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906章 唤蛮之术

第906章 唤蛮之术

  “爹爹,快快破了这邪术,仙仙快要变成石像啦!仙仙好怕呀!”仙萝莉笑嘻嘻地说道,却哪有半点害怕的模样。【】

  她自是不怕的,只要有宁凡在,她便永远不知害怕为何物。

  宁凡目光一扫长空,当亲眼看到仙萝莉等女逐渐石化之时,立刻目光一冷。他没有答话,但任何一个熟识他的人,必定都能够看出,他,已动怒!

  此刻,破碎大陆之上,无论是修士还是凡人,但凡是女子,全部中了三祖的石化魅术,无一幸免。

  越来越多的女子,沦为石像,唯有修为稍高的女修,才能稍稍延缓石化的速度,但就算强如妙言仙尊,此刻也已有小半个身体被石化,更遑论其他人...

  被石化的女子,短时间内还不至于死去,但若不尽快破掉石化魅术,陨落只是迟早的事...

  这石化,等闲手段无法破解,就连精通魅术的宁凡,限于修为,都无法正面破解此术。想要在最短时间内,破掉所有女子身上的石化,只有一个办法...

  那便是,杀掉此术的施术之人!宁凡虽一直身处玄阴界中,却早已在外界破碎大陆之中,留下了一道逆灵术的灵力印记。他一现身,此地立刻便有一道逆灵印记化作流光,从破碎大陆之中飞出,飞至身前,被他张口吞入腹中。

  在吞下烙印的瞬间,宁凡识海之中,多出一幕幕三祖、五祖来犯的画面。瞬息间他便弄清,此地发生的所有事情!

  三祖樊黜!五祖樊玄定!来犯之敌,又是两名蛮人历史上的蛮祖!

  当初六祖樊连修,也曾来犯。其下场,是被宁凡所灭。六祖见到宁凡,第一反应就是逃跑。眼前的三祖、五祖,见到宁凡的第一反应。竟仍然是逃跑!

  这两名蛮祖,皆是眼力毒辣之辈,从宁凡身上感受到冰冷蚀骨的危机感,岂能不逃!

  这一幕,落在众修士、蛮人的眼中,立刻有了振奋人心的效果。

  “快看,是赵仙师!赵仙师来救我们了!他一来,就连蛮祖都要落荒而逃!”一个个蛮人喜极而泣。

  “是赵前辈!”一个个修士激动地欢呼道。

  “赵道友...终于来了!”魔元子等四名碎念皆是倒吸一口冷气。既欣喜于宁凡的到来,又似有些难以置信,两名如此厉害的蛮祖,会在面对宁凡之时不战而逃...连妙言仙尊都能轻易困住的三祖、五祖,竟一见宁凡就逃,这...简直匪夷所思!

  二十万蛮兽仰起兽颈,朝天嘶鸣,神情狂热,随着宁凡的到来,群兽对两位蛮祖的血脉畏惧竟是大幅减弱。

  “他就是赵简道友?这气息。好生熟悉,莫非是...”

  妙言仙尊美目一震,她认出了宁凡的气息。却有些不敢相信。

  当日她被宁凡所救,转而昏迷,未曾与宁凡照面,此刻算是第一次切身感受到宁凡的气息。

  她犹记得,自己当年曾帮过一名小辈抵挡七真七幻箭,那小辈的气息,竟与宁凡极为相似...

  会是同一人么...

  更令妙言仙尊感到诧异的,是宁凡手中握着的龙角长弓,此地也唯有她。依稀识得此弓...

  若她没有看错,此弓。应该是真龙一族的祖弓弓灵,却不知为何会在宁凡手中...

  二十七道香火箭的箭芒。盘绕着身体旋转,宁凡朝落荒而逃的三祖、五祖看了一眼,没有去追。

  他,何必定要去追!

  他的左手,将烛弓握得更紧,指节咯咯作响。缓缓抬手,举起烛弓,右手朝虚空一招,立刻便有一道六彩香火箭捻在指间,搭箭开弓!

  这拈弓搭箭的动作一气呵成,几乎在一瞬间便已完成。此弓弓弦极为沉重,以宁凡如今修为,竟也只能将弓弦拉开三分之一。

  饶是如此,一经开弓,天地之力立刻朝箭镞疯狂汇聚而来,使得箭身上的六彩光芒更加夺目。

  天地间,隐隐传来贯耳的龙吟之声。

  六彩箭的箭身之上,更是隐隐出现了六条色彩各不相同的龙影。

  龙影一现,六彩箭上立刻有了一丝万古沧桑的威压,好似有一双无形巨手,朝三祖猛然抓下!

  在这一刻,宁凡松动弓弦,开弓将箭射出,此箭,宁凡不射五祖,只射三祖,箭光破空的速度太快,便是万古仙尊也难以闪避!

  “果然是杀戮香火凝成的箭!”

  见宁凡二话不说,直接一箭射来,三祖、五祖俱都面色一变。

  他二人之所以一见宁凡就逃,怕的就是宁凡周身盘绕的二十七支杀戮香火箭!

  确切的说,二人怕的是二十七支香火箭中的三支七彩箭。

  这些箭中的杀戮香火之力,是针对蛮祖而存在的,可杀伤蛮祖。

  那些六彩箭也就罢了,但三支七彩箭凶芒太盛,便是三祖、五祖都从中察觉到莫大危机,不敢正面应对!

  察觉到宁凡开弓,三祖眼中立刻有了几分惶恐,当发现此箭射的是他时,脸上惊容不由更多。但随即他又发现,宁凡所射之箭并非七彩箭,而是威能稍弱的六彩箭,不由得冷哼一声,微微不屑。

  “此子好生托大!以为只凭手上的六彩箭,就能伤到老夫?哼,老夫怕的,可不是你的六彩箭,而是七彩箭!”

  “此箭,何足道哉!蛮幡列阵,给老夫挡下此箭!”

  三祖蓦然转身,不再遁逃,五祖亦是收住了脚步,冷笑看着来临的箭光。

  三祖屈指向六彩箭一点,天地间立刻出现上万重血幡巨影,彼此重叠之后,形成上万重屏障,挡在六彩箭来临的方向。

  六彩箭来势虽猛,威能却只足以射杀普通碎念。那箭光一路贯穿。只射穿了三千重血幡幡影,便威能耗尽,箭身一崩而散。

  见六彩箭射不穿血幡。伤不得自己,三祖再次不屑一哼。但下一瞬,他面色再次剧变。

  却见宁凡一箭射出之后,再次开弓,这一次,却是三箭齐射!

  三道六彩箭的箭光融合为一,一经射出,整个天地都笼入了六彩箭的箭意之中。那箭芒贯穿而出,立刻洞穿一重重血幡幡影。

  三千重。六千重,九千重...三箭一路向前,一路贯穿上万血幡幡影,终于,迫近到了三祖身前。

  一支六彩箭,或许不足以破掉血幡的防御,但三箭齐出,却是足以做到这一点!

  见血幡防御被破,三祖目光一沉,冷笑一声。抬手朝三道六彩箭的箭光抓去。

  在他看来,三箭破掉重重幡影之后,威能已是强弩之末。不值一提,故而才敢以手摄箭。

  箭光来临的速度已被削弱,以三祖的出手速度,轻而易举便抓住了三道箭光。

  然而一经握住六彩箭,三祖整个手掌立刻被香火灼伤。他,并无掌箭的资格,难以直接手握香火箭!

  剧痛之下,三祖竟是不得不松开手中,放开箭光。下一刻。三祖肩头便传来剧痛,竟是被三道箭光余威贯穿。在肩头留下了三个拇指大小的血洞。

  血洞处,更是燃烧着丝丝缕缕的六彩火焰。一点点侵蚀着他的肉身。那火焰极为诡异,似有一丝轮回的气息蕴含其中。以三祖的神通,竟也无法熄灭那火焰,只能暂时稍作压制,令火焰不至于扩散全身,仅此而已...

  “嘶!该死!此箭之中,竟天生带有一丝轮回之力,故而才能令箭火不灭!”

  三祖心惊不已。六彩箭的威能不足以将他重创,但侵入体内的一丝轮回之力,却好似跗骨之蛆,极为棘手,抹除不易...

  见三箭同射伤到了三祖,伤势却不重,宁凡微微皱眉。他再次开弓,这一次,他要射的不再是六彩箭,而是七彩箭。

  以宁凡如今修为,同时射出三支六彩箭,已是极限,无法同射四箭。这一点,在他同射三箭之时,有了清晰认知。

  至于七彩箭,一次最多射出一支,且想要将这一支七彩箭射出,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连射四支六彩箭,宁凡已经摸清了六彩箭的威能,接下来,他要看看七彩箭的威力了。

  七彩箭在手,宁凡身上立刻多出一股诸天加身般的沉重压力,这一次开弓,明显比射六彩箭时更为吃力。

  七彩箭与六彩箭不同,箭身之上,有着七个寸许长的凹槽。想要射出七彩箭,首先要将七个凹槽全部填满。

  在将七彩箭搭上弓弦的瞬间,宁凡催动法力,一身法力立刻朝着七彩箭上第一个凹槽疯狂流入。

  那凹槽好似无底洞一般,以宁凡如今法力,竟也只足以填满十分之一的凹槽。

  一身法力已经耗空,宁凡却连七个凹槽中的第一个都没能完全点亮...

  暗暗心惊于七彩箭的法力消耗,宁凡深吸一口气,开始疯狂炼化体内的五行灵物。借着大五行体的力量,宁凡法力得到恢复,再次潮水般涌入七彩箭中。

  第一个凹槽,逐渐填满,亮起第一彩幽芒。

  紧接着,第二个凹槽也被灌满,亮起第二彩光芒。

  瞬息之后,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凹槽相继点亮。

  在第七个凹槽点亮的瞬间,宁凡整个身体好似烧着一般,覆满了七彩火焰。他好似成了一个七彩火人,手握火弓,持七彩火箭,朝着三祖方向,弯弓瞄准!

  一瞬间,三祖面色大变,有了毛骨悚然的感觉!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胸口已然有了剧痛,凭空出现一个血洞!

  再之后,七彩箭才破空而来,沿着血洞,一箭将他洞穿,那箭光太快,快到他才刚刚看到一道七彩光芒闪过,便已中箭...

  “因...因果逆转!先有中箭之果,再有开弓之因,此弓,此弓...难以闪避...”

  三祖左手捂着胸口血洞,眼中满满都是难以置信。

  在他胸口之上。被七彩箭贯穿的地方,燃烧起无法熄灭的七彩火焰。

  那火焰,以他如今修为。根本无力压制,沿着他的伤口。疯狂朝着整个身体蔓延开来。

  他周身燃烧在火焰中,好似扑火的飞蛾,一点点,在七彩火焰中,燃烧成灰烬!

  堂堂三世蛮祖,直接死在了七彩箭一箭之下!

  在三祖陨落的瞬间,一个个石化状态的女子,纷纷开始解除石化。

  “三...三祖死了!竟被此子一箭射杀!”

  五祖悚然一惊。两个头颅同时咬破舌尖,狂喷精血,催动神通。其脚下,立刻多出一朵火云。

  脚踏火云,五祖逃遁之速大涨,根本不敢与宁凡一战,逃得更快!

  他亲眼目睹了三祖陨落的一幕,对那七彩箭已有深深畏惧。

  七彩箭之中,有轮回之力的气息,更有因果逆转的力量。以他此刻实力,挡不下七彩箭一箭之威!

  他竭力逃遁,但在宁凡拉开弓弦。搭上第二支七彩箭的一瞬,心中立刻绝望。

  此刻的他,分明已与宁凡拉开的无数距离,但这些距离,隔不开因果!

  只要宁凡开弓,他便会有受伤的果,再有中箭的因,这因果,避不开。躲不掉!

  这一刻濒临绝境,五祖的感知更比平时敏锐了千百倍。

  他渐渐从宁凡的身上。察觉到一丝隐匿极深的煞气,那煞气。分明是斩杀六祖樊连修时沾染上的!

  “此子究竟是谁!他只一箭便射杀了三祖,在此之前,更斩杀过六祖!”

  五祖心中大惊,死命奔逃,忽然间背心一痛,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血窟窿。

  这一刻,宁凡已然开弓!这一刻,五祖的背上,顿时有了受伤的果!

  下一瞬,七彩箭贯空而来,从五祖背心伤口穿刺而过,此箭射穿身体,是因,直接将五祖从火云之上射落!

  在坠下长空的瞬间,五祖的身上,燃烧起熊熊七彩烈焰,烈焰之中,五祖一点点焚烧成灰,瞬息间,已只剩两个头颅尚未化作飞灰散去。

  必死之际,五祖目光有了决断,忽然念念有词,自爆掉两个头颅之中哭泣的头颅。

  随着头颅自爆,另一个头颅之内,忽而飞出一道虚弱不堪的血魂,二话不说,夺路便逃。

  五祖比之三祖,更擅长逃命之术,故而才能在七彩箭的伤势下,逃出一道血魂。

  见五祖血魂欲逃,宁凡目露讥讽之色,脚下纵起金光,遁速比五祖更快一分,只一个纵身,直接跨越无数距离,出现在五祖身前,右手五指抓下,将五祖的血魂抓在手中。

  再一个纵身,已重新回到破碎大陆上空。

  “阁...阁下,手下留情!老夫知晓一个天大的秘闻,对阁下而言绝对算得上大有好处之事!只要阁下发下心魔大誓,放老夫一马,老夫愿将这个秘密说出!阁下可知...天荒通道...九重天阙...”

  被宁凡擒入掌中,五祖满面惊恐,一咬牙,似乎是为了保命,想告知宁凡什么秘闻。

  但实际上,五祖只是想以话语拖延时间,暗地里却在积蓄残余法力,酝酿着某个逃生神通。

  只要宁凡听他道出秘闻,被他稍稍拖延些许时间,他便可施展出神通,逃出宁凡魔掌!

  宁凡一路修道至今,几经生死,不说心智如妖,也算颇具城府。从五祖的神情之中,宁凡看到一丝图谋与算计,隐隐已经猜出,五祖说出这些话语的目的,是想拖延时间逃命。

  对五祖口中的秘闻,宁凡毫无兴趣,也不打算给五祖逃命的机会。

  他没有去搜五祖的记忆,五祖就算血魂虚弱,全盛之时也是修为惊天,其记忆,宁凡搜不了。

  他只是简单的催动了西风之术,掌中立刻多出一股股肃杀秋意!

  此术,足以轻易灭杀血魂状态的五祖!

  见宁凡执意要杀自己,不给自己说出秘闻的时间,五祖心知逃生无望,眼中浮现一丝怨毒。

  “你想杀本祖,本祖也绝不会让你好过!”

  “蛮神祭骨之术!以吾蛮血蛮骨蛮命,造蛮符,囚杀此子!”

  “本祖和你,拼了!爆,爆,爆!”…

  五祖眼中露出疯狂之色,周身忽然爆开冲天红芒。

  那红芒太过凶戾,在看到这些红芒的瞬间,宁凡心中陡然有了一丝危机感。他目光一震,二话不说,直接送开五祖的血魂,抽身便退。

  但,为时已晚!

  此刻的五祖,周身红芒璀璨如炽,好似太阳般耀眼,血魂一点点胀大,随即,爆开!

  比起死在宁凡手中,五祖选择了自爆,这自爆并非普通的自爆,而是一种极为可怕的蛮术。

  此术对蛮人而言,既是机缘,也是凶险。

  但对非蛮人的异族修士而言,却必定是凶险无疑!

  五祖所自爆的血光,化作一道古奥的蛮符,犹如一道破空而来的血虹,直奔宁凡而来。

  那血符来势太快,只一闪,竟直接跨越无数距离,射入宁凡体内。

  一瞬间,宁凡左面之上,多出一笔黑红色的蛮纹,在多出这笔蛮纹的瞬间,宁凡忽而咳出一口黑血,目光一震。

  同一时间,破碎大陆上的二十万蛮兽,全部对宁凡投来了凶焰滔天的杀机。

  那杀机,即便是宁凡体内的血禁,都无法压制!这些蛮兽竟不知为何,突然变得非杀宁凡不可!

  “这是...唤蛮之术!”宁凡目光登时一沉。

  此术,他在蛮人的古籍之中看到过!

  蛮人一共有七种失落神通,可从万千蛮人中唤醒少司蛮,此术,是最为凶戾的一种!

  对于非蛮人之修,此术更有着莫大杀伤力!绝非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