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自掘坟墓?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自掘坟墓?

  ;

  尤其是龙穴山护山大阵的坚固和诡异,更让这些强者们在意。『』

  雷台宗,战天盟这两大势力自不必说,双心谷,离火教,飘渺殿,乾天宗,卫火盟,这些在幽暗星上跻身一线的大势力,都对龙穴山的护山大阵觊觎万分。

  区区一个小山头,居然能有如此坚固的防御大阵,这布阵之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没人在意龙穴山是存是亡,但所有人都在意那布阵的到底是谁,若是能在关键时刻将其救下,说不定能将其拉拢进自家势力,为自己效力。

  各人心中自有不可告人的打算,但全都默契地选择冷眼旁观,任由谢家牵头,带领几方势力联手对龙穴山发起进攻。

  与此同时,龙穴山内,妩衣和千月两人退回到护山大阵后方,脸色都微微有些苍白。

  刚才两人并肩出去,前去谈判的时候,虽然气定神闲,丝毫不显怯弱,但任谁看到那么多高手围聚在此,都是心中没底的,两女何曾见过这么大的阵仗?尤其是如今这关键时刻,杨开与阳炎两人谁都不在山中。

  若非妩衣对龙穴山的阵法有十足的了解,只怕早已经心灰意冷。

  论对覆盖在龙穴山诸多大阵的熟知程度,除了布置阵法的阳炎本人之外,那就是妩衣了,就连杨开都不及她。毕竟阳炎的布阵的时候,妩衣就在一旁打下手,耳濡目染之下,也知道龙穴山这方圆百里地到底蕴藏了何等凶险。

  所以即便心中不安。情绪倒还算稳定,退回大阵后方,便发出一道道指令。

  但是只依仗阵法固守是肯定不行的,即便再坚固的阵法,只挨打不还手,也总会有被击破的一刻,如今之计,是要立刻联系上杨开与阳炎两人,只要有他们两人任何一人坐镇,龙穴山就可以反守为攻。

  可妩衣根本不晓得两人去了何处。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正焦急万分的时候。一旁的千月忽然神色一动,连忙取出自己的传讯罗盘,放出神念感知了一会,片刻后。露出喜色道:“杨开他们回来了。”

  “当真?”妩衣大喜过望。颤声询问。仿佛溺水之时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恩,是杨开传讯过来的。”

  “那他们人呢?”妩衣左右观望,却始终看不见杨开的踪影。

  “隐藏在外面。杨开说外面人太多了,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进来有些困难,所以便没有进来了。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他说让你撤去护山大阵,然后让所有人都躲进石府内,命常供奉和郝供奉二人伺机迎敌,他和阳炎也会找机会出手的。”

  “这样啊!”妩衣露出沉思的表情,其他诸人也都一脸淡然,唯独来到这里才两天的宁向尘一副瞠目结舌的表情。

  那杨小子该不会是疯了吧?为何会下达这样离谱的命令?他来到龙穴山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也知道此地武者的水准和数量,不过区区几十人,修为境界参差不齐,圣王境,入圣境,甚至超凡境的都有,唯一能拿的出手的,就只有常起和郝安这两个返虚一层境了。

  可反观对方,返虚镜三十多位,其中不乏两层境的存在,圣王境两百多位,如今这局面若是依靠护山大阵固守的话,还可以拖延一些时间,但一旦撤去大阵,岂不是以卵击石,自寻死路?

  就算杨开本人战力彪炳,他也只是独自一人而已,加上常起郝安,又能成什么大事?

  宁向尘一万个想不通,正要询问的时候,却忽然见到妩衣抿嘴一笑,神态从容道:“既如此,那就照他说的办!也该是时候让这些无耻之徒瞧一瞧我们龙穴山的獠牙了。”

  她说的斩钉截铁,一点也没把外面那些人放在眼中,仿佛只是杨开的一道命令便给了她莫大的信心似的。

  宁向尘差点没把自己的舌头给咬掉。

  千月应了一声,当即开始传令,让所有人都躲进杨开的石府内,石府是整个龙穴山防护最严密,禁制阵法最多的地方,除非有令牌开启,否则想要强攻的话,比护山大阵还要难破。

  杨开的命令一下达,妩衣就知道他想怎么干了,对杨开的决议,她当然不会有任何反驳,只是遵从而已。

  一个个武者行事匆匆,接到千月的传讯之后,从四面八方涌来,躲进石府中,眨眼的功夫,外面只剩下了常起郝安,千月妩衣和宁向尘五人。

  到了这时,妩衣才微微皱眉,望了宁向尘一眼,以她的聪慧,此刻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排宁向尘了。

  让他进入石府避难?实在不妥,石府是杨开的闭关之所,那里隐藏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虽然都被禁制隐藏了,但万一宁向尘无意间发现了什么,也是一桩麻烦事。

  让他就此离去肯定是不行的,对方之前主动留下,愿意助龙穴山一臂之力,妩衣打心眼里感激。这个时候让他离去,委实太寒人心,更何况,外面群敌环视,宁向尘也无法离开。

  头疼万分。

  好在宁向尘人老成精,此刻也看出了妩衣的顾虑,主动开口道:“若是有用的到老夫的地方,还请诸位不要客气,老夫虽然实力不高,但怎么也能出点力气的。”

  只是短短片刻功夫,宁向尘便在心中权衡好了利弊,决定再赌上一把!

  虽然不知道妩衣等人的信心是从哪里来的,但他们的淡然神色无疑让自己也感到安心,或许这龙穴山,真是龙潭虎穴也说不定!

  更何况,自己刚才已经在外面那些人面前露了脸,与谢戾还言语交锋了一番,此时就算想反水也有心无力,还不如一条道走到黑。

  绝境逢生他宁向尘不是没遭遇过,比眼前这局面更危险的事情他也碰到过,深知投入越大,回报就越高的道理。

  这个时候,当然是该自己表态的最好时机。

  而且,就算龙穴山真的无力抵挡外敌,自己未必就没机会逃脱。

  基于这种种考虑,宁向尘才会冒险一搏。

  “恩,宁老既然如此说,那小女子就不客气了,宁老与常供奉和郝供奉一样,都伺机迎敌好了,小女子先告退了,祝三位前辈旗开得胜!”说完之后,妩衣行了一礼,转身朝石府内走去。

  她的修为如今才只有圣王两层境,自然知道留在外面没什么用处,所以果断地进入石府中。

  只留下宁向尘张大了嘴巴站在原地,面容呆滞。

  他本以为妩衣会有什么明确的指示和妥当的计划,没想到只是这么一个模糊的答案,伺机迎敌?这也太胡闹了。

  该不会是掉坑里去吧?宁向尘心中戚戚,不安到了极点。

  常起拍了拍他的肩膀,哈哈大笑道:“宁兄,你会无比庆幸自己做了这个决定!”

  又是这句话!宁向尘在短短一炷香时间内已经听到两次了,可这里到底有什么底牌,对方却不说清楚,自己到底该有多庆幸,才会做出这么愚蠢的,自掘坟墓的决定啊!宁向尘哭笑不得。

  “对了老郝,你那是不是还有两坛子醉月酒?”常起忽然想起一事,转头向郝安问道。

  “作甚?”郝安一脸警惕之色。

  常起撇了撇嘴:“你我都是老兄弟了,我想做什么你还不清楚么?”

  郝安顿时义愤填膺起来:“上次妩衣丫头买了十坛子回来,你我一人分了五坛,你自己的喝光了,为何要来打老夫的主意?郝某是这么好欺负的么?”

  “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如今宁兄也在此地,老郝你就不要吝啬了,拿出来喝上几口,咱们也好杀敌去!”常起砸吧砸吧嘴,一副回味无穷的模样。

  郝安咬牙望着他,悲愤无比,好一会之后才叹了口气:“罢了罢了,早知道你觊觎老夫这两坛子好酒,既然你扯上了宁兄,郝某倒不好吝啬什么,免得叫人家说我小气。”

  这般说着,便抹了一下手上的空间戒,从里面取出一坛子酒出来。

  常起呵呵一笑,迅速至极地从自己的空间戒里取出几盘鲜嫩无比的灵果,又取出桌椅来摆在面前,看样子是早有准备。

  郝安拍开那醉月酒的封口,给三人给满上一杯,这才好整以暇地坐下。

  常起一边招呼宁向尘,一边已经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满脸愉悦,又催促郝安继续满上。

  宁向尘看着这宛若胡闹的一幕,表情怪异到了极点,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强敌压境,刀子就架在脖子上了,这老兄弟二人怎么还有心思饮酒作乐?难道两人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迟疑了好半晌,宁向尘才叹了口气道:“常兄,郝兄,你二人若是方便的话,能不能跟宁某说说,等会到底要如何御敌?以我三人之力,又如何要与外面那么多敌人生死之争。”

  听他这么问,常起和郝安对视一眼,皆都大笑起来。

  宁向尘暗暗恼火,急声道:“两位觉得很好笑么?”

  常起微微摆手,脸色一肃道:“宁兄,你才来龙穴山没多久,所以常某虽然觉得你颇合脾气,但也实在不方便透露什么,不过常某还请你拭目以待,好好看看这群跳梁小丑如何自寻死路,恩,别的不敢说,这杯酒可不是壮行酒,而是我等的凯旋酒,一坛子价值十万圣晶,而且还极难购得,宁兄不妨尝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