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两百九十三章 舞蛇

第一千两百九十三章 舞蛇

  商议好了之后,秦宇三人便分开了,方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秦宇则是躺在了床上,看着头∮,

  至于莫咏星,本来就是闲不住的人,在房间内来回走了几圈之后,发现实在是没事干了,索性也朝着床铺走来,“让过去一点,让我也躺躺。”

  躺在床上之后,莫咏星拿出了手机,正准备找某位美女联络下感情,只是,看着手机上显示的信号后,却是愣住了,随即破口大骂起来,“这什么破地方,竟然没有信号?”

  也不怪莫咏星会骂人,现在通信卫星几乎是辐射了全球大半个地方,只要有人居住的地方,一般都会有卫星信号,而这村子虽然偏僻,但也有几百来号人吧,不可能没有手机信号的啊,难不成这村子里的人都不用手机?

  “不用看了,咱们房间的信号被人屏蔽了。”秦宇躺在床上答道。

  “你怎么知道的?”莫咏星侧头看向秦宇,疑惑的问道。

  “听到的。”秦宇笑了笑,耳朵微微抖动了一下。

  此刻,在这栋楼的一层的某间房子内,一位妇女站在门口,低声问道:“你鼓捣这些东西做什么?”

  “这个你就别管了,总之,一会楼上的三人下来了,有什么事情你别乱说。”

  房间内,正是先前那位村长,不过此时这村长似乎是化身为了科技达人,在他的面前桌子上,摆放着一些仪器,各种电线绕着,而仪器上面有着几个按钮,村长按下了其中的一个红色按钮,顿时,机器亮起了红灯。在整个房间内闪烁。

  “是不是和那……”

  “叫你别多打听,你就别问。”村长回头瞪了一眼门口的中年妇女,显得有些狰狞,哪还有先前和秦宇三人聊天时的和气。

  中年妇女一哆嗦,嘴里呢哝了一句,自顾离开了这房间,而村长继续在这些仪器上面摆弄了一会,这才走出房间,随即,将门给反锁上。将钥匙拔走。

  ……

  晚饭,是在村长家解决的,很丰盛,六菜一汤,好几个都是当地的特色菜,很有特点,不过,饭桌上却只有秦宇三人和村长,至于村长的老婆。却是没有上桌。

  “村长,怎么不叫嫂子一起坐啊,这桌子做的下人的。”秦宇抬头朝着村长说道。

  “不了,你嫂子她最近得了感冒。要是传染到你们就不好了,咱们吃咱们的。”村长答道。

  秦宇似笑非笑的看了眼村长,也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等吃完饭后。才开口说道:“村长,我们到村子里逛逛。”

  “行,不过不要乱走。我们这块毒蛇毒虫的比较多,尽量就在村子中心逛逛,也不要逛的太晚了。”

  听着村长的叮嘱,秦宇三人走出了村长家,朝着村子中心处走去。

  “咦,这里不是有给游客居住的房子吗?怎么村长还要安排我们住他家?”方琼看着眼前的这一栋三层楼房,门前挂着旅馆招牌,有些疑惑的问道。

  “不住他家,怎么屏蔽我们的手机信号。”莫咏星回答了一句。

  “什么意思?”方琼有些不解的问道。

  “你先前在房间的时候难道没看手机?根本就没有一格的信号,但是到这里,又有信号了。”莫咏星掏出了手机,看着上面的两格信号,说道。

  “这个我还真没注意。”方琼摇了摇头,进了房间之后,她就整理了一下东西,很快就下来吃饭了,根本就没拿出来手机。

  不过,如果没有秦宇的提醒,恐怕莫咏星就是看到了手机没信号,也不会怀疑什么,最多就觉得村长家那边信号不怎么好而已。

  而就在三人在说话的过程,那旅馆内却是走出了不少人,有男的也有女的,看穿着打扮,应该是到这里玩的游客。

  这些游客,在几位小孩的带领下,朝着一个方向走去,秦宇三人对视了一眼,最后决定跟着过去看看。

  跟在游客的后头,听着这些游客之间的交谈,秦宇三人也大概知道这些人干什么去了,去看节目,就是当初他们下车时,金珠给他们介绍的节目“舞蛇”。

  苗族人所处地区比较潮湿,多毒蛇毒虫,长久下来,苗族的祖先们便学会了如何与毒蛇打交道,训练毒蛇和毒虫,这其中的佼佼者,便被人们称为蛊师。

  然而,真正的蛊师就是在苗族人当中也是十分的少见,一般来说,一个苗寨,只有巴代雄会蛊术,而大部分普通的苗人是不会的。

  而普通苗人通过了解蛇的习性和一些反复性的训练动作,来控制毒蛇,这就叫训蛇,而训蛇人也成为了苗族的一大特色,经常会吸引外地的游客来观看。

  最终,秦宇三人和游客们来到了一处空旷的广场,此时这里已经是聚集了不少人了,广场的四周用木架搭起了火盆,火盆内熊熊大火燃烧着。

  秦宇一行人就站在着火盆的边上,而在广场的中心处,则是有着一个小帐篷,此刻,正有一苗人双腿盘坐在帐篷前。

  “欢迎各位远方的游客,今天大家将看到的是瓦尔的舞蛇表演,在这里有几点需要提醒大家,瓦尔在表演舞蛇节目的时候,希望大家不要喧哗,也不要拿出手机拍照,因为这样,很容易会惊扰了毒蛇,当然,要是有胆子大的朋友,一会可以和瓦尔进行互动。”

  说话的是一位老者,老者说完之后,看了盘坐在地上的男子一眼,接着,也慢慢的退到了一边,广场中间位置,就剩下这男子和帐篷了。

  “这就是瓦尔大叔,他是我们村训蛇就厉害的。”小孩在一旁给游客们介绍坐在帐篷前的那位男子。

  没多久,瓦尔睁开了眼睛,但却没有站起来,而是双手朝着前面举起,然后,整个人四肢伏地,脸上露出虔诚之色,嘴里叽里咕噜的说着苗族话。

  连着四肢伏地在地上拜了三下,瓦尔才从地上站起来,然后,走到那帐篷边上,手放在帐篷的拉链上,停顿了那么三秒之后,猛地将拉链往下一来。

  呲啦声响起,帐篷的拉链瞬间便被拉到底,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道黑影“咻”的一下从帐篷内射出来,然后,稳稳的落在广场中间。

  当所有人看清这道黑色的身影时,游客们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是一条黑色,全身遍体鳞黑,足足有三米多长,最恐怖的是,这黑蛇是三角头,此刻不时的吞吐着蛇信子。

  熟悉毒蛇的人就知道,蛇类当中,三角形的头一般都是毒蛇,比如眼镜蛇五步倒这类剧毒之蛇,而眼前这条蛇百分百也是一条毒蛇。

  黑蛇吞吐着蛇信子,露出嘴里的獠牙,这是一条没有被拔掉毒牙的毒蛇,看到这里,不少游客全身寒毛都竖起来了,训蛇表演不少人都看过,一些马戏团也都会有,但是那些蛇要是就是毒性不强的,要么就是被拔掉了毒牙的毒蛇,危险性实际上不大。

  但是眼前这条黑蛇,拥有着毒牙,最关键的是,以这黑蛇从帐篷里出来的速度,要是真的发狂的话,恐怕瞬间就可以咬到其他人。

  游客们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几步,而那黑蛇似乎很满意自己这出场,慢悠悠的绕着原地打起了圈,整个蛇身竖立了起来,如同波浪一样,上下规则的起伏,宛如一个跳舞的女郎。

  所有人都被黑蛇的动作给吸引住了,然而,秦宇的目光却是看向那瓦尔,此刻瓦尔的手上多出了一个鼓,他的双手放在鼓面上,正轻轻的敲打着,声音很小,但是秦宇却是听到了。

  甚至,秦宇还注意到,随着瓦尔敲击鼓面,那黑蛇的蛇信子会跟着微微抖动几下,这是在接受这鼓声传来的讯号。

  蛇是没有耳朵的,准确的说,是蛇耳朵的功能完全退化了,但这不代表蛇就听不到声音,蛇的舌头,可以感应到声波,接受声波的信息,这就是为什么,蛇大部分时候会吐着蛇信子。

  黑蛇在瓦尔的操控下,先是慢慢的舞动,但到后面,就好像一个舞女从缓慢的古典舞变成了现代的街舞一般,动作陡然加快,看的不少游客是目瞪口呆。

  十来分钟后,瓦尔又走到了帐篷前,鼓面朝着帐篷里面,敲击了几下,没多久,众人就看到,从这帐篷内又爬出来了八条蛇,这八条蛇颜色各异,很是乖巧的爬到了黑蛇的四周,将黑蛇给护住在中间,也开始跟着黑蛇舞动起来。

  这是伴舞!

  八条颜色各异的蛇,给黑蛇伴舞,这一幕,让得不少游客在惊叹之余,心里反而是冒起了寒气,这些蛇就好像有灵性一样,不但动作整齐划一,更重要的是,这些都是剧毒之蛇。

  然而,这还不是最后,一刻钟后,瓦尔朝着帐篷方向拍了拍手,听到瓦尔的拍手声,不少人都好奇的看向帐篷,想要知道,这一次,又会出现什么?(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