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两百九十八章 兄弟阋墙

第一千两百九十八章 兄弟阋墙

  热门推荐:

  黑色面布被摘落,看着眼前这张脸,秦宇愣了一下,随即,一个飘身,离着对方有着五米的距离位置站住。

  “为什么?”这是秦宇的质问,看着这张熟悉的脸,秦宇愤怒了。

  这张脸,秦宇一辈子不会忘记,作为自己唯一的一位兄弟,哪怕就是毁容,他也会认得出来。

  没错,这蒙面黑衣男子就是阿龙,一样的身材,一样的气息,还有这张一样的脸,这是一个让秦宇心寒的场面。

  曾经最要好的兄弟,此刻却是同室操戈,兄弟阋墙,这份心寒,比当初面对那些实力恐怖的敌人,更让秦宇难受。

  “为什么,你觉得是为什么?”阿龙终于开口了,脸上却是带着嘲讽之色,“你现在是名人了,整个玄学界谁不知道你的大名,玄学界千年不世出的绝世天才,三会大比|优|优|小|说|更|新|最|快|WWW.UUXS.CC|的第一名,未来不可限量,可我呢……”

  阿龙突然放声狂笑起来,“而我,只能永远的呆在南疆这个鬼地方,甚至,连自己的真面目都不敢对人显露。”

  “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兄弟,我一直都没有忘记你,这一次来南疆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找到你。”秦宇不知道阿龙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在玄学界的事情,但是,这些现在都他来说,都不是<重点了。

  “兄弟?你觉得一个皇帝和一个乞丐,可以做得成兄弟吗?”

  阿龙的神色变得很复杂,“变了,一切都变了,不过这样也好,我要感谢你,至少你让我知道,这世上,还有那么一个世界的存在。可以拥有着强大的力量,而此刻,我就是获得了这样的力量。”

  阿龙的双手,放射着光芒,秦宇一眼便看出,那是进入五品境界的征兆,在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阿龙从一个普通人,成为了一位五品境界的高手。

  “你变了。”

  “人都是会变的。”阿龙突然一声怒吼,打断了秦宇的话。“不要摆出这幅痛心疾首的样子来,我可以告诉你,那三人都是受我的指使,你不是要知道真相吗,来,只要你擒住我,你就可以知道一切了。”

  秦宇眯着眼睛看着阿龙,神情十分的复杂,他不知道。是什么让阿龙变成了这样也许,如果当初他不让阿龙来到南疆,可能现在就完全是另外一个结局了。

  “小茹怎么样了?”半响之后,秦宇开口了。朝着阿龙问道。

  而阿龙听到这话,浑身却是颤抖了一下,随即再次恢复了冷漠,“她很好。无需你来关心。”

  “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变成现在这样不好吗?至少没有人可以再欺凌我。没有人可以再伤害小茹,我有了足够的实力,去保护我想要保护的人,这就足够了。”

  ……

  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只有月光,投射在两人的身上,曾经的兄弟,这一刻,却冷漠的如同两个陌生人。

  “你走吧,现在就给我滚。”

  突然,秦宇指着阿龙,一声怒吼,而阿龙,只是冷笑了几声,毫不犹豫的转身,然后,大踏步的朝着远处而去。

  “秦宇,你还是太天真了,你这样的人,并不适合来南疆,趁早离开这里吧。”这是阿龙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秦宇看着阿龙的背影,久久伫立在原地,他不知道阿龙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很清楚自己接下来要干什么,那就是,查出阿龙在南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龙,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始终是我兄弟,有些事情,我一定要调查清楚。”

  ……

  黑暗之中,阿龙的身影显得格外的肃杀,在他穿过一座深山之后,突然,整个人一跃而起,双手中的吴钩,化作了一道道光芒,在这深林之中疯狂的转动。

  砰!

  砰砰砰!

  无数的树木被砍断,那些在躲藏在树上的鸟类,还有一些动物,都拼命的朝着四处逃窜,到最后,以阿龙为中心,方圆五百米,彻底的成了一片空地。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个时候来南疆,就差那么一点点了。”阿龙的拳头重重的捶打在自己的胸口处,先前的冷漠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痛苦之色。

  “这么久了,无论如何,这计划都不能失败,不要怪我。”

  嘀!

  一声哨声,在不远处的山峰响起,听到这哨声,阿龙的神色恢复了冷漠,然后,将面布重新蒙在了自己的脸上,然后,快速的朝着哨声传来的方向奔去。

  “圣使,有什么情况吗?”

  在那座山峰之中,有着一位老者和几位男子,这些人,都穿着苗族服饰,不过,不止是白苗的服饰,还有花苗和红苗的服饰特点。

  “没有,一切都正常,前往下一个寨子吧。”阿龙冷漠的声音听不出一点的波动,说完这话,直接是当先朝着山峰之下的另外一个苗寨而去。

  等到阿龙走远,那几位男子中的一位,却是朝着老者开口说道:“丰长老,这圣使也太嚣张了吧,这完全是没把你放在眼里啊。”

  “混账,圣使是代表着圣主,对圣使不敬,那就是对圣主不敬,以后要是再说这样的话,你该知道下场。”老者瞥了眼男子,只这一眼,就看到男子心生胆寒,忙不迭的点头道歉。

  “好了,咱们也该出发了。”老者从山峰的巨石站起,目光看向阿龙消失的方向,眼中,却是闪过了一缕疑惑之色,心里暗道:“圣使今天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劲,算了,圣使的事情还是别多管了。”

  ……

  另外一边,巴代雄的木屋前,方琼和莫咏星两人面面相觑,秦宇去了这么久还没有回来,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吧?

  最关键的是,在两人面前,还躺着一具尸体,加上不远处的两座冰雕,以及四周静谧的丛林,让两人心里有些渗得发慌。

  不过,就在两人快要等不下去的时候,秦宇的身影终于是出现了。

  “你这家伙怎么去了这么久?抓住那人了没有?”莫咏星一看到秦宇,二话不说就跑不过,在莫咏星眼中,虽然秦宇这家伙不怎么讨喜,但是这时候,无疑是站在这家伙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没有。”秦宇摇了摇头,目光落在了那两座冰雕之上,双手一个掐诀,冰雕化开,然后,那两位被冰霜覆盖的男子,失去而来冰霜的支撑,直接是软倒在了地上,一股鲜血,从两人的胸膛处流出。

  “毒蛊反噬。”

  看到这一幕,秦宇脸色再次阴了下来,这两男子死了,但却是死在了自己的毒蛊手上。

  “什么毒蛊反噬?”莫咏星好奇的问道。

  “这两人是蛊师,凡是蛊师,一般都会修炼本命蛊,而本命蛊和普通的毒蛊不同,是要蕴养在体内的,这两人此刻的死状,正是本命蛊破膛而出造成的。”

  “这么危险,这些人都是傻子吗?这样还敢在体内养毒物。”莫咏星有些不解,一旁的方琼脸上也露出困惑之色,这不是在自己身体内埋下一个不定时的炸弹吗?

  秦宇瞥了眼莫咏星,答道“本命蛊与主人生生相息,主人死了,本命蛊也同样会死,而本命蛊死去,主人也会跟着死去,所以,本命蛊是不会伤害自己主人的,只有一种情况除外……”

  “什么情况?”

  “那就是这本命蛊并不是这两男子自己蕴养的,而是被人放进了他们的体内,所以,这两男子根本就不能算是本命蛊的主人,最多就是宿主。”

  说完这话之后,秦宇走到了两男子的身前,看着两男子胸口处,那里,除了一团血液之外,再无他物,这更加证明了秦宇的猜测,两男子是被他们体内的蛊物给杀死的,而那蛊物在杀死两人之后,直接是破膛离开了。

  “靠,秦宇,到底你来南疆是干什么?我怎么感觉这一次和你一起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不行,我决定明天就离开这鬼地方,太危险了。”

  秦宇看了莫咏星一眼,没有说话,最后,却是缓缓的走到了木屋前,然后,将木屋给推开。

  一股灰尘迎面扑来,因为大门的推开,在门内结网的几只蜘蛛被惊动了,快速的朝着四处爬去,其中一只则是朝着秦宇的脸上爬来。

  吱吱呀呀,惊动的不止是蜘蛛,还有老鼠,甚至,接着射进木屋的月光,站在秦宇身后的莫咏星和方琼两人,还看到了几条大蜈蚣在地上爬动。

  “冰封。”

  秦宇的手中再次吐出这两字,顿时,整个木屋的温度下降,那还在爬行的蜈蚣被冻住了,那逃窜的老鼠也被冻住了,还有,那盘在木梁上的毒蛇,正准备偷袭秦宇等人,此刻吐着蛇信子也成了冰雕。

  几乎是那么一瞬间,这木屋内,凡是活着的生物,都彻底的被冻住了,而秦宇却是大踏步走进了木屋内,直接,来到了那书架旁。(未完待续……)

  ps:明天给大家准备一个惊喜!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