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景帝陵

第三百四十五章 景帝陵

  ;

  京城金山口,一栋老干部退休院,今ri迎来几辆黑sè轿车,这几辆黑sè轿车驶入退休院后,直奔着后山而去。

  明十三陵,在京城的人们都听说过,明朝十三位皇帝的陵墓,然而在金山口,还有一座被众人遗忘的明朝帝王陵墓:景帝陵。

  明朝总共有16位皇帝,太祖帝朱元璋葬在南_京,而朱元璋的孙子建文帝因为被永乐帝夺位,下落不明,所以没有陵墓,还有一位就是这位景帝:朱祁钰。

  朱祁钰是一个在位仅仅八年的皇帝,其兄朱祁镇是英宗皇帝,在一次御驾亲征中,于土木堡这个地方被瓦刺擒获,史称土木堡事变。

  英宗被擒,但是国不可一ri无主,最后英宗的弟弟朱祁钰临危受命继位号景帝,重用于谦,反对南迁,力挽狂澜于即倒,保卫住京城,在战后建设也出了很大的作用。

  只是后来瓦刺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放回了英宗,英宗回来便夺回了帝位,同时将景帝软禁,景帝郁郁而终,年仅三十岁。

  景帝死后,英宗还废弃了景帝的帝号,赐恶谥为“戾”,按亲王礼葬在běijing西山,其实实际陵墓规格根本连亲王级别都没有达到。

  所以,人们在提起明十三陵的时候,往往会忘了还有一栋景帝陵的存在,而此时,这几辆黑sè轿车就是停在了景帝陵下面。

  这些黑sè轿车车门打开,前面两辆车分别下来了一队年轻男女,而第三辆车则是两位老者和两位中年男子。

  “包老,这就是景帝陵?”

  莫咏欣摘下黑sè墨镜,露出明亮透澈的眼眸,看着这一栋看不出一丝帝皇气派的陵墓朝老者问道。

  “嗯,景帝陵虽然是亲王规格的,但实际上英宗对于这个夺了他位的弟弟很是怨恨,这景帝陵的规则根本就没有达到亲王级别。”

  包老抚须解释了之后,继续说道:“莫小姐,按照你们调查得到的讯息,这石棺是陈老爷子从景帝陵弄出来的,所以你们是怀疑那旱魃带着秦师弟回到了景帝陵墓?”

  “没错,三十年前,陈老爷子进过明朝所有的陵墓,最后在景帝陵中带走了一具石棺,不过因为某些原因,陵墓的管理人员并没有阻拦,而这石棺正是陈家地下的那具石棺,也正是旱魃栖身的那具石棺。”

  莫咏欣眼中闪过亮光,说道:“景帝陵的管理员说,当初陈老爷子进入景帝陵后,没有叫任何人陪同,一个小时候才招呼了几个陈家人进去抬了一具石棺走,因为陈老爷子的身份,管理员没敢过多过问,不过景帝陵的这具石棺到底是陈老爷子从**来的,那些管理员也不知道,因为他们从来没在景帝陵见到过石棺。”

  “莫小姐的意思是这景帝陵其实有暗道,而这石棺就是藏在暗道中?”

  “没错,这是我们几人一起研究出来的结果,所以才请包老和范老两位一起前来,就是想找到景帝陵的暗道所在。”

  听完莫咏欣的话,包老露出苦笑的表情,和范老对视了一眼,说道:“我和老范两个人对于机关暗道的研究不是很多,姑且试试吧。”

  这术业有专攻,包老和范老两人虽然是五品相师的境界,但对于陵墓的一些机关暗道还真不如一些土夫子,毕竟地下的活,他们也都没有干过。

  “包老,所以我们另外还找了一位先生过来一起帮忙,您两别介意,不是不相信二老,只是现在时间紧迫,多一个人也就是多一分力量。”

  一旁的孟瑶也开口了,同时从一辆车上走下来一位中年男子,年纪看起来不大,但脸sè很苍白,就像许久没见过阳光一样,又整个佝偻着身子,苍老的程度和包老、范老二人有的一拼。

  “包老,范老两位的大名晚辈可是如雷贯耳,今ri得见真是三生有幸。”

  中年男子一下车一双眼珠子就骨溜溜的转动,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贼眉鼠眼。

  “郭见龙,这次找你来是有事情的,不是叫你来攀亲搭故的,你应该知道,我能把你成监狱里捞出来,就可以把你送进去。”

  莫咏欣从包老和范老两人的脸上看出了一丝不悦,倒不是因为他们找来了郭见龙,而是包见龙这种自来熟的态度惹恼了二老。

  包老和范老两人,平ri里对于后辈的态度还是很好的,只是,这郭见龙隔着老远就让他二人闻到一个土腥味,两老都深谙相人之术,这郭见龙是干什么的,一眼就看了出来,这是一位正宗的土夫子,专门挖人坟墓的,这样的一位喊他们两位为前辈,包老和范老没有一脑瓜子扇过去就是给莫咏欣面子了。

  他们风水相师是帮人设计陵墓,看yin宅风水,而这些土夫子就是破坏陵墓,两者可以说是对立的,没能拂袖而去已经算是好的了。

  郭见龙也看出了范老和包老两人的不悦之sè,当下收回手,也不感到尴尬,谄笑着对莫咏欣说道:“莫小姐,要是早知道有范老和包老两位,我就不来了,有这两位在,哪还用的了我献丑啊。”

  “你要不愿意也行,现在就送你回监狱去。”莫咏欣丝毫不吃郭见龙这一套,冷冷的说道。

  “别啊,范老和包老虽然是前辈,但是说实话,论找机关暗道,尤其是陵墓里面的,我老郭绝对不弱。”郭见龙赶忙拍着胸脯保证,好不容易成监狱里出来,他可不想再进去了,与其在监狱里呆着,他宁愿在某个陵墓里陪古尸呢。

  包老和范老两人听了郭见龙的话,相视一笑,这郭见龙也是一个妙人,见风使舵的本事很是熟练,而且脸皮也是极厚,在相术中这种人的评语是:可用而不可重用。

  景帝陵的范围不大,而且也没有一般帝陵的宝城和明楼,只有碑亭,莫咏欣一伙人来到碑亭,一个黑衣男子将一张地图铺在了碑亭内的石桌上。

  “这是景帝陵的布局图,包老和范老您二位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景帝陵总共分三大块,他们几人所占的碑亭是一快,凌恩门是一块,再就是亨殿,不过到了现在亨殿已经不存在了,只剩下一大片的空地。

  “如果当成布局图来看,陈老爷子最有可能找到石棺的地方应该是在凌恩门内,咱们所在的这碑亭,原本只是一个空旷的亭子,这里面的碑石是乾隆皇帝题写的,应该和石棺没有什么关系,这一点从陈老爷子走遍所有的明朝帝陵就可以看出,他找的这石棺肯定是和明朝有所关联。”

  莫咏欣手一指地图,“原本我觉得最有可能的是在亨殿,但是亨殿已经彻底消失了,只剩下一块空地,所以排除了亨殿,现在就只有凌恩门最有可能有机关暗道了。”

  “莫小姐说的没错,那咱们就直接去凌恩门。”包老赞同莫咏欣的看法,几人又朝着内里的凌恩门走去,而走在一旁的郭见龙却眼神变得闪烁起来,不过,因为他佝偻着身子,低下头,掩饰的很好,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凌恩门,其实是一个院子,不过已经是破败不堪了,那瑟瑟萧墙在告示着众人他饱经过的风风雨雨,因为景帝陵不对外开放,所以这里的休憩环境工作也很少有人来搞,地上还有一层厚厚的枯叶。

  “这么多枯叶,要想找机关暗道,这难度又增加了许多啊。”包老一进院子看到一地的枯叶皱了皱眉,一旁的莫咏欣、孟瑶几人也全都面sè变得有些难看起来,机关暗道之类的东西本来就隐秘,现在有这么多的枯叶掩护,寻找的难度就更大了。

  “老包,实在不行就用你们天极门的九宫翻卦推算一下。”范老冲着包老建议道。

  “要能推算我早就推算了,这九宫翻卦七天只可以算一卦,我上次已经用来推算过秦师弟的安危了,近ri没法再起卦了。”看到莫咏欣等人的期待眼神,包老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那没有办法了,只能一点点来寻找了。”

  “等等!”

  正当众人准备分头去找的时候,郭见龙突然开口喊住了众人,抬头目光看向莫咏欣,脸上闪过一丝果决的神sè,说道:“莫小姐,如果我帮你找到这隐藏的机关暗道,你是不是可以把我从监狱里给彻底捞出来,是没有案底的那种。”

  “你真的可以找到暗道?”还没等莫咏欣回答,孟瑶就抢先道:“你要是可以找出暗道,不但保你出狱,另外还会给你一笔不菲的酬金。”

  郭见龙被孟瑶的话所吸引,眼中闪过一缕贪婪的神sè,不过很快就收敛起来,有些钱并不是这么好拿的。

  郭见龙石一个标准土夫子家族长大的,他的爷爷就是一位土夫子,到了他父亲的手上更是大有名气,在整个北方一代提起郭家,都会翘起大拇指,郭见龙的父亲可是盗过不少大墓。

  不过到了郭见龙出生,郭家就已经不行了,经历了破四旧还有动荡的十年,郭家逐渐衰败下来,郭见龙的父亲也在一次下地的过程中,断了一只手,这对于郭家来说,简直就是雪上加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