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五百五十七章 对六位神的身份猜测

第五百五十七章 对六位神的身份猜测

  黑烟闪现,黑袍人的身影再次消失,而与此同时一团团亮光在教堂的四周出现,开始朝着秦宇等热飘来.

  "远方的客人,这是特意为你们准备的,桀桀!"那黑袍人的声音最后一次响起,此后,整个教堂再次陷入沉寂.

  "阴灵鬼火,大家注意,别被烧到身体."

  张德生兄弟一边叮嘱,一边将手中的白幡摇晃起来,随着白幡晃动,那鬼火远远的不敢靠近,朝着其他人飘去.

  "各位可以站在我们身边,这些鬼火不敢靠近!"张德阳朝着秦宇几人喊道.

  "不用了."两位年轻道士拒绝了张德阳的好意,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位手画着一个法决打在桃木剑上,桃木剑瞬间散发出光芒,带着一股阳气,刚刚靠近的鬼火又立马离开.

  而另外一边,圆泉法师念着经文,手中的木鱼也是轻轻敲响,作为一位风水师,对于气场感应最敏锐的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圆泉大师的木鱼散发出一阵阵声波,而那些鬼火根本不敢靠近,每被音波给扫到,就会暗淡一分,到最后,所有的鬼火都朝着秦宇这方涌过来.

  圆泉大师看到鬼火移向秦宇,而秦宇仍然站在原地不动,老脸微微皱起,有着一丝担忧之色,张家兄弟则是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秦宇,至于那两位年轻的道士眼神之中有着一丝幸灾乐祸的神情流露.

  他们倒想看看,没有法器这秦宇该怎么对付这些鬼火,鬼火这东西阴性很足,一旦被沾上就如同殂之跗骨,很难拍掉.

  秦宇看着这些鬼火靠近,脸上的表情不变.直到这鬼火离他只有一米远的距离时,秦宇双手突然凝结起来,一个繁琐的手印在他的手中出现,而整个人的气势也在一瞬间暴增.

  手势完成.鬼火也堪堪到了秦宇的面前.甚至,秦宇还能请鬼火里看到自己的面部倒影.

  "卷!"

  秦宇一声轻喝.一股股旋风突然凭空出现,直接卷在那鬼火之上,接着带着鬼火一起散掉在高空处,只一瞬间.整个教堂的鬼火全部消失殆尽.

  "秦居士好手段,怪不得秦居士先前说不需要动用法器,没有想到秦师傅还懂山术!"

  圆泉大师看到秦宇的这一手,脸上流露出钦佩的神色,道家五术:山,医,命,相,卜,山术为首,秦宇刚刚施展的明显就是一种术法.

  两位年轻道士也有些羡慕的看着秦宇.山术,一直是道家最神秘的一术,几乎道家所有的攻击术法都是来自山术,只是.在经历了几次灾难后,玄学界的山术大部分都失传了,只有少数几家还能有几种山术传下,但也不是一般弟子可以学习的.

  张德生两兄弟看下秦宇的眼神也变得更加客气了,甚至还朝着秦宇点了个头示意,这让秦宇感慨,无论是在什么地方,本身的实力永远是最大的依仗.

  "咱们走过去,我看着那六具雕像有些古怪."秦宇手指着前面的高台,圆泉大师等人自然不会有意见,一行人再次朝着高台前进,当然,少不得是要防备那黑袍人的偷袭.

  不过直到他们安稳的走到那高台下,黑袍人也始终没有再出现,秦宇几人目光望向那高台上的六具雕像.

  "咦,这雕像"

  圆泉大师第一个惊奇出声,秦宇脸色是陡然骤变,只有张家兄弟和两位年轻的道士脸上流露出疑惑的神情.

  "圆泉法师,这雕像你看出什么来历了"张德生问道.

  "这……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饿鬼像."圆泉法师连着念了三声佛号,他这话一出,张家兄弟的面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

  "饿鬼,这里怎么可能会有饿鬼像难道是故弄玄虚"张德生语气之中有着不可置信,只要了解过饿鬼的,就会知道饿鬼有多么的恐怖.

  饿鬼,从名字上来看,说的是饥饿的鬼,而从严格意义上来讲,饿鬼并不是一种鬼,而是一种生物,佛家和道家对于饿鬼有不同的理解.

  饿鬼所处的地方公认是在阴间,但却是有着自己的空间,那地方被人们称为饿鬼道,民间传说中那性人的鬼,实际上不是指的一般人死后鬼魂变成的鬼,这类鬼会害人,但不会吃人,会吃人的鬼指的就是饿鬼.

  这六具雕像,青面獠牙,骨瘦嶙峋,但肚子却高高凸起的,最恐怖的是一张小脸,泛着绿光,那是饥饿的绿光,就好像在冬天的雪地里几天没有找到食物的狼,突然看到猎物的那种眼神.

  这六具雕像雕刻的也非常传神,能让人感觉到那饿鬼的怨毒,和饿鬼的眼神对视,就仿佛看到一个深渊,让人不寒而栗.

  "我听师傅们提起过,在两百多年前,饿鬼便在这世上消失了,这里的饿鬼雕像我估计还是故弄玄虚的可能性大."身后那位年轻道士开口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不是故弄玄虚."秦宇摇了摇头,开口说道.

  "不是故弄玄虚,难不成这六具雕像还真的是饿鬼"年轻道士轻哼了一声,质疑起了秦宇的话.

  "这六具雕像当然不是饿鬼,但是这多.神教的六位神,很有可能是饿鬼."秦宇面色凝重,继续说道:"别忘了这多神教想要做的事情,他们是要封王青为第七位神,但是王青的身份是什么"

  秦宇的话,让圆泉法师等人陷入了沉默,王青是什么,他们自然清楚,是鬼,多神教封一个鬼为神,再看到前面的这六具饿鬼雕像,一个想法开始在五人的脑海浮现出来.

  "这多神教是想把王青变成饿鬼"

  这个念头出现在所有人的脑中,几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棘手.

  "没那么简单的,饿鬼实际上并不是鬼,只是因为长的和鬼有些像,鬼是虚体,但是饿鬼却是有实体存在的,要成饿鬼,必须经过饿鬼道,但是饿鬼道可是比阴间还要神秘的地方,又岂是那么容易进出的."

  圆泉法师摇了摇头,他知道的关于饿鬼的信息也不少,所以,虽然秦宇的推测和现在看到的,还有所掌握的线索很吻合,但是也只是吻合而已.

  "管他呢,我看咱们直接把这六具雕像给砸了,这不是他们的神吗,我就不信他们还会无动于衷."

  那位年轻道士显然不想这么磨蹭下去了,一跃跳上高台,直接朝着雕像走去,他们两人是刚出师门没多久,这次是第一次来历练,心高气傲,觉得秦宇等人有些小题大做了,不就几具雕像吗,至于在这儿研究来研究去吗

  被两位后生晚辈被鄙视,圆泉大师倒是没有什么不高兴的表情,秦宇看着两位道士爬上高台的身影,朝着圆泉大师轻声的问了一句:"这两位的来头是"

  "龙虎山出来的,大教弟子,秦居士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

  "龙虎山近几年风头是越来越盛了,地位大大上涨,这水涨船高,连小辈弟子都那么的目中无人."张德生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讥讽道.

  对于这两位从龙虎山出来的年轻道士,他们两兄弟也是没什么好感,几人成为一个团体的时候,对方就隐约流露出高人一等的神情,对于他们兄弟俩这样的小传承根本就没看在眼里,交谈之时,左一句龙虎山祖师,右一句三清祖师,李德生听得多了,烦了,就在会心里暗骂:

  "说的好像这三清祖师就是你龙虎山独有的祖师,你龙虎山是牛逼,但也就是在道教里,玄学界还轮不到你龙虎山称第一."

  这五人的小团队却也是分了好几对,张家兄弟是一伙,那两位龙虎山的年轻道士是一伙,而圆泉大师一人居中,主要是化解这四位之间的矛盾,现在加上一个秦宇,这小团队的分裂思想就更是明显了.

  "走吧,咱们也上去吧."

  秦宇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龙虎山确实是厉害,至少在道教里,是执牛鼻的存在,但这和他无关,他不是道士,这两位年轻道士要是没有挑战到他的底线也就算了,不然的话,他可不在乎什么龙虎山不龙虎山的.

  "师兄,咱们直接砸掉吗"

  "恩,不就是六具饿鬼雕像吗,有这么畏首畏尾吗,师弟,咱们一人毁掉三具,咱龙虎山出来的,可不能给师门丢脸."

  高台上的两位年轻道士交谈了一番之后,其中那位被称为师兄的,双手直接抓住了那饿鬼雕像的一对耳朵上,从墙上用力往外掰,当然他也留了一个心眼,将桃木剑剑柄一端叼在嘴中,随时预防突发的危险情况.

  "咔!"

  石墙上的雕刻竟然很轻松的就被他给掰了下来,正当这位年轻道士脸上露出喜色时,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了喊声.

  "快点撤!"

  这声音充满了着急,还带着一丝惊恐,年轻道士听到这声呼唤,顿了一下,他反应也不慢,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变化,直接把雕像往前一扔,人就要往后撤,但是,还是迟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