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887章 这因果不对!

第887章 这因果不对!

  蛮闪通道内,宁凡收缴了司命的储物袋后,一面催动黑星之术愈合胸口血洞,一面对手中一个死不瞑目的头颅施展起搜魂术。:3w.

  一番搜魂之后,宁凡掌力一吐,将那头颅震碎成血雾,目光变幻不定。

  时隔多年,算计他的仙帝,终于被他查出,经过进一步确认,仇家就是掌运仙帝无疑。

  从司命的记忆中,宁凡得知,掌运仙帝一生算计过数千名修士,这其中,有辟脉小辈,也有万古仙尊,宁凡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个...

  “想不到,掌运仙帝算计于我,竟只是为了让我成为其徒司命的道尸...”

  “掌运仙帝,南天仙界四大掌位仙帝之一,万古第八劫的修为...以我修为,杀司命足矣,但想向掌运仙帝报仇,还远远不够...”

  “在司命的记忆中,还提到掌运仙帝的特殊身份,似与蛮荒、太苍劫灵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与其有关的记忆,却皆被掌运抹去,无法看清...这种抹去记忆的手法,与抹去我父记忆的手法分明一致,无法复原...当年我父,便是这般失去记忆...”

  宁凡目露追忆之色,忽而狠狠握拳,却又无奈地闭上了眼。

  他向来睚眦必报,这仇自会向掌运仙帝讨还,但如今他修为不足,却还不是讨还的时候,只能忍耐...

  “终有一日,我会杀上掌运仙宫,向掌运老儿清算旧账,但在此之前,却是不宜让掌运老儿知晓,是我杀了他徒儿...”

  宁凡眼中青芒闪烁,屈掌向前方空气一抓,竟是从空气中残存的血雾中。抽出千丝万缕的因果血线。

  这些血线,是宁凡斩杀司命所造成的因果。

  从前的宁凡,自然看不到因果血线,但如今,他已是天地间罕有的几名天人第二境修士,想要看到因果血线,不难。

  自然,以他的渡真修为,最多只能凭天人合一的能力看到因果,触摸因果。却无法将因果剥离。

  好在他还有先天鬼面,此鬼面却是有着剥离因果的力量。

  宁凡挥手朝脸上一抹,召出鬼面,催动鬼面的力量,将缠绕在身上的因果血线尽数剥离。

  如此一来,即便掌运仙帝推演之术再强,也无法推演出这场因果的真凶是谁。

  被剥离的因果血线,没有被宁凡丢掉,而是被鬼面力量封印起来。留作他用。

  从司命的记忆中,宁凡得知,掌运仙帝做任何事情前,都会上观星台推演三次。是其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若能凭推演查出的凶手,他绝不会多此一举派人另行查探的。

  但若是掌运仙帝无法推算出凶手,说不准会用其他方法查明凶手。

  了解了掌运仙帝这一习惯。宁凡倒是有了一个计划...

  他暂时将封印状态的因果血线收起,神念则扫向司命的储物袋。

  储物袋中,都是一些人玄修士常用之物。于他无用,倒是有几枚蛮闪玉符,引起了宁凡兴趣。

  那些蛮闪玉符,可随时开启蛮闪通道,离开蛮荒古域,返回四天仙界任意仙界。

  “有了这些玉符,必要之时,我可随时离开蛮荒,返回东天。”

  宁凡将玉符中的禁制抹去,以自己的精血种下新的禁制,唯有如此,才可发动玉符力量。

  收了傀儡,收起玉符,宁凡散去鬼面,遁离蛮闪通道。

  在宁凡离去后不久,蛮闪通道的天地内,天空忽的出现一个七彩眼珠!

  那眼珠之内,怒火熊熊,一经出现,杀意立刻化作实质般的七彩神光,朝四方疯狂散开!

  只可惜,七彩神光在这蛮闪通道内,并未发觉任何人存在,也无法推演出杀害司命的真凶是谁。

  这是掌运仙帝第一次推演,推演因果失败...

  宁凡虽未看到七彩眼珠的出现,却在掌运仙帝推演因果的瞬间,有了一丝感应...

  掌运仙宫之内,风雷山之巅,掌运仙帝一番推演无果后,狠狠将手中木剑掷于香案,神情既惊且怒。

  “哼!竟能遮掩因果,想必斩杀司命之人,身怀某种秘宝,可屏蔽因果。”

  “每隔一刻,只可推算一次,一刻之后,老夫才可进行第二次推演,下一次,老夫会动用蛮、劫二力同时加持推演,就不信推演不出行凶之人!”

  ...

  黄河雪谷之外,此刻竟已涌入七名妖族舍空,正与土魔、铁鸦等人缠斗。

  七名妖族舍空中,单单舍空巅峰便有两人,舍空初期三人,中期二人。

  这些妖修皆是龟族妖修,持有龟族秘符,可无视血河禁空之力,直接杀入雪谷,是第一批杀入雪谷之妖。

  其余各族驰援妖修,隔着血河,无法来到雪谷,暂时在外围守备。

  土魔与铁鸦道人各自对上了一名舍空巅峰龟妖,二人毕竟只是残神之体,还要分心维持通道稳固,一时倒也无法击败对手,只能拼个平手。

  四目魔君已经召出了三具舍空初期尸傀,独自拦下了三名舍空初期龟妖,同时操控三具舍空傀儡,稍稍有些力不从心。

  寒舞仙子则独自对上两名舍空中期龟妖,一为瘦高老者,一位矮胖老妪,二妖竟是一对道侣。

  两名舍空中期龟妖配合默契,联手之下,便是舍空后期也可一战。

  寒舞仙子本就受伤,更分心催动神通,维持着蛮闪通道开启,自然不是两名龟妖的对手,只数个回合交锋,身上已落下三四道伤口。

  纵然如此,寒舞仙子也没有忘记宁凡的嘱托,始终记着要维持通道入口稳固,等待着宁凡平安归来。

  七分法力用于维持通道入口稳固,三分法力则用于对抗两名舍空中期龟妖。

  说不清是什么心情,大概只是为了回报宁凡的救命之恩吧,若入口消失,宁凡便无法出来了。

  那瘦高老者沉默寡言。是个冷漠的性子,道兵为一把毒刀;矮胖老妪则不断发出沙哑难听的笑声,催动一柄黑雾飞剑,招招直取寒舞要害,并不时桀桀笑道,

  “老毒物,你看这人族舍空长得娇滴滴的,要不要老婆子将她捉回,给你当具毒鼎玩玩?”

  “不必,直接杀了她!我只取她元神炼毒即可。”瘦高老者冷冷道。

  “呵呵。正合我意!她的元神,送你炼毒,不过她的尸体,可是要留给老婆子喂养尸龟才行!说起来,这人族妮子不知在发什么疯,明明身怀重伤,明明实力不如你我二人,竟还敢只出三分力与我们交战,倒是留了七分力。稳固着那通道入口...那入口内,有她重要之人么...”

  矮胖老妪阴笑一声,忽的变幻飞剑方向,不攻寒舞仙子。反倒斩向蛮闪通道,试图将通道入口斩灭。

  寒舞仙子芳心一紧,莲足一点,阻挡在通道入口前。挥舞着月光匹练,轰飞了飞剑,护住了蛮闪通道。却也因此露出破绽,被瘦高老者抓住机会,毒刀横削,手臂再添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伤口处,更是不断留下黑血,显然已经中了妖毒。

  “该死!竟是尸龟一族的秘毒...”

  寒舞仙子嘴唇开始发紫,嘴角溢出的血丝,带着一丝甜香,令她芳心暗暗一沉。

  若非为了保护通道入口,她断然不会被毒刀削中。如今中了尸龟秘毒,却是颇为麻烦。若她催动十成法力,倒也可以逼出妖毒,偏偏此刻无暇逼毒。

  在妖毒的侵蚀下,她的意识一点点模糊,法力一点点削弱,却仍未忘记要替宁凡守住通道入口。

  明明只与宁凡有数面之缘,但她却不愿宁凡有任何危险,这心情,兴许是为了报达救命之恩。

  “他进入这蛮闪通道,生死不知,若失了入口,则再难归来,指不定会有性命之危...”

  “必须稳固住入口,不能让入口消失!不能让这两名龟妖继续攻击入口!”

  寒舞仙子莲步越来越虚浮,俏脸也越来越苍白,呼吸越来越沉重,全凭一股意志在支撑,不容自己昏倒。

  矮胖老妪森然一笑,忽的使了个龟筋法宝,捆住了寒舞仙子一只皓腕,挥剑直刺其丹田。

  “不...不好...”

  寒舞仙子挣脱不开龟筋束缚,眼看就要被老妪刺中,心中正自紧张,忽见眼前金光一闪,多出一个白衣人影,心头立刻一松,竟是莞尔一笑。

  是他,他平安地回来了...

  仗剑直取寒舞仙子的老妪,忽的见前方多出一个白衣身影,自是一惊。

  老妪还未反应过来,已被白衣青年挥手斩出的道剑逼退,神情立刻凝重起来!

  那白衣青年,正是从蛮闪通道归来的宁凡!再一剑,斩断了束缚寒舞仙子的龟筋。

  一见宁凡归来,土魔、铁鸦大喜,知是强援出现。

  七名妖族舍空目光皆是一变,此刻的宁凡尚未封印雨、战阴阳的力量,只散去了无法长久维持的抽魂术、战神诀秘法,一身气势仍是堪比舍空,不容众人小觑。

  “你的伤,不要紧吧...”寒舞仙子对宁凡道,语气平淡的好久清水,却让宁凡听出了一丝关切意味。

  宁凡被星罗棋子重伤,胸口血洞虽然愈合,气息却还是没有恢复到最佳状态。这一点,瞒不过寒舞仙子的双眼。

  “我没事...我来挡下这二人便可,你在一旁休息,压下体内妖毒。”

  宁凡微微一叹,若他迟来一步,寒舞仙子即便不死,也会被老妪龟妖一剑重创。

  以宁凡眼力,自然看得出,寒舞仙子是为了稳固蛮闪通道,分了法力,才会败得如此之快。

  此女就算知恩图报,貌似也不用这般拼命的。

  “老婆子,小心点!此子虽是以秘法提升的舍空修为,并非真正的舍空,但一身神通,却是不弱,不可小觑!”沉默寡言的瘦高老者,目光凝重地看着宁凡。忽的开口道。

  “老毒物,你太谨慎了!此子就算施展秘法,也不过拥有舍空初期实力而已,不值一提!你对付此子,我先去杀了那小妮子!”

  矮胖老妪森然一笑,率先催动神通,手中黑雾飞剑立刻化作一头巨龟之影,朝寒舞仙子猛冲而去,根本不准备给寒舞仙子逼出妖毒的机会。

  在进攻寒舞仙子的同时,竟还朝着宁凡方向祭出一道黑色寒芒。直朝宁凡眉心击去。

  那是一颗龟齿毒钉,若被此钉钉住眉心,就算是舍空中期修士也会被封住泥丸毙命。

  她分心暗算宁凡,自是因为没有将宁凡放入眼中,却不知,宁凡同样没有将她放入眼中!

  时间紧迫,宁凡还有其他事情要办,不愿在此地久留,直接取出了碎念傀儡。

  有傀儡挡在宁凡身前。龟齿毒钉仅仅钉入傀儡分毫,并未对傀儡造成实质性伤势。

  但见宁凡心念一动,天地间立刻出现一个霞术罗网,将老妪罩在其中。唯有老妪的剑芒穿过霞网,继续斩向寒舞仙子。

  傀儡身形一侧,一拳轰出,只一拳。却立刻形成无法想象的呼啸劲风,轻易轰碎了矮胖老妪的飞剑,再一拳。直接隔着霞术罗,将老妪吐血轰飞,龟骨俱折!

  第三拳落,傀儡直接将老妪半个头颅毁去,鲜血直流,染红了地面!

  再一拳,老妪妖魂都没有逃出,直接被傀儡灭杀在了霞术罗网之内,尸骨无存!

  在场的舍空妖修无人料到,宁凡会拥有如此恐怖的傀儡,区区几拳,便轰杀了一名舍空中期!

  傀儡碎念中期的气息,让所有妖修心神一颤,面色大变。

  土魔、铁鸦道人也就罢了,早已见过宁凡的碎念傀儡,自然不会奇怪。

  但四目魔君与寒舞仙子还是首次见到这具傀儡,皆是吃惊不小。

  有了宁凡与碎念傀儡的参战,土魔、铁鸦道人信心大增,剩余六名舍空龟妖毫无悬念地被众人联手灭掉,竟是无一逃脱。

  “土魔,你似乎会一种名为‘土洞’的土遁术吧,先带他们离去,前往此地等我。”

  宁凡眼中青芒一闪,朝土魔望了一眼,只一眼,便仿佛洞穿了土魔所有。

  随手抛给土魔一份地图玉简,宁凡的语气不容拒绝。

  被宁凡目光扫中,土魔暗暗心惊,荒谬地有了一种被透视的感觉,点点头,倒也没有违背宁凡命令的意思。

  土老怪曾经使用了一种土洞之术,直接带着众人潜入雪谷,隐秘之极。

  那土洞遁术,实际上是土魔的招牌神通,有此神通在,土魔想要带着众人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雪谷,未必有多难。

  “你不和我们一起撤离么?”寒舞仙子美目含忧地问道。

  “我有些事情要办,稍后会与你们会合。”宁凡没有过多解释,他要办的事情,是解决因果血线的问题,事关重大。

  他虽对寒舞仙子略有好感,但那好感,却还远不足以告知所有隐秘。

  “明白了...宁小友,你小心些,办完事情,早些与妾身等人汇合。”

  寒舞仙子幽幽一叹,她也明白,交浅不可能言深,宁凡对她有所保留,是正确的做法,只是心里不知为何,终是有些莫名酸涩。

  她终是随着土魔等人,施展土洞神通悄悄离开了黄河结界。

  在众人离去后,宁凡方才收了傀儡,挥手召出鬼面,满头银丝狂舞,脚踏金虹,纵地飞起,蛮横地飞越血河,催动鬼面隐身之后,直接撞碎黄河结界,离去。

  众多妖族强者察觉到了结界崩溃的动静,奈何宁凡直接催动鬼面隐身,无人知晓发生了何事。

  同一时间,整个蛮荒古域开始下起暴雨,那暴雨,是宁凡催动的窥天雨术。

  借着窥天雨术,宁凡很快在蛮荒第四区找到了毒龙老祖的踪迹!

  没有任何犹豫,宁凡一路潜行,直奔第四区而去。

  蛮荒四十二域,第四区域,妖军大帐。

  此刻,毒龙老祖正盘膝于前线军营大帐,闭目调息。

  对黄河雪谷发生的事情,他已有所耳闻。却并未放在心头,只调了些人支援雪谷。

  他如今的责任,是坐镇妖军大帐,却是不能轻易离去。

  在他调息之际,大帐之外不知从何时开始,下起了瓢泼大雨,暴雨如注,雨声乱耳,让他没由来有了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好似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一样。

  毒龙老祖并不知晓。此时此刻,宁凡已催动鬼面隐身,潜入至大帐千丈之外。

  千丈距离,已是宁凡潜入的极限,若再靠近,就算有鬼面隐匿,也会被毒龙老祖发现一些风吹草动。

  “毒龙老儿,当日你以烛弓七彩箭射我,今日我便还你一份大礼...”

  宁凡挥手取出封印状态的因果血线。将之解封,朝毒龙老祖大帐抛去。

  那些血线一经靠近大帐,立刻被毒龙老祖发觉,奈何他想要躲时。为时已晚,已被那些因果血线缠住。

  “嗯?这是...因果之线?古怪,老夫此刻又没杀人,身上为何会惹下因果。古怪,着实古怪...”

  毒龙老祖自语三声,忽的老眼一阴。催动逆灵术,朝妖军军营扫开,却并非发现任何异常,不由得皱了皱眉。

  “并无外人潜入大帐么,是老夫的错觉么...”

  言罢,毒龙老祖再次闭上眼,调息打坐。

  他并不知,自己已沾染上灭杀司命的因果,已被宁凡当成一个替罪羊。

  极远之地,宁凡立在一座矮山之上,十指掐诀,催动雨术,观察着妖军军营的一切风吹草动。

  掌运仙帝第一次推演因果,被宁凡感应到了。若宁凡所料不差,再过不久,掌运仙帝还会第二次、第三次推演因果。

  掌运仙帝第一次推演因果之时,因果被宁凡剥离封印,故而推演失败。

  这一次,因果已被宁凡解封,并沾染在了毒龙老祖身上。

  若掌运仙帝再算一次,多半会算出这么一个结果...

  ‘斩杀司命者,是真龙一族的毒龙老祖!’

  这自然是宁凡最希望看到的结果,毒龙老祖是其仇人,掌运仙帝也是仇人,两个仇人互掐,再好不过。

  这一切,毒龙老祖被蒙在鼓里,掌运仙帝也并不知情。

  一刻一过,掌运仙帝再次在风雷山之上唤起风雷,推演起来。

  第二次推演之时,掌运仙帝的脖颈出,竟相继长出了两个头颅!

  若有人在此,必会察觉,掌运仙帝长出的两个头颅,竟与七代蛮祖曾经拥有的头颅如出一撤!

  只不过掌运仙帝与七代蛮祖有一点不同,那便是掌运仙帝还有第三个头颅,那是他本来的头颅。

  他的体内,更有劫血流动,劫念之力亦被他运用到了推演之内。

  这一次推演,他融入了劫念、蛮闪之力,精准程度比第一次强了数倍不止。

  蛮荒古域第四区域,妖军军营上空,忽的出现一个七彩眼珠!

  这眼珠神光一扫,立刻在中军大帐之内,寻到了毒龙老祖,目光一沉,杀机毕露!

  “真龙一族...毒龙子!想不到杀司命者,竟不是仙帝,而是妖族仙尊!”

  “好,好,好!你杀我徒,老夫定会让你龙魂永堕!”

  南天仙界,掌运仙宫,风雷山之巅。

  掌运仙帝缓缓闭上双目,再睁开时,已然凶芒毕露!

  这一刻,蛮荒第四区域的妖军军营彻底轰动,无数妖修仰天而望,惊恐地看着那七彩眼珠。

  毒龙老祖亦是在第一时间冲出大帐,惊而抬头。

  他从那七彩眼珠之中,察觉到了一股杀机,死死锁定在他的身上!

  若他没有感知错误,那杀机,来源于一名人族八劫大帝!

  毒龙老祖尚未反应过来,那七彩眼珠之内,忽的射出万道神光。下一瞬,毒龙老祖眉心之上,忽的多出一道七彩血印!

  在这血印生出的瞬间,毒龙老祖一身妖力,竟是被压制了三成之多!

  “这是...掌位血印!唯有掌位仙帝才可种下的追踪印记,数目有限,正常情况下,掌位仙帝只能同时对数名修士种下血印!一旦种下此印,纵然躲入天上地下,也无法逃过种印仙帝的感知!且此印还有压制修为的效果,以毒龙老祖仙尊境界,竟也被压制了三成修为,这血印,好生了得...”

  极远之地,暴雨之中,宁凡目光一闪,认出那血印来历。

  蛮荒毕竟是中千世界,就算掌运仙帝再强,终究还不是圣人,不可能跨越无数界面灭杀一名仙尊。

  所以,掌运仙帝退而求其次,给毒龙老祖种下了一个血印。

  只要血印在,掌运仙帝有的是时间,随时随地追杀毒龙老祖!

  此刻,毒龙老祖神情惶恐,欲哭无泪,心中满满都是憋屈。

  他根本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事,怎么就惹怒了一位人族八劫大帝,竟不惜对自己种下掌位血印...

  “不好!这是掌位血印,老夫被一名八劫仙帝盯上了!”

  “蛮荒不能呆了,必须立刻返回妖灵之地!呆在此地太过危险,那八劫仙帝随时可能来蛮荒寻老夫的晦气!”

  “该死!该死啊!老夫为何会被一名八劫仙帝盯上!谁能告诉老夫,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

  风雷山观星台上,掌运仙帝闭上双眼,最初的怒意渐渐平静。

  他的理智渐渐回来,他忽的有了一种怪异感觉。

  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细细想来,又并未看出有哪里不妥。

  “不对!这场因果有问题!”

  “杀司命者,不是毒龙子,有人想要嫁祸毒龙子,欺骗老夫!”

  “看来老夫有必要借用因果棋盘的力量,进行第三次推演了...杀司命之人,你,逃不掉!”(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