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1062章 化石

第1062章 化石

  “你,跑不掉!”

  灰衣仙帝阴沉道,并抬指一点,指尖灰芒闪烁,似有什么大神通即将发出,半步准圣的强大气势更是乱天动地,横扫四方。

  在这灰衣仙帝看来,之前他接连三招没有拿下宁凡,只是有些轻敌罢了,此刻全力出手,拿下宁凡自然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指芒一点之下,周遭数十座大陆一瞬间失去了颜色,入目风景,皆镀上了灰色。

  更在周遭天地颜色改变的瞬间,灰衣仙帝仿佛直接取代了他所身处灰色世界的天道,仿佛在这灰色领域之内,他便是绝对的王!

  “这是…掌位之力!”

  宁凡目光一震,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掌位仙帝了,之前甚至还见过眼珠怪、木松道人的掌位虚空。眼前这名灰衣仙帝,居然直接以掌位之力更改周围天地的颜色,形成了独属于自身的领域,这种情形,宁凡还是头一次遇见。

  危险,非常危险!

  眼前灰衣仙帝所带给他的危机感,丝毫不弱于当日光明佛气息降临时,所带给他的危机感。

  考虑到此人半步准圣的气息,此人的身份呼之欲出…

  “此人莫非便是空焰之主…那个与光明佛齐名的三焰最强者?!”

  “此人的掌位之力似乎有些特殊,其中道则轨迹灰蒙蒙一片,无法看清是哪一种道则力量…”

  “且若此人真的是空焰死帝,根据之前几个雷雀天道魂所言,此人体内应该还附身了大卑五尊排名第二的焰祖残魂!不会错,这灰衣仙帝本人给我的感觉,便已经十分危险,他体内似乎还蕴藏了一股更加恐怖的气息…二阶准圣的强大气息!”

  “此人非我可胜!”

  周遭灰色天地,忽然爆射出无数灰蒙蒙的掌位之线,缠绕上宁凡四肢,将疾驰中的宁凡死死缚住,五花大绑捆在空中。

  宁凡的身体开始不听使唤,便是抬一抬手指,都需要花费莫大力气,灰色的掌位之线勒入血肉,更是传来隐隐痛楚。灰衣仙帝戏谑的目光,隔着好几个大陆的距离,锁定在宁凡身上,如同在看一只垂死挣扎的蚂蚁。

  “我说过,你跑不掉!”

  那戏谑的声音回荡天地,每回荡一次,都震得宁凡气血翻涌。

  宁凡的心沉到了底。

  在这些掌位之线的束缚之下,他体内的灭神盾护体金光,居然受到了压制,难以幻化出来。

  这可是获得灭神盾以来,头一次遇到的情况了!

  他所持有的灭神盾碎片,毕竟只是六大碎片其中之一,并不是完整的灭神盾。

  一块碎片能够发挥的力量有限,且使用这一碎片的宁凡,修为也远远未入仙帝级别。对上普通仙帝,宁凡也许还能凭借灭神盾的力量周旋一二,但遇到半步准圣老怪,一片灭神盾碎片便有些不够看了…

  此刻处境,堪称绝境!但绝境,又如何!空焰死帝又如何!

  因缘际会的出现,莫名其妙的出手…这笔账,宁凡记下了!

  “逆海现!”

  宁凡周身无法动弹,便也不再挣脱身上的掌位之线,而是沉声一喝,一声言令之下,周遭天地顿时有了海风吹拂。咸腥的海风中,更有一道水蓝色的剑光突兀出现,剑身之上加持着斩道神剑的力量,给人一种莫测之感。

  正是宁凡的古图道兵——逆海剑!

  御剑术是修士的基础技能,宁凡自然不可能不会,此刻宁凡肉身无法动弹,却不妨碍他以神念御器。不过由于逆海剑太过沉重,宁凡一般都是以肉身力量去驱使此剑,被逼到不得不用神念御剑,还是头一次。

  逆海剑太重,神念操御此剑,对于宁凡而言负荷极大,然而此刻却是顾不上这点负荷了。在其神念操控之下,逆海剑只几道斩道剑光,便将他身上束缚着的掌位道则线尽数劈开,在灰衣仙帝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宁凡顶着重重掌位之力,恢复了行动能力。

  更在恢复行动能力的一瞬间,宁凡翻手召出一朵模样古怪的乌云,一踏此云,身形顿时朝着天空另一端暴射而出,一瞬间便跑出了灰衣仙帝掌位之力覆盖的数十大陆范围。

  很快的速度!

  宁凡有生以来,第一次凭自身修为,达到这等程度的速度!

  “这小子手段不少,不要轻敌!快去追,莫让此子给跑掉了!”灰衣仙帝体内,那道苍老声音顿时有了不满。

  “焰祖大人放心,此子手段再多,也不过只是一介仙尊罢了,想从我眼皮子底下逃走,纯属痴心妄想!”

  话是这么说,实则灰衣仙帝内心深处隐隐有了几分震撼。

  他连掌位之力都用出来了,居然没有禁锢住区区一个小辈!对方先以御剑术驱使道兵,再以道兵施展了某种诡异剑术,居然斩断了他的掌位道则线!

  这种事情,若是发生在同级半步准圣中,灰衣仙帝不会太过惊讶,但由一个仙尊小辈做到此事,就有些令他无法接受了。

  区区仙尊小儿,居然有本事抗衡他的掌位之力!此事…

  且对方斩断掌位束缚之后,更是直接选择驾云逃脱。也不知此子驾的是什么云,速度简直快得匪夷所思,一个纵身便直接飞出他的掌位之力干涉区域!

  那可是数十个大陆的距离!

  等闲真仙穿越这些大陆,起码需要数月,此子居然一个闪身便跨越了这等距离!

  哼!有两下子!

  灰衣仙帝目光一眯,认准宁凡逃遁方向,身形一晃之下,化作一道贯穿天地的灰芒,朝宁凡一路追赶而去。

  遁术历来都是他的优势所在,对于追赶宁凡,他有着不小的信心!

  他是大卑五尊之下,速度最快的大卑修士!

  他一个纵身,同样可以飞越五六十座凶域大陆!并不比宁凡刚才展现的恐怖遁速慢多少!

  接近!接近!接近!

  灰衣仙帝与宁凡的距离不断拉近,起初彼此相隔六七十座大陆之远。一炷香后,二人只剩四五十座大陆的距离。

  灰衣仙帝指诀再一掐,速度再次暴涨了少许,半株香后,他与宁凡只剩十六七座大陆的距离了。

  眼看再过不久,就能追上宁凡,将之捉拿,忽然间,宁凡的速度不知为何,同样有了暴涨!

  渐渐地,宁凡的速度与灰衣仙帝持平。

  渐渐地,宁凡的速度一点点超越灰衣仙帝,二人的距离开始拉开!

  二十七陆…

  四十九陆…

  六十六陆…

  九十一陆…

  一百四十七陆…

  一路追赶了半个时辰之后,灰衣仙帝与宁凡的距离,居然越拉越远,增大到了三百块大陆以上!

  又追了半个时辰,宁凡彻底逃出了他的神念极限范围,彻底失去的踪影…

  灰衣仙帝面色阴沉地可以滴出水了。

  跟丢了宁凡以后,他在周遭寻找了许久,也没有找到宁凡的任何踪迹,完全无法判断宁凡逃往哪个方向。

  他不愿承认,却不得不承认,自己堂堂空焰死帝,追赶一个区区仙尊修为的外修,居然追丢了…

  凶域何其辽阔,地广人稀,其中存在的低级、中级大陆数量何止百万座。此刻宁凡已经逃出他的神念锁定,而后只需往那茫茫大陆之中一躲,再将因果感知给屏蔽掉,他便再也无法找出宁凡的下落了。

  任他手段通天,也无法办到这大海捞针之事!

  “哼!居然能被一个仙尊小辈跑掉!你这一身修为,真是修到了狗身上!”灰衣仙帝体内,那道老者声音怒骂道。

  灰衣仙帝高居上位惯了,被人辱骂自是不悦,却也不敢向那老者发作,只平静道,

  “此子逃跑速度简直快得匪夷所思,以焰祖大人的眼力,不可能看不出来,那小子最后时刻暴涨后的遁速,便是比之真正的一阶准圣都不慢多少了!莫说是我追他不上,便是换成真正的一阶准圣来追赶他,也不见得能留下此子。那应该是一件举世少见的飞遁类先天法宝吧?此子手段之多,全然不像是一个仙尊小辈,我怀疑,此子也是类似转世灵躯的存在,身上有某个准圣老怪附身…”

  “失手便是失手,不要找任何理由!老夫身为圣人恶尸的眼力,绝对不会看错,此子本我未失,并不是什么转世灵躯!他和你,可不一样!”苍老声音冷哼一声,言道。

  “不是转世灵躯,居然有如此之多的手段…”灰衣仙帝神色一阴,继而问道,“根据大人的感知,此子可有身怀古国二阵的可能?”

  “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但可能性不会太大。古国二阵乃是世间绝秘,便是老夫,也只遥遥见过南药老头使用古国交易而已,并不了解阵法具体构造。区区外修仙尊,知道这等天地大秘的可能性又能有多少?从其引发的阵法波动来看,此子之前应该只是在研究古国二阵吧。哼!放眼我族,私下研究古国二阵的老东西何其之多,可惜又有几人能够研究出个结果?不多此子一个!倒是此子身上的某种力量,让我颇有几分兴趣…罢了,本来也只是途径此地,因有感应,过来查看一番。既然此子已经跑掉,便也没有必要再追了。若我没有感应错误,接下来的日子,你我可能有得忙了。就在刚刚,尸骨山脉沉睡的那个疯婆子,不知为何,居然又有了苏醒的征兆!你我必须立刻赶回空焰,前往尸骨山脉加固封印,若是迟疑,让这疯婆子苏醒过来,你应该知道后果!”

  “什么!白骨夫人居然又要苏醒了,距离上一次苏醒这才过了多少年?”

  言及白骨夫人,灰衣仙帝的眼中居然难掩一丝恐惧,这等表情居然会出现在他这等存在的脸上,当真有些匪夷所思了。

  “立刻返回空焰吧!”

  “…是。”

  …

  某座无人大陆之上,宁凡将乌仙云一收,法力枯竭地降落于地。

  一番艰难地逃遁之后,他终于逃过了灰衣仙帝的追击,将那人彻底甩掉。

  逃生之后,连宁凡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议,完全没料到自己这次逃跑,居然能够成功。

  毕竟若他所猜不错,对方可是堂堂三焰最强者,体内更附身了五大至尊排名第二的至尊。

  比光明佛都要危险几分的存在!

  屠皇面对光明佛,都会失手被擒,宁凡却能从死帝手中逃生。这岂不是说,单论逃跑能力,如今的宁凡更在屠皇之上?

  呵呵…

  逃跑能力强,可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毕竟逃跑本身,便是一种耻辱。然而现实就是这么无奈,在对方绝对实力的碾压之下,宁凡也只能选择暂避锋芒…

  换成其他万古仙尊,能从堂堂半步准圣手中逃脱,必定会引以为豪,将此事列为人生最光辉的战绩。

  这种事情在修真界中屡见不鲜。诸如某渡真修士接下了舍空修士一招半式,某舍空修士逃过了碎念修士一路追杀,某碎念修士伤到了万古仙尊一片衣角…

  很多人都会拿这种越级战绩来吹嘘。

  宁凡却只会觉得不甘,觉得…愤怒!

  宁凡目光泛着冷光,平白无故被堂堂死帝追杀,换成是谁,都会有几分火气的。

  联想起遭遇死帝后的一幕幕,宁凡可以判断,死帝忽然出现,应该只是一种巧合。

  对方似乎是追寻着古国二阵的感应,前来查探的…

  “我布置古国交易阵时,明明已经在四周设下了辅阵,隔绝交易阵的阵法波动,却不料,还是引来了旁人窥伺…对方似乎有什么特殊手段,可以专门感应古国二阵。”

  “但我第一次布置古国二阵,对方可没有出现,这一次却出现了。这种感应方法应该不是绝对奏效,而是有着一定限制。这限制,可能与天时地利有关…地利即为距离,感应这种东西,自然是越接近目标,感应越剧烈。天时为风…上一次布阵之时,风声乱耳,推演混乱;而今日,风声平和,推演清晰…”

  宁凡嘴上说着莫名的话语,心中回响着当日崇明凤帝对他讲述的话语。

  风鸣二字,是天地一切推演术的精髓…

  那些善于推演天地的老怪,大都能从周天万物之中,听到风声。

  并不是自然界的风声,而是…天道运行的声音!

  宁凡服下几颗丹药,盘膝于地,炼化药力,恢复着近乎虚脱的法力。

  双眼则缓缓闭上。

  他此刻盘膝恢复的凶域大陆,是一处沙漠大陆,周围的风暴相当猛烈,声响巨大。

  可宁凡要听的,并不是这等风声,他心神入定,渐渐地,耳边越来越安静,全然听不到沙漠上的风暴声音。

  渐渐地,宁凡的耳边…响起了风与天地大道摩擦之时,所发出的声音。

  那是天道运行的声音。

  宁凡能听到的声音,很细微…毕竟他得到崇明凤帝的指导之后,对于推演术仅仅只是入门而已。

  这点推演术,无法推演出天地间太过隐秘的事情,与那些大能修士有关的事情,同样无法推演。

  此刻的宁凡,也并不是在推演,而是在确定自己的猜测。

  果然,今天的天道十分平静,在这种情况下,精于推演的修士,推演出的东西往往可以更加准确。

  似乎不应该在这样风和日丽的日子里使用古国交易阵呢…

  若是在风声乱耳、天道混乱的日子使用此阵,若是在距离十级凶域大陆更远的区域布阵,应该就不会被死帝感应到了吧…

  今日之事是一个教训。下次布阵,需要好好选择时间与地点了…

  许久,宁凡才将法力恢复到盈满状态,呼出一口浊气站起。

  此次被死帝追杀,于他而言是一个教训。唯一让他感到高兴的事情,是乌仙云的力量比他想象中还要强大几分。

  这是他购买乌仙云之后,第一次使用此云,效果堪称拔群!

  凭借此云的速度加成,他居然直接凭借速度优势,将死帝给甩掉了!

  “若无此云加成,我的速度最多能和仙王一级相媲美。使用了此云,我居然能从半步准圣的手中逃脱!这乌仙云,不愧是原价三百两天道金的昂贵之物,果然有其昂贵的理由!”

  “这一次,我能凭借此云直接甩掉死帝,下一次,是否也能凭借此云,将光明佛甩在身后…有此云在,我总算也有劫刑场的些许底气了。”

  “可惜我初次使用此云,操云手法尚有些生涩,还有待磨合,否则我操控此云的速度,还能更快!”

  “但,还是不够。如今的我,面对死帝、光明佛一级的存在,居然毫无抗衡之力,便是灭神盾也有些防御不足…不是灭神盾不强,而是使用灭神盾的人,太弱…”

  宁凡抚了抚眉心的血洞,那血洞之上的灰色掌位道则,已经被宁凡以斩道神剑的力量斩去,伤口正在宁凡强大的身体恢复力下,一点点血肉重生。

  不多时,伤口便彻底愈合,连一丝疤痕都没有留下。

  但宁凡的心中,却有了一丝警醒。

  死帝一指洞穿他灭神盾防御,在他眉心留下血洞的一幕,历历在目,挥之不去。

  当日眼珠怪使用灭神盾的时候,足以和远古大修实力的阴墨正面抗衡,而他,则连半步准圣的攻击都无法完全防御…

  “有了乌仙云之后,我对于救援屠皇一事,已经有了一个较为完善的计划…唯一欠缺的,是推动这一计划相的力量…”

  “首先,我要在短时间内打破舍空心劫的限制,令神、妖修为彻底迈入碎念境界!若是神妖魔修为全都迈入碎念境界,我的四种血脉,或许能引来百万溪流化海的质变…”

  几经考虑之后,宁凡没有浪费猪脸宝盒中的圣人意志来加速炼化药力,而是在稍作歇息后,身形一晃,进入玄阴界,使用了一座千年岁月塔。

  走出玄阴界时,千年岁月塔还剩23座。

  宁凡的药魂等级则在无数天材地宝的堆积之下,强行拔高到了九转银品,当然,一连串的拔升,使得宁凡药魂十分虚浮,怕是需要大量的炼丹,才能令药魂凝实的。

  对于猪脸宝盒,宁凡也深入研究了一番,有了更多的了解,也渐渐有了一定的使用心得。

  此物,可以成为他日后面对强敌之时,另外一大依仗!

  如今药魂已经在诸多天材地宝的堆积之下,强行拔高到了九转银品的等级,足够炼制问心丹了。

  炼制问心丹有诸多要求:其一,需要九转银品等级的药魂;其二,要求炼丹者至少经历过一次舍空心劫;其三,要求炼丹位置是古海干涸之地。

  药材什么的完全不缺,唯一缺少的,便是寻一处古海干涸之地,来炼制问心丹。

  这是创出问心丹的古修士,写在丹方里的话语。

  从字面上看,问心丹的炼制,之所以需要寻找古海干涸之地,似乎是想借用那种沧海桑田的氛围,来炼制问心丹。

  修真无岁月,再广阔的海,也会有干枯的那一日,海陆变成山川,沙漠淹入大海…物换星移,几经沧桑。

  宁凡感觉自己似乎有些明白问心丹的理念了。

  寻找古海干涸之地,倒不会多么困难,宁凡直接取出了搜宝罗盘,心中默想着古海干涸的土地,口中则念起口诀。

  不多时,搜宝罗盘之上,显示出十四个光点,皆是极丹圣域之中,曾经有过古海的地方。

  宁凡取出大卑地图对照。

  其中六个光点位于七级以上凶域大陆,进入那等地界,需要特殊手段破开七级凶域的结界,宁凡进不去,也暂时不打算去。

  八个光点分布在凶域外的大卑草原上,其中最大的一个光点,位于古浪草原。

  古浪草原是一处流通药魂石币的草原,金银流通很少,故而宁凡之前偷盗大卑金银,并没有前往这一草原。

  如今看来,是要往这古浪草原走上一遭了。

  宁凡召出鬼面,脚踏乌仙云,一个时辰后,飞到了某三级凶域大陆与古浪草原的边界。

  到了这里,宁凡没有继续使用乌仙云,而是将云收起,悄然进入草原。

  乌仙云的动静太大,宁凡担心会引来此地修士的警戒。

  古海草原与其他草原不多,并不是一味的草原,但凡有山的地方,都种满了紫竹,蔚然成林。

  宁凡循着罗盘的感应,一路来到这片草原曾经古海的中心位置。

  一个牛羊成群、行客往来不绝的大部落,就建立在这一古海中心位置。

  当宁凡以鬼面银发的形象到来时,此部巡守修士,皆有些几分意外。

  诧异于宁凡的鬼面银发打扮。

  来到此地之后,宁凡没有再穿扎眼的外修服饰,而是换上了大卑草原普遍的游牧服饰。

  故而仅凭衣着,普通人并不会将他联想成外修、圣山守陵人等存在。

  这些巡守修士在意的,是宁凡藏头露尾的行为。

  故意佩戴面具,遮掩容貌,且还是扎眼的满头银发,莫非…

  银发是因为少年白?

  佩戴面具是因为此人觉得自己长得太丑,不好意思以真面貌示人?

  这些巡守修士为数不多的智商,瞬间脑补出了宁凡鬼面银发的原因。

  更有几个巡守修士,直接以丑汉子的称呼,和宁凡对话。

  “丑汉子?你是第一次来我海巫部是吧?是来购买我部特有的古鱼化石的吗?需不需要老哥给你介绍一个向导?”

  “…”被称作丑汉子的宁凡。

  “丑兄弟,我是海巫部卖发油的货郎,抹了我的发油,白发瞬间就能变黑,二十石币一瓶,买一瓶不?”

  “…”被推销染发剂、并被称作丑兄弟的宁凡。

  “丑公子…”

  “丑哥哥…”

  “丑大郎…”

  “咦,你不姓丑?我看大家都这么叫你,还以为你姓丑…”

  呵呵,和丑字划不清界限了是么…

  谁说戴面具的都是丑人…这种思维逻辑,宁凡表示有些难以理解。

  对于自身外貌美丑,宁凡其实并不是多么介意。

  但被一群智商欠费的大卑人,私底下脑补成一个丑汉,多多少少有些无语。

  甚至有点后悔佩戴鬼面现身此地了…

  但不佩戴鬼面不行啊,鬼面毕竟是先天之物,可以帮助宁凡遮掩自身的气息。

  谁知道现身此地之后,会不会和之前那样,再遭遇一个仙帝呢?

  夺陵战第三轮,貌似已经如火如荼的举行了。当然,第三轮的夺陵战,已经和如今的宁凡无关了。

  圣山千年一开的陵墓,也早已彻底开启,不少在圣山苦修的大卑仙尊、仙王、仙帝,都走出陵墓,来到外界。

  偶尔会有万古修士的遁光,从天空中呼啸而过。这种万古遁光,往年好几个月才会出现一次,但在陵墓开启之后,一日便能见到十来次。

  如今的大卑族,处于陵墓开启的特殊时期,强者无数,行事不得不小心一些。

  宁凡没想到,古浪草原的古海中心位置,会是海巫部所在。

  海巫部,宁凡并不陌生,毕竟他与那海巫部巫女,可是有过不少交集…

  似乎那海巫部巫女还欠他一个恩情,没有偿还呢。

  宁凡想起了当日巫言立下心魔大誓的一幕。

  他从不吃亏,巫言既然欠他一个报酬未给,他自然会在必要之时使用这一报酬。

  不过此时此刻,宁凡并没有想好要向巫言提出什么要求。

  他所要做的事情,巫言似乎帮不上什么…

  “当日我被雷音一脉构陷,没有获得第二轮的奖励,但巫言应该获得了。也不知她所获得的南海泉水,是全部交给了百花帝,还是留下了少许自用…若是有,倒是可以向她提出索要南海泉水的要求。不为履行与百花帝的承诺,只为带回去一些,给杀帝、乱古师傅使用…”

  “百花…”

  想起当日百花帝公然私毁约定,并向他出手的一幕,宁凡眼中有了寒芒。

  当日局势突变,百花帝可是立刻背弃盟约,向他这一盟友下了死手,更企图挟持暖儿、葬月来威胁他…

  呵,若非为了替百花帝办事,他岂会麻烦地跑去参加什么夺陵战。

  结果倒好,百花帝居然背信弃义,第一个向他出手,更对暖儿等女出手!

  这笔账,迟早要还!

  收了杂念,宁凡花了一些药魂石,在海巫部的集市上租了一个帐篷,住了下来。

  没有去集市瞎逛的闲心。

  也没有立刻跑去找海巫部的巫女。

  帐篷内,宁凡九转银品的药魂释放而出,凝成药鼎,继而口喷魔火,直接开始炼制问心丹了。

  他的药魂虚浮,他炼制九转丹药欠缺经验…这些都是不利因素,会极大降低炼丹成功率,但宁凡不在乎。

  九转银丹的炼制,更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文火炼制成功率高,但一炉可能会炼个上百年。绝大多数的九转炼丹师,往往会令门下童儿看炉火,以漫长的文火的来炼丹。

  武火即猛火,成功率低,但成丹速度快。宁凡魔火等级高,火力全开之下,炼制问心丹并不需要太久,当然火力全开,成功率会低到一个极为发指的程度。

  好在宁凡钱多,直接将问心丹的药材一口气买了上千副。

  并不惧怕失败,也不担心成功率的问题。

  他只想以最快的速度,炼制出问心丹,将舍空心劫直接跨越!将实力,再度提升一些!

  第一炉,失败…

  第二炉,失败…

  第三炉,失败…

  ...

  第一日过去,宁凡一共失败了四十二炉药材,他所居住的帐篷,不断传出炼丹失败的爆炸声,使得比邻居住的一些行客,对于宁凡这个丑汉,又多了其他一些认识。

  不仅人长的丑,炼丹术也十分垃圾…

  否则怎么会一天失败四十四炉药材…大卑人全民都是炼丹师,但就算是最渣的炼丹师,也不至于总是失败不成功的。

  第二日,宁凡失败了五十三炉药材。

  接连两日的丹鼎爆炸声,使得宁凡炼丹术渣渣的名声,成了周遭行客的笑谈。

  第三日,宁凡还是不停地失败着…

  第四日,第五日,第六日。

  接连六日的持续炼丹,使得宁凡原本虚浮的药魂,稍稍凝实了一些。

  炼制九转丹药的心得,他也总结了不少。

  对于问心丹的炼制,也有了不少经验。

  但还是在失败…

  不是手法的问题,手法再差,也不至于失败几百次都不成功的。

  第七日,宁凡没有继续炼丹。

  他隐隐感觉,若自己找不到炼制问心丹的关键,那么便是再炼制上千次上万次,也还是会通通失败的。

  这已经不是烧钱就能解决的问题了…

  他决定好好思考一下,问心丹的关键所在。

  仍旧没有跑出去瞎逛,宁凡留在帐篷内打坐冥想。

  第八日,宁凡足不出户。

  第九日…

  第十日…

  第十一日,忽然有一个小手,掀开了宁凡的帐篷。

  “大大大大哥哥,买买买石鱼化石么…”

  一个怯生生的声音,站在帐门外,提着一个小竹篓,询问道。

  宁凡顿时中断冥想,睁开双眼,神情有些冰冷了。

  他应该告诉过出租帐篷的主人,不要让任何人跑来打扰他修炼的。

  这个卖化石的小丫头,却擅自跑到他的帐篷。

  也幸而这几日宁凡只是在冥想,并没有炼丹。

  倘若是炼制九转丹药的关键时刻,被这么个小丫头打扰一下,丹鼎炸了都是轻的,极可能给宁凡造成反噬之伤。

  如此一来,宁凡对于擅闯他帐篷的人,自然不可能和颜悦色的。

  且,他应该在帐篷附近布下了一些隐秘阵法才对。

  虽说顾忌此地是海巫部族地,不敢将阵法等级布置地太高,引人瞩目。但宁凡随手布下的阵法,也是殊为了得了。

  真仙之下的修士,根本进不来他的帐篷。

  这个小萝卜一样的小丫头,莫非竟有真仙修为?

  不,不对…

  这小丫头本身修为不过修真第一步,但她脖子上的吊坠,不简单呢。

  似乎有某个万古仙尊级人物,给这小丫头制作了一个护身法器,这法器威能不是太大,但也足以无视真仙级阵法了。

  “我不买你的石鱼化石,你走吧。”

  宁凡语气本来极淡,但注意到小丫头破破烂烂的衣服,眉头一松,语气便缓了下来。

  大概是某个贫苦人家的孩子,迫于生计,才大胆到私闯他的帐篷,来推销什么化石吧。他乃是骨龄六万岁的老怪,没必要和一个骨龄十一二岁的小丫头片子这般计较的…

  “丑哥哥,买一个吧,就买一个,别人家的石鱼化石,都是好几石币一个呢,我的只卖一个石币…”小丫头被宁凡的冰冷气场吓得快要哭了,却还是噙着泪,咬着牙,不要命地给宁凡推销着。

  “我不需要此物。”被叫做丑哥哥的宁凡,面具下的嘴角抽了抽。

  “丑哥哥,买一个,就一个,好不好。”

  “我不…”

  “丑哥哥…”

  “…”

  “丑哥哥,求你了。你是一个好人。”

  “…”被莫名其妙发了好人卡的宁凡,感到有些头疼了。

  事实上,他可以凭借修为轻而易举撵走这个磨人的小丫头片子。

  不过他修道以来,从不会对这等毫无因果的人胡乱动手,微微一叹,终于妥协。

  “好吧,我就买一个石鱼化石吧。不过我没有石币,只有药魂石。你收不收药魂石?”

  一块药魂石价值约莫等同于一块石币,当然考虑到加工费的问题,药魂石的价值要稍稍低于石币一些。

  若以药魂石抵石币,小丫头会少赚一点钱。

  “收,当然收。”小丫头好不容易推销成功,才懒得管药魂石与石币的价值差,小脑袋捣蒜一般点头不止,生怕宁凡反悔,不买她的化石。看待宁凡的目光,也没有最初的害怕了。

  最终,交易成功。

  宁凡失去药魂石一枚,得到石鱼化石一块。

  “那么你已经卖出化石了,可以走了。”宁凡喝了口桌子上的马奶茶,端茶谢客了。

  小丫头却仍旧有些兴致勃勃。

  “多谢大哥哥,大哥哥是我这个月第一位顾客了,其他人都不敢买我的化石…大哥哥,你真是一个好人。我叫巫娜,大哥哥叫什么名字…”

  “…”宁凡茶碗一滞,皱了皱眉。

  所有人都不敢买这个小丫头片子的化石?

  他却买了?

  是不是…又卷入到什么奇怪风波里面了…

  巫娜以为宁凡沉默是不愿告知姓名,咬了咬唇,跟宁凡礼貌告辞之后离去了。

  宁凡则在巫娜离去之前,暗中发动了窃言术。

  顿时从这小丫头内心深处,看到了小丫头离去前的内心想法。

  这个小丫头的内心想法太单一了。

  窃言术是观人内心的神通,而不是搜人记忆的神通,故而宁凡也只能从这个小丫头内心深处读取到这些东西。

  除了了解到这个小丫头身上貌似有什么麻烦存在,就是被发了一遍又一遍的好人卡。

  谣言的力量是可怕的。

  海巫部的市集上,貌似已经传遍了他脸丑丹术差的传言了…

  算了。

  这个小丫头就算身上有麻烦,难道还能比他如今惹下的麻烦大么?

  他可是引来了整个大卑的追杀,这个小丫头就算在海巫部有些麻烦,此事也不至于太严重吧。

  只不过买了她一个石鱼化石而已,能引来什么祸事…

  宁凡摇摇头,刚想将石鱼化石放到一边,继续冥想。

  忽然间,他的手停顿在半空,十分专注地凝视着手中的石鱼化石。

  不知为何,仔细观察这石鱼化石的时候,他炼制问心丹所缺少的东西…似乎,找到了一些…

  鱼化石,似乎包含着某种道韵...

  那种道韵,名叫改变...。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