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你可以去死了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你可以去死了

  ;

  四面八方数之不尽的空间裂缝袭来,金石面sè惊骇,他显然是想求饶。

  放在平时,这种不稳定的空间裂缝他未必会害怕,只需要动用一些手段,大可以将那些空间裂缝摧毁,然后逃出生天,但是此刻正是他最虚弱之时,才刚施展完金蝉脱壳那样的秘术,一身圣元提不起三成,实在是有心无力。

  杨开哪会听他废话?打蛇不死顺棍上,也活该这家伙今天倒霉。

  密密麻麻的空间裂缝很快便将金石包裹,淹没,凄厉的惨嚎声从那边传出,金石勉强凝聚出圣元护体,却没起到多少作用,护体的圣元悠一与那些裂缝接触,便被放逐到了无尽的虚空之中,继而是他的血肉,骨骼……

  等到那边一切风平浪静之后,昔ri的魔血教大长老已经变成了一块块碎肉,而且还残缺不全,最起码有一半身体就此消失不见。

  冰心谷的两女在一旁看呆了。

  她们本以为战局会一面倒,觉得杨开或许会被瞬杀,都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哪里晓得杨开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却是如此的惊天动地。

  一柄碧绿长剑所化碧绿巨龙便让对方一位高手无瑕他顾,诡异的势更将另外一人逼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须臾间惨死当场。

  这家伙来自哪个修炼之星?为何以前从未听说过此人。能有如此实力,又修炼了这么古怪的势。对方应该不是默默无名之辈才对,绝对是哪个大势力的后起之秀。

  可她们压根就没听说过星域中有这么一个青年。

  庆幸之余,又有些惴惴不安起来,毕竟她们两人此刻还没有什么还手之力,更不清楚杨开的秉xing如何,万一杨开获得最后的胜利之后,要对她们痛下杀手,她们恐怕也抵挡不了。

  一时间,冰心谷两女都悲从心来,这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局面实在让她们无奈至极。却又不敢随意行动。生怕引起杨开的关注。

  另一边,魔血教主也是惊骇yu绝,金石惨死的一幕她看在眼中,一时间芳心大乱。浑然没想到杨开的战力居然如此彪炳。连自家的大长老在他面前都撑不了多少时间。不是说他才晋升返虚镜没多久么?为何会有那么强大的势?

  难道是金石的情报有误,这家伙一直都在扮猪吃虎?

  霎时间,魔血教主在心中将死去的金石骂了个狗血淋头。暗暗后悔不该招惹这么一个怪胎,此刻的她,被碧绿巨龙纠缠的一点脾气都没有,根本没有多余的jing力来对付杨开。

  碧绿巨龙乃上古圣灵的骸骨炼化而成,还融合了一缕龙魂,一枚龙珠,本身就灵xing十足,虽然它没法如火鸟器灵那样自行判断战局,智慧也残缺,不懂进退,但它的强大是毋容置疑的。

  再辅以杨开神念上的cāo控,完全有能力与魔血教主放单独斗。

  魔血教主叫苦不迭,她的一身媚功对那碧绿巨龙毫无效果,手镯模样的秘宝在那绿雾的包裹中,也灵xing大失,那绿雾包含剧毒,本就有腐蚀的效果,手镯秘宝的档次虽然不低,却也挡不住毒xing的弥漫。

  魔血教主连自身的魔血丝都不敢放出,唯恐被绿龙给污浊了,她还要分出圣元和心神来抵挡此地的恐怖严寒,情况危急到了极点。

  在金石惨死的那一刹,她便萌生了退意。

  可杨开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身形一晃,便裹着碧落来到了她身边不远处,一边用心神控制龙骨剑纠缠对方,一边将自身的势朝其笼罩过去。

  魔血教主神sè骇然,勉强避开一团毒雾,面上挤出一丝牵强的笑容,娇滴滴地道:“小兄弟,凡事留一线,ri后好相见,何必如此绝情,更何况奴家本来也没想把你怎么样啊。”

  察觉不妙,她连对自己的称呼都改变了,不再在杨开面前自称本座,而是换了一种谦卑的自称。

  “我用不着留一线。”杨开嘿嘿冷笑着,“因为我们以后不会再相见了。”

  魔血教主面sè微变,美眸里溢满了怨毒和惊恐之sè,继续强颜欢笑道:“不要啊小兄弟,你放奴家一马,奴家以后什么都听你的,你让人家做什么,人家就做什么,保证服侍的你舒舒服服,好不好?好歹我也是个返虚三层境啊,对你有不小的作用。”

  说话间,媚眼如丝,再配以那红艳yu滴的娇唇,着实有不小的诱惑力。

  “sāo货!”碧落咬牙骂了一句,一脸的鄙夷之sè。

  “不好意思,我对你没兴趣。”杨开一脸正sè地摇头,“你可以去死了!”

  说话间,魔血教主四周的空间再一次浮现出那无数道空间裂缝,在杨开的驱使下朝她聚拢过去。

  “想要我死,你也别想好过!”魔血教主一改刚才虚以委蛇的神态,转而歇斯底里地嘶吼起来,那俏脸的容颜都因此变得有些扭曲可怖,两根血红sè的魔血丝悠然弹shè而出,旋即她双手结印,口中娇喝一声:“爆!”

  一股耸人听闻的能量波动从那魔血丝内跌宕出来,旋即,两团血红sè的光芒自那边绽放,犹如最美艳的花朵,绽放出自己最后的美丽。

  但是这份美丽中却隐藏了无尽的杀机。

  杨开脸sè一变,想都没想,立刻祭出紫sè盾牌,催动它的沙尘暴威能,守护在自己和碧落四周。

  轰轰……两声巨响,直到此刻才传入耳膜,震的整个冰道都摇晃起来。

  剧烈的爆炸余波席卷四周,一瞬间便将杨开的势摧毁殆尽,就连当头朝魔血教主扑下的碧绿巨龙,也被那恐怖的波动掀飞了出去。

  魔血教主的两根魔血丝被她祭炼多年,吸收了难以想象的气血jing华,这一番自爆开来,威力自然巨大无匹。

  方圆百丈范围内,一片狼藉。

  但魔血教主却不见了踪影,她明显借助刚才的混乱逃离了原地。

  杨开左眼处金光乍现,透过那一层层迷雾看向四周,很快,便捕捉到了魔血教主的身影,她的速度不可谓不快,只是眨眼间便已到了百丈开外,正拼了命地朝冰道外冲去。

  杨开嘴角微挑,并没有追击出去,反而一脸幸灾乐祸地站在原地,静静等候起来,仿佛是要等待什么好戏登场。

  察觉到这一点,魔血教主芳心大喜,她以为杨开在刚才的那一爆中受伤,没法追逐出来,暗暗庆幸自己够果断,否则肯定难逃一死。

  这个念头还没转完,视野中忽然出现了一个灰扑扑的身影,那身影不大,只有一尺来高,看起来怪模怪样,似是一具石雕。

  不过让魔血教主感到狐疑的是,这石雕未免也太活灵活现了,那两只眼睛居然如此有神,更诡异的一点,这个石雕居然扛着一根漆黑的棍子,正蹲在一座小冰山上一动不动。

  什么东西?魔血教主满面疑窦,不由地多看了两眼。

  就在此时,那石雕居然从冰山上站了起来,两只清澈的眼珠子盯着自己,然后举起手上的那漆黑棍子,看似轻飘飘地朝自己抡了一下。

  这个动作无疑是很滑稽的,因为魔血教主没从上面感受到任何威胁。

  但下一刻,她的脸sè狂变。

  原本只有石雕身高长短的漆黑棍子在被轮出来的刹那,诡异的变长了,如山岳压顶般,当头朝自己砸下。

  一种从未有过的惊悚感自心底生出,魔血教主一时间竟有些呼吸不畅。

  似乎在那一棍之下,连天地都要为之变sè。

  她好歹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一生战斗无数,作战经验及其丰富,到了此刻哪还不知道这石雕明显是对方安排在此地的后手。

  她回想起了当初金石汇报龙穴山一战时提起的一只体型巨大的石巨人!

  难道说……

  魔血教主不敢再想下去,一口咬破舌尖,喷出一团血雾,那血雾如有灵xing般在她面前蠕动变幻,旋即往她身上一罩,顷刻间,魔血教主丰腴的娇躯上便多出了一件血红sè的宝甲,看似防御不错。

  这还没完,她又祭出一面镜子般的秘宝,化为一层无形的屏障,挡在自己正上方。

  才做完这些动作,那漆黑的棍子便已落下。

  哗啦一声,那无形的屏障犹如纸糊,在与棍子接触的瞬间便被轰碎,现出本来的形态,被打飞到一旁,镜面破碎,灵光暗淡。

  魔血教主顷刻间面无血sè,不等她再有什么动作,那棍子已经落到了她的脑袋上。

  眼前一黑,魔血教主什么都不知道了。

  绕是她身为返虚三层境强者,被石傀的撼天柱当头砸中,也绝对没有幸免的可能。

  整个脑袋直接爆裂开来,身子在那恐怖的力道下如流星般往下坠落,砸在坚硬的冰块上,绽放出一朵艳丽的血花。

  望见此幕,杨开嘴角一挑,露出一抹满意的微笑。

  石傀自然是他提前放出去的,此地的严寒虽然恐怖,但对它来说却是半点效果都没有,杨开的本意也只是想让石傀找机会发起偷袭,看能不能一锤定音,却不想有了意外的效果。

  对此,他当然没什么不满意的,要不是石傀守在那边出其不意给魔血教主来那么一下子,想要灭杀她还真有些难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