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895章 吾名,逆樊!

第895章 吾名,逆樊!

  热门推荐:

  那雨,是以宁凡杀意所凝,暴雨倾界,天地生寒。

  那剑,好似从无尽虚空直接降临一般,五剑横行,斩过之处,立刻便有无数蛮兽血溅虚空。

  越来越多的蛮兽阻在辛甲前方,以血肉之躯,直接撞向那呼啸而来的剑影,毫无畏惧。

  然而第一步蛮兽,几乎无兽可阻那剑半分来势。

  命仙境界的蛮兽,一触剑锋,立刻刺透,被那剑影贯穿,惨叫殒命!

  唯有渡真之上的蛮兽,可稍稍阻挡五剑来势。但即便是渡真蛮兽,一旦被雨之五剑斩中,也是非死即伤的下场,只因五剑之上,附有一丝雨之道则!

  道则的力量,虽只一丝,却远非渡真蛮兽可以抵挡。

  大批蛮兽挡在辛甲前方,结成阵势,但那阵势,却只瞬间,便被雨之五剑强行撕开一条通路,一路血流成河,直冲后方的辛甲而来!

  宁凡一袭红芒的身影,则紧随五剑之后,猛冲而出,沿着五剑贯空的轨迹,一路横穿二十万兽潮!

  任何企图靠近宁凡的蛮兽,俱都被五剑斩杀,一人五剑,一路横冲,舍空之下,竟是无兽可阻!

  法力潮水般消耗着,好在宁凡吞噬了大量五行灵物在腹,可随时炼化,补充法力。

  他的法力好似永远没有耗尽的一刻,被那斩杀的蛮兽,不断坠下天空,每一刻,都有无数惨叫传出。

  终于,蛰伏虚空的四十二头舍空蛮兽相继睁开眼,目露凶芒,爆冲飞出。以这些舍空蛮兽的力量,若全力相阻,倒也足以阻止五剑来势。

  六头舍空蛮兽直接撞向宁凡。巨力冲撞而来,竟给宁凡一种修真星撞至的压迫感。

  其余舍空蛮兽则口喷蛮闪,黑红色的蛮闪极光。霹雳一般飞出,彼此交织。形成一个极光大网,骤然朝五剑及宁凡网去,眨眼之间,已临近身前。

  此网不断传出毁灭般的波动,一旦网中五剑,五剑必被阻挡!一旦网中宁凡,则宁凡必被擒拿!

  见此,宁凡目光一凝。不敢硬撼极光大网,脚下忽的金光如水流逝,一瞬间,好似站在一条金色长河之上。

  几乎在同一时间,他的身影渐渐淡去,而雨之五剑,亦随他一并淡去。

  六头蛮兽撞了个空,而那极光大网,一网而过,同样网了个空。群兽纷纷一愣。不知宁凡与五剑去了哪里。

  以它们的目力,自然看不到,宁凡仗着遁速惊人。直接连人带剑飞过群兽封锁!

  此地恐怕也只有辛甲一人能够隐约看出宁凡的模糊身影,那遁速,太快!

  辛甲不由得感到一阵骇然,他自问,就算是自己全盛之时,也休想在遁速上超过此刻的宁凡!

  宁凡的遁速造诣太高,他独行之时,仗着纵地金光的大神通,便是身处万千军中。也可随意驰骋来去,犹如穿花蝴蝶一般。

  几个闪烁间。宁凡一身红影,直接闪烁而出。出现在群兽后方,与辛甲遥遥相隔十万丈距离。

  在他的前方,依旧是横冲直撞的雨之五剑!在五剑之后,仍是红芒疾驰的宁凡!

  四十二头舍空蛮兽,全部被宁凡甩至身后,二十万蛮兽齐出,竟无法挡住宁凡来临的脚步!

  天要下雨,谁人可阻!

  剑要杀人,谁人可阻!

  越来越多的雨水凝结成冰,天地间的雨势正一点点削减。但宁凡的前进之势却更猛,冰雨之中,催动五剑,一往无前!

  他的眼中,只有一个信念!

  无论如何,都要夺回仙萝莉的元神!

  “此人是谁!竟能以一己之力,五剑之威,正面冲出二十万蛮兽的阻挡!”

  “那是...道则!此人剑上,竟有道则!怎么可能!”

  “鬼面银发,是他!他是毒龙老祖设赏悬杀之人!就是他夺了祖弓弓灵!杀了此人,可得帝丹雏丹一颗!”

  “什么!竟是那人!连七真七幻箭都射不死的人族大能!”

  “是舍空!从此人气息判断,其未受禁仙之力压制之时,应是舍空中期!”

  “不知辛甲长老,能否挡下此人道则剑芒!此人境界虽低于辛甲长老,但其剑芒,却太过可怕...”

  一旁的妖船之上,数千妖修已然惊呼一片。

  辛甲老眼一缩,二话不说,抽身便退,面色微微有些难看。

  他已冰封了天地部分雨势,削弱了五剑威能,但这五剑,竟仍是贯穿群兽防守,直冲而来,不可抗衡!

  且宁凡本人,竟直接跟在五剑之后,直奔自己而,二十万蛮兽的防御,对宁凡而言,竟是形同虚设!

  “此子修为不如本妖,但其剑上道则,却太过可怕,不可正面力敌。一旦被那道则斩中,即便是本妖,也须重创...”

  “一定要挡下此剑!只要阻下此剑,本妖抬手之间,便可斩杀此子!”

  连退之中,辛甲忽的将手中短戈当空祭起,气势猛地一变,妖气冲天而起,斥道,

  “冻天戈,破碎封天!”

  那短戈一经升空,立刻化作凛烈寒风,呼啸传开,天地间,更是忽的出现一幅冰龙图腾。

  那寒风,只瞬息便传至整个生门界面,天地间的寒气,在这一刻陡然提升。

  这一刻,天地间的一切暴雨,全部在一瞬间彻底凝结成冰!

  这一刻,天地间的一切雨势,全部在一瞬间被短戈彻底封住!

  这一刻,五剑来势,终于有了明显减缓,甚至快要停滞,锋芒竟是一点点暗淡!

  就连宁凡脚下的遁光,都在一点点被冰封,渐渐无力飞遁!

  宁凡与辛甲的距离,从十万丈一点点拉远,见此,辛甲微微松了口气。心道总算挡下五剑来势。

  然而下一瞬,他再次面色大变!

  却见宁凡猛然扬手,向虚空一按。天地狠狠一颤,竟再次从虚无之中。诞生出五柄剑影!

  而他本身气势,则随着解封雨战阴阳,一路直逼舍空之境!

  在施展出抽魂术战神诀之后,宁凡一身气势,已直逼舍空中期,完全不弱于此刻的辛甲!

  新出现的五剑,与雨之五剑不同,并无实体飞剑承载。

  这五剑。只有虚幻的剑光,但这剑光,却是以天地间一切战意凝聚而成,为战之五剑!

  在这战之五剑成形的瞬间,妖船之上的数千妖修,俱都心中一空,好似被夺走了什么,却不明所以。他们自然不知,自己等人被剥夺的,是战意!

  二十万蛮兽眼中的凶焰。在战之五剑成形的瞬间,开始一点点削减。

  就连辛甲本人,都被战之五剑影响。原本沉稳的心境,竟也出现一丝裂痕。

  他不由得暗暗心惊,心惊于战之五剑的诡异神通。而更让他心晶的,却是战之五剑之上,竟渐渐生出一丝战之道则缠绕!

  “又一种道则!”

  辛甲倒吸一口冷气。

  他分辨不出雨战道则的区别,却也能约摸看出,两种道则不同。

  须知就算是万古境老怪,也往往只能使用一种道则力量。能使用两种以上道则力量的万古老怪,十人之中。也只有一二人而已!

  宁凡分明不是万古境老怪,却能使用道则。已让辛甲心惊。

  而此刻,宁凡竟幻化出第二种道则幻剑。如此一来,怎能不让辛甲震撼!

  “碎!”

  宁凡一字喝出,战之五剑之上,立刻飞出万道战火,演化为万道剑气冲出。

  那剑气初只万道,但继而便一分十,十分百,百分千。顷刻之间,已有千万剑气,朝苍穹猛冲而出!

  辛甲本已冰封了天地间的雨势,但那冰封,却在这一刻被千万剑气斩碎!

  冰封之势破碎,被冰封的暴雨纷纷重新幻化而出,天地间再次暴雨如盆!

  雨势,恢复!

  战剑,来临!

  宁凡凌虚一指,战之五剑立刻贯空而出,与雨之五剑会合一处。

  十剑在前,宁凡猛然一锤胸口,无视剧痛,再次拼却自损,强喷数口精血。精血融入十剑之中,使得十剑威能再次暴涨一分。

  接连自损的宁凡并不轻松,鬼面之下,面色苍白,肉身之内,伤势渐重,但目光,却更为疯狂,冷厉!

  “将她的元神,还来!”

  他的眼中,杀意更重!

  他的声音,久久在此界之内回荡,好似惊雷一般,在一个个妖船修士的耳边炸响,嗡鸣不断!

  在这声音之中,更有一股信念!

  在这股信念之前,二十万蛮兽又何妨,碎念老妖又何妨,虽千万人,又何妨!

  谁,也不能阻挡!

  今日,宁凡定要夺回仙仙元神,就算此界血流成河,也再所不惜!

  随着宁凡心念一动,十剑再次呼啸而出,剑气散至整个界面。那剑气并不锋锐,却因为暗含道则,而给人一种过于沉重的压迫感,好似面临天威一般!

  而他一袭红芒,鬼魅一般,紧随十剑之后,直奔辛甲而来,那气势,好似与天地合一,一并来临!

  辛甲大惊,化作一道妖虹疾退,但他的退避速度,怎及得上宁凡纵地金光的进攻速度!

  十万丈,九万丈,八万丈!

  四千丈,三千丈,两千丈!

  宁凡与辛甲的距离,不断拉近,这一幕,恰似辛甲之前不断追杀宁凡一般。

  当那距离只剩千丈之时,宁凡眼中寒芒一闪,十剑猛冲而出,遁速陡然提升!

  他整个人,都好似化作了剑光!这一击,几乎已是如今的宁凡,所能发出的最强一击!

  剑光蕴含道则之力,近乎无坚不摧,斩落之威,好似足以劈开天地一般!

  就算是辛甲这位妖族大能,面对如此一击,也要大惊失色!

  “不好!”

  十剑临身,其上蕴含的道则之力,令辛甲身心皆寒。

  若他全盛之时,纵然面对道则十剑。也有办法应付,但此刻,想以舍空中期的实力阻下十剑。太难!

  他目光一凛,猛地收了退却之势。身形一晃,化作八道妖影。

  八道妖影齐齐抬指,朝十剑指芒按下,八指合一,立刻幻化为一道千丈妖指,足以灭杀渡真境内一切修士。

  那妖指的指尖,有着一丝灰色毒雾,嘶嘶作响。不断发出毒蛇吐信的声响。

  在那巨指按下的瞬间,灰雾立刻幻化而出,形成一个白骨嶙峋的千丈蛇头,一口朝十剑及宁凡吞下。

  宁凡目光冷漠无情,不退反进,操控十剑,继续朝前方猛冲而出,直接朝着千丈蛇头撞去。

  十剑呼啸而至,只一击便斩灭蛇头,继而斩在千丈妖指之上。那妖指方一触及十剑。立刻被道则撕开,从中贯穿,断为两截!

  神通被破。辛甲面色大变,而宁凡一冲之下,与辛甲的距离,已只剩五百丈!

  “化龙!”

  辛甲冷喝一声,现出妖相,乃是一头灰鳞巨龙,直接以头顶龙角,一头撞向十剑剑光。

  一经撞出,虚空中立刻出现两道横冲而出的巨角之影。角影过处,虚空立刻裂出成片沟壑。难以愈合。一撞之力,竟是将天地剑气撞出一个缺口!

  那撞击形成的劲风。刮面生疼,比起蛮兽之力,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那巨力撞击之下,战之五剑几乎剑体涣散;雨之五剑中,微尘四剑已开始出现裂痕。

  归根究底,微尘四剑也不过是后天五涅的仙剑而已,其品阶对于舍空级战斗而言,有些低了。

  唯有后天十二涅的离合剑,没有受到任何损伤,面对辛甲,此剑似也成了宁凡最大依仗。

  龙角一撞的巨力,压迫地让宁凡骨节咯咯作响。他目光一凝,抬指点下,竭力催动离合剑的威能。

  十道剑光随即一拢,以离合剑为中心,瞬间汇合为一道千丈剑影。

  天地间的一切雨意战意,都在这一刻,融入了千丈剑影之中。

  宁凡衣袍猎猎吹动,满头银发狂舞,五指向前一按,那千丈剑影立刻刺出,朝着巨龙龙头贯穿刺落!

  单论十剑威能,本不足以贯穿辛甲的龙鳞妖身。但偏偏,辛甲受到禁仙之力压制,妖身不似以往强大。

  而十剑之上缠绕着道则的力量,却经过宁凡频频自损,威能猛增,再加上离合剑的锋锐,已非此区区妖身可以抗衡!

  巨龙龙角被那千丈剑影斩中,本还能与道则之力僵持一二,但在离合剑斩落的瞬间,立刻粉碎为齑粉!

  离合剑藏身于千丈剑影追中,在斩灭巨龙一对龙角之后,继续一路向前,直接将巨龙半个龙头削下,并沿着伤口,瞬间贯穿巨龙身体!

  龙血,溅落长空,如雨洒落!

  破碎的龙鳞,龙骨,碎肉,纷纷坠落而下!

  宁凡紧随离合剑之后,在巨龙身体内疾驰,十剑一散,从内而外一扫,竟是直接将巨龙斩为数十段!

  辛甲惨叫一声,神情惊怒之极,怎么也料不到自己的巨龙妖身会被宁凡直接毁灭。

  危急关头,辛甲能做的,只有果断抛弃肉身,以妖魂卷着储物袋,仓皇逃出龙尸。

  他这才注意到,那十剑之中,竟藏有一柄后天十二涅的仙剑!若无此剑,就算道则剑光再强,也不可能一击斩灭他的龙角,毁去他的妖身!

  “九涅以上的后天仙宝,世间罕有,而十二涅仙宝,就算是万古仙尊也未必拥有!此子蝼蚁修为,为何竟有十二涅仙宝在手!”

  辛甲心中大悔,若早知宁凡身怀如此高阶的仙剑,他定然不会以妖身硬撼仙剑的。

  不过也幸而他果断抛弃肉身,否则这缕妖魂,怕也难逃一死...

  辛甲妖魂逃回妖船,妖船之外,密密守护着二十万蛮兽。

  群兽的神情仍是凶焰滔天,但那凶焰之下,却或多或少有了畏惧,畏惧的,自是宁凡无人可挡的十剑!

  数千名妖修一个个大气也不敢出。

  在他们看来,辛甲长老纵然修为压制,实力也非普通舍空中期可比。但在宁凡剑光之下。却只一个照面,便被毁去肉身,着实让人见之悚然!

  “此人。好强!人族之内,此人绝不可能是籍籍无名之辈!”

  “那是什么级别的仙剑。竟直接毁了辛甲长老的妖身!”

  宁凡一袭红芒的身影,已沉沉印入所有妖修心头,犹如梦靥。

  这些妖修自问,换做是他们对抗那十剑之威,怕是无人可以存活!

  道则剑光很可怕,十二涅级别的离合剑,同样可怕!

  “没能一击击杀此妖么...”

  宁凡周身盘旋着十道剑虹,从巨龙残尸中一闪而出。神情略有遗憾之色。

  为了一个照面抢回仙萝莉元神,宁凡不惜频频自损,体内的伤势自然不轻,更有了一丝虚弱之感。

  全力催动离合剑,同样付出了自损的代价,却没能直接斩杀辛甲,只毁了其妖身,当真有些可惜。

  最可惜的,还是没能通过这拼尽全力的一击,夺回仙萝莉的元神...

  宁凡目露青芒。隔着虚空,冷视辛甲。

  若他没有感知错,拘走仙仙元神的法宝。此刻就放在辛甲储物袋之中。

  阵阵虚弱之感传来,让宁凡气息微微有些凌乱。他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虚弱之感,食指朝十剑一点,竟再次操控十剑,呼啸飞出!

  一次夺不回仙仙的元神,便夺第二次!无论如何,他都要将仙仙的元神夺回!

  “嘶!那鬼面老怪又杀过来了!”

  群妖一见宁凡纵剑飞来,纷纷大惊。就连辛甲。都微微有些头皮发麻。

  他不愿承认,却不得不承认。此刻受到禁仙之力压制的自己,并非宁凡敌手。

  无论是遁速。还是法宝,或是神通,他似乎都逊色于宁凡。

  在辛甲的命令之下,二十万蛮兽再次冲出,形成兽潮,朝宁凡淹没而来。

  宁凡眼中寒芒连闪,再次喷出数口精血,催动十剑,直接冲向二十万蛮兽!

  二十万蛮兽阻在前方,但却难挡十剑之威,十剑开道,立刻被横冲直撞的宁凡撕开一个缺口。

  十剑之后,宁凡周身红芒冲天,好似一头绝世凶兽,一身气势竟是不可阻挡。任何试图靠近他的低阶蛮兽,皆如之前一般,被他挥手斩杀。

  若有舍空蛮兽阻在前方,宁凡便立刻脚踏金虹,一闪而逝,随剑影直接飞越,并不与之缠斗。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于万千兽军之中,再次逼近辛甲,夺来辛甲的储物袋!

  他在二十万蛮兽大军中杀进杀出,在他面前,竟是视二十万蛮兽大军犹如无物!

  且渐渐的,虚空之上的某座生门界面中,忽的传出大批蛮兽兽吼之声。

  紧接着,一头头蛮兽相继飞出,赫然是宁凡裹带而来的一万四千蛮兽!

  这些蛮兽遁速慢于宁凡,故而迟迟才赶赴此地战场。

  一见麾下群兽到来,宁凡精神一振,暂时退出兽潮之后,与一万四千蛮兽会合,而后再次朝兽潮冲击而来!

  蛮兽大军,可不只辛甲拥有,宁凡同样拥有!虽说数量不如辛甲多,但却也算一股不弱的助力!

  “嘶!此人并未与蛮兽订立过契约血禁,为何能够与本妖一样操控蛮兽!”

  辛甲目光一震,同样震惊的,还有妖船之上的数千妖修。

  妖族部分修士能够操控蛮兽,是因为曾与蛮兽有过协议,定过血禁。人族修士应该无力操控蛮兽才对,偏偏宁凡竟做到了这一点。

  两军厮杀,宁凡麾下的蛮兽势弱,但打乱敌军蛮兽的阵型,却还是可以做到的。

  兽潮混乱之中,宁凡抓准时机,十剑横扫,将百丈内的蛮兽全部斩杀。而后脚踏金虹,瞬间消失无影,再出现时,已又一次穿越重重兽潮,临近妖船十万丈范围。

  数次闪烁之后,十万丈的距离,已生生拉近至千丈!惊世的杀机,随暴雨洒落,瞬间锁定妖船之上每一个妖修!

  宁凡,第二次杀出兽潮,来到了辛甲面前!

  数十万蛮兽的杀戮嘶吼,竟掩盖不住宁凡前方的十剑剑鸣声!随着宁凡的来临,妖船之上的妖修。全部面色大变,流露出畏惧的神情!

  千丈距离,宁凡的剑锋已对准妖船之上的辛甲。离合剑的威能,再次被宁凡一点点催动。

  辛甲大惊。被缠绕道则的十二涅仙剑锁定,他立刻妖力流动滞涩,有了空前的危机感。

  此刻的他,只余妖魂,若被宁凡欺近妖船,必死无疑,唯一能够抗衡宁凡的,只剩一个底牌。

  若可以。他不愿使用这个底牌。但此刻,面对道则剑光十二涅仙剑,他纵然不愿,也不得不用这一底牌保命了。

  “本妖的贯空石中,藏有一个凶物,若非迫不得已,本妖无论如何,也不愿将它放出的...”

  在剑光来临之前,他忽的抬手,朝贯空石隔空一指。打出一道妖芒。

  妖芒一射而入,没入贯空石之中,继而。那贯空石上的斑驳血痕,立刻发出幽芒,并在石身上流动起来。

  渐渐地,那些血痕在石身上,形成两个古字。那两个古字,乃是古妖文字,古妖文字种类极多,这一种,辛甲识得。宁凡也识得。

  出现在贯空巨石上的二字,一个是‘逆’。一个是‘樊’!

  逆樊!

  这两个字,极为诡异。那逆字之中,蕴含的是最为精纯的妖力。那樊字之中,则蕴含着黑红色的蛮闪力量。

  明明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但在巨石之上,竟是完美交融。

  在这二字成形的瞬间,一股沧桑古老的气势,忽然便从巨石之内传出。

  同一时间,巨石之内忽然飘出一道黑雾妖影。那妖影是一个黑发黑衣的老者,面容甚是苍老,模样却冷厉地可怕!

  “吾名,逆樊!”

  这黑衣老者声音冷漠无情,话音一落,妖船之后,立刻便有黑雾散开,近千名妖修痛楚惨呼,全身精血在一瞬间被夺,化作干尸,双目圆睁,惨死在地上。

  他们失去的精血,全被吸入老者体内。

  在吸入这些精血之后,老者竟隐隐流露出堪比渡真巅峰的气势,猛然抬头,望向从天斩落的十剑!

  他的目光如此淡漠,无论是道则剑芒,还是后天十二涅的离合剑,竟全未被他放入眼中。

  在十剑斩向辛甲的前一瞬,黑衣老者直接一步迈出,这一步,好似踏在天地间的道则之上!

  只不过随着他这般一踏,天地间的道则,竟立刻逆向运行,这一点,等闲修士却是根本无法看出,此地能看出者,唯有宁凡一人!

  黑衣老者大手探出,五指一抓,没有任何妖力流出,却好似可以一击按碎虚空!

  他毫无顾忌,直接抓向宁凡的道则十剑,似乎根本不惧那些道则。

  随着黑衣老者五指一抓,十剑先是一颤,继而竟是倒卷而回,至于剑上的道则,则在一瞬间,全部被黑衣老者生生抹去!

  那一抓之力,无形,但就连宁凡本人,都被那一抓之力形成的黑风震退万丈,周身好似快要散架一变剧痛难明,面色更是为之一震!

  “这是什么凶物,竟可直接抹灭道则!”如此神通,简直骇然听闻!

  “妖血,不够!”

  黑衣老者再次大手一挥,妖船之上又有千名妖修倒地而亡,成为干尸。

  他们失去的精血,全部流入黑衣老者体内,这黑衣老者,气势顿时又强了不少!

  原本他的气势,只相当于渡真巅峰,但接连吞噬两千名妖修之后,他的气势,已提升到舍空初期!

  “这凶物每每现身,都需吞噬妖修精血,才可发挥实力。所以本妖才不愿召出此凶物...”

  “想不到这凶物竟能抹灭道则!这一点,本妖还是第一次知晓...如此看来,有它在此,应该足以对付那人族修士的。”

  “此人杀我徒儿,毁我肉身,今日无论如何,都要将他留在此地,诛杀之!”

  辛甲目露阴狠之色,忽然间却是背心一凉。

  却是那黑衣老者冷厉的目光朝他扫了过来,不容拒绝地对他吩咐道,

  “把你一半妖魂,交给老夫!否则,死!”(未完待续)R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