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两百六十二章 风水尺

第一千两百六十二章 风水尺

  阿克藏尔没有再看秦宇,而是走向了扎木的宅基地,而义尔则是跟在了一旁,将问题告诉给了阿克藏尔。【】

  “秦兄,小妹胡闹也就算了,你怎么也跟着……”等阿克藏尔走远之后,萧暧暧却是看向秦宇,问道。

  “哥,什么叫胡闹,我本来就不喜欢阿克大哥,现在不过是把事情说明了而已。”秦宇还没答话,萧月月便先不满的说道:“再说了,你妹妹长得这么国色天姿的,某些人会动心也不奇怪。”

  “别闹,秦兄是已经有女友的人了。”萧暧暧点了自己妹妹一句。

  “你已经有女朋友了?”萧月月目光看向秦宇,原本紧贴着秦宇后背的身子,却是稍微的移开了一些距离,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我有说过我没女朋友吗?”秦宇反问道。

  “反正你只说我拿来拒绝阿克大哥的挡箭牌,有没有女朋友都没关系,不过这一次你一定要找出这宅基地出现问题的原因,要是输给了阿克大哥,以阿克大哥的性子,绝对是不会放弃的。”

  “萧兄,令妹这么胡闹,你就没有意见?”秦宇却是将目光看向萧暧暧。

  “我这妹妹我是管不了了,再说了,现在不是古时候了,包办婚姻那一套也确实不怎么样。”萧暧暧这话算是给秦宇表明了态度,在这件事情上,他不反对也不赞同。而萧暧暧的话,在很大程度上也代表着萧家一群人的看法。

  了解了萧暧暧的态度,秦宇便知道该如何处理了。当下,看向萧月月,说道:“事情解决后,别忘了你刚刚的行为。”

  “这么说,你已经找出这宅基地的风水问题了?”萧月月倒是从秦宇话中听出了潜意思,惊喜的问道。

  “如果你先前不来这么一出的话,我更能确定了。”秦宇看了萧月月一眼。继续搬弄起水潭边上的石块去。

  “月月,还不去换衣服。看你现在这样子。”萧暧暧看到自家妹妹还站在秦宇边上,好奇的看着秦宇的动作,忍不住开口提醒了一句。

  “啊。”萧月月低头朝着自己身上打量了一眼,湿透了的衣服将她浑圆美妙的曲线包裹的凹凸有致。就连贴身的内衣都能看到一点,双颊通红,如同一只飞驰的精灵,快速朝着村里跑去。

  而另外一头,阿克藏尔在知道了事情的大概经过之后,也开始绕着宅基地行走了几圈,不过和秦宇拿出寻龙盘不同,阿克藏尔是拿着一件类似秤一样的物件,摆放在了宅基地的最中间。

  阿克藏尔念了几道咒语之后。那秤上的秤砣却是朝着秦宇所在的这边方向倾斜了下来,看到这一幕,阿克藏尔双手捧着这秤砣。朝着秦宇所在的方向走来。

  和秦宇一样,阿克藏尔同样是注意到了那条水渠,不过不同的是,阿克藏尔是在看到水渠的地方,便停了下来,蹲下身子。将那杆类似秤一样,有计量标度的木棍。插在了水渠之中。

  木棍入水,水渠里的水开始朝着木棍涌去,在木棍的周围,形容了一个漩涡,围绕着木棍旋转了几圈之后,这才朝着下方流去。

  因为阿克藏尔离着秦宇不远,因此,这一幕秦宇也是看到了,当看到那水渠中的水围着那根木棍形成了一个漩涡之后,并且书位也开始缓慢的上涨,一直蔓延到那木棍上的一条红色标线位置。

  “这是彝族祭祀所独有的圣器,用玄学界的话说,就是法器,翻译过来叫做风水尺,就是用来判断一地方的风水问题的。”萧暧暧看到秦宇目光所看的方向,解释了一句。

  “这风水尺有三大功用,可以感应出出现风水问题的地方,就是先前和秤砣一样,所落下的方向,第二个功用就是判断出这问题的危害大不大。”

  “风水尺上面刻有三条红线,第一条红线算是危害一般,还可以居住,第二条红线,要是人居住的话,将会出现危害,除非进行风水改造,而如果达到第三条红线的话,那就是非常恐怖了,最好就是不要在这里建房或者是阴宅。”

  这些,也是萧暧暧听自家长辈说起的,萧家和彝族的关系很好,尤其是和阿克藏尔这一脉,不然的话,当初萧家出了一点事情的时候,自己妹妹也不会在彝族居住了几年。

  “风水尺吗?”秦宇眼神闪烁了一下,那要是以这风水尺现在的尺度来看,那水已经是达到了第三条红线了。

  阿克藏尔看着水蔓延到第三条红色上,脸色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而一旁的义尔更是脸色大变,冲着扎木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堆。

  “萧兄,他们再说什么?”秦宇听不懂彝族话,只能是让萧暧暧来当翻译了。

  “那人告诉这房子的主人,说他这地方的风水问题太大了,没法建宅地,很是赶快换掉吧。”萧暧暧翻译道。

  秦宇看了眼阿克藏尔,还皱眉看着风水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秦宇大致也能猜到,如果阿克藏尔让扎木大叔选择换宅基地的地址,那就意味着,他没有办法解决这宅基地的风水问题,也就意味着,他不可能在风水上击败自己。

  “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扎木大叔的脸色变得这么难看?”

  换了一身绿色长裙的萧月月,带着一股香风,来到了秦宇和萧暧暧的跟前,疑惑的问道。

  “阿克藏尔那边觉得这宅基地的风水危害很严重,可能要建议扎木换宅基地。”萧暧暧答道。

  “啊,那秦宇你有没有办法啊?”萧月月一听,目光看向秦宇,如果秦宇也没有办法解决的话,那阿克大哥肯定还是不会放弃的。

  秦宇笑了笑,没有答话,因为此刻阿克藏尔已经将那风水尺给收起来,朝着他这边走过来了。

  “汉人,不要比了,这地方的风水没法居住,这一次算你运气好。”阿克藏尔走到秦宇的跟前,硬生生的说道。

  阿克藏尔虽然想要在萧月月面前证明自己比这汉人强,但是他却做不出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事情,这地的风水确实是坏了,没法住人了,作为彝族大祭司的儿子,他必须要对自己的每一个行为负责。

  秦宇也是颇有些意外的看了眼这阿克藏尔,如果是换做一般人的话,可能会故意不点破,然后让自己来破这地的风水,到时候再出言讽刺。

  阿克藏尔的这行为,但是让秦宇有些欣赏起来这位鲁莽的彝族汉子了。

  如果,不是因为萧月月在他背后写的那一行字,秦宇还真想和这人交个朋友,不过秦宇这想法刚冒出来,很快就被阿克藏尔接下来的话给掐灭了。

  “我们彝族人不会像你们汉人那么狡猾,为了胜利而坑害自己的族人,所以,作为彝族大祭司的儿子,这里的风水根本不适合人居住,我也会如实相告。”

  阿克藏尔的姿态摆的很高,这不止让秦宇不爽,他这话,是连带着萧家兄妹也给带进去了,果然,萧月月在听到这话后,脸色沉了下来,说道:“阿克大哥,秦宇说他能解决这里的风水问题。”

  “这不可能。”阿克藏尔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几个分贝,“月月,你不要被这狡猾的家伙给骗了,风水尺已经达到了第三条红线上面了,除非是我父亲出手,但是,为了这么一块地,我父亲肯定是不会出手的,其他人不可能能化解的了。”

  “秦宇,你就告诉我,到底能不能破。”萧月月目光紧紧的盯着秦宇,等待着秦宇的答复。

  “试试看吧。”

  秦宇笑了笑,其实,原本他还真没有打算出手的意思,这块地的风水很有趣,才让他先前有了探究一番的心思。

  论这块地的风水好的程度,在秦宇看过的那么多地当中,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不过,在发现了这块地的风水秘密之后,他却是可以肯定,像这样有趣的风水之地,恐怕以后也不一定可以再次碰到。

  如果阿克藏尔不这么高高在上的语气来说话,秦宇也打算好了,就不管了,但是此刻嘛,他倒是想要试一下了。

  秦宇朝着曹轩招了招手,在曹轩的耳边轻语了几句话后,曹轩带着几个手下,匆匆忙忙的进村了,而其他人,则都是将目光充满好奇的看向秦宇,不知道秦宇会怎么办。

  只有阿克藏尔,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族里的风水尺,是不会有错的,这地的风水,根本就没法化解,这汉人不过是故弄玄虚罢了。

  秦浩然也是有些好奇的看向秦宇,风水,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东西,平日里根本就不会有所交集,他倒是想要看看,秦宇会用什么办法来证明。

  曹轩没有让秦宇等多久,十几分钟后,他的手下,抬着一根木头,而他自己,则是手上拿着一把斧头。

  “秦先生,东西都拿来了。”

  将斧头递给秦宇之后,曹轩示意自己的手下,将木头放在这地上。(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