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883章 轰神阵之威

第883章 轰神阵之威

  “呵,想让老夫为奴,道友好大的口气!老夫铁鸦,全盛之时,便是二劫仙尊,见我也需客气三分!便是北天仙王,也无法令老夫屈膝逢迎!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让老夫为奴!”

  铁云老祖的尸身忽地爆成血雾,从中走出一个阴森森的黑影,其名铁鸦道人,望着雀神子,目露蔑色。|.

  雀神子冷哼一声,也不与铁鸦道人废话,直接催动蛮血符文。

  符文一催,那铁鸦道人立刻痛呼惨叫,惊怒道,“好厉害的禁制!你竟敢对老夫种下禁制!”

  “铁鸦道人!你是上古仙尊,老夫亦是一名古仙尊,修为比你只强不弱!如今你已被老夫种下禁制,沦为老夫之奴,若再敢对老夫出言不逊,休怪老夫直接催动禁制,灭杀了你!”

  “速速助老夫对抗此傀!敢违抗老夫命令,老夫定然严惩不贷!”

  铁鸦道人虽恨极了雀神子,却也怕极了体内禁制。再一看场上局势,见雀神子身旁还有一奴土魔,似乎也曾是一名仙尊,心中稍微平衡了些。

  眼珠阴沉地一转,却是冷笑一声,加入战圈,与雀神子、土魔一道,联手对抗斗篷傀儡。

  那斗篷傀儡虽是一具碎念中期傀儡,奈何宁凡无法发挥傀儡全部力量,只能操控傀儡发动简单攻击。

  雀神子等人全盛之时,皆是一方仙尊,皆非等闲之辈。就算如今只能发挥舍空巅峰实力,也不容小觑。

  对上雀神子、土魔两个人,傀儡尚还能战个平分秋色,但在铁鸦加入战局后,局势开始对傀儡不利。

  “我并非真正舍空,无法发挥出此傀全部威能,再这么战下去,落败是迟早的事情...”

  宁凡目光愈发凝重。一手操控傀线,另一手则放在上腰间魂袋之上。

  除了碎念傀儡,宁凡还有一个保命底牌——轰神术!

  魂袋之内第二步元神极多,甚至还有一个碎念元神,是神墓内追杀宁凡的那名红眼老怪的元神。

  若宁凡催动所有元神爆炸,绝对能给雀神子等人造成无法想象的伤害!

  雀神子见斗篷傀儡渐露败势,本已安心,但在宁凡手掌放上魂袋的瞬间,心中警兆陡生,没由来的。背后汗毛全部冷立,暗暗心惊。

  “不好!此子除了碎念傀儡,竟还有杀手锏未使用!虽不知他要动用什么神通,但,决不能让他用出来!否则,老夫性命必危!”

  “第三树奴,现!第四树奴,现!”

  仓促之下,雀神子连掐二诀。指诀掐出的瞬间。四目魔君、寒舞仙子俱都痛呼一声,濒临陨落。

  宁凡目光登时一变,哪里不知雀神子是要从这二人体内再次召唤出什么凶物。

  有土魔、铁鸦加入战局,已经十分棘手。若再让雀神子召唤出什么,宁凡自问胜算渺茫。

  “休想再召唤凶物!”

  放弃了即刻施展轰神术的打算,宁凡身形一晃,化作一道金虹一闪。瞬息间出现在四目魔君、寒舞仙子二人身前,左右食指连点,催动一丝劫血之力。朝二人眉心点下。

  随着宁凡指芒一落,二人闷哼一声,昏倒在地,身上覆满的蛮血符文,则一点点退去。

  宁凡竟是凭自身劫血之力,压制住了二人体内发作的蛮血符文!

  “不愧是太苍劫灵,竟能压制蛮血丹的力量...看来不付出些代价,是无法召唤出最后两名树奴了!”

  雀神子对土魔、铁鸦使了个眼色,抽身飞退,跳出战圈,右手双指并指如刀,将左掌划破,鲜血直流,一掌拍在雪谷地面上。

  地面之上立刻出现一个黑红色的小型血阵,蛮闪如雷霆,血阵中呼啸。

  雀神子继而双掌一合,口中念念有词,昏倒在地的四目魔君、寒舞仙子二人,身体登时各有一道流光飞出,射入血阵之内,渐渐化作一明一暗两道虚影。

  左侧暗影是一个高约三丈的巨魔,身上散发着腐臭、污浊的尸气,修为接近碎念初期。

  右侧明影是一道破碎月光,那月光时明时暗,依稀是人形,却无法彻底凝聚为人,只约略有个形状而已。

  “嘶!葬月仙妃的残神,怎会被人打散!是谁干的!”

  雀神子望着碎散月光,心中暗暗一惊,他自然不知,葬月仙妃的残神之所以碎,与宁凡一网罩住寒舞有关...

  “看来第四树奴,暂时派不上用场了...”雀神子冷哼一声,正欲催动指诀,散去月光,月光中却传出一道冰冷、傲慢的女子之声。

  “是你助本宫解封的么?你帮了本宫,本宫本该嘉奖你,可你偏偏在本宫体内种了禁制,犯了本宫忌讳!你,该死!”

  那人形月光娇斥一声,素手按下,无数月光匹练立刻朝雀神子狠狠抽来。

  雀神子面色一惊,猛然掐诀,同时催动巨魔、人形月光体内的蛮血符文,破去了匹练攻击。

  再看人形月光时,有了一丝意外之喜。

  “想不到葬月仙妃即便残神离散,也能发挥碎念初期的实力,真是让樊某佩服!不过可惜,仙妃如今已被老夫种下禁制,成了老夫之奴,老夫奉劝仙妃一句,人在屋檐下,还是不要惹怒老夫为妙!”

  雀神子目光又望向巨魔,森然笑道,“丧门仙尊,有劳你与葬月仙妃一道,助老夫灭杀此子!不要试图违抗老夫命令,否则,后果自负!”

  被称为丧门仙尊的巨魔,冷哼了一声,目光扫了扫战场,加入战圈,倒是很快认清形势,没有与雀神子废话。

  葬月仙妃碎成的人形月光,尝试破掉体内禁制,无果之后,娇哼一声,没有再与雀神子顶嘴。

  她目光扫了扫战圈,忽然看到了宁凡,杀意瞬间如潮水散开。

  她记得宁凡的气息。记得异常清楚!

  之前她试图夺舍寒舞仙子,就在即将成功的瞬间,寒舞仙子中了宁凡紫霞魅术。魅术入体,藏身于寒舞仙子识海内的葬月仙妃,亦受到魅术波及,夺舍关键时刻受到反噬,一个不慎,竟是残神崩溃,沦为碎散月光之身...

  “是你!就是你破坏本宫夺舍大计的!就是你重创本宫残神的,你。该死!”

  葬月仙妃月身忽的化作一道刺目月光,直接越过斗篷傀儡,冲过战圈,朝宁凡冲去,誓要一击击杀宁凡,以泄心头之恨!

  宁凡化作一道金虹退后,避开了葬月仙妃一击,心中却是一沉。

  他明明已经压制住了四目魔君、寒舞仙子体内蛮血丹的药力,却还是没能成功阻挡雀神子召唤树奴的行为。

  如今。雀神子已召唤出四只树奴,每一个树奴都曾是名动北天的大人物。

  土魔、铁鸦、丧门...宁凡并未听过这三人名头,却也隐约看出,这三人全盛之时。曾为一方仙尊!

  至于葬月仙妃,这名头,宁凡可是听说过的...葬月仙妃,那可是创立广寒宫的数名上古仙帝其中之一。全盛之时,据说是一名万古第九劫的仙帝!

  据说,葬月仙妃曾因某些原因。叛出了广寒宫。

  又据说,葬月仙妃与诸多广寒宫仙帝一道,自古天庭崩溃之后,全部下落不明,疑似陨落。

  宁凡怎么也没有想到,湮没在历史中的上古仙帝,会以这样一种方式,成为自己的敌人。

  雀神子本人,亦是一名万古仙尊!

  虽说雀神子等人皆非全盛状态,修为最高也才碎念初期,但却给了宁凡沉重如山的压力。

  宁凡心知,他这一战,不是要对抗一名碎念初期、四名舍空巅峰,而是要对抗五名修为未复的仙尊、仙帝!

  此战,胜算渺芒,凭碎念傀儡,凭轰神术,想要战胜这五名古之大能,几乎没有可能。

  明智之举,是借助纵地金光的遁速,逃出五人的围杀,放弃尘花,也放弃替陨落的雀神子报仇。

  但宁凡不愿逃离,他的耳边,不断回荡着雀神子死而不甘的哀求声!

  天人合一的宁凡,能从假雀神子的身体之中,听到真雀神子留存至今的哀求。

  “老夫不甘心被人夺舍!老夫,不甘!”

  “无论是谁都好,快快给老夫一个解脱,杀了占据老夫肉身之人!老夫不甘心尸身被人驱使,老夫,不甘!”

  “谁来给老夫一个解脱!老夫,不甘!”

  宁凡的眼中,战火熊熊燃烧!

  他不逃,他要在此,给曾经的恩人雀神子...一个解脱!

  “曾经的仙尊又如何,曾经的仙帝又如何!不过是一群苟延至今的亡灵罢了,宁某何惧!”

  “战,战,战!”

  万道战火在宁凡体内燃烧,宁凡的满头黑发霎时间化作血红,眼神狂战如魔。

  越是濒临绝境,越是持有无法退却的理由,却是能激发战神诀的力量。

  曾经的宁凡,虽然修成了战神诀第四变,但因为修炼此术时间尚短,对第四变的领悟尚未精深。

  这一刻,借由此刻苦战绝境,宁凡对第四变的感悟不断加深。

  战神诀第四变的精髓,只有简单的一句。

  虽千万人吾往矣!

  敌人强也好,弱也罢,都无法都要我心中执念。

  我若要去,纵然前方有千军万马,也无人可阻!唯有如此,才配得上一个战字!

  葬月仙妃一击不中,再次足尖一点,手执月华匹练,朝宁凡捆缚而来。

  这一次,宁凡没有退后,望向葬月仙妃的目光,战意滔天。

  他看得出来,葬月仙妃的月光之体并不稳固,随时都有崩溃的危险,这对他而言,是一个机会!

  宁凡单手操控傀儡,拖住雀神子等人的步伐,另一手握掌成拳,千万缕乱世紫霞,全部汇聚在拳芒中,化作九重暗潮,朝葬月仙妃一拳轰落!

  “霞术,九重劲!”

  柔若无物的月华匹练,只轻轻一击。便轰碎宁凡拳芒,扫落在宁凡身上,狠狠一束。

  宁凡被那匹练捆住,随着匹练收紧,无穷无尽的月光之力冲入体内,在宁凡体内肆意破坏。

  只瞬息间,宁凡便落下无数伤势,连喷数口鲜血,但目光,却是战意不减!

  正面交战。他不是葬月仙妃的对手,被葬月仙妃一击击败,但也动用霞术,暗算了葬月仙妃一把。

  九重霞光暗劲透过月光匹练,传至葬月仙妃双手,沿着双臂,立刻窜入其体内。

  九重霞劲一经入体,葬月仙妃立刻呻吟一声,被霞劲一冲。开始疯狂倒退。

  每退一步,她便被霞劲侵入一分,所中的魅术便加深一分。

  三步之后,葬月仙妃气息已乱。

  六步之后。葬月仙妃法力已经不稳,捆缚宁凡的月华匹练,也一一崩碎。

  九步之后,葬月仙妃全身一酥。本就濒临崩溃的月光之身,再也无法收拢,直接崩碎于空气中。散出点点月华。

  若非她已是残神之体,且前番中了宁凡霞网魅术,夺舍失败被反噬,此刻断然不会被宁凡九重霞劲轻易击败。

  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宁凡既已看出葬月仙妃月身不稳的弱点,自然要抓住弱点迎头痛击的。

  在与葬月仙妃的对决中,魅术又一次建功!

  “收!”

  宁凡顾不得压下体内伤势,袖袍一卷,在碎散月光重新凝聚前,收走了所有月光,封印于袖中。

  正联手压制斗篷傀儡的雀神子等人,一见葬月仙妃竟一个回合被宁凡擒下,俱都露出震惊之色。

  亘古至今,从无任何修士,能将旁门左道的魅术用得这般堂皇大气。

  魅术从来都是被人小瞧的小道,是采花贼惯用的伎俩,而采花贼中采补修炼,往往境界虚浮,很少有人能在修道之路走远,也不会有人拥有太强战力。

  宁凡偏偏就是一个异类,他是一个双修魔头,偏偏战力极高。

  魅术在他手中,并非左道,而是克制天下女修的杀手利器!

  即便强如葬月仙妃,一旦落魄成人形月光,也唯有任宁凡越级宰割,毫无抵挡之力。

  宁凡心中忽然有了明悟...这天下,没有弱小的神通,只要遇上合适的使用者,任何神通都可能成为盖世绝学!

  功法也好,神通也好,没有什么最强,也没有什么最弱...

  宁凡深吸一口气,充斥着战意的目光,扫向了雀神子,左手却再一次按在魂袋上。

  一见宁凡举动,雀神子心中有事警兆暗生,大喝道,

  “土魔!铁鸦!你二人联手,暂时拖住傀儡!丧门,你随老夫一道,速速拿下此子,迟则生变!”

  他话语一落,立刻一个爆闪,直冲宁凡而来,右手直接兽化为一个黑红色的兽爪,蛮闪交织,朝宁凡当头抓下。

  名为丧门的巨魔,亦是腾空跃起,周身长出无数寒光毕露的铁刺,身体一缩,如一个铁球一般,滚过长空,带着推山填海之势,朝宁凡轰响撞至。

  面对雀神子、丧门仙尊的绝杀攻击,宁凡仍是半步不退,左手猛地扯下魂袋,一把撕开。

  天地间,立刻布满成千上万的秘法元神,一个个目光空洞,死气冲天!

  那些元神之中,有碎虚无数,有超过600名命仙元神,更有渡真、舍空乃至碎念元神!

  习得势字秘的宁凡,祭出的元神布局暗合阵法,使得轰神术的威能比之从前更高三分!

  这是创出轰神术的姚家老祖,也无法办到的事情,毕竟姚家老祖可并不懂势字秘的。

  不再是简简单单的轰神术,而是...轰神阵!

  “这是...轰神术!东天姚家的轰神术!”

  “不,不对!老夫可从未听说,轰神术可这般使用的!这已不是原本的轰神术!”

  雀神子心中大惊,只一眼便认出了轰神术,想要退避,为时已晚。

  却见宁凡眼中寒芒一闪,指诀一掐,所有秘法元神在同一时间,全部自爆!

  这自爆,没有朝外界散开,而是被局限于一个阵图中。那是宁凡借势字秘勾连而出的阵图!

  阵图之外,没有一丝爆炸波动外泄。

  阵图之内,却有着毁天灭地的爆炸波动四散横扫!

  仅仅红眼老怪碎念元神的自爆波动,便不是如今的雀神子、丧门可以承受的。

  再加上600命仙、渡真、舍空以及无数碎虚元神的自爆,雀神子、丧门二人连惨叫都发不出,便直接丧命与轰神大阵之中。

  触目惊心的自爆极光,照亮了整个黄河雪谷,整个结界世界,都能看到轰神大阵爆发出的冲天血光!

  那些还在黄河迷宫外守株待兔的妖修大军,纷纷震撼难明。

  此刻。他们哪里还不知,敌人早已潜入黄河雪谷,并不知什么原因,在雪谷内引发了惊世之战。

  三名舍空初期的龙妖统领,望着雪谷方向,纷纷冷汗直冒。

  他们从那毁灭级的血光中,感受到必死的危机...

  他们认不出那血光是轰神术,只因此术已被宁凡改良为阵,失了本貌。

  “好强的神通!纵然是碎念初期老怪。被卷入这血光中,也定然是九死一生的下场!”

  “我们无法跨越血河,到达雪谷,无法阻止人族盗取尘花。也无力阻止...能施展这种神通的修士,岂是我们可以抗衡的!”

  “好在从无任何人能摘下尘花,这些人族修士,自然也是无法办到的!我们只需守在这里。加固结界,不让人族修士离去即可,待援军一到。自可联手拿下这些人族修士!”

  ...

  黄河雪谷之中,轰神大阵渐渐散去,从中跌落两具烧焦成碳的尸身,一是雀神子之尸,一是丧门之尸。

  雀神子的储物袋,此刻已被击碎,其中的物品也杂七杂八散落一地。

  丧门仙尊倒没有储物袋,只不过尸身很快便散为阴森森地尸气,陨灭在空气中。

  他毕竟是雀神子从四目魔君体内召唤出的树奴,并无实体,自不会有尸身留存。

  还在与斗篷傀儡缠斗的土魔、铁鸦二人,此刻已震惊的合不拢嘴。

  只一击,宁凡便灭杀了两名舍空巅峰!这一幕,让他们心惊胆寒!

  若他们是全盛,是仙尊修为,自然不会惧怕宁凡,但可惜的是,他们如今只剩舍空巅峰修为,根本无力挡下那种程度的轰神术!

  但这一击,却也一举耗空了宁凡所有元神。可惜这一点,二人却并不知晓,只道宁凡还能施展那种级别的神通,对宁凡的惧意,已是深深刻入骨头里。

  雀神子的元神,直接被灭杀在轰神大阵之中,连个渣也不剩了。

  就是剩了,对宁凡而言,怕也是没有什么大用的。森罗指出过轰神术的弊端,此术无法以万古老怪元神催动,有着使用极限。

  擒葬月仙妃,杀雀神子、丧门仙尊,宁凡虽然身负重伤,但气势,却是空前强大。

  左手随意抹去嘴角血迹,右手仍在操控傀线,将战意已失的土魔、铁鸦一点点逼入绝境。

  如今的宁凡没有元神施展轰神术,也无法凭碎念傀儡彻底击败二人,顶多是稍稍压制而已。

  尘花已开放了一刻有余,留给宁凡摘取尘花的时间不多了,没工夫再与土魔、铁鸦二人缠斗。

  当二人眼中惧意落入宁凡眼中之后,宁凡心中忽然有了一个想法。

  “这二人好歹也是曾经的仙尊,若只凭傀儡,想要拿下这二人,根本毫无可能。”

  “好在这二人对我已有惧意,若是能诓了这二人,收之为奴,倒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宁凡目光一凝,有了决定,再一次催动傀儡轰退二人之后,没有继续攻击,而是取出杀帝赐予的玉简,藏于袖中,对二人冷漠无情道,

  “成我之奴,或是死,三息之内,给我答复!”

  一听宁凡之言,土魔、铁鸦二人,俱都露出惊怒之色。

  他二人好歹也曾是万古仙尊,沦为雀神子之奴,只是迫不得已,如今雀神子已死,他们如何甘愿再成为宁凡奴仆?

  然而宁凡袖中玉简,隐约传出的危机感,却让二人惧怕地喘不过气。

  那玉简中的杀机,即便是他二人全盛之时,也无法抵挡!

  二人哪里不知,宁凡手中藏着的玉简,藏有比轰神术更加恐怖的杀招,一旦祭出,二人必死无疑!

  只可惜,这二人并不知道,那玉简最多也只能装腔作势,无法催动。

  毕竟宁凡剩下的两个玉简,一是召唤万古傀儡,一是召唤杀帝降临,如今宁凡身处蛮荒古域,不在四天之内,两个降临玉简,都是无法使用的...

  “怎么办...老夫好不容易才从铁血封印中脱困,怎甘心给人为奴!但若不为奴,老夫必死无疑!老夫更不甘心就这么白白死去!”铁鸦道人眼中,已有犹豫之色。

  “该死!要如何选择!老夫既不想为奴,也不想死!”土魔感受着玉简传出的杀机,周身竟不自禁地颤抖起来。

  那可是杀帝凝聚的玉简,蕴含的杀机,自然不是如今的土魔可以承受的。

  “一息!”

  宁凡的声音,好似梦靥般,在二人耳边响起,一点点击溃着二人心理防线。

  他们只有三息可以选择,到底该如何选择,又能如何选择!

  一步选错,等待他们的,可能便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