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19章 花开三瓣

第719章 花开三瓣

  中级星域,落木星域.

  幽寂的星空中,时而可看到一个个匆匆来去的赏金猎人.

  他们手持着同一份悬赏令,那悬赏令,如今传遍了整个东天!

  星空之中,忽然出现一个巨大星门.

  附近无数赏金猎人,立刻朝此地疾驰而来,将星门团团围住.

  一个个老怪面色冷肃之极,死死凝视着星门.

  当看到星门之中走出一对中年道侣之后,所有人都变得呼吸粗重了.

  "快看看,此人是不是那只肥羊!"

  一道道神念立刻朝着星门外那名中年男子扫去.

  那是一名白衣男子,身材魁梧,脸上布满刀疤,神情凶恶之极.

  在那个白衣男子身边,立着一个白发美妇,说不上绝色,但容貌温婉.

  美妇的怀中,抱着一只黑色的毛球,血脉十分污浊,看不出品种.

  "不是千秋道人!"

  "没有白发丑妇!"

  "没有真血灵择!"

  "没有黄金剑影!"

  "没有易容!"

  "好了,他们不是肥羊,放他们走吧!"

  一群人核对过后,大失所望地摇头长叹.

  忽然间,极远处又有一个星门开启.

  一群老怪立刻朝那边的星门奔去,将星门围堵.

  星门之中,走出一个瘦削青年,一袭白衣.

  那青年刚刚走出星门,便看到自己被无数人为主,立刻浑身颤抖.

  "你们,你们想怎么样!"

  "杀!他脸上有易容的痕迹,很可能是肥羊,宁枉勿纵!"一群老怪狞笑道.二话不说,就将那白衣青年剁成了肉馅,只剩个头颅,元神残力封入其中.

  一名擅长易容术的老怪.指诀一变.抬手朝那头颅脸部一抹,顿时面色难看之极.

  "杀错了!他奶奶的!不是肥羊!"

  "去他娘的.真是晦气,今天杀错十七八个了!"

  轰!

  又一个星门在极远处打开,一群老怪匆匆赶了过去.

  原处,那中年大汉目光渐渐变得阴沉之极.而她身边的中年美妇,则忽然咯一笑,笑声清脆悦耳,宛如十六七岁的少女.

  "毛球他爹,你又害了一条无辜的生命哦."伪装成中年美妇的欧阳暖笑得花枝乱颤.

  "无辜.无辜之人,可不会出门易容,再说.我莫名其妙被七煞宗悬赏百亿,才是无辜好不好.七煞宗,区区一个人玄中期坐镇的势力,拿出十亿悬赏我都算多的.竟会拿出百亿.他们明明拿不出百亿道晶."

  伪装成中年大汉的宁凡,神情森冷之极.

  他很想知道,是谁指使的七煞宗,将自己的赏红提升至百亿.

  花费百亿道晶,杀自己一个碎虚,此人究竟是有多么憎恨自己.

  "会是丹宗么."欧阳暖揉了揉额头,美眸一霎冰冷.

  她并非像表面那样幸灾乐祸的,实际上,她很担心宁凡,所以才会拿出两颗八转巅峰的易容丹药,强行给自己,给宁凡易容.

  "**不离十.除了丹宗,我想不到还会有什么大势力如此恨我!"

  "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丹宗想要杀的,原本只是我而已."

  "无妨,我与丹宗早有无法调和的仇怨,丹宗宗主是么."

  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罗盘,眼中杀机微微一闪,继而又悄然收敛.

  这个罗盘,可逆向追踪丹宗宗主的下落.

  终有一日,宁凡会有这个罗盘,追得丹宗宗主满东天窜逃!

  "嗷呜,嗷呜."小毛球委屈地想哭.

  她那么白,那么白,竟然被残忍的爹爹涂成黑色了.

  灵择都喜欢白色,坏爹爹难道不知道么!

  爹爹坏,爹爹坏,爹爹坏.

  她嗷呜嗷呜地叫个不停,声音楚楚可怜.

  其实她之前比现在委屈多了,不过之前宁凡给她吃了一丝紫黑色的妖血,她就安静了好几天,不哭不闹了.

  这一会儿又开始闹脾气了.

  "毛球他爹,再把你那黑乎乎的妖血给小毛球一丝吧,她又快哭了."欧阳暖抚摸着小毛球,心疼不已.

  她是不知那妖血代表着什么,若知晓,她绝对不会怂恿宁凡喂给小毛球的.

  那可是扶离祖血,虽说只是极少极少的一丝.

  "小东西,我上辈子欠你的么."

  宁凡无奈,迫出极少极少一丝扶离祖血,喂给小毛球.

  小毛球立刻幸福不已,她觉得自己一定是世上最幸福的灵择,竟然能被爹爹拿祖级妖血喂养.

  一瞬间,再也没有被涂黑的苦闷了,舒服地窝在欧阳暖怀中,开始酣睡.

  宁凡则施展散出法力壁障,护着欧阳暖与这丑陋的小东.[,!]西,不让她们娘俩被虚空之风所伤害到.

  "要去挑战落木星的杀戮阁么这落木星可是一个大型交易星,里面的命仙不在少数."欧阳暖有些担心地言道.

  "嗯,要去.你的丹药药力很强,便是真正的渡真境真仙,也很难识破我的伪装.若能获得落木星的白银徽章,我便有了第5个徽章.且我修炼秘术,还需购买大量的百万年灵药,呃,用你的钱买药,你不会介意吧"

  "自然不会."欧阳暖淡淡一笑.

  "嗯.走吧,黄金遁剑不能用了,那几乎已经成了我的特征,好在我如今修为大涨,遁速并不弱于古剑的,就是要多费楔力."

  宁凡自然而然地拦住欧阳暖的柔软腰肢,朝某个下级修真星飞去.

  待向该星星主‘借来’星盘之后,宁凡一路行至落木星.

  此星之上,宁凡稍稍收敛了实力.仿佛经历了一场苦战之后,才将此杀戮阁的散仙阁主击败.

  他在此星之上耗费10亿道晶,购买了4株百万年灵药,又去了赌坊.带着欧阳暖切了两株百万年灵药.并未多切,以免多惹事端.

  饶是如此.在离开落木星之后,宁凡,欧阳暖还是被人盯上了.

  盯上宁凡的,是两名人玄初期的命仙.

  他们倒不是察觉宁凡的真正身份才出手的,而是觉得宁凡身上道晶不少.也算是一只小肥羊了,可以搜刮一二的.

  这二人十分谨慎,宁凡开星门,他们也开星门.

  尾随着宁凡跑了大半个星域后,才齐齐现身,挡住宁凡,欧阳暖的去路.

  那一日,此地星空之中.血光耀世,还有一种邪恶的妖禽鸣叫声,传彻星空.

  距离战场很近的数颗废弃星,齐齐被人轰碎.

  而自那日大战之后.世间再无这两名命仙的消息.

  春去秋来,一年过去.

  宁凡与欧阳暖已横跨数百个下级星域,30余个中级星域,2个上级星域.

  这一年是危险的,宁凡十分小心,从未在众人面前暴露身份,无人知晓他的下落.

  第二年,第三年,第四年.

  转眼,到了第八年.

  宁凡手中的白银徽章已有近200枚,并非每一个杀戮阁主他都可战胜.

  有几名阁主竟是人玄中期修为,还有几人是后期修为,非宁凡可胜.

  一座废弃星上,宁凡盘膝修炼,将百万年灵药调和之后,用以修炼三花聚顶的秘术.

  八年来,宁凡每至一座交易星,便低调地露露财,买几株百万年灵药,再杀一两个人玄初期命仙补充道晶.

  他修炼秘术用掉的百万年灵药,已有近300株,价值超过六百亿道晶.

  一路劫掠,如今身上倒还有150多亿道晶,也并不贫穷.

  八年苦修,那三花聚顶的第一花,也才仅仅看出第二瓣铅花花瓣.

  再过两个中级星域,一个上级星域,便到达血海星域了.

  宁凡想在进入血海星域之前,修出第三瓣铅花!

  若能修出第三瓣铅花,宁凡的三花聚顶之术,足以防御普通人玄中期的攻击!

  此术若开,几乎再无任何人玄初期可伤宁凡!

  废弃星之上,宁凡开辟了一间临时洞府,在其中闭关修炼.

  欧阳暖则如以往一样,在宁凡无法分心保护她时,留在元瑶界中,默默以五色谊看着宁凡.

  八年时光,对修士而言,不过匆匆而已,但她已知足.

  这八年于她而言,此生再难重复.

  八年之内,她的师父曾悄悄寻来一次.

  当看到欧阳暖幸福的笑容之时,悄然一叹,自行离去.

  他的到来,连宁凡都不知,唯有欧阳暖知晓.

  师父的气息,就算隐藏得无迹可寻,她也能感觉得到.

  洞府之内,宁凡如坐枯禅,双目紧闭,探指拈花.

  他所拈的,是一朵莲花.

  莲花之上,已有两瓣莲花化为铅色,第三瓣,正一丝丝染成铅色.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渐渐的,第三瓣花瓣彻底化作铅色.

  当第三瓣铅花出现之后,那朵莲花变得更加沉重.

  许久之后,莲花化作一丝丝流影飞散,而宁凡则适时地睁开双眼,轻呼一口浊气.

  拂袖一招,召出欧阳暖,微微一笑.

  "成了.有此神通在手,我获得此界大比第一的成算,便更高了.同时亦可在进入血海星域前,解决另一个麻烦了."

  "百亿道晶的麻烦么"欧阳暖有些担忧地问道.

  "嗯.参加收徒大比之前,我必须斩获足够多的赏金魔,起码杀够百亿道晶,才能保证入了血海星域之后,不会有杀戮殿杀手对我出手.旁人杀我,可以躲,可以避,可以骗.但若想加入杀戮殿,多半是需表露真实身份的.一路走来,丧命于我手的碎虚,命仙悬.[,!]赏魔,总赏金已有70多亿了,只需再斩杀两三名命仙魔头,便可杀够百亿赏红."

  "再穿过两个中级星域,一个上级星域,便是血海星域.如今临近大典,此地强者云集,若有万一,我不易护住你,故而稍后你还是暂时呆在元瑶界之中吧."

  "好,不过若你有事,我也不会独活."

  欧阳暖很直白地言道.

  没有那么深情款款的表情,只是很平常的语气.

  她躲在元瑶界,不是怕死,只是不想拖累宁凡.

  此地临近血海星域,命仙真仙太多,不知会不会有人认出宁凡真实身份,对宁凡出手,取那百亿赏红.

  若真有这种事情发生,她留在外面定会拖累宁凡.

  她不想害他.

  "不会有事的.快入元瑶界,有人来了!"

  宁凡目光骤然一变,将欧阳暖,小毛球收入元瑶界之中,霍地站起,二话不说,一式黑魔遁,远遁百亿里.

  他之所以遁得如此之快,是因为之前有十二三道命仙级遁光直奔废弃星而来.

  那十二三道遁光俱堪比命仙遁速,却并非全部是命仙.

  以宁凡匆匆一瞥的感知,貌似是有九名真正的命仙,在追赶四名修士.

  被追赶的四名修士之中,只有一人是突破了命仙境界,其他三人却皆是散仙修为.

  那三人并未成仙,实力却也堪比命仙,骨龄少于三万载,是难得一见的年轻强者.

  而那一名人玄初期的命仙,骨龄只有两万五千年,资质极高,实力也在大多数同级命仙之上.

  "可恶!那个人竟然对我们见死不救,独自逃跑了!"被追杀的四名青俊,三男一女.

  此刻,那名女子正低骂着不仗义的宁凡.

  "哼,曲小姐此言差异!修界本就是如此冷漠,谁顾得上谁呢,若非你我同因参加大比被人追杀,又岂会临时联手!那人多半是不知道利害,所以才遁逃的,若他知道,下一个中级星域已被彻底封锁,任何参比修士若不献出一般徽章,便会被那批人追杀,不知他还能否如此冷漠地对我等同遭遇修士见死不救!"另一名脸色惨白,干瘦如鬼的黑衣青年,冷笑道.

  "哼!那人逃得虽快,但看其气息,似乎未入命仙,纵然愿意助我等一臂之力,共同御敌,也不过是多个逃跑的同伴而已,他,帮不了我们什么!"四人中,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不屑道.

  "不,那人很强.他之前似乎在修炼一种秘术,那秘术,很厉害.此人不简单,骨龄很年轻,修为尚未突破命仙,会出现在此地,多半是为收徒大比而来.此人若了解我等处境,必会与我等联手,共闯中级星域.若有此人出手,多半足以击退身后这群麻烦人了!"

  四人中,为首的那名红袍青年淡淡言道.

  以他的修为,足以以一敌三,其他三人,也皆足以以一挡一.

  红袍青年有一种预感,刚刚匆匆撤离此地的宁凡,实力并不弱于他,以一挡三亦不难.

  若有此人助阵,便可暂时匹敌身后的九名人玄命仙,等待援兵到来了.

  "追,一定要追上此人,拉他下去,一起抗敌!"红袍青年腹黑一笑.

  四人追着宁凡遁离的方向,直追而去.

  遁出百亿里的宁凡,察觉到身后遥遥追来的十三道遁光,目光骤然一冷.

  他人之事,他不愿插手,但那逃离的四人,竟想将他拉下水,卷入这场麻烦,实在是有些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