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3356章 两个幼稚的男人

第3356章 两个幼稚的男人

  神女、黄泥路上一抹神魂、江山社稷图内的魂魄,那灵石当中的恐怖女子。

  四道魂魄

  这是一个出乎了秦宇意料的答案。

  实际上到了秦宇这个层次很多原来云里雾里的东西都已经是看明白了,但在他的猜测中女娲的魂魄应该是只有三个的。

  黄泥路上的那一缕魂魄实际上便是她在人族的分身所留下,女娲补天,这个传说并不只是传说,而是真实的存在于地球的历史当中。

  可现在女娲告诉他,她的魂魄一分为六了,而且这六个魂魄他全都见过,正是这句话让得秦宇无比的震惊。

  因为他隐约猜到了女娲剩下的两个魂魄是谁了?这个答案让他浑身有些颤栗。

  “我想你应该是已经猜到了,没错,你的两位夫人正是我的魂魄化身之一,说实话,这一点也是出乎了我的意料,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秦宇可以听出女娲的声音也是有点不平静,想想也是,自己的两缕魂魄化身都嫁给了同一个人,想想都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所以,你的复活是在很早就计划好的,从我师傅赠送我江山社稷图开始,在我身上设置的局其实主要就是为了复活你。”

  “不,你错了,你师傅也只不过是被利用了,他根本就不知道江山社稷图内有我的魂魄。”

  女娲摇了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秦宇,“我和你师傅的选择并不相同。”

  秦宇沉默了,他的脑海里快速搜索起所发生的一切事情,既然不是自己师傅布置的局,而女娲又已经魂化六位自然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布局,这个布局者必须有超强的实力,而且还要对诸天百界和外界的秘密十分的清楚。

  符合这两个条件的人……

  “是他”

  秦宇眼中有着精光闪过,在他的所认识的人当中,能够满足这些条件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轮回殿的殿主,这个始终在所有场合都有他身影可却有仿佛置身于一切事情之外的人。

  “我明白了。”

  秦宇想通了,女娲能够魂魄一分为六而且转世的这么的巧合,这其中肯定是有轮回殿殿主的原因,因为他掌控着世间轮回,只有他有这样的手段。

  当初,自己第一次前往阴间,轮回殿殿主看起来是给自己师傅面子出手帮助自己,但很显然真实原因并不在此,真正的原因便是因为女娲。

  自己师傅布局好一切,而轮回殿殿主知道自己师傅的目的,所以表面上是与自己师傅合作给予自己帮助,但实际上却是另有目的,也许自己师傅也都被蒙蔽在了鼓里。

  轮回殿殿主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复活女娲。

  “其实,你师傅知道,虽然你师傅很少现身,但是作为引辰星诀的一脉传人,你可不要小看了你师傅,许多事情他都十分的清楚,只不过这一次双方互相当做不知道罢了。”

  女娲仿佛是可以看穿秦宇的心思,“说到底不管如何,我和你师傅都是人族,只要这一点不变就可以了。”

  秦宇没有接话,女娲所说的消息有些震惊,尤其是关于孟瑶和莫咏欣的身份信息。

  半响后,秦宇眸子盯着女娲那精致的脸孔,“那么现在你复活了,你想怎么办?”

  女娲笑了,和莫咏欣一样绝美的脸蛋却比莫咏欣多了出尘的气息,这一笑犹如仙女般醉惑人心。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是不是怕我会去将你的两个夫人的魂魄融合掉?”

  “放心吧,女娲已经是过去了,现在的我是新的我,再说就算我有这种想法你会答应吗?诸天百界太上境第一人秦太上,人族的秦国师。”

  女娲最后的语气带点挪揄,不过秦宇并不在意,正如女娲所说的那样,他是不可能让女娲将孟瑶和莫咏欣给融合掉的。

  “我好奇一下,如果我说我要融合你的两位夫人的话,你会不会将我给灭掉?”

  “呃……”

  秦宇脸色难得一红,因为在先前那一刹那他确实是动了杀机,不过,他不会杀掉女娲,只是不会让女娲离开江山社稷图。

  “果然是狠心的人啊,你可别忘了我可是救过你几次,算了,不跟你计较了,现在的我也有了新的身份,那就是这江山社稷图的世界之灵,那我现在该称呼你为什么呢?主人?”

  女娲笑吟吟的看着秦宇,秦宇嘴角抽搐了一下,从女娲嘴里说出“主人”两个字让得他浑身鸡皮疙瘩起了一地。

  “你还是直呼我的名字吧,毕竟按照辈分来说你是我的祖先。”

  “好的。”女娲点了点头,“那么现在就麻烦秦宇你带我去找我哥哥吧。”

  “轮回殿殿主?你自己不能去找?”

  女娲用充满幽怨的眼神看向秦宇,“我是江山社稷图的世界之灵,不是原来的女娲,所以我无法离开江山社稷图,除非我六道魂魄融合在一起,只有那样我才能恢复原来的身份。”

  秦宇有些尴尬的搔了搔头,让女娲恢复身份是不可能的了,只好答道:“轮回殿殿主在哪我不知道,要找他的话你得告诉我他在哪里。”

  “南离之疆。”

  听到女娲说出的这个地名,秦宇眸子收缩了一下,南离之疆他当然知道是什么地方,那是诸天百界的最南方,那里,是一片死地。

  说它是死地是因为那里一片荒凉,没有任何的生机存在,甚至就连法则之力都没有,这样的地方就是太上境强者都不敢进去,原因很简单,没有法则之力,太上境强者进去实力也得大打折扣。

  而且,如此荒凉之地寸草不生,也没有任何进去的意义,所以无数年来,南离之疆根本就没有人愿意去。

  秦宇没有再说什么,身影从江山社稷图内离开,一个念头,身影便是在桃花源消失,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来到了南离之疆。

  诸天百界,任何地方一念可至,这就是太上境强者的实力。

  到了南离之疆,秦宇并没有去寻找轮回殿殿主,而是直接将江山社稷图缓缓打开,因为按照女娲所说,只要将江山社稷图打开她释放气息,到时候轮回殿殿主便是可以感应的到。

  “女娲?”

  就在秦宇打开江山社稷图不到三息的时间,轮回殿店主的声音便是传来,再然后,一道身影直接是出现在了秦宇的面前。

  “殿主,许久未见。”

  秦宇笑着和轮回殿殿主打着招呼,只是轮回殿殿主只是看了他一眼,下一刻身影直接是进入江山社稷图内消失不见。

  轮回殿殿主进入了江山社稷图,不过秦宇却是没有跟着进去,因为他很清楚女娲和轮回殿殿主两人肯定是有许多私密的话要说,他这时候进去就不太好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半个时辰之后,江山社稷图的入口处有了动静,轮回殿的殿主身影出现在那里。

  轰

  只是,轮回殿殿主出现的那一刻,直接是一拳轰向了秦宇。

  这一拳很突然,然而秦宇依然是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同样的是一拳还击。

  巨大的能量风暴在这一刹那从南离之疆朝着诸天百界回荡,只要是仙王境强者都感受到了这股能量波动,然而就在他们神识准备查看的时候,秦宇和轮回殿殿主的身影同时是在原地消失了。

  九天之上

  秦宇和轮回殿殿主两人相互对视,谁也没有说话,秦宇知道轮回殿殿主为何会出手,而他也知道他不可能让轮回殿殿主的目的达成。

  轮回殿殿主想要恢复原来的女娲,但他不可能让女娲融合孟瑶和莫咏欣二女。

  “秦宇,女娲的魂魄回归,以你和他的渊源你们两个人依然是有可能在一起。”

  听到轮回殿殿主这话,秦宇脸上露出了含有深意的笑容,“殿主,等到女娲恢复了,你真的舍得让女娲和我在一起,你和女娲不过是名义上的兄妹,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一直喜欢着女娲。”

  秦宇眼中有着精光,目光死死盯着轮回殿殿主,只有什么样的情能够让一个男人守候如此漫长的岁月,甚至为此而布置下庞大的局,名义上的兄妹之情根本就不可能,唯一的解释便是轮回殿殿主一直喜欢着女娲。

  轮回殿殿主沉默了,下一刻双眸如电,恐怖的气息蔓延开来,那股威压,比起秦宇所见到过的任何一位太上境强者都要恐怖。

  “秦宇,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

  “不需要”

  秦宇干脆利落的拒绝了,这件事情没有任何的商量余地。

  “既然如此,那我倒是要看看你这诸天百界太上境第一人的称呼是否名符其实。”

  “也好,我也很想见识一下殿主你的真实实力”

  两个男人在这一刻谁也没有退让,直接是战斗在了一起。

  轰隆隆

  一个恐怖的轮回漩涡出现,轮回殿殿主置身于这漩涡之中,所有的法则之力只要靠近漩涡便是被吸收。

  “我为轮回,千般法则又能奈我何”

  “是嘛,那敲好我也领悟了诸天轮回拳,那就看看谁的轮回更强。”

  秦宇一拳挥出,同样是出现一个漩涡,只是这漩涡确实有数百道法则之力组成,两个漩涡,在九天之上碰撞在一起。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是沉寂了,诸天百界所有生灵全都感受到了九天之上传来的能量气息,全都露出了心悸之色。

  又有太上境强者在九天之上战斗了

  那些太上境强者也是第一时间将神识给投到了九天之上,然而让他们震惊的是,这一刻的九天之上一片混沌,哪怕是以他们的实力神识依然是无法穿透这混沌看清楚里面交战的到底是谁。

  不过,所有人都可以确定一点,那就是交战的双方绝对有一位是秦宇,因为放眼诸天百界,除了秦宇谁还能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然而更让他们疑惑的是,和秦宇交手的又是谁?一个可以和目前住众所公认的诸天百界太上境第一人交手而且还不弱下风的强者,为何他们都没有印象?

  哪怕是无法看到此刻交战的双方,但这些太上境强者神识都没有移开,因为他们想要第一时间知道结果,当然,更有不少人心里期待最好秦宇被斩杀掉,这样的话当丧钟最终降临的时候他们将会多出一条自保的路。

  只是,结果让他们失望了,一刻钟后,九天之上恢复清明,然而交战的双方身影全都消失不见。

  这一战的结果无人知晓,至于和秦宇交手的是谁也成为了一个谜。

  江山社稷图内

  秦宇的嘴角带着丝丝血迹,一条手臂明显下垂,此刻法则之力正不断修补他的身躯,而另外一边轮回殿殿主也是没有好到哪里去,身上的麻布衣碎裂的和乞丐装一样,脸上更是出现了青肿。

  这一战下来,两人半斤八两,谁也没有占到便宜,不过更准确的说依然是秦宇胜了,因为他没有动用本命元神。

  “你们两人真是的……”

  女娲纤纤俏手握住光洁的额头,那绝美的容颜带着哭笑不得的表情,对于眼前这两位男人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三天之后,秦宇第一个睁开了眼睛,浑身再次变得晶莹剔透,而另外一边的轮回殿殿主也只是比他晚了三息,同样是站了起来。

  两人目光在第一时间交汇,战意又一次充斥全身。

  “再战一场”

  “谁怕谁”

  “你们两个够了”

  女娲受不了了,一座大树落下挡在了秦宇和轮回殿殿主中间,作为江山社稷图新诞生的生灵和新的世界之灵,她有这样的力量,整个江山社稷图内都归她的掌控。

  “哥哥,谢谢你这些年来对我的守护,不过我想明白了,女娲是女娲,我是我,没有必要再回到过去,现在我是新的世界之灵,这个身份挺好。”

  轮回殿殿主眉皱了下眉,“那是因为你现在六道魂魄还没有完全回归,你现在是受到三道魂魄的影响,一旦六道魂魄回归就不会这么想了。”

  “屁,我觉得这样就挺好。”秦宇还没等女娲答话就直接反驳。

  “秦宇,莫要忘了如果当初没有我的帮助你不可能走到这一步。”

  “一码归一码,我欠你的恩情你可以提其他要求,但是这个要求我不可能答应。”

  “那就再战一场吧。”

  “来就来,这一次我将不会再留情。”

  “你以为本座就出尽全力了?”

  女娲绝望了,她不明白从她认识起就一直是很沉稳的哥哥怎么突然性子就变化的这么大了,这两人一个是诸天百界太上境第一人,一个也是当初纵横百界无敌手的强者,怎么就跟小孩子没有区别。

  “都别吵了,再吵你两都给我离开这里,去外面打个你死我活都不管我事。”

  女娲怒了,鼓着脸,秦宇悻悻不说话,轮回殿殿主也是垂眉不语。

  “哥,说真的,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我不再是以前那个女娲,我的身上不要背负那么多,我可以轻轻松松的活着,难道你希望我回到过去,那个从头到尾脚步都没有停歇下来的女娲吗?”

  面对着女娲的认真眼神,轮回殿殿主沉默了,他当然知道当初女娲活的有多累,身上背负的胆子有多重。

  正是这样的女娲让得他心疼,所以当初他才会选择守护女娲。

  之所以刚刚会变得如此暴躁,就是因为女娲说她不愿意融合所有魂魄,这让他感受到了欺骗,那他这么多年来的守护还有什么意义?

  轮回殿殿主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他守护女娲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女娲可以不再背负那么多,可以快乐的活着。

  而现在,他的目标不是达到了吗?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轮回殿殿主身上战意消失,取而代之的又是以往的深邃气息,他的眸子望向了女娲,似乎是要将女娲的样貌永远的给记住。

  “你说的对,现在的你才是最快乐的,或许,是我错了。”

  轮回殿殿主眸子收回望向了远方,而后,一步一步朝着江山社稷图的出口走去,这一刻的他背影极其的萧瑟和孤独。

  “哥……”

  女娲忍住了,因为她知道自己哥哥要的是曾经的女娲,而她并不想回到过去。

  当轮回殿殿主的身影消失在江山社稷图的入口后,秦宇搔了搔头朝着女娲说道:“那个啥,我也先出去一下。”

  “你放心吧,我哥不会对你那两位夫人怎么样的,不用这么急着出去保护。”

  被女娲一眼说破心中所想,秦宇嘿嘿一笑也不辩驳,因为他刚刚确实是怕轮回殿殿主走出江山社稷图后又突然反悔对孟瑶和莫咏欣下手。

  “那我就先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先离开。”

  面对女娲他总有些不自在,尤其是现在的女娲长得还和莫咏欣一模一样,这种感觉极其的微妙,再加上他总感觉女娲现在的性格和他想象中的差别太大了,所以他还是觉得先撤为好。

  ……

  时间依然在继续,九天之上的神秘一战留给了许多人讨论,然而留给太上境的强者却是不多了。

  第三道钟声响起

  十年后,第四道钟声响起

  十年后,第五道钟声响起

  第六道钟声响起

  当第七道钟声敲响之时,诸天百界所有生灵都能感受到百界的变化,最明显的一点便是百界的天空出现了变化。

  苍穹开始出现了橘红色的光晕,这种光晕看的人十分的压抑,尤其是随着第七道钟声敲响之后,这橘红变成了深红,就犹如苍穹给染上了一层血色一样。

  对于一般修炼者来说他们只是感到压抑,然而对于太上境强者来说,当第七道钟声响起之后,他们的血气开始出现翻腾,不受控制的翻腾。

  十年后,第八道钟声响彻

  这道钟声和前面七道钟声迥然不同,这道钟声无比的尖锐,而在这一刻所有太上境强者浑身一震,好几位更是直接一口鲜血喷出。

  “不,老夫不能就此等死,老夫要自救”

  这一日,某位太上境强者突然出手灭杀了一个星球的生灵,然而,就当他准备再次灭掉第二个星球上的生灵时,一只大手从天而降直接是将其给拍飞。

  而后,一柄长剑划过整个诸天百界的苍穹,所有人便是看到那位太上境强者直接是被长剑给射爆了头颅。

  “我说过,谁都不许霍乱诸天百界”

  秦宇清冷的声音响彻诸天百界,那些蠢蠢欲动的太上境强者只感觉心头一凉,强,太强了,隔着这么远一剑击杀一位太上境强者,秦宇的实力竟然又精进了。

  是的,如果整个诸天百界所有太上境强者联手秦宇必然不是对手,但是他们没能这么齐心,而且他们谁也不愿意第一个冲出来,因为他们很清楚,哪怕是他们联手最后杀掉了秦宇,但必然也会有那么一两位被秦宇给斩杀。

  谁都不想死,谁都想站在后面,而秦宇正是看准了这一点。

  五年后

  所有人清楚的看到在那苍穹之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而在那漩涡之中,一口青铜古钟缓缓发现。

  古钟出现的那一刻,整个诸天百界所有法则之力全都环绕在这古钟周身,一道道法则之力犹如游龙一般旋转,而后,这些法则之力开始了慢慢凝聚,隐隐要形成一道法则柱子。

  “当法则凝聚成柱敲响丧钟的第九下,所有太上境强者的末日来临。”

  有苍老的声音传出,许多仙王强者脸上却是露出了振奋之色,因为如果太上境强者全都灭绝了的话,那诸天百界将会以他们为尊。

  日月族,整个日月族的高层最近大气都不敢喘,因为他们的老祖最近脾气很不好,已经有好几位高层就因为一句话惹怒了老祖而直接是被老祖给拍死了。

  至于老祖脾气为什么不好他们很清楚,近百年前的那场盛典就是老祖现在脾气不好的原因。

  “我不甘心啊”

  日月族老祖此刻极其的后悔,如果时间可以倒转他绝对不会踏入太上境,不踏入太上境,等到丧钟结束,到时候整个诸天百界他将是第一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将要面临着陨落的危险。

  PS:六千字大章节,凌晨的时候终于理顺了思路,然后立刻开写,写到现在,哈哈,求个打赏咯,最好是可以打赏到新超巫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