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865章 燃血一怒

第865章 燃血一怒

  真幻祭坛地底,建有一个远古血池,布着重重封印。

  血池之中,收容着十亿真龙妖修的残魂,为血池提供能量,温养着池底一道七彩光芒。

  这些残魂皆是目光空洞,修为大都在第一步之中,只有六千残魂,拥有第二步气息。

  自第一次界战开始,蛮荒古域之中,真龙一族每每有强者陨落,都会有一丝残魂,收入血池。

  此血池名为祖魂池,是真龙族温养秘宝之地!

  随着远古血池的解封,池底一道七彩光芒,一飞而出。

  等闲妖修根本看不清那光芒是何物,在那光芒腾空而起的瞬间,立刻便有一道摄人心魂的恐怖气势,朝整个真幻祭坛压下!

  真幻祭坛之上,扎着一个草人,身上血光极浓。草人三丈开外,立着一个紫发龙角的老者,正是毒龙老祖。

  毒龙老祖身后,尚有百余名龙族妖修守卫在此地,皆有着第二步修为。但在那气势降临的瞬间,除却毒龙老祖,所有妖修面色涨红,有了被山岳镇压的沉重感,纷纷朝那光芒跪伏于地,方才威压稍减。

  那威压继续朝着整个暮雪蛮域扩散,一域妖修,无论是不是真龙族人,全部承受不住威压,跪伏在漫天飞雪之中。

  “这就是祖弓之灵的威压么!真是可怕!”无数妖修诚惶诚恐地垂下头,不敢去看那道光芒。

  便是仙尊修为的毒龙老祖,望向那光芒的神情,都不敢有半点不恭。

  一向性格傲慢的毒龙老祖,此刻竟是朝那光芒长揖到地,恭敬道,

  “后辈妖修毒龙子。恳请祖弓现身!”

  “哼!又要借助老夫的力量杀人么,想老夫当年何等风光,追随祖龙征战天地。所杀皆是万古仙修,如今却只余灵体。尽杀些渡真、舍空的小辈...寂寞如雪,老夫的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雪空之上,七彩光芒一收,现出一个布满紫金鳞片的龙角长弓,弓身好似弯月,镶嵌着几颗宝石般的龙珠,弓弦却是银色。有寒芒闪动。

  说话的,赫然竟是这龙角长弓。一听龙角长弓感慨之语,毒龙子苦笑一声,却也不敢随便插嘴。

  “嘿嘿,今日老夫心情不错,便助你一次!小辈,你可知借用老夫力量,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待射杀此人之后,晚辈必定献上人族女修千人,投入祖魂池。供老祖享用!”毒龙老祖恭敬答道。

  “嘿嘿,果然懂事!”

  龙角长弓不再言语,弓身微微一颤。立刻失去浮空之力,向下方坠下。

  毒龙老祖不敢怠慢,立刻屈掌一招,接住长弓,目光再看那草人之时,寒芒毕露!

  “鬼面小儿,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一真一幻...烛龙现!”

  毒龙老祖一手持弓,一手单手掐诀。念念有词,雪空之上。立刻浮现一尊百万丈之巨的冰龙虚影。

  那虚影传出的寒气,使得整个暮雪蛮域的大地开始冰冻三尺。

  一呼一吸间。传出凛凛威压,在这虚影面前,任何妖修都显得如此渺小。

  冰龙森寒的妖气,传出暮雪蛮域,并一路朝着整个蛮荒散开。

  这一刻,整个蛮荒四十二蛮域,全部开始飘落雪花。

  天都蛮域之中,*仙尊抬了抬眼皮,却是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自语道,“烛弓已现...那无名舍空,怕是难逃一死...”

  附近另一处矮山之上,妙音仙尊早已摆好祭坛,一手持黄纸仙符,一手持后天桃木剑,美目泛起一丝凝重。

  “毒龙子还是决定动用烛弓...不知凭妾身神通,可否阻他杀人...”

  神族五域之中,无数四天修士走出洞府,望着漫天飞雪,目光震撼。

  南境无雪,若是飞雪现,必是烛弓出,要以七箭杀人!

  “哎,看来那无名前辈剿灭毒龙卫一事,触怒了毒龙老祖...七箭书一出,那名舍空前辈危险了...”

  慕兰城中,正盘膝炼化真幻之力的宁凡,骤然睁开了眼,自然感知到外界飞雪异象。

  “七真七幻箭...要来了么!”宁凡目光一凝,走出洞府,令柳妍、仙萝莉留在城中,自己则架起金虹,飞至勾陈蛮域一处骸骨遍地的荒原。

  该来的,躲不掉!

  他便在这里,迎击毒龙老祖的七箭书!

  这是一场交锋,是宁凡与毒龙老祖之间,跨越无数蛮域的交锋!

  “箭书显灵!”

  毒龙老祖自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玉册,祭向长空,单手诀变。

  那玉册只有七页,每一页,都是一支七彩箭,可配合龙角长弓,隔万域杀人!

  “鬼面小儿,受死!”

  毒龙老祖暴怒的声音,传遍整个暮雪蛮域,屈掌一招,立刻便有一页玉册,化作一道时虚时实的七彩箭,飞入毒龙老祖手中。

  银弦开,真幻生,七彩出,杀机临!

  对着污血草人,毒龙老祖弯弓便是一箭,七彩箭光离弦射出,将那污血草人洞穿,霎时间,箭光消失。

  远在勾陈蛮域的宁凡,瞬间察觉到一股空前的危机感。

  头顶上的雪空,忽然撕开一个漆黑幽暗的空间裂缝,并有一道七彩箭光破空而出。

  在这七彩箭光来临的瞬间,宁凡生出空前危机感,好似面对的不是一道箭影,而是一个俯瞰苍生的巨龙!

  那箭光来势太快,在宁凡做出反应之前,胸口已传来痛感,已被箭光洞穿。

  被此箭射中的瞬间,宁凡面色立刻一白,吐血连退。

  普通渡真、舍空,若被此箭一箭射中,不死也要重伤。但宁凡并非渡真,这一箭虽对他造成伤势。并没有想象中巨大。

  “黑星之术!”

  宁凡抬手向天一指,雪空之上立刻出现八万三千颗漆黑星辰。

  黑色星光沐浴下,宁凡胸前血洞一点点愈合。伤势瞬间痊愈。

  然而其体内,却有一道道七彩光芒肆虐。是七彩箭所留。

  对渡过真桥的真仙而言,那七彩光芒杀伤力极大,可崩溃真桥,毁人道行,夺人性命。

  但对宁凡这等未上过真桥的修士而言,却是并无太大伤害,只对宁凡造成了些许昏沉之感。

  “好厉害的箭光...若我已入渡真,即便不死于此箭之下。也必定重创濒死!”

  宁凡目光凝重,目光四下一扫,却并未发现穿透其身体的七彩箭。

  此箭,已回到毒龙老祖手中,好似道兵一般,心念一动即可收回。

  箭已遁去,雪空之上却忽然传开一阵阵仙乐之声,并浮现一个千手神祗的巨影,抬手朝之前箭光射落的方向抓下。

  宁凡目光微微一变...这仙乐,这神祗虚影。似乎是某个大能修士施展而出,目的是想保护自己...

  “是万古仙尊的气息,从天都蛮域方向传来...是有人族万古仙尊想要助我对抗七箭么。却不知是谁...”

  “可惜七箭书箭光太快,未能被此人防住...好生厉害的七箭书,连万古仙尊也难以防御么...”

  极远之地,正在施法的妙言仙尊,美目一震。

  “好快!以我施法速度,竟无法阻止箭光来袭!”

  “不过还好,那无名修士似乎没有被一箭灭杀...下一次,妾身定要阻下箭光!”

  天都蛮域之中,*仙尊微微摇头。他早就知道,妙言仙尊拦不住七彩箭。

  只是令他意外的是。那来历神秘的无名修士竟没有被一箭灭杀...

  “古往今来,硬受七箭书一箭而不死的渡真舍空可绝对不多...此人硬受一箭不死。倒也足以自傲。但可惜,三箭齐出之时,即便此人拥有舍空巅峰修为,也必死无疑的...”*仙尊淡漠自语。

  暮雪蛮域之中,真幻祭坛之上,毒龙老祖冷冷一哼。

  草人之上的血光未散,他倒是没有料到,宁凡能硬受一箭不死。

  “哼!只凭一箭之威,杀不死此子么!”

  “三真三幻...离烛凝!”

  随着毒龙老祖指诀一变,雪空上的冰龙巨影,立刻在寒光之中变作一个远古铜灯的虚影。

  铜灯之上,有着一个妖龙油脂制成的蜡烛,并未点燃。

  随着虚影一变,龙角长弓的威压立刻暴涨,但见毒龙老祖屈掌一招,又有两道玉册书页化作七彩箭光,与之前那道箭光一并,三箭在弦,被毒龙老祖弯弓射出。

  同一时间,骸骨荒原之上,宁凡心中警兆丛生。在这一刻,雪空之上同时撕开三道空间裂缝,并从中闪烁出三道七彩箭芒!

  以宁凡修为境界,竟仍是来不及做出任何防御,不过这一次,妙言仙尊施法召出的千手神祗,挡在了宁凡身前!

  那千手神祗出手太慢,无法抓出箭光,却试图凭身体阻止箭光降临。

  三道箭芒射落,被宁凡前方的神祗巨影挡住。

  那神祗巨影乃是妙言仙尊的神通之一,即便是万古仙尊的攻击,也未必能轰开神祗防御。

  但三道箭芒却似能直接洞穿巨影一般,直接穿过巨影,并瞬间穿透宁凡身体,在宁凡胸口留下三个血洞...

  “可恶!挡不住!”妙言仙尊不甘地咬着唇,忽然间,又有了惊讶之色。

  “哦?三支七彩真幻箭,竟仍未杀死那名修士?”

  心知自己的神通丝毫无法阻止七彩箭的降临,妙言仙尊微微一叹,撤去神通,俏脸略有遗憾之色。

  纵然宁凡未死于三箭又如何,待五箭出,多半还是会死...

  “我,帮不了他...可惜了...”妙言仙尊幽幽叹道。

  “嗯?三箭齐出,此人也未死?古怪...不过若五箭出,此子断无存活之理。”*仙尊终于睁开双目,皱了皱眉。

  真幻祭坛之上,毒龙老祖心念一动,收回三支七彩箭。望着血光未散的草人,面沉如水。

  其身后妖修,则纷纷有了震撼之色。

  “老祖欲杀之人。竟未死于三真三幻之箭!”不少妖修暗暗心惊。

  毒龙老祖面色有些不好看了,他没有想到。七箭书三箭齐出,也无法射杀宁凡...古往今来,可从来没有任何一名渡真、舍空,能在三支七彩箭的攻击下不死的...

  “此人莫非不是舍空,而是...碎念!不,不会,若是碎念,老夫七彩箭根本不可能伤到他...”

  “伤而不死...或许此人有什么神通护住性命...哼!是妙言在帮他么!”

  毒龙老祖直接将宁凡未死的原因。归结到妙言仙尊的出手上。

  他自是没有想到,宁凡压根不是渡真修士,这才是被三箭射中也未死的原因。

  “哼!有妙言相助又如何,仍是逃不过陨落的下场!”

  “五真五幻...烛火燃!”

  毒龙老祖再变指诀,雪空上的烛灯虚影,忽然燃起淡金色的妖火。

  龙角长弓,威压再涨,这一次毒龙老祖摄过五支七彩箭,同时射出,这一次的箭芒。带着炽热温度。

  骸骨荒原之上,宁凡才刚刚借黑星之术治愈胸口血洞。

  雪空上的千手神祗之影,正一点点消逝...宁凡心知。那是那名仙尊知晓无力阻止箭光,收回了虚影。

  “连那名万古仙尊也无法阻止七彩箭么...”

  “幸而我不是渡真修士,否则之前硬受三箭,并定真桥崩溃而亡...”

  长空之上,骤然裂开五道空间裂缝,射出五道箭光,箭光一现,妖火立刻在长空点燃。

  宁凡眼中青芒闪烁,在空间裂缝出现前。已伸出手掌,做出预判。朝身前狠狠一抓。

  下一瞬,四道剑光洞穿宁凡的胸口。却有一道箭光,直接被宁凡抓在手中!

  妙言仙尊都来不及捕捉的箭光,竟被宁凡预判擒住一道!

  只可惜,被宁凡擒住的箭光一颤之下,从宁凡掌中挣脱,透肩而过,留下一个可见白骨的血洞...

  五箭齐中,即便宁凡并非渡真,受到的伤势也已不容忽视。

  箭创处,燃烧起紫金色的妖火,使得宁凡箭创根本无法愈合。

  即便黑星之术,也只能稍稍压制妖火,无法起到任何治愈作用。

  宁凡试图熄灭伤口上的妖火,却震惊的发现,这些妖火无法扑灭!

  “这是...轮回之火!”

  宁凡倒吸了一口冷气,从这妖火之中,他察觉到一丝轮回之力,很弱,却不容忽视。

  收了惊容,宁凡目光一沉,催动体内一丝轮回之力,终于熄灭了妖火。

  至此,身上五个狰狞血洞才开始在黑色星光下一点点愈合。

  “此子竟未被烛弓箭火焚杀!”

  妙言仙尊檀口微张,惊讶地合不拢嘴,她可从来不知,有哪个舍空修士能够抵挡烛弓箭火。

  若非那烛弓只剩弓灵,便是她这等万古仙尊也难敌烛弓箭火...

  这一次,*仙尊终于露出动容之色,一步迈出洞府,踏立雪空。

  这一刻,真幻祭坛之上,毒龙老祖不可置信地看着污血草人,面色难看之极。

  “不可能!纵然有妙言相助,此子也不可能身中箭火不死!他,为何未死!”

  “且老夫的七彩真幻箭竟传来一丝感应...箭落的瞬间,其中一支七彩箭,竟被此子擒于掌中!连等闲仙尊都无法捕捉的箭光,此子何德何能能够抓住!这究竟是巧合,还是说,此人预判出了七彩箭的路径...”

  一直以来,毒龙老祖对宁凡始终有一丝轻视,毕竟二人之前有着巨大修为差距。

  但这一刻,那轻视却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偏执的杀意!

  “老夫不信,七箭齐出,此子还能不死!”

  “七真七幻...烛火灭!”

  烛火虚影,在这一刻熄灭,传出寂灭般的死气!

  七页玉册在这一刻,全部化作七彩箭光,被毒龙老祖连射而出。

  七箭齐出,蛮域上空的白雪。全部化作黑雪。

  一股空前的危机感,在宁凡心中升起,这一次。他甚至没有看清空间裂缝的出现,已直接被七箭透体而过!

  竟是先有了被射穿的感觉。才看到空间裂开、箭矢射出的一幕!

  身上的七个血洞,流出的血,全是黑色!

  肆虐的黑色箭气在宁凡体内蔓延,疯狂剥夺着宁凡一切生机,宁凡面容开始苍老,皮肤开始褶皱,身上不断有死气传出。

  七箭齐出,没有常产生箭火伤害。却在宁凡体内留下足以致命的死气!

  死气中的轮回之力,数倍强于宁凡体内的轮回之力,超出了宁凡可以抵挡的范畴!

  “此子,应该会死于七箭死气之下...”*仙尊自语道,语气笃定。

  但下一瞬,*仙尊目光忽的圆睁,倒吸一口冷气。

  覆盖整个蛮域的黑色风雪,在这一刻,雪影崩溃!

  骸骨荒原之上,宁凡放弃了以轮回之力抵挡轮回死气的打算。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猩红,周身迸发出滋滋作响的蛮闪极光。

  体内轮回之力不足以抵挡这轮回死气,宁凡便以同等级别的劫念之力。抗衡轮回!

  仗着体内劫血之力,宁凡直接将轮回死气吞入血脉,将之炼化。

  在这些死气消散的瞬间,宁凡容貌恢复如初,七大箭创在黑色星光下愈合,而漫天黑雪,在这一刻崩溃!

  “七箭齐出,又如何!”

  宁凡屈指连点,立刻有七道黑红色的蛮闪极光透指而出。轰落在即将撤回的七道箭影之上。

  预判,又是预判!

  箭影本不会被等闲攻击造成损伤。但被蛮闪击中,却立刻出现了细微裂痕。

  当七箭重归毒龙老祖手中之时。毒龙老祖的眼中,有了一丝骇然!

  宁凡不断预判出七箭回程路径,并施展出比蛮兽更为精纯的蛮闪,对七箭造成了伤势!

  “怎么可能!七箭齐出,竟也未杀死此子,反被此子伤了箭矢!”

  “难道凭借七箭书的神通,也无法杀死此子么!老夫不信!”

  毒龙老祖目光震撼,竟有了瞬间失神。

  下一瞬,他的眼中露出犹豫之色,似有什么事情难以决断。

  数息之后,阴狠冷笑!

  “想不到世间竟有舍空能正面抗衡七箭书...既然杀不死你,老夫便杀你至亲,无论如何,也要消一消这心头之恨!”

  “请祖弓助我!”

  毒龙老祖一把祭起龙角长弓,七彩光芒之中,长弓化作一个驼背老者的模样。

  “小辈,你确定要用这种手段,对付一个人族蝼蚁?”驼背老者掏着耳朵,神情有些猥琐。

  “晚辈确定!请祖弓出手!”毒龙老祖杀机毕露道。

  “罢了...既如此,老夫便助你一助!吞!”

  驼背老者骤然张口一吞,直接将七只七彩真幻箭吞入腹中。

  大手一扬,又朝着祭坛下的祖魂池抓去,竟是将祖魂池内的十亿残魂全部取出,融入体内。

  下一瞬,驼背老者摇身一晃,化作一道七彩极光,朝着草人猛然射落。

  那七彩极光,一经射入草人体内,立刻撕裂空间,出现在骸骨荒原上空。

  宁凡洒落地面的血液,被七彩极光取走了一丝。

  七彩极光摇身显化,化作一个龙角长弓,银弦之上,有七支箭影对着虚空方向。

  没有对准宁凡,却是对准了宁凡的至亲!

  七箭书,可隔万域杀人,此弓已取宁凡血液,凭借一次感应,七箭连射,足以灭杀七名与宁凡关系最近的至亲!

  这一能力,毒龙老祖无法使用,唯有祖弓弓灵亲自操作才能施展。

  宁凡眼中青芒连闪,微微一诧。诧的异是这七箭攻击方向,竟不是朝向自己。

  下一瞬,宁凡的眼中忽然有了无法想象的怒意!

  在取走他一丝血液之后,七箭箭簇之上,竟有了一丝雨界界力的气息。

  宁凡骤然有了一种心惊肉跳之感...这七箭不是想攻击他,而是想攻击他雨界中的至亲红颜!

  龙角长弓更是传出一道人性化的蔑笑,那笑声,微微有些诧异。

  “呵呵。此箭一出,这小辈的至亲必死无疑...只不知,这小辈的至亲会在四天哪一天...”

  龙角长弓传出冷笑之声。它自然不知,箭矢对准的方向不是四天。而是下界。

  只可惜它没有机会射出箭矢,因为一道不顾一切的身影已挡在七箭之前,目光如癫如魔,一身杀意好似九幽寒冰。

  “你若敢射出此箭,我便让整个真龙族陪葬!”

  这声音落下的瞬间,龙角长弓周身空间,忽然好似凝固一般,被生生定住!

  数之不尽的黑线。从虚空中射出,俱是虚空之力凝成,将长弓死死捆住!

  这是宁凡领悟威字诀、势字秘后,倾尽一切施展出的定天之术,只为定住七箭射出!

  下一瞬,宁凡催动蛮闪之力,化作一道黑红巨爪,狠狠抓在长弓之上,几乎将长弓直接裂作两段!

  龙角长弓惨叫一声,大惊之下。试图挣脱虚空黑线与黑红巨爪的掌控,却发现根本无法挣脱。

  一经困住长弓,蛮闪在势字秘的催动下。化作一个结界,将长弓及七箭直接囚封!

  囚封长弓的,不仅有蛮闪的力量,更有一股无法想象的恐怖妖力,如执念燃烧!

  “怎么可能!本弓灵亲自出手,就算是仙帝,也休想阻我开弓射箭,此子为何竟能阻我!等等,这是祖血的威压!此子体内竟有祖级妖血。且竟然点燃了此血!他疯了么!他竟点燃了祖血!”

  真幻祭坛之上,毒龙老祖双目圆睁。因为过于震惊,而无法言语!

  就算是妙言、*两位仙尊。也定然不明白宁凡为何能正面擒下祖弓弓灵。

  但毒龙老祖,却看出了端倪!

  “定天之术!扶离祖血!此子竟修成了东妖祖的最强秘术!且此子,竟还是一名拥有祖血的扶离妖祖!此人为了阻下祖弓开弓,竟点燃的祖血,施展了定天之术!疯子,此人是个疯子!”

  毒龙老祖无法想象,为何四天阵营之中,会有宁凡这等祖血妖修,且还隶属禁忌的扶离一族!

  他更无法想象,宁凡竟会如此疯狂,不惜舍弃一滴祖血,也要阻下祖弓!

  祖血...毒龙老祖是真龙一族的妖祖之一,他的妖血级别,便是祖血级,然而他也只有一滴祖血而已。

  若是他,断然舍不得燃烧祖血,但宁凡却舍得...因为宁凡,已然疯狂!

  骸骨荒原上空,宁凡双目爆发出惊天杀机,直接将一滴扶离祖血点燃,燃尽!

  以他的修为,本不足以定住祖弓,强行定住祖弓,反噬亦是极其恐怖,直接令他重伤。

  但见到祖弓竟试图伤害自己雨界中的至亲,宁凡没有任何犹豫,舍弃了一滴扶离祖血,施展出了超出极限的定天术!

  这七箭,他不容祖弓射出,绝不容许!

  宁凡可以容忍毒龙子以七箭书对付自己,毕竟既为敌人,自当无所不用其极。

  但毒龙子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主意打到宁凡至亲身上。

  每个人,都有不可侵犯的禁地...毒龙子,触犯了宁凡逆鳞!

  燃血一怒,则必须让毒龙子付出代价!

  “以我扶离妖祖之令,妖箭,裂!”

  宁凡一字喝出,天地间,立刻出现一只黑蝶扶离的巨影,祖血之威乱天动地!

  这威压一经散开,立刻使得七箭表面的一层妖力防御有了裂痕!

  “崩!”

  体内劫血之力被催动到极致,蛮闪极光刺穿七支箭矢,窜入箭矢内部,自内而外炸裂,使得压制状态的七支七彩箭,相继崩溃!

  七箭崩溃,立刻便有七道箭光碎散开来,夺路欲逃,却被宁凡冷笑一声,吞入腹中。

  “七彩箭灵么,倒是意外收获...尔等,逃不掉!”

  宁凡吞入腹中的,赫然竟是七道箭光中的七彩箭灵。

  随着宁凡劫念之力一催,直接将箭灵灵智抹去!

  普通神通,做不到这一点,劫念之力,却可做到!

  嘭!嘭!嘭!

  在七道箭灵灵智抹去的瞬间,毒龙老祖好似被无形巨拳轰中,在真幻祭坛上抽身连退,竟是受到反噬!

  “七真七幻箭竟然毁了!老夫的七真七幻箭,竟被一个蝼蚁毁了!老夫的七彩箭灵,竟被一个蝼蚁夺了!”

  毒龙老祖惊怒的吼声,传遍整个暮雪蛮域,睚眦欲裂。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七真七幻箭竟会被宁凡毁去,即便万古仙尊,也不应有能力毁箭才对!

  此子,凭什么!

  他的蛮闪之力从何而来,他根本不是蛮兽,且就算他是蛮兽,也不应拥有如此精纯的蛮闪之力!

  这一刻,龙角祖弓平生第一次面对一名小辈之时,有了畏惧情绪。

  此刻的它,被蛮闪结界困住,尝试了数次,竟是无法逃离!强行闯结界,便会被蛮闪结界灭杀!

  “人族蝼蚁!你好大的胆子!毁了七箭书也就罢了,竟还敢设结界困住老夫,你可知老夫是谁!若你敢动老夫半根毫毛,等待你的,将会是整个真龙族的怒火!速速放了老夫,否则...”

  “聒噪!”

  宁凡眼中寒芒一闪,五指一抓,蛮闪结界立刻收拢,化作一道道黑红符文刻印在祖弓之上。

  立刻,祖弓传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渐渐的,竟是被蛮闪符文封印,再也无法发出半点声音!

  再次施展妖灵力,在祖弓之上种下禁制,宁凡一抬手,直接将彻底封印的祖弓收入储物袋!

  祖弓之灵,被他直接封印夺走!

  施展定天术,以蛮闪设结界,毁七真七幻箭,封印祖弓,一连串的动作,仅数息便全部完成!

  宁凡目光冷冷望向北境方向,借着祖血之威,竟仿佛洞穿一切,直接望见真幻祭坛上的毒龙老祖!

  “毒龙子!今日一箭之仇,我,记下了!”

  “来日,必报!”

  一股扶离祖妖之威,在妖族七域凌厉扩散,无数修为不济的七域妖修,直接被这威压直接压服在地上,动弹不得,目光惊恐难明!

  这声音,不断回荡在毒龙老祖耳中,形成一连串妖力风暴,在其识海炸裂。单论妖血威压,宁凡远在毒龙老祖之上!后者只拥有一滴真龙祖血,而宁凡的妖血祖血数量,即便毁了一滴,也还有三滴!

  本已受到反噬的毒龙老祖,识海骤然被攻,立刻咳血连退,目光骇然。

  他能感受到,宁凡修为不高,只是一个小辈,但凭借燃祖血的疯狂,凭借体内剩余祖血妖威,竟是一吼之下,跨界伤到了自己!

  “燃烧了一滴祖血,此人体内竟还有三滴祖血!怎么可能!灭族已久的扶离一族,竟还有这等恐怖的妖祖遗留!”

  一股寒气骤然自脚下直冲天灵,令得仙尊修为的毒龙老祖,心神竟是颤抖了一下。

  今日一箭之仇,宁凡记下了!

  来日,必报!

  不知是畏惧了宁凡燃血一怒的疯狂,还是畏惧了宁凡的妖血潜力,又或是震怒于宁凡毁七箭、夺祖弓的疯狂之举...

  毒龙老祖强行稳住心神,眼中杀机毕露,身形一晃,竟是不顾伤势,直奔勾陈蛮域的方向而去!

  必须夺回祖弓、箭灵,必须灭杀宁凡,必须将未来的隐患扼杀于摇篮之中...不惜一切代价!

  “一定要杀了此子!”(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