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九百二十六章 破笔开蒙

第九百二十六章 破笔开蒙

  热门推荐:

  南京夫子庙,在经过了政府的重新休憩之后,是集商业街小吃街和孔庙景点于一体的,虽然是大白天,人流量依然不少。

  不过,这不少是相对于其他地方来说的,如果是和晚上,那自然是没法比的,到了晚上,夫子庙附近便会变得灯火绚烂,如果是碰上节假日,那更是一路彩灯,如银蛇乱舞,加上秦淮河畔的灯船,还有一些民间艺人的雕刻和皮影,热闹无比。

  当然,秦宇和李思琪两人自然不会去逛所谓的商业街,那地方到处都有,没什么好看的,吸引秦宇的自然是孔庙了。

  站在夫子庙的广场之上,秦宇和李思琪两人极其的不显眼,丝毫没有其他人的关注,因为整个广场,像秦宇和李思琪这样成对的年轻男女,没有一百对也有八十对。

  秦宇的目光却是落在了前方的大成殿,夫子庙的设计很有特点,以大成殿为中心,南北在一条中轴线上,而左右却是对称,这样的建筑特点,在一些建筑设计师的眼中,只会认为这夫子庙的设计是运用的安微那边的风格,既: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花格窗。

  但是,在秦宇这样的风水师眼中,这夫子庙的设计却又蕴含了另外一番含义,只不过秦宇没有深看,因为在风水界,有这么一句话:“逢孔庙不可深究”。

  这句话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传下来的,但意思就是说,如果看到孔庙,不要去研究孔庙的风水,这属于不敬。

  在广场的不远处,有着一道石桥。这条桥也很有名气,连接着孔庙和明德躺,因此被称为文德桥。秦宇和李思琪两人走上这条汉白玉石桥,李思琪却是好奇的朝着水里东张西望起来。

  “秦先生。这文德桥我听说过,据说晚上走上文德桥的时候,人的影子会消失,然后在桥下的东西两面上水,会各出现人的半边影,有半月桥之称。”李思琪有些兴奋的朝着秦宇说道。

  不过很快李思琪的俏脸上就露出沮丧的神情,因为她无论怎么看,自己的影子都还是跟在自己的身后。根本就没有出现在桥下的两边。

  “那是因为这文德桥的特殊地理位置形成的。”秦宇看到李思琪的沮丧模样,却是莞尔一笑,文德桥之所以被称为半月桥,那是因为文德桥是正北南向的特殊地理位置,与日冕的子午线刚好重合,只有每年的阴历十一月十五子时月正当头的时候,人站在桥上,才会出现影子在桥的东西两侧的奇特情景。

  “原来是这样啊,那咱们是没机会了。”

  在文德桥上逛了一圈,秦宇便领着李思琪直奔孔庙而去了。要进入孔庙,就要走棂星门,接着是大成门。而此时,秦宇和李思琪两人就是走到了大成门前。

  “要是放在古代,咱俩是没有资格从这大成门进去的,而是得从这两侧的小门入内。”站在大成门前,秦宇笑着对李思琪说道。

  “这个我知道,相传古时候,很多府邸都是这样的,大门边上还有一个小门,只有那些有身份有地位的贵客或者是家主人回来才走正门。一般的都只能走偏门,这大成殿也是这样的情况吧。”李思琪答道。

  “差不多是这个道理。只不过身份换了下而已,这里面供奉的是孔子和他的弟子亚圣们。只有在祭拜孔子的时候,这门才会打开,但只有学府的官员还有那些老师有资格走这门,学子们却还是得成这两边偏门入。”

  孔子,宣扬的儒家文化,之所以会这么受后世帝王的尊崇,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在于这个礼字,所谓礼,也可以说成是等级制度,百姓要尊君爱君,孔子宣扬的思想,很大程度上是帝王们需要的。

  大成殿算是孔庙的中心地方了,也是人最多的地方,秦宇和李思琪两人走进大成殿之后,却发现这里很是安静,丝毫没有其他地方热闹哄哄的场景。

  进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无形中都让自己安静了下来,这种场景,秦宇却是不觉得奇怪,就好像那些名寺道观一样,进去烧香拜佛的人,都会刻意的压低自己的声音,这是一种尊敬。

  而孔子,无疑也是值得众人尊敬的,更何况在现代这个人人都上过学读过书的时代,作为文圣的孔子,那就是读书人心中的神啊。

  要是在道观和寺庙大吵大闹,最多就是说一句不信鬼神,但是在孔庙大吵大闹,那性质反而更严重了点,会被天下读书人给鄙视。

  秦宇和李思琪两人,跟着人流在大成殿内游走,这大成殿除了有孔圣人的雕像之外,另外还有他的四位弟子亚圣的雕像,至于两边,则是那些编钟编磬之类的乐器,这是祭拜孔圣人时会奏响的。

  逛完了大成殿,秦宇和李思琪来到了大成殿的后门,这里分列着四块石碑,分别是《孔子问礼图碑》《集庆孔子庙碑》《封至圣夫人碑》《封四氏碑》,这些石碑记载这孔子东游列国,宣扬儒家文化的事迹。

  “快,那边要开始了,快点过去看看。”

  “今天也有吗,我怎么没得到通知?”

  “我姨妈刚给我打的电话,已经要开始了,咱们先去找个好的位置,不然一会都没地方站了。”

  就当秦宇欣赏着这石碑上的文字时,几个游客风风火火的从他们身边走过,而不久又是有几个游客快速的朝着后门外跑去。

  “难道有什么事情?”秦宇和李思琪对视了一眼之后,疑惑的问道。

  “这后面是文院。”李思琪答道。

  “文院吗?去看看吧。”秦宇突然有了兴趣,朝着李思琪说道。

  秦宇有兴趣,李思琪自然不会反对,两人跟着人群朝着后门走去,说是文院,其实也就是当时的学子上学的学宫。

  还没进入文院,秦宇和李思琪两人便被前面的人山人海给吓到了,那里围了一圈的人,将整个巷子门口都给挡住了。

  “夫子庙又开始开笔破蒙的活动了,这可是夫子庙的一大特色啊。”

  “是啊,你别说,这些小娃娃穿上这些古代的学生服,还是有模有样的。”

  走进人群,听着人群传出的议论声,秦宇眼中却是闪过一道亮光,文笔破蒙,他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

  文笔破蒙是古代儒家的一种启蒙习俗,代代相处啊。一般是由有学识的大儒,或者是有功名的书生,在孩子们的额头那笔点上一点朱砂,意思为:“点破朦胧,笔画朱砂。”

  这道儒家的传统习俗,在其他地方也许现在还不多见,但是在南京,每年的夫子庙都要有好几次这样的活动,而且每一次都会吸引很多家长带着自己的孩子前来参加。

  要知道,这可是在孔庙前啊,孔庙是什么地方,那可是所有读书人心目中的圣地,在这样的地方破笔开蒙,不管有没有用,这一个象征意义就已经是很大了。

  “走,咱们也进去。”

  李思琪听到秦宇的话,却是愣了一下,她没有想到秦宇竟然会想要看这样的活动,而且,看着前面的人群,李思琪也不觉得她和秦先生两人可以挤得进去啊。

  “跟在我身后,不要落下就可以了。”秦宇笑了笑,冲着李思琪叮嘱了一句,便朝着人群走去,而李思琪虽然困惑,但还是依言行动。

  “这……这是怎么回事?”李思琪跟在秦宇的身后,是越跟越心惊,这秦先生在前面走,两侧的人群仿佛是自动的给让出了一条路,两人竟然毫不费劲的挤了人群前方。

  “这位置不错。”听到秦宇的声音,李思琪的视线一下子开朗起来,原来是秦宇站在了她的边上,给她让出了一个位置,可以直接看到前面的画面。

  只见在离着他们十米远的地方,有一大群的小孩,身穿古时候的学生服,端端正正的站在青石板地上,而在这些小孩的最前面,则是有几位穿着古代官服的大人,正领着这些孩子们朝着孔圣人的像祭拜。

  “下面请各位学生跟着我诵读《论语》。”

  祭拜完孔圣人的雕像之后,一位女老师手上拿着一本书走了出来,而同样的,这些小孩的手里也都有一本书。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在女老师念诵的时候,孩子们的声音也琅琅传出,一时间,整个贡院门口,都是孩子们的读书声,而在孔庙这种氛围下,这读书声又是分为的引人瞩目,不断的有人从四面八方赶到这面来。

  不得不说,在贡院前诵读论语,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这些从地面八方赶过来的游客,靠近了这边都不自觉的放低了声音,脚步声也变得轻盈了起来,似乎是怕影响到了这读书的声音。

  听着孩子们的诵读声,李思琪偷空瞟了眼身旁的秦宇,而就是这一瞟,却让她脸上露出惊讶之色,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秦宇。(未完待续)R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