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997章 大卑族

第997章 大卑族

  宁凡已有多年未见欧阳暖,这一次重逢,到嘴的羔羊,当然不会轻易放过。○

  二人在极丹神城逛了许久,最终回到了神城安排的洞府,一番欢好之后,宁凡也顺带给欧阳暖种下了子舍利。

  原本已是半步踏入第二步的欧阳暖,在子舍利的帮助下,直接冲开人玄瓶颈,一路突破到人玄后期修为!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种下子舍利后,宁凡替欧阳暖暂时压下天劫,继续啪啪啪了…

  服侍在洞府外的神城侍女了,听着洞府内隐约传出的香艳之声,纷纷羞红了脸。天都快亮了,这雨君竟然还在行事,修真之人,如此纵欲,不愧是乱古传人…

  “斗犀老祖让我们服侍之余,留意雨君的一切举动,若有异动,务必第一时间禀报…这欢好之事,大概不用禀报吧…”一个碎虚修为的侍女对其他人低声传音询问道。

  “这倒是不用,斗犀老祖吩咐过,雨君本就是好色之辈,此类事情极为正常,自然无需禀报的,只是没有想到,如今在东天声名鹊起的药宗首徒,竟然也是雨君的暖床客,啧啧啧…”另一名侍女感叹了一声,又补充道,

  “…只要雨君没有私闯祖师禁地,没有在神城行杀戮之事,其余事情,无需禀报。”

  “说到祖师金地…近来祖师禁地又有异香传出,听师兄们说,是祖师爷的天地桃枝开花了…”

  “祖师爷的成名法宝,本是封魔榜,却在当年大乱时,被森罗老魔夺去。好在祖师爷还有此宝在手,虽非先天中品之宝,却也在下品之中居于翘首了…”

  众侍女低声传音之时,却未留意到,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倏忽一闪,遁出了洞府。

  正是宁凡送给欧阳暖的那只毛球!

  毛球几乎是捂着脸溜出洞府的,可怕可怕可怕,羞涩羞涩羞涩,她已经是大姑娘了,已经对男女之事有些了悟了。爹爹和娘亲啪啪啪,竟然不避着她,真当她是只什么都不懂的小妖兽么!

  罢了罢了,让爹爹和娘亲交配去吧,她要溜出去玩了!

  毛球的血脉。是上古绝种真灵——灵择,灵择喜白色,喜动不喜静,天赋神通是隐匿。如今的毛球,已是鬼玄初期修为,刻意避开几名侍女的耳目开溜,再轻松不过。

  溜出洞府以后,去哪里玩呢?

  大雪纷飞的夜空,毛球伸了个懒腰。朝整个神城嗅了嗅,顿时嗅到一股极为隐秘的异香,不自禁地就朝那个方向飞了过去。

  极丹神城很大,但以毛球的速度。几个呼吸间,就飞越了整个神城。

  夜空上来来往往巡守的神城修士很多,其中不乏渡真境界的真仙,好在毛球隐匿天赋惊人。硬是没被这些真仙发现行踪,就这么一路来到神城中心处,一片破败、荒凉的古老宫殿之外。

  宫门甬道上。安静异常,此地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修士把守,让毛球颇为惊讶。

  更有一股古老的威压,不断从宫殿深处传出,使得这弥漫星空的风雪,硬是无法飘入宫殿的领空,只在宫门外留下厚厚的积雪。

  宫殿之中,有绝世强者坐镇!

  这是毛球身为真灵妖兽,敏锐的直觉!直觉告诉它,这个地方绝对不能踏入,即便宫殿深处,总有诱人的异香传出。

  这味道,应该是天地桃枝吧,此物在毛球的血脉记忆中,算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异宝,桃枝本身可炼至木法宝,桃花一开,可封天锁地拘禁十方,桃果一结,服食可大幅精进药魂之力,对于专修药魂的炼丹师,抑或是对于锤炼丹体的丹魔,都是不可多得的至宝…

  可惜了,闻着这香味,怕是不止是桃花开,怕是连桃果都结了不少,要是能弄两个,给爹娘尝尝就好了。

  哎,不行的,这里坐镇了那么厉害的老怪,这可不是它能觊觎的宝贝…

  若非毛球犹未化形,喉骨未化,无法口吐人言,此刻一定会好好叹几声可惜。

  “哎!真是可惜,天地桃枝这种宝贝,竟然在元丹大帝手中,这可不是我能威胁的人物,否则若是献给主子,定然会是大功一件,桃枝、桃花、桃果…哎,可惜可惜…”

  毛球一个激灵!

  怎么回事!旁边空无一人的雪地上,怎么会有说话的声音!难道此地除了它,还有其他人在此隐匿?

  念及于此,毛球不愿多惹麻烦,想要离开这片古老宫殿,冲天一飞,却被一道忽然出现的柔和光墙一挡,从天跌落,隐身被迫,现出身来。

  不好!此地竟然设有大阵,能进不能出!

  毛球登时吓得汗毛冷立,心知这番动静一起,势必会引起给宫殿内老怪的主意,被人发现自己私闯之事,当下也顾不得再隐身,拼了命想要逃离此地,却一次又一次被光墙所阻,无法逃离。

  “区区…鬼玄小妖…也敢擅闯…祖师禁地…”

  宫门甬道旁的四尊半跪石像,忽然开口说话了,继而传出喀喀之声,逐渐褪去石化的表皮,本体竟是四个手足捆着囚锁、目光空洞、死气冲天的修士!肉身不知死了多少年,早已是深青干硬的肤质。而这四名死修隐约透露的威压,皆达到了碎念境!

  其中一名死修大手一回,顿时便有一股无法想象的封锁之力,将毛球周身通通拘禁,无法动弹分毫!

  完了!闯大祸了!它闯的宫殿竟然是极丹神城的祖师禁地!且它还被当场抓住了!

  爹爹不在,暖暖娘也不在,怎么办,怎么办…

  “咦?这小家伙,是灵择?听说主子的老相好,那个什么药宗首徒,就有一只灵择妖宠,莫非就是这一只?若真是如此…”

  那空无一人的雪地上,忽然有一个极为猥琐的修士现出身来,身形一晃,挡在了毛球身前。

  此人只是轻描淡写地微一拂袖。便有一股无法想象的万古威压,如狂风卷叶一般,朝四名死修卷去。任那四名死修皆有碎念修为,此时也被来人一袖扫飞,狼狈不堪。

  四名死修皆是忌惮极深,目光锁定来人,不敢妄动。来人毫无疑问,是一名万古仙尊!

  “灵择,黑运修,今夜倒也热闹。这些人都是宁凡的手下吧…”宫殿深处,一个盘膝而坐的长耳仙帝,忽然睁开眼,目光颇有几分冷意。

  若是旁人,敢在他元丹大帝的门前撒野,任你是仙帝门徒,也要受到惩戒,但这一人一兽不同,与宁凡有关。如此一来,倒是不宜对二人动手,否则还未进入极丹圣域,就会与宁凡撕破了脸…

  “罢了…”

  元丹大帝闭上双眼。并未理会匆匆逃离此地的一人一兽。有了乌老八相助,些许宫殿阵法,自然是困不住这一人一兽的。

  不错,那同样隐匿在宫门外的修士。正是乌老八。

  此次极丹圣域临近开启,乌老八等人紧随宁凡之后,来到了极丹神城。倒也没有急于和宁凡碰头。身为一个忠仆,当然明白什么时候该识相离开,给主子制造与美人独处的机会。

  于是闲来无事的乌老八,便一个人在极丹神城逛了起来,手持搜宝龟的他,自然感应到此地天地桃枝不断传出的异香,隐匿在一旁,垂涎不已,却畏惧元丹大帝的名头,不敢妄动。

  哎,那可是元丹大帝啊,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能被他的黑运吓到…

  乌老八满是惋惜,若点子不那么硬,他定会为了天地桃枝出手的,此物在他师父留下的搜宝笔记中,也算是能够排的上号的异宝了…

  若能献给主子,绝对是大功一件啊!可惜,可惜…

  罢了,随手救下主母的妖宠,也算是一件小功了吧。乌老八绿豆小眼滴溜溜地转着,竟给毛球一股分外喜感的感觉。

  哎呦这人是谁,竟然在它危急关头救了它,真是一个好人!

  嗷呜——

  毛球想要向乌老八表达感谢,却忽然看到乌老八眼中邪念一动。

  “话说灵择这种妖兽,血肉很补啊,要不要瞒着主子,杀了这只灵择吃肉?”

  毛球一个激灵,本能感觉到一阵寒意,不明就里地看着乌老八,它可不知乌老八又脑抽了。

  “…不行不行,我乌老八乃是天下一得一的忠仆,吃主母妖宠的事情,绝对不能做!”关键是,有可能被宁凡发现啊,那后果,哎呦喂,乌小八不敢想象宁凡发怒的模样,也无法承受那等后果!

  得!还是当个乖乖的忠仆吧,安全第一。

  乌老八的绿豆小眼又柔和了。

  毛球却本能地离乌老八远了点,总感觉这个人不怀好意,又嗷呜了一声,算是感谢,便急匆匆地跑走了。

  再呆在这里,总觉得很危险,这老头看着很脑抽,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还是回去听爹爹娘亲羞羞的声音吧。

  “你大爷的!贫道好歹也救了你,你就这么跑了,贫道怎么拿你邀功!”乌老八没好气地吐了口吐沫。

  灵择隐匿天赋太厉害了,诚心躲藏的时候,他的搜宝龟都不太容易感应得到。

  算了,区区小功,不要也罢,还是在圣域之中立个大功,挽回主子的好感吧!

  “此次进入极丹圣域,主子一共需要四个名额,药宗的名额有两个,主子让我凭自身本事,再弄两个名额…小事,小事一桩啊!区区两个名额,对我乌小八而言,还不是手到擒来!”

  接下来的日子,乌老八轻而易举便弄到了另外两个名额,据他本人所说,是从两个东天大势力那里,吃尽苦头才求来的,这些鬼话,宁凡当然不会相信,心知又有两个势力被乌老八坑了,却也不以为意。

  情报显示,一入极丹圣域,所有的空间法宝都将无法使用,如普通储物袋,如小千、中千界宝,洞天法宝,这些东西,到时候全都无法打开。修士若入极丹圣域,必须携带极丹神城特制的储物袋。

  这些东西。自然有乌老八准备,宁凡也不必费心,和欧阳暖平静地过了一个月的小日子,要么逛逛坊市,要么接受东天老怪的拜访,要么啪啪啪,倒是难得地清闲了下来。

  直到极丹圣域正式开启的日子!

  这一日,一个如同蜃景一般虚幻的巨大兽尸,出现在了神城上方的星空之中!并非实体,而是虚幻通道的具现化姿态。

  那是一头界兽之尸。身躯之巨,足以覆盖此地半边星空。兽尸双目空洞,一点点张开巨口,口腹之中,是一条幽暗的光路,似沿着这条光路,就能抵达另外一个世界一般!

  这光路,便是前往极丹圣域的通路。

  这兽尸一现,整个极丹神城顿时沸腾了。这意味着极丹圣域正式开启了!

  “传说极丹圣域是一名太古圣人的采药之地,为防止旁人进入,斩杀一头凶妖级界兽,以界兽特有的血脉之力。封印了圣域入口,万年一现…”

  “…界兽啊,那可是北天界河的强族…”

  “这具界兽尸身确实太古老了,血脉早已枯竭。这也是极丹圣域即将永久封闭的原因,否则若能再寻一头凶妖级别的界兽尸…”

  “传闻进入界兽之腹后,有三千六百个降临点可供选择。选择不同的降临点,进入圣域之后,降临之地并不相同…”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我已经等不及要进入外围历练了,我师曾入此地,给我留下了好几处古修密地,其中还有不少石室未被开启…”

  无数人瞩目着星空中的巨大兽尸通道,宁凡同样看着此尸,有了追忆。

  界兽他并非第一次见到了,当年他从罗云九部前往天帝星宫,就曾与界兽发生冲突。

  界兽,北瑶…

  曾经的他,对界兽一片陌生,所知不多。如今的他,却已知晓,所谓的界兽一族,其实是北天界河之中,诸多凶族中的一支。

  界河是连接四天的通道,四天皆有界河,各大界河之中,皆有不少凶族存在。这些凶族很少离开界河,外界修士也很少有人,敢深入到界河深处的。

  似崇明凤帝这等七劫妖帝,都在东天界河之中受了重创,可想而知,各大界河深处有多么凶险。

  神城方面,也已派出无数修士,维持此地秩序,更有不少神城强者,前往兽尸附近把守,检查入口情况了。

  一个时辰后,神城修士宣布入口无误,获得名额的修士,可在神城修士这里登记姓名,留下命牌,进入极丹圣域了!

  这是万年一遇的盛事,一些东天青俊已急不可耐,前去登记姓名,而后便在兽口通道外等待。

  也有一些藏头露尾的老怪,不愿留下命牌,直接要求进入圣域,这一点,极丹神城也不会强迫,命牌你爱留不留,只是怕你死在圣域无人知,才留个命牌以防万一罢了。你若不愿,谁也不会强迫。

  起初只是一些颇有家世的碎虚青俊在登记命牌。

  再之后,开始有人玄、鬼玄的命仙,陆陆续续登空。

  进入人数达到一百五六十人时,开始有真仙登记,无一不是名动东天已久的老怪。

  有渡真境,也有一些舍空境老怪,碎念境几乎没有。就在不少人以为此次进入圣域的老怪,最高也只是那几个碎念老怪时,星空之中,忽然传来轰鸣!

  轰隆隆!

  大雪星空之中,先是响起一阵阵轰雷之声,继而便有一道雷光轰天而至,落在星空中,化作一个满身横肉的肥胖人影。

  “竟是招摇山飞雷仙王!此人也要进入圣域吗!”一些修士大惊。

  传闻这次圣域开启,最高可让六劫仙帝进入,但实际上,并没有人真的认为,会有六劫仙帝赶着这次机会进入圣域。

  那些仙帝老怪若想进入圣域寻宝,早在之前无数次开启之时便进去了,他们自恃身份,没必要赶着这最后一次开启进入。

  毕竟最后一次开启,总有太多未知,变数太大…完全没必要去冒这趟风险。

  出人意料的是,飞雷仙王这等强者,竟然来了!

  许多人下意识的朝宁凡望去,似想起宁凡之前大闹招摇山的事情,颇为期待能看到飞雷与宁凡的剑拔弩张。

  可惜的是,飞雷一至。并没有多话,只与神城诸修寒暄了几句,完成了登记之事,便不再多言,闭目等待。前前后后,没有看宁凡方向一眼。

  “飞雷…”宁凡自语道。

  吼!

  又有一声魔吼,从星空极远处传来,更有一个魁梧如修真星的巨人,大踏步而来。顿时间,神城内的摩诃大帝门徒。皆有了动容。

  “大师兄竟出关了!”

  随着那巨人越来越近,不断有人认出那巨人的身份。

  “竟是摩诃大帝首徒!秦仙煞!”

  “此人三千年前,就开始闭关突破万古第三劫了,如今既然出关,莫非竟成功了!”

  “万古第三劫的体修啊,如今的东天,如此境界的体修,绝对屈指可数!”

  那秦仙煞一到,立刻退出巨人法相。在神城修士处完成登记后,忽然居高临下,朝神城下方斜睨一眼,看不出喜怒。

  有人之心发现。那秦仙煞看得方向,竟然是宁凡等人所在之地!

  “他看的不是我,而是…暖儿…”宁凡眉头微微一蹙。

  “这就是师父所说的药宗首徒么…”秦仙煞内心暗道。

  继秦仙煞之后,竟然又有六名万古仙尊。意图进入圣域。

  众人渐渐麻木,也不再对仙尊进入感到惊讶了,便在此时。斗犀仙王忽然在登记之地,留下了自己的命牌。

  “斗犀仙王竟也要进入不成!”又有不少人大感惊讶。

  再之后,便没有什么强者登记了。

  宁凡也不再等,带着欧阳暖、乌老八、葬月登上天空,霎时间,喧喧嚷嚷的极丹神城,忽然安静下来。

  “…果然,雨君是要进入圣域的,他来此地,就不可能是看热闹!”

  “传闻雨君与药宗首徒交情匪浅,如今看来,果然,果然…”

  “呃,暖小姐不是还未突破第二步么,这修为…怎么给人一种人玄修士的强大感觉!”

  “那个带着面纱的女子是谁?修为似乎已是舍空巅峰了,东天之中有这么个人么…”

  众人口中的面纱女子,自然是葬月了,在她可以掩饰之下,此地无人能看出她本身修为是一名仙帝,也无人能认出她是谁,毕竟她曾是那般古老的人物。

  “此女…有些面熟…”极远处的星空,关注此地的冲和大帝,微微皱了皱眉。

  藏身于极丹神城的元丹大帝,同样皱了皱眉,却看不破葬月的底细。

  可惜的是,宁凡并未同意留下命牌,也未留下身份信息,这让群修无法弄清,葬月的真实底细。

  渐渐地,众人的关注点从葬月身上移开,落在了乌老八身上。

  满场死寂!

  死寂死寂再死寂!

  而后便是冲天的议论声!

  “此人,此人不是那个黑运修士吗!”

  “这乌姓修士为何会与雨君一道,莫非他们竟是一路!”

  无数受过乌老八欺负的老怪,背心一寒,本来还有几分看热闹的心思,此刻却巴不得赶快离开此地。

  坐立难安啊,谁知道乌老八一出现,此地会不会来个星崩地裂,风暴骤起,死伤无数!

  甚至有人开始担忧,乌老八一进入极丹圣域,极丹圣域会出现难以想象的危险与变故!一些急于进入极丹圣域的老怪,此刻竟也开始担惊受怕,踌躇不前了。

  极丹圣域会不会因为此人的进入,而直接崩溃!!!

  哎,谁说的准!

  “有趣!文不惹乌龟,武不惹雨贼,想不到这二人,能撞到一起,呵呵,有趣。”

  一声略显阴柔的青年之声,忽然传来,在无人察觉之时,星空之上,竟多了一个人!

  无人看清,此人是何时出现的,宁凡同样目光一缩,朝那人凝重望去。就连他,也只看清此人到来的一丝轨迹。

  这是一个黑衣青年,面容相当陌生,阴柔地不似男子,声音难辨喜怒,却能给人一种蚀骨的冷。其修为气息,则达到了万古第三劫的境界!

  渐渐地,众人看清了青年衣袍上的一角徽纹。一些颇有阅历的人,认出了那徽纹的来历,顿时倒吸冷气。

  暗族!

  就连冲和、元丹这等老怪,都在暗处目光一震。

  传闻此次圣域开启,会有秘族之人介入,想不到竟是真的…

  忽然,冲和、元丹皆是目光一缩!

  他们震惊地发现,在那黑衣青年的影子里,还藏了另外一个人,正一点点从影子里走出!

  那是一个浑身藏在斗篷里的人。没有展露容貌,修为气息也不高,只有两团鬼火,在其眼眶处燃烧。给人的感觉,极为诡异。此人的存在,以元丹、冲和的修为,都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

  宁凡目光一震。

  面对这斗篷修士之时,他体内的古魔修为,竟有了一股颤栗之感。好似下位者对上上位者一般!

  这斗篷修士,莫非竟是一个古魔!且竟是一个比起血脉更强的古魔!

  “如今的末法时代,竟还有这等古魔…”宁凡暗暗猜测着斗篷修士的身份。

  更让他在意的是,此次圣域之行。有了这两个暗族之人介入,怕是不会那么平静了。

  这二人,会是冲着他来的么?

  不只是宁凡,此地所有修士。都在猜测这种可能性,乱古传人与暗族之间,早已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却各有忌惮,无法公然撕破脸。

  这次圣域之行,会是双方撕破脸的契机吗?

  “此子就是乱古传人吗?呵呵,阴小友觉得,此子如何…”斗篷修士沙哑传音道。

  “不过尔尔,此子并非是真正万古,他的身上,秘密不少。”阴柔青年只淡淡扫了宁凡一眼,颇有几分不屑。他名为阴罗煞,是暗族历代资质最高之修,据说其修暗资质,甚至达到暗族始祖暗元辰的高度!此人目空一切,倒也有其资本。

  “此行,需要老夫顺手除掉此子吗?”

  “不必,此行以老先生的事情为首要之事,若是事成,此子又算得了什么…”阴柔青年神情火热起来。

  暗族兴复之事,高于一切!当然,若一切顺利,便是乱古大帝也将不值一提,他并不介意顺手除掉宁凡这种蝼蚁。

  结果,并没有群修想象中,宁凡与暗族的冲突出现。

  随着时间推移,所有获得名额的修士登记完毕,开始依次进入兽口通道,沿着光路一点点步入另外一处天地。

  当然,修为过高的修士,是需要压制修为进入的。宁凡、乌老八、葬月,都需要压制一下修为,才可进入。

  同样一条光路,却可通往三千六百个方向,宁凡一行在葬月的引导下,进入其中一条光路,不得不说,葬月对此地确实极为熟悉,她选择的降临点,也与其他人完全不同。

  “这位姐姐似乎对此地很熟…”欧阳暖诧异道,她并不知葬月真正身份,只大概知道,这是宁凡鼎炉中的一个。

  似乎是叫葬月吧,嗯,倒是和某个古之大帝重名了呢,但重名之事本就极多,根本没什么好奇怪的。欧阳暖再怎么高看自家夫君,也不会认为自家夫君能捉个仙帝做鼎炉的。

  “嗯,有她在,行事可以方便许多。”宁凡点头道。

  欧阳暖的师父魏无知,给她的地图之中,标记着几处隐秘洞府,其中封存的东西,对欧阳暖的五色药魂好处不小,可惜以魏无知的真仙修为,无法取出,不过如今有宁凡跟随,很多东西都可以取用了。

  而葬月所选的路线,恰好可从外围一路进入内围,并在沿途经过这些隐秘洞府,将封存之物一一取走。如此一来,进入内围前,便能完成欧阳暖试炼之事,之后,便可进行其他事了。

  “有劳葬月姐姐了。”

  “小事而已。稍后我也需要找些东西,可能需要你九转级别的五色药魂相助。”葬月对欧阳暖倒是很客气,没有对待宁凡的剑拔弩张。

  这也让宁凡颇为无奈,葬月好像天生和他犯冲,动不动就以小霪贼相称。嗯,这个称呼得改掉…

  光路渐渐走到了尽头,众人只觉脚下一空,忽然朝着脚下世界坠落。展现在众人脚下的,是一片药香扑鼻的世界。

  还没给众人多少反映时间,便有几道银光腾空飞至,传出丝丝之声。

  “主子小心!只是几只碎虚银蛟而已!让小八替主子料理了这些杂碎!”

  乌老八神通一催,就想杀了这几只来犯银蛟,在宁凡面前表现表现自己,可惜他一动手,便觉得体内传来一股虚弱之感,本就将修为压制到渡真境界,弱了不少,此刻一身渡真法力,更是不知为何,连十分之一都难以发挥,法力一滞之下,神通威能大减,一击竟未杀死所有银蛟,且还被其中一只银蛟猛然一撞,倒飞了好几步!

  妈蛋,忘了此地药气太重,需要借助药魂石的力量,才能抗衡此地药气,否则便会法力虚弱!

  丢人啊!堂堂万古仙尊,就因为压制了修为,就因为被此地药气所噬,竟然被几只碎虚小蛟撞退了,虽未受伤却是丢人之极!

  嗷呜——

  小毛球有些鄙视地望着乌老八,这老头那天的威风凛凛哪儿去了?

  宁凡揉了揉额头,他有些怀疑带乌老八进入的正确性了,屈指一点,逆海剑的厉芒在空中一扫,已将几只银蛟尽数斩灭。他药魂不如欧阳暖强大,但却比乌老八好得多,受到此地药气影响也小得多。

  灭杀银蛟之后,宁凡一行降落于地,开始审视这个世界。

  这里就是极丹圣域了,随便一株青草,都是不可多得的灵药,当年因为是外围,年份都不会太高,毕竟每隔万年,外围都会经历一次扫荡…

  此地药气极强,以宁凡如今的药魂级别,无法完全抗衡此地药气,唯有借助药魂石的力量,才能在这等药气之下存活…

  四人之中,能在此地从容不迫的,似乎只有药魂达到九转的欧阳暖了。好在携带的药魂石不少,倒也足以维持众人在极丹圣域的消耗了。

  宁凡散开神念,细细观察此地,又取出圣域外围地图比照。

  “不用看了,我们所在之地,是外围西南域,此地溪谷极多,遗留的古修士洞府不少,欧阳妹妹要找的洞府,大致都在这条路线之上,进入外围以前,不会有多少危险,故而我也无需叮嘱什么。不过之后若是入了内围,千万要注意一点,若遇,绝不可出手斩杀,否则祸事不小,便是仙帝也难以全身而退的。”葬月叮嘱道。

  “大卑族修士?什么意思?”

  宁凡目光一凛。关于圣域内围的情报,很少会有传出的,故而他还是头一次听说,内围有大卑族修士存在。

  大卑族…

  不知是否是错觉,进入此地之后,阴阳锁内玄阴界中,有了一种微妙感应。确切的说,感应此地的,不是阴阳锁,而是那玄阴界藏经塔中,石门内封印的钥匙…

  是因为此地内围区域,存在着一座天荒石门么?这个情报,宁凡自然也获得过,此刻不由得思索起这个可能性。

  “我对此地大卑族修士知道的并不多,这些修士极为排外…总之若是遇到这些人,千万要小心一些。大卑族中,不乏仙帝级强者,轻易不要斩杀大卑族人!甚至于,你此行的几个目的,若想顺利完成,还需设法借助大卑族的帮助才可,这就有必要获得大卑族的好感了…”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