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20章 吸阳仙子

第720章 吸阳仙子

  百亿里,便是人玄中期的命仙,也无法将神念延伸至如此之远的地方.

  宁凡眉头微微一皱,那被追赶的四人中,其中那名人玄初期命仙,似精通一种秘术.纵然自己遁出百亿里,竟仍能被此人追踪,一路追来.

  不过宁凡看得出,那人追踪范围至多也只有二百亿里而已.

  念及于此,宁凡没有任何犹豫,抬脚一踏虚空,虚空中立刻生出一圈圈黑火涟漪.

  下一瞬,宁凡好似与天地相融,一霎消失于原地,又是一遁百亿里.

  在这一遁之后,宁凡二话不说,又连续两次施展黑魔遁,距离那红袍青年已有整整四百亿里距离.

  接连施展四次黑魔遁,宁凡法力已临近耗空,身后之人也早已甩得无影无踪.

  那九名命仙为何追杀另外四人,与他无关.

  这场拼斗谁生谁死,他漠不关心.

  他若不想介入纷争,谁也休想也将卷入麻烦之中.

  身形一晃,宁凡进入玄阴界,服下一颗丹药,不紧不慢地恢复起法力.

  他在玄阴界内一呆便是半个月,并不急于离去,不想平白无故卷入任何麻烦之中.

  半个月的时间,宁凡心如止水,修习着三花聚顶之术.

  半个月后,宁凡料想那群人早已离去,身形一晃,离开玄阴界,继而取出前段时间购买的姚宗星盘,朝下一个中级星域——姚宗星域赶去.

  刚准备开启星门赶路宁凡停下了动作,收起星门玉简,骤然转身,目光冷冷地看着身后星空.

  在那里.红芒一闪间,现出四个修士,三男一女.

  四人之中,有三人是散仙修为.身上皆受了重伤.

  唯有那名人玄初期的红袍青年.身上毫发无损.

  此人红袍之上绣着朱雀图案,天生一对蛊惑人心的桃花眼.此刻正带着深邃地笑意,看着宁凡.

  笑的只有红袍青年一人而已,其他三人,则俱是怒气冲冲地看着宁凡.

  尤其是四人中那名散仙女修.一袭如雪的白衣染上了斑斑血迹,白净地脸上带着愤恨的神情,鄙夷地瞪着宁凡.

  "懦夫!"她恨恨地说出两个字,斥责的自然是宁凡半个月前的见死不救了.

  若非宁凡见死不救,那一战绝不会如此艰苦.

  她将族内长辈赐予的底牌之物全部用尽,其他几人也多是用尽底牌,才堪堪保住性命.将敌人击退.

  那些底牌手段,本还想等杀戮殿大比时使用呢,这下倒好,还没赶到血海星域.保命底牌竟已经用光了.

  宁凡仿若没有听到女子的鄙夷声,他对此女相当不感兴趣.

  目光随意的扫过三名散仙,最终落在红袍青年身上.

  宁凡的神情越来越凝重,这红袍青年不简单,修为已临近突破人玄中期.

  此人也是来参加杀戮殿收徒大典的么,此人会是日后的对手么.

  "诸位在此等候本座,不知有何指教!"

  宁凡发出的声音粗犷而沙哑.此刻的他,仍是伪装成了刀疤大汉的模样,骨龄则伪装成了两万岁.

  "哼!我等在此等你,自是来向你兴师问罪的!本小姐有难,求助于你,你竟敢见死不救!"白衣女子骄横道.

  另外两名散仙青年同样目光不善地看着宁凡.

  宁凡眼中寒芒一闪,他与这群人素不相识,有何义务帮他们

  兴师问罪可笑之极!

  一步迈出,宁凡杀机已动.

  这几人存心不良,欲将他卷入纠纷,如今倒还来上门找事,他不介意给他们一个教训的.

  只一步踏下,宁凡周身散出冲天的煞气凶威!

  惊天的煞气红芒在昏暗的星空中分外刺眼,红芒之下,宁凡容貌狰狞,好似一个凶神恶煞!

  在这股逼人的威势下,白衣女子及其他两名散仙青年,竟是面色大变,匆匆退至红袍青年身后,寻求庇护.

  这三人万万没料到,宁凡一耽威,好似一尊远古杀神一般,连他们这种天骄人物都会感到胆寒!

  宁凡的煞气之威太过恐怖,他起码已杀过十名命仙!

  白衣女子骄横惯了,平日里哪里见过宁凡这种一言不合便要杀人的魔头.

  这一刻,对上宁凡冷漠无情的眼神,她竟吓得有些腿软.

  "赤真哥哥,救我."白衣女子躲在红袍青年身后,声音微微有孝抖,向红袍青年求救.

  名为赤真的红袍青年,看也不看白衣女子,亦不看另外两名散仙,只是眼含笑意地看着宁凡.

  "他们三人刚刚是在说笑罢了,还请道友不要介意.他们之所以留在此地,并非出于本意,亦不是想向道友兴师问罪.想要留在此地的,是赤某人.在下司妖宗赤真,想和道友交个朋友."

  赤真向宁凡微一抱拳,眼中虽有笑意,那笑意却未达眼底.

  其眉心之上,共有五颗赤色星点.[,!].

  但见第五颗星辰忽的赤芒一闪,赤真的背后骤然浮现一只血煞逼人的朱雀之影.

  同一时间,一股并不弱于宁凡的煞气魔威骤然透体而出,与宁凡的煞威对轰一处!

  宁凡目光微微一闪,不退反进,连踏九步.

  九步成势,与天势相融,宁凡的煞气之威竟平白提升一成之多.

  但听一声爆响,赤真目光微变,猛地拂袖生风,带着身后三人连退万丈,神情微微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一番对轰,他的煞气之威竟略输给了宁凡,朱雀虚影崩成碎片.

  宁凡亦是连退数千丈,猛地稳住脚步,神情凝重地看着赤真.

  此人不简单.

  若拼死一战,宁凡自忖战胜赤真的胜算不会超过五成.

  且五成胜算的前提,是必须召出孽离助阵.

  司妖宗赤真么.

  八年过去.宁凡对东天仙界已非一无所知.

  司妖宗是东天一大真仙势力,宗内修士擅御妖宠助战.

  体内的扶离祖血不时传出微弱的感应,提醒着宁凡,赤真身上携带了不只一头强大妖宠.

  若宁凡感知不差.赤真的身上带着三只人玄初期的妖宠.且三只妖宠,俱是真灵朱雀!

  "道友好强的煞气.好玄妙的神通!不知道友可有兴趣,与我等结伴同行,共赴血海星域"

  赤真在这场煞气较量中没有占得分毫便宜,眼中却笑意不减.反倒邀请宁凡同行.

  "没兴趣."

  宁凡暗暗思索,有赤真在,他想杀另外三名散仙,怕是极难.

  反正这几人也并非非杀不可,没有必要为了杀几名无关之人,在此地与赤真拼个你死我活.

  冷冷一语之后,宁凡转身便走.将赤真等人甩掉之后,换星门赶路,直奔姚宗星域而去.

  在宁凡离去许久后,白衣女子才从惊恐之中恢复过来.气愤地对着宁凡离去方向言道,

  "哼!此人好生不识抬举!赤真哥哥乃是堂堂司妖宗道子,折节与他结交,邀他同赴血海星域,他竟摆出这么大的架子,拒绝赤真哥哥的好意!他以为,凭他一人之力,能不付出任何代价便进入姚宗星域么!"

  这白衣女子名为曲妍,是东天曲家族长之女.

  "姚宗星域,姚家.这姚家可不好惹.我等背后势力也算不弱了,尤其是赤真道兄,背后乃是堂堂司妖宗.那姚家区区命仙势力,却敢追杀我等参比修士,封锁整个姚宗星域.若非仗了杀戮殿的势,它区区姚家焉敢如此."

  那名脸色惨白,干瘦如鬼的黑衣青年冷哼道.

  他名为黑囚,是咒巫宗宗主的首徒.

  "半月之前的大战,若非赤真道兄以一敌六,我等绝无法从九名姚家命仙的手中全身而退,这份恩情,我朱洪铭记于心,来日必报!只是有一事,朱某十分担忧.当日与我们同闯姚宗星域的另外七名道友,为何迟迟不来援助我等.莫非他们已经."

  那肥头大耳的青年皱眉道.

  他名为朱洪,是东天朱家的人.

  "哼!恐怕那七名道友,已死在姚家修士手中了,自然无法援助我们的!这一次,姚家为了让姚厉获得大比第一,加入杀戮殿,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

  黑囚冷哼一声,气愤之情溢于言表.

  曲妍,朱洪你一言我一语,控诉着姚家的罪状,赤真却始终不发一言,并不插嘴.

  他望着宁凡离去方向,桃花眼中戏谑的笑意第一次收起,露出几许凝重,自语道.

  "最多五成胜算.以我全力,再加上三只真灵朱雀,对上此子也无必胜把握."

  "此子什么来历,东天之内,何时出现如此天骄强者了."

  "以我实力,强闯姚宗星域不难,事后却必定得罪姚家.姚家我不惧,但姚家背后的人,可是堂堂杀戮殿青云长老,得罪此人非我所愿.按照姚家的规矩,想入姚宗星域,需缴纳身上一半的徽章.不知此人是会交出一半徽章呢,还是会强闯姚宗星域呢."

  .

  宁凡一路朝姚宗星域疾驰而去.

  当发现整个姚宗星域被一重重锁域大阵死死封锁后,眉头不由得一皱.

  那锁域大阵十分厉害,非真仙不可强闯通过.

  锁域大阵共有十个阵门,可进入姚宗星域.

  如今,九个阵门紧闭,只剩一个阵门可以通行.

  在那个阵门处,无数姚家强者把守于此.

  阵门外立着一个血色巨碑,任何携带杀戮徽章者,途经此碑,皆会引起巨碑感应.

  将徽章藏在储物袋,洞天宝,小千界宝中,皆无法瞒过巨碑感应.

  巨碑可准确感知出来者身上持有的徽章数量.

  宁凡没有急于穿过阵门,进入姚宗星域,而是先在附近打探消息.

  当了解到姚宗星.[,!]域被封锁的来龙去脉之后,宁凡沉默许久,总算明白赤真等人为何会被九名命仙追杀了.

  姚宗星域最大势力,是姚家.

  姚家封锁了整个姚宗星域.任何途径此地,持有杀戮徽章的修士,皆需上缴一半徽章,才可通行.

  徽章就是分数,就是成绩.它所增加的分数.不仅仅适用于收徒大典第一关,更适用于后面好几关.

  姚家如此大费周章的谋夺他人徽章.仅仅是为了让族内子弟稳坐大比第一而已.

  姚家此代修士之中,资质最强者,非姚厉莫属.

  此人骨龄两万,已成功破命成仙.且几乎快要突破人玄中期了.

  为了让姚厉稳夺第一,姚家不惜得罪无数势力,也要助他夺徽章,争分数.

  为了达成这个目的,姚家甚至胆敢对真仙势力的后辈出手!

  姚家老祖仅是一名鬼玄初期的老怪,但姚家祖上却有一人,夺过大比第一,以外界修士的身份加入了杀戮殿.并一步步成为杀戮殿的长老!

  其名,姚青云!

  修为,舍空境!

  有此人给姚家撑腰,便是司妖宗这种大势力.姚家也敢公然得罪!

  赤真等人正是因为不肯缴纳徽章,才会被姚家命仙追杀.

  "难怪那嚣张女人觉得我应该出手相助,敢情我与他们处境相同,共同的大敌都是姚家."

  "姚家是么.还真是不想得罪呢."

  宁凡长叹一声.

  若他是孤家寡人一个,得罪谁都无所谓.

  但如今,他有求于杀戮殿,想要求得长生玉替欧阳暖续命.

  若在这个关头得罪姚家,得罪姚青云,实在是有些不智了.

  杀戮殿中,历来只有二十四名长老,付玲珑的长老位空缺已久,如今尚有长老二十三人.

  杀帝之下,杀戮殿权利最大的便是二十三名长老了.

  须知,每一名杀戮殿长老,都有调动百名真仙的权力.

  得罪一个姚家,便等于得罪了一百名杀戮殿真仙.

  "徽章,我不会交出.姚家,我也不想得罪.两全其美的办法,未必没有,比如说."

  星空之中,宁凡目光一决,将194枚杀戮徽章全部收入玄阴界之内.

  那血色巨碑可隔着小千界宝感知杀戮徽章的存在,却无法越过中千界宝感知徽章的存在!

  毕竟,中仙界宝一般唯有仙帝才有,仙帝之界,是旁人能寻遍感知的么!

  收起徽章之后,宁凡又稍稍改动了一下骨龄,将骨龄伪装成四万岁.

  这样做,也是为了迷惑一下姚家,打消姚家的戒心.

  姚家敢强抢参比修士的徽章,敢追杀不交徽章之人,自然也敢暗杀参比修士了.

  参比修士骨龄必须在三万岁以下,宁凡这一手,也是为了小心一些,打消姚家的敌意.

  最大的麻烦,其实还是那百亿悬赏.

  姚宗星域是一个中级星域,本无真仙,但如今大比在即,不少真仙会途径此星域.

  "不知会不会有真仙老怪察觉我的真正身份,对我出手."

  宁凡一叹,该有的劫,躲是躲不掉的.

  身份终会暴露,只是早晚而已.

  血海星域真仙无数,想不暴露身份,太难.

  收了所有杂念,宁凡一路疾驰,朝姚宗星域锁域大阵的阵门飞去.

  那是一座百万丈之高的阵门,门外守卫,散仙过百,命仙则有十二人!

  阵门处立着一座血色巨碑,每每有身怀杀戮徽章的修士路经此阵,血碑便会闪现出不同程度的血光.

  血光的多少,与杀戮徽章的个数,种类有关.

  一旦有修士被查出身怀杀戮徽章,要么交出一半徽章,要么被姚家修士所灭.

  血碑之上,堆着矮矮的人头塔,鲜血淋漓.

  那些人头,皆是不肯交纳徽章的参比修士之头.

  姚家行事,好生霸道!但因其靠山强硬,便是苦主势力,也不敢追责!

  宁凡皱了皱眉,没有多言,径自走入阵门.

  路经血碑之时,那血碑果然没有半点反应.

  玄阴界中藏物,区区血碑岂能感知地到!

  十二名姚家命仙之中,有十一人一见宁凡骨龄四万,便再也懒得关注他了.

  唯有一名人玄后期的命仙老妪,目光始终在宁凡身上逗留,眼中霪邪之光越来越明亮.

  宁凡目光古井无波,心中却微微有些不好的预感,静静走入阵门,并无人阻拦.

  穿过阵门之后,正式进入姚宗星域,宁凡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骤然间,那名一直注视他的命仙老妪,身形一晃,拦在他的身前!

  "你,不能走!今晚,老身要你侍寝!"命仙老妪露出森白的牙齿,不容拒绝地对宁凡冷笑道.

  一见命仙老妪对宁凡有意思,其.[,!]他十一名命仙,俱是以神念锁定宁凡!

  此地修为最高者,便是那人玄后期的老妪!

  老妪想要宁凡做鼎炉侍寝,其他命仙自然会为了讨好老妪,拿下宁凡!

  侍寝只是好听,采补才是真的!

  这老妪最爱的就是丑陋,强壮的男子,就如宁凡伪装后的容貌这样!

  宁凡眼中寒芒一闪,冷笑不绝.

  他避开了无数个可能得罪姚家的理由,却万万没有想到,会因为这种理由,不得不得罪姚家了!

  他宁凡,怎可能给人做鼎炉,让人采补!

  得罪姚青云固然可怕,但若是被老妪采补,修为跌落,命都没了,又何谈救活欧阳暖!

  嗤!

  宁凡没有多言,脚下忽的荡起一圈圈黑火涟漪,直接逃出百亿里!

  他,就从十二名姚家命仙的眼皮子底下,逃走了!

  宁凡就算再强,自问也没有力敌12名命仙的实力!

  但让他屈服于姚家的强势,却是绝无可能!

  "哼!老身看上你,乃是你的荣幸,竟敢逃走!你们留守于此,老身一人去拿下他!区区一个碎虚鼎炉."

  "是!"

  命仙老妪面色铁青,对其他命仙一声令下,旋即一踏虚空,脚下生出一朵黑云,踏着黑云,直追宁凡而去!

  这次若把宁凡捉回,她要是不把宁凡蹂躏到死,就对不起她年轻之时‘吸阳仙子’的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