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六百五十三章 暴露

第六百五十三章 暴露

  "你立刻去通知天师府那边,一定要阻止住张道人."老人的表情变得很凝重,一边朝着中年男子吩咐,另外自己则是拨通了电话前的那台红色电话.

  龙虎山顶峰,三清大殿外,天师府的那一排老道全部恭敬的站在外面,目光看向紧闭的大殿门.

  "师傅,弟子无能,给天师府丢人了."

  三清大殿内,三清祖师雕像下,张继御站在一位外表三十多岁模样的穿着西装的男子的身后,低着头道.

  "那个叫秦宇的是什么来历你摸清了吗"西装男子开口了,声音却有着超乎他外表年纪的沧桑,

  "没有,弟子这三天的调查,只得到一点消息,是那秦宇第一次在玄学会亮相时自己说的,他的本事是跟山上的一位老道士学的."

  "跟山上一位老道士学的."西装男子眼中闪过一道莫名的神彩,"什么时候上清神咒随便一个山上的道士就会了."

  "我也觉得那秦宇说的不是真话,而且,这一次秦宇和樊家的恩怨说的是那姜家是他师门的人,我查过姜家的底,只有一位姜望生是一位风水师,不过姜家祖上的却出过一位大人物."

  "哦,是谁"男子回过头,眸光第一次看向张继御.

  "三国时期的蜀国的姜维."张继御答道.

  "姜维"西装男子愣了一下,许久,眉宇微微皱起,说道:"南阳武侯的传人"

  "如果没有差错的话,应该是了."

  "你把那秦宇拿的那把剑详细描述一下."西装男子表情变得有些凝重.

  "那把剑的剑柄似乎有着一个七星的图案,难道……"张继御神情一震,"难道那就是七星剑."

  "应该没错了,与南阳一脉的后人有关系.又有武侯先生的七星剑,看来这秦宇应该是南阳一脉的传人啊."西装男子定下了结论.

  "可南阳一脉除了武侯还没有听说过有谁啊,武侯都是千年前的人物了,难道这一脉一直也是处于隐世中"张继御有些疑惑的说道.

  "有些传承不是时间的问题啊."西装男子轻叹了一句,看到自己弟子眼里的疑惑,却没有再继续解释.

  "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吧,约束下面的弟子,不要去找那秦宇的麻烦."西装男子将眸光看向殿门口,吩咐道.

  "是,师傅."张继御虽然心里还有很多疑惑.但自己师傅既然不说,他也不会开口问.

  "好了,我估计首长也该打电话过来了,告诉首长,我已经回厩的路上了."

  西装男子说完这句话后,缓步朝着大殿门口走去,推开门,外面的一群老道看到西装男子出现,一个个脸上露出恭敬和崇拜的表情.

  西装男子看了眼这些老道士.没有说话,大踏步朝着山下走去.

  "恭送天师."众多老道齐齐恭声道.

  天师,这位西装男子也是天师,只是.却是前任的天师,是张继御的师傅,每一任天师代代相传,互为师徒.这是天师府的规矩.

  而同样的,天师府能在现在依然屹立不倒,甚至.在那十年内没有遭到一点打击,也是因为,每一任天师将位置传给徒弟后,都会前往厩,坐镇京师.

  当年,太祖刚夺下江山,基业不稳,蒋家虽然已经去往南滨,但依然没有放弃打回大陆的想法,而且,蒋家当初临走前,在玄学界也招收了不少人,这些人严重危害到京师的稳定.

  而天师府可以说,从当初太祖爷爷祖坟之事就选择站在了太祖这边,最后天师府经过决定,决定让张天师亲自去京师坐镇,每一位天师在选择了接班人之后,就会前往京师,直到下一任接班人出现.

  "南阳后人,真是有趣."西装男子走在下山的路上,视线投向市区的方向,嘴角露出一丝带有深意的笑容.

  "秦宇,等这边事情结束了,你就要回广_州了"公园的湖边小道上,莫咏欣问道.

  "可能先去一趟贵_州那边吧,要处理一点事情."

  "去贵州"莫咏欣有些疑惑,不过也没有继续询问.

  而就在秦宇和莫咏欣两人在公园行走交谈的时候,公园门口,一位三十多岁的西装男子正缓步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走来.

  "哼唧!"

  原本在草丛中窜来窜去的小九突然顿住了,然后大眼睛看向前面某个方向,前爪在地上刨了几下,朝着秦宇提醒的吼叫了一声.

  "小九"

  秦宇原本正和莫咏欣交谈,听到小九的吼声,疑惑的朝着小九看了一眼,结果看到小九的眼睛直直的瞪着前面,也跟着朝小九所看的方向看去.

  当秦宇的视线投在小九所看方向前方的一位西装男子的身上时,秦宇的表情在瞬间变得凝重起来,而刚好那西装男子也看向他这边,看到他的视线投过去,朝着他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莫小姐,不好意思,我先去上个厕所,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很快,秦宇表情就恢.复正常,冲着莫咏欣告了一个歉,然后转身朝着一边的小道走去,而小九则是跟着秦宇,朝着边上跑去.

  "你就是秦宇"

  在小道走了三分多钟,秦宇突然站住了,转身看向身后,那位西装男子一直跟在他的身后,而现在,这里的情景莫咏欣已经看不到了,他不用再走了.

  "你是何人,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秦宇看着西装男子,皱眉质问道.

  "我是何人你不需要知道,只是听闻南阳武侯门人又出现了,特意过来看看."西装男子笑着答道.

  "你到底是谁"

  听到西装男子的话,秦宇的眼瞳急骤收缩,眼底闪过震惊的神色,这西装男子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自己是卧龙先生的门人,这个秘密他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好奇我怎么知道的师门的对吧"西装男子一点也没在意秦宇的语气,笑了笑,说:"要是连武侯门人都认不出来,老夫也就枉活了这么久."

  "老夫"秦宇听到西装男子的话,愣了一下,这男子也就才三十多岁样子,竟然自称老夫

  "好了,我这次来只是想见识下,武侯门人到底有什么出彩的地方,来让我看看吧."

  西装男子表情突然一变,笑容收敛不见,也不见有什么动作,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里,视线锁定秦宇.

  "这是"秦宇看到西装男子的神情变化,眼底的震惊是无以复加,因为西装男子虽然站在他的面前,但是他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而这样只有一种情况.

  "身与道合!"

  秦宇的表情变得有些难看,和张继御还需要借助手印来进入这个状态不同,这位西装男子几乎是在瞬间就进入这个状态,这是真正的六品相师的标志.

  一位六品相师找上了自己,而且还知道自己是卧龙先生的传人,秦宇瞬间就联想到这人会不会是卧龙先生的仇家,或者是和卧龙先生有恩怨的其他门派之人.

  "秦宇,希望你不要给武侯丢脸."

  西装男子一步跨出,开始朝着秦宇缓步走来,除了脚步的动作,没有其他任何的动作,但是,如果此时将镜头朝向秦宇,就会发现秦宇浑身都在轻微的颤抖,仿佛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而实际情况,秦宇此时确实是在承受着非常大的压力,西装男子的每一步踏出,都挤压了他周遭的气场.

  "哼唧"

  一旁的小九感觉到秦宇的异常,冲着那西装男子龇牙咧嘴,前爪不停的咆哮,作势就要冲过去.

  "这就是那头通灵小兽吧,确实是不凡,不过,小家伙,现在你还是乖乖的呆在那里吧."西装男子眸光扫了小九一眼,双手结着一个手印,朝着小九方向手一挥,小九便也和秦宇一样被压制的无法动弹,不过好在的是,小九只是被限制了活动范围,但却没有受到气场的挤压.

  "秦宇,你就只有这么点本事吧,看来武侯的后人也不过如此."西装男子看着被气场挤压的没有反抗之力的秦宇,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讥笑.

  "追影,出来!"

  秦宇双眸狠狠的瞪视着西装男子,大声吼道,既然这男子知道他是卧龙先生的传人,那么肯定也知道追影,七星剑可是卧龙先生当初的佩剑.

  "咻!"

  金光乍起,一道剑鸣之声响彻,追影出现在了秦宇的手上,而追影的出现,就像是划破这牢囚的一把利剑,一下子就将秦宇身边的气场劈出了一个宣泄口,让得秦宇得以释放.

  "不错,不愧是七星剑,果然是十大明剑之一,不过,这样还是不够."

  西装男子手继续动了,这一回他的双手是直接合十,左手朝上,右手朝下,分别呈顺时针和逆时针旋转.

  而随着西装男子的双手旋转,秦宇周遭的气场再次出现变化,竟然也跟着变得扭曲起来,比先前还要恐怖,几乎在刹那,秦宇的体表肌肤也跟着扭曲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