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七百三十三章 安娜的来历

第七百三十三章 安娜的来历

  "你什么意思"安娜这回停住了脚步,一脸怒气的盯着秦宇.

  "我的意思你明白."秦宇摊了摊双手,平静的答道:"你有仇家,我不可能让孟瑶还跟你一起住,要是你的仇家找上门来,让孟瑶受到伤害,就算拿你的命来抵都不行."

  安娜目光狠狠的盯着秦宇,秦宇的脸上依然是面无表情,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在一瞬间他对安娜起了杀心.

  "随便你."

  良久之后,安娜甩下这句话后,直接是头也不回的进了自己的房间.

  秦宇看着安娜消失的背影,也靠在了沙发上,神情变幻不定……

  "伊萨大人,这一次袭击教皇的人,大部分都被击毙,擒获了一小部分的人,不过也让一两人跑了."

  在伦敦的一家教堂内,此时教堂的大门关闭,有着几位牧师在那守着,教堂之内,一排排的白袍教士站在一位红衣大猪脚的下方.

  "立刻抓住那些漏网之鱼,竟然敢袭击教皇,这是对教廷的挑衅,那些抓住的人也交给裁判所,一定要问出对方背后所属的势力是谁"

  "伊萨大人,会不会是黑暗议会那边的人"下方首位的一位白袍教士开口猜测道.

  "不会,黑暗议会那边不可能派几个这样的虾米过来,而且,敢刺杀教皇,除非黑暗议会是打算与咱们全面开战了."

  红衣大主教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猜测,正如黑暗议会了解他们教廷,而他们教廷也了解黑暗议会一样,双方虽然也经常会有摩擦,但不可能做出刺杀教皇这样的事情来,而且更重要的是,还是那么几位小虾米,根本就不可能刺杀成功.黑暗议会的人也没那么笨.

  "伊萨大人放心,虽然有几个人逃掉了,但也已经是受了重伤,而且身体内还有残余的圣力.一定可以找的出来."

  "嗯,给你们三天的时间,这一次刺杀教皇的人要全部抓住."红衣大主教点了点头,一甩长袍,朝着后面走去,而这些白衣教士全部低头恭敬的看着红衣大主教离去.

  因为安娜的回归,而孟瑶又不知道实情,便决定今晚陪安娜睡觉,至于秦宇,则是一个人在另外一个房间.

  深夜.一片漆黑,只有外面的路灯带着一丝光芒照着残影,然而就在这样的深夜中,躺在床上的秦宇却突然猛地坐了起来,他的眸子看向窗外.在那里依稀有着几道人影的出现.

  "这群该死的家伙,真是阴魂不散."

  而在另外一个房间,原本躺在床上的安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穿戴整齐的站在窗户边上,至于孟瑶却是睡在床上没有醒来,似乎丝毫没有发现身边的人已经离开了.

  "亲爱的瑶,要是我这次没有回来的话.那以后咱们就再也不能见面了."

  安娜回到床前,在孟瑶的头上轻吻了一下,道:"你那个男友虽然很讨厌,但看的出来还是很爱你的,你是我见过最善良的女孩,心地又单纯.以后一定要幸福."

  就像是临终的告别,安娜最后看了眼熟睡的孟瑶,走到一旁的梳妆镜前,将镜子给拿下来,双手在墙上用力一按.一个暗盒便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打开暗盒,里面是一件红色的披风,安娜将披风给系在了身上之后,直接打开窗户,从二楼给跳了下去.

  "看来今晚是不能睡一个好觉了."

  感觉到隔壁房间的动静,秦宇也从床上起身,快速的穿上衣物,也同样的从阳台上跳了下去.

  在黑夜之中,一道红色的身影在路灯之下一闪而过,速度之快,就像是一个残影,朝着一个方向而去,那里,是伦敦大学的湖畔处.

  而在红影闪过不到几秒钟,又有四道白色的身影也一闪而过,朝着红影消失的方向而去.

  "这小妞还有点良心,知道不伤及孟瑶,竟然将人给引开了."

  在白色身影消失后不久,秦宇的身影出现在这路灯之下,他的眸子看向前方,自语了一句后,继续跟了上去.

  安娜在到了湖畔之后,却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身后,在黑暗之中,四位穿着白袍的教士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教廷就派你们四个来"安娜不屑的看着面前的四位教士,说道.

  "你只有两个选择,跟我们回去,接受审判,或者现在就让我们来审判你."左首的一位教士开口了.

  "审判,就凭你们也配."

  安娜的表情突然变得狰狞起来,就在两天前,她的所有同伴都被这群人给杀了,如果不是她跑得快,现在她也早死了.

  "你们都给我去死吧."

  安娜将身后的披风一抖,一股红色的血气从披风中散发出来,将她整个人给包裹在其中,四位白衣教士看到这一幕,全部小心戒备着,其中一位叮嘱道:"小心点,对方血化了."

  红色迷雾散尽,安娜整个人发生了变化,一头金色的秀发变成了红色,直接拖在了地上,一张脸完全被秀发遮住.

  一声厉啸从安娜的口中.发出,那秀发一下子分成四股,猛地朝向四位教士射去,速度之快几乎是眨眼之间就到了四人的跟前.

  "罪恶镰刀."

  四位教士的反应也很快,他们的手上出现了一把类似镰刀的工具,直接迎着面前的长发给斩下去,然而,令他们大惊失色的是,以往无往而不利的镰刀这一次却是失效了,竟然没有能把长发给斩断,反而被长发给缠住了.

  看到自己的秀发把敌人给缠住,安娜脸上也是露出亮光,一个极闪,人便出现在其中一位教士的面前,直接一爪朝着教士的头抓去.

  "呲!"

  然而,就在安娜伸出手的刹那,她边上的另外一位教士手里却是寒光一闪,红色秀发瞬间被剪断,那教士直接举起镰刀朝着安娜射来.

  "不好,中计了."

  安娜的反应很快,明白自己是中了多方的陷进了,不过看着就在手下的头颅,她最后还是一咬牙猛地劈下去,就算是受伤,她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光之护翼."

  只是,就在安娜的手要落在教士的头颅上时,那教士的身影突然原地消失了,出现在了五米外,而在教士的背后,却出现了薄薄的两片蝉翼.

  等安娜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了,那把镰刀直接从她的手臂划过,一道血气瞬间从手臂喷洒而出,安娜整个人也是一个酿跄,往前栽倒了一步.

  四位教士见到安娜的动作,脸上露出喜色,连忙将安娜包围在中间,一手拽住安娜的长发,这么一步一步缓缓的靠近.

  安娜整个人跪在地上,身体在轻微的颤抖,似乎是遭受到了重创,无力站起,然而,就当这四位教士走进安娜周身一米的距离时,异变再起.

  跪在地上的安娜突然原地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团红雾,这一次红雾扩散的很快,顷刻间就把四位教士给笼罩在其中,但听得红雾之内风声阵阵,还不时伴随着惊呼声.

  "西方人在天地能量的借用上的手法倒是奇妙,竟然都可以实物化,不过这实物化之后,真正的威力却不如原来了."

  安娜和四位教士都没有发现,就在离他们十米远的一颗树下,藏着一道人影,将他们的一举一动全部收入眼底,这道人影自然就是秦宇.

  秦宇一开始见到安娜和四位教士的手段,心底还有着震惊之色,但随着慢慢观看,这震惊之色便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摇头.

  安娜的那一头长发,还有四位教士手中的镰刀,包括其中那位背后的双翼,这些都是能量实体化的东西,但这个实体化和秦宇理解的实体化不同,威力竟然小的可怜,看的最后秦宇也就明白,估计这是西方人所掌握的一种特殊的运用方式,而不是真正的实体化.

  真正的实体化是将天地间的气场能量凝聚成某种实物,威力大的惊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说句毫不夸张的话,安娜和这四位教士的实体化出来的东西,就好像是玩具武器,徒有其表而已,杀伤力等同于无,当然,这是相对真正的实体化来说的.

  秦宇的眸光静静的盯着那团红雾,战斗的结果很快就要分出来了,红雾已经慢慢变淡,不久便露出五道身影,秦宇只看了一眼,便知道安娜输了.

  在红雾之中,安娜的一头长发变回了原来的长短,而且身上也出现了许多伤痕,脸上香汗淋漓,已经是没有多少气力了,反观那四位教士,除了其中一位无力的坐在第三,另外三位的手脚依然稳健,死死的将安娜给围在中间.

  "看在孟瑶的份上,就再救她一次吧."

  秦宇心里暗叹了一声,将自己隐身在树后,右手掌心摊开,一道金光闪现,瞬间便到了几人战斗的地方.

  咻!

  三位教士只感觉手上一轻,在低头一看的时候,发现他们手上的镰刀竟然断成了两截,其中一截掉落在地上消失不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