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五百九十二章 破局之法

第五百九十二章 破局之法

  "秦师傅,你找我"

  诸葛杰跟着坦克走到甲板,看到秦宇正靠着船杆上,疑问道.

  "恩,我找你来是想告诉你,你们今晚的赌局会这么邪门,并不是因为那孙阳的运气好,而是因为那孙阳弄了一些手段."秦宇淡淡的说道.

  "什么,是孙阳那家伙搞的鬼,出老千."诸葛杰听到秦宇这么说,一下子就激动起来,声音也自然大了起来.

  ",就是不想让别人听到我们的谈话,那孙阳并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出老千."

  秦宇做了一个小声的动作,诸葛杰赶忙捂住自己的嘴,疑惑的看着他.

  "你注意到孙阳身后墙壁上的那头白虎没"

  "恩,看到了,怎么,这和孙阳使用的手段有关"诸葛杰不解的问道.

  "嘿嘿,问题可大了."秦宇嘴角翘起:"在风水中有一句话叫做白虎坐高堂,煞气镇四方,这白虎是煞气之源,任何正对白虎之人的气运都会变衰."

  "风水,气运"诸葛杰更是听得雾水了,这不是讲那孙阳作弊的手段吗,怎么又扯上了风水去了

  "先耐着性子听我说完,一会你就会明白了."秦宇看了下时间,此时已经是九点一刻了,当下抓紧说道:"这孙阳背对着白虎,而你们则刚好是正对着白虎,正是在白虎煞气的范围下,当然气运就先变衰了,当然,紧紧是这样还不够."

  "那孙阳胸前又带了一个吊坠,那是一条貔貅吊坠,貔貅贪财.而且是只进不出的,你先前也看到了那个蛊,上面镶着一块金片,那貔貅见到这金片.自然是不会放过的.会直接吃掉这蛊,所以.蛊摇出来的骰子点数只会是让孙阳赢,你们押大,点数会变成小,但如果你们押小.这点数又会变成大."

  "这在风水局中叫做,白虎坐高堂,貔貅挂胸前,是极其霸道的聚财局,可以拢四面八方之财,尤其是对于赌博这类横财最是有效."

  诸葛杰皱起了眉头,他仔细回想起来.孙阳胸前确实是挂着一头貔貅吊坠,而且每次摇蛊前都会随意的摸一下,先前他没有注意,但是此刻经过秦宇提醒.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这孙阳,竟然敢玩这手段,不行,我要去告诉皓子,再揭穿孙阳."

  "你先别急."秦宇拦住了冲动的诸葛杰,反问道:"你怎么揭穿,这风水东西,孙阳要是不承认你拿他有什么办法"

  "那总不能看着皓子一直输下去吧,至少也要让皓子不赌."诸葛杰有些郁闷的答道.

  "秦师傅,你有没有什么办法破掉那孙阳的风水局."诸葛杰突然想到了什么,目光期待的看向秦宇.

  "恩."秦宇点了点头,看到诸葛杰脸上的欣喜表情后,又继续说道:"不过要破这风水局需要你的全力配合."

  "没问题,只要能破掉孙阳的风水局,让孙阳输钱,要我干什么都行."诸葛杰拍拍胸脯保证道.

  "那就好."秦宇脸色露出古怪的表情,手一指诸葛杰的胸口:"一会你回到赌桌的时候,就把上衣脱掉."

  "啥,脱掉上衣"诸葛杰愣住了,这让他大庭广众之下把上衣脱掉,这影响恐怕不好吧.

  "秦师傅,这……咱们要不换一个吧."诸葛杰有些悻悻的赔笑道,要是被他家里知道他在大庭广众下的脱上衣,那他回家还不得被家里的老爷子给揍死.

  "要想破这个风水局,你只有这么做,不然别无选择."

  秦宇摇了摇头,给诸葛杰解释道:"我问过李先生,他告诉我你属相是猪,我相信你应该听过一句话,叫做:扮猪吃老虎,所以,要破掉那只白虎的煞气,就只有你来了."

  "那为啥要脱掉衣服啊"

  "那是为了对付那貔貅,貔貅贪财,但是你脱掉衣服就代表着脱去财气,那貔貅将会奈何不了你,有这么一句话,叫做死猪不怕开水烫,换做你的话,就是:裸猪不怕白虎貔貅咬."

  "行,我豁出去了,大不了到时候不回家,在外面躲一段时间."诸葛杰沉吟了一会,最后一咬牙答应下来.

  "除了脱掉上衣,你还要把身上的所有和金属钱财有关的东西都拿出来,一样都不能留."秦宇又继续解释:"这些都是都会引起貔貅的主动攻击."

  "我明白,我把东西都拿出来."诸葛杰点了点头,从身上掏出钱包打火机,甚至竟然还有几个绿色包装的套套.

  这几个套套一掏出来,诸葛杰尴尬的笑了几下,秦宇也是莞尔,到底是富家子弟,这些东西都随身带着.

  诸葛杰把身上的所有东西都交给了坦克,坦克早已准备好一个卫生袋,这是从服务台那里来的,把这些东西都塞进去后,诸葛杰眼珠子转了下,有些犹豫的问道:"秦师傅,我这裤腰带要不要解啊."

  诸葛杰把上衣撩起,露出那裤腰带的表头,上面竟然还镶着一颗钻,秦宇无奈的摇了摇头,这诸葛杰还真是有够骚包的.

  "呃,你和我先换一条吧.."

  这带钻的裤腰带自然是不行的,秦宇只好抽下自己的,和诸葛杰换了一条,等做完这一切后,时间已经是九点二十分了.

  "秦师傅,你为啥先前不告诉我们呢,这样我们一开始也就不会输了啊."几人往回走的时候,诸葛杰又想到了什么,疑惑的朝秦宇问道.

  "因为时候不到."

  秦宇脸上露出笑容,看了眼诸葛杰,解释道:"除了这风水局,那孙阳所占的方位也很有讲究,在奇门中属于开门,是聚财之位,不过这奇门方位是一个时辰一转换的,过了九点他就不是开门了,聚财的气运就会减弱."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九点之后属于亥时,亥时在属相上又对应着猪,有一句古话叫做:亥时的猪顶寅时的虎,只有到这个时辰,你才能干掉那白虎."

  "好,那就让我这头猪去干掉那头白虎,呸,说错,是让英明神武的我……"

  诸葛杰握了下拳头,斗志昂扬的出了电梯朝着赌桌走去.

  "皓子,你的咖啡."诸葛杰端着一杯咖啡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将咖啡递给李明皓的瞬间,眼睛快速的眨了几下,而李明皓接收到自己发小的这暗号,脸上绽放出一道笑容,现在是真正开始的时候了.

  "继续."李明皓一边喝着咖啡,一边丢出去两个蓝色的筹码,不大,只是十万,相比他换的那一摞的一千万的筹码,两个筹码很不显眼.

  "这里怎么这热,闷着我真难受,不行,皓子,我要出去透气了."就在孙阳准备摇骰子的时候,诸葛杰突然高声朝着李明皓抱怨了起来.

  "你还是别出去了,都说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你就在这赌桌上陪着我吧."李明皓说了这么一句话后,又调转视线很有深意的看了孙阳一眼,笑道:"阳少你说是吧."

  孙阳没有回答,只是皱着眉头的看向诸葛杰,诸葛杰听到李明皓的话后,点了点头,答道:"那行,咱们兄弟就在赌桌上打死老虎,不过这么闷热,我受不了,我还是把衣服脱掉吧."

  说完这话后,诸葛杰不给人反应的时间,两下就把自己的上衣给扒掉了,露出了一身白皙的肥肉.

  "这杰少……"

  "这是真性情啊."

  围观的赌客们都愣住了,他们没有想到诸葛杰真的说到做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裸露上身,不少人都已经忍不住想笑了,那赌桌上的江采馨几位女生更是表情惊讶,面面相觑,她们没有想到诸葛杰会来这一出.

  "咳咳……"

  就连李明皓也是被呛到了,神情古怪的看着自己的发小,嘴角轻微的抽搐了几下,他知道自己发小的这一举动肯定是秦师傅授意的,先前秦宇在他耳边说的几句话就是:"孙阳用了手段,九点的时候将诸葛杰支走,我会告诉他怎么对付孙阳."

  "看什么看,没看过肌肉男啊."诸葛杰这豁出去之后,也就无所谓了,还特意的秀了下自己的两条手臂,不过那上面肌肉没看大,肥肉倒是看到了一大坨.

  "阳少,开始吧."李明皓也不想自己的发小一直被人这么盯着,当下表情变得正色,朝孙阳督促道.

  "好."

  孙阳也很快就恢复过来,其实现在场上下注的就只有他和李明皓两人了,江采馨几位女生都没有再下注了.

  就在孙阳摇蛊的时候,诸葛杰调整了坐姿,让自己正面正对着孙阳胸前的貔貅,一只手紧握住拳头,在自己的胸口处随意的捶打着,就像是无聊的举动.

  "四五六,大……大"

  孙阳很是自信的打开蛊,想都不想的就报出了点数,可当他说出大字后,脑子里才反应过来,表情这才变得惊讶起来.

  坐在一起的诸葛杰和李明鸫到这点数,两人眼中同时闪过了精光,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兴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