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他在这里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他在这里

  ;

  空间之力是鲜少有人能够修炼的神通,更无人能够精通的秘术。『』

  正是借助了空间之力,杨开才能够在极限中踏出一步,而且这还远远不是终点,空间之力包裹着自身,与自身的势结合在一起,一同抵挡帝威,杨开感觉自己可以继续往上攀登!

  经由这么一次成功的尝试,杨开隐约产生了一个让他振奋的想法。

  这个想法到底成不成,还有待接下来的考验!

  想到这里,杨开之前的黯然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无与伦比的兴奋,不断地催动空间之力,让之与自身的势交融并进,重复起这三日一直在做的事!

  ……

  七日后,一个洁白的光幕包裹着杨开,迅疾地朝上空中飞去,那洁白的光幕自然是帝玉的防护罩了,有此防护,杨开根本感受不到任何帝威之力的压制,可以很快地朝帝苑靠近。

  自帝苑真正开启到现在,已经足足过了十天时间,而这十日内,杨开一直在凝练自身的势,收获巨大!

  虽然比别人晚进入十日,许多好东西肯定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但杨开并不后悔,比起那些宝物来说,他这一趟的收获已经让他心满意足了。

  自身的势如今已经到了一种极限,没法再借助帝威来继续增强,所以杨开当机立断,全速赶赴帝苑!

  很快,他便来到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空间法阵前,那是一个圆盘模样的东西。在底下望的时候,杨开以为它是实体,可等凑近了一看,才发现这圆盘居然不是实体,而是由精纯的能量汇聚而成的。

  那圆盘的表面,繁奥复杂的纹路闪烁着光芒,正是空间法阵的阵图。

  再抬头看向帝苑,杨开不禁眉头一皱,距离如此近观察起来,帝苑居然也有些虚幻飘渺的感觉。仿佛介于虚和实之间。诡异无比。

  它仿佛就悬浮在那里,也仿佛不在,只是一个投影!

  看了片刻,杨开缓缓摇头。收回了目光。将注意力重新放到了那空间法阵上。观察片刻,面上浮现出了然之色。

  没有再在此地停留的意思,杨开伸手一拂。便有几块上品圣晶脱手飞出,准确地镶嵌在那空间法阵的几处凹槽内,旋即光芒大起,杨开往上一窜,片刻后,待光芒散去的时候,杨开已经消失不见,天空中一片静谧无声,仿佛从未有人来过。

  与此同时,在一块不知名的青青草原上,杨开的身影显露出来。

  悠一现身,杨开便立刻祭出了自己的紫色盾牌,化为紫光守护在面前,同时神念放外,摆出一副戒备的架势。

  他不敢掉以轻心,毕竟别人比他早十天进入此地,万一一下子落入什么人的包围圈中,肯定会发生战斗。

  好在他的担心是多余的,神念查探中,方圆十里之内没有任何生命气息的存在,更不要说有什么偷袭了。

  可下一刻,杨开的表情就惊愕起来,瞠目结舌地扭头四望,眉头大皱。

  这是帝苑?

  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居然是一片一眼看不到尽头的草原的上方,天空碧蓝如洗,万里无云,俨然是个艳阳高照的好日子!

  可是这里怎么会是帝苑?

  别人不知道帝苑内部是什么样子,杨开却是再清楚不过了,上次跟费之图等人去营救钱通的时候,他已经深入过帝苑一次,那里雕梁画栋,宫殿林立,哪里会有什么草原?

  可若说这里不是帝苑,杨开又有些不相信,毕竟自己是通过那空间法阵传送进来的,不可能传送出错。

  这是怎么回事?杨开迷茫了。

  与此同时,在此空间某一个位置,有一个身穿火红宫装的美妇,黛眉微皱,面露惊疑之色,这美妇身材姣好,姿色出众,乃是一等一的绝色美人。

  单单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关键是这美妇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妖娆的气息,那种妖娆不是修炼什么媚术可以比拟的,而是天生如此。

  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无不具有万种风情。

  她站在那里,就仿佛是一团火,可以吸引无数前来投身的飞蛾。

  魔血教的那美艳教主也生的勾魂夺魄,妩媚至极,但她的妩媚与这个女子比较起来,却是小巫见大巫,根本没有可比性。

  此时,这女子身侧围聚了足足四位返虚镜强者,一人有返虚三层境,两人返虚两层境,一人返虚一层境!

  四人呈犄角之势,将此女的退路全部防死,每个人都觊觎又贪婪地望着此女。

  平心而论,这四个男子并非贪花好色之徒,能有如此实力的强者,除了极少数喜好特殊的人之外,美色对他们来说已经不是很重要了,他们追求的是武道的极致,是境界修为的提升。

  但这个女子委实太过特殊,她的那种妖娆风情,是任何男人都无法抵挡的,在见到她面容的一瞬间,无论是否贪花好色,那四个返虚镜皆都食指大动,恨不得将其掳掠,好好疼爱一番。

  似乎只要能与其一夜春风,即便是死了也无所谓。

  女子孑然而立,只有一人,虽然娇躯内也散发着返虚三层境的强大气势,但对方四人并不畏惧,毕竟他们人多势众,而且还有一人能与之抗衡。

  姣好的面容先是闪过一丝迷惘之色,那苦苦思索的模样别具风情,连微微皱起的黛眉也散发着勾魂夺魄的魅力。围聚在四周的四位返虚镜心头狂跳,面色潮红,不禁觉得有些嘴唇发干,热血上涌。

  很快,那女子美眸明亮起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脸上浮现出激动莫名的神色,竟喃喃地低语道:“他在这里!他居然在这里!”

  声音轻微,却散发出让人难以抵挡的魔力。

  那娇颜上绽放出一丝让天地失色的笑容,这个笑容另四位返虚镜彻底失去了理智,不由分说地同时出手,朝那绿装美妇攻去。

  下手虽然狠辣,却没有杀机,他们只想着能够生擒这个美妇,然后肆意蹂躏,哪里舍得让她受到什么伤害?

  可是他们也实在太小瞧了这美妇的实力。

  面对四面八方铺天盖地袭来的攻击,美妇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仿佛在气恼这四人打断了自己的沉思。

  美人即便生气,也是格外好看的,至少出手攻击的那四人都不禁大生怜香惜玉之心,不由自主地便放缓了攻击的力度。

  那美妇却没有丝毫客气的意思,娇躯在原地滴溜溜一转,一股粉红色的雾气忽然弥漫开来。

  轰轰轰……

  所有的攻击都打在那粉红雾气上,却只让其翻滚蠕动了几下,并没能将其破开。

  雾气很快散去,露出那美妇恼怒的面庞,她把手一招,一柄精致的小扇便出现在手上,那扇子灵气盎然,一看便是档次不低的秘宝,更让大感意外的是,这扇子的扇面上,竟然绣刻了许许多多精美的人物图案。

  有男有女,皆是一丝不挂,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神态**,似乎正在享那人伦之乐。

  扇面上的图案赫然是一副春宫图!

  一般的女子根本不会使用这种让人羞耻的秘宝,可美妇却丝毫不在乎,玉手握紧了小扇,贝齿轻咬,娇喝道:“找死!”

  话音落,轻轻挥动了下扇子。

  那扇面上绣刻的春宫图,一下子仿佛活了过来,无数光着身子的男女从扇面中冲出,直朝那四人扑去,转瞬间便涌进了他们的身体。

  四人面色大变,正欲运功抵挡,却已经迟了。

  一招错,满盘输,他们小觑了红衫美妇的恐怖实力,出手也不狠辣,如今被对方打出攻击,哪里还能防守的住?

  眼前的景象立刻变幻,四人仿佛置身在酒池肉林之中,耳畔边回荡起让人血液沸腾的靡靡之音,无数身穿轻纱的妙龄女子出现在他们身边,载歌载舞,时不时地将自己的美妙展现出来,美眸流转间,极近讨好之本能!

  四人瞬间沦陷,傻傻地站在原地,脸上全都挂着乐呵呵的笑容,沉浸在其中,居然无法自拔。

  那美妇厌恶地看了四人一眼,没有再出手,而是取出一面纱巾,将自己的容颜遮盖起来,认准一个方向,迅速离去。

  尽管只有模糊的感应,但她却知道,那个人已经来了!

  只是时间隔得太久远,足足有二三十年了,她想依靠原先的秘术去寻找对方,根本不可能,只能依赖自己的感觉,祈祷在帝苑关闭前,能够顺利找到对方。

  否则一旦错过这次机会,她可能再也没法如愿以偿。

  美妇的身影渐行渐远,一炷香后,傻站在原地的四人纷纷栽倒在地上,七窍中流出殷红的鲜血,浑身痉挛抽搐,生机迅速流逝,死的惨不忍睹。

  只是一招,便击毙了四个返虚镜,那美妇的实力之恐怖可见一斑。

  “这还是帝苑么?”那青青草原上,杨开一脸茫然地呢喃着。

  来到这里已经有一盏茶功夫了,可杨开还是没理清头绪。

  不过此地天地灵气确实浓郁至极,比起幽暗星上要浓郁很多,甚至比自己的凌霄宗都毫不逊色,俨然已经赶超了悬空大陆。

  从这点来看,倒有可能是帝苑没错。

  不过杨开却记得,在帝苑中,神识根本无法离体太远,更不要说查探十里之内的情况了,从这一点上推断,此地又不是帝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