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22章 姚空怒!

第722章 姚空怒!

  “虫修么.”

  宁凡周身血气好似燃着一般,骤然抬手,一指点下。

  一道血光透指而出,霎时间化作数以亿万的血色剑芒。

  剑芒斩过密密的虫群,无数飞虫被一斩为二,却仍旧不死,反倒一变二,变成两只飞虫。

  这猩虫,竟是越斩越多!

  虫头巨人不屑地冷笑道,“老身之虫术,最不惧的便是剑修!仙术,黑罗!”

  巨人指诀一变,不断增殖的虫群骤然冲向宁凡,将宁凡淹没在虫海中。

  这些黑虫身躯不坚硬,虫齿却锋锐地可怕。

  即便宁凡已修成尸魔第三变,肉身防御几乎堪比涅槃巅峰的体修,都无法防御黑虫的锐齿。

  若无意外,这无边无际的虫群只需一息,便可将宁凡吃的皮骨不存。

  这一幕,让宁凡想到食人蚁吞象的场景.

  嘭!

  一声闷响,宁凡的肉身崩碎成血雾消逝,下一瞬,一缕缕黑色星光中,宁凡的肉身在极远处重凝。

  这一碎身,暂时避开了虫群的攻击。

  见宁凡逃遁,虫群好似疯了一般,再次朝宁凡席卷而来。

  “不怕剑修,却不知你怕不怕火修!焚!”

  宁凡张口喷出熊熊黑火,霎时间,这一小片星空便彻底被黑火淹没,数之不尽的飞虫扑入黑火之中,被轻易地焚烧成灰!

  这一次,这群飞虫再无法增殖了!

  “仙火_,想不到你还有这等手段,看来普通虫术是对你无用了.仙术,虫龙!”

  虫头巨人指诀一变,周遭立刻出现数之不尽的深红飞虫。

  这猩虫一看便不畏火攻,忽的朝虫头巨人飞去,密密麻麻地附在虫头巨人身上。

  但见赤芒一闪间,虫头巨人摇身化作了一头六万丈的赤色飞龙。

  只是那飞龙却是虫头。看起来煞是诡异。

  “仙术,血腐!”

  赤色虫龙张口喷出一道道红光,那红光一经射出,立刻化作铺天盖地的红雾。将宁凡罩住。

  在这红雾之中,宁凡的身体开始一点点融化为血水。

  那融化,便是黑星之术也无法彻底抵御,只能减慢肉身的消融!

  若命仙老妪是全盛状态,凭血腐之术,可瞬杀后期人玄。

  此刻的老妪被宁凡所暗算,修为一时间跌落至人玄中期,此术的威力也大打折扣,只可瞬杀初期人玄。

  不过在老妪看来,凭此术灭杀尚未成仙的宁凡。已是绰绰有余了。

  “人玄中期,难以战胜,即便此人是女子.”

  宁凡神情愈加冷静,仿佛融化为血水的不是自己的身体一般。

  他的冷静,让老妪心生一丝不安。

  忽见宁凡抬指一点。脚下立刻生出一朵虚幻莲影。

  花开十二,其三铅色。

  在这莲影出现的瞬间,忽的以一化百万!

  霎时间,已有百万莲影护在宁凡周身,那血腐红雾虽强,却再无法伤到宁凡半分!

  “古神神通,三花聚顶!你竟修成了此术。莫非竟是王级神血不成!”

  上古传言,三花聚顶,万劫不灭!

  宁凡虽只将第一花修至花开三瓣的境界,却已足以防御普通的人玄中期一击了!

  这血腐之术此刻的威力,还未强大到击破莲影防御的程度!

  莲光闪烁间,竟是将血雾之术生生驱散!

  “接下来。轮到我反击了!”

  宁凡忽的一抖鼎炉环,脚下光华一现,已多出一只紫眸黑羽的孔雀!

  他一身血光飞逝,立在紫眸孔雀的头颅之上!

  那紫眸孔雀,正是突破人玄初期的紫璃!

  紫璃神通惊人。同级之中几乎已经无敌,便是对上人玄中期都略略有一战之力。

  有紫璃相助,宁凡一路走来,所杀人玄初期已超过十人!

  “这是什么妖禽,好强的气势c邪恶的气息!”

  赤色虫龙的目光一震,下一瞬,宁凡已驾着孽离,直冲而来!

  但见那孽离张口喷出一道道紫黑极光,光芒散开,化作铺天盖地的风刃,斩在赤色虫龙巨身之上。

  附着在虫龙之上的深红飞虫,立刻成片的化作紫黑之色,或被风刃斩碎,或被风刃毒杀!

  晋入第二步境界之后,紫璃神通大增,已可运用扶离一族的不祥之力毒杀他人。

  一层层虫甲剥落,一道道紫黑色的风刃斩出虫龙体内。

  毒素在虫龙体内急速流窜,让她开始恐慌!

  眼前的紫眸凶禽虽是人玄初期的修为,实力却已堪比一些人玄中期了!

  她本就中了宁凡的采阴指力,此刻被毒素侵入体内,气息更加紊乱,修为竟再一次出现跌落的征兆。

  “不好!若老身修为再一次跌落,跌下人玄中期,非死在这里不可!此子是个疯子,明知老身是姚家之人,竟还敢动手,当真不怕死么!”

  “早知会被此子暗算,被逼入此窘困之境,老身绝不会为了一时欲念,对此子出手!罢了,先逃离此地再说!待回到族中,并带齐高手,追杀此子!”

  赤色虫龙目光一决,巨身一晃,竟是不战而逃。

  再战,于她而言太过不利!

  她的修为已经快要再一次跌落了!一旦跌下人玄初期,将再无抗衡宁凡、孽离的实力!

  “想走!”

  宁凡眼中杀机一动,最后一部分法力全部调出,用于召出日月碑,施展神通!

  但见其头顶碑影一闪,继而那碑影便化作丝丝缕缕的火焰,落在宁凡的掌心。

  宁凡手执碑火,一路走来,他多次施展二灵碑术,比起第一次施展要完美太多。

  在宁凡手执碑火的一瞬间,赤色虫龙警兆丛生。

  宁凡抬手祭起碑火,霎时间,星空之上出现一座阴火巨岳。已骇人听闻的速度,朝赤色虫龙当头镇下!

  “不好!”

  一瞬间,命仙老妪退出虫龙之身,猛地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张黑色符箓,拍在身上。

  可惜符光还未催动,那巨岳已然临头,一砸之下,将命仙老妪砸得脑浆迸出,肉身化作一滩烂泥,元神亦被一击重创。

  她的元神卷起储物袋,仓皇欲逃,却忽的遁光一滞,生生被定在虚空之中!

  丝丝缕缕的血线。将她死死缠绕,以她此刻萎靡状态,竟一时半刻无法脱困!

  下一瞬,她的小小元神便被摄入一个冰冷的魔掌之中。

  宁凡的魔掌!

  她的眼中,第一次露出无以复加的震撼之色!

  身为东天大能。岂能不识得此术!

  “定.定天之术!东天祖帝的定天之术!你怎么会,你为何会!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此术放眼东天,都无人可习得的!”

  宁凡自不会给她解惑的。

  毫不留情地对此人搜魂灭忆后,宁凡一口吞下此人元神,将之残神炼化。

  霎时间,其煞气之威暴涨到一个新的境界!

  一路走来。宁凡所杀命仙也有十余人了,但从未杀过人玄中期,更未杀过人玄巅峰!

  这老妪,是人玄巅峰修士!

  阴火之山徐徐消逝,宁凡拂袖一招,将命仙老妪的残尸肉泥摄来。以魔火炼化成一团血肉精华,喂入紫璃口中。

  吞服一名人玄巅峰命仙的血肉精华,虽不至于让紫璃一举突破人玄中期,却也可让她修为大进。

  “唳~”

  紫璃乖巧地低鸣一声,似在感激宁凡喂给她一份不错的食物。

  宁凡蹲下身。抚了抚紫璃的黑羽,继而神念扫入命仙老妪的储物袋。

  道晶30亿。

  八转丹药3瓶,皆是提升修为、恢复法力的丹药,并无提升修为的丹药。

  没有提升修为的丹药,宁凡并不奇怪。

  修为到了第二步,能够继续提升修为的丹药已经少之又少了。

  大多数命仙提升修为,一靠苦修,二靠感悟,三靠香火,四靠道果、天材地宝。

  便是在丹宗、药宗之中,也只有一二种丹方,所炼之丹能让命仙提升修为。

  这些丹药所需药材极为难寻,便是在丹宗药宗之内,也无多少此类丹药留存。

  没有去看那些疗伤丹药,宁凡的神念,最终落在一份黑色玉简之上。

  自储物袋中取出玉简,宁凡神念一扫,目光微微一凝,喃喃道。

  “五星神修功法,《蛊虫经》.”

  此经正是命仙老妪所修功法,此经记录的攻击神通未必有多强,但追踪神通却颇为厉害。

  修炼此经,还可提升毒攻、毒抗,甚至可以毒拟虫,向人下蛊.

  “若有时间,倒是可以稍微学学此经.”

  宁凡收起《蛊虫经》,而后沉吟不语。

  命仙老妪已死于他手。以命仙老妪的身份,横遭杀戮,姚家多半有手段知晓凶手是谁。

  宁凡杀了她,姚家多半已知晓他是凶手了。

  宁凡终是得罪了姚家,姚宗星域已不宜久留。

  他本无招惹姚家之心,是姚家想要他的命,而他唯有反抗一条路可以走,别无选择。

  以姚家的霸道作风,绝不会过问此事缘由,只会对宁凡存必杀之心的。

  若有足够实力,宁凡何惜杀上姚家,追究姚家的罪过。只可惜,他修为太弱。

  当然,他还有乱古大帝的一角阵纹,只要张开这一阵纹,姚家必灭.

  但接下来等待宁凡的,会不会是舍空境姚青云亲自追杀呢.

  “宁凡,我们不去杀戮殿了,我们快走,快离开姚宗星域,去药宗,有师父在,他定能保住你.”元瑶界中,传出欧阳暖忧心忡忡的声音。

  宁凡拳头暗暗紧握。

  若因畏惧姚家,逃离姚宗星域,他或许可保住性命,但欧阳暖却必死无疑了。

  若仅为报恩,宁凡不会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强去杀戮殿。

  报恩的方式有很多种,他可以用其他方式回报欧阳暖。

  但如今,欧阳暖于他而言。已非只有恩情。

  八年的相伴,有些感情,早已默化潜移.

  他不想让她死!

  他想让她活过万年,活满一世。领略这世间的所有美好!

  “我们去杀戮殿!”

  宁凡目光一决,这一路,誓不回头!

  若姚家阻,便屠姚家!

  若真仙截杀,便是取出乱古阵纹,拼却同归于尽,也将要之重创!

  这一路,逗留地越久,危险便越多。

  要在最短时间内,赶赴血海星域!

  收徒大比期间。血海星域禁止任何人对参比修士出手,唯有参比修士间可彼此杀戮!

  只要到达血海星域,便可避过命仙、真仙的追杀!

  宁凡取出一把八转丹药,一口服下。

  其中有恢复法力之丹,有疗伤之丹。一次服下过多丹药,宁凡仙脉剧痛,药力在体内疯狂流窜。

  没有时间恢复法力了,姚家的追杀,怕是很快便会来到!

  取出星门玉简,一把按碎,宁凡一锤胸口。喷出数口精血,强行加速开启星门。

  每开启一个星门,他的面色便苍白许多,便是回血丹药与黑星之术,也来不及补充疯狂缺损的精血。

  一个个星门以极快的速度开启,宁凡一次次横渡星空。一次次自损。

  欧阳暖静静看着宁凡的举动,忽的发觉手背一凉,这才惊觉,自己已然泪流满面。

  她如何感受不到,宁凡无论如何都要救她的那份决心.

  无人可阻。无人可阻!

  就连她也无力阻止,只能默默接受宁凡所有的好,只能默默看着宁凡一次次自损,却无力相助.

  .

  姚宗星,姚家大殿!

  姚家家主姚空,目光震怒地看着大殿下方一群群姚家修士,拳头紧握,身躯因为发怒而不住颤抖着!

  “谁能告诉老夫,玲长老为何会死!她堂堂人玄巅峰的修为,为何会死!”

  姚空满头白发,一袭血袍,模样威仪不凡。

  他不是不知道凶手是谁,他只是怎么也无法理解,被誉为东天肥羊的千秋小儿,如何有实力击杀有着‘吸阳仙子’称号的姚家长老姚玲。

  姚家的命墙之上,正徐徐浮现出一个血淋淋的虚幻身形!

  那身影,与宁凡未易容的模样如出一辙!

  如今东天之内,哪个碎虚、命仙会不认识宁凡!

  东天第一肥羊,谁会不识!

  “启禀家主,我等亲眼所见,姚玲长老是追着一个碎虚大汉离去的,并不知她为何会死在那千秋小儿手中.”一个原本镇守阵门的命仙,战战兢兢地说道。

  “愚蠢9不懂么!姚玲去追的那个碎虚小辈,就是千秋小儿!老夫只是不明白,区区一个千秋小儿,为何可以灭杀人玄巅峰的姚玲,为何!”

  姚空拳头紧握,对姚玲之死,他没有任何痛心的感觉,只有愤怒。

  他愤怒的,是竟然有人敢挑衅姚家的威严!

  “传令下去,从此刻起,我姚宗星域只许进,不许出!不杀了那千秋小儿,任何命仙之下的修士不可离开姚空星域!”

  “立刻出动族内所有碎虚之上的强者,誓要将那千秋小儿击杀于姚宗星域!敢捋我姚家的虎须,此子必须死!”

  “另外,将消息发到附近所有星域去!就说,千秋小儿就在我姚宗星域,欲杀之领赏者,速来此星域,杀羊取赏!”

  姚空纵然怒极,仍保有三分理智。

  他虽不明白宁凡为何能杀人玄巅峰,但对宁凡已有几分忌惮。

  他也不过是鬼玄初期而已,只比人玄巅峰高一个境界罢了。

  他不会让姚家冒险,独自对付宁凡!

  他要让无数命仙乃至真仙齐聚姚宗星域,群起而攻之,屠戮宁凡如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