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两百八十四章 千年的坚守

第一千两百八十四章 千年的坚守

  “大祭司的意思是?”秦宇目光炯炯的看向大祭司,到了这时候,许多事情,秦宇已经是心里有数了。

  “你难道不好奇,那封密函里写了什么吗”大祭司笑吟吟的看向秦宇,老眼因为皱纹的缘故,这一笑,彻底的是眯成了一条线。

  “作为卧龙先生的传人,你就对卧龙先生密函里的内容一点也不好奇?前往那盘龙山脉,不就是为了找寻有关卧龙先生生前的踪迹吗?”

  大祭司这话一出,秦宇却是丝毫没有被人看穿身份的惊讶,因为,在大祭司提到孟获,提到密函的时候,他已经是心里有所预料了,这大祭司要说的事情,必然是和自己师傅有关。

  至于自己去盘龙山脉的事情,会被大祭司知道,秦宇也不意外,这盘龙山脉山脚本就是彝族人居住的多,作为整个彝族的大祭司,自然会知道这点。

  而且,秦宇甚至还怀疑,这盘龙山脉深处的诸葛武侯真君大殿的存在,这位大祭司也是知道的,果然,随后大祭司的话,就证明了秦宇的猜测。

  “你们去了盘龙山脉的诸葛武侯真君大殿,其实从你们一踏入盘龙山脉那里,我便已经是知道了,只不过,没有阻拦罢了。”

  “什么意思?”秦宇皱眉看了一眼大祭司,问道。

  “当年,卧龙先生给先祖的那封密函的内容,其中嘱托了先祖一件事情,那就是让先祖帮忙守护在盘龙山脉的诸葛武侯真君大殿。”

  大祭司终于说出了秘密,而秦宇在听到这秘密后,却是一下子从蒲团上站了起来,“也就是说,你们彝族实际上是诸葛武侯真君大殿的守护者。”

  这个消息是真的让秦宇给惊到了,秦宇一开始也想过,这样的大殿。不应该没有守护者的,只是他没有想到,这守护者,竟然是彝族。

  “准确的说,是我们这一脉,而不是整个彝族。”大祭司缓缓开口:“在彝族中流传的一个神话,说盘龙山脉当中有彝族的守护神,实际上,也是我们这一脉给传出去的,因为。诸葛武侯真君大殿,因为某些原因,每隔几十年便会自动出现一次,可能会被上山的族人给看到。”

  “不对,如果你们是守护者的话,那为何先前那一批人可以顺利的进入宫殿内,甚至包括我们也是,都没有见到你们出来阻拦过。”秦宇突然想到了一个不合理之处,如果大祭司不能解释这一点的话。那他就得对大祭司的话报以怀疑的态度了。

  “那是因为你的出现。”大祭司似乎知道秦宇心里所想,慢悠悠的说道:“在你们进入山脚下的村子时,那批人,已经是入了深山了。原本我是打算出手拦住那批人的,然而,当我得知山脚下的你们,也是冲着这宫殿来的时候。我改变了主意。”

  原来,当天秦宇他们到达村子里的时候,除了把地图给那位导游。也就是秦海风看过之后,也询问过村里的一些老人家,只是秦宇他们不知道的,这些老人家许多都是阿克一族安排下来的眼线,当天就把消息传到了大祭司的耳中。

  “对于你们一行人的身份,我进行了调查,萧家的两个小娃不需要多说,是知根知底的,另外几位虽然没有能查出身份来,但无伤大雅,当时最让我感兴趣的,却是你。”

  从调查来的信息了解到秦宇的身份后,大祭司便立刻做出了一个决定,命令守护在诸葛武侯真君大殿的彝族人撤出来,任凭那些人开启殿门进去。

  “为什么?”秦宇想要知道原因,为什么在调查到了自己的身份后,大祭司会突然改变决定。

  “因为,你就是我们要等的那个人,既然你已经来了,那我们一族这么多年的使命,也已经是完成了。”

  大祭司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在那封密函之内,卧龙先生告诉我先祖,后世的某个时间,会有他的传人前往这宫殿,而那时候,我这一脉,就无需再守护那大殿了。”

  “你就这么确定我是卧龙先生的传人?”秦宇追问道。

  在整个玄学界,知道自己身份的,也就是包老还有许家,其他人都对他的师承来历不了解,这位大祭司又是从何判断出来的。

  “因为我当天占了一卦,卦象上显示,正主来了。”大祭司伸开了左手,那里,有着六枚铜钱。

  “原来是这样。”

  秦宇毫不怀疑大祭司会说谎,对方的实力,在占卜上有这造诣毫不稀奇,当初在光孝寺时,那智仁大师不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才等候到自己的到来吗?

  “不过,卦象毕竟显示的只是最近,到底是不是,我也不敢百分百确定,这事情关系重大,我一族守护了千年之久,要是因为意外而功亏一篑,那老夫实在是无颜去见先祖,所以,先前才会出手试探,直到看到你施展出引辰星决,还有七星大人的出现,老夫终于可以确定,你就是卧龙先生的传人,也正是我们一族苦等的那人。”

  话说到了这里,秦宇一切都明白了,当下,脸色动容,双腿并拢,朝着大祭司恭恭敬敬的鞠了一个躬,这是感谢大祭司一族千年来的守护。

  为了先祖的一个承诺,整个家族在大山之中呆了近千年,这一路上走来的时候,秦宇便感觉到了,这个寨子的彝族人相比起其他地方的彝族人,却是要落后的许多,秦宇相信,如果没有这个承诺的羁绊,以大祭司一族的实力,完全和萧家一样,成为四_川的一霸,而不是枯守在这深山之内。

  这份坚守,值得秦宇这一躬!

  一千年的岁月,在历史的长河中并不算长,但是放在一个家族的身上,已经可以让一个家族几经风雨,昌盛、衰落,千年,可以让一个家族的族谱铺满整个房间。

  义存高古,大祭司这一族,当得起这一个词。

  “在十几年前,曾经有一批人来到过这里,也进去过宫殿,只是,当时我族内部出现了一点事情,当我们发现的时候,这批人已经进入了宫殿之内,后来,从宫殿中走出来了两人,这两人完全的一模一样,只是,祖训有过交代,我们只能守住不让人进入宫殿,一旦有人从宫殿内传来,绝对不能阻拦,只能任凭对方离去。”

  秦宇点了点头,他知道大祭司口中的那两一模一样的人是谁,应该就是指的秦海风了,秦海风进入过宫殿,并且通过愿石,复制了一个自己出来。

  “好了,既然你已经来了,那里面的东西也该物归原主了,进去吧,就在这后面,我在外面等你。”

  大祭司脸上露出一丝解脱之色,却又带着一丝不舍,总之,神情有些复杂,而秦宇看了大祭司一眼之后,却是点了点头,迈步,从孟获的雕像走过,穿过一条回廊,最后,出现在了一座院子门前。

  没有犹豫,秦宇推开了门,门一被推开,一股热浪便朝着秦宇席卷而来,院中,一团火焰悬浮在半空之中,静静的漂浮中,火焰没有一丝的波动,这一幕,就好像这火焰是一个正在沉睡的孩子一样。

  感觉到火焰,在秦宇的怀中,一东西突然自动的漂浮了出来,朝着火焰而去,而秦宇却也不阻拦,只是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

  从秦宇怀中出来的,正是秦宇在那长白山脉获得的那盏青铜古灯,而对于这院子里的这簇火焰,秦宇也是知道了对方的来历。

  这是自己师傅当初五丈原续命使用的灯,自己师傅消失之后,火焰落在了彝族人的手中,而油灯却是被萧家人给拿去了。

  这些,是萧月月告诉秦宇的,而秦宇也相信,萧月月说的都是事实。

  眼前的一幕,同时也证实了秦宇当时的猜测,自己师傅续命用的灯,和这盏青铜古灯之间果然是有着某种联系,甚至很大的可能,这青铜古灯,也是自己师傅当初续命时候所使用的灯之一。

  感觉到青铜古灯的靠近,这火焰开始慢慢苏醒,出现了跳动的情况,就好像一章乐谱一样,从开始的微微跳动,到后面如同奔泻的黄河,一发不可收拾,一片火光,将整个院子彻底的给淹没。

  就连秦宇,也不得不退出院子,因为他发现,哪怕是他运转全身的窍穴来防御,依然是抵挡不住这股热浪,而在寨子的前面,大祭司此刻双手盘在身后,看着后面的冲天火光,却是长叹了一口气。

  此刻,山寨之内所有的彝族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着山谷顶端那抹冲天的火光,许多人都虔诚的跪在了地上,嘴里念诵着一些彝族话,依稀可以从他们话中听到的两个词,就是:圣火。

  是的,阿克一族的所有彝族人都知道,在他们的寨子顶端,有着他们一族的圣火,只要有圣火在,他们一族就永远不会消亡,然而,所有的阿克一族从懂事的那一刻也都知道,这圣火,不属于他们彝族,未来的某一天,会有人将圣火给带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