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四百四十二章 隐藏的原由

第四百四十二章 隐藏的原由

  ;

  老的话让秦宇急忙摆手拒绝,开什么玩笑,让他去解锁广_州的龙脉被锁之局,这不是和当朝对着干吗,而且,以他现在四品相师的境界也根本不可能完成,就算真有这个想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老,这个晚辈是真的无能为力。”

  老的眸光看向秦宇,神情有些萧索,指着栏杆外的河山,问道:“你们风水师不是讲究造福百姓吗,而且这解广_州风水格局,对于你们本身也是有着莫大的功德吧。”

  老的话让秦宇和林秋生两人无言以对,风水师也是人,也有家人亲戚,只要在尘世有羁绊,就必须要遵守尘世的规矩。

  这广_州的风水格局不是天灾,而是**,是历朝帝王所为,哪位风水师敢破掉,更何况也没有几位有这样的本事。

  “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聘怀,足以极视听之……”老望着广_州全貌,讥讽道:“世人都道广_州风水好,龙入州,四水归堂,可广_州民又怎么知道他们心的风水宝地根本就是一滩死水,历朝历代都被人给锁死了,反而成全了四邻。”

  “你们家也不赖嘛!”

  听到老的这话,秦宇心里却是腹诽了一句,东_莞成为性都,这其何尝没有家的影,广_州周边四个城市,虽然抢占了广_州的龙气,但是认发展程度根本没法和广_州相提并论。只有深_圳,因为不在家的控制范围下。飞快的发展,隐隐有赶超广_州的趋势。

  “秦先生,你是不是认为我想要解开这广_州龙脉,是为了我家。”

  老突然一转语气,睿智的目光看向秦宇,就好像一把利刃,此时,秦宇才真正感觉到老气场的强大。这才是一个庞大家族掌权者所拥有的气场,以他四品相师的境界,还是感到呼吸有些苦难。

  “哼唧!”

  小不满的哼声从公包内传出来,小家伙也感觉到了老散发出来的强烈气场,这让睡觉睡的正香的小家伙颇为不满,从公包内钻出了小脑袋,灵动的大眼睛盯着老。不满的冲着老低吼了几声。

  “咦,秦先生竟然还喜欢养猫?这小猫倒是可爱,只是叫声有些奇怪。”

  老看到冲他张牙咧嘴的小,脸上露出笑容,秦宇跟着干笑了两声,将小给按回公包。

  “哼……哼唧!”

  不过。出乎秦宇意料的是,小等他的手拿来后,却是猛地从公包内窜出来,然后朝着亭顶上窜去,一溜烟到到了最顶上的琉璃瓦上去。

  “小。上面危险,快下来。”秦宇赶忙冲着头顶上方喊道。

  “哼唧!”

  小欢快的声音从秦宇头顶上方传来。然后秦宇透着琉璃瓦,可以隐约的看到小趴在了琉璃瓦上,竟然躺在那里闭目休憩了。

  “先生的这只宠物果然是与众不同。”

  老若有深意的看了秦宇一眼,制止了一旁想要上前的黑衣男,这些黑衣男是怕小会突然抓伤老,准备驱赶走小。

  “小家伙有些调皮。”秦宇只得尴尬的笑了笑,他知道,小这一躺,肯定是没一段时间不会下来了,索性也就由他去了,反正小家伙皮粗肉糙的,也经摔,不会有出什么大事。

  不过,因为小的这一打岔,把老的话给打断了,老也突然失去了谈性,有些索然,说道:“秦先生,我希望你可以认真考虑下我的请求,你在京城的事情我也知道,说实话,陈家败在你手上,我得到消息的那天晚上,足足畅饮了三大杯,当日就想见见你这位少年英杰。”

  老的语气充满了畅快,直言不讳的说道:“秦先生,当日那陈剑峰死于和你决斗上面,成祖的那些势力想要向你动手,除了孟家和莫家出来挺你,我家也对外放过话,生死斗,生死自安天命,如果谁敢朝你下黑手,就是和我家过不去。”

  “当然,我告诉你这个,不是要像你索取回报,甚至反而要感谢你,替我家,替广_州民众出了这一口气。”

  “我也是被陈家所逼迫,为了自保而已。”

  秦宇自然知道,京城有不少大家族恨自己,那些大家族受过陈老爷的恩惠,眼下陈家被自己搞的彻底衰败,这些大家族却不能采取行动进行报复,难免会给人留下知恩不报的小人形象,所以,对于造成这一切的自己,自然是充满了愤怒。

  “陈家是一代不如一代,陈家那位纨绔的所作所为,就连我也有所耳闻,实话说,哪怕没有秦先生,等陈家那纨绔做的再过分一点,我家也会出手。”

  老的声音很冷,带着一股杀气,对于陈家,他是恨之入骨,如果没有陈家那位给成祖献策,深_圳又如何会崛起,广_州又怎么会被牺牲。

  关于陈家和家的恩怨,秦宇不好插嘴,他虽然对于陈剑峰还有陈豪没有好感,但是对于陈老爷却是没有什么坏印象。

  谁家不出几个败家,陈豪的事情和陈老爷无关,毕竟陈老爷那时已经是入土了,而至于陈老爷给成祖建议,让深_圳崛起,锁住广_州龙脉入海的关口,秦宇倒是,没有多大的反感。

  老可能会怨恨陈老爷,但站在成祖,站在央的位置上,锁广_州龙脉是当时最合适的一个方案,以花帅当年的威望,如果不对家进行制衡,只怕广_东就要成为**王国,这绝对是央所不允许的。

  所以,站在央和陈老爷的立场上,他并没有做错,而站在家的角度来书,老会怨恨陈家也是正常。

  只能说,所站的角度不同,看待问题的方向就不同,但是,不管央还是家,都不能否认的一点,那就是,广_州的百姓是因此跟着受了罪,受到了连累。

  “好了,我有些累了,小林,你把我的想法和秦先生说说吧,这人老了,到了高处,吹了一点风,就有些难受了。”

  老头靠在轮椅上,朝着秦宇轻点了一下头后,便闭上了眼睛,身后的那位年妇女见状,推动轮椅朝着楼梯口放下走去,而在楼梯口已经有一位黑衣男躬下身,准备背老下楼梯。

  “老慢走。”秦宇和林秋生两人看着老消失在楼梯拐角,秦宇收回视线,目光看向林秋生,埋怨道:“林会长,你这做的有些不厚道啊。”

  “哎,秦宇啊,我也是没办法,来,咱们坐下来慢慢说。”

  在这顶楼上倒是有一张木桌,是老的人弄上来的,林秋生招呼秦宇在木桌边上的凳上坐下,看到秦宇脸上表情有些不满,林秋生苦笑了一声,叹口气说道:

  “秦宇,你肯定怪我约你和老见面,我知道,你不想和家拉上关系,其实,我也不想。”

  林秋生看到秦宇又要追问,抬手做了一个稍等片刻的动作,继续说道:“实话说,对于家这样的土皇帝,除了那些喜欢权势财富的风水师会赶着上巴结,其他风水师都是有多远离多远的,历史上可是已经有很多次告诫了。”

  听到了林秋生的这话,秦宇倒是点了点头,表示认可,在历史上,任何一个土皇帝,隔疆封地的王侯,都没能有什么好的下场。

  秦宇心里明白,央容忍了家在广_东这么多年的暗地里的统治,但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广_东是国的,而不是某个家族的。

  所以,家一定会遭受到央的打压,直到央重新掌控住广_东,而家自然不甘心就这么拱手交出经营了多年的地盘,两者之间的较量,可以倾轧掉许多人。

  “其实,有些事情你我都知道,广_东重归央的掌控是大势所趋,谁都不能阻止,这一届的孟书记我了解过他的背景,是正宗的红三代,到广_东担任省委书记,恐怕也是带着央的使命来的。”

  林秋生说到这,看了秦宇一眼,这让秦宇心里咯噔一下,莫非林秋生知道了自己和孟家的关系?

  不过老都能知道自己和陈家的恩怨,那么知道自己和孟家的关系也就不难,只要顺藤摸瓜,一调查便出来的事情。

  秦宇以为应该是老告诉了林会长,不过林会长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秦宇明白,原来林会长不知道自己和孟书记的关系。

  “秦宇你不知道这孟书记的来头吧,他父亲是那位退休的领导:孟望天。所以他也算是正宗的红三代了。”

  林会长跟自己解释这个,秦宇就明白,林会长是不知道自己和孟书记的关系,不然不会这么说的。

  “关于今天的这件事情从头到尾的经过,我都一丝不漏的告诉你吧。”

  林秋生顿了一下,组织了一会语言,开始把整个事情都经过都给说了出来。

  原来,林秋生在一个礼拜前接到家人的电话,当然不会是老的电话,不过却是老的儿打过来的,电话里告诉林秋生,他父亲要见自己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