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自取其辱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自取其辱

  ;

  那声音恼怒至极,甚至还夹带了一丝莫名的冲击,直朝杨开的识海内逼来。.

  杨开冷哼一声,神识力量迸发,将那冲击抵消。

  而听到这个声音,被金丝缠绕的海姓武者却大喜过望,张口呼喊道:“师叔救我!”

  听他这么一喊,杨开立刻明白来人肯定就是那海心门的返虚镜武者了。毕竟天运城距离龙穴山也只有几十里距离而已,刚才此人传讯过去,对方赶来也用不了多久。

  不过杨开怡然不惧,他本就有在此等候这位返虚镜的意思,如今对方及时赶到,也算是正中下怀。

  凝视着那人前来的方向,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神识力量自识海中迸发出来,形成一道无形的利刃,轰然朝那边激射过去。

  对方想用神识攻击偷袭自己,杨开自然得礼尚往来,表示一二。

  那边急速飞来的虹光忽然一滞,紧接着传来一声惊疑的低喝,旋即虹光又一阵摇晃,似乎有些不稳,即将掉落下去的模样。

  来人虽然是个返虚一层境强者,但在杨开的神识攻击下,还是吃了点小亏,当下表情有些疑神疑鬼,惊疑不定起来,待稳住身形之后,再无刚才的那嚣张气焰,而是警惕地朝龙穴山这边接近过来。

  他刚才收到门下弟子的传讯,说此地有上好的地方可以歇息停留,并且此地主人也很识相,愿恭敬相迎,他只以为是哪个小家族而已,兴致勃勃地赶了过来,却不想碰到这种事。

  眨眼的功夫,这位海心门的返虚镜便来到了龙穴山前,露出身形。

  杨开看了他一眼,发现这人生的倒也是威猛,倒不算太高,但膀大腰圆,一头红发,乱糟糟如鸡窝一般,塌鼻凹眼,一脸横肉,看起来凶神恶煞,极有气势。

  把眼一扫前方局势,来者眼帘缩起,心中恼怒至极。

  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但他海心门也是不错的势力,只是距离此地甚远而已,眼见门下弟子遭此大难,当即沉声低喝道:“小子,是你打的人?”

  说这话的时候,他直勾勾的望着杨开,眼中一缕寒光绽放,无形的威压朝杨开逼迫而来。

  虽然刚才吃了一次小亏,但当他查探清楚杨开的真实修为之后,倒也不惧,下意识地认为对方刚才能施展出那样的手段,应该是借助了秘宝之威。以返虚镜的修为,对付圣王境,自然是要以势夺人。

  “是又如何?”杨开冲他咧嘴一笑,根本没有在意他的威压,依旧一脸的云淡风轻。

  “为何打人?”红发武者厉喝询问。

  “为何?”杨开淡淡一笑,看了一眼鼻青脸肿的海姓武者:“阁下不妨问问自己的门下弟子怎样?”

  那红发武者眉头一皱,恶狠狠地瞪了自己的门下弟子一眼,沉声道:“说说看,到底是什么事,若是你们有错在先,可别怪老夫袖手旁观,但若是有人仗势欺人,哼哼,我海心门虽然久居无忧海,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捏的软柿子。”

  这话说的大有深意,那海姓武者闻言,眼前一亮,立刻露出悲戚至极的表情,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道:“师叔明鉴啊,我等奉你之命前来寻找落脚之地,好不容易发现这一处不错的地方,本想与此地主人商议一二,付出些灵石让他腾出些弟子让我等居住,哪知晓这人毫不讲理,不问缘由便大打出手,弟子惭愧,技艺不精,失手被擒,此人不但不肯罢休,还折辱弟子,逼迫弟子手些违心之语,弟子羞不欲生,还请师叔主持公道!”

  杨开愕然地望着这海姓武者,发现他竟毫无惭愧之色,说的有板有眼,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仿佛真的受到了莫大的委屈似的。

  心中恼怒,面上却不动声色,嘿嘿冷笑不已。

  红发老者闻言,眼中寒光更甚,低喝道:“你可告诉他,你等是海心门的弟子了?”

  “弟子说了,可是没用啊,他根本就没把我们海心门放在眼中。”海姓武者哭丧着脸答道,继续添油加醋,以为自己高手来了,便一切高枕无忧。

  “好好好!”红发老者深吸一口气,霍地扭头朝杨开望来,舌绽春雷厉喝道:“小子,你可还有话要说?”

  “没什么要说的。”杨开缓缓摇头,表情古怪,“你们海心门的功法武技看起来不怎么样,倒是这颠倒黑白的功夫是一等一的,佩服佩服!”

  “小子,你敢辱我海心门!”红发老者勃然大怒,几乎就要立刻动手。虽然他也明白居住在天运城附近的势力,肯定跟影月殿有些关系,但是如今影月殿被各方势力逼迫,自顾不暇,自己若只是教训下这小子,肯定是没什么大问题的,影月殿也犯不着为了这些人与海心门过不去。

  到时候再以此逼迫对方让出这龙穴山,也不算欺负人,想必影月殿那边没没话可说。

  “自取其辱,怨得了旁人?”杨开冷哼一声,凝视着那海姓武者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啊?”那海姓武者察觉到杨开眼中杀机,脸色微变。

  “小子你敢!”红发老者同样察觉不妥,怒吼之中将自身的势放出,朝杨开笼罩过去,欲要先限制他的动作再救人。

  杨开轻蔑了望了他一眼,指尖微微一动,金丝闪烁间,隐隐有嗤嗤的声响传出,行动如风,丝毫不受红发老者势的影响。

  魔血教的这秘术本就是可以破除势的秘技,杨开用来修炼的金血,比魔血教那些高层所用的气血之力更强大无数,岂是红发老者的势可以阻挡?

  金丝切割着那海姓武者的身体,眨眼的功夫便来回穿梭了十几道,等到杨开收回金丝之后,那海姓武者依然怔怔地站在原地,似乎还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可下一刻,他的脸色就变了,低头朝自己身体望去,赫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内,弥漫出一道道纤细的血流,那血流不止,很快便凶猛澎湃,如喷泉般激射。

  哗啦一声,犹如镜子被打碎了,海姓武者整个人瘫倒在地,变成一堆碎肉。

  血腥味冲天而起,这骇人听闻的一幕让其他十几个海心门弟子无不变色,几个胆子小些的女子更是俏脸发白,一转身干呕起来。

  红发老者眼珠子瞬间瞪圆,不可置信地望着杨开,似乎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如此狠辣无情,说下杀手就下杀手!

  对杨开来说,最初他并没有要取人姓命的意思,只打算教训对方一顿,也算是杀鸡儆猴,让那些想打龙穴山主意的外人知难而退,但随着事态的发展,海姓武者的信口雌黄和红发老者的态度让他动了杀心。

  所以也懒得跟对方理论什么了,区区一个无忧海上的势力,他还真没放在眼中。

  而在海姓武者惨死之后,红发老者自然是愤怒至极,一头红发无风自动,自身气势疯狂上涨,咬着牙,一字一顿道:“小子,老夫要你血债血偿!”

  死掉的可是海心门最精英的弟子,这个损失不可谓不大,此番受命留在天运城附近监视帝苑动静,他特意将海姓武者带在身边,就是有要磨砺下对方的意思,哪知出师未捷,便惨死此地,回去之后便是连他本人恐怕都要受到责罚。

  海姓武者可是门内大长老的嫡亲!

  “敢在我龙穴山放肆,谁也别想活着离开!”杨开表情一戾,杀一个是杀,杀一群也是杀,对他来说没什么区别,倒是多杀些人的威慑效果更好,免得隔三差五的便有不识相的人来征用龙穴山这块宝地。

  “咦,这里好热闹啊!”正当杨开和红发老者两人蓄势待发,准备搏命之时,遥遥地,一个惊疑的声音传来,旋即,那边两道流光急速飞来,与此同时,两股属于返虚镜的强大神识朝这边覆盖。

  察觉到来人的实力,红发老者神色一凛,连忙朝那边望去。

  而杨开却是眉头一挑,露出有些意外又有些了然的神色。

  “师兄,杨师兄好像要跟人打架呢。”紧随着那人的声音之后,又一个温婉的女声响起。

  “恩,师兄看到了,就是不知道哪个不长眼的居然敢来惹龙穴山,真是有意思啊。”先前说话的男声似乎有些幸灾乐祸之意,红发老者将这话听在耳中,心头不禁一突,暗想这龙穴山难道不能招惹?

  这不就是一个附属在影月殿下的小势力么?红发老者眉头一皱,倒也不傻,立刻收敛了自身的杀机,表情凝重地思索起来。

  须臾间,那两道流光已经飞到了近前,华光一敛,露出两人的真容。

  一人身形伟岸,看起来气势不凡,眼中神光熠熠,红发老者被他一盯,竟有些如芒刺背的感觉,心中不安更浓,另一人身段窈窕,神态温婉,小鸟依人般依偎在男子身边,两人看起来亲昵无比,显然关系不一般。

  那女子落地之后一双美眸四下打量,露出好奇之意。

  待看到站在杨开身后的黛鸢之后,这女子惊喜地叫道:“黛鸢姐姐,你也在这里啊!”

  “宣儿!”黛鸢抿嘴一笑。

  月初第一天,求几张月票。