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915章 灰色的月

第915章 灰色的月

  宁凡并不知,自己进入九重天阙的行为,已引起一些大帝的关注。

  一指按碎石门之后,宁凡进入其中,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怒涛般翻滚的云海。

  云海之上,禁空之力极强,即便是仙帝,也无法在此地飞行。

  那云海并无实体,不可落脚,一但踏在云海之上,必定会从云端跌落下去,死生难测。

  云海之上,漂浮着十二条青石石板铺成的古路,犹如十二条青龙一般,沿着不同方向,各自朝着云海之巅蜿蜒向上。

  宁凡此刻的立足之地,便是十二条青石古路其中一条,唯有站在古路上,才不会从云海跌下去。

  九重天阙第一层,一共有十二条古路,可通往第二层。每一条古路上,都建着111座宫殿。

  唯有选定一条路线,并一路闯过此路线上所有宫殿,才能进入九重天阙第二层万书吧.(ns)(b).cm。

  这些事情,宁凡早已从妙言仙尊给予的情报中获知。眼中天青色的雨意一闪而逝,宁凡抬手掐诀,施展起窥天雨术。

  他的神念化作细雨,沿着十二条青石古路,一路蜿蜒向上。他的神念扫过一条条青石古路,扫过每一条古路上的第1宫,第2宫第111宫。

  第111宫,位于九重天阙第一层的云海之巅,再往上走,便需要撕开第一层的天空,才能进入到天阙第二层。

  宁凡的神念,化作淅淅沥沥的雨术,覆盖了天阙第一层的所有角落。

  他能够感知到,此刻的第一层天阙,除了他之外,还有其他31名修士,呆在此地。

  这些修士之中,有人族修士。也有妖族妖修。

  有人正在青石古路上盘膝打坐,静静调息;也有人正在一些宫殿之中,尝试闯殿过关。

  这31名修士,大都是舍空中期修为,只有四人是舍空后期修为。

  在这些人中,宁凡没有找到七祖

  “第一层中,没有七祖的身影,以他的实力,想来已经冲上九重天阙更高层”

  宁凡试图令神念之雨冲破第一层的天空,进入第二层。却发现此举无法办到。

  “无法感知到天阙第二层的情形,也不知那七祖此刻闯到了天阙第几层”

  收了雨术,宁凡随意选择了一条路线,沿着古路向前走去,他身法极快,好似鬼魅一般,数息之后,便来到了一座宫殿之外。这宫殿环绕在重重红色宫墙之中。殿门之上匾额,以朱红的漆。漆着‘第一宫’三个古仙篆文。

  宫殿只有两个殿门,宁凡须从前门进入,走出后面,才可行至第二宫。

  宁凡只看了匾额一眼。便步入了这座宫殿,一入宫殿,立刻感受到一股排山倒海的威压从天压下。

  那威压极强,普通的舍空初期修士。修为受到禁仙之力压制,若进入此殿,立刻便会被那威压震出殿外。连进入宫殿的资格也没有!

  就算是舍空中期修士,在这座宫殿威压的压制下,也会变得步履艰难,寸步难行,没有一炷香,绝对走不出这座宫殿!

  宁凡固然没有舍空修为,但也没有受到禁仙之力压制修为,一身实力惊人,自然不惧第一宫的宫殿威压。

  唯一让他意外的,是这宫殿之内的威压,竟令得他体内的劫血稍稍滚沸,继而平息

  无视着宫殿威压的压制,宁凡快步向前,目光带着探究之色,在宫殿四面的墙壁流连。

  宫殿之中,空无一物,唯有四面墙壁之上,画着一些壁画。由于年代悠久,那些壁画风化严重,残缺不齐,看不出描述的具体内容。

  在那些壁画中,多次出现九重天阙的宫门虚影。

  在那些壁画中,还多次出现了一个老者,裹着兽皮裙,手持一个硕大骨棒,**着上身,肌肉遒劲,头发梳成无数小辫,身上画满奇异符文,颇为肖似蛮纹

  不知为何,在看到壁画中的老者之时,宁凡身上的蛮纹竟有了一丝雀跃之感

  这奇异的感觉,一闪即逝。宁凡步伐一顿,内视己身,待发现体内蛮纹没有任何异变后,摇摇头,继续向前走去,一直到走出第一宫,那奇异感觉,再也没有出现过。

  “错觉么”宁凡思索道。

  在宁凡走出第一宫之后,此地壁画之中,忽然响起一声飘渺难寻的声音,语调生涩、冰冷,好似死尸发出一般,没有任何感情。

  “损劫的气息此子正统蛮族”

  “劫血的气息此子上界劫尊”

  “此地为吾行宫一殿一纹此子已有第一道蛮纹,无须再凝第一纹”

  这诡异的声音,宁凡离去得太快,没有听到。

  他身法极快,一出第一宫,立刻鬼魅一般,瞬息间闪过无数道长阶,来到了第二宫跟前,而后,进入其中。

  也就瞬息间的功夫,宁凡便闪掠出了第二宫,进入了第三宫。

  十息过去,宁凡已接连闯过了第19宫,进入第20宫。

  又十息过去,宁凡闯过了第45宫。

  一路走来,每一座宫殿四壁,都画着如出一撤的壁画,初时宁凡还会看上几眼,到了最后便不再细看,直接闯宫而过。

  被闯过的宫殿,都会一霎间布满神光,那神光只会出现片刻,随后便会消失。

  宁凡选择的青石古路,是十二条古路中的第三条。在这条古路之上,第46宫之外,此刻正有一名黑甲大汉盘膝打坐。

  此人,是一名舍空中期的妖修,隶属黑鹤一族!

  第46宫好似一个坎,突破的难度,远远超过第45宫。

  这名黑甲大汉已尝试过数次,仍旧无法闯过46宫,反倒数次闯宫失败。落下了些许伤势,不由得有些灰心丧气。

  “第46宫的宫殿威压,几乎比上一宫多出了一倍!可惜,真是可惜,某家刚刚突破舍空中期十万年,算不得中期境界的强者,怕是难以闯过此宫了”

  “好在某家进入此地,也不算是一无所获,之前闯第23宫时,某家竟在宫殿外发现了一株碧波妖草。药龄已超过两百万年此妖草对旁人而言算不得什么好东西,但某家功法特殊。此物,甚好”

  这名黑甲大汉正自沉吟,忽然目光一变,注意到第45宫爆发出冲天神光。

  “又有人闯过第45宫了么,看这气息,似乎是人族老怪的气息”

  宁凡尚未走出45宫,一丝人族修士的气息,已从殿内散出。

  察觉到这丝人族气息。黑甲大汉心头暗暗一沉,霍然站起,取出法宝护身,神情暗暗紧张。

  他数次闯宫失败。身上颇有几分伤势,若与来人交手,形势怕是会对他不利

  “从此人表露的气息判断,此人应与某家一样。同为舍空中期修为。”

  “人族、妖族积怨已久,若在此地碰上,此人见某家受伤。断无饶恕之理,必会对某家出手麻烦了,不知今日能否保住性命”

  黑甲大汉正自紧张,忽而神情又是大变。

  他向着云海下方望去,分明看到,一道鬼面银发的白衣身影,徐徐走出了第45宫。

  宁凡的步伐看似不快,但一个闪掠之下,直接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下一瞬,已鬼魅一般,直接出现在黑甲大汉身后。

  黑甲大汉背心一寒,他根本看不出宁凡是如何绕到他身后的。

  他看不破宁凡的身法,这只有一个解释,宁凡的实力,远在他之上,或许已接近舍空后期实力了

  “鬼面银发他就是毒龙老祖悬赏欲杀之人!”

  “若与此人一战胜算渺茫。但若是不战,必被此人杀死!只能拼了么”

  黑甲大汉一咬牙,猛地转身,催动法宝,想要朝宁凡发动攻击,但方一转身,便大感意外。

  却见宁凡根本没有与他交手的意思,直接闪身进入了第46宫之内,此地哪里还有宁凡半点影子。

  宁凡明明实力远胜于他,却没有击杀他的打算,直接离去了

  “此人为何不杀我,以人族、妖族的宿世仇怨,此人有何理由放过我”

  黑甲大汉正自疑惑,忽然面色再次大变。

  宁凡进入第46宫,才过了一息不到,第46宫便忽然绽放出冲天神光!

  有神光闪现,便说明宁凡闯过了第46宫!

  “一一息,此人突破第46宫,竟只花了一息!”

  “某家之前曾见海蛇一族的海老怪闯46宫,那海老怪乃是舍空后期修为,闯过此宫,花费了三炷香的时间”

  “此人绝非舍空中期修为,此人,此人莫不是碎念老怪么!”

  宁凡闯过了第46宫后,没有立刻去闯第47宫,他的眼中,略有一丝疑惑。

  这疑惑,倒不是因为那名黑甲大汉产生的,而是因为第46宫产生的。

  在闯过第46宫的瞬间,宁凡明显感到,体内的蛮纹传出阵阵火热的感觉

  这一次的感觉无比清晰,宁凡能够确定,这感觉不是错觉。

  内视了一番,宁凡并未发现体内有任何异变产生,沉默少许之后,再次进入了第47宫。

  十息之后,第59宫迸发出冲天神光,而宁凡从中走出。

  又十息之后,宁凡闯过了第67宫,徐徐走出。

  又二十息,宁凡闯到了第75宫。

  越往后,宫殿威压便越强,宁凡的闯宫速度不由得稍稍减缓,也不再一味地追求闯宫速度了。

  饶是如此,这一路上宁凡也并未遇到任何阻碍,没有花费多少时间,便一路来到了第96宫跟前。

  第96宫之外,此刻正有一名蓝衣老妖盘膝打坐,此人姓海,人称海老怪,出身于海蛇一族。拥有舍空后期的修为。

  见宁凡徐徐来临,海老怪眯缝着蛇瞳,朝宁凡看了一眼,目光微微闪烁之后,却又闭上了双眼。

  “鬼面银发此人难道就是毒龙老祖欲杀之人?”

  “舍空中期而已,不值一提,若非老夫此刻身上有伤,斩杀此子,只需三息!”

  “罢了,算此子好运。老夫此刻伤势未稳,不宜调动妖力,便让他再苟活片刻吧。”

  海老怪无视着宁凡的到来,仍旧自顾自的盘膝打坐。如此态度,近乎嚣张。

  他难道不怕宁凡对他暴起出手、偷袭于他么?

  他当然不怕。

  “若此子敢对老夫出手,老夫拼却伤势加重,也可在六息之内斩杀此子!若此子胆小,不敢对老夫出手,老夫倒是不介意等伤势稳住之后。再出手斩杀此子”海老怪近乎自负地想道。

  宁凡好似没有看到海老怪一般,徐徐从海老怪身边走过,步入了第96宫。

  见宁凡没有对自己出手,而是选择了闯宫。海老怪睁开双眼,怪笑一声,摇头自语,

  “不敢对老夫出手么此子还真是胆小怕事”…

  海老怪话音刚落。忽然不可置信地睁开眼,朝第96宫望去。

  宁凡进入此宫,仅仅三息。此宫便迸发出冲天神光!

  “三三息!此子只用了三息,便闯过了96宫,他是什么修为!”

  “舍空巅峰?不,就算是舍空巅峰,也定没有他这般从容,难道是碎念境!”

  海老怪再无法维持镇定,猛地站起身,不敢再多看第96宫一眼,直接朝着第95宫方向飞奔而回。

  他在害怕,怕宁凡闯过96宫之后,会原路返回,对他出手,故而他哪里还敢呆在此地。

  海老怪就算再怎么自负,也不认为自己会是碎念老怪的敌手,此刻他伤势未愈,若宁凡原路返回,来杀他,他焉能抵挡得住,怕是连半点生机也不会有

  闯过了第96宫,宁凡眼中疑惑稍减,好似确定了什么一般,有了猜测。

  在闯过第96宫的瞬间,宁凡体内的蛮纹,再次传出火热之感

  46,96

  这两个数字,让宁凡联想起自己蛮纹突破46道、96道时,体内不断诞生出蛮血的一幕

  “46,96,156”宁凡在心中默念这三个数字,目光微闪,朝第97宫走去,压根没打算理会落荒而逃的海老怪。

  156,代表的是他蛮纹数目增加到156道之时,体内又一次诞生出蛮血来。

  他的心中,似乎已经有了某种猜测,但还无法确定。

  第97宫,很快便被宁凡闯过,紧接着,是第98宫,第99宫,第100宫

  百息之后,宁凡来到了第111宫,将之闯过。

  走出此宫之后,宁凡来到了天阙第一层的云海之巅,在此地仰望苍穹穹顶。

  再往上,就是九重天阙第二层了!

  只要撕开天空,便可进入九重天阙第二层!

  旁人自是需要撕开天空,才可进入九重天阙的。

  然而宁凡还未抬手撕开天空,云海之巅,忽然响起一道冷漠、生涩的声音。

  那声音只有宁凡可以听见,虽说冷漠了些,却没有任何敌意。

  “你是我真正的族人你是正统蛮族”

  “你的蛮纹已凝出224道第一层天阙之内你无法获得任何好处额外赐你十滴王族蛮血”

  那声音落下的瞬间,云海之巅忽然出现一个血色漩涡,更有十滴晶莹剔透的黑红血滴,从漩涡中一飞而出,直接飞至宁凡身前,一没而入。

  宁凡目光登时一变,那十滴血,赫然竟是王族蛮族的血脉!

  十滴蛮血一经入体,立刻便被宁凡体内劫血霸道地吞噬。

  宁凡的劫血等级,早已达到九星残血级别,突破一星真血的日子,本还是遥遥无期。

  吞噬掉十滴王族蛮血以后,宁凡劫血等级开始暴涨,虽说仍未突破真血级别,但却在九星残血的基础上。提升了一大截!

  “来我的族人来天阙顶层我等你”

  血色漩涡渐渐消失,云海恢复如初,那声音亦是一点点消失。

  宁凡尚未反应过来,脚下忽然传来一声声轰响,青石古路之上,出现了一个巨**阵!

  那法阵光芒一闪,宁凡直接消失在天阙第一层,出现在了天阙第二层的入口。

  旁人需要撕开第一层的天空,才可进入第二层,但宁凡。却是不必如此,受到了特殊待遇。

  “那声音,究竟是何人发出,为何竟赐给我十滴王族蛮血!”

  “那声音,气息十分陌生,与任何一名蛮祖都不相同,绝非蛮祖”

  “那人,是谁!”

  天阙第二层,一共有二十四条青石古路。可通往第三层。

  天阙第二层,一共有47名修士,有人有妖,其中绝大部分都是舍空后期。只有少数是舍空巅峰。

  宁凡的到来,没有撕开天空,故而并未传出多大声响,他的到来。悄无声息。

  无人察觉到宁凡的到来,直到某条青石古路之上,忽然传出一连串的神光。不断有宫殿被人闯过,才终于引起了众老怪的瞩目。

  天阙第二层共有二十四条青石古路,宁凡所走的,是第十一条。

  这条路线上除了宁凡之外,再无任何一名人族、妖族,不会有人打扰宁凡前进。

  天阙第二层,宫殿威压极强,远非第一层可比。

  在这一层,就算是舍空后期老怪想要闯过宫殿,都极为艰难,但对宁凡而言,闯宫依旧没有太大难度。

  第二层第1宫,宁凡只用了五息便闯了过去,之后每隔五息,宁凡便会闯过一座宫殿。

  他所经过的地方,不断有宫殿迸发出神光,其他古路上的老怪,察觉到宁凡方向散出的神光,皆是神色一变。

  “嘶!第十一条古路上,有人每隔五息,便可突破一座宫殿!五息这是什么闯宫速度!”

  “此人是谁!莫非是某个碎念大能不成?”

  “看不清此地云雾遮掩神念的效果太强,不在同一条古路上,便看不到那里发生着什么唯一能看到了,只有这足以穿透云雾的神光”

  “嗯?这名碎念前辈似乎有所停顿第45宫,他用了十息才闯过”

  在第45宫的位置,宁凡减慢了脚步,目光微闪,步入宫殿之中。

  46,96再然后,是156

  “156减去111,得到的结果,是45”

  宁凡沉吟着,在进入第45宫之后,蛮纹再一次传来火热之感。

  他目光登时一凝,似印证了心中猜测一般。

  “果然如此”

  宁凡没有多说什么,只在第45宫稍稍逗留,便走出此宫,继续前进。

  他继续向上前行,前方的宫殿,再无任何一座,能令蛮纹稍稍传来火热之感。

  第46宫,第47宫,第48宫,第49宫

  宁凡一路闯过第111宫,并没有用多长时间。

  闯过了第111宫,宁凡到达了天阙第二层的云海之巅,当他到达此地之时,此地再次出现一个血色漩涡,从中飞出十滴王族蛮血。

  “第二层你未获得任何好处额外赐你十滴王族蛮血”

  “来我的族人来天阙顶层我等你”

  那声音,再一次响起!

  这一次,不待十滴王族蛮血飞入体内,不待血色漩涡从云海之巅消失,宁凡直接催动了逆灵术,借由逆灵术,朝着那血色漩涡发出了一次逆向感知。

  他能隐约感觉出,那送他王族蛮血的人,对他并无恶意。

  但以宁凡的谨慎,若不弄清对方身份,终究无法安心。

  借着逆灵术的逆向感知,宁凡的一丝神念侵入漩涡之中,直接降临在了九重天阙的最高处!

  在那里,耸立着一座死气沉沉的巨门,天空之上,悬挂着一轮灰色的月!

  巨门千丈之内,散落着满地碎石,更有不少石像耸立。

  那巨门,应该就是传说中可到达天荒古境的入口了。

  那些石像千奇百怪,有修士的石像,也有异兽的石像,有的已经风化残缺,有的还十分完整。

  这些石像数目过千,石像的表情,有的十分惊恐,有的则不甘而怨恨。

  在无数石像之后,还有一个风化碎裂的巨石王座,王座之上,同样坐着一尊石像。

  那坐着的石像,看模样,是一个**着上身的老者,下身裹着兽皮裙,头发绑成无数小辫,身上布满石化的蛮纹。

  那老者的模样,宁凡依稀觉得眼熟,转而想起是在各个宫殿的壁画上看到过。

  这老者身上的气息,与那血色漩涡的气息分明一致。送宁凡王族蛮血的,就是这尊石像

  “屡屡赐我王族蛮血的,就是这尊石像么”宁凡目光微微一闪。

  刚想要撤回这一丝神念,忽然之间,一股空前的危机感,在他的心头生起!

  却见此地忽然生出一阵阵灰色的风,那灰色的风一经吹过,宁凡散至天阙最高处的一丝神念,直接被生生抹灭。

  宁凡当机立断,掐断了与那一缕神念的联系,不敢再探天阙最高处的情形。

  饶是他出手极快,识海之中,仍是出现了一丝灰色。

  那灰色给宁凡一种头皮发麻之感,一经侵入宁凡体内,立刻疯狂扩散,使得宁凡的身体竟是一点点僵硬,石化。

  宁凡目光愈加凝重,他从识海的灰色气息中,察觉到一丝轮回之力的气息。

  这种石化,等闲神通根本无法阻止,唯有使用轮回之力,或者与轮回之力同等存在的劫血力量,才可阻止

  “散!”

  宁凡冷斥一声,直接展开了一身劫血力量,猩红的红芒,立刻覆上整个身体。

  红芒一扫之下,体内的一丝灰色气息,徐徐被扫灭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