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889章 蛮荒乱之序

第889章 蛮荒乱之序

  (感谢岭南陈公子成为墨水人生第三个盟主!)

  雪,越下越大。这一夜,天蛮城内共有四十多名凡人冻昏,好在并无人冻死。

  这一切,自是因为天蛮城有众多蛮僧守护,但对绝大多数蛮城而言,今夜仅是灾劫的开始。

  整个蛮荒,此夜冻死的凡人,不知有多少,难以数清。

  冻死在黑雪中的凡人,会兽化为蛮兽,亦有不少未冻死的蛮人,直接兽化。

  一座座蛮城,在此夜被蛮兽摧毁,就算强如天蛮城,此夜也受到数次外来蛮兽的兽潮进攻。

  寒舞仙子等人各有伤势,正各寻居所,稳固伤势。赵蝶儿却无心睡眠,带领着一城蛮僧,冒着大雪,点着火把,守卫在城墙上。

  仙萝莉与柳妍彻夜未眠,陪伴在赵蝶儿身旁,助她守城。

  对天蛮城的凡人而言,仅碎虚修为的柳妍,便算是强大的守城助力,更何况还有仙萝莉从旁相助,倒也不惧蛮兽攻城。

  但此夜,守城的战鼓几乎没有停过。

  不断有身形如山的蛮兽冲撞城墙,悍不畏死,如疯似癫此夜,绝不正常!

  宁凡负手立于天蛮城上方夜空,神念护持着整个天蛮城,目光极为凝重。

  一-本-读-小说xstxt

  这黑雪,给他一种不安之感,好似山雨欲来般,连空气中都有一丝压抑的气氛。

  这压抑,整个蛮荒古域能够察觉到的人族修士,也不过有数人而已。

  可惜人族之内,无人知晓此雪有何深意,就算是宁凡,也只能从此雪之内察觉到不安,更多的事情,无法预知。

  并指如刀,斩下一缕黑发。宁凡试图推演出这不安来源,但反复推演,也只能推演出同一个字。

  ‘劫’。

  这雪,是一场劫,宁凡能知晓的,只有这么多。

  “有我在,此雪就算再大数倍,也伤不到天蛮城分毫,但蛮荒古域其他蛮城,却不知有多少能在此夜雪灾之中幸存”

  “但愿此雪不要酿成更大的灾劫才好”

  宁凡微微一叹。身形一晃,进入玄阴界西界。

  黄河雪谷一行,总算告一段落。此行,宁凡完成第一次劫苏,开启天人第二门,收获颇丰。

  只是一想到雀神子,想到掌运仙帝,宁凡目光又变得晦暗难明。

  此行,宁凡获得了不少战利品。之前忙于避开掌运推演,此刻才有时间整理这些东西。

  首先便是寒舞仙子赠送的九花塑月丹。

  “九花塑月丹,九转银品等级,用于疗伤。虽是银丹,药力之强却足以媲美不少九转金丹‘南天尚道,北天尚术’,即便是在炼丹术兴盛的北天仙界。此丹亦是名头不弱”

  宁凡服下九花塑月丹,继而召出八万三千本命黑星,盘膝于地。开始疗伤。

  他战雀神子,强吞尘树意志,强轰天人第二门,后又与司命一战,再之后又强破掌运推演,体内已积累了不少伤势。

  借着星术、丹药之力,仅半个时辰过去,宁凡体内伤势便一扫而空,就连从前留下的一些暗伤,都一并治愈。

  “此丹疗伤效果不错,且其中还含有一股月光寒力,可提升修月修士的道行,对我倒是无用”

  “看来对广寒宫而言,九花塑月丹不仅仅是疗伤丹药,还可用于提升修为”

  宁凡呼出一口浊气,一身状态恢复至巅峰后,又取出了一个玉盒,其中封存着一颗魔气滔天的心脏。

  一颗舍空初期尸魔的心脏!会跳动的尸魔心!

  此物,是四目魔君送与宁凡的谢礼。

  “有此尸魔心,我只需取来一具舍空初期强者尸身,便可直接制出一具舍空尸傀”

  “以尸魔心制作的尸傀,可生出少许灵智,似乎还能拥有死者生前的一些神通。”

  以宁凡如今修为,弄一具全新的舍空初期尸体不难,可轻易制出一具全新舍空傀儡。

  只不过对宁凡而言,舍空初期的傀儡已无甚大用。

  说起来,他手中还有一具古魔傀儡,正是舍空初期修为,战力比他弱,却还需要他使用傀儡线分心操控才能战斗,十分麻烦。

  “古魔傀儡是欲傀,少了傀线操控便不能行动”

  宁凡沉默少许,忽的想到了什么,一拍储物袋,取出古魔傀儡,屈指一弹,将尸魔心打入傀儡体内。

  那尸魔心一经入体,古魔傀儡空洞的双目,立刻有了少许灵动。

  宁凡的目的,正是想利用尸魔心,让古魔傀儡拥有些许灵智。

  他张口喷出一昧真火,继续煅烧着傀儡,促使古魔傀儡眼中灵动增多。

  待那灵动再无法增涨之后,宁凡方才收回魔火,完成祭炼。

  至此,古魔傀儡才算彻底融合了尸魔心,有了少许灵智,将对宁凡唯命是从,终生不叛。

  至此,古魔傀儡再无须傀线操控,自行朝宁凡跪倒在地,语调生涩地言道,

  “罗汉度厄叩见吾主”

  宁凡目光微微一闪,看起来,这具古魔傀儡还记得生前姓名。

  罗汉度厄度厄是名,罗汉则是果位,佛门特有的果位

  “有意思,莫非此傀生前,还是一个佛修?否则怎会以罗汉自居。”

  宁凡测试了一下古魔傀儡的神通,发现傀儡融合尸魔心后,竟已能使用一些佛门神通。

  看起来,此傀生前还真是一名佛修。只是佛修一向厌恶古魔,此罗汉偏修古魔道,倒是有些古怪

  “可惜此傀修为还是低了,舍空初期,就算拥有灵智,用处也不会大”

  宁凡将古魔傀儡变成人偶,收入储物袋。翻手一握,取出一颗黑色树种。

  尘树树种!

  在此树种内,宁凡察觉到微弱的天道力量。

  以宁凡如今眼力。自然能够看出,蛮荒的天道已不完整,这是蛮人无法修道的原因。

  若将此种子交给赵蝶儿炼化,赵蝶儿或许可借种子内的完整天道力量,拥有修炼资质。

  若赵蝶儿可以修炼,自然也就可以如古蛮荒修士一般,一步步迈入长生之路,摆脱凡躯。

  比起假雀神子的夺舍术,这种子显然更适合赵蝶儿。

  “这颗种子力量有些霸道,还需要再温养一番。才可送给蝶儿服食毕竟她只是凡人之躯,无法承受太过霸道的力量”

  宁凡将种子放在西界洞府内,布下阵法,意图借此地灵气温养此种。

  做完这一切,宁凡简单修复了一番碎念傀儡的损伤,之后一步迈出,直接跨越无数距离,出现在东界之内。

  东界,是鼎炉们的居住地。

  宁凡直接进入忏罪宫。此宫之内最深处两间囚牢,分开囚禁着他此战获得的鼎炉。

  宁凡先入了第一间囚牢,在这间囚牢中,关押着七位凤族女妖。

  七名女妖身着七色罗裙。修为从舍空初期到舍空后期不等。

  在宁凡到来之时,恰好看到极为香艳的一幕。

  七名女妖皆中了宁凡魅术,一个个软倒在地,美目迷离。娇喘连连,不住发出难耐娇吟。

  见宁凡到来,七名女妖皆是露出复杂的表情。

  那表情中。有恨意,有杀机,但也有畏惧,有渴望

  恨的自然是宁凡卑鄙无耻,以魅术擒下她们。

  畏惧的,是宁凡竟身怀中千界宝,并将她们关入其中,显然来头不小。

  渴望的,则是宁凡的抚弄她们此刻一个个魅术深中,早已被欲念摧残地失去理智。

  若非一个个身上还有囚印索、霞网束缚,怕是她们立刻会爬至宁凡跟前,婉转求欢

  “卑卑鄙的人族修士杀了你杀了你”

  “小霪贼你不要脸你无耻”

  “难受本公主好难受快帮帮我”

  “嗯好热本公主好热”

  七名女妖的声音,本就娇软甜美,此刻中了魅术,口气更显妩媚,就算说的是杀人之语,也柔媚地似情人间呢喃。

  这七名女妖除了裙衫颜色不一,神情容貌皆如一个模子刻出来一般,竟是完全相同。

  “假雀神子说,这七女各是天澜凤族的凤妃妖魂妖体七分之一若这七女融合为一,则为天澜凤妃,是一具万古鼎炉”

  “天澜凤族想不到我随手捉来的鼎炉,竟有如此背景”

  宁凡目光颇有几分凝重,据他所知,真凤一族数万分支中,最为强大的三个分支之一,便是天澜凤族。

  天澜族凤妃,是凤族三大凤妃之一,地位堪比弱小些的真灵族族长。

  “你既知我们是天澜凤妃还不速速将我们放了”

  “若再得罪我们你休想活着离开蛮荒”

  “我们可是天澜凤妃是崇明凤帝之女若不放我们父王不会放过你”

  七名女妖异口同声地威胁道,口吻语调仍旧完全一致。

  “放了你们,你们也不会放过我!宁某可是听说过的,凤族凤妃,必须处子才可担任,且身为凤妃,绝不可被任何男子看到身体任何看到凤妃身体的男子,皆会被处死,不容留下活口,以维护凤妃圣洁你们的身体,已被宁某看到,天澜凤族,怕是不会放过我。”

  宁凡面无表情地言道,丝毫不惧七女威胁。

  如今七女衣衫不整,有的露出柔软酥胸,有的露出修长.,有的则几乎全身暴露在宁凡眼前。

  他已看过七女身体,按凤族霸道行事风格,一旦知悉此事,不会容他活在世上。

  崇明凤帝的名号,他听说过,似乎是真凤族的一名七劫仙帝。有这样一位父亲。这七女来头自是不小,但宁凡仍旧不惧,也不打算放走七女。

  “你们想杀我立功,我便收你们为鼎炉。放你们走,绝不可能!”

  “对我而言,采补七具舍空鼎炉,自然不如采补万古鼎炉好处大。所以,我会想办法令你们妖体重新融合,待到那时,再采补你们”

  一听宁凡此言。七女只觉宁凡口气狂妄。

  宁凡不过是一个渡真小辈,竟还瞧不起舍空鼎炉,竟还妄图采补万古鼎炉,也不怕撑死么。

  她们自然不知,宁凡身怀六欲之骨,采补万古鼎炉虽然困难,却无性命之危。

  七女更加不相信宁凡有办法令她们妖体融合归一。

  应该说,她们之所以会出现在黄河迷宫,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为了妖体融合归一。

  其父算出黄河迷宫有一场机缘等着她们,有望令妖体归一,只可惜,等待她们的不是机缘。而是一场灾劫,竟被宁凡擒了去

  “现在,我会对你们种下禁制,你们若是聪明。便不会反抗这禁制。”

  宁凡自然看得出七女眼中的不屑,却也懒得和七女废话,直接催动乱世紫霞。并运转势字秘,令霞光演变成一个个玄奥禁制,依次打入七女识海。

  如今的宁凡是天人合一的第二境界,古今罕有,轻易便可自创神通。

  借着对势字秘的领悟,宁凡以霞术为根基,自创出一式禁制,名为‘霞禁’。

  霞禁有别于妖禁、念禁,不会束缚生死,却可长期封印女子修为,并封锁女修神念、言语。

  见宁凡竟敢对自己等人种下禁制,七女皆是凤目含怒,想要抵抗禁制,却一个个险些识海崩溃。

  七女震惊于霞禁的霸道,自然不敢反抗禁制,只得任宁凡种下禁制。

  禁制一种,七女妖力立刻被彻底封印。

  至此,宁凡撤去了囚印索、霞术罗网等神通,恢复了七女的自由,当然,这自由仅限于牢笼之中。

  七女储物袋,自然也被宁凡搜走。七女体内隐藏的保命神通,亦被宁凡一一剥离。

  宁凡竟是打算以霞禁封印七女修为,将七女长期监禁于囚牢,等待日后七女妖体归一,再行采补。

  少了魅术纠缠,七女喘息渐平,望向宁凡的目光,少了妩媚,多了冰冷。

  若她们还能调动妖力,定会二话不说,上前与宁凡拼命。

  只可惜,此刻的她们妖力被霞禁封印,与凡人无异,根本无力加害宁凡。

  她们还想再对宁凡威胁些什么,却苦于被霞禁封印,暂时成了哑巴。

  一个个柔指指着宁凡,俏脸冰寒,咿咿呀呀地骂着什么,宁凡也听不清。

  听不清,却能凭窃言术看到七女心中所骂!

  七女骂地极为难听,几乎骂遍的宁凡八辈祖宗。

  更久远的祖宗,宁凡不知,也不在乎。

  但七女辱骂宁凡父母,却是犯了宁凡忌讳,令宁凡目光瞬间一冷。

  “你们若是聪明人,就不要在心里乱骂!否则,宁凡不介意此刻便采补了你们!”

  宁凡语气冰冷无情,那种冰冷,好似足以冰封天地,绝对是七女生平仅见。

  七女融合之时,好歹也是凤族三大凤妃之一,此刻却被宁凡眼中冷意吓住了,立刻收了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心中也不敢再有任何辱骂宁凡的言语。

  她们已看出,宁凡会一种类似读心术的神通,可看到她们心中所想。

  见七女学乖,宁凡也不与她们为难。他与这七女的关系,只是敌人。

  她们想杀他,他便采补她们,仅此而已,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你们七魂分离已久,分离的原因,似乎是因为修炼了某种分魂秘术的原因。万年之内,若七魂无法合一,必定魂散而死。想令七魂合一,难度极大,除非寻到七种有养魂之效的先天灵药,调和服食,再寻一位天人合一第二境的修士,助你们融魂,应该就能令你们妖体归一了”

  “天人第二境的修士,不难寻找,问题是七种不同的先天养魂灵药。太过难寻这天地间,先天灵药本就稀少,具有养魂药力的灵药,则更是少之又少。万年之内,我也没有把握寻到七种:若寻到,你们便可逃过魂散之劫,却须成我鼎炉;若寻不到,那也是你们的命。”

  宁凡言罢,走出囚牢,将牢门封印。只留下囚牢中的七女,俏脸俱是震惊之色。

  “这小霪贼竟一眼看出本公主妖魂分离的原因,甚至还给出了解决之法!!!”

  由不得七女不震惊,就连她们的仙帝父亲,也不知如何令她们妖魂归一,宁凡却自称知晓,且还说得头头是道

  “难道这小霪贼就是父王推算出的机缘么”七女秀眉一蹙,沉吟起来

  宁凡出了关押七名凤女的囚牢,转而进入了另一间囚牢。

  这一间囚牢。只关押着一道碎散月光,被宁凡密密封印。

  这月光,不是旁物,正是葬月仙妃的月光残神。

  “葬月仙妃。广寒宫叛逆,上古之时,为九劫仙帝,于古天庭崩溃战后下落不明”

  宁凡喃喃自语着。一步步走近那封印月光。

  那封印月光一点点从地上飘浮起来,依稀凝出一个人形,却始终无法完整。也无法发挥半点修为。

  “小霪贼!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囚禁本宫,难道你不知本宫为广寒宫始祖么!你不怕广寒宫报复么!”人形月光咬牙切齿地威胁道,声音空灵悦耳,天生带着一丝风情与媚意。

  宁凡嘴角抽了抽。

  他想采补凤族七女,七女骂他霪贼也就罢了,怎么葬月仙妃也骂。

  葬月仙妃没有肉身,只剩残缺元神,宁凡暂时可没想过采补葬月仙妃

  “哼!有种你就杀了本宫,否则,只要本宫有朝一日逃出生天,必追杀你至九天十地,将你碎尸万段!”

  “你的亲族,本宫必定斩杀殆尽!”

  “本宫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间!”

  葬月仙妃语气凶狠,魅惑的语气,也有了几分毒辣凶残的味道。

  宁凡目光寒芒一闪,却没有对葬月仙妃下杀手。

  他自然不是怜香惜玉,而是从葬月仙妃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丝刻意求死之意。

  葬月仙妃不是想死,只是想要求死

  宁凡沉默不语,望着葬月仙妃的月光之身,许久之后终于明白了什么。

  “若我看得不错,你的体质似乎有些特殊,只要付出一些代价,即便我以普通手段将你杀死,你也可借月光之力重生于其他地方”

  “你以言语激怒我,是想让我杀死你,借以重生逃离。”

  “不,不仅如此,你这般急于激怒我,想我杀你,是怕我看出你体内的另一个东西若我没有看错,你的体内,藏有一个劫念禁制你很怕我发现这个禁制么”

  宁凡大手向前一抓,葬月仙妃的月光之身立刻传出惊恐情绪,在囚牢内拼命逃窜,却苦于无路可逃。

  诚如宁凡猜想的那样,她故意激怒宁凡,就是盼望宁凡早些杀掉她,不要发现她体内劫禁。

  但很可惜,宁凡识破了她的伎俩,更看破了她体内劫禁。

  这一抓之下,重重月光立刻如浪倒卷,却有一个猩红的符文禁制渐渐在月光之内成形。

  那是一个极为古老的禁制,以劫念之力种下。

  禁制内蕴含的劫血威压,让宁凡有着面对泰山的沉重感。种下此禁的太苍劫灵,起码拥有王族血脉。

  “王族劫灵种下的劫禁!”

  宁凡轻吸一口气。

  王族劫灵,可是堪比第三步圣人的存在!

  这葬月仙妃体内竟有如此劫禁,难道她曾与王族劫灵交战过?

  且这葬月仙妃如此害怕他发现劫禁,其中定有缘故。

  宁凡心思飞转,有了猜想。眼中青芒连闪,细细端详那禁制脉络。

  片刻之后,忽的嘴角一勾,微笑道,“难怪你如此怕我,原来此劫禁,只是一个无主禁制,任何太苍劫灵。都可对此劫禁认主”

  宁凡话语一落,葬月仙妃立刻有了不妙之感,想要逃窜,却哪有地方可以跑。

  却见宁凡直接催动六星劫血的力量,劫念之力化作千丝万缕的红线,刺入月光之中。

  葬月仙妃并不觉得疼,却觉得蚀骨般寒冷。

  在那些劫念红线刺入月光之中,宁凡当即完成对劫禁的认主。

  这一认主,宁凡可轻易掌控葬月仙妃生死,即便葬月仙妃有秘术死而复生。却也只能逃过普通手段灭杀,逃不过劫禁灭杀!

  “不!这不是真的!本宫乃是堂堂仙帝,岂能为你劫奴!”

  葬月仙妃欲哭无泪,她真心不想给宁凡当劫奴,有木有!

  宁凡也不理会葬月仙妃的呼喊,对他而言,这劫禁绝对是一个意外之喜。

  有了这劫禁,任葬月仙妃再怎么神通广大,也只能给他为奴了。

  有了这劫禁。倒是没有必要再封印葬月仙妃的残神之体。

  但见宁凡指诀一变,束缚葬月仙妃月身重凝的封印立刻解除。

  满屋月光立刻凝聚成一个曼妙如月光的.女子,正是葬月仙妃。

  一寸寸柔脂一般白嫩的肌肤,尽数暴露在宁凡身前。

  “不不许看!再看。挖了你的眼!”葬月仙妃羞愤之极,抬手便挥舞一道月光匹练,朝宁凡打去。

  只可惜无须宁凡躲避,这攻击无论怎么都落不下。

  如今的葬月仙妃已是宁凡劫奴。就算她再怎么不喜宁凡,也无法攻击宁凡。

  她不能做任何加害宁凡的事情,她连自杀也无法办到。除非宁凡允许!

  她的身心,已由不得自己完全控制这就是劫念的恐怖之处!

  “葬月仙妃,无论你从前如何厉害,如今的你,只是宁某劫奴这一点,你须明白!”

  宁凡伸出手掌,忽的向前一抓,直接捉住葬月仙妃皓腕。

  虽是残神之体,但她却有凝实之感,毕竟巅峰之时是九劫仙帝,与当年的洛幽不同。

  葬月仙妃的肌肤滑腻冰凉,光滑好似完美无瑕的白玉,柔嫩好似最为绵软的月色。

  被宁凡捉住皓腕,葬月仙妃羞怒之极,恨不能将宁凡斩成万截。

  她的手,可从未被任何男子碰过!

  “哦?元阴尚在?”

  宁凡轻咦一声,握住葬月仙妃的皓腕,只是为了查探此女元阴在否。

  “废话!本宫从未委身于人,元阴自然尚在你你说这个做什么!”葬月仙妃忽得有了不妙之感。

  “若我寻来肉身,助你夺舍重凝肉身,你有几成把握恢复巅峰修为?”

  “不不知你问这个干什么!”葬月仙妃俏脸一白,心中不妙感更重。

  “若有可能,我会助你重凝肉身,你,说不定会是我第一具仙帝鼎炉。”

  “你你说什么!你竟然想采补我!你敢!”

  葬月仙妃气势不足,有了噩梦临身的感觉。

  宁凡并不与葬月仙妃谈论‘敢不敢’的问题,他的世界,只有‘能不能’。

  只要能帮葬月仙妃恢复肉身,他自然敢。

  若无法恢复肉身,他敢又有什么用。

  “我本还准备将你继续关在此地,不过既有此劫禁在,倒是不必再关你了。从今日起,你便留在我身边,替我办事。”

  “想让本宫替你办事休想!”葬月仙妃不屑一哼,她才不愿替宁凡办事。

  不过她的身体比她嘴巴听话多了,竟不由她控制,自行朝宁凡盈盈欠身一礼。

  “跟我走可好?”宁凡微笑道。

  “本宫何等人物,岂会跟你走!”葬月仙妃又是不屑一哼,身体却恭恭敬敬跟在宁凡三步之后,小鸟依人般听话。

  她的身体,果然比她的嘴巴听话。

  “该死!本宫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这就是太苍劫灵的力量么!”

  葬月仙妃羞愤地咬着唇,她此刻不着片缕,在宁凡眼前暴露无遗,大感羞耻。

  更羞耻的,却是自己堂堂九劫仙帝,身不由己地成了宁凡仆婢。

  “穿上衣服,随我离开玄阴界。”

  宁凡随手取出一套女子衣裙鞋袜,抛给葬月仙妃。

  在葬月仙妃更衣之时,复又问道,“说起来,你是古之仙帝,且据说与古天庭关系不浅,我有些问题问你”

  宁凡想问的,自是古天庭覆灭一事。

  只是问题还未问出口,忽的目光一变,神情难看之极,二话不说,袖袍一卷,直接带葬月仙妃遁离玄阴界。

  葬月仙妃才刚刚穿好衣衫,此刻的她,身穿淡蓝色衣裙,外套一件洁白的轻纱,完美的身段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出来。即腰的长发因被风吹轻轻飞舞,仅以一条淡蓝的丝带松松束住。

  一条月色手链随意的束在腕上,链扣莹光闪烁,衬得皮肤白如雪,目光三分清纯,七分妩媚,如此清丽绝世的姿容,世间罕有。

  可惜,如此美人站在身旁,宁凡却没半点心情欣赏。

  他一回外界,立刻推门而出,眼中寒芒闪烁。

  屋外风雪,呼啸而来,带着冲天杀机!

  蛮荒古域已出了天大变故,由不得宁凡不惊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