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8章 雪人

  “嫁给我?呵,你知道嫁人是什么意思么?”宁凡一怔,哑然失笑。

  他这一生,还从未被三岁不到的奶娃娃表白过,只觉得有趣。

  “知道呀,嫁人就是和四丫姐姐一样,穿好漂亮的喜袄,吃好多好多喜糕,还能坐喜船,放喜灯!蝶儿做梦都想嫁人!”赵蝶儿奶声奶气地回答道,小脸满是羡慕。

  她哪懂得嫁人的意思,对她而言,嫁人就是有好吃的,有好玩的...

  “四丫姐姐?那是谁?”宁凡蹲下身,抚了抚赵蝶儿的小脑瓜,神情一柔。

  “四丫姐姐是娘指给蝶儿的婢女,对蝶儿可好了,只是好奇怪,四丫姐姐嫁人之后,再也不来照顾蝶儿了...叔叔叔叔,快帮我摘梅花...”小奶娃扁了扁嘴,似乎不喜欢被人摸头,摸头长不高。

  “好,帮蝶儿摘,蝶儿想要几朵梅花?”

  “要很多很多!”

  “那是几朵?”

  “不知道...反正要很多很多!”

  宁凡失笑摇头,只摘下两朵梅花,一朵戴在小雪牛的头上,一朵戴在赵蝶儿的头上。

  “不够不够,蝶儿还想要更多梅花!蝶儿要编个大大的花冠!”小奶娃嘟着嘴嚷嚷道

  “有些东西,不是越多越好,梅花之美,在于孤独,在于清傲,只戴一朵,才是最美...它不是可以编冠的花...”

  “不明白...叔叔你说的,我一句也听不懂...”小奶娃莫名其妙地看着宁凡,不明白宁凡为何不给她多摘些梅花。

  不过她也不在意,反正小雪牛的头上已经有了一朵梅花,她的头上也有了一朵,她已经很高兴了。围着小雪牛蹦蹦跳跳,哼着蛮谣。

  “小蛮牛,不回头。要与苍天争自由。不见黄河不死心,奈何黄河水不清。水不清。捉蛮鱼,蛮鱼一跃三千里。要与苍天争不死,却被猫儿捉了去...”

  这谣,是蛮人口口相传的歌谣。

  歌谣的意思,大致是蛮牛与天争自由,却止步于黄河...蛮鱼与天争不死,却丧命于猫口。

  歌谣在劝告蛮人,人争不过天。要顺应天命,不可逆...

  “这谣,有些刺耳...”宁凡微微皱眉道。

  只是看到小奶娃唱的开心,便也不去打断。

  小奶娃堆了小雪牛,又央着宁凡帮她堆一个大雪人。

  堆完一个,还要再堆一个,到最后,宁凡一共帮小奶娃堆了五个雪人。

  四个大的,一个小的。

  “这是爹爹,这是娘。这是四丫姐姐,这是蝶儿,这是叔叔。我们一起快乐的生活。开开心心,无忧无虑...”小奶娃自作主张,给五个雪人确定了身份。

  宁凡微笑着,看着小奶娃天真烂漫的神情,他的心,开始真正融入汴梁的生活。

  四个喘着粗气的汉子,匆匆忙忙跑来,他们是赵府的护卫。

  四名护卫是来寻找赵蝶儿的,见赵蝶儿无事。自是放下了心。

  其中三人望向宁凡的目光,隐隐含着几分敌意。他们是赵伯阳来到汴梁后。新招募的护卫。

  三人之中,身形最为魁梧的一人一步拦在宁凡面前。对宁凡恶狠狠道,

  “你是何人!竟敢将我赵家大小姐拐带至此,居心何在!”

  此人语气十分不善,直接使得宁凡眼中寒芒一闪,却并未对此人动手。

  对凡人,宁凡不屑动手,只是冷冷看着那人。

  只一个冰冷眼神,并未释放多余威压,便已令得魁梧汉子面色大变,浑身冷汗直冒!

  “高手!此人绝对是一名高手!汴梁武林何时出了这样一名年轻高手!”魁梧大汉几乎吓瘫在地上,便在此时,四人中为首者忽然冷斥一声,厉声斥责了这名汉子。

  “王力,你太无礼了!这位公子乃是老爷的朋友,乃是我赵家贵客,你焉敢如此与他讲话!”

  斥责魁梧大汉的,赫然竟是赵家护卫赵三。

  宁凡曾斥退蛮兽,出手救下他的性命,他自然认识宁凡,对宁凡始终存着一分敬意。

  赵三恶狠狠地看着其他护卫,手已按上腰刀,若再敢有人对宁凡无礼,他这刀便会出手,饮血杀人!

  “什么!这位爷竟是老爷朋友!”

  其他三人望向宁凡的目光,立刻变得恭敬,哪还敢得罪。

  赵三从宁凡口中问明了缘由,感谢宁凡照顾赵蝶儿之余,却是将赵蝶儿带回了云中书院。

  赵蝶儿还没玩够,根本不想回去,却又害怕回去迟了爹爹会打手心,仍是走了。

  只是每走几步,都会回头,依依不舍地看宁凡一眼。

  待走远了,竟是又转身跑了回来,一本正经地对宁凡道,“叔叔给蝶儿堆雪人,等蝶儿长大,一定要嫁给叔叔,让叔叔天天给我堆雪人!”

  说完,在赵三等人错愕的神情中,蹦蹦跳跳地朝书院跑去。

  “嫁给我,就你么...丁点大的娃娃...”

  宁凡微微一笑,不以为意,转过头,继续看一树红梅。

  这是他与赵蝶儿的第二次见面,却绝对不是最后一次。

  汴梁的雪仍未停,汴河渐渐结冰,再无画舫雪中行舟。

  赵蝶儿央着赵三,找到了宁凡的家,竟就在云中书院一墙之隔。

  于是赵蝶儿隔三差五就会跑来找宁凡玩耍,央着宁凡给她堆雪人。

  为什么要找宁凡?

  一是因为宁凡待小孩温柔,很少呵斥。二是因为宁凡偶尔会给她一些稀奇古怪的糖丸吃,很甜很好吃,且吃完后身体就会暖洋洋的,不怕雪寒。

  三么,因为赵蝶儿觉得宁凡很闲...她身边的仆婢护卫,每一个都有一大堆事情要做。

  汴梁城的百姓。除了那些老人、小孩,每个人都有无数活要干。

  唯独宁凡很闲...整日无所事事,出门踏雪。赏梅,饮酒...

  “叔叔。为什么大家都有活儿干,你却这么闲。娘说了,这种行为叫好吃懒做,女孩子长大后,不可以嫁给好吃懒做的男人...蝶儿忽然有点不想嫁给你了...”

  “...那你为何又跑到我家...”宁凡无语道。

  “因为你堆的雪人好看呀。等雪停了,没有雪堆雪人了,蝶儿就不来找你了,蝶儿要去找小武哥哥学武!嘻嘻。蝶儿长大以后,要出家做蛮僧,普度众生!”

  “...好志向,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小姑娘想长大当尼姑的...”宁凡满头黑线。

  这雪一直下到正月结束才停,雪化之后,赵蝶儿果然没有来纠缠宁凡了。

  宁凡对她的意义,也许真的只是堆雪人而已。

  倒是赵蝶儿的父亲赵伯阳,来宁家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每一次来都要与宁凡把酒论道,大快平生。

  宁凡修道至今。道悟何其之深,即便未修儒经,所言所语也足够赵伯阳引为经典了。

  赵伯阳的心中。早将宁凡当做知己,已不仅仅是当做恩人。

  见宁凡似乎颇为照顾自家女儿,一次醉酒之后,赵伯阳还曾半开玩笑地对宁凡道,

  “宁贤弟,你我皆非俗人,你若真看上蝶儿,为兄愿意做主,将蝶儿许配给你。蝶儿如今还小。可先立婚约,待她及笄之后。再寻媒行聘,如何?为兄知你已有妻室。蝶儿过来多半也只是妾,但以贤弟品性,想来也不会亏待蝶儿。”

  这醉话,宁凡自然不可能应承,他才不会对一个三岁大的奶娃娃动心。

  赵伯阳仍有邀请宁凡加入云中书院的打算,只是每一次提出邀请,宁凡仍旧是委婉拒绝。

  他越来越融入凡人的身份,享受着汴梁城难得的平静。

  战火的数量一点点增加着,战阴阳的修炼一点点进行着,七彩箭灵一点点炼化着。

  每一日,都有柳妍替他温酒,都有仙萝莉寻他‘练手’。

  雪化了,仙萝莉又爱到汴梁瞎跑了,这是她来汴梁的第三年,已经打遍汴梁无敌手。

  如今汴梁之中,谁不知仙萝莉的大名。据说此女吞噬过某种仙草,可永保女童模样,长不大。

  据说此女武功出神入化,一人击败了三百名汴梁官兵,敢与她打架的汴梁武人,已经没有几个。

  宁凡又不许她出城猎杀蛮兽,于是无聊的仙萝莉,只能每日寻宁凡打架。

  她自然不能动用神通,宁凡也没有使用神通。

  旁人打不过仙萝莉,宁凡自然不可能打不过,却也不会欺负仙萝莉,只是陪练。

  渐渐地,汴梁城开始传开,城南宁生本身也是一名隐居江湖的绝代高手,倒也没有引起太多惊讶。

  在世人眼中,宁凡是仙萝莉‘父亲’,拥有绝世武功很奇怪么...

  第四年,汴梁没有下雪,寒梅没有开放。

  第五年,汴梁没有下雪。

  第六年,汴梁再次下雪,宁凡再一次踏雪赏梅,再一次在这汴河河畔,邂逅了赵蝶儿。

  如今的赵蝶儿,已经六岁,比起当年,个头高了不少,也懂事了许多,文静许多。

  再次与宁凡相逢,她一眼便认出了宁凡,仍是央着宁凡帮她堆雪人,只是比之当年腼腆了许多,也不再说什么‘嫁给宁凡’的胡话了。

  她好歹是一代大儒赵伯阳的女儿,家教甚严,已经懂得嫁人的意思。

  宁凡来到汴梁,也已六年,他刻意改变自己的模样,没有如仙萝莉一般容颜不老。

  刚到汴梁时,他看起来像是二十来岁的青年,如今模样成熟了许多。

  “叔叔,可以帮蝶儿堆个雪人么?”

  “可以。”

  “叔叔,蝶儿想要一朵梅花。”

  “好,我帮你摘。”

  比起当年,赵蝶儿无疑礼貌了许多,但也少了一些亲近...

  如今的赵蝶儿,看待宁凡,只如家中叔伯。自然知礼。

  渐渐地,她从娘亲口中听说,宁凡不仅是爹爹好友。当年更是从蛮兽口中救下自家一家性命,更助自己解了蛮毒。

  她的心中。对宁凡存了感激,那感激之中,并无懵懂的男女之情。

  “蝶儿长大了...”

  宁凡如当年一般,抚摸着赵蝶儿如缎的乌黑长发。

  赵蝶儿甜甜一笑,没有反抗,长辈摸摸晚辈的头,不是很正常么。

  “蝶儿还想嫁给叔叔么?”宁凡笑问道。

  “叔叔不要取笑蝶儿,那时蝶儿小。不懂事,童言无忌,叔叔不要放在心上...”赵蝶儿小脸蛋一红,想起了当年糗事。

  “哈哈,蝶儿真的长大了,伯阳兄家教果然严厉,六岁的孩童,已这般懂事了...”

  宁凡收回手掌,不以为意,转头望着一树红梅。举起葫芦,咕咚咕咚痛饮灵酒。

  他明明在看红梅,赵蝶儿却人小鬼大地看出。宁凡看的不是梅...

  “叔叔看的是梅花,心中想的却不是梅。”小丫头笃定道。

  “哦?你怎知我想的不是梅?”宁凡笑问道。

  “娘亲每每思念曲阜老家,都会看当年带出的旧衣裳,旧首饰...叔叔的眼神,和娘亲很像,叔叔心中一定在思念什么人...只是蝶儿有些不明白,叔叔明明有妻子,有女儿,家就在汴梁。会想谁呢...”小丫头好奇道。

  “叔叔在想家人,那些家人。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叔叔的家乡,风雪永远也不会停。梅花也永远也不会凋零...”宁凡目光追忆道。

  “叔叔的家,在很远很远的蛮城么,回不去了么...和曲阜城一样被蛮兽屠灭了么...”

  “不,叔叔的家还在,还能够回去。”

  “那,蝶儿长大了以后,陪叔叔一起回家好不好,蝶儿也想看看,那个四季下雪的蛮城,是什么样子。”赵蝶儿神往道。

  “你,去不了...”

  宁凡微微一叹。

  赵蝶儿是蛮人,蛮人、蛮兽无法离开蛮荒古域,甚至无法被收入洞天界宝。

  蛮人与四天修士,与妖族,属于不同轮回的生灵。

  蛮荒与四天,与上界妖灵之地,属于不同世界。

  外人可以来到蛮荒,蛮人却永远无法前往其他世界...

  “为什么?是因为路上会遇到很多蛮兽么?”赵蝶儿失望地问道。

  “不是...只是你,真的去不了。”

  “哦...”

  赵蝶儿失落地垂下头,为了哄这个小丫头开心,宁凡又堆了好几个雪人。

  堆的,不是人,而是兽。

  不是蛮兽,而是蛮人书籍中未曾记载过的种种生灵。

  若有雨界修士在此,必会发觉,宁凡所堆的,都是雨界特有的几种荒兽。

  这些荒兽并非多强,多少都被宁凡斩杀过一些,时过境迁,再看这些荒兽,宁凡眼中亦有思念。

  “咦?兽不是蛮人天敌么?叔叔为何会对这些兽像露出思念神情?”小丫头好奇道。

  “在叔叔的家乡,兽不一定是人的敌人...当然,这些兽,曾是叔叔的敌人。”

  “咦?世上还有不与人为敌的蛮兽?蝶儿决定了,等蝶儿成为蛮僧之后,一定要雕刻出一辆蛮祖车,去叔叔的家乡看看,无论路上有多少蛮兽,都阻止不了蛮车的行驶!”

  “那里,你真的去不了...不过想不到如今的你,志向仍是成为一个蛮僧...”宁凡微微有些感叹。

  看来这赵蝶儿是存了心思,要做一名蛮僧了。这念头,恐怕不会随着年龄增长消失。

  第二日,赵蝶儿没有再来汴河玩雪,她已正式进入云中书院受蒙,没有时间纠缠宁凡了。

  这一年的雪,稍稍有些寥落。

  第七年,汴梁有雪。

  第八年,汴梁有雪。

  第九年,汴梁有雪。

  第十年,汴梁无雪。

  来到汴梁,已经十年,宁凡的本命战火数量,早已达到9999道,已到极限,再难提升一丝。

  战神诀的功法,只能修出这么多战火,再多的,修不出。

  9999道战火,已经足以修成战神第四变,但宁凡,仍是无法修成。

  战火的数量已经足够,但谁都没有料到,修成战诀第四变,竟还有第二个必须达成的条件...

  修炼者,起码要拥有渡真初期的修为,才可冲开第四变瓶颈...

  由于战王之后,罗家再无人修成过战诀第四变,无人知修炼第四变必须拥有渡真修为。

  “未渡真,便无法冲开第四变的瓶颈么...想不到还有这样一个麻烦,不过好在突破渡真境界,应该只是时间问题...”

  宁凡不以为意地一笑。

  当日吞噬的七道七彩箭灵,已被宁凡炼化掉一道半。

  宁凡可以感到,自己距离突破渡真之期越来越近,只要彻底吞噬这七道箭灵,应该便能攒够真幻之力,看破所有迷雾,踏上真桥。

  一旦渡真成功,第四变自然水到渠成地修成,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战神诀虽然修炼到瓶颈,宁凡却仍旧悄悄凝聚着烈元晶吞噬。

  战阴阳的修炼进度,已经达到百分之八十二,想来二十年内,便能如雨阴阳一般,初步修成。

  “吴兄应该已经返回东天了...十年过去,妖族对我的通缉,似乎不如从前那般疯狂...”

  宁凡抬起头,望向蛮城上空,在那里,有一道碎虚修为的妖修遁光路过蛮城,远去。

  那妖修没有发现宁凡在此,这十年来,时而有妖修路过此城,却无人发觉宁凡所在。

  渐渐的,已很少会有妖修四处搜寻了。

  宁凡在十年前闯下的偌大威名,正一点点被蛮荒修士淡忘...

  “化凡求真...我花了十年,令心境彻底变作凡人,如今是时候可以求真了。”

  宁凡望着身前光秃秃的梅树,目光微闪,回到家中。

  家门外,再次与赵蝶儿不期而遇,这一年,赵蝶儿十岁。(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