是渡真中期而已,在这渡真后期的大汉看来,这修为不值一提,且他还带了几个渡真境的帮手,对付宁凡更是自信十拿九稳。

  本以为宁凡的脸上会因他的到来而愤怒、恐惧,但这些表情,他通通没有在宁凡脸上看到。

  只在宁凡的眼中,看到了有如万古玄冰的冷漠。

  那是何等冰冷的目光!

  那是何等逼人的恐怖煞气!

  好似在这个屋舍内,在这几人面前,宁凡便是天道,也可取代!

  只一个眼神而已,这名渡真后期的大汉连同他身后的众人,直接被宁凡的眼神慑得软倒在地,四肢发抖,根本不受自己控制!原本嚣张挑衅的话语,更是再也说不出一句!

  这要杀过多少人,才能拥有如此可怕的煞气!

  似乎连仙尊都杀过!

  似乎连仙王都杀过!

  似乎连巅峰仙王都杀过!

  这陆北什么来头!

  绝对不会是什么渡真中期的散修!

  难道此人…竟是某个欲对何家图谋不轨的仙帝不成!对!若非仙帝,怎可能击杀巅峰仙王!

  就在这几人快要窒息于宁凡的一个眼神之时,宁凡气势忽然一收,继而左目妖芒一闪。

  霎时间,这几名渡真便感觉天旋地转,目光一阵茫然,再之后,居然遗忘了之前发生的事情,恭恭敬敬地给宁凡行了礼,并修理了踢坏的门,才告辞离去。

  已成为宁凡幻术下的奴仆!

  如那名为何卒子的舍空一样,都被宁凡幻术控制了!

  “每日丑时,此界何家修士都会给药奴们拿来丹药服食,什长的话,有着一定权限,可以选择所服丹种类。”

  “想进入更高级别的区域,只是什长级别的药奴不够!既如此,我便服食一些猛毒丹药,快速升级好了!这样才能体现我这肉身的价值!”

  “呵呵,所谓的药奴,其实只是何家的一个骗局。存活率三成是么,能够从这里存活的,大概都是何家所不需要的肉身吧…”

  宁凡目光微微一眯。

  何家的一切,以他的心智,早已看透!

  若所谓的药奴,只是骗局的话,则他不介意利用这一骗局,反过来算计何家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