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七百三十二章 错过

第七百三十二章 错过

  不过秦宇却心里有数,以他现在强大的恢复能力,最多明天,双脚就会恢复正常,用不着等个三五天.

  "孟瑶,你看我这样还能住宾馆吗,要是晚上有个什么需要,我这病号……"医生的治疗完成后,秦宇一脸可怜模样的看着孟瑶,说道.

  "那……今晚就允许你去房间睡."孟瑶歪着小脑袋想了下,单纯如她,丝毫不知道已经掉进某人的陷进中了.

  秦宇眼底闪过一道亮光,不过脸上的表情却很是正经,甚至,还装出双脚无力的样子,让孟瑶半搀扶着离开校医院.

  再次路过那图书馆的时候,倒落在草坪上的招牌已经被收走了,秦宇看了眼图书馆,表情变得有些凝重,朝孟瑶说道:"你们学校是不是最近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奇怪的事情没有吧,不过前一段时间倒是发生过几次意外,挺让人惊讶的."孟瑶想了下,答道.

  "有一个学生走在路上,地板突然断了,要知道那地板可是每天都有很多人走过的,都十几年了,另外还有一个学生靠在新建的栏杆上,栏杆突然倒塌,从二楼掉了下去."

  孟瑶把在学校听到的一些传闻告诉了秦宇,秦宇听后,脸上露出如有所思的神情,沉默了一会后才说道:"这学校有些不对劲,可能要出大事情."

  "哪里不对了"孟瑶左右看了看,没看出有什么异常,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看着秦宇.

  "气场不对,现在你们学校的气场就好像一个即将要喷发的火山,处于喷发的边缘,而那些意外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意外,而是征兆,一叼山真正的喷发出来,这学校也就是毁了."

  "怎么会这样.这学校有那么多的学生,秦宇,你有没有办法啊."

  孟瑶没有怀疑秦宇话里的真实性,她第一时间是想到了如果学校真的毁了的话.那这么多学生该怎么办

  "没有找出造成现在这种情况的真实原因,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解决,实在没办法的话,只能是换校区了."秦宇如实说道.

  "那咱们要不要联系学校,和学校的领导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配合找出原因."

  伦敦大学也算是孟瑶的第二个学校了,在这里生活了近一个学期,也是有感情了,听到学校会毁掉,她自然是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

  "怎么说.就咱们俩去,人家肯定不信,没准还把咱们俩当成疯子,这事情咱们也是有心无力."秦宇摊了摊双手,无奈的说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咱们现在就去找校领导,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让他们相信的对不对"

  孟瑶开始抱起秦宇的肩膀,纯净的眸子,扑闪扑闪的,带着崇拜的眼神盯着秦宇,秦宇一下子就被融化了,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其实.秦宇确实是有办法让其他人相信他说的,只是他嫌麻烦,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反正这是国外的大学,换个校址又没什么,他犯不着这么上心.

  不得不说.有时候秦宇确实是一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如果换做是国内的学校,他肯定会主动去找校领导,想办法解决问题.

  而在伦敦大学的事情上,秦宇的想法很简单.死道友不死贫道,反正最多就是伦敦大学换个校址而已,犯不着为了外国人而劳心劳力的.

  在孟瑶的美人计下,秦宇和孟瑶两人朝着校领导办公楼走去,只是,当两人到了校领导处的时候才发现,整个大楼没有几个人,只有两位普通的工作人员,而秦宇他们又不能将事情告诉这两位.

  "秦宇,要不我们等一下吧,他们说马尔科姆校长在学校里,那应该会回来的."

  "嗯."

  秦宇既然决定插手了,就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回去,当下和孟瑶两人就坐在大楼下面的长椅上,秦宇听着孟瑶给他讲述发生在学校的一些趣事.

  "马尔科姆先生,你也不用太着急,依我看,最起码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学校才会彻底爆发危机,在这期间可以邀请一些人过来看一下,没准就有人可以解决问题."

  "希望如此吧,钱先生,还希望你能继续帮我联系那位秦宇先生,只要他愿意过来,什么条件都好说."

  从礼堂出来的马尔科姆一伙人开始朝着他的办公室走去,一路上众人的神情都很是失落,在座的有大半都是从伦敦大学毕业出去的,可以说,这里就是他们的母校,他们自然是不愿意看到母校被毁.

  就在孟瑶和秦宇聊着天的时候,孟瑶的手机突然响了,她看了眼来电号码,对秦宇说道:"是安娜的."

  "喂,安娜你最近几天都干嘛去了,消失的无影无踪的."

  孟瑶接了电话,便直接问道,只是问完之后她才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安娜那边的声音带着一丝轻微的抽泣声.

  "安娜,你怎么了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孟瑶着急的问道.

  "瑶,我现在在一个偏僻的地方,我的钱包都被偷了,你来搭救我吧."

  安娜的声音终于在手.机里响起,孟瑶听到这话,神情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急忙说道:"安娜你别急,你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我这就去接你."

  "我在……"

  安娜报出了一串地址,孟瑶挂掉手机之后,没等她开口,秦宇便说道:"走吧,我陪你一起去."

  安娜报的地址是在郊区,当秦宇和孟瑶两人驱车赶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秦宇看着前面的这座高架桥,有些困惑的说道:"那外国妞没说具体的位置吗这里只有这么一座大桥."

  "我给她打电话."

  孟瑶掏出手机,再次拨通安娜的电话,电话被接通,里面传来安娜有气无力的声音:"我看到车子了,你们到桥下来,我就在桥底下."

  孟瑶听了安娜的话后,和秦宇对视了一眼,两人快速的从上方下去,下到桥底处时,果然发现一团红色卷缩在桥底中间,仔细一看才看清是一个人.

  "安娜,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你的脸怎么这么苍白"

  孟瑶上前扶住安娜,此时的安娜再也不复先前的热情似火,就像一只受伤的小猫,躺在孟瑶的怀里,无力的说道:"我被打劫了,身上所有东西都不见了,然后就只能向你求助了."

  孟瑶看着安娜楚楚可怜的样子,也顾不得询问了,扶起安娜就朝着桥上方走去,不过,在两人身后的秦宇却是望着安娜的背影,眉宇微微皱了起来.

  孟瑶因为关心安娜,没有注意一些细节,但是秦宇却注意到了,安娜说她是被抢劫了,但是在郊外,这么偏僻的地方,一个女孩子被抢劫,而且还是如果性感的一个女孩,衣物却没有一点凌乱,这不得不让秦宇多想.

  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秦宇在安娜的身上感觉到一股气息,这股气息很古怪,具体怎么个情况他现在还说不上来,但从这两点来看,秦宇心里明白,安娜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只是现在孟瑶正处于关心的情绪中,这邪他不好明说,不过为了孟瑶的安危,他也会把安娜的底细给调查出来的,他不允许孟瑶的身边存在不确定的因素.

  "安娜,要不要先洗个澡"孟瑶将车开回别墅,扶安娜进了屋内,关心的问道.

  "我看安娜应该有一天没吃东西了,你先去外面的餐厅给她买点吃的回来吧."秦宇在后面却突然说道.

  "也好,那安娜你先在沙发坐会,我去给你买点吃的,秦宇你照顾下安娜."

  孟瑶点了点头,让安娜在沙发坐下,而她则是拿了车钥匙前往学校的餐厅买点吃的回来.

  安娜看到孟瑶走后,却是从沙发上缓缓站了起来,就要走回自己的房间,不过就在她刚转过身时,秦宇却开口了:"说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安娜回过头狐疑的看了眼好整以暇坐在沙发上的秦宇,睫毛眨了几下,做出一副迷糊的样子,"说什么啊,我不是说了吗,我被人抢劫了."

  "你可不像是被抢劫的样子."秦宇双手放在脖子后面,抬头看着安娜,嘴角微微上扬,平静的说道:"孟瑶是因为关心你,才会没注意,但是这一路上我仔细注意了你,你的脸色虽然苍白,但神情很平静,没有丝毫的害怕流露,你的这种苍白不是因为害怕,而且因为失血过多造成的,或者说是受了内伤造成的,这一点我很清楚."

  秦宇很清楚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也有过脸色这么苍白的时候,当初他受伤的时候也是如此,而安娜从表现来看,身上没有伤痕,也就排除失血过多的可能,真正的原因只能是内伤.

  "莫名其妙,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安娜白了秦宇一眼,就要转身朝房间内走去.

  "我不想知道你的身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但如果因为你,而让孟瑶受到伤害,这是我不允许的,如果你不愿告诉我的话,我只能让孟瑶搬出去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