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公平的提议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公平的提议

  ;

  不过相对于孔文栋来说,少妇多少还占据了一些主动,毕竟她只是利用了一下杨开,并没有直接与他为敌,所以眼珠子一转后,立刻娇声喊道:“小兄弟果然厉害,妾身就知道你不会有什么事的。.”

  说的好像她未卜先知一样。

  杨开嗤笑一声,漫步上前,开口道:“废话就不多说了,这位夫人,刚才你说的话还算数吧?”

  少妇闻言一愣,旋即大喜过望,连忙点头道:“自然算数!”

  “好!”杨开满意颔首,“既如此,那事成之后,我要取那洞府内一半的收益,夫人若是答应,我立刻出手帮你们,若是不答应就当我没说。”

  “一半?”少妇一脸惊讶地望着杨开,神色顿时不悦起来,娇喝道:“小兄弟,你不觉得这个提议不公平么?”

  “哪里不公平了?”杨开笑嘻嘻地望着她。

  “你只是一个人而已,而且只有返虚一层境的修为境界,可是我冰心谷有三人,即便分配,你也只能占据四分之一或者更少,一半之数……呵呵,你不觉得太狮子大开口了?”

  “不觉得!”杨开正色摇头,“若是没有我插手,你们不可能得到里面的任何东西,如果能得到东西,那也是我参与其中的缘故,所以一半收益对我对你,都是合情合理的提议。”

  “不行!”少妇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一脸坚决地道:“这个提议我不能答应,我顶多可以做主分你五分之一,如果你不同意,那就算了。”

  “是嘛?”杨开脸上笑意更浓,绕有兴致地望着她:“就算等会他们有帮手过来,你也不答应?”

  “你说什么?”少妇脸色一变。

  “说什么,你不会自己看看么?”杨开漫不经心地答道。

  少妇也不是傻子,闻言立刻扭头朝那边四人望去,片刻后,美眸一凝,神色冷厉起来。原因无他,她居然看到了那个被自己重创的返虚一层境武者,正偷偷地往传讯罗盘内灌入神念,似乎是在想通知什么人,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与对方达成联系。

  见到此景,少妇立刻知道事情已经无法继续拖延下去了,银牙一咬,娇喝道:“好,一半就一半,只要我们能得到那山谷内的东西,妾身必定不会食言!”

  “希望你说话算话!”杨开大有深意地望了她一眼,少妇心中一凛,不知为何,竟有些惴惴不安的感觉。

  不过很快,她便驱散了这个念头,如今之计,最主要的是先把这小子拖下水,至于得到了那山谷内的东西后该如何分配,那还不是自己说了算,给他一成或者两成的,也就差不多了。

  一半……可笑至极,自己没有过河拆桥的打算就算他烧高香了,到时候他要是真的不识相,再动手也不迟。

  “你放心好了。”一念至此,少妇莞尔一笑。

  而在杨开与其谈判的整个过程,孔文栋都没有插口阻止的意思,他深知自己与杨开已经结下冤仇,如今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等他们谈完了,才阴测测一笑:“小子,你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

  “是不是,手底下见真章好了。”杨开咧嘴一笑,也没有去找那孔文栋的麻烦,毕竟对方实力在火耀宗四人中最强,对付起来肯定有些麻烦,他直接将自己的目标盯在一个返虚两层境的半大老者身上,这半大老者身穿着皂色长袍,三缕长须,看起来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不过满面红光,**细嫩,堪比新生的婴儿。

  金血丝弹指而出,朝那皂袍老者激射而去,直接将其笼罩在金血丝的攻击下。

  见杨开出手如此果断,丝毫没有拖泥带水之意,而且还出人意料地找上了高他一个层次的对手,那冰心谷的三女皆都面色大喜,领头的少妇一声娇喝,主动迎上孔文栋,剩下的两女也各自寻找上自己的目标,捉对厮杀起来。

  冰心谷这边,除了领头少妇是返虚三层境之外,剩下的两女一个是两层境,一个是一层境。

  而火耀宗这边,同样也剩下了这等境界的武者。

  不过对方的那个一层境已经被少妇给重创,冰心谷的女子收拾他并不费什么手脚,只是时间问题罢了,一旦等这边的战场分出胜负来,那便可以增援其他人。

  微弱的优势可以滚雪球一般增大,到时候火耀宗势必会兵败如山倒!

  少妇心中瞬间就将接下来的战局变化预测了出来,芳心暗喜的同时也有些担忧地朝杨开那边望了一眼,毕竟这种预测是建立在杨开能够纠缠住那皂袍老者的基础上。

  如果杨开在短时间内便被火耀宗的皂袍老者击杀的话,那这个美好的预测便不会成立。

  少妇不得不对杨开多上点心。

  她以为那边的战斗会一面倒,杨开会苦苦支撑,捉襟见肘,毕竟他选择的对手实力境界要高他一筹。

  可一看之下,少妇不由地大吃一惊!

  战局确实是一面倒,却并非是她想象中的那样,而是那返虚两层境的皂袍老者在苦苦支撑,捉襟见肘。

  老者的身侧,笼罩了漫天金光,那金光切割着虚空,传出嗤嗤的声响,仿佛能将空间都斩断,被金光包裹在其中,老者处于全面防守的境地,根本没有攻击的间隙。

  冰心谷的领头少妇差点把眼珠子给瞪了出来!

  一个失神,被孔文栋所乘,差点受伤,慌的她连忙收敛心神,专心致志地与孔文栋大战起来,再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关注杨开了。

  与此同时,杨开那边,皂袍老者脸色铁青,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只有返虚一层境的青年居然如此难缠。

  那一道道金色的丝线锋利无匹,也不知道是何等秘术,切割起来产生的金光铺天盖地,自己的护身圣元被切割上,立刻便会出现豁口。

  皂袍老者不得不祭出自己的防御宝甲,绕是如此,也有些难挡其锋的感觉。

  这还不是让皂袍老者最难过的,最让他难以忍受的,是自己的势根本没法笼罩对方,返虚镜武者大战,势的力量有时候会起到决定姓的作用。

  如果自身的势比敌人强大,那一旦摧毁对方的势,将其笼罩的话,便可以让对方实力打折,对付起来更加轻松。

  皂袍老者本来没把杨开放在眼中,打的也是利用自身的势抢占优势的主意,哪里晓得势才刚刚释放,便被那金丝给切的七零八落,根本没法成型,更不要说将对方笼罩了。

  这金丝居然有破除势的奇效!老者面色大惊,再也不敢小觑杨开分毫,厉喝间,双手大开大合,一个脸盆大小的火球骤然出现在他面前,老者狠狠地将其朝前一推,那火球便直朝杨开袭去。

  半途中,火球轰然爆开,从那火球内分离出无数体积更小的火球来,铺天盖地,声势惊人。

  杨开眼帘一挑,屈指连弹,一团团漆黑的魔焰飞射出去,朝那些火球迎上。

  “玩火?”皂袍老者见此,脸上浮现出一抹讥讽的笑容,论玩火,他可是行家,毕竟是火耀宗的武者,一生钻研火焰,**火系**和秘术,对面那青年纵然有破除势的秘术,在火系秘术的比拼上,肯定也不及自己。

  他已摆出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可是下一刻,他的笑容便僵硬在脸上,换上一副白曰见鬼的表情。

  那漆黑的火焰散发出至寒的气息,比起冰心谷武者的寒系秘术都要强上许多,悠一激射出来的时候还看不出什么名堂,可它们在半空中却一阵扭曲变化,纷纷变成了体型娇小的飞鸟,看似散乱无章,实则精准至极地朝自己的火焰迎了上去。

  “控元之术!”皂袍老者眼帘凝缩,一脸惊骇。

  虽说控元之术是返虚镜武者便能够接触到的层次,但也并非人人能够精通,皂袍老者也钻研**过,但也不过略有心得罢了,根本无法如杨开这样,精准地**控每一道离体的圣元能量。

  能做到这一点,不但要求熟能生巧,还要求强大的神识力量!

  对方明明只是一层境,怎么有这种本事?老者心中惊呼,立刻知道不妙了。

  虽同为火焰,但通过控元之术控制,对方的攻击明显要厉害许多。

  果不其然,那一只只漆黑的小鸟在迎上自己的火焰之后,燃烧的火焰立刻被冰封,湮灭了下去,而那些小鸟却是没有折损多少,反而再次聚集到一起,形成一只体型更大的火鸟,朝自己当头扑下。

  “你也尝尝我的火焰!”杨开咧嘴一笑,心念一动间,那至寒的魔焰便转变成了灼热的存在。

  魔焰可冷可热,冷热变化只在杨开一念之间,诡异莫测。

  那皂袍老者一时不察,立刻便吃了大亏。

  冷热转变的太快,他根本无从防备,只在仓促间,祭出了一面盾牌模样的秘宝,化为流光守护在身侧,下一刻,整个人便被魔焰包裹了。

  本以为一击得手,准备上前一锤定音的杨开才刚迈动步伐,忽然神色一凛,立刻朝后飘去。

  轰……地一声巨响,那皂袍老者身侧守护的盾牌骤然爆裂开来,借助这秘宝的爆裂,老者身形一晃,从原地消失,再出现的时候已在十几丈开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